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郡國利病書 (四部叢刊本)/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冊次 天下郡國利病書 序
清 顧炎武 撰 清 錢邦彥 撰坿錄 崑山圖書館藏稿本

亭林先生博學通儒𠩄譔述行世者皆

有闗扵世道風俗非僅以該洽見長唯天

下郡國利病書未有栞本外間傳寫以

意分析失其元第然猶𤤽為枕中之祕頃

蕘圃孝購淂傳是樓舊蔵本卅四冊

識是先生手蹟蠅頭小楷宻比行間想

見昔賢用心専勤不肎假手鈔胥能

卓然成一家言也蕘圃其善蔵之壬子

十月卄四日竹汀居士錢大昕題

  乙卯舂再閲扵讀未見書齊其中仍不

  士目鈔胥手者而朱筆校改皆先生手㝎

  予向𠩄題識未免觕之題年月以自

  又記

崑山顧亭林先生著作富矣予𠩄見栞本惟左傳杜

解補正九經誤字石經考金石文字記音學五書呉

才老韻補正日知錄譎觚十事昌平山水記山東考

古錄京東考古錄救文格論雜著詩集文集數

餘種而已其𫝊冩行世者自天下郡國利病書外不

多見間讀其文集有天下郡國利病書序肈域志

序竊疑兩書何以一存一佚書之𩔰晦殆有幸有不

幸耶乾隆己酉九秋友人張秋塘以天下郡國利病書原

稿示余共三十四冊蠅頭小楷密綴行間楮墨具有古氣秋

塘謂余曰此亭林眞蹟也盍寳之餘畱閲一夕至山東省

見卷首部頁不全書中文義亦有殘闕遂掩卷就寢

而罷眀晨秋塘索書甚急因還之然余猶不忍舎

書也往晤秋塘秋塘備述是書原委雲是𫝊是樓舊

物而徐後㱕諸顧顧後帰諸王此書廼淂自王蓮涇家

蓋蓮涇素藏書而健菴係亭林之甥其為原稿無疑即

有殘闕安知非即亭林序中𠩄雲亂後多有散佚者乎

重詢是書已歸蔣春皋䖏余方悔前此之不即㱕之也

閲歳至壬子春有五桺居書友攜是書耒余且驚且喜

叩其故知以古帖従春皋易淂方悟人各有𠩄好春皋

𠩄好在古帖而是書不甚惜予𠩄好在古書而行書淂

復來遂以白鏹數十金易之是書本數與蘇州府志藝

文門𠩄引子衍生曰今傳冩本三十四冊之說相合每本旁有

小數自一至三十四惟缺第十四本茲之強分十五為十四

者定係後人偽作每本部頁標某省或某府字樣

序次先後起自北直⿱⺾⿰𩵋禾松常鎮江寕廬州安慶鳳

寧徽淮徐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河南山東山西陜西四川浙江江西湖廣

福建廣東廣西雲南貴州交趾西南夷九𫟪四夷而

止他省不分府南直獨分者蓋亭林籍𨽻南直紀載

加詳與省府有下中下之別𢙢卷帙繁重故分之也每

本有備錄字姑猶未淂其解覆案肈域志序有

雲本行不盡則注之旁旁又不盡則別為一集曰備

錄則此書與肈域志相出入亦未可知否則如利

病書序𠩄雲有淂即錄共成四十餘帙一為輿地

之記一為利病之書兩書本合而存之與至扵府志

載是書為一百卷而外間傳冩本又強分一百二十

卷今𮗚原稿竝無卷次則分卷之說俱不𠯁信且各

省先後傳冩本不𣸪如原稿次第故取對多𠩄不

同即𠩄缺之第十四本或居十三本河南省之後而

𠩄缺在河南或居十五本山東省之前而𠩄缺在

山東皆不淂而知之也今十五本從新店淺云云起

決非完書取傳寫本相對山東省有起妻數頁河南

省亦扵起䖏多兩頁余為錄入非敢偽為也亦𥙷其所

當補耳他若每本部頁𢘤仍其舊至某省某府以

及備錄二字某為亭林手書與否任人以字蹟辨之

可也本數多寡已分三十四為六十有原稿部頁別之

仍可弗亂噫古來地理書何限地理書之不全而

仍寳扵世者又何限後魏𮠑道元之水經注唐李

吉甫之元和郡縣志宋樂史之太平寰宇記王存之

元豐九域志元岳璘𠩄修之一統志皆是也何嘗必

求其全也㦲向使如外間傳寫之本強分卷數以託扵全

幾如無縫天衣已失廬山面目殊不思亭林自序中原

以為初稿未即成完書也烏乎可余今淂是書以還

亭林之舊𮗚以正俗本之訛謬余有之抑豈惟余之

幸邪敢不寳而蔵之以俟後之能讀是書能用是

書者

乾隆歳在元黓困敦陽月上弦前一日聽松軒主人書

崇禎已𫑗秋闈𬒳擯退而讀書感四國之多虞恥

經生之寡術於是歷覧二十一史以及天下郡縣

志書一代名公文集間及章奏文冊之𩔖有得即

錄共成四十餘帙一爲輿地之記一為利病之書

比遭兵火多有散佚亦或增𥙷而其書本不曾先

定義例又多往代之言地勢民風與今不合年老

善忘不能一一刋正姑以初藳存之篋中以待後

之君子斟酌去取雲爾

    壬寅七月望日亭林山人書

晉書裴秀傳秀為司空以職在地官以禹貢山川

地名從來乆逺多有變易後世說者或強牽引

漸以昧於是甄擿舊文疑者則闕之古有名而

今無者皆隨事注列作禹貢地域圖十八篇奏

之藏扵祕府其序曰圖書之設由來尚矣自古立

象垂制而賴其用三代置其官國史掌厥職暨

漢屠咸陽丞相蕭何盡𭣣秦之嗗藉今祕書既

無古之地圖又無蕭何所得唯有漢氏輿地及括

地諸雜圖各不設分率又不考正準望亦不備載

名山大川雖有麤形皆不精審不可依據或荒

外迓誕之言不合事實於義無取大𣈆龍興混一

六合以清宇宙始扵庸蜀𭰹入其岨文皇帝乃命

有司撰訪吳蜀地圖蜀土既定六軍所經地域遠

近山川險易征路迂直校驗圖記罔或有差今上考

禹貢山海川流原隰陂澤古之九州及今之十六州郡

國縣邑疆界鄕陬及古國盟㑹舊名水陸徑路

為地圖十八篇制圖之體有六焉一曰分率所以辨

廣輪之度也二曰準望所以正彼此之體也三曰道

里𠩄以定所由之數也四曰高下五曰方邪六曰迂直

此三者各因地而制宜所以校夷險之異也有圖象

而無分率則無以審逺近之差有分率而無準望

雖得之扵一隅必失之扵他方有準望而無道里則

施於山海絶隔之地不能以相通有道里而無高下

方邪迂直之校則徑路之數必與遠近之實相違

失凖望之正矣故以此六者參而攷之然遠近之實

定扵分率彼此之實定扵道里度數之實定扵

去下方邪迂直之筭故雖有峻山鉅海之隔絶域殊

方之迴登降詭曲之因皆可得舉而定者準望之

法改正則曲直遠近無所𨼆其形也周禮大司馬正義有

三若據鳥飛直路則周之九服亦止五千若隨山川屈曲則禹貢亦萬里

   元忠傳有左史𥂕厔人江融撰九州設險

圖備載古今用兵成敗之事

    元十七年十月辛未宰相賈耽上海內莘夷圖及古今

郡國縣道四夷𫐠四十卷

    耽嗜觀書老益勤尤悉地理凡四夷之使與

使四夷還者見之必從詢索風俗故天下地土區産山

   究知之方吐蕃盛強盜有隴西異時州縣遠

近有司不復傳耽乃繪布隴右山南九州河所經受

    洮湟甘涼屯鎮額籍道里廣狹山險水原

為別錄六篇河西戎錄四篇上之詔賜幣馬珍器又

   夷廣三丈從三丈三尺以寸為百里並撰古

今郡國縣道四夷述其中國本之禹貢外夷本班固

  古郡國題以墨今州縣以朱刋落䟽舛多所𨤲

正帝善之賜予加等或指圖問其邦人鹹得其真又

  元十道錄以貞觀分天下𨽻十道在景靈為

按察開元為採訪廢置升降備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