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四家詞選目錄序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宋四家詞選目錄序論
作者:周濟 清
1832年

序曰:   

  清真,集大成者也。稼軒斂雄心,抗高調,變溫婉,成悲涼。碧山饜心切理,言近指遠,聲容調度,一一可循。夢窗奇思壯采,騰天潛淵,返南宋之清泚,為北宋之穠摯。是為四家,領袖一代。餘子犖犖,以方附庸。夫詞,非寄託不入,專寄託不出,一物一事,引而伸之,觸類多通,驅心若遊絲之罥飛英,含毫如郢斤之斫蠅翼,以無厚入有間,既習已,意感偶生,假類畢達,閱載千百,謦欬弗達,斯入矣。賦情獨深,逐境必寤,醞釀日久,冥發妄中,雖鋪敘平淡,摹繢淺近,而萬感橫集,五中無主,讀其篇者,臨淵窺魚,意為魴鯉,中宵驚電,罔識東西,赤子隨母笑啼,鄉人緣劇喜怒,抑可謂能出矣。問塗碧山,歷夢窗、稼軒以還清真之渾化。余所望於世之為詞人者,蓋如此。

論曰:   

  清真渾厚,正於鈎勒處見。他人一鈎勒便刻削,清正愈鈎勒,愈渾厚。

  耆卿鎔情入景,故淡遠。方回鎔景入情,故穠麗。

  少游最和婉醇正,稍遜清真者辣耳。少游意在含蓄,如花初胎,故少重筆。然清真沈痛至極,仍能含蓄。

  子野清出處、生脆處,味極雋永,只是偏才,無大起落。

  晏氏父子,仍步溫、韋;小晏精力尤勝。

  西麓宗少游,徑平思鈍,鄉愿之亂德也。

  蘇、辛並稱。東坡天趣獨到處,殆成絕詣,而苦不經意,完璧甚少。稼軒則沈著痛快,有轍可循,南宋諸公,無不傳其衣缽,固未可同年而語也。稼軒由北開南;夢窗由南追北:是詞家轉境。

  韓、范諸巨公,偶一染翰,意盛足舉其文,雖足樹幟,故非專家;若歐公則當行矣。

  白石脫胎稼軒,變雄健為清剛,變馳驟為疏宕:蓋二公皆極熱中,故氣味吻合。辛寬姜窄:寬,故容穢;窄,故斗硬。

  白石號為宗工,然亦有俗濫處、〔《揚州慢》:准左名都,竹西佳處。〕寒酸處、〔《法曲獻仙音》:象筆鸞箋,甚而今不道秀句。〕補湊處、〔《齊天樂》:邠詩溫與,笑蘺落呼燈,世間兒女。〕敷衍處、〔《淒涼犯》追念西湖上半闋。〕支處、〔《湘月》:舊家樂事誰省。〕復處,《一萼紅》:翠藤共,閒穿徑竹,記曾共西樓雅集。〕不可不知。

  白石小序甚可觀,苦與詞復。若序其緣起,不犯詞境,斯為兩美已。

  竹山有俗骨,然思力沈透處,可以起懦。碧山胸次恬淡,故黍離、麥秀之感,只以唱嘆出之,無劍拔弩張習氣。

  詠物最爭托意隸事處,以意貫串,渾化無痕,碧山勝場也。

  詞以思、筆為入門階陛,碧山思、筆,可謂雙絕。幽折處,大勝白石,惟圭角太分明,反覆讀之,有水清無魚之恨。

  梅溪才思,可匹竹山。竹山粗俗,梅溪纖巧。粗俗之病易見;纖巧之習難除,穎悟子第,尤易受其薰染。余選梅溪詞,多所割愛,蓋慎之又慎雲。梅溪好用偷字,品格便不高。

  玉田才本不高,專恃磨礱雕琢,裝頭作腳,處處妥當,後人翕然宗之。然如《南浦》之賦春水,《疏影》之賦梅影,逐韻湊成,豪無脈胳,而戶誦不已,真耳食也!其他宅句安章,偶出風致,乍見可喜,深味索然者,悉從沙汰。

  筆以行意也,不行須換筆,換筆不行,便須換意。玉田惟換筆,不換意。

  皋文不取夢窗,是為碧山門逕所限耳。夢窗立意高,取逕遠,皆非餘子所及。惟過嗜餖飣,以此被議。若其虛實併到之作,雖清真不過也。

  竹屋、蒲江並有盛名。蒲江窘促,等諸自鄶;竹屋硜硜,亦凡聲耳。

  草窗鏤冰刻楮,精妙絕倫;但立意不高,取韻不遠,當與玉田抗行,未可方駕王、吳也。

  北宋主樂章,故情景但取當前,無窮高極深之趣。南宋則文人弄筆,彼此爭名,故變化益多,取材益富。然南宋有門逕,有門逕,故似深而轉淺;北宋無門逕,無門逕,故似易而實難。初學琢得五七字成句,便思高揖晏、周,殆不然也,北宋含蓄之妙,逼近溫、韋;非點水成冰時,安能脫口即是?

  周、柳、黃、晁皆喜為曲中俚語,山谷尤甚,此當時之軟平勾領,原非雅音。若托體近俳,而擇言尤雅,是名本色後語,又不可抹煞矣。

  雅俗有辨,生死有辨,真偽有辨,真偽尤難辨。稼軒豪邁是真,竹山便偽;碧山恬退是真,姜、張皆偽。味在酸咸之外,未易為淺嘗人道也。

  詞筆不外順、逆、反、正,尤妙在復、在脫。復處無垂不縮,故脫處如望海山,三山妙發。溫、韋、晏、周、歐、柳,推演盡致;南渡諸公,罕復從事矣。

  "東""真"韻寬平。"支""先"韻細膩,"魚""歌"韻纏綿,"蕭""尤"韻感慨,各有聲響,莫草草亂用。

  陽聲字多則沈頓,陰聲字多則激昂,重陽間一陰,則柔而不靡,重陰間一陽,則高而不危。

  韻上一字最要相發。或竟相貼,相其上下而調之,則鏗鏘諧暢矣。

  紅友極辨"上""去",是已。"上""入"亦宜辨:"入"可代"去","上"不可代"去","入"之作"平"者無論矣。其作"上"者可代"平",作"去"者斷不可以代"平"。"平""去"是兩端:"上"由"平"而之"去","入"由"去"而之"平"。

  "上"聲韻,韻上應用仄字者,"去"為妙。"去""入"韻,則"上"為妙。"平"聲韻,韻上應用仄字者,"去"為妙,"入"次之。疊則聱牙,鄰則無力。

  雙聲疊韻字,要著意布置,有宜雙不宜疊,宜疊不宜雙處。重字則既雙且疊,尤宜斟酌。如李易安之"淒悽慘慘戚戚"三疊韻、六雙聲,是鍛煉出來,非偶然拈得也。

  硬字軟字宜相間,如《水龍吟》等俳句尤重。

  領句單字,一調數用,宜令變化渾成,勿相犯。

  一領四五六字句,上二下三、上三下二句,上三下四、上四下三句,四字平句,五七字渾成句,要合調無痕;重頭疊腳,蜂腰鶴膝,大小韻,詩中所忌,皆宜忌字。

  積字成句,積句成段,最是見筋節處。如《金縷曲》中第四韻,煞上則妙,領下則減色矣。

  吞吐之妙,全在換頭煞尾。古人名換頭為"過變",或藕斷絲連,或異軍突起,皆須令讀者耳目振動,方成佳制。換頭多偷聲,須和婉。和婉則句長節短,可容攢簇。煞尾多減字,須峭勁。峭勁則字過音留,可供搖曳。

  文人卑填詞小道,未有以全力注之者。其實專精一二年,便可卓然成家。若厭難取易,雖畢生馳逐,費煙楮耳!余少嗜此,中更三變,年逾五十,始識康莊。自悼冥行之艱,遂慮問津之誤;不揣挽陋,為察察言。退蘇進辛,糾彈姜、張。剟刺陳、史,芟夷廬、高,皆足駭世。由中之誠,豈不或亮?其或不亮,然余誠矣!

  道光十有二年冬十一月八日止庵周濟記於春水懷人之舍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