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和晦日幸昆明池應制 (宋之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奉和晦日幸昆明池應制
作者:宋之問 唐
全唐詩·卷053

春豫靈池會,滄波帳殿開。舟淩石鯨度,槎拂鬥牛回。
節晦蓂全落,春遲柳暗催。象溟看浴景,燒劫辨沈灰。
鎬飲周文樂,汾歌漢武才。不愁明月盡,自有夜珠來[1]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
  1. 《紀事》云:「中宗正月晦日,幸昆明池賦詩。羣臣應制百餘篇,帳殿前結綵樓,命上官昭容選一首爲新翻御製曲,從臣悉集其下。須臾,紙落如飛,唯沈宋二詩不下。又移時,一紙飛墜,乃沈詩也。及聞其評曰:『二詩工力悉敵,沈詩落句云:微臣雕朽質,羞覩豫章材,蓋詞氣已竭;宋詩云:不愁明月盡,自有夜珠來,猶陡健鶱舉。』沈乃伏,不敢復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