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世祖章皇帝實錄/卷04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戊子。十一月辛酉朔  

  ○壬戌。升光祿寺少卿王邦柱、為太常寺少卿  

  ○癸亥。固山貝子蘇布圖、隨征湖廣、薨於軍、諡悼愍。  

  ○甲子。諭吏部等衙門。督撫總兵受封疆重寄。惟久任乃能成功。不得以細故輕更。致誤地方至道府州縣、一應滿漢官員、必三年考滿、方許升遷。名州縣城池、偶有失事本管知府、原為兵馬責任、若概從降調、去留不常、益誤地方。不系同城者、不必議罪。其該道不系同城、亦止住俸催巢□刀。視賊之巢□刀滅遲速、聽督、撫按、特疏分別。以定開復降罰。教官原無地方責任、不得同州縣官議罪。  

  ○以剛阿泰為都督僉事、充鎮守九江總兵官。魯宗孔、為署都督僉事、充鎮守通州總兵官。  

  ○江南江西河南總督馬國柱奏報、廣賊李成棟、妄稱惠國公。始踞南雄。繼而勾連峝蠻土寇、號稱百萬直犯贛城。撫臣劉武元、總兵官胡有升等、大破之。成棟單騎走斬首萬餘級。俘獲無算得上□日褒獎、從優敘賚。  

  ○乙丑。以奉太祖配天。四祖入廟。遣官祭告天地。太廟。社稷。祭圜丘文曰。維順治五年。戊子。十一月辛酉朔。越五日乙丑。嗣天子臣敢昭告於皇天上帝曰。升中大典。禮重配天。世德延休。情殷尊祖。恭於順治五年十一月朔八日冬至祀天於南郊。奉太祖武皇帝配。謹溯推源本。追崇太祖以上四世。高祖澤王、為肇祖原皇帝。高祖妣、為原皇后。曾祖慶王、為興祖直皇帝。曾祖妣為直皇后。祖昌王、為景祖翼皇帝。祖妣、為翼皇后。考福王、為顯祖宣皇帝妣、為宣皇后。聿成大典。敷布多方備此明禋。預申虔告方澤、太廟、社稷、文同。  

  ○丙寅。陝西巡撫黃爾性奏報逆賊賀珍等、謀欲渡江截漕。興安總兵官任珍、率兵擊走之。生擒賊渠李應全等斬獲無算。下所司察敘。  

  ○戊辰。冬至祀天於。圜丘。奉太祖武皇帝配享。文曰。維順治五年。□山戊不□次戊子。十一月。辛酉朔。越八日。戊辰嗣天子臣敢昭告於皇天上帝曰。今央長至陽氣初復。謹遵典禮。率群臣、虔奉玉帛、犧牲、粢盛庶品敬薦皇天上帝。恭奉太祖承天廣運聖德神功肇紀立極仁孝武皇帝配。惟歆享之  

  ○追尊四祖考為皇帝。四祖妣為皇后。上親詣太廟致祭。文曰。維順治五年。□山戊不□次戊子十一月辛酉朔。越八日戊辰。孝孫嗣皇帝敢昭告曰受命一統之模道隆尊祖推。祖自出之本。義重格天惟世德以作求。當肇稱而上祀。恭惟太祖以上四世高曾祖考、鍾祥毓瑞。長發純禧創業貽謀。久膺篤祜謹尊高祖澤王、為肇祖原皇帝高祖妣為原皇后曾祖慶王、為興祖直皇帝。曾祖妣、為直皇后。祖昌王為景祖翼皇帝。祖妣為翼皇后。考福王、為顯祖宣皇帝。妣、為宣皇后。伏惟神聖。鑒此孝思謹告。肇祖原皇帝冊文曰。維順治五年。歲次戊子。十一月辛酉朔越八日。戊辰孝孫嗣皇帝。稽首頓首。上言於皇祖澤王。今天下一統大業已成。皆由皇祖篤祜所致爰修典禮用殫孝思敬薦冊寶尊上諡號曰。肇祖原皇帝以垂功德於萬禩。謹言。興祖直皇帝。景祖翼皇帝顯祖宣皇帝、冊文同。原皇后冊文曰維順治五年。歲次戊子。十一月。辛酉朔。越八日戊辰。孝孫嗣皇帝稽首頓首。上言於皇祖妣。今天下一統。大業已成。皆由祖妣贊相肇祖原皇帝行善篤祜之所致也。爰修典禮用殫孝思。敬薦同寶。尊上諡號曰原皇后。以垂懿德於萬禩。謹言直皇后、翼皇后、宣皇后、冊文同。寶文曰。肇祖原皇帝之寶。原皇后之寶興祖直皇帝之寶。直皇后之寶。景祖翼皇帝之寶。翼皇后之寶。顯祖宣皇帝之寶。宣皇后之寶  

  ○喀爾喀部落扎薩克圖汗下額爾德尼哈談巴圖魯、厄魯特部落諾門汗等、貢駝馬宴賚如例  

  ○辛未。以奉太祖武皇帝配。天。及追尊四祖考妣帝後尊號禮成諸王群臣、上表稱賀是日、大赦天下。詔曰大一統之業。禮莫重於配天。通孝思之誠情。莫切於尊祖。謹於順治五年。十一月朔八日冬至。恭祀天於南郊。奉太祖承天廣運聖德神功肇紀立極仁孝武皇帝配。即於是日推本孝思。追尊太祖以上四世。高祖澤王、為肇祖原皇帝。高祖妣、為原皇后。曾祖慶王、為興祖直皇帝。曾祖妣、為直皇后。祖昌王、為景祖翼皇帝。祖妣、為翼皇后。考福王為顯祖宣皇帝。妣為宣皇后。典禮綦隆覃恩宜廣特大赦天下以慰臣民。應行事宜條列於後。叔父攝政王、治安天下。有大勳勞宜增加殊禮。以崇功德及妃、世子應得封號。院部諸大臣集議具奏。一、親王、郡王、貝勒、貝子、公、將軍等、宜優加恩賜並王妃、世子嗣子等、應得封典該部察議具奏。一、自順治五年、十一月初八日昧爽以前官吏兵民人等有犯、除謀反叛逆、子孫謀殺祖父母父母內亂妻妾殺夫、告夫奴婢殺家長、殺一家非死罪三人、採生折割人謀殺、故殺真正人命、蠱毒魘魁、毒藥殺人、強盜、妖言、十惡等真犯死罪不赦外。其餘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咸赦除之。有以赦前事相告訐者以其罪罪之。一、藩王、及王夫人、嗣子等、應加恩典該部察議具奏一滿洲官員、開國以來屢世從征。勞績久著。該部分別升敘實授官員、一概給與世襲誥命。一、滿洲兵丁各處戰功勞苦該部通行賞賚。一、自順治元年五月以來、各地方歸順有功文武官員人等、除已敘外凡未經敘錄者。將歸順來歷及歸後勞績該部察明敘升給與世襲誥敕。一、在京在外衛所原設有世襲官員管攝今以新舊有功官員設立、給與世襲誥敕。一、在京文武官員聽各衙門堂印官、確察分別升賞一、內外滿漢官員、一品、封贈三代。二品、三品、封贈二代。七品以上、封贈一代。八九品止封本身。俱給與應得誥敕三品以上、蔭一子入監讀書。一、內外武職官員照例給與誥敕。應加恩蔭該部察例議奏一、凡試職各官俱准實授。一、順治六年會試照丙戌科額、取中進士四百名。一、派徵錢糧、俱照萬曆年間則例。其天啟崇禎年加增、盡行蠲免通行已久如有貪官污吏、例外私派、多徵擾民者、該撫按官糾參重處。一、地方災傷一經察勘即與蠲免。有司官毋得仍行派徵有及有力之家濫行冒免、以致窮民不沾實惠。一、我朝定鼎以來、恩詔有免。荒地有免。水旱災傷有免。民間額賦、不應再有拖欠。或輸納已完地方官別項支用、或侵入私囊、以致小民虛受拖欠之名。撫按官確察某州縣額徵若干。已完若干未完若干。果系百姓拖欠、自元年以至三年悉與豁免。一各關抽稅俱照萬曆年間舊例。其天啟崇禎年間加額。除免一半。不得踵習明季陋規、分外多抽。及多設委官巡攔、以察稅為名肆行科擾。一、漕白二糧、照舊徵收本色。除二三兩年運官掛欠、久追未完俱准豁免外。其五年運到四年漕白二糧掛欠數多明系侵盜但照數追比還官。俱免擬罪。一、各處本色錢糧除顏料黃白蠟、仍辦本色外其餘准解折色一年一、直省押解錢糧官吏有途次被劫、見在追比者、准與豁免。一、圈丈地土分給滿洲耕種、其被圈之家、或圈去未補、或原地錢糧未除、即與豁免。或新補之地、較原地瘠薄不堪者俱照新地等則納糧。一、滿洲圈過地內、道路、溝壑、房基、廟宇、墳墓、皆系地數。今一概除去不算、則原額必虧、錢糧何出、俱著一體清察豁免。一、倉庫錢糧收支各有款項數目。有額外多支、及盤量短少者、俱免追賠。並免科罪。一、勢豪舉放私債、重利剝民、實屬違禁。以後止許照律、每兩三分行利。即至十年、不過照本算利。有例外多索者、依律治罪。一、各處無主荒地、該地方官察明呈報。撫按再加察勘。果無虛捏、即與題免錢糧。其地仍招民開墾。一、北城、及中東西三城、居住官民商賈、遷移南城、雖原房聽其折賣。按房領給銀兩。然舍其故居、別尋棲址。情殊可念。有地土者、准免賦稅一年。無地土者、准免丁銀一年。一軍民年七十以上者、許一丁侍養。免其雜派差役。八十以上者、給與絹一疋。綿一斤。米一石。肉十斤。九十以上者、倍之。一、各處養濟院收養鰥寡孤獨、及殘疾無告之人。有司留心舉行。月糧依時給發。無致失所。應用錢糧、察照舊例。在京於戶部、在外於存留項下動支。一、凡系大貪、罪應致死者、止免死贓仍照追永不敘用。一、凡系見在議革、議降、議罰、及住俸戴罪並內外衙門提問究擬者、盡與豁免。一、各官已經罰俸、住俸戴罪者俱免。一、各直省順治五年鄉試副榜諸生、廩監准貢。增附准入監肄業。一、各該地方儒學生員、每學拔貢一名。即用順治五年科舉首卷、送部廷試。如首卷中式、或有事故、以次優卷挨補。不許越序。一、所在孝子、順孫、義夫、節婦、自順治元年以後、曾經各該巡按御史奏聞者、仍行該巡按再為核實。毋事浮濫造冊報部。以憑具奏旌表。一、遠省未附地方、文武各官、及鄉紳士民、投誠歸順者以前負固之罪、通與赦免。察其功之大小、各與升賞。一、土賊多因饑寒失業、詔書到日、雖系首惡若能率黨投首悉免其罪。兵收入伍。民收入籍。俟其得所、方議差徭。有能擒捕首惡、及黨內首告者、論功授官給賞。如有因其投首、乘機邀執、希圖功賞者、治以重罪。一、各處土司、原應世守地方。不得輕聽叛逆招誘、自外王化。凡未經歸順、今來投誠者、開具原管地方部落、准與照舊襲封。有擒執叛逆來獻者、仍厚加升賞。一、已歸順土司官、曾立功績、及未經受職者、該督撫按官、通察具奏。論功升授。一、滿洲赦前逃人、如在順治六年八月以前自歸者、匿主鄰佑官長人等、一概免議。在九月初一以後者、不免。若在限定日期之內、被人告發或失主認識者、仍舊例問罪。一、內外問刑衙門、凡滿漢官員犯各項罪名、應鞭責、應板責者以後俱依律折贖、免責。一、應追贓私、察果產業俱盡力不能完者、概與豁免。毋得株連親族以上各款、凡內外各衙門官、俱當實心作速遵行。各該地方、即將詔刊刻、張掛於各大小村莊、務使民人盡知蠲免款件。如有怠玩壅蔽、在內都察院科道、在外督撫按、指參。定以違上

  □日論。官民人等、果有不得沾恩者、許據實奏聞通政司即與封進。如虛、坐以欺誑重罪。於戲紹百王之鉅典。合萬國之歡心。欲禮備而樂和務化行而俗美布告遐邇。咸使聞知。  

  ○壬申。以正白旗滿洲海塔、鑲白旗滿洲唐偉、正黃旗滿洲諾穆齊、正紅旗滿洲噶達渾、鑲紅旗滿洲算拜、正藍旗滿洲伊穆圖索爾敏、為甲喇章京  

  ○以張所養、為吏部理事官。馬尼、為禮部理事官。薩克察巴圖魯、色冷、為兵部理事官。覺羅瓦爾瑪、為刑部理事官。圖爾白慎巴圖魯、阿納海、為工部理事官。  

  ○甲戌。加二等阿思哈尼哈番大學士范文程、為一等阿思哈尼哈番。一等阿達哈哈番大學士剛林、為三等阿思哈尼哈番。俱賜名巴克什。以簡任內院、贊理機務學問淵博、忠勤懋著也。  

  ○以故拜他喇布勒哈番峨博尼弟克什圖襲職。  

  ○遣江南道監察御史蘇京、巡按真定。江西道監察御史蔡應桂、巡按山西。  

  ○丙子。輔國公恭安卒恭安、貝勒阿敏第四子阿敏得罪幽系。恭安以未分家子連坐。廢為庶人後念系宗室復封為輔國公。隨和碩鄭親王濟爾哈朗征湖廣卒於軍中年二十六。  

  ○癸未。攝政王獵至蹇家庄。會報喀爾喀部落二楚虎爾行獵、向我邊界於是集諸王大臣議遣和碩英親王阿濟格、多羅端重郡王博洛、多羅承澤郡王碩塞、固山貝子拜尹圖、公傅勒赫、岳樂護軍統領鰲拜巴圖魯等、統兵戍守大同  

  ○乙酉。升太僕寺少卿張鼎延、為大理寺少卿  

  ○戊子。諭祭故投誠總兵官許定國。  

  ○庚寅。設延綏鎮中協副將一員駐劄波羅堡額兵一千名十二月辛卯朔命多羅郡王瓦克達、固山貝子尚善、吞齊、公扎喀納、韓岱等率兵赴和碩英親王軍前、戍守大同。  

  ○調八旗遊牧蒙古官兵之半、戍守阿爾齊土蘇門哈達地方  

  ○遣章京覺羅固霸達等、領官兵駐防江寧府。  

  ○以牛錄章京那密、征錦州山海四川有功。授拖沙喇哈番。  

  ○以透德、鄂爾濟圖、招降騰機思有功。授拜他喇布勒哈番。  

  ○奉恩將軍范圖卒。追贈輔國將軍。諡懷儀。  

  ○以故一等精奇尼哈番戈爾土子賽音察克、二等阿思哈尼哈番常舒弟桑格、一等阿達哈哈番田虎子養民、三等阿達哈哈番朱文魁子天駟拜他咺布勒哈番額色子土克善、察漢兄查木蘇、袞楮克車臣弟塞冷、楊名新子天祥、拖沙喇哈番克勒侄宜朱、致仕三等阿達哈哈番崔如顏侄天成、各襲職  

  ○加贈陣亡提督總兵官拜他喇布勒哈番孫定遼拖沙喇哈番。以其兄子登高、襲職  

  ○壬辰。遣廣西道監察御史陳顯忠、巡按江寧江西道監察御史楊義巡視兩浙鹽課  

  ○癸巳。卯刻有流星大如彈丸赤色。起自中天。西北行至近濁。入天廩。  

  ○升江西九江副將楊捷為署都督僉事、充鎮守九江總兵官  

  ○丙申。以直隸平山、隆平、蝗災。清豐、雹災。免本年額賦  

  ○丁酉。以王文奎、為內翰林弘文院學士  

  ○設八旗管領步兵、每旗步軍副將尉一員。每甲喇步軍校一員。每牛錄步兵十兵內撥什庫一名。管守街宿城諸事。  

  ○以阿達哈哈番馬光先、為山東按察使司按察使。拜他喇布勒哈番孫登第、為山東布政使司參議、兼按察使司僉事、青州兵備道。升兵部郎中劉景雲、為陝西按察使司僉事、靖遠兵備道。李發藻、為湖廣按察使司僉事、管督糧道參議事。  

  ○以青善、為駐防盛京協領。  

  ○編盛京守墩壯丁為十牛錄。  

  ○戊戌。和碩英親王阿濟格等奏。十二月初三日、大同總督、司道、餉司、知府各官、出城驗草。大同總兵官姜鑲、閉門叛。其收驗糧草之鐘古等、俱被陷。總督奔入陽和臣隨統兵星夜前往。於初四日圍其城請發紅衣炮、以為攻城之用  

  ○庚子。諭姜鑲曰。前因有事北方蒙古、故命英王至大同。與爾等全無干涉。若爾等有罪、安用此詭計為。為天下主、儻舉動如此、其誰信之。此必有奸人煽惑離間爾等。今爾等如悔罪歸誠。仍宥其過愆照舊恩養。  

  ○辛丑。攝政王獵至岔道復遣梅勒章京阿喇善、侍郎噶達渾、率八旗官兵。赴和碩英親王阿濟格軍前、協同防守。其餘貝子公等、及各官兵悉統以還。  

  ○壬寅。山西巡按劉漪、疏舉節婦。屯留縣生韓養蒙妻崔氏、年二十一、夫亡。不飲食者五日。投繯數次。翁姑慰解之。乃止。踰三月、遺腹生子。家貧紡績養舅姑。撫其子成人。苦節四十餘年。太平縣民薛賓妻馮氏、年二十七、夫亡。遺孤才月余繼姑百計迫嫁堅執不從。孝養愈謹及孤殤有勢家欲娶之。氏剔目以拒。守節四十五年。烈婦。曲沃縣民吳中豸妻衛氏、遇賊執中豸索財。烙刃交加。氏憑樓大罵。賊怒。舉火焚樓。氏墮樓、腰折而殞。賊感動、釋其夫。孝子。臨汾縣舉人王永命、早喪父。居喪盡禮。後喪母。廬墓十年。請照例旌表。章下所司。  

  ○癸卯。免大同蝗災本年分額賦。  

  ○丙午。和碩英親王阿濟格奏報我軍已圍大同。而蒙古之警適至。若遂徹軍親往則攻圍大同無兵。且恐蒙古遁回、追逐又復不及。必待至我邊界、方可追巢□刀。臣等與諸王大臣會議。欲分兵一半馳赴隨又二次遣人偵探實信。因叛者不止大同其附近十一城皆叛故必待實信、方敢啟行也。  

  ○降補河南睢陳道副使李芳薀為湖廣布政使司參議分守下湖南道  

  ○蘇松巡按梁應龍疏舉節婦長洲縣民榮大章妻杜氏、年二十六夫故家貧針紉自贍教子成立苦節五十年武進縣民劉士璋妻榮氏、年二十一喪夫。孝事舅姑慈撫孤子守節五十三年江陰縣生員袁永康繼妻顧氏、年十七、夫亡。毀容矢守澹泊自甘。撫前妻子、不異所生。苦節四十九年。孝子。吳縣民李大忠、早喪父。事母邵氏至孝。母病、禱神割股和藥以進母隨愈。丹陽縣民朱日望、家貧、奉養無缺。母病、衣不解帶。居父喪哀毀骨立請照例旌表。章下所司。  

  ○丁未。升太常寺卿馮傑、為大理寺卿通政使司右參議黃熙允、為左參議。太僕寺寺丞薛所蘊、為通政使司右參議。光祿寺寺丞李士焜、為本寺少卿。  

  ○贈殉難江南英山縣知縣史良植、為本省按察使司僉事。蔭一子入監讀書  

  ○命固山額真巴顏等率官兵載紅衣炮、赴和碩英親王軍前、同討姜鑲。  

  ○戊申。科爾沁國貝勒張繼倫等、遣使進貢野豬、山鹿、宴賚如例。  

  ○己酉。升國子監祭酒胡統虞、為內翰林秘書院學士。司業劉肇國、為內翰林國史院學士。檢討成克鞏、為內翰林秘書院侍讀學士。張端為內翰林秘書院侍講學士。白允謙、為內翰林弘文院侍讀。呂崇烈、為內翰林秘書院侍讀。  

  ○庚戌。直隸巡按鄧孕槐、疏舉孝子獲鹿縣民劉粟、性至孝。家貧、負米養親父母有疾衣不解帶及母故、事繼母梁氏如生母。節婦晉州民姚光允妻張氏、年十九、夫故。事姑撫子。守節五十四年。獲鹿縣民解三讓妻任氏年二十二、夫故。絕粒三日。死而復珣。姑奪其志氏矢死不從。持刀自剌。鄰人救免。乃食貧自甘。守節五十年。沙河縣生員李拔秀妻楊氏、年二十三、夫故。苦節自甘。紡績度日。四十六年。志不少移。廣宗縣民張紹孔妻傅氏、年二十一、夫故欲自縊以殉。親鄰苦勸方已。守節四十六年。永年縣民張守儒妻劉氏、年二十一。夫亡、家貧、紡績自給。苦節五十二年廣平縣民焦儲秀妻唐氏、年二十一夫故。誓以死殉其姑以撫孤為重勸之。勉從姑言。翁姑繼歿、祭葬如禮。守節五十二年開州民魯濟妻劉氏、年二十三夫故。撫孤苦守。依夫兄而居。子亡、有遺孫氏又撫養成立。夫兄無子、病歿氏為營葬。守節四十三年大名縣民許士秀妻劉氏、年二十四、夫亡。氏矢死以殉姑以已老孫幼、苦勸方從縫紝度口。遭荒□山戊不□、得米數合、為粥奉姑。氏與子以米汁和樹葉自飲。子殤、姑病歿、氏鬻居以殯。守節四十一年。請照例旌表。章下所司。  

  ○賜南贛巡撫劉武元、總兵官胡有升、貂帽、貂袍、貂褂、鞾、玲瓏帶、玲瓏刀、玲瓏甲冑、玲瓏鞍馬、各一。巡道張鳳儀、副將參將游擊高進庫、楊遇明、劉伯祿、楊繼賈熊牛希才、栗養志、鮑虎、馬正龍先啟玉孔國治、賀國賢、馬可任、張自臣、喬吉順、各蟒袍一襲。以敗賊全城有功也。  

  ○辛亥。南贛巡撫劉武元疏報。副將劉伯祿等攻破魚骨等寨。擒斬偽軍門劉志諭、並偽副將參將游擊等、二十餘名。參將栗養志等、攻破蓮花等寨。俘其偽滋陽王妃孔氏並擒斬偽都督葉南芝等。游擊鮑虎等、又大敗賊兵於土橋。擒斬偽軍門劉飛等、殺獲甚眾疏入下所司查敘。  

  ○壬子。順天府進春。  

  ○江南江西河南總督馬國柱奏報。副將楊捷等恢復都昌縣城。生獲賊渠偽兵部尚書余應桂命斬之。  

  ○癸丑。贈故學士陳具慶、為禮部右侍郎。蔭一子入監讀書。  

  ○以禮部郎中樊纘、為江西按察使司僉事提調學政。  

  ○甲寅。大學士宋權、請終母制。得上□日、內院機務繁重。著照舊入直。私居持服。以全忠孝。  

  ○乙卯。諭內三院。前戶部奏在外大小、文武各衙門、額設公費等項、冗濫累民。酌議裁減。已經允行。今思各衙門公費款項裁減、未免用度不足。反致害民。著戶部另為酌議速奏。爾衙門即傳諭行。  

  ○遣梅勒章京俄羅塞臣等、統領八旗官兵。赴和碩英親王軍前、協巢□刀叛賊姜鑲。  

  ○遣河南道監察御史王應元、巡按山東。山西道監察御史陳棐、巡按湖北。山東道監察御史上官鉝、巡按湖南。  

  ○革宣大總督耿焞職。下法司議罪。以姜鑲叛故也。  

  ○以破李成棟功加南贛總兵官都督同知胡有升、為左都督。副將劉伯祿、為都督僉事。參將董大用、賈熊、為副將。署參將楊遇明署游擊鮑虎孔國治、為參將署副將先啟玉楊繼為都司。  

  ○丁巳。以山東沂州總兵官佟養量、為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總督宣大山西等處軍務。  

  ○諭內三院。大同總兵姜鑲、因己身有罪、遂布訛言。煽惑作亂。貽害地方。此姜鑲之罪與官吏兵民人等無干。何可株連無辜。朕不慮難殺姜鑲、但憂民遭陷溺。當流賊作亂之時、荼毒已極。朕巢□刀平流賊、斯民甫有生機。正冀安居樂業。今又遭姜鑲叛亂擾害。誘陷良善兵民其罪甚大。茲已命英王率領諸王公將士往圍大同。料姜鑲一人亦何能為。若姜鑲一人不能巢□刀滅何能平定天下。官吏兵民人等、不可輕聽姜鑲煽惑自陷罪戾。著兵部傳諭各處將領、如有被惑之人、悔罪投誠者概從赦宥。准復舊業。執迷不順者、方行誅戮。慎勿波累良善。被難之民如違此上

  □日、定治重罪。仍刊刻告示、遍掛山西地方、曉諭通知。  

  ○戊午。□山戊不□暮。享太廟。遣輔國公巴布泰行禮。遣官祭福陵昭陵。  

  ○祭太□山戊不□月將之神。  

  ○以江西九江總兵官剛阿泰為都督僉事、充鎮守大同總兵官。淮安副將張大治為都督僉事充鎮守山東沂州總兵官。  

  ○是□山戊不□、行鹽三百七十八萬九千七百六十一引。徵課銀、一百八十五萬四百六十兩有奇鑄錢、十四萬四千九百四十九萬四千二百有奇。  

  世祖實錄卷之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