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黃縣戲神清源師廟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宜黃縣戲神清源師廟記
作者:湯顯祖 明朝

人生而有情。思歡怒愁,感於幽微,流乎嘯歌,形諸動搖。或一往而盡,或積日而不能休。蓋自鳳凰鳥獸,以至巴渝夷鬼,無不能舞能歌,以靈機自相轉活,而況吾人。奇哉清源師,演古先神聖八能千唱之節,而為此道。初止爨弄參鶻,後稍為末泥三姑旦等雜劇傳奇。長者折至半百,短者才四耳。生天生地,生鬼生神,極人物之萬途,攢古今之千變。一勾欄之上,幾色目之中,無不紓徐煥眩,頓挫徘徊。恍然如見千秋之人,發夢中之事。可以使天下之人無故而喜,無故而悲。或語或嘿,或鼓或疲。或端冕而聽,或側弁而咍。或窺觀而笑,或市湧而排。乃至貴倨弛傲,貧嗇爭施。瞽者欲玩,聾者欲聽,啞者欲歎,跛者欲起。無情者可使有情,無聲者可使有聲。寂可使喧,喧可使寂,饑可使飽,醉可使醒。行可以留,臥可以興。鄙者欲豔,頑者欲靈。可以合君臣之節,可以浹父子之恩,可以增長幼之睦,可以動夫婦之歡,可以發賓友之儀,可以釋怨毒之結,可以已愁憒之疾,可以渾庸鄙之好。然則斯道也,孝子以此事其親,敬長而娛死;仁人以此奉其尊,享帝而事鬼;老者以此終,少者以此長。外戶可以不閉,嗜欲可以少營。人有此聲,家有此道,疫癘不作,天下和平。豈非以人情之大竇,為名教之至樂也哉。
予聞清源,西川灌口神也。為人美好,以遊戲而得道,流此教於人間,迄無祠者。子弟開呵,時一醪之,唱《囉哩嗹》而已。予每以為恨。諸生誦法孔子,所在有祠;佛老氏弟子,各有其祠。清源師號為得道,弟子盈天下,不減二氏,而無祠者,豈非非樂之徒以其為戲相詬病耶?
此道有南北。南則崑山,之次為海鹽,吳浙音也。其體局靜好,以拍為之節。江以西弋陽,其節以鼓,其調喧。至嘉靖而弋陽之調絕,變而為樂平,為徽、青陽。我宜黃譚大司馬綸聞而惡之。自喜得治兵於浙,以浙人歸教其鄉子弟,能為海鹽聲。大司馬死二十餘年矣,食其技者殆千餘人。聚而諗於予曰:“吾屬以此養老長幼長世,而清源祖師無祠,不可。”予問:“倘以大司馬從祀乎?”曰:“不敢。止以田竇二將軍配食也。”予額之,而進諸弟子語之曰:“汝知所以為清源祖師之道乎?一汝神,端而虛。擇良師妙侶,博解其詞,而通領其意。動則觀天地人鬼世器之變,靜則思之。絕父母骨肉之累,忘寢與食。少者守精魂以修容,長者食恬淡以修聲。為旦者常自作女想,為男者常欲如其人。其奏之也,抗之入青雲,抑之如絕絲。圓好如珠環,不竭如清泉。微妙之極,乃至有聞而無聲,目擊而道存。使舞蹈者不知情之所自來,賞歎者不知神之所自止。若觀幻人者之欲殺偃師,而奏《咸池》者之無怠也。若然者,乃可為清源師之弟子,進於道矣。諸生旦其勉之,無令大司馬長歎於夜台曰,奈何我死而此道絕也。”乃為序之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