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世祖章皇帝實錄/卷03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順治四年丁亥十一月丁酉朔江西巡撫章於天疏報、廣信弋陽鉛山、崇仁、逆寇悉平。  

  ○戊戌。升江南鎮江府知府李芝茂、為江西按察使司副使、管屯水利、兼分巡南瑞道。湖廣寶慶府知府董應魁、為本省按察使司副使、兼布政使司參議、分守武昌道。  

  ○漕運總督楊聲遠疏報、擒獲偽義王朱□山氵乃□、並其子

  □口□木□。命斬之。  

  ○己亥。喀爾喀部落扎薩克圖汗下邁達禮胡土克圖、厄魯特部落阿布賚諾顏下訥門汗等、來貢駝馬。黑狐皮。宴賚如例。  

  ○南贛總兵官柯永盛疏報、寧都逆寇悉平。  

  ○庚子。遣浙江道監察御史吳達。巡按湖南。  

  ○贈殉難陝西固原道副使呂鳴夏、為光祿寺卿。蔭一子入監讀書。  

  ○壬寅。浙閩總督張存仁。引疾請代。慰留之。  

  ○癸卯。以巴爾珠。為兵部理事官。邵光漢、為吏部啟心郎  

  ○以正藍旗胡寨。為護軍參領。拜寨、正白旗漢軍董廷伯、俱管甲喇章京事。正藍旗滿洲科爾坤、為前鋒參領。  

  ○以劉忠、為都督同知、充福建提督總兵官。金聲遙、為都督僉事。福建左路總兵官許得功、為都督僉事。充福建右路總兵官。  

  ○兩廣總督佟養甲疏報、擒斬逆賊陳邦彥等。下兵部察敘。  

  ○甲辰。以陳極新、為江南布政使司右布政使。兼管督糧道。原委管江南戶部江北倉場主事朱國柄、為河南按察使司僉事、分巡河南道。長蘆運同柯汝楧、為長蘆都轉運鹽使司運使。  

  ○庚戌。厄魯特部落巴圖魯諾顏、達雲綽爾濟等、來貢駝馬。宴賚如例。  

  ○以侍郎陳泰督左翼、梅勒章京董阿賴督右翼、率江寧。杭州駐防官兵、及提督總後官劉忠、左路總兵官金聲遙、右路總兵官許得功等、征福建。  

  ○辛亥。免山西代、岢嵐、保德、永寧等州、靜樂、定襄、五台、石樓、沁源、武鄉、嵐、崞、興、寧鄉等縣、寧化、寧武、偏頭等所神池、永興、老營等堡、本年分蝗災額賦。山東德州、鄒平、新城、青城、齊東、長山、濟陽、齊河、有清、肥城、歷城、新泰、商河、德平、陵等縣、本年分水災額賦。  

  ○裁山東明季添設牙雜二稅。從巡撫丁文盛請也。  

  ○招撫江南大學士洪承疇奏、犯僧函可、系故明禮部尚書韓日纘之子。日纘乃臣會試房師。函可出家多年。於順治二年正月內、函可自廣東來江寧。刷印藏經。值大兵平定江南。粵東路阻未回。久住省城臣在江南、從不一見。今以廣東路通回里、向臣請牌臣給印牌約束甚嚴。因出城門盤驗。經笥中有福王答阮大鋮書稿、字失避忌又有變記一書、千預時事。函可不行焚毀自取愆尤臣與函可有世誼、理應避嫌。情罪輕重、不敢擬議其僧徒金獵等四名、原系隨從歷審無涉臣謹將原給牌文及函可書帖封送內院。乞敕部察議。得上□日、洪承疇以師弟情面、輒與函可印牌。大不合理。著議處具奏。函可等、著巴山、張大猷、差的當員役、拏解來京。  

  ○壬子。江西巡撫章於天奏報、東安縣逆寇平。擒偽瑞昌王朱統<⿱汲金>。得上□日、朱統<⿱汲金>著正法。有功官兵下所司。察敘。  

  ○乙卯。升湖廣荊州府知府陳培楨、為本省按察使司副使屯鹽水利道。  

  ○丙辰。升山西分巡冀南道僉事武延祚、為山東按察使司按察使。  

  ○丁巳。上御太和殿。賜厄魯特部落喇木占霸胡土克圖、單儲特霸達爾漢綽爾濟、喀爾喀部落扎薩克圖汗下額爾克溫布、及土謝圖汗下杜爾伯等宴。  

  ○喇布扎木綽爾濟、上表請達賴喇嘛。並貢馬。厄魯特部落鄂濟爾圖台吉。貢馬。俱宴賚如例。  

  ○江南巡撫宋調元、坐濫舉游擊潘延吉、革職。  

  ○湖南巡按張懋熺、坐湘鄉縣酈攀龍通賊一案、不詳加研訊。降一級調外用。  

  ○戊午。增設四川總督一員。  

  ○五鳳樓告成。正樓九間。計長一十八丈九尺。闊七丈七尺六寸。檐柱、高一丈九尺五寸。中柱、高七丈一尺。鐘鼓樓二座。每座各三間。長三丈闊四丈三尺八寸。檐柱、高一丈二尺。中柱、高二丈三尺角樓四座。每座三間。四面如一。各六丈二尺。檐柱、高一丈九尺。寶頂以下。高四丈八尺。兩側長房各十三間。長十九丈八尺九寸。闊二丈六尺。檐柱、高一丈三尺三寸。中柱、高三丈三尺。上門樓五間。長一十二丈七尺。闊五丈四尺。檐柱、高二丈。中柱、高五丈五尺五寸。城角樓一座。四面如一。各五丈一尺。檐柱、高一丈二尺。寶頂以下、高四丈九尺。內造長房、各十二間。長十六丈六尺。闊三丈五尺。檐柱、高一丈二尺八寸。中柱、高一丈九尺  

  ○己未。遣廣西道監察御史王守履、巡按湖北。河南道試監察御史張中元、巡視兩淮鹽課。  

  ○庚申。夜、流星大如碗。赤色、有聲起自天中。西北行至近濁。光照地。雞犬驚鳴。  

  ○癸亥。冬至。祀天於圜丘上親詣行禮。  

  ○升禮部啟心郎劉澤溥、為山西按察使司副使、分巡冀南道。直隸真定府知府劉可徵、為山東按察使司副使、兼參議、分守東兗道。河南汝寧府知府黃登孝、為山東按察使司副使、兗西兵巡道。直隸冀州知州張邦寄為浙江按察使司僉事、寧紹台兵備道。晉州知州朱思義、為浙江按察使司僉事、巡海兵備道。  

  ○甲子。平南大將軍恭順王孔有德以平湖南捷聞。下所司議敘。  

  ○調通州左翼協營副將馬應乾為陝西定邊副將。  

  十二月。丁卯朔。賜朝鮮國王李倧貢鷹太監李厓等、白金有差。  

  ○江西提督金聲桓疏報、吉安等處偽官郭應銓等受永曆偽職。盤踞龍泉山中、與渠魁王來八勾連作亂。殘害地方。遣副將劉一鵬、率兵撲巢□刀。擒賊渠王子凌、郭應銓等。斬獲無算章下所司。  

  ○刑部奏梅勒章京庫爾蟾駐防濟南時、聞土賊陷城、不親領兵前往比發官、兵又不設將領及調遣綠旗道標兵、既不奏聞又不咨明兵部擬解梅勒章京任並革世職。罰銀一百兩章京胡爾格訥巴圖魯戰敗兩次。應論死。籍其家。章京賽木布、莫和托、袞德、戰敗一次。應論死。疏入。得上□日、庫爾蟾免解任。並免革世職。倍罰以應得之罪。胡爾格訥、免死革職、籍其家。賽木布、莫和托、袞德、俱免死。革職、籍其家之半。  

  ○宴厄魯特喀爾喀部落貢使單儲特霸、額爾克溫布等於禮部。並賞緞布有差。  

  ○戊辰。降刑科左給事中楊時化三級調外用。以糾拾平陽通判左光先各款虛誣故也。  

  ○升浙江杭州府知府嚴正矩、為本省按察使司副使、分巡溫處道  

  ○免直隸、保定、河間、真定、順德等府本年分蝗災額賦。  

  ○壬申浙閩總督張存仁、引疾乞休。許之升操江巡撫陳錦、為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總督浙閩等處地方軍務兼理糧餉  

  ○癸酉。浙江巡按秦世禎疏報逆賊黃斌卿、擁船八十餘號、直犯寧波。總兵官張杰、堵截夾攻。斬級無算。獲器械偽印等物擒賊渠俞國統等二十四人章下所司  

  ○以致仕一等昂邦章京馬光遠侄思文牛錄章京姜進孝子桐、故三等甲喇章京劉正民子輔弼、半個牛錄章京。趙汝清侄民望。各襲職。  

  ○升浙江副將張士元、為都督僉事。充鎮守鄖陽等。處總兵官。  

  ○甲戌。升都察院左僉都御史李日芃、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提督操江。  

  ○宴喀爾喀部落扎薩克圖汗貢。使袞登囊素等。於禮部。並賞緞布有差。  

  ○以鑲白旗滿洲侍衛畢雅塔、為護軍參領。  

  ○乙亥。升山東運同楊得玉、為本省布政使司參議、分守東昌道  

  ○己卯。以太宗皇帝第十一女固倫公主、下嫁阿霸垓部落噶爾瑪索訥木。  

  ○庚辰。以侍衛馮源淮。為浙江嘉興協守副將。  

  ○辛巳。降補山東副使卞三元、為江南布政使司參議、分守淮海道。山東副使祝思信、為本省布政使司參議、分守沂州道。山東參議於變龍、為河南按察使司僉事、分巡大名道。升山西吉州知州崔起鵬、為山東按察使司僉事、分巡青州道。  

  ○太子太傅衍聖公孔允植卒  

  ○壬午。以牛錄章京藺繼儒、為都察院左僉都御史  

  ○癸未。以故三等甲喇章京崔世貴弟世祿趙鼐弟賚、各襲職。  

  ○三等甲喇章京訥門卒。奪其哈談巴圖魯號。降為牛錄章京。令其子祁塔特襲職。  

  ○以管牛錄章京事張泰、為三等甲喇章京。  

  ○贈陣亡半個牛錄章京費雅珠。為牛錄章京。以其兄渾珠襲職  

  ○以攻淄川登城功、授莽球半個牛錄章京  

  ○陝西總督孟喬芳疏報、興安總兵官任珍、巢□刀殺賊首米國軫、李世英等。餘黨番平下所司議敘。  

  ○以委署總兵官楊承祖、為都督僉事、充鎮守蘇州等處總兵官。  

  ○以徽寧池太總兵官都督同知張天祿、仍以原銜充鎮守蘇松常鎮等處提督總兵官。  

  ○以黃河流通決口工成、加河道總督楊方興、河南巡撫吳景道、各一級。仍賞銀有差。  

  ○甲申。禮部遵諭、議定固山額真、昂邦章京、護軍統領、梅勒章京、甲喇章京、牛錄章京、前鋒統領、前鋒參領。皆系管兵職銜。不論世職大小有無、授此官者。即照此銜稱之。凡箭號等項、亦書此銜於上。其世職昂邦章京、改為精奇尼哈番。梅勒章京、改為阿思哈尼哈番。甲喇章京、改為阿達哈哈番。牛錄章京、改為拜他喇布勒哈番。半個前程、改為拖沙喇哈番。其在部院官員、及各直省駐防章京官銜、俱仍舊。  

  ○蘇尼特部落吳挹什台吉等六人來歸。各賜衣服、緞布等物。  

  ○升浙江安吉州知州李吉士、為山東按察使司僉事、分巡濟南道。嘉興府知府王爾翼、為山東都轉運鹽使司運使。  

  ○丙戌。平南大將軍恭順王孔有德等奏報。臣等自岳州府進兵、至長沙。偽巡撫何騰蛟總兵王進才、已先遁去。隨遣梅勒章京卓羅、藍拜等探其所向。遇進才部賊、舍舟登岸逆戰。卓羅等擊斬之我師次湘潭聞偽平尚伯黃朝選、擁賊十三萬、屯於燕子窩臣率梅勒章京藍拜、屯泰等由水路進至蘆口。擊破北岸賊營智順王沿尚可喜、同卓羅等、由陸路進至渚州遇偽總兵徐松節、引馬步賊。一萬三千逸去。隨尾其後。追擊敗之。會諜報朝選遁走衡州。臣等星夜進兵趨衡。朝選與其四子匿於神祠內搜獲斬之餘孽盡殲。臣又令懷順王耿仲明、固山額真金礪、梅勒章京卓羅等、由衡州水路還長沙。遇偽總兵楊國棟、撤賊二千、屯天津湖。前隊甲喇章京張國柱、扎蘇藍等擊敗之。次日國棟領馬步賊三千、從牛皮灘遁去。我兵追擊之。生擒偽副將七員。懷順王耿仲明等至長沙。國棟領馬步賊七千、水陸迎戰。我兵奮擊賊眾大敗。追入長沙城內、悉殲之。又聞賊困桂陽州。令智順王尚可喜、同藍拜等赴援。留固山額真金礪等于衡州。臣同懷順王耿仲明、並卓羅等趨祁陽。聞賊兵三千、據熊飛嶺。隨率兵三百趨擊。追入祁陽。俟我軍齊集、圍其城。殺偽總兵一員、副將一員馬步賊七千。又聞賊據寶慶。留懷順王耿仲明為後應。臣引兵趨寶慶、圍其城。克之。斬偽魯王朱鼎兆、世子朱乾生、偽總兵黃晉、李茂功、吳興、偽監司劉佐、偽副、參、游、都、守、四十餘員、馬步賊三萬二千。又聞偽永曆據武崗州。我兵夜發疾進。令梅勒章京黑成功、協領渥赫納等為前隊。遇賊梗路。黑成功等擊敗賊眾。賊奔入木城次日、我兵縱火焚木城。奪門而入。斬偽監軍道一員、偽總副。參游、一百餘員、馬步賊兵一萬是日。偽安國公劉承蔭、領偽總副等官一百七十餘員、馬步兵一萬八千有餘、至夕陽橋。臣同梅勒章京卓羅等擊敗之。師抵武崗。偽永曆僅以身遁。劉承蔭降。先是、智順王尚可喜等趨桂陽時、聞郝搖旗所部賊一千四百、聚翔鳳鋪。令護軍統領線國安。協領蘇郎等擊敗之。及師抵桂陽、賊已解圍遁走。聞郝搖旗據道州令藍拜等趨進。搖旗逸去。又遣國安等、引兵趨靖州、追緝偽永曆。有偽總兵蕭曠、姚有性、擁賊一萬、土司兵二千、據靖州。國安等疾驅圍其城。奪門而入。生擒曠、及有性。余賊悉殲。又有偽侍郎蓋光英等、領土司兵一萬四千、揚言欲奪蕭曠、姚有性。侵犯我營。復擊敗之。我師趨沅州。聞偽伯張憲弼部下偽總兵、分立五營於黔陽。令藍拜等往圍之。賊出城迎戰。藍拜等擊敗之。斬賊七千有餘。師至沅州。憲弼擁賊三萬有奇、出城拒戰。我兵奮擊、遂克其城。湖南悉平。貴州黎平府偽岷王朱埏峻降。計前後所獲偽永曆太子朱爾珠、驪山王朱埏琬、安昌王朱埏眷、並偽將軍宗姓等二十七人。招降偽國公劉承蔭偽伯王雲程、劉承永、董英、周思仲、高清浩、鄭應昌、偽內閣吳秉、偽巡撫傅上瑞、及偽總兵四十七員、偽副、參、游等二千餘員、馬步兵六萬八千有奇。獲馬匹船隻無算。苗夷大半俱降其未順者、已遣人招撫。新服地方、需人料理。隨令總兵官於時中、副將王希用、率新降兵二千四百、駐衡州府又委副將何允為總兵官、同副將劉尚艾、率新降兵一千二百、駐武崗州。投誠總兵陳躍龍、副將蕭遠、領新降兵三千。駐黎平府。偏沅巡撫高斗光、有疾未痊。委投誠偽伯周思仲代之。又令投誠副將張勤、領新降兵一千、同周思仲駐沅州總兵官。馬蛟麟駐常德府。疏入、優上□日。嘉獎之。  

  ○丁亥。山東巡撫張儒秀疏報、賊首丁維岳、張堯中、肆毒東兗。陷城劫庫。勢成燎原。臣飭各屬嚴緝。飛報守臣沙爾虎達、率兵奮擊殺賊無算。丁張二渠、當陣授首。報聞。  

  ○戊子。戶部理事官吳勒木、坐隱佔地畝革職  

  ○以委署總兵官卜從善、為都督僉事、充鎮守江南池州總兵官。胡茂禎、為都督僉事、充鎮守江南徽州總兵官。郭虎、為都督僉事、充鎮守江南廣德州總兵官。  

  ○升陝西寧夏總兵官劉芳名、為右都督。充巢□刀撫四川等處。提督總兵官以委署總兵官張天福、充巢□刀撫四川左路總兵官。南一魁、充巢□刀撫四川右路總兵官。  

  ○升山東登州府知府譚天祐、為本省按察使司副使、水利道。  

  ○轉兵科右給事中劉楗為吏科左給事中。刑科右給事中袁懋功、為戶科左給事中工科右給事中朱之弼、為刑科左給事中。升刑科給事中楊璜、為禮科右給事中。  

  ○以委署副將張承恩、為江南鎮江府副將沈豹為江南吳松副將。  

  ○己丑。賜阿霸垓部落都思噶爾濟農等、及進貢喀爾喀部落伊爾登、額爾格爾等宴  

  ○禮部遵諭新定服制。甲喇章京、阿達哈哈番、理事等官、三等侍衛以上、許服貂鑲朝衣。其牛錄章京、拜他喇布勒哈番、副理事等官以下。不許服貂鑲朝衣。其原有貂鑲朝衣、聽其服用牛錄章京、拜他喇布勒哈番、副理事等官、三等侍衛以上、許服妝蟒緞拖沙喇哈番、驍騎校、護軍校、凡有頂帶官員、不許服妝蟒緞、及織金緞疋、凡制朝衣袍服、俱用素緞。毋得鑲邊止於披領、領袖、用妝蟒緞者。聽其自便。兵民止許服紬}、絹、紡絲、紗、其大緞、藍素、衣素、彭緞、洋緞、帽緞、羅、不許服用。至官民妻室、各照其夫服式子未分家、女未適人者、各照其父服式。其已分家。已適人者。各照本人服式。至所禁服式內。有舊時製成者、仍聽服用。自定製以後、有違禁擅制者即行治罪。該管牛錄章京、各查所屬原有衣服、分別。新舊顏色緞名登冊、以便查驗。  

  ○申刻、日生左右珥。赤白色。良久、漸散。  

  ○庚寅。戶部兵部奏、差理事官科奎、鍾固、自張家口起、西至黃河止察得張家口關門迤西、黃河迤東、共一千四十五里。其間險峻處、約六七里一台。平坦處、約四里一台。共應留台二百四十四座每台設軍丁三名共軍丁七百三十二名。其餘台一千三十二座、應不用故明時得勝堡一口、系察哈爾國討賞出入之路河保營、系鄂爾多斯部落茶鹽。交易之處以上二口、俱已堵塞。又差理事官滿都戶等、自張家口起、東至山海關止、察得張家口迤東、山海關迤西、共二千四百四里其間險峻處、約六七里一台。平坦處、約四里一台。共應留台四百一十七座。每台設軍丁三名。共軍丁一千二百五十一名。其餘台二千四百五十座、應不用。洪山口、龍井關口、西常峪正關口、潘家口冷口俱系捕魚網戶、耕種往來之路。密雲迤後石塘嶺正關口系民間運木之路。昔戶部於此按板抽稅。以上應留關口共六處。外如常峪口、獨石口、龍門所口、牆子嶺口、黃崖口、羅文峪董家口、劉家口、桃林口、界嶺口、一片石口、以上十一關口、俱已堵塞。墩台兵丁、應照城守例、月給米一斛。銀一兩。得上□日、河保營、既。為鄂爾多斯部落交易鹽茶之地、與董家口、俱准開。余如議。  

  ○原任浙閩總督張存仁疏報、副將馬成龍等、援巢□刀處州。斬賊無算。恢復景寧、雲和、龍泉三縣。下所司知之。  

  ○湖廣荊州總兵官鄭四維奏報、逆賊牛萬才、窺犯松滋游擊劉進忠等援巢□刀。斬賊千餘。賊奔深谷。臣慮荊屬州邑遼闊又接壤襄、鄖、陝、蜀、滇、有歷來未服土司、通同諸賊盤踞歸巴。窺伺彝陵。誠為心腹之患。請增兵防守彝陵、澧州。以為久遠之計。章下所司。  

  ○福建巡撫佟國鼐奏報、逆賊鄭彩等糾賊數萬、圍攻省城。副將鄒必科等奮巢□刀斬級數千餘。賊潰散。章下所司。  

  ○以委署副將張鵬程、為江南寧國府副將。梁大用、為江南安慶府副將。  

  ○癸巳。科爾沁國土謝圖親王巴達禮、卓禮克圖親王吳克善來朝。賜宴如例。  

  ○調河南南汝總兵官都督同知張應祥、充陝西寧夏。等處總兵官。  

  ○甲午。更定各官赴任違限處分例。違限半年以上者、革職五月以上者降三級調用。四月以上者、降二級調用三月以上者降一級調用二月以上者、罰俸六個月。一月以上者、罰俸三個月。一日以上者、罰俸一個月。其無級可降者、革職  

  ○乙未。川湖總督羅繡錦奏報、提督總兵官孫定遼、巢□刀賊至鄖屬安陽口、營壘未備眾賊掩至、定遼戰死。下所司知之。  

  ○丙申。歲暮。享太廟。上親詣行禮。  

  ○遣官祭四祖陵、福陵、昭陵。  

  ○輔政德豫親王多鐸、同和碩鄭親王濟爾哈朗、多羅郡王博洛、鎮國公固山額真拜尹圖、輔國公內大臣錫翰鞏阿岱、固山額真何洛會、固山額真宗室韓岱、內大臣多爾濟等、議遣索尼、冷僧機、大學士范文程、剛林祁充格等、啟攝政王。曰、今國家既定。享有昇平皆皇叔父王福澤所致。其元旦節皇叔父王於皇上前行禮、及百官行禮起立以待。進酒時、入班行跪禮、俱應停止。我等所以啟請者。知皇叔父王體有風疾。不勝跪拜夫跪拜小事。恐勉強行禮、形體過勞。國政有誤。攝政王從其言諭曰。只今年率眾行禮畢、就坐位。進酒時、不入班行跪禮。以後凡行禮處、跪拜永行停止。  

  ○攝政王諭禮部元旦皇上前行禮畢。初二日、郡王以下及各官免至予處行禮  

  ○是□山戊不□鹽三百七十七萬四千三十二引課銀、一百七十六萬五千三百六十一兩四錢九分有奇。鑄錢十三萬三千三百三十八萬四千七百九十四文。  

  世祖實錄卷之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