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傳造成群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宣傳造成群力
作者:孫中山

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三十日


  諸君:


  這次國民黨改組,變更奮鬥的方法,注重宣傳,不注重軍事。今日提出一個問題來:為什麼奮鬥的方法要注重宣傳,不要注重軍事呢?


  大家知道我們革命的方法,自推倒滿清以後,都是注重軍事,以前是注重宣傳。這個原因,是在後來組織軍隊的機會比從前多。說起功效來,是那一樣大呢?自然是宣傳奮鬥的效力大,軍事奮鬥的效力小。譬如就武昌起義說,表面上雖然是軍事奮鬥的成功,但當時在武昌的軍隊是清朝訓練的,不是本黨訓練的,因為沒有起義之先,他們受過了我們的宣傳,明白了我們的主義,才為主義去革命。所以這種成功,完全是由於宣傳奮鬥的成功。假若武昌的軍隊毫沒有受過宣傳,不明白革命的道理,專由本黨另外起一支兵,打那一些清兵,想把他們盡數消滅,他們一定拚命來和我們反抗,那麼,我們的革命恐未必能夠成功。或者我們有了一支兵,對於我們的兵士絕不注重宣傳,兵士絲毫不知為什麼要革命的道理,拿這一種軍隊來和清兵奮鬥,那麼,勝負之數也未可必。至於武昌起義當時能夠達到目的的道理,完全是由於滿清軍隊的自動,一經發起,便馬到成功。那些清兵有自動力的根本原因,全是由於我們宣傳的效果;他們受了宣傳,都贊成我們的主義,所以便不來和我們反抗。像這樣用敵人的軍隊來做我們的事業,所收的效果,該是何等大呢!自清朝推倒了以後,我們便以為軍事得勝,不必注重宣傳,甚至有把宣傳看做是無關緊要的事。所以弄到全國沒有是非,引起軍閥的專橫,這是我們不能不負責任的。現在我們要再圖進步,希望我們的革命主義完全成功,便要恢復武昌起義以前的革命方法,注重宣傳。所以這次改組以後,便要請大家向宣傳一方面去奮鬥。


  我們用已往的歷史來證明,世界上的文明進步,多半是由於宣傳。譬如中國的文化自何而來呢?完全是由於宣傳。大家都知道中國最有名的人是孔子,他周遊列國,是做什麼事呢?是注重當時宣傳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之道。他刪詩書,作《春秋》,是為什麼事呢?是注重後世宣傳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之道。所以傳播到全國,以至於現在,便有文化。今日中國的舊文化,能夠和歐美的新文化並駕齊驅的原因,都是由於孔子在二千多年以前所做的宣傳工夫。再像佛教,自印度流行到亞洲全部,信仰的人數比那一種教都要多些呢,都是由於釋迦牟尼善於宣傳的效果。再像耶穌教,從前自歐洲傳到美洲,近代傳到亞洲,流行於中國,世界上到處都有他們的教堂。這樣普遍的道理,也是由於耶穌教徒善於宣傳。宗教之所以能夠感化人的道理,便是在他們有一種主義,令人信仰。普通人如果信仰了主義,便深入刻骨,便能夠為主義去死。因為這個原因,傳教的人往往為本教奮鬥,犧牲生命亦所不辭。所以宗教的勢力,比政治的勢力還要更大。


  我們國民黨要革命的道理,是要改革中國政治,實行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我們的這種主義,比宗教的主義還要切實。因為宗教的主義,是講將來的事和在世界以外的事;我們的政治主義,是講現在的事和人類有切膚之痛的事。宗教是為將來靈魂謀幸福的,政治是為眼前肉體謀幸福的。說到將來的靈魂,自然是近於空虛;講到眼前的肉體,自然有憑有據。那麼宗教徒宣傳空虛的道理,尚可收到無量的效果;我們政黨宣傳有可憑據的道理,還怕不能成功嗎!


  要政治上切實的道理實行出來,統共有兩種方法:(一)是用武力壓逼群眾,強迫去行--中國古時政治變更大多數都是用這種方法。(二)是靠宣傳,使人心悅誠服,情願奉令去行--這種方法在中國歷史上不多見。中國實行改革政治的人,最大的毛病都是自私自利,許多英雄豪傑都想要做皇帝。從前創成獨裁製,不專用武力的,只有湯武革命。他們始初用七十里和百里的地盤做根本,造成良政府,讓全國人都佩服。所以後來用兵,一經發動,便東面而征西夷怨,南面而征北狄怨,全國人都是很歡迎的,不專用兵力便統一中國。他們當初要造成良政府,讓人佩服的事業,便是注重宣傳。後來全國人歡迎,不和他們反抗,便是因為受過了宣傳。所以當時中國人民,便享幾百年幸福。後人都說他們的革命,是「順乎天應乎人」。到了現在,人類的政治思想極發達,民權的學說極普遍,更不可專用兵力。必要人人心說誠服,都歡迎我們的主義,那才容易成功。革命成功極快的方法,宣傳要用九成,武力只可用一成。我們國民黨這幾年用武力的奮鬥太多,宣傳的奮鬥太少。此次改組,注重宣傳的奮鬥,便是挽救從前的弊端。


  諸君擔負宣傳的任務,應該有恆心,不可虎頭蛇尾,今日熱心奮鬥,明日便心灰意冷。因為要人心說誠服,不是一朝一夕、一言一動能夠收效果的。必要把我們的主義,潛移默化,深入人心,那才算是有效果。我們要能夠收到這種效果,便非請諸君對於宣傳做繼續的工夫不可。如果不能繼續做去,便是不明白革命的道理。假若真明白了革命道理,便有恆心。因為革命是有目的的,要達到一定的目的,便不至中途廢止。我們一定要達到這種目的,那就是我們的志氣。


  無論什麼人做事,都有一種志氣。古人說:「有志者事竟成。」用這一句話對個人說,大概在市井之上熙熙攘攘、往來不絕的人,都是志在發財。他們究竟能不能夠得志呢?有的能夠做富翁,是得志的。但是這種志氣過於自私自利,和別人的利害相衝突,便容易被人消滅,所以大多數的人,都是不能得志。有一種志氣,是大家公共的志,眾人都向此做去,便容易成功,所謂「眾志成城」。像革命黨從前想推翻滿清,到後來果然建設民國,那才算是「有志者事竟成」。


  就推翻滿清而論,從前太平天國也有這種志願,當時何以不成功,原因是在什麼地方呢?洪秀全自廣西金田村起義,打過湖北、江西、安徽,建都南京,他們的革命本來可以成功的。因為後來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那一班人出來破壞,所以失敗。滿清因為能夠利用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那一班人,所以他們的天下還能夠維持。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都是漢人,洪秀全也是漢人。洪秀全所反對的本是滿人,不是漢人。但是當時漢人知道要反對滿人的很少,所以漢人便自相殘殺,弄到結果,滿人坐收漁人之利。自明朝漢人亡國之後,排滿的舉動不知道有多少次,失敗的原因,都是漢人自相反對。如果漢人不反對,太平天國的革命便老早成功了。辛亥年武昌起義,全國戰事不過兩三個月,便大功告成;太平天國打了十幾年仗,還是不能成功。當中的原因,全是由於漢人自己維持不維持。辛亥年漢人知道自相維持,所以滿清的江山一推便倒;太平天國時漢人不知道自相維持,所以終洪秀全之身,總是推滿清不倒。漢人知不知道自相維持的道理,是由於全國漢人明白不明白滿漢的界限。辛亥年全國漢人明白了滿漢的界限,所以武昌的漢人一經起義,便沒漢人再來反對漢人,去維持滿人的天下。國人明白不明白滿漢的界限,是由於主持革命的人有沒有普遍的宣傳。當辛亥年武昌沒有起義之先,我們革命黨老早發明了民族主義,一般有思想的人都拿這種主義對全國宣傳,一傳十,十傳百,大眾一心,向前奮鬥。弄到後來,人人都知道要光復漢族,非排去滿人不可。故武昌起義之後,便沒有漢人再去幫助滿人。滿人沒有漢人的幫助,他們的江山怎樣能夠保守呢!


  像辛亥年漢人排滿,這種人人要做一件事的力,叫做「群力」。這種群力是很大的。因為中國的大事業太大,要用四萬萬人的力才容易做成功,不是一兩個人的力可以做得到的。因為一兩個人的力有限。譬如一個人可出力一百斤,搬運貨物到十里路遠,每日可搬運十次。那麼,用十個人的力,每日可以搬運一千斤;用一百人的力,每日便可以搬運一萬斤。如果用四萬萬人,一日可以搬運多少斤呢?四萬萬人在一百日內,又可以搬運多少斤呢?因為沒有四萬萬人可以同時搬運貨物的事實,所以這種群力是怎麼樣偉大,諸君還不易明白。我們可用動物的群力來證明一證明。


  各種動物用力,可分作兩種:一種是用孤力的。像一虎在山,群獸空谷。虎是不能合群的,他所用的力是孤力。他項走獸,如獅如豹都是一樣。一種是用群力的。動物中天性最合群的是螞蟻,他們合居的有時可到幾千萬。蜜蜂合居的也是極多,並且很有條理,他們住在一窩之中,都是分職任事:有做窩的,有覓食的,有採花的,有看門的,有釀蜜的;並有做首領的,叫做蜂王。好像國家一樣,有行政、立法、司法種種人員,毫不紊亂。做起事來,既不侵越權限,又能夠互相幫助。至於螞蟻所用的群力,更容易看出。譬如我們在郊外步行,遇到風雨的時候,常見無數螞蟻,用泥做成一條極長的隧道,以遮風雨而便出入。如果那樣的工作是一個螞蟻去做,那麼,他用極微的力,搬運極微的泥塵,要做成一條長隧道,應該要多少時間才可以成功呢?但是用無數的螞蟻都去搬運泥塵,同力合作,積少成多,便可以在短時間之內,做成很長的隧道。


  人的天性和動物的天性不同,多數人能合群,但是群性的程度不及蜜蜂和螞蟻。譬如許多蜜蜂同住一處,他們在一群之中,各司其事,彼此對於職務不互相侵犯,亦不互相規避,總是各盡各的職務,始終去做。好像守門的蜂,尾上藏有蜂蠆,知道他的職務是保護全群安全的,如果遇到強暴來侵犯同群的安全,他便用尾刺激,拚命抵抗,就是犧牲生命也是不辭。這種奮鬥精神,真是視死如歸。這種視死如歸的特長,不是教成的,是他生成自然而然的,可以說是天性。人便沒有這種天性。像當兵的人,必要受過了許久的教練,然後才能應戰;到了臨陣的時候,還有計及生死利害,違反他的職守的。近來文明國的兵士,雖有死守職守、不計利害的,但是他們的天性純厚還是不及蜜蜂。至於中國的兵士,更是比不上。俗話常說:「好鐵不打釘,好子不當兵。」要他們成好兵士,必須經過許久的教訓,才勉強有用。如果說到忠心一層,和蜜蜂比較,更是差得遠。蜜蜂賦有天生合群的性質,一群之中,各司其事,不必加以訓練,是自然而然的。人亦賦有多少天生合群的性質,但須加以訓練,然後合群的性質才有進步;進步到極點,還是不及蜜蜂。蜜蜂實行天賦的特性,勇往向前,毫無顧慮。人便每每因後天的訓練沒有嫻熟,容易喪失先天的特性。因為這個原故,人類中常發生許多弒父賊子,自相殘殺。螞蟻和蜜蜂之中,便沒有這種現象。


  我們要求中國進步,造成一個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的國家,非用群力不可。要用群力,便要合群策群力,大家去奮鬥。不可依賴一人一部分、用孤力去做。用孤力做去,所收效果是很小、很慢的。民國成立以後,生出了袁世凱、趙秉鈞那一般官僚來。那般官僚在滿清的時候本來是很聽話的,初到民國來也是忠於共和,奉命維謹,不敢犯法。到了後來犯法,這個原因是在什麼地方呢?因為推倒滿清之後,成立民國,那般舊官僚還不知道民國是什麼東西;人民又不知道怎樣做主人,去監督他們。而在專制的時候,有皇帝做主人,可以管理他們。他們怕皇帝的威權,革他們的官,所以他們便甘伏於奴隸之下。到了民國,人民本是主人,應該有權可以監督他們的,但是初次脫去奴隸的地位,忽然升到主人的地位,還不知道怎麼樣做主人的方法,實行民權。所以他們便目無主人,胡行亂為。革命成功,創造民國,原是先覺先知奮鬥出來的,普通人民還不知其所以然。當民國初成立的時候,他們還怕那般先覺先知來干涉,有時候還是不敢亂為。到了後來,官僚和軍閥連成一氣,他們便更有膽量來把持政權,違法亂紀,無所不為。不是袁世凱做皇帝,張勳復辟,便是曹錕拿錢買總統做,用武力反叛民國。所以弄到今天,不是人民的國家,完全是官僚和軍閥的國家。人民的天性,本來沒有蜜蜂和螞蟻的天生長處,所以能夠變好的原因,多半由於學習。普通人要學習,便是因為不知。先覺先知的人要他們知,便應該去教,教便是宣傳。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久而久之,便可傳到四萬萬。如果四萬萬人都明白了我們的主義,他們便歡迎我們去建設中華民國。要做到這樣的偉大事業,只有本黨才有這個力量。因為本黨是有主義的,別黨沒有主義,所以他們便做不到。


  造成一個國家,是從何而起呢?何為國家呢?國家,是人人生死所在的地方。國家的基礎,是建築在人民思想之上。世界上現在何以多是民國呢?從前何以都成帝國呢?因為人民的政治思想,各有不同。改革國家,並不是要把所有的江山都要改變。好像改革廣東一樣,並不是要把白雲山搬到河南1[河南,指廣州在珠江南岸的市區。],把東江、西江、北江都要改變河道的方向。只要改造人心,除去人民的舊思想,另外換成一種新思想,這便是國家的基礎革新。國家有了新基礎,那麼好像做新屋一樣,只要屋基築成,以後做牆上樑,還有什麼大困難呢!


  本黨的三民主義,便是無形中改造人民思想的。何謂三民主義呢?簡單的說,便是民有、民治、民享。詳細的說,便是民族主義、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這三項主義的意思,是要把全國的主權,都放在本族人民手內;一國的政令,都是由人民所出;所得的國家利益,由人民共享。這三項意思,便可用民有、民治、民享六個字包括起來。五權憲法是根據於三民主義的思想,用來組織國家的。好像一個蜂窩一樣,全窩內的覓食、採花、看門等任務,都要所有的蜜蜂分別擔任,各司其事。總而言之,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都是建國的方略。建設一個國家,好像是做成一個蜂窩,在窩內的蜜蜂,不許有損人利己的事,必要井井有條,彼此毫無衝突。我們將來的國家,做到了民有、民治、民享,便是世界上最安樂的國家;在此國家之內的人民,便是世界上最安樂的人民。


  我們要達到這個目的,不是現在廣東少數的國民黨員可以做得成功的。必要應用群力,請全國人都同心協力去做,那才容易成功。要全國人都同我們去做,便要他們明白我們做事的主義。如果不然,他們不但不同我們去做,並且還要反對我們。像做外國人的奴隸,本來沒有人甘心情願的。但是從前的漢人,不知道做中國皇帝的是從外國來的滿人,所以曾國藩、左宗棠那一般漢人,便情願去做滿人的奴隸,來反對漢人。因為他們在那個時候,只知道忠君大義,清朝深仁厚澤,他們是不能反對的。不知道有滿漢的界限、民族的思想,不知道滿人來做漢人的皇帝,是不能不反對的。所以他們一生做外國人的奴隸,反以為榮耀。到了辛亥年,全國漢人思想便和從前大不相同,所以武昌革命一經發起,便全國響應。我們見到此地,所以從事革命,便要宣傳我們何以要革命的主義。


  從前宣傳民族主義,推翻滿清,很有功效。我們現在從事宣傳,必要把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同民族主義一樣的注重。不過從前宣傳民族主義的時候,有漢人同滿人的比較,很容易教人明白;現在宣傳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難找到一個簡單的比較,很不容易教人明白。因為環境可以束縛人的。譬如老監犯,在牢內住了十幾年,如果一時把他放到外邊,教他回去,他仍然是回到老監牢。因為他在監牢住久了,習慣成自然。如果回到監牢內去,便覺得很自然;若是到別的地方,便覺得不自然。再者,大家都知道美國最著名的南北戰爭,是由於黑奴制。當時美國南方有幾百萬黑奴,北方是工商業的省份,南方是農業的省份,因為有了許多黑奴,便可以替他們去耕種。戰爭的原因,是北方主張人道主義,要求人人平等,不可有奴隸的制度,想用政府籌一大宗款去贖那些黑奴;南方主張人民有財產保護權,黑奴是他們的財產,政府不能干涉,反對北方的主張。因為這項爭端,便發生南北之戰。後來北方勝利,南方失敗,實行放奴,讓那幾百萬黑人自由。那些黑奴初放出之後,便一時無所措手足,覺得諸事都不方便。以為自己從前做奴隸的時候,所有的衣食住,都有主人辦到非常完備,那個時候的生活是很安樂的。一旦脫離了主人,自己便不知道怎麼樣可以謀衣食住,一時的生活便覺得痛苦。諸君都知道美國有兩個大偉人,一個是華盛頓,一個是林肯。林肯之所以出名,是由於放黑奴。黑奴到現在才知道要感謝他,但當初放出來的時候,不但不感謝他,並且還要謾罵他。當時有許多黑奴常痛駕林肯說:「我們從前是很安樂的,為什麼他要來害我們呢?」我們革命黨推翻滿清,把人民由奴隸的地位超度到主人的地位;現在做了主人,不但不來感激,因為暫受目前的痛苦,反要來謾罵。常有人說:「我們從前是很安樂的,自革命之後,國亂民窮,要有真命天子出世,或者清朝復辟才好,民國真是沒有用呵!」試問從前的人見了官要打屁股,現在不受這種刑罰,只就這一件事說來,民國到底是好不好呢?我們要人明白民國的好處,必要用普遍的宣傳去感化人,萬不可專用兵力去壓制人。如果專用兵力,就是一時成功,還不能根本改革人的思想,變更人的習慣。好像現在陳炯明的軍隊投北,陸榮廷的軍隊也投北,他們為什麼要投北呢?因為他們的思想,以為北京從前出真命天子,那才是真的,民國是假的。再像民國六年陸榮廷到北京,還要去向宣統叩頭。這種改不了的奴性,和美國的黑奴當初放出之後,一時還失不了奴性的道理,是一樣的。我們要根本上改變他,便要想法子去感化他。感化就是宣傳。


  大家擔負這種任務,所用的方法必須臨機應變。好像現在因為關余問題,外國人用兵船來示威,我們要和他們反抗,便要應用民族主義。要說明民族主義,是很容易的。說明民權主義,那要困難。至於要說明民生主義,那更困難。許多人從前只知道民族主義,現在才知道民權主義。講到民生主義,現在還有許多人不知道的。我們擔任宣傳的,自己先要明白他才好。如果不然,便是以盲導盲,都不知道是從那一條路走。


  從前革命沒有成功以前,廣東人有一句俗話,可以包括民生主義。這句話是歡迎民生主義的,很可以用來做群眾宣傳的材料。因為普遍的宣傳,是要對極無知識的群眾去演講。普通人極歡迎的心理,是在什麼地方呢?拿他們心理上極歡迎的話去演講,便可感動許多人,不必費很大的力量,便可收很大的效果。這句話不是我們革命黨說的,是普通人民自己造出來的。這是一句什麼話呢?就是「革命成功,我們大家有平米吃」。這句話是很有道理的。因為革命成功了,如果實行民生主義,國民真是有平米吃。現在的米比從前的還要貴,大家不要以為就是革命成功之後,實行了民生主義的效果。這個米貴的道理,是因工價抬高的原故。我們廣東的工人,從前沒有團體,近來因為知道了被東家壓制,便組織種種工會,去反抗他們;遇到和東家衝突的時候,便罷工,要求加工價,減時間。這種方法是從外國傳來的。外國的工人要求加工價,是因為他們的工業發達,工廠極大,普通一個工廠,一年可以得幾百萬利息。像上海前幾年的工廠,一百萬資本,每年可以得兩三百萬利息。外國像這一樣大的工廠,每年也可以得幾十萬利息。外國的工人因為生活太高,便結起團體來,和廠主商量,只許廠主賺若干,其餘都要分到工人。這項情形宣傳到中國來,我們的工人,不管工業情形是怎麼樣,也是一樣照行。不知道中國沒有極大的工廠,只有做散工的勞動。他們還要求加工價,所以百物昂貴,米也隨之而貴。這是我們革命黨提倡人民自由的結果。要補救他,有什麼方法呢?歐美補救的方法,在資本家一方面的,是工價加高,貨價也抬高,這不是根本的解決;他們現在所想的根本解決,是社會革命。中國的工業還沒有發達,罷工的事,在外國可行,在中國不可行。


  我們革命成功之後,要有平米吃,究竟用什麼方法可以做到呢?外國人想做的方法,是工人同農民合作,不要商家做經紀、賺傭錢,便可省卻許多消耗費。這件事是要大家去做,政府加以提倡,便容易成功。廣州此刻米貴,最大原因是商家壟斷,有中飽的弊端。要除去這項弊端,便要工人同農民合作。要工人和農民知道怎麼樣合作,便要去宣傳這個道理。現在我們的工人,大多數都是有知識的,很容易宣傳,難處是在要農民知道。米出於農民,原價一元直接可以買二十斤,間接向商家去買,用銀一元只可買米十斤,中間被商家賺了一半。要米價平,便要工人同農民辦一合作社,用工人所做的器具,交換農民所出的米,省去商家的中飽,那樣米價便可以平。外國實行這種方法,最有成績的是英俄兩國,他們所辦的合作社,大約有幾千萬人。我們如果仿照英俄兩國的方法去行,便有平米吃,工人和農民也可以多得錢。要達到這種目的,必要有團體去行。要有團體,便要勸他們入黨,入了黨之後,才可以請師父來教。我們把這個方法怎麼樣去行,實行了以後做成一個什麼國家,並不是難事。難處是由於不知,不是不能行,是由於不知道怎麼樣去行。孟子說:「挾泰山以超北海,非不行也,是不能也;為長者折枝,非不能也,是不行也。」1我們如果徹底的知了[所引與原文有出入。原文是:「挾泰山以超北海,語人曰『我不能』,是誠不能也;為長者折枝,語人曰『我不能』,是不為也,非不能也。」(見《孟子梁惠王上》)],再又去行,那就是「為長者折枝」,不是「挾泰山以超北海」。


  我們想要造成一個有條理的國家,就是象蟻巢和蜂窩一樣。螞蟻和蜜蜂還有這種組織能力,人為什麼沒有這種能力呢?人為萬物之靈,所有的知識,比較什麼動物都要高一點,是應該有這項能力的。我們現在擔任國事的人,把國家應該做的大事一概不理,只知道爭權奪利,自相殘殺,為什麼還不如螞蟻蜜蜂呢?如果不知道國家是什麼東西,只要去看蟻巢和蜂窩。古人說:「人饑己饑,人溺己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國家之內,一物不得其所,便是我們的責任。大家都是國民黨員,應該擔負這個責任,用宣傳去奮鬥。從前所以不能行的原故,是由於不知。蜜蜂和螞蟻,本來也是不知,但是他們有天生的長處。不過他們的長處,各個的蟻與蜂只限於一件事,我們人類是什麼事都可以做得到的。譬如從前以為人總不能像鳥雀一樣飛到天上,現在的坐在飛機中,直達雲霄,是不是飛上天呢?飛上天都可以做得到,別事還不能做嗎?古人說「知易行難」,我的學說是「知難行易」。從前中國百事都腐敗的原因,是由於思想錯了。自我的學說發明以後,中國人的思想便要大改革。拿我的學說去做事,無論什麼事都可以做得到的。


  中國現在是最貧弱的國家。像葡萄牙那樣小的國,尚且派兵船來示威。連葡萄牙那樣小的國,我們還要怕他。講到我們從前的時候,本來是很富強的,像唐朝,各國都派人來留學,萬國來朝。日本從前是很貧弱的,也受過了像我們白鵝潭一樣的大恥辱,到了近來才富強。所以能夠富強的原因,是由於維新。如果我們立志要國家富強,方法是有的;就是方法一時想不通,只要百折不回,一往向前去做,總是可以做得成的。像飛機,不是一次做成了便可以飛的,是經過了好幾次的改良,才完全成功。不過首先要立一個志願,照那個志願去做,總是不改,將來的結果一定是有希望的。


  今天我希望國民黨員的,是要諸君立志,於十年之內把中國變成世界上頂富強的國家。只要諸君有了志願,方法是很多的。中國從前是富強的,英法現在是富強的,學一國富強的方法便夠了。如果自己真沒有方法,便可以請師父。像大沙頭的那般青年飛機師,從前本不知道怎麼樣飛,但是請外國技師來教,所以學到現在,便飛得很好。但諸君須先有這項志願。自己有了這項志願,還要去宣傳自己的志願,推到四萬萬人都有這項志願。如果人人都有了相同的志願,便能夠學螞蟻和蜜蜂,合群策群力去行。


  我們這次革命,一定是能夠成功的。不過要大家先有這項志願,立定恆心去做。如果弄到成功,把中國建設好了,大家便有平米吃。到了有平米吃,中國便是世界上頂安樂的國家,諸君便是世界上頂享幸福的人民。我們要做到這個地步,不可專用兵力,因為兵力只可以用來做破壞的事,不可用來做建設的事。要做建設的事,便要有主義和方法。要全國人都明自建設的主義,便要有宣傳。所以從今天以後,要請大家注重宣傳的奮鬥,不要單注重兵力的奮鬥。


  注釋:

  據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編《孫中山先生最近講演集》(廣州一九二四年七月版)中的《宣傳造成群力》

  *這是孫中山在廣州對國民黨員的演說。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