大清世祖章皇帝實錄/卷0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顺治三年丙戌二月戊寅朔祭大社大稷遣固山额真宗室韩岱行礼  

  ○以故明進士王崇簡、張丕吉杜芳、周爰訪喬廷桂、岳映斗。為內翰林國史院庶吉士。  

  ○己卯。升戶部理事官喀凱、為通政使司通政使。  

  ○以總兵官張天祿。為都督同知。充徽寧池太提督總兵官。升副將署膠州總兵官事柯永盛、為都督同知。充江寧總兵官。  

  ○庚辰。戶部左侍郎王公弼、總督倉場左侍郎謝啟光、各以佐計無能、乞罷。不允。  

  ○兵科給事中。李運長疏言、補給民人地畝、宜從戶貧地少者始。蓋富者失業、僅至於貧。窮者失業、必至於死。請先將故明勛戚內監皇庄軍屯、補與貧民。拋荒故絕、補與鄉紳富戶。荒地免稅三年。熟地免稅一年。以資開墾遷移之費軍屯地、不論何衛但坐落某縣者即准補某縣。不煩遠徙。誠為至便。下所司議。  

  ○辛巳。戶部議覆、順天巡撫宋權疏言密雲地瘠民貧。疊罹災祲。田土半歸荒蕪。生齒日就流移。若不急行蠲賑、勢必逃亡殆盡應如撫臣所請。將荒地逃丁派徵錢糧。悉為除豁。其見在貧民、動支寶坻縣倉貯粟谷、分別。賑濟。已荒地畝、仍行該地方官、招徠開墾。俟耕熟起科、以安孑遺。從之。  

  ○江南蘇松常鎮督糧道王懩奏言、臣職。司江南督糧、而官銜仍帶湖廣。不便統轄。乞改為江南官銜。奏入。下部議。尋議、南京未改為江南省時、各道俱於別省兩司帶銜。今既改為省、應如王懩所請。其各道官銜、俱應一體更改。從之。  

  ○駐防江寧府侍郎巴山、梅勒章京康喀賴等奏報。正月十二日夜、江寧府城內民、與城外賊、同謀作亂。事覺。捕斬為首者三十人。至十八日夜、賊首偽潞安王、瑞昌王。復率賊兵。二萬餘、三路入犯。我兵俱擊敗之。  

  ○會試天下舉人。命大學士范文程、剛林、馮銓甯完我、為會試總裁官。  

  ○禮部奏言、會試天下舉人、已經題准二月初九等日。但直省舉子、雖名冊投部、而人尚有未至者。兵火之餘、道路梗塞、一時難齊。相應展期、命改於十九日舉行。  

  ○癸未。鎮國公祜塞卒。  

  ○甲申。賜會試總裁官大學士范文程、剛林、馮銓、甯完我等、表里各四疋。同考試官二十員、表里各二疋。  

  ○諭兵部。近聞京城內盜賊竊發。皆因漢人雜處旗下。五城御史、巡捕營官、難於巡察之故。嗣後投充滿洲者、聽隨本主居住。未經投充、不得留居旗下。如違。並其主家治罪。工部疎於稽察。亦著議處漢人居住地方、著巡捕營查緝。滿洲居住地方、著滿洲守夜官兵查緝。其遷移民居、工部仍限期速竣、勿得違怠。爾部速行傳諭。  

  ○升尚寶司卿孫昌齡、為通政使司右通政。  

  ○升直隸永平府知府李日芃、為山東按察使司副使、霸州兵備道。  

  ○以正黃旗滿洲護軍統。瓴領公圖賴、為本旗固山額真正黃旗滿洲梅勒章京伊爾德、為本旗護軍統領正黃旗滿洲護軍參領董阿賴、為本旗梅勒章京。正黃旗滿洲戈奎、舒禮洪、正紅旗滿洲漢儲翰、鑲白旗滿洲奉恩將軍宗室塔海、各為本旗護軍參領鑲藍旗滿洲侍衛雅巴藍、為前鋒參領。  

  ○復以索尼為二等昂邦章京。  

  ○升兵部侍郎譚拜、為本部尚書管梅勒章京事明安達禮、為兵部侍郎。以劉澤溥、為禮部啟心郎。邁圖、為吏部理事官。劉泰、護軍參領阿思哈、俱為刑部理事官。管甲喇章京事馮文運、為工部理事官。紀國先、覺羅圖蘭、為都察院理事官。  

  ○原任安慶巡撫李猶龍、疏薦故明少詹事方拱乾、庶吉士劉余謨、姚文然等、二十六人。下部知之。  

  ○甘肅巡撫黃圖安疏言、自逆闖流毒中原。橫蹂三秦滔天惡焰、莫不望風而靡。惟故明甘鎮官吏、矢心戮力誓守不降。及力盡城破、巡撫林日瑞、總兵馬爌慷慨激烈。白刃自甘同知藍台、從容就義。罵賊而亡。副將郭天吉、都司萬峘、剖心受剮顏色如生。游擊哈維新、張際、都司姚世儒、高登科、姜弘基守備郭雄峙、英烈自刎、殺身報國臨洮副將歐陽滾攜家屬至甘、值城失守、闔門自焚他如在籍原任肅州道劉佳貞、通判陳嘉績、知縣段自宏、陸一桂等。憤罵逆賊、至死不絕口。總兵王汝金、趙宦、羅俊傑、副將劉國柱、劉國棟、參將哈俊、游擊李汝璋、趙用彬、任汝威、呂承宮、張應舉、楊威、都守官曹爾謙、趙宗祀、景桂芳、陳一魁、賀圖麟、王嘉官、蕭榮華、蔡俊、五衛世職指揮。千百戶鄭世爵、傅弘祚、毛國泰、趙應魁、汪世爵等。各率家丁血戰隕命。庠生吳伯延、童士楷、義民梁進德等。節婦董氏等。俱亡身盡節、義不受辱。祈分別。褒獎、庶忠節不致沉□□民。章下所司。  

  ○吏部議覆招撫江南大學士洪承疇疏言。江南改京為省、一應設官自當與各省一例。應如所議。設操江都御史一員。布政使司左右布政使各一員。分守江寧道一員。屯田水利道一員。布政使司經歷、理問、都事、照磨、各一員。按察使司按察使一員。驛傳兼鹽法道一員。分巡江寧兼江防道一員。整理馬政道一員。按察使司經歷、知事、照磨、各一員。省城內掌印都司、操捕都司、管屯都司、各一員。都司經歷、斷事都事、各一員。江寧府知府一員。江防同知、馬政同知、船政同知、管糧同知、各一員。捕盜通判二員。查鹽通判、水利通判、管糧通判、各一員。推官一員。經歷、知事照磨、檢校、各一員。江寧府儒學、江寧上元兩縣儒學教授、教諭、訓導、俱照舊兩縣縣丞各二員。主簿、典史各一員。其部院等衙門、俱應裁去。惟戶兵工三部、以軍務方殷、兵馬錢糧船艘為重。應於北京三部中、差滿漢侍郎各一員。駐劄江南省城、協同經理。戶部設司官六員。兵工二部、設司官各四員。皆隸銜北部、分理其事。從之  

  ○以故明南戶部郎中高射斗、為江南按察使司副使、督糧道。兵部郎中李爾育為江南布政使司右參議、屯田水利道戶部主事張天機、為江南布政使司右參議、分守江寧道。戶部郎中王璲、為江南布政使司右參議、驛傳道。禮部主事盧世揚為江南按察使司僉事馬政道。禮部主事何平、為江南按察使司僉事江。防道。中軍都司楊志和、為江南掌印都司從招撫江南大學士洪承疇請也。  

  ○乙酉。攝政王多爾袞、傳集戶部尚書公英俄爾岱、大學士范文程、剛林、甯完我、學士額色黑等謂之曰。予恭逢太祖太宗遺業。代上攝政。惟恐事多闕誤、生民失所。念民為邦本。日夜焦思。又素嬰風疾、勞瘁弗勝。予躬凡有過失、爾等勿得瞻徇、當各抒所見。眾皆對曰。自古人君自憂不能治者、國必理視為不足治者、國必敗。惟其鰓鰓過慮正乃所以為治也夫國君為政、不恃躬親庶務、要在任用得人。今王總攬大綱、亦惟任賢舉能乃克厎績。王曰。所言是也。今國家一應事務、各有專屬。戶部惟英俄爾岱、內院惟范文程、剛林、甯完我、額色黑等是賴。爾等勉力辦理、勿憚勞苦。又顧謂范文程曰。爾素有疾、毋過勞。早出署休沐、善為調攝。范文程頓首謝曰。一介微軀、何敢當王溫慰。王又顧謂甯完我曰。爾向來常有陳奏。今胡默然。爾等內院官員、於國家事務、當不時條奏為是范文程、剛林等對曰文程等朝夕在王左右。凡有聞見、無不面啟、候取進止。無庸具本敷陳。王然之  

  ○定西大將軍內大臣何洛會。等奏報。固山額真墨爾根侍衛李國翰、昂邦章京齊墨克圖、領兵護送奏疏、遣副將王平、率兵百名前行、至渭南縣界、遇王姓秀才賊兵千餘人、擊敗之。又遣中軍陳德、副將任珍等、以兵七百、破賊首劉文炳於蒲城縣。生擒賊將王交、張留、斬刈殆盡。俘獲甚多。前趨同州。敗賊首李遙、殲賊二百餘名。臣等聞賊渠賀珍、由黑水峪口、奔武功縣、遂統領官兵、追至濠泗河。大敗之。斬獲甚眾。謹此奏聞。  

  ○梅勒章京屯泰奏報。偽永勝伯鄭彩、遣偽總兵劉福、副將林引等、領眾來援江西撫州。副將王得仁等、率兵馳入賊陣、擊敗之。斬賊千五百餘級。生擒賊將、又敗其偽副將趙珩等於高山嶺。斬獲無算下所司知之。  

  ○丙戌。兵部議覆、淮揚總督王文奎疏言、請設淮北淮南淮西並各道標大小二十七營兵、一萬八千五百四十名。標下官一百八十八員。馬一千八百五十三匹。戰船一百六十艘從之。  

  ○丁亥。遣大學士范文程、祭先師孔子。  

  ○遣浙江道監察御史黃徽允、巡按順天。  

  ○是夜、月生暈。青黃色  

  ○戊子。升光祿寺副理事官楊興國、為光祿寺卿。  

  ○升太僕寺少卿柳寅東、為都察院右僉都御史、巡撫順天贊理軍務。  

  ○諭定遠大將軍和碩肅親王豪格曰據南陽總兵官任得功奏報、河南南陽府逆賊二隻虎郝如海等、鳩集騎兵七千。步兵二萬。肆行搶掠。大為民患等語。朕思現今陝西西安等處稍寧。無有他警。王其選精兵二千名。簡領將帥前赴南陽詢問任得功、賊巢所在、前往撲巢□刀。如賊已遠遁、追之不及。遣人來奏。王仍往西安。遵前上□日行。王等所領余兵、著在西安府秣馬以俟。  

  ○己丑。頒賜杭州總兵官田雄、江西提督總兵官金聲桓、徽寧池太提督總兵官張天祿。蘇松提督總兵官吳勝兆、江寧提督總兵官曹存性、荊州總兵官鄭四維、鄖陽總兵官王光恩、吳淞總兵官李成棟、承天府總兵官賈三省、河南總兵官高第、朝衣、嵌珠金頂。涼朝帽、玉帶。鞍馬各一。以投誠有功故也。  

  ○賜西安府副將陳德任珍二品頂帶、涼帽、朝衣、鞍馬各一。靴襪各一雙。  

  ○庚寅吏部左侍郎陳名夏再疏、請終父制。命暫假歸葬。特賜銀五百兩仍許支俸、贍養在京家屬。  

  ○辛卯以總兵官田雄為都督同知充提督浙江總兵官。  

  ○壬辰。升戶科左給事中向玉軒、為吏科都給事中兵科左給事中郝傑、為本科都給事中工科左給事中孟明輔、為禮科都給事中。禮科給事中韓源、為本科右給事中。  

  ○升河南驛傳道僉事成大業、為江西布政使司右參議、湖東直隸薊州兵備道。僉事徐為卿、為河南按察使司僉事。驛傳道。江南揚州府知府卞三元、為山東按察使司副使臨清兵備道。直隸霸州知州孫茂蘭、為山西按察使司僉事、薊州兵備道通州知州李允昌、為山西按察使司僉事易州兵備道。  

  ○遣陝西道監察御史羅國士、巡按河南。四川道監察御史趙<⿰山耑>、巡按陝西雲南道監察御史朱鼎延、巡視河東鹽政。  

  ○癸巳授蘇松常鎮提督總兵官吳勝兆。為都督同知。  

  ○賜會試考試官入簾宴於禮部。  

  ○甲午。順天巡按傅景星奏言、自闖寇發難。遍地倒戈。河南既無堅城。關中遂為賊窟。山西畿輔一帶、莫不開門納款。惟故明保定府知府何復、同知邵宗元、指揮劉忠嗣。俱嬰守孤城。殞身賊手。鄉紳御史金毓峒。與妻王氏、侄振孫、孫婦陳氏、給事中尹洗翰林孫從度、及妻劉氏、弟從范、光祿寺少卿張羅彥、及妻趙氏、妾宋氏、錢氏、子晉、兄羅俊、弟羅善、羅輔、進士王延祹、妻張氏、城陷俱以死殉。山西兵備道王允懋、聞潼關失守。與寧武總兵周遇吉、率官兵力戰。勢窮被執與妻楊氏、並孫女皆自刎。郎中成德、當賊陷京師。與母張氏、妻霍氏、妹成氏、甥李成龍、相繼殉節大梁兵備道李乘雲、被執。裂眥怒罵。為賊支解。並眷屬三十餘口俱被戮。河南道副使王允長。率眾拒守。城陷被傷身殞。家屬從死者十餘人。乞賜旌恤。下所司知之。  

  ○傅景星又奏言、滄州生員劉彥妻呂氏、年十六于歸未三年、彥故遺孤甫三日氏撫孤成立事。翁姑甘上□日無缺。苦節三十年。昌黎縣民趙有禎妻劉氏、年二十一、夫故誓不他適。其父以年少無出勸之再醮氏痛哭五日自縊死靜海縣生員杜敬止妻李氏年二十二孀居教子早□山戊不□入庠。事姑盡禮。人無間言。俱請照例旌表。章下所司。  

  ○乙未。遣官祭歷代帝王。  

  ○命房山縣知縣祭金帝陵。  

  ○鄖陽撫治潘士良。以才力不及免官。  

  ○丙申。清明節。享太廟遣固山額真公英俄爾岱行禮。  

  ○遣官祭福陵、昭陵、四祖陵。  

  ○遣侍郎巴山梅勒章京張大猷、率駐防濟南臨清德州睢州弁兵、並家口、鎮守江寧。甲喇章京傅喀蟾梅勒章京李思忠、率駐防順德潞安平陽蒲州弁兵、並家口、鎮守西安。  

  ○諭定西大將軍何洛會曰。茲遣順德潞安平陽蒲州、四處滿洲弁兵家口。前往西安駐防。俟到齊之日爾何洛會明白交代來京。前曾有上□日。命和碩肅親王、撥滿洲蒙古兵一千名隨爾鎮守西安。今爾來京。可將所撥滿洲兵帶回其蒙古兵遣歸本部落。遣蒙古兵時。爾可撥同回將領、及士馬送出邊境。仍須沿塗嚴加約束。毋得搶掠民間財物。  

  ○招撫江西兵部尚書孫之獬奏言、江西故明宗室數千人。聚居省城。不無可虞。請將守分者、散居本省郡邑。好事者、散處江北諸省。其不軌之徒、見投營伍者、並敕鎮將驅治之。下所司議。  

  ○招撫江南大學士洪承疇奏言、潛山太湖間。司空寨賊首石應璉等。擁故明樊山王朱常<⿱巛水>、嘯聚焚擄。遣將士馳巢□刀。斬應璉等五人。生擒常<⿱巛水>。各寨悉平。得上□日、朱常<⿱巛水>、著正法。  

  ○戊戌。初故明兵部尚書張縉彥、赴招撫江南大學士洪承疇軍前納款。承疇具疏乞敕部錄用。至是縉彥疏請赴京陛見。允之。  

  ○浙閩總督張存仁奏報。昌化縣賊首姚志卓、嘯聚亡命。與江東叛寇方國安相結。攻陷縣城。協鎮張杰等、領官兵進巢□刀。志卓遁去。昌邑復平。報聞。  

  ○己亥。以故明湖廣道御史夏繼虞、為江南按察使司僉事安慶道。  

  ○癸卯。升天津副將都督同知海時行、為右都督。充山東膠州總兵官。  

  ○朝鮮國王李倧、以遣其子淏歸國、及封為世子。使陪臣奉表謝恩貢方物。宴賚如例。  

  ○乙巳。開延綏鎮鼓鑄  

  ○丙午。命多羅貝勒博洛、為征南大將軍。同固山額真公圖賴率師往征福建浙江、賜之敕曰。茲以福建浙東等處、寇賊僭亂。塗炭生靈罪惡貫盈。天人共憤。特命爾多羅貝勒博洛行征南大將軍事。統兵前征。一切機宜、必與諸將同心協謀而行。毋謂自知、不聽人言。毋謂兵強、輕視逆寇。仍嚴偵探。勿致疎虞。抗拒不服者戮之。傾心歸順者撫之。總以安民為首務須嚴禁兵將。申明紀律。凡系歸順軍民、不得肆行搶掠務體朕以仁義定天下之意。若浙閩既定。即斟酌善地、以屯大軍。一面速行奏報、前征消息、候上□日而行。其行間將領功罪察實紀明匯奏如系小過當即處分。至於護軍校驍騎校以下、無論大小罪過。俱與諸將商定處分。爾受茲重任。益殫忠猷。用張撻伐。立奏蕩平。欽哉。  

  ○鑄給福建省官員印記關防。  

  ○定攻城光登架梯兵丁賞格。以城垣大小險易為等差。一等城、架梯兵每名賞銀四十兩。二等城、架梯兵每名賞銀三十兩。三等城、架梯兵每名賞銀二十兩。四等城、架梯兵每名賞銀十兩。其雖經豎梯。無人先登者、不賞。若兩梯有人齊登。架梯兵即照登城者功次給賞。或一梯先登、一梯次登、而次登者有功。架梯兵即照次登者給賞。其登城者如無功。架梯兵不賞。至穴城以攻即於陷處登克其城、及所登之處穴城兵、俱各給賞。以紅衣炮攻城、即於陷處登克其城、及所陷之。處施炮下火藥出力者。亦俱各給賞。若雖能陷城、而無人先登概不給賞。  

  ○定綠旗兵每月一馬、給料豆倉斗六鬥草六十束。  

  世祖實錄卷之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