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逸史/第008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嶺南逸史
◀上一回 第八回 李公主大戰東榃山 苻先鋒敗死羅旁口 下一回▶


  詞曰:

秋風起,秋風起,枯草滿山號。轉瞬驚沙迷遠目,須臾碧血染征袍,歸路苦迢迢。
右調《法駕導引》

  話說諸葛同差人到嘉桂嶺下書去了,隨後差人打聽。過了幾時差人回來報導:「李公主已定九月初三,起水陸大軍來此廝殺。」諸葛同得報,便差裨將何千領鐵刀木弩手一千,於雲欖山後龍過澗面上亂草蓬中埋伏,戒令遇前後軍俱勿動,俟李公主到來,認定發弩,但能射殺李公主,割了頭來便為上功。又差雲欖山石春白,帶兵一萬,聽號炮截出雲欖山前,塞住谷口。差萬人敵帶兵一萬,往鷓鴣山中路紮營,以防救應。分撥已定,自己同梅英高坐寨中,專候佳音。不一時,裨將何千,提一顆血淋淋女人首級來報功,諸葛同仔細一認,搖首道:「這不是李公主首級,我聞李公主國色天姿,絕世無雙,這個首級面貌平常,未必!未必!」何千又獻上紅錦衣襟一副、金冠一副道:「難道這個也是假的?」諸葛同看了,正在那裡沉吟,賊軍紛紛回來,報稱李公主兵將勇不可當,已被殺進東榃山來了。諸葛同道:「彼已深入,免不得要與他對陣。明日待不才親自下山走一遭,便知虛實。」梅英道:「軍師說得是。」一夜無話。

  次日,諸葛同率領驍將馬守、陳新、銅貓公、宋金剛、石春白一班勇將,一隊隊擺下山來。兩陣對圓,門旗開處,諸葛同綸巾羽扇,坐著一個四輪車兒推將出來,使人高聲請李公主答話。這邊陣門開處,擁出一簇女兵,青衫紅褲,團牌利刀,中間捧出一位李公主,銀鬃白馬,紅錦戰袍,金冠雉尾,打扮得天仙般,出到陣前。諸葛同忙舉手道:「公主處東,我主處西,所謂風馬牛不相及也,公主何故興兵侵犯起來?」李公主星眉剔起,把手指著大罵道:「有女嫁人,須要人情願,我夫黃逢玉既不願招爾賊婢也就罷了,何得加之重刑置之牢獄,如此欺負人?爾快快將我丈夫放來還我,萬事都休,若道半個不字,立教爾這班賊徒死無葬身之地!」諸葛同道:「原來逢玉曾娶公主,我主不知,因他忤意,丟在牢中,昨日已歸天矣!奈何?」李公主聞言大怒,回顧諸將道:「誰與我擒此賊奴,與黃郎報仇?」苻離應聲而出,直取諸葛同。諸葛同背後馬鈴響處,一將大喝道:「緩來,陳新在此!」舉劍相迎。二人鬥上十餘合,苻離忿恨,大喝一聲,一槍刺陳新於馬下。諸葛同大驚,急揮左右上前。李公主看見對陣齊殺過來,把槍一招,兵將亦一齊殺出。混戰多時,當不得李家兵將人人憤怒,個個猛勇。梅家副將馬守,又被馮力木一刀斲下馬來,諸葛同急忙鳴金收軍。李公主驅動人馬趕殺,直趕至天馬山腳下而回。

  諸葛同回至山上,梅英姐弟接入寨中問道:「李公主信息如何?」諸葛同笑道:「果被他掉了包兒!」梅小姐忙問道:「李公主不死,今將如何?」諸葛同笑道:「此計雖被他識破,待不才再施個計兒,不怕他人強馬壯,包爾一鼓成功!」梅英問道:「計將安出?」諸葛同附耳低言:「如此如此,妙麼?」梅英道:「軍師妙計真孫吳不及也。」遂叫諸將前來,各各附耳授計,各去行事。又使人到大紺榃瑤授以錦囊,叫他們依計而行不題。後人有幾句道那諸葛同云:

諸葛也姓同,應變也謀同,只那正邪兩字,同乎不同。

  且說李公主,勝了一陣回至寨中,戒諭將士道:「今已深入險地,夜間宜加意提防,不可以一勝,遂驕而無備也。」諸將道:「是。」一夜無話。到了次日,李公主率領諸將殺至天馬,耀武揚威向山上搦戰。只見山上靜悄悄,關門緊閉,由爾下面喊罵,他全不睬。公主指揮軍士上山攻關,只聽得一聲梆子響,擂木炮石一齊打下,軍士急退時,早打傷了好些。李公主雖然心中焦躁,卻無可如何。看看日已轉西,一聲炮響,一彪軍從東殺來。李公主急撤兵退至平地,擺開陣勢,命軍士射住陣腳。見對面一將,頭戴鐵兜鍪,身穿烏油甲,坐在烏騅馬上,手執狼牙鑌鐵棍,就如黑煞神般大喝一聲道:「瓦罐兒也有兩個耳朵,爾怎敢到此來賣弄威風!」這邊馬贊大怒道:「來將休得誇口,留下名來!」那將厲聲道:「我乃大紺山大王鐵老虎也!爾是阿人?敢來問我!」馬贊怒道:「我乃嘉桂嶺馬贊將軍,怎不敢問爾這黑面賊!」舉起雙鞭便打過來。

  鐵老虎亦怒,舉棍相迎。戰上一百合不分勝負,兩軍喝采。李公主見馬贊殺老虎不下,使許玉英暗暗趲出陣前,扯起雕弓一箭射去,正中老虎掩心鏡,叮噹一聲,射為粉碎。老虎撥馬便走,馬贊從後驅兵追趕,忽天馬山吶喊擂鼓。李公主見日已平西,恐為所襲,鳴金收兵,回寨歇息。夜將二鼓,大紺山火光觸天,鼓聲震地。軍士驚起,盡向東邊守禦,不提防西邊一彪軍銜枚馳至,撥開鹿角,進攻右寨來。馮力木率兵死戰,直至五鼓方退,攪得軍士一夜不曾合眼。次日,李公主大怒,帶兵又來天馬山索戰,天馬山只是不出。將近未申時候,一聲炮響,一彪軍從西殺來,李公主急命苻離迎住。混戰一回,那軍急退,李公主收軍不趕,回至寨中。夜將二鼓,西邊火光觸天,喊殺如雷,李公主吩咐將士不許妄動,各把強弩據定寨棚,軍至但以弩射之。不一時,東邊一軍衝至,攻擊不入,五鼓退去,又被他鬧了一夜。如此被他連鬧了五六夜,軍士睏倦。李公主吩咐道:「今日且不出軍,休息一日。」說猶未了,一聲炮響,天馬山梅英帶兵擁至寨前搦戰。李公主大怒,開壁出戰。梅英在馬上拱手道:「孤與公主同是瑤人,何故興師犯我疆界?」公主也不答話,舉槍便刺,梅英急架相還。戰上百十合,二人精神倍加,回陣換馬,又鬥五十回合,梅英虛掩一槍,撥馬便走。公主恐他有計,勒馬不趕,斂兵歸寨。忽報趙信水軍,被諸葛同用昆倉奴鑿漏船隻,軍士一齊上岸,岸上伏兵突出,趙信被圍。公主急差馬贊往救。忽又報馬格運糧至雲欖山,被劫去糧草,馬格被圍。公主大驚,急差盤摩羅領兵去救。摩羅行至雲欖,果見馬格被石春白圍在垓心。摩羅奮力衝殺,救出馬格,急忙回來。行不上數里,見守龍過澗裨將,帶敗殘人馬走出峽來道:「將軍進去不得了,谷口已被銅貓公奪了,用木石塞住。」摩羅大驚,回馬急從鷓鴣山中路來。行至山亭,已被宋金剛橫挑深塹,密排蒺藜守住,並小路俱被截斷。摩羅向馬格道:「今當死戰,破走金剛,開路以出公主!」馬格道:「將軍之言是也!」大喊一聲,來拔蒺藜。怎奈他用強弩硬箭如雨射來,衝進數次俱被射回,又山路崎嶇,施逞不得。二人無法可施,只得差人四處緝探進去的路,且按下不表。

  且表李公主,坐在帳中暗暗驚慌。忽馬贊救了趙信,帶敗殘人馬回來稟道:「公主快拔營,退出南江再作計議,聞谷口山亭俱被塞斷,若再遲延恐出不得了!」公主大驚道:「路已塞斷,更從那裡出去?」帳下把總黃翹昇道:「公主勿慌,別的小路雖都出去不得,若從東榃山大寬轉至柯木山,離羅旁水口只有五十里,且道路平坦可行。只牌山、大箭山稍狹,但到了大箭山,離水口不遠了。」公主聞言,只得依著他,差趙信、馮力木為前鋒,帶黃翹昇為嚮導,自為中軍,苻離、馬贊斷後,虛設旌旗悄悄起身,離紫障而行。過了東榃、柯木二山將至鴉髻山,一聲炮響,伏兵四起。前有石春白,後有鐵老虎,把李公主團團圍住。公主大驚,率眾女將死戰,但公主往東,梅家兵將俱擁上東來,往西則皆擁上西來。戰夠多時,天漸昏黑,忽見榃翁山上碗大一盞紅燈,跟定公主,往東則指東,向西則指西。女將許玉英泣道:「今須舍奴一命,公主方才出得去。」公主道:「如何?」許玉英道:「爾看那盞紅燈緊緊跟定公主,公主須將袍服與奴穿戴,俟天明,扯公主旗號反殺進去,待彼兵將圍繞戰奴時,公主便可乘勢衝殺出去。」

  公主泣道:「前已害楊翩翩,今安忍心復置卿於死地?死則俱死耳!」玉英泣道:「奴死不足惜,公主上有慈母,下有兵將,皆靠公主一人,何可不自愛重?且奴死則公主可免,公主死則奴能免於死乎?」左右齊聲道:「許姑娘之言是也!」公主只是不允,玉英奮前向公主頭上摘下金冠,解下袍服披在身上。公主揮淚道:「既妹妹如此忠義,受奴一拜。」下馬,君臣一齊拜畢,公主問女兵道:「誰跟許姑娘同行?」眾女兵齊聲應道:「奴婢等盡皆願往!」玉英道:「可分三百名護衛公主,餘俱隨奴前進可也。」公主點首,復分軍一萬跟著玉英,俟天色微明,身先士卒仍向柯木山殺進。梅家兵將見穿紅袍女子殺轉來,大喊一聲,一擁又緊緊圍將上來。那些女兵拿定一個死字,舞刀直進,無不一當百,殺得梅家兵士東躲西歪。鐵老虎一時阻遏不住,倒退出谷來。後面苻離、馬贊行至柯木山,被老虎兵阻住,後面梅英又帶兵趕來,圍在垓心,二人力戰,不得脫身。次日天明,梅英用勁弩叢射。二人正慌,忽見老虎兵卒紛紛退出,只道救兵殺至,奮力衝突,殺透重圍,遇著許玉英,滿面血污。馬贊急問道:「公主何在?」玉英道:「未知出去否?將軍快往前衝出去,保護公主!奴當擋住後軍!」馬贊聞言,急舉雙鞭向前殺去,殺至大箭山口,兵馬充塞,力戰不出。忽喊聲大起,梅家兵士紛紛墜澗,急舉目看時,卻是趙信、馮力木二人倒衝進來。四人會著,馬贊急問道:「公主何在?」趙信道:「昨日吾二人聞得公主被圍,急回兵來救,天色已黑,不敢前進,今早衝殺至山口,幸遇公主從內殺出,吾二人接著護送至南江口,唐虎接過江去。公主慮諸將不得出,著吾二人回來救應。」

  馬贊大喜,忙忙走出口來,回頭不見馮力木,苻離道:「馮將軍來援我,今反失馮將軍,何以見公主!」三將復翻身殺進,見力木被石春白截住,後面許玉英身無完膚,招架不住,自刎而死,老虎無攔阻,遂縱兵蹂殺,把力木又圍在垓心。正戰間,不提防一弩射來,正中前心,力木大叫一聲,落馬而死。馬贊三將殺進重圍,尋不見力木,尋著力木部卒問時,方知已死,三將只得殺出。不料諸葛同奪了趙信戰船,督兵從九十九灣殺至大箭山,教兵士把船上現成佛朗機、九龍炮、蒺藜錫炮、煙球灰罐抬上大箭山,順風打下,灰煙迷目,點著佛朗機,轟天一聲,把苻離打為粉碎。二將大驚,正在危急,忽見山上軍士紛紛墜岩,後面一將趕著萬人敵而來,大喊道:「殺不盡的賊徒走那裡去!」馬贊認是盤摩羅。原來摩羅同馬格,尋著土人指引,要從大箭山轉入紫障接應公主,來至山後,炮聲震地,急差人遠遠探看,回來說:「我家兵將被圍!」摩羅急來救應,見諸葛同在山上旋放炮石,不提防摩羅兵士突至,連忙退走,萬人敵急忙迎住。摩羅怒氣填胸,一頓斧頭殺得萬人敵抵敵不住,繞山腳而逃,摩羅趕來,正遇馬贊,舉起雙鞭把萬人敵打於馬下,鐵老虎、石春白一齊上前救去。

  眾將不敢戀戰,合兵殺出羅口,趕至南江,渡過海來保護公主。退至德慶,扎住營寨,眾將入見,稟知苻、馮二將俱死羅口。公主放聲大哭道:「黃郎之仇不能報,而又損奴大將,傷奴士卒,更何面目回見山中父老乎!」言訖,拔劍自刎,左右急忙奪住,眾將上前勸慰。盤摩羅拔劍斲地,大呼道:「公主要死,則大家一齊死休!」遂把劍亦向喉中刎去,馬贊一手奪住道:「將軍何為如此,今日正當大家努力,以圖報仇,怎可為此自經溝瀆的事?」摩羅道:「恨不平吞此賊,以解公主憂耳!」言畢泣下,眾將亦泣道:「將軍如此,不癒傷公主之心乎?」後黎美周有贊盤將軍古風一篇云:

烈烈盤將軍,自恨不殺賊。
貽主憤欲死,留臣竟何益。
拔出青鋒劍,忙向喉中刎。
願為青者魈,冥然化形跡。
騰挪上天馬,啖彼狂奴魄。

  又有贊楊翩翩、許玉英一章云:

自古惟忠義,最足感人心。
不見李公主,憤憤鬥狸狌。
雲洋與鴉髻,萬死不能生。
前有楊翩翩,後有許玉英。
願服主冠袍,餌賊奪主身。
臣非不自愛,義在不敢珍。

  且說馬贊稟道:「此地賊氛未遠,不宜久住,望公主作速起行,回至山寨再圖報復可也。」公主遂命馬贊同趙信監督船隻,從水路回軍,其餘諸將,盡向越城路上來。公主在路,念著陣亡將士,覺得惺惺惶惶,淒風聒耳,長吁短歎,淚下沾襟。正是:

心愁無好事,風物盡成悲。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醉園評:山川之險,匪類之橫,筆力所至,莫不令人驚心駭目。而寫戰處,又如驅山走海,雷電交馳,是極有若會、極有波瀾文字。

  張念齋曰:每見作稗官者,一遇頭緒多處,輒手忙腳亂,那得有此越鬧熱越分明之筆。

◀上一回 下一回▶
嶺南逸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