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二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三百二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二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二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二十六

 兵部五十七

  擒𫉬下    虜掠

     擒𫉬下

晉書載記曰劉曜光祿大夫遊子逺與氐羗伊餘戰伊餘

有驕色子逺候其無備夜誓衆蓐食晨大風震霧子逺曰

天賛我也躬先士卒掃壁而出遲明覆之生擒伊餘悉俘

其衆

二石僞事曰劉曜躬領將士二十七萬衆大舉征勒勒飬

子生爲衛將軍領三千人鎭洛金墉城曜攻生城不能下

不覺勒軍卒至天曉曜軍當攻金城勒軍入正與曜軍相

遇即交戰曜軍大破登時生擒曜身

三十六國春秋曰丁亥中軍劉𥙿悉衆攻燕衆咸諌曰今

徃亡日兵家所忌𥙿曰我徃𬒳亡吉孰大焉乃命悉登遂

尅之燕王慕容超走追獲焉𥙿責之不降之罪超神色自

(⿱艹石)無餘言唯以母託劉敬宣而巳蕭方等曰羙哉其言也

以言必已親終不忘孝可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信乎

三國典略曰侯景晝息夜行追軍漸逼使謂慕容紹宗曰

(⿱艹石)𬒳擒公復何所用紹宗乃緩之

又曰北齊平任城王湝據兾州與廣寜王孝珩召募得

四萬餘人以拒我軍齊王憲率衆討之仍令太上主手書

與湝曰朝廷遇緯甚厚諸王無恙叔(⿱艹石)釋甲則無所憂湝

不納及大開賞募多出金帛沙門求爲戰者亦數千人候

𮪍執湝間諜二人以白於憲乃集齊之舊將遍示之曰吾

所爭者大不在汝等今放還可即充我使乃與湝書曰一

木不維大廈三諌可以逃身微子去啇侯服周代項伯背

楚賜姓漢朝兵交命使古今通典不俟終日所望知機湝

得書沉之於井憲至信都湝陣於城南憲登張耳冢以望

之俄而湝領軍尉相願遂以衆降湝大怒殺其妻子明曰

復戰憲遂破之俘斬三萬人湝𬒳擒見憲不拜呼之爲弟

北史曰後魏元遙遷左光祿大夫仍領護軍時兾州沙門

法慶旣爲妖幻遂說㴾海人李歸伯合家從之歸伯招率

郷人推法慶爲王法慶以歸伯爲十住菩薩平魔軍司定漢

王自號大乗殺一人者爲一住菩薩殺十人者爲十住菩

薩又合狂藥令人服之父子兄弟不相知識唯以殺害爲

事於是聚衆殺阜城令破渤海郡殺害吏人刺史蕭寳京

遣兼長史崔伯驎討之敗於煑𬃷城伯驎戰沒㐫衆遂盛

所在屠滅寺舎斬戮尼僧樊燒經像雲新佛出丗除去衆

魔詔以遙爲使持節督北征諸軍事率歩𮪍十萬以討之

法慶相率攻遙遙並擊破之遙遣輔國將軍張虬等擒法

慶並尼惠暉等斬之傳首京師後擒歸伯戮於都市

後周書曰裴寛與東魏將彭樂恂戰於新城因傷𬒳擒至

河隂見齊文襄寛舉止詳於占對文襄甚賞異之謂寛司

卿三河冠蓋材識如此我必使卿富貴𨵿中貧狹何足可

依勿懷異圖也因解鎻付館厚加其禮寛乃裁所臥氊夜

縱縋而出因得遁還見於太祖太祖頋謂諸公曰𬒳堅執

銳或有其人疾風勁草歳寒方驗裴寛爲髙澄如此厚遇

乃能冒死歸我雖古之竹帛所載何以加之

又曰太祖時梁元帝遣使請舊圖以定疆界又連結於齊

言辭悖慢太祖曰古人有言天之所棄誰能興之其蕭繹

之謂乎冬十月壬戍遣柱國于謹中山公護大將軍楊忠

韋孝寛等歩𮪍五萬討之十一月癸未師濟於漢中公護

與楊忠率銳𮪍先屯其城下據江津以備其逸甲申謹至

江陵列營圍守辛亥進攻城其日克之擒梁元帝殺之並

虜其百官及士民以歸沒爲奴婢者十餘萬其免者二百

冢立蕭𧦴爲梁主居江陵爲魏附庸

又曰侯莫陳崇隨賀拔岳征討以功除建威將軍從岳入

𨵿破萬俟醜奴崇與輕𮪍逐北至涇長坈及之賊未成列

崇單𮪍入賊中於馬上生擒醜奴於是大呼衆悉披靡莫

敢當之後𮪍集遂破之岳以醜奴所乗馬及寳劒金帶賞

又曰李廣㑹稽人早事𧦴以敢勇聞汑口之役先𧦴力戰

及華皎軍敗爲呉明徹所擒將降之廣辭色不屈遂𬒳

又曰柳檜除魏興華陽二郡守安康人黃衆寳謀反連結

黨與將圍州城乃相謂曰常聞柳君勇悍其鋒不可當今

旣在外方爲吾徒膓心之病也不如先擊之遂圍檜郡郡

城卑下士衆寡弱人無守御之備連戰積十餘日士卒僅

有存者於是力屈城䧟身𬒳十數瘡遂爲賊所獲旣而衆

寳等進圍東梁州乃縛檜置城下欲令誘說城中檜乃大

呼曰群賊烏合糧食巳罄行即退散各冝勉之衆寳大怒

乃臨檜以兵曰速更汝辭不尓便就戮矣檜守節不變遂

害之棄屍水中人皆爲之流涕

隋書曰漢王諒之作亂也煬帝將發幽州兵以討之時竇

杭爲幽州惣管帝恐其有貳心問可任者於楊素素進李

子雄授上大將軍拜廣州刺史馳至幽州止傳舎召募得

千餘人杭恃素貴不時相見子雄遣人諭之後二日抗從


鐵𮪍二千來詣子雄所子雄伏甲請與相見因擒抗遂發

幽州兵歩𮪍三萬自陘以討諒時諒遣大將軍劉建略地

燕趙正攻井陘相遇於抱犢山下力戰破之遷幽州惣管

又曰獨孤揩字脩則不知何許人也夲姓李氏父屯從齊

神武帝與周師戰於沙苑齊師敗績因爲柱國獨孤信所

擒配爲士伍給使信家漸得親近因賜姓獨孤氏揩少謹

厚便弄馬槊爲宇文護執刀累轉車𮪍將軍其後數從征

伐賜爵廣阿縣公邑千戸

唐書曰長平王叔良遣驃𮪍劉感擊薛仁果卻爲所敗感

歿於賊感不知何許人初以夲官鎭涇州爲仁果所圍感

拒戰乆之城中糧盡無可食感殺馬以分士卒感一無所

噉唯煑馬骨取汁和木屑而自食之城垂䧟者數矣㑹長

平王叔良援兵至仁果解去感與叔良復出戰因爲賊所

又曰王行敏鎭潞州劉黒闥來攻行敏自歷亭出兵拒戰

擊賊破之旣而憇於野不設備賊知而掩之左右皆遁因

爲黒闥所擒竟不拜黒闥怒斬之臨死西向而言曰行敏

大唐忠臣也願陛下知之髙祖聞而痛惜焉

又曰劉丗讓檢校并州惣管時突厥可汗遣俱儉特勤以

所部千人居我并州甚爲民患前惣管李仲文不能制丗

讓到官以計擒之馳使以聞髙祖大恱嘉歎乆之

又曰姜寳𧨏武德初拜武衛大將軍㝷爲井龯將軍劉武

周將黃子英住來崔䑕谷髙祖令寳𧨏擊之子英數以輕

兵挑戰寳𧨏兵𦆵接子英輕遁如此者再三寳𧨏悉衆以

逐之伏兵發軍遂大敗寳𧨏爲賊所擒後得逃歸至是與

斐寂拒宋金對戰始合寂棄軍而走兵遂大潰寳𧨏復爲

賊所擒髙祖𥘉聞其沒也泣曰寳𧨏烈士必不生降賜其

家物千叚米三百石寳𧨏後謀背賊事洩遇害臨死西向大

言曰臣無狀負陛下𬒳屠潰是所甘心但敗軍䘮師九泉

所恨及賊退髙祖遣使迎其柩謚曰剛

又曰𢘆州節度李寳臣使人謂朱滔曰吾聞未公皃如神

安得而識之願因繢事以觀可乎滔乃圖其形以示之錦

衣金鈎甚偉寳臣懸於射堂命諸將熟視之曰朱公信神

人也他日滔出獵寳臣宻選精卒劫之戒其將曰取彼貌

如射堂所懸者是時二軍方共事不相虞而卒變𭧂至滔

駭然與戰於瓦橋適衣他服以不識免

又曰蔡州賊將呉秀琳以文城柵兵三千降李愬愬從秀

琳於新興柵遂以琳之衆攻呉房夏四月庚寅朔辛夘李愬

奏師至嵖岈山擒賊將柳丗於李湊等二人李光顔敗元

濟之衆三萬於郾城其將張伯良奔於蔡州殺其卒十二

三𫉬馬千餘疋器甲三萬其甲上悉𦘕作雷公符北斗星

文又雲速破城北軍急急如律令

周史曰皇甫暉正陽敗入保滁州太祖皇帝麾兵渉水踰

城而入盡戮其黨生擒暉及其僞命都監姚鳯等送於行

在丗宗召見之暉曰臣力備矣欲暫坐及坐又曰臣欲暫

臥不俟命而臥神色自(⿱艹石)丗宗亦復容之乃言曰臣非不

盡忠於本國實以甲兵勇怯不敵臣早事晉朝累將兵與

契丹相持未如大朝此日甲馬之盛昨者退守滁州不謂

天兵便能踰城攻取如履平地臣力所不加故就擒耳因

盛稱太祖之武勇丗宗命釋之賜衣服帶鞍馬後數日暉

以金瘡㝷卒於洛陽暉本驍將唐莊宗之基業因暉而敗

焉故暉有名於天下

     虜掠

左傳曰鄭𥙊足帥師取溫之麥秋又取成周之禾

後漢書曰馮異謂苗萌曰今諸將皆壯士屈起多𭧂橫獨

有劉將軍所到不虜掠觀其言語舉止非庸人也可以歸

身苗萌曰死生同命敬從子計

又曰郅惲至廬江因遇積弩將軍𫝊俊東徇楊州俊素聞

惲名乃禮請上之上爲將兵長史授以軍政惲乃誓衆曰

無掩人不備窮人於厄不得斷人支體祼人形骸放滛

女俊軍士猶發冢陳戶掠奪百姓惲諌俊曰昔文王不忍

露白骨武王不以天下易一人之命呂氏春秋曰武王伐紂至鮪水紂使膠鬲

候周問武王曰何日至武王曰將以甲子日至膠鬲行天大雨曰夜不休武王疾行不輟軍吏諌之武王曰吾疾行

以救膠鬲之死也故能獲天地之應尅啇如林之旅天地之應謂夜雨止畢陳

白魚入舟之𩔖尅勝也啇殷號也於旅衆也如林言衆多尚書曰武王伐紂紨率其旅(⿱艹石)林㑹於牧野將軍

如何不師法文王而犯逆天地之禁多傷人害物虐及枯

屍取罪神明今不謝天改政無以全命願將軍親率士卒

収傷葬死哭所殘𭧂以明非將軍本意也從之百姓恱服

所向皆下

𣈆書曰官人孟玖弟超並爲成都王頴所嬖寵超領萬人

爲小都督未戰縱兵大掠陸機録其主者超將鐵𮪍百餘

人直入機麾下奪之頋謂機曰貉奴能作督不機司馬孫

極勸機殺之機不能用超宣言於衆曰陸機將反

又曰惠帝末妖賊劉栢根起於東萊王彌率家僮從之栢

根死亡入長廣山爲群盜彌多權略凡有所掠必預圗成

敗舉無遺䇿弓馬迅捷膂力過人青土號爲飛豹

十六國春秋曰南涼禿髮傉檀伐北涼沮渠𮐃遜於姑臧

至畨禾苕藋苕徙聊切藋徒弔切掠五千餘戶其將窟古進曰陛下

轉戰千里前無完陣徙戶資財盈溢衢路冝倍道遊師早

度峻嶮𮐃遊善於用兵士衆習戰(⿱艹石)輕軍卒至出吾不慮

大敵外逼徙戶內攻危道也衛尉伊力延曰我軍勢方盛

將士勇氣自倍彼徒我𮪍勢不相及(⿱艹石)倍道遊師必捐 --捐棄

資財示人以弱非計也俄而昬霧風雨𮐃遊軍大至傉檀

大敗而還

三國典略曰齊主以契丹犯塞親征至於平州取其西道

直指長漸司徒潘相樂率精𮪍五千自東道趣青山向白

狼城安德王韓䡄率精𮪍四千斷其走路追奔至於遼水

齊主露髮𥘵身晝夜不息行千餘里唯食SKchar飲水壯氣彌

厲親踰山嶺爲士卒先指揮𡚒擊大破之虜獲十萬餘口

後魏書曰濟隂王新城頗有武略庫莫奚侵擾詔新城率

衆討之新城乃多爲毒酒賊漸逼便棄營而去賊至喜而

競飲聊無所備遂簡輕𮪍因醉縱擊俘馘甚多

又曰天水梁㑹守東城謀欲逃遁先是封勑文掘重塹於

東城之外斷賊走路夜中㑹乃陣飛梯騰塹而走勑文先

嚴兵於塹外拒𨶜從夜至旦勑文謀於衆曰困獸猶𨶜而

況於人賊衆知無生路人自致死必傷士衆未易可平(⿱艹石)

開其生路賊必上下離心尅之易矣衆咸以爲然勑文以

白虎幡宣告賊衆曰(⿱艹石)能歸降原其生命應時降者六百

餘人㑹知人心沮壞於是分遁勑文縱𮪍騰躡死者太半

俘獲四千五百餘口

後周書曰賀㧞岳副尓朱天光討萬侯醜奴時醜奴自率

大衆圍歧州遣行臺尉遟菩薩等向武功南渡渭水天光

望岳率𮪍赴之岳身先率擊之退走岳號令部賊下馬者

皆不聽殺賊頋見之便悉投馬俄而虜獲三千餘人人馬

無遺遂擒菩薩降卒萬餘並収其輜重醜奴棄歧州走安

定平亭

隋書曰南寜夷㸑翫來降拜昆州刺史旣而復叛遂以史

萬歳爲行軍惣管率衆擊之入自蜻川經弄㨂次

小勃弄大勃弄至於南中賊前猿屯據要害萬歳皆擊破

之行數百里見諸葛亮紀功碑銘其皆曰萬歳之後勝我

者過此萬歳令左右倒其碑而進渡西二河入渠濫川行


千餘里破其三十餘部虜獲男女二萬餘口諸夷大懼遣

使請降獻明珠徑寸於是勒羙隨德萬歳遣使馳奏請將

翫入朝詔許之

又曰逹奚長儒與鳥九𮜿圍陳將呉明徹於呂梁陳遣驍

將劉景率勁勇七千來爲聲援𮜿令長儒逆拒之長儒於

是取車輪數百擊以大石沉之清水連轂相次以待景軍

至舡艦礙輪不得進長儒乃縱竒兵水陸俱發大取之俘

數千人

又曰周法尚初仕陳背陳歸周陳將樊猛濟江討之法尚

遣部曲督韓㓪詐爲背已奔於陳僞告猛曰法尚部兵不

願降人皆𥨸議盡欲叛還(⿱艹石)得來軍必無𨶜者自當於陣

倒戈耳猛以爲然引師急進法尚乃佯爲畏懼自保於江

曲猛陳兵挑戰法尚先伏輕舸於浦中又伏精銳於古村

之北自張旗幟迎流拒之戰數合僞退登岸投古村猛捨

舟逐之法尚又疾走行數里與村北軍合復前擊猛猛退

走舡旣而浦中伏舸取其舟擑建周旗幟猛於是大敗僅

以身免虜八千人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