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世祖章皇帝實錄/卷03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顺治四年。丁亥。三月。壬寅朔。清明节。祭太庙。遣刑部尚书吴达海行礼。  

  ○遣官祭福陵、昭陵。  

  ○癸卯。輔國公翁古卒。諡懷愍。  

  ○甲辰。日暈。赤黃白色。良久方散。  

  ○戊申。革庶吉士袁襜如職。以會試分考、擅改硃卷故也。  

  ○降補保定巡撫郝晉、為山西按察使司副使、懷來道。升江南鳳陽府知府金一鳳、為本省按察使司副使、蘇松兵備道。松江府知府傅世烈、為本省按察使司副使、徽寧兵備道。直隸廣平府知府武以寧、為山東按察使司副使、通州道。永平府知府李中梧、為山西按察使司副使、薊州兵備道。陝西西安府知府白龍昇、為本省按察使司副使、關西道臨洮府知府朱受祜、為本省按察使司副使、關南道。直隸永平道僉事石鎮國、為江南布政使司參議、安慶道。調陝西榆林道僉事李贊明、為山西按察使司僉事、驛傳道。  

  ○庚戌。保定巡撫於清廉疏報、土賊寇河間府。兵備道王維新自縊。知府王德教、河間縣典史邵鯤、俱被害。章下所司。  

  ○辛亥。山東巡撫丁文盛疏報、官兵追擊陷河間土賊於鄒平。巢□刀滅之。章下兵部。  

  ○壬子。以委署湖廣武漢兵備道李藻、為本省按察使司僉事。管分守湖北道參議事。提學道僉事彭而述、為本省按察使司僉事。管分守上湖南道參議事。江西驛傳道戴國士、為湖廣按察使司僉事、靖州兵備道。升深州知州陳一理、為山東按察使司僉事、管分守東兗道參議事。保安州知州陳弘業、為山東按察使司僉事、永平兵備道。  

  ○癸丑。候缺參將李大生、訐奏李建泰、受故明殊恩。投賊於保定。及我朝宥罪錄用。乃怙惡不悛。受贓罷職。今復鴟伏曲沃。招納亡命。謀為不軌逆跡多端。請逮系來京正法。下兵部鞫訊。  

  ○甲寅。初兵部侍郎李元鼎薦其門下人倪先任。於順天巡撫柳寅東。寅東收用。給以牌劄。尋馬賊劉傑等被獲。稱先任亦其同黨。事聞。下刑部議。擬元鼎棄市。寅東革職杖責。得上□日。免元鼎死、及寅東杖責。俱革職。  

  ○乙卯。諭兵部、近來盜賊竊發。訛言繁興。人民惶惑。無端驚避。深可軫念。茲特開自首之門。許以更新之路。務使盜賊革心。良民安業。自今以後。凡曾經為盜之人無論犯罪輕重。有能赴所在官司、或徑赴兵部、將真賊姓名及居住地方、詳悉陳首者、除本身免罪外。仍將賊贓酌議給賞。如脅從多人、同心歸正。首告賊渠者、罪止賊渠。來首人悉免究治。仍以賊渠贓物分賞。如良民告發賊情。該地方官即時密擒。毋得稽延時刻。質審有據者有賞。儻有無賴營利、及讐口誣害者。反坐不赦。其盜賊屯聚經過之處。見在良民。各安生理。毋自驚疑。至於左道妖人。妄談禍福。游手無賴。喜布訛言。無非驚動煽惑。欲致遷徙流移。以便劫掠。見今大兵誅巢□刀之處。俱系反叛作亂真賊。原不波及無辜。凡我良民。毋得輕信妖訛。自取困苦。爾部作速出示曉諭。仍通行各該撫按、榜示通知。  

  ○升鴻臚寺右寺丞王綱肅、為本寺右少卿。轉兵科右給事中杜立德、為吏科左給事中。刑科右給事中梁維本、為戶科左給事中。工科右給事中李運長、為禮科左給事中。  

  ○丙辰。敘敗流寇、平騰機思功。升二等昂邦章京祁塔特車爾貝、古睦德車臣。三等昂邦章京德參濟王、為一等昂邦章京。三等昂邦章京哈岱、為二等昂邦章京。三等甲喇章京沙禮岱、為二等甲喇章京。加一等梅勒章京綽爾門半個前程。授半個牛錄章京袞楚克車臣、剛噶習、布雅泰、為牛錄章京。加管牛錄章京事顧祿半個前程。  

  ○殿試天下貢士李人龍等。制策曰。帝王之治天下。莫不以得人為急務。朕深維真才希覯。知人實難。如以言貌取人。慮有內外不符。妍女□□互異者。如以薦舉進用。慮有朋黨援引。真膺混淆者。如以博學能文。而遽信其。存心行事。又每有下筆千言、侈談堯舜。而中藏奸佞、蒞官污□禾山戊不□者。必如何而後真才可得歟。近聞見任官員、伯叔昆弟、宗族人等、以及廢紳劣衿、大為民害。往往壓奪田宅。估攫貨財。凌暴良善。抗逋國課。有司畏懼而不問。小民飲恨而代償。以致貴者日富。貧者日苦。明季弊習。迄今猶存。必如何而後可痛革歟。今當混一之初。尚在用兵之際。兵必需餉。餉出於民。將欲減賦以惠民。又慮軍興莫繼。將欲取盈以足餉。又恐民困難蘇。必如何而後能兩善歟。爾多士家修廷獻。正在今日。務各出已見。逐條獻策。勿用四六。不限長短。毋得預誦套詞。拘泥舊式。重負朕意。朕寤寐真才。不啻饑渴。多士宜深體恪遵。明切敷對。朕將親覽焉。  

  ○命內院大學士馮銓、范文程、剛林、祁充格、宋權、甯完我、學士查布海、來袞、蔣赫德、王鐸、胡世安、陳具慶、充殿試讀卷官。  

  ○戊午。賜殿試貢士呂宮等三百名、進士及第出身有差。  

  ○己未。賜大學士范文程、剛林、祁充格、甯完我、馮銓、宋權、學士額色黑、吳達禮、查布海、伊圖、來袞、蘇納海、蔣赫德、劉清泰、王鐸、胡世安、陳具慶等蟒緞有差。  

  ○喀爾喀部落墨爾根綽爾濟、額爾德尼綽爾濟、蘇尼特部落魏正台吉、及湯古忒部落使臣來朝貢。宴賚如例。  

  ○招撫湖廣兵部右侍郎江禹緒、引疾乞休允之。  

  ○以署甘肅巡撫周伯達、為都察院右僉都御史、巡撫江寧。延綏巡撫趙兆麟、為都察院右僉都御史、撫治鄖陽。江西巡撫耿焞為都察院右僉都御史、巡撫順天等處。  

  ○庚申。諭吏部今當天下初定之時。在京三品以上、及在外總督、巡撫、總兵等、俱為國宣力。著有勤勞。與平時循分供職者不同。朕用是特沛殊恩。無論新舊。各准送親子一人、入朝侍衛。以習本朝禮儀。朕將察試才能。授以任使。如無親子。准送親弟、或親兄弟之子。宗族遠支。無得濫送。嗣後諸臣、縱有過犯、經朕罷斥。其侍衛者如故。該部院衙門傳諭、作速遵行。  

  ○辛酉。未刻。日暈。青赤黃色。至申刻乃散。  

  ○壬戌。賜諸進士恩榮宴。命禮部尚書覺羅郎球主席。  

  ○革庶吉士董潤職。以違例肩興入署也。  

  ○以故明御史王國楠、為雲南道監察御史。  

  ○遣福建道監察御史李之奇、巡按四川。陝西道監察御史金元禎、巡按河南。山西道監察御史佟鳳彩、巡視河東鹽政。  

  ○免江南崇明鹽課馬役等銀兩。允招撫江南大學士洪承疇請也。  

  ○甲子。賜第一甲第一名進士呂宮冠服。及諸進士折鈔銀各十兩。  

  ○乙丑。大清律成。命頒行中外。  

  ○升行人司司副李士焜、為光祿寺寺丞。  

  ○丙寅。敘平騰機思、及流寇功、授三等鎮國將軍瓦克達、為鎮國公。一等鎮國將軍穆爾祜、為輔國公。升一等梅勒章京吳拜、為一等昂邦章京。三等梅勒章京薄思喜明安達禮、為二等梅勒章京。三等甲喇章京巴顏、一等甲喇章京尼堪、為三等梅勒章京。三等甲喇章京阿哈尼堪、二等甲喇章京張中第、為一等甲喇章京。三等甲喇章京伊爾都齊星鼐、塞棱、為二等甲喇章京。牛錄章京兼半個前程抱奇把圖魯、牛錄章京查塔。為三等甲喇章京。加一等甲喇章京席特庫、牛錄章京卜克沙、阿思哈、張元勛、鄭蛟麟、多鐸和、張弩。半個前程。以半個牛錄章京郎宰、馬如龍、廢官韓大勛、為牛錄章京。護軍參領額赫登、吳遜、訥壘、前鋒侍衛傅喀、一分章京阿雅克塔、閒散章京滿都、管牛錄章京事阿囊阿、驍騎校李如統、副理事官艾松古。護軍校杜達海、半個牛錄章京。贈陣亡牛錄章京漢儲翰、達素、為三等甲喇章京。以漢儲翰弟班察哈、達素子忻珠襲職。護軍參領葉璽、為牛錄章京。以其弟子額爾遜襲職。護軍校達爾禪、朱達塞、為半個牛錄章京。以達爾禪子哈爾松噶、朱達塞子車勒克圖襲職。上御太和殿。賜喀爾喀部落貢使塞勒胡土克圖、西勒圖胡土克圖等宴。  

  ○署兩廣總督佟養甲疏報、高、雷、廉三府平定。下部察敘。  

  ○丁卯。內院禮部會同議奏。我朝享太廟例。主祭官舉帛舉爵。捧獻官陳設。仍以胙牛一進上。今祭太廟。應薦熟牛。在廟門奏樂。至於進上胙肉、應停止。其帛爵仍照例令捧獻官陳設。至祭興京五祖神主。亦應如太廟例從之。  

  ○又議奏、祀南北郊。及社稷壇。向例俱用生牛。今應如舊。惟南郊以胙牛一進上。得上□日、照舊例。用生牛致祭南郊。如朕親祀。則照例進胙牛。遣官則止。  

  ○又議奏、太□山戊不□、城隍、及孔子、關聖、俱仍舊例、遣官致祭。但未定行滿禮。得上□日、致祭著遣滿官並用滿官贊禮。祝詞用滿文。  

  ○己巳。諭戶部、前令漢人投充滿洲者。誠恐貧窮小民。失其生理。困於饑寒。流為盜賊。故諭願投充滿洲。以資糊口者聽。近聞漢人不論貧富、相率投充。甚至投充滿洲之後。橫行鄉里。抗拒官府。大非軫恤窮民初意。自今以後。投充一事、著永行停止。爾部即行傳諭。  

  ○鎮守福建汀州總兵官楊汝慶卒。  

  ○庚午。諭戶部、滿洲從前在盛京時、原有田地耕種。凡贍養家口、以及行軍之需。皆從此出。數年以來。圈撥田屋、實出於萬不得已。非以擾累吾民也。今聞被圈之民。流離失所。煽惑訛言。相從為盜以致陷罪者多。深可憐憫。自今以後。民間田屋。不得復行圈撥。著永行禁止。其先經被圈之家、著作速撥補。如該地方官怠玩、不為速補。重困吾民。聽戶部嚴察究處。著作速行文該撫按、誕告吾民。咸使聞知。  

  ○達賴喇嘛、及班禪胡土克圖、上表頌揚功德。並獻方物。  

  ○席勒圖諾顏胡土克圖、及伊思董科爾詹洋查穆蘇、各上書求和。並獻馬匹。  

  ○辛未。選進士周啟寯、王大礽、張弘俊、馮溥、馮右京、李昌垣、卓彝、黃機、李目、宋學洙、鄧旭、常若柱、杜果、李中白、庄冏生、鄒自式、章雲鷺、王熙、朱士沖、李廷樞等、為庶吉士。  

  ○諭兵部、兵丁甲冑、及一應器械。爾部於每年春秋二季、各簡閱一次。夏。四月壬申朔。享太廟遣鎮國公拜尹圖行禮。  

  ○升理事官陳泰、為禮部侍郎。  

  ○以故二等甲喇章京洪尼喀子吳喇禪、三等甲喇章京阿庫理子常舒、宣虎之嫡伯子安、牛錄章京索渾子喇喀、姚瞻子岳洛、二分章京陶棟子額布痕、各襲職。  

  ○癸酉。吏部題。原委安慶巡撫李猶龍、應仍以巡撫用。從之。  

  ○甲戌。以護軍參領噶爾哈圖、阿濟賴、為刑部理事官。  

  ○喀爾喀部落邁達禮胡土克圖等、來貢駝馬。宴賚如例。  

  ○戶部議覆、河南道御史盛複選請差屯田御史疏言、屯田一差、原兼印烙馬匹。今屯田較少。養馬全無。屯田御史、不必復設。宜將屯田事務、令本省巡按兼管。報可。  

  ○乙亥。以協領額塞、管西安府戶部侍郎事。根泰、為駐防西安協領。  

  ○調兵部尚書譚拜、為吏部尚書。升禮部侍郎阿哈尼堪、為兵部尚書。以噶達渾、為戶部侍郎。  

  ○以覺羅希符、為戶部理事官。  

  ○以正白旗漢軍曹恭誠、管本旗梅勒章京事。鑲黃旗滿洲侍衛穆禮瑪、鑲藍旗滿洲護軍校羅和、為護軍參領。  

  ○升陝西西寧道副使蔣三捷、為本省苑馬侍卿。兼按察使司僉事。專理馬政。山西平陽府知府秦嘉兆、為山東按察使司副使、河間兵備道。陝西督糧道僉事張國泰、為本省布政使司參議、分守商雒道。  

  ○升禮部郎中呂雲藻、為陝西布政使司參議。兼按察使司僉事、提學道。  

  ○丙子。以廣東平定。遣官祭告天地、太廟、社稷、免行慶賀禮。  

  ○喀爾喀部落伊拉古克三胡土克圖等、遣使來貢。宴賚如例。  

  ○喀爾喀部落嘛哈撒馬諦塞臣汗等、各遣使表請通好。兼貢方物。諭曰。前蘇尼特部落騰機思、舉國來歸。朕即以女妻之。又封之為王。優禮恩養。及彼背德叛逃。因命和碩德豫親王率輕騎追巢□刀。此朕討叛之師。與爾等何涉。爾等乃遣兵迎犯。故天降譴於爾也。朕於此時曲賜優容。即命班師。若果素念爾惡。豈不能乘爾自遭天譴之時、以見在之兵。即加征耶。今爾等如欲安居樂業。能擒騰機思等、則席捲其國來獻。不能、即當用兵巢

  □刀滅騰機思。收服其國。則我師亦不煩再遣。儻又不能、可遣爾親信大臣來質。朕令偏師前往。任彼遁逃何所。亦無難巢□刀之也。朕所以必令爾以親信大臣為質者、蓋以大興師眾、即擾爾國。量遣一旅、又恐爾心叵測之故耳。爾果克遵朕上□日、當及未雨雪之時、速遣使來。儻尚懷攜貳、則不必遣使。  

  ○山西副使管按察使事婁惺伯、坐疎縱故明藩王、棄市。  

  ○喀爾喀部落扎薩克圖汗上書言、漢人八十萬眾、原系我攻城敵也。今聞爾已收服、念總屬我紅纓蒙古所得。甚為喜悅。故去年我曾遣使朝賀。蘇尼特向從此處逃去。今又復來歸。爾等追逐至此。與伊思丹津拖音、達賴濟農合戰。我等欲前來分理曲直。未至之先、爾又班師。向來紅纓人與我原無仇□阝少□□。止因額爾克楚虎爾私掠巴林。欲遣使前來分理曲直。適冰圖、阿穆喇古喇庫兩人至。伊等所言、我已悉知。如以我言為然、可遣使前來。計議妥便。如以為不然、亦惟爾知之而已。  

  ○俄木布額爾德尼、進貢方物。並上書。言丙戌年之事、聞諸王前來。我等右翼歡忭前往。商議事成。原欲將逃人公議執送。因我左翼兩經戰敗。不能議和。今遣使通好。此地一切事宜、我固可盡力承任也。  

  ○丹津喇嘛、沙津巴里克齊托音、上書求好。  

  ○丁丑。升禮科都給事中孟明輔、為太常寺少卿。山東道監察御史傅景星、為太僕寺少卿。  

  ○吏部奏言、丁亥科進士、仍照丙戌科例。二甲前五十名、授部屬。後七名、至三甲前十名、授中行評博。余選知州十名。選推官三十名。余俱選知縣。從之。  

  ○升管保定茨溝營參將事副將萬代程、為湖廣安陸府副將。  

  ○故明漕撫田仰、帶領兵丁三千名、馬騾二百匹頭投順。  

  ○升山西岢嵐道參政成仲龍、為狹西按察使。兼布政使司參議。管右布政使事。  

  ○己卯。湖廣巡撫高士俊疏報、收撫長沙。招降偽總兵、及參、游、知縣、偽官、舉貢、共三十一人。兵三千五百名。獲船三百艘。銀一千餘兩。米五百餘石。章下所司。  

  ○陝西巡按趙<⿰山耑>疏報、昂邦章京傅喀蟾、統領滿漢官兵。擒巢□刀賊渠劉文炳、郭君鎮。盡殲黨羽。下部知之。  

  ○庚辰。調工部左侍郎李化熙、仍以左侍郎管兵部右侍郎事。  

  ○授第一甲第一名進士呂宮、為內翰林秘書院修撰。第二名程芳朝、為內翰林國史院編修。第三名蔣超、為內翰林弘文院編修。  

  ○贈殉難巡撫寧夏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焦安民、為右都御史。蔭一子、入監讀書。  

  ○順天巡按廖攀龍、奏報巢□刀撫土寇捷音。疏內稱皇叔父攝政王為九王爺。命革攀龍職。下刑部擬罪。  

  ○辛巳。上御太和殿。賜喀爾喀部落貢使噶布褚綽爾濟等宴。  

  ○戌刻。木星順行犯鬼宿。  

  ○癸未。上御太和殿。賜喀爾喀部落進貢墨爾根溫察特喇嘛等宴。  

  ○升江南揚州兵備道參政周亮工、為福建按察使司按察使。陝西榆林兵備道副使馮如京、為狹西布政使司參政。兼按察使司僉事、撫治西寧道。河南分巡河南道僉事史延華、為陝西布政使司參議督糧道。原任戶部主事劉邦弼、為山西布政使司參政。兼按察使司僉事、岢嵐兵備道。  

  ○甲申。增和碩德豫親王多鐸金冊文雲。王統帥內外將士、追蘇尼特部落騰機思。聞騰機思逃往滾噶魯台地方。曉夜前進。至第三日追及。遂將騰機思部落、及牲畜、盡行俘獲。又喀爾喀部落土謝圖汗。領兵至扎濟布喇克地方、前來迎戰。王列陣擊之。大敗其眾。次日、碩雷汗領兵來迎。王又率兵擊敗之  

  ○內院大學士范文程等奏言、新庶吉士周啟寯等二十員應同前科庶吉士、分別讀滿漢書。命學士查布海、蔣赫德等、一併教習。  

  ○乙酉。征南大將軍多羅貝勒博洛、班師回京。隨征固山貝子和托薨於軍。是日、喪至。令親王以下出郊迎奠。固山額真公圖賴亦卒於軍。□土人人□□至。遣內大臣索尼等迎奠之。  

  ○丙戌。陝西臨鞏總兵官范蘇卒。  

  ○升大理寺左寺正段國璋、為通政使司左參議。  

  ○戶科左給事中梁維本、奏請開荒田。興水利。言農務者、安民弭盜之根本。水利者、節宣旱澇之先圖也。近聞秦豫及廬鳳等府、荒地尚多。而畿內泉源盡饒。水利未興。請行令各該撫按、督率所屬開墾荒蕪疏導泉源每□山戊不□終詳列畝數奏聞。據為勸懲。儻有豪惡阻撓。治以重罪則地無遺利。人有生資。旱澇不能災。盜賊無自起矣。然倡率百姓、全由守令。如郡守能巡行阡陌、為吏民信愛者。宜久任以竟其施。庶農功吏治、兩有攸賴。疏下所司。  

  ○丁亥。禮部奏言給多羅饒余郡王銀五百兩。鎮國公護塞銀三百兩。令修治墳園房屋。此非定例。當另議具奏。得上□日、嗣後多羅貝勒、給銀四百兩。固山貝子銀三百兩。公等銀二百兩  

  ○喀爾喀部落額爾德尼顧錫等、貢駝馬。宴賚如例。  

  ○戊子。流通集決口工成  

  ○陝西富平人張灼鼎、偽造劄付、為陝西漢中府推官。事覺。棄市。  

  ○己丑。上御太和殿。征南大將軍多羅貝勒博洛、率隨征貝子、公、及各官、行陛見禮。  

  ○贈河間府殉難兵備道副使王維新、為光祿寺卿。知府王德教、為太僕寺卿各蔭一子、入監讀書。贈河間縣典史邵鯤、為本縣主簿。  

  ○辛卯。一等公塔瞻卒。  

  ○葬固山貝子和托。命親王以下、牛錄章京以上往奠。  

  ○江寧巡撫土國寶疏報、蘇松提督吳勝兆謀叛。殺死方姓推官。楊姓同知。督標將官高永義等、立縛勝兆。並同謀之陸冏。獲偽銀印一顆。隨解江寧內院臣洪承疇、研審確情。請上□日發落。其叛黨馬雄、顧友成脫逃。疏入。命察永義等功次。並二廳官被殺情由。脫逃叛黨、嚴緝務獲。  

  ○中書科中書舍人孫允裕、以親老病請假省視。得上□日、官員託故告歸、多系偷安。嗣後各衙門官員請假、令該堂官代題。不許自行瀆擾。  

  ○陝西巡按趙<⿰山耑>疏報、慶屬地方、向緣賀珍等諸渠倡逆。各處望風響應。焚掠之禍、幾無虛日。今戶部侍郎屠賴、率兵巢□刀殺逆寇三千餘名。招撫各堡。並獲婦女、牲畜、甲冑、弓矢、槍炮等物。地方漸臻寧謐。下部察敘。  

  ○癸巳。遣貴州道監察御史劉明偀、巡按陝西  

  ○湖廣右布政使崔光前、以病致仕。  

  ○甲午。戶部酌議官員經費。言文職官員、除額設俸薪外。有必不可缺之費用。衙役等項、所以資養廉。供使令也。前朝半取給於額派。半取給於贖鍰。殊無畫一之條。今取舊牘、悉心參酌。自督撫按藩臬守令、以及佐貳教職。按官之崇卑。事之繁簡。以定經費、衙役之多寡、即明列條編冊中。照數徵派。按季關支。此外毫有私增。即計贓論罪。從之。  

  ○陝西巡按趙<⿰山耑>奏報、官兵計取賊首孫守法。命傅首陝西。  

  ○乙未。以浙江貢生顧礽、為福建按察使司僉事、分巡建南道。  

  ○丙申。遣每旗侍衛二員、護軍十人、往滿洲庄屯。巡察生事擾害之人。  

  ○喀爾喀部落塞勒胡土克圖等、遣使來貢。宴賚如例。  

  ○丁酉。諭戶兵二部、朕出斯民於水火之中。統一天下。滿漢一家。同享昇平。豈有歧視之理。昨見刑部所奏、有滿洲阿爾代、誣殺漢人張可材、搶其家資一案。隨令審實斬訖示眾。近聞滿洲有搶奪良民財物者。復有漢人投充滿洲、借勢橫行。害我良民者。殊干法紀。嗣後被害漢人、遇彼不法之徒。須記其姓名。控告該地方官。即行申部。該部究其情之輕重、嚴行定罪。不得絲毫偏袒。至漢人亦不得因朕此上□日、反肆妄誣。著滿漢官員、悉體朕意。各將該管人等、嚴行曉諭。戶兵二部、速書滿漢諭上□日、誕告天下各府州縣鄉村務令滿漢人等一體遵行。  

  ○以班布理、為兵部理事官。  

  ○甘肅巡撫張尚、坐題報本內稱皇叔父、遺攝政王三字。革職擬罪。  

  ○寧夏巡撫胡全才疏言、寧夏遠在天末。緊逼套人。舊例額兵三萬有奇。分正奇等營。正兵以總兵官統之。奇兵以中協副將統之。凡調征居守、互換而行。設中衛參將一員。以鎮衝要。以防山寇。今發經制兵、止一萬五千。無中協副將、中衛參將之官。雖中協員缺、曾經督臣孟喬芳題補馬寧。又調征興慶。請以馬寧仍補中協副將。統領見在兵丁一千名。委署參將胡江。即與實授。更令別招一千精壯之兵。准於一萬五千之外、再加二千。將勇兵強。軍政乃肅。下所司議。  

  ○山東土寇攻陷鄒平、禹城等十五州縣。巡撫丁文盛、坐不能撲巢□刀。且奏報遲延。部議褫責。命降一級調用。  

  ○戊戌。吏部奏言、新中進士應選州縣正官。方亨咸、李人龍等、援例乞恩就教。得上□日、進士多求改教、明系規避。仍著依次挨選本職。以後不許瀆奏。  

  ○己亥。國子監祭酒胡統虞奏言、品官子弟、有監滿應咨者。臣請嚴行考試。果學業有成、方准咨部、未成者、仍留本監讀書。疏下禮部。  

  ○庚子。喀爾喀部落滿朱習禮胡土克圖等、遣使來貢。宴賚如例。  

  ○兵部奏言、山海關外地土、原以一半給與平西王。一半仍留土著人民為業。茲議鐵永官兵家口、仍居本地。以便耕種。其各兵歸隸山海總兵標下。以足營額。從之。  

  ○安徽巡撫李棲鳳疏報、總兵李仲興、副將許漢鼎等、擒偽總兵江烏、副參吳繼、程國柱、鄭思祥、監軍道蘇坤等。斬級甚多招撫偽總兵、副參、監紀張天麒等十人。命將吳繼等正法。張天麒等核議。有功將士敘賚。  

  ○遣四川道試監察御史秦世禎、巡按浙江。  

  ○升河南鄧州知州林長春、為湖廣按察使司僉事、分巡下湖南道。山西隰州知州王道興、為陝西按察使司僉事、榆林西路兵備道。  

  世祖實錄卷之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