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遊記/遊太華山日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遊嵩山日記 徐霞客遊記
遊太華山日記
遊太和山日記 

二月[編輯]

[編輯]

入潼關,三十五里,乃稅駕西嶽廟。黃河從朔漠南下,至潼關,折而東。關正當河、山隘口,北瞰河流,南連華岳,惟此一線為東西大道,以百雉鎖之。捨此而北,必渡黃河,南必趨武關,而華岳以南,峭壁層崖,無可度者。未入關,百里外即見太華屼出雲表;及入關,反為岡隴所蔽。行二十里,忽仰見芙蓉片片,已直造其下,不特三峰秀絕,而東西擁攢諸峰,俱片削層懸。惟北面時有土岡,至此盡脫山骨,競發為極勝處。

三月[編輯]

初一日[編輯]

入謁西嶽神,登萬壽閣。

向岳南趨十五里,入雲台觀。覓導於十方庵。由峪口入,兩崖壁立,一溪中出,玉泉院當其左。循溪隨峪行十里,為莎蘿宮,路始峻。又十里。為青柯坪,路少坦。五里,過寥陽橋,路遂絕。攀鎖鐵鏈上千尺幢,再上百尺峽。從崖左轉,上老君犁溝,過猢猻嶺。去青柯五里,有峰北懸深崖中,三面絕壁,則白雲峰也。舍之南,上蒼龍嶺,過日月岩。去犁溝又五里,始上三峰足。望東峰側而上,謁玉女祠,入迎陽洞。道士李姓者,留余宿。乃以余晷上東峰,昏返洞。

初二日[編輯]

從南峰北麓上峰頂,懸南崖而下,觀避靜處。復上,直躋峰絕頂。上有小孔,道士指為仰天池。旁有黑龍潭。從西下,復上西峰。峰上石聳起,有石片覆其上如荷葉。旁有玉井甚深,以閣掩其上,不知何故。還飯於迎陽。上東峰,懸南崖而下,一小台峙絕壑中,是為棋盤台。既上,別道士,從舊徑下,觀白雲峰,聖母殿在焉。下到莎蘿坪,暮色逼人,急出谷,黑行三里,宿十方庵。出青柯坪左上,有柸渡庵、毛女洞;出莎蘿坪右上,有上方峰;皆華之支峰也。路俱峭削,以日暮不及登。

初三日[編輯]

行十五里,入岳廟。西五里,出華陰西門,從小徑西南二十里,出泓峪,即華山之西第三峪也。兩崖參天而起,夾立甚狹,水奔流其間。循澗南行,倏而東折,倏而西轉。蓋山壁片削,俱犬牙錯入,行從牙罅中,宛轉如江行調艙然。二十里,宿於木柸。自岳廟來,四十五里矣。

初四日[編輯]

行十里,山峪既窮,遂上泓嶺。十里,躡其巔。北望太華,兀立天表。東瞻一峰,嵯峨特異,土人云賽華山。始悟西南三十里有少華,即此山矣。南下十里,有溪從東南注西北,是為華陽川。溯川東行十里,南登秦嶺,為華陰、洛南界,上下共五里。又十里,為黃螺鋪。循溪東南下,三十里,宿楊氏城。

初五日[編輯]

行二十里,出石門,山始開。又七里,折而東南,入隔凡峪。西南二十里,即洛南縣峪。東南三里,越嶺,行峪中。十里,出山,則洛水自西而東,即河南所渡之上流也。渡洛復上嶺,曰田家原。五里,下峪中,有水自南來入洛。溯之入,十五里,為景村。山復開,始見稻畦。過此仍溯流入南峪,南行五里,至草樹溝。山空日暮,借宿山家。

自岳廟至木柸,俱西南行,過華陽川則東南矣。華陽而南,溪漸大,山漸開,然對面之峰崢崢也。下秦嶺,至楊氏城。兩崖忽開忽合,一時互見,又不比木柸峪中,兩崖壁立,有回曲無開合也。

初六日[編輯]

越嶺兩重,凡二十五里,飯塢底岔。其西行道,即向洛南者。又東南十里,入商州界,去洛南七十餘里矣。又二十五里,上倉龍嶺。蜿蜒行嶺上,兩溪屈曲夾之。五里,下嶺,兩溪適合。隨溪行老君峪中,十里,暮雨忽至,投宿於峪口。

初七日[編輯]

行五里,出峪。大溪自西注於東,循之行十里,龍駒寨。寨東去武關九十里,西向商州,即陝省間道,馬騾商貨,不讓潼關道中。溪下板船,可勝五石舟。水自商州西至此,經武關之南,歷胡村,至小江口入漢者也。遂趨覓舟。甫定,雨大注,終日不休,舟不行。

初八日[編輯]

舟子以販鹽故,久乃行,雨後,怒溪如奔馬,兩山夾之,曲折縈回,轟雷入地之險,與建溪無異。已而雨復至。午抵影石灘,雨大作,遂泊於小影石灘。

初九日[編輯]

行四十里,過龍關。五十里,北一溪來注,則武關之流也。其地北去武關四十里,蓋商州南境矣。時浮雲已盡,麗日乘空,山嵐重疊競秀,怒流送舟,兩岸濃桃豔李,泛光欲舞,出坐船頭,不覺欲仙也。又八十里,日尚未晡,榜人以所帶鹽易柴竹,屢逗留。夜宿於山涯之下。

初十日[編輯]

五十里,下蓮灘。浪撲舟中,沾囊濡篋。二十里,過百姓灘,有峰突立溪右,崖為水所摧,岌岌欲墮。出蜀西樓,山峽少開,已入南陽、淅川境,為秦、豫界。三十里,過胡村。四十里,抵石廟灣,登涯投店。東南去均州、上太和,蓋一百三十里雲。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