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十三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十四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十五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第十三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 --卷(⿵龹⿱一龴)第十四

  雜詠一百首

   萇𢎞

宗周危可憫萇叔SKchar非難臣血三年碧臣心一寸丹

   栁下惠

不怨窮並佚能安小與卑何湏立奇節展季即吾師

   樂毅

忿懟及韓駟荒唐入郢鞭楽生端可拜寕死不謀燕

   屈原

芊姓且為虜纍臣安所逃不能抱祭噐𦕅復著離騷

   賈誼

寄聲謝絳灌勿毀洛陽人𡻕晚治安䇿諄諄禮大臣

   虞翻

孝亷已稱帝賓佐盡封侯不道投荒客交州白了頭

   顏魯公

鬼質內持衡胡雛外握兵一朝臨白刃乞米老孺生

   李白

幸自忤將軍那堪觸太真世無郭中令誰贖謫仙人

   陸贄

飲食晚田竇門庭誰敢闚禁中無急詔不記奉天時

   劉蕡

貂璫竊大柄韋布獻孤忠牓出無風漢無名在選中

  右十臣

   尹伯竒

不愁兒足凍第恐母心傷所以子范子惟彈一履霜

   宜臼

莫親於父子天性有時移竟以婦為厲空令傅作詩

   申生

君父如天地雖逃安所之可憐共世子SKchar不恨驪姬

   曽子

親劬何以報子職貴乎勤梨本非難熟瓜殊未易耘

   伍尚

伍奢呼二子一子奔奔焉逃父吾無取讎君亦未然

   扶蘇

詔自沙邱至如何便釋兵君王令賜死公子不求生

   東海王疆

聖經非拒父古誼有傳賢㩀以兵求勝疆能智自全

   姜詩

晨興風色惡日晏汲歸遲寕與閨中訣莫令堂上飢

   王祥

禮律通稱母能分⿰糹⿱𢆶匹與親乃知履霜子絶似臥氷人

   寕王

智出建成上賢於子糾多至今稱譲帝當日喚寕哥

   右十子

   伯夷

木主來西土檀車濟孟津只應千萬世瞻仰首陽人

   嬰臼

賢矣兩家臣孤存極苦辛後來有曹馬亦是受遺人

   王蠋

稷下空多士誰為國重䡖列臣七十二死者一書生

   魯仲連

六國鈞南面甘為北面臣向微生一叱幾帝虎狼秦

   豫子

紛紛荊聶輩猶有利而為智氏已無後先生欲報誰

   龔勝

已設床臨牖何湏綬着身遂令移鼎賊知愧飾巾人

   陶淵明

卜築堪容SKchar休官免折腰寕書䖏士卒不踐寄奴朝

   甄濟

唐德雖中否猶能愧畔臣盡驅汙賊者徃拜詐喑人

   何蕃

城去曽聨疏宣收亦舉幡向令無太學安得有何蕃

   司空圖

節將飛颺去牙郎賣羙餘唐臣不負國惟有一尚書

    右十節

   許由

一聞堯禪後洗耳急歸休隣叟嫌泉濁牽牛飲下流

   沮溺

皇皇聞津者藐藐耦耕人不識吾夫子寕非古逸民

   荷蓧丈人

客雲自孔氏不覺喜逢迎止宿見二子孰雲無世情

   接輿

上古聞巢父衰周有楚狂由來豪傑士不必待文王

   四皓

去避坑焚禍來成羽翼功留侯不自語驅使紫芝翁

   兩生

尚恐公汚我何妨史失名深衣與短製同召不同行

   嚴光

幸自沉溟去無端物色求簑衣亦堪釣何必披羊裘

   梁鴻

肅宗漢明主猶惡五噫詩一旦拂衣去世人那得知

   龎公

採藥棲遲穩然箕SKchar奪去景升不愛子卻念德公𫤘

   汾亭釣者

太公輔西伯嚴子客東京獨有汾亭者無人得姓名

    右十𨼆

   荀卿

厯厯非諸子駸駸及聖邱乃知焚籍相亦自有源流

   穆生

決去先生勇懷安二子慙向令猶在坐椘市赭衣三

   伏生

偶脫驪山厄龍鍾九十餘誰知漢散故傳得不全書

   轅固

面折公孫子堂堂負直聲安知上前議乃復有黃生

   申公

綰戊不自保強𦤺老先生魯邸今朝罷蒲輪昨日迎

   𫤘寛

茂陵䡖朴學寛對乃欣然口謾談三代書纔説一篇

   劉向

竊弓俱奮臂窺鼎迭磨牙同姓餘中壘昌言抑外家

   周堪

舊僭臣學淺晚昭主恩深莫鍳蕭張否重來遂病瘖

   鄭司農

新箋傳後學古詩發先儒不擬狂年少燈前罵老奴

   王通

當時三晉地已有聖人生不曉河汾氏為隋策太平

    右十儒

   孟之反

棄甲爭先去𭣣兵殿後囘但云馬不進應自聖門來

   曹沬

數戰數敗北寕非將略疎𭣣功一已首安用讀兵書

   廉頗

浪説三遺矢猶堪一㩀鞍君玉不自試耳目信人難

   李牧

説客為秦諜君王信郭開向令名將在兵得到叢臺

   白起

太息臣無罪胡為伏劍鋩悲哉四十萬寕不訴蒼蒼

   䝉恬

絶漠功雖大長城怨亦深但知傷地脈不悟失天心

   魏尚

塞外傳烽急雲中調守難誰為帝言者白髮老郎官

   李廣

飛將無時命庸奴有𢧐勲誰憐老衞尉身屬大將軍

   馬援

土室不堪䖏其如瘴毒何暮年欵段馬有愧少年多

   劉琨

除卻祖孫外餘皆在下風老奴口耳小安得肖司空

   一右十勇

   廣成子

不能𢧐𣵠鹿聊復𨼆崆峒揮手謝軒 毋煩順下風

   彭祖

活得如彭老憂愁八百春頻為哭殤叟屢作悼亡人


了不見矜色晬然真德容先生新沐髪弟子嘆猶龍

   列子

肉身無羽翼那有許神通㑹得泠然意人人可御風

   徐甲

白骨因誰活青牛與爾俱未酬再生德更索積年逋

   王子晉

宿有驂鸞約飄然遡碧宵不為君主鬯卻伴女吹簫

   安期生

子羽徒扛鼎其如欠轉圓不能決王霸𦕅去作神仙

   劉安

忽棄國中去疑為方外遊早知守都厠何以莫仙休

   梅福

忽去為吳卒深逃安漢公翻身天地外脫屣市朝中

   孫思邈

薬品用昆蟲遂虧全活功至今仙未得只在蜀山中

    右十仙

   瞿曇

世傳漢明帝始夢見金身SKchar不覌列子西方有聖人

   維摩

面色削瓜黃眉毫覆雪長安知四天不只在一禪床

   善財

放勛訪吾叔魯叟問𢎞𣆀所以此童子諸方亦遍參

   逹摩

直以心為佛西來説最高始知周孔外別自有英豪

   盧能

明鏡偷神秀菩提犯臥輪更將舊衣鉢石㫁不傳人

   馬祖

若非大氣魄只是小機鋒老子一聲喝學人三日聾

   德山

此老手中捧䡖輕也有瘢佛來與三日某甲莫湏餐

   支遁

若以色見我幾於貌失人林公少鬚髮澄觀欠冠巾

   澄公

值亂行何適隨縁住亦安能將石虎輩只作海鷗㸔

   誌公

寺甲扵江左身逃入禁中如何淨居殿餓殺老蕭公

   右十釋

  衞姜

俱着錦衣裳慿誰辨緑黃可憐君耄矣賢嬖不實姜

   阿嬌

甫聞阿嬌進又報衞娘留莫倚金為屋重重只鎻愁

   烏孫公主

玉座吞聲別氊車觸目悲如何漢公主去作虜閼氐

   平後

歆作已佐命雄甘為大夫獨餘黃室主不肯面新都

   辟司徒妻

倉皇問君父忠孝兩闗心絶勝杞良婦惟知哭藁砧

   兾缺妻

昔有二人貧耕田與負薪朱妻志求去卻婦敬如賔

   黙婁妻

夫節獨髙古妻賢傳至今既為加羙諡復不用邪衾

   齊人妻

不敢怨夫子徒悲誤妾身安知同穴者乃是乞墦人

   孺仲妻

彼雛飾容服吾穉業耕鋤不以貧慙富賢哉婦

   廬江小吏妻

尊嫜有嚴命妾不𫉬從夫去去猶囘首諄諄別小姑

    右十婦

   召南媵

貴賤有定分勤勞無怨心若令逢呂武亦化作姜任

   李夫人

恍惚疑如在纒綿愛未休明知已仙去猶欲出神求

   馮昭儀

獸不能加害傾身障頳紅安知丁與傅他日鷙於熊

   班媫妤

妾命薄如帋君恩泠似氷生當事長信SKchar願奉延陵

   蘇秦鄰妾

主命亦危矣媼謀真拙哉煩君賜妾杖嗔妾覆君杯

   樊通徳

粧束姑隨世風流亦動人等閑擁髻語千載尚如新

   銅雀妓

誰謂曺暪智囘頭玉座空向來臺上妓盡入洛陽宮

   房老

殘香猶在笥舊曲常書裙不及新歌舞樽前奉主君

   緑珠

向來金谷友至此散如雲卻是娉婷者樓前不負

   柳家婢

忽見牙郎態吁嗟悔失身不虞小婢子曽是柳家人

    右十妾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 --卷(⿵龹⿱一龴)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