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成子解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廣成子解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黃帝立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聞廣成子在於崆峒之山,故往見之。曰:「我聞吾子達於至道。敢問至道之精。吾欲取天地之精,以佐五穀,以養民人,吾又欲官陰陽,以遂群生,為之奈何?」

道固有是也。然自是為之,則道不成。

廣成子曰:「而所欲問者,物之質也,而所欲官者,物之殘也。

得道者不問,問道者未得也。得道者無物無我,未得者固將先我而後物。夫茍得道,則我有餘而物自足,豈固先之耶。令乃舍己而問物,惡其不情也。故曰「而所欲問者,物之質也,而所欲官者,物之殘也」。言其情在於欲己長生,而外托於養民人、遂群生也。夫長生不死,豈非物之實,而所謂養民人、遂群生,豈非道之餘乎?

「自而治天下也,雲氣不待族而雨,草木不待黃而落,日月之光,益以荒矣。」

天作時雨,山川出雲。雲行雨施,而山川不以為勞者,以其不得已而後雨,非雨之也。春夏發生,秋冬黃落,而草木不以為病者,以其不得已而後落,非落之也。今雲不待族而雨,草木不待黃而落,雖天地之精,不能供此有心之耗,故荒亡之符,先見於日月,以一身占之,則耳目先病矣。

「而佞人之心,翦翦者,又奚足以語至道?」

真人之與佞人,猶谷之與稗也。所種者谷,雖瘠土墮農,不生稗也。所種者稗,雖美田疾耕,不生谷也。今始學道,而問已不情。佞偽之種,道何從生!

黃帝退,捐天下,築特室,席白茅,間居三月,復往邀之。廣成子南首而臥,黃帝順下風,膝行而進,再拜稽首而問曰:「聞吾子達於至道,敢問治身奈何而可以長久?」

棄世獨居,則先物後己之心,無所復施,故其問也情。

廣成子蹶然而起曰:「善哉問乎!來,吾語汝至道。」

廣成子至此,始以道語黃帝乎?曰:否。人如黃帝而不足以語道,則天下無足語者矣。吾觀廣成子之拒黃帝也,其語至道已悉矣。是以間居三月而復往見,蹶然為之變,其受道豈始於此乎?

「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極,昏昏默默。」

窈窈冥冥者,其狀如登高望遠,察千里之毫末,如臨深俯幽,玩萬仞之藏寶也。昏昏默默者,其狀如枯木死灰,無可生可然之道也。曰:道止於此乎?曰:此窈冥昏默之狀,乃致道之方也。如指以為道,則窈冥昏默者,可得謂之道乎?人能棄世獨居,體窈冥昏默之狀,以入於精極之淵,本有不得於道者也。學道者患其散且偽也,故窈窈冥冥者,所以致一也,昏昏默默者,所以全真也。

「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形將自正。必靜必清,無勞汝形,無搖汝精,乃可以長生。目無所見,耳無所聞,心無所知,汝神將守形,形乃長生。慎汝內,閉汝外,多知為敗。」

自此以上,皆真實語,廣成子提耳畫一以教人者。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則無為也。心無所知,則無思也。必靜必清,無勞汝形,無搖汝精,則無欲也。三者具而形神一,形神一而長生矣。內不慎,外不閉,二者不去,而形神離矣。或曰:廣成子之於道,若是數數歟?曰:谷之不為稗,在種者一粒耳,何數不數之有。然力耕疾耘,不可廢也。

「我為汝遂於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陽之原也,為汝入於窈冥之門矣,至彼至陰之原也。」

窈冥昏默,長生之本。長生之本既立,亦必有堅凝之者。二者如日月水火之用。所以修煉變化,堅氣而凝物者也,蓋必有方矣。然皆必至其極,不極不化也。

「天地有官,陰陽有藏。」

廣成子以窈冥昏默立長生之本,以無思無為無欲去長生之害,又以至陰至陽堅凝之,吾事足於此矣。天地有官,自為我治之,陰陽有藏,自為我蓄之。為之者在我,成之者在彼。

「慎守汝身,物將自壯。」

言長生可必也,物豈有稚而不壯者哉。

「我守其一,以處其和。故我修身千二百歲矣,吾形未嘗衰。」黃帝再拜稽首曰:「廣成子之謂天矣。」廣成子曰:「來,余語汝。彼其物無窮,而人皆以為終,彼其物無測,而人皆以為極。

物本無終極,其分也成也,其成也毀也。物未嘗有死,故長生者物之固然,非我獨能。我能守一而處和,故不見其分成與毀爾。

「得吾道者,上為皇而下為王。失吾道者,上見光而下見土。」

皇者其精也,王者其粗也,生者明,死者幽,幽者不知明,明者不知幽。

「今天百昌皆生於土,而反於土。故余將去汝,入無窮之門,人其盡死而我獨存呼!」

蓋有以示化,去世,形解入土之意也與?

「廣成子曰:「吾與日月參光,吾與天地為常,當我緡乎?遠我昏乎?人其盡死而我獨存乎!」

可見,可言,可取,可去者,皆人也,非我也。不可見,不可言,不可取,不可去者,是真我也,近是則智,遠是則愚。得是,則得道矣。故人其盡死而我獨存者,此之謂也。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