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媿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卷第八 攻媿集 卷第九
宋 樓鑰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本
卷第十

攻媿集卷九

     宋   樓   鑰   撰

 今體詩

  試俞珣長頭筆

倦遊俞老入中州霜兔抽毫飽盛秋平日相親管城子

結交今得賈長頭

  訪留昭文於范村山間不得見

黃扉處士掩松關小立松風去住難可歎山中真宰相

未容神武掛衣冠

  送倪正甫侍郎出使

經帷親見犯天顔口伐何勞抗可汗故國應悲周黍稷

遺黎猶識漢衣冠殊鄰諜報終難測累歲要盟恐易寒

馳至京城上方略始知頗牧在金鑾

  送王仲言添倅海陵二首

萬卷詩書老雪溪頎然二子和塤箎絶憐伯氏久亡矣

猶幸夫君及見之來上鵷行人謂晚往舒驥足自嫌遲

他時還向雲門否布襪青鞋尚可期

遂初陳跡遽淒涼擊歎青箱極薦揚談笑於儂情易厚

典刑使我意差強重屏舊畫論中主古殿遺文話阿章

舊事從今向誰得尺書時許到淮鄉

  寄題延平范氏六桂堂

髙門儒效許誰同秀氣於今照演峯家學一椿連五桂

地靈兩劍化雙龍三人衣鉢清名接累世簪纓慶事重

彼茁孫枝更林立不須萬戸羨侯封

  京仲逺尚書爲澹然子作二大字

濃墨新題付澹然松坡爲子老談天憑君推我行年看

何日歸耕綿上田

  送李伯和吏部題舉浙東伯珍寺丞將漕夔門

奕奕君家好弟兄皇華交映棣華明幾年並列金閨彥

同日俱持玉節行萬里往臨夔子國一江先到越王城

㑹聞歸取青氈舊都似當年老貳卿

  送範文叔禮部守彭州

憂國鬢先雪愛君心似丹旌麾雖自適懐抱未全寛直

道任三黜故人憐一寒濛陽毋久駐旋復簉鵷鸞

  送趙徳老端明帥蜀

身名俱泰老尚書叱馭寧辭萬里途兩地恩榮真赫奕

四川父老定歡呼乖崖袍帶今重見清獻琴龜我更無

頻向籌邉樓上望歸來方略上新圖

  次盧國華提刑所寄韻

持節歸來上粉圍秖今一節又何之樂天好句追長慶

元亮髙風挹義熙我恨別多仍㑹少君雖去速豈來遲

閩山荔子熏晴晝莫惜登臨賸賦詩

  古梅遺張時可

枝封蒼蘚澹花疎一種風流髙更孤試問約齋三百樹


林中還有此枝無

  李才翁賀除天官次韻

九年奔走秖思閒歸夢時時墮故山巳媿演綸詞禁上

更堪曳履侍臣間官曹顧我空無補世事惟君了不關

但欲相從游物外不應久此玷清班

我居銓部閙簪裾終羨寒牕只蠧魚每念故交今有幾

況如盛徳豈容疎京塵共歎催人老市道誰知有隱居

久苦筆端枯渴甚楚波正欲借君餘

  劉徳修右史去國示所和從父東谿及楊子直

  走筆次韻

無人爲辨樂羊書卻向空山問草廬世上榮枯無定在

眼前毀譽竟何如寸心未徹九重上百口仍行萬里餘

只恐君王思舊學便看飛詔促嚴徐

東谿詩似老彌明傾葢論詩絶㸃塵筆墨爲供無盡藏

江湖乞得自由身出門逺送成惆悵無計相留更主臣

但願皇天開老眼不應空谷滯斯人

閣下相期久山中把酒稀未能容我去又復送君歸柱

史寧終隱威顔暫咫違壯心誰與語看劒一燈㣲

  謝袁起巖侍郎送盆梔奉老母

翠綃飛葢擁生香冰雪精神試晚妝鶴髪慈親俄一笑

玉人何事晚升堂

  送曽南仲寺丞守永嘉

六和久坐趣歸鞭卻送旌麾水竹邉無說可裨新令尹

有詩重送老同年城隅緑竹今安否庭下朱欒定儼然

回首東州眞夢境羨君此去若登仙

  過上虞懐謝驛喜雨

夢回簷溜作驚湍浄洗炎歊百慮寛咫尺東山見膏澤

令人更憶謝家安

  答杖錫平老

老我平生不願餘歸來但欲賦閒居灌園自足供朝膳

日奉夫人御版輿

  送淳尉海陵併寄示潚

二子俱從宦重親足自怡汝能行幼學吾豈恨輕離平

日自知己眞心更與誰臨文有遺忘此是憶兒時

處已幸寡過居官勿願餘動成經歲別賸寄幾行書公

退仍多學心清任索居但知行所職通塞聽何如

  次潘安叔寄新谿詩韻

會游明月舊雙谿老去情懐百不宜夢繞新谿身不到

更休重和寄來詩

  送內弟汪強仲赴台州稅官

雕鞌去去不容攀柳下門牆輟往還可但征商私龍斷

不妨拄頰看巾山右軍墨妙惟修禊太傅才髙亦抱關

咫尺親庭毋苦戀有人能作適齋閒

  少潛兄再立晝錦坊伯中弟有詩次韻

東樓舊日史君家盛徳於今説孟嘉晝錦門牆再興起

烏衣巷口倍輝華雖無崔氏聨三㦸肯學楊家簇五花

尤喜桂枝香不斷藏書滿屋是生涯

  王原慶訴盤餐蕭然走筆次韻

愁絶詩人太瘦生也無北食與南烹君看俚語亦堪笑

何日能塡鼻下橫

莫嗜鰒魚如老曹但應菜飯學參寥坡翁晚節更清苦

玉糝新羮手自調

  送趙振文主簿

去去江西不作難片帆雙槳蕩秋瀾巳知宦業非時様

尤喜情親耐歲寒志大自然羞附驥官卑何用歎棲鸞

少卿膝上加文度更比年時刮眼看

  病足戲效樂天體

課得退連茹藥逢新太醫居閒幸餘暇養病任多時歩

屧雖非便調琴足自怡晚來風雨急髙臥到晨炊

  叔韶弟上連桂堂牓㑹羣從

我家簪紱百餘年書種於今幸有傳折桂時能取黃牒

肯堂賴子抱青氈一新扁牓照華屋共集尊罍招衆賢

須信後生尤可畏要當爭著祖生鞭

  題林氏香嚴庵

緩歩尋佳處林深路欲迷偃松披數畝立竹潄三谿瀹

茗憑山檻呼燈照石梯輕輿空翠濕投暝喜幽棲

  送汪強仲還官所

又向丹丘去安書易往還固因官事了莫放舊書閒問

訊雪巢老寄懐巾子山經行皆夢境自笑日蒼顔

  寄題吳紹古縣尉經徳堂

問舍玉眞下讀書經徳中心期知共逺臭味許誰同吹

笛夜涼月舞雩春暮風直須涵詠熟毋負象山翁

  送季舅汪江州大定二首

直如公天自知晚年百順了無虧九城臺下方還斾

五老峯前又擁麾題坐喜逢陳仲舉據牀好繼庾元規


太平散吏無由到倚聽中和樂職詩

舅甥相與自垂髫㳺宦歸來鬢巳凋坐上可無車武子

酒酣時賴蓋寛饒喜公自此驅千騎顧我從今守一瓢


閒與適齋同悵望草堂樽酒幸清朝

  送內弟汪耐翁隨侍因赴臨川推官


之子長才盍要津未知此別幾經春且爲湓浦過庭子

徑作臨川入幕賓生長外家身巳老周旋中表意尤親

從今家問須情實莫事虛文學外人

  環村踏雪

一冬求雪雨還晴賸喜春朝見玉霙不爲偶同佳客到

誰能深入亂山行雲牕霧閣知何限玉樹瓊枝到處明

更喚輕舟同穩泛小谿何似剡谿清

筍輿衝雪過谿橋流水方東未晚潮白裏不知梅奪色

青邉尤喜麥成苖煙深帶雨參差下空闊隨風自在飄

可是忍寒詩更切故求野路踏瓊瑤

  又次蔣甥仲愚韻

山色空濛雪更竒滿空撃碎碧瑠璃寒侵茅屋春無寐

凍合梅花夜不知泛泛輕舟勝路滑洋洋流水樂人飢

興來但覺酒腸濶江海安能實漏巵

  送元積弟赴永嘉酒官

宦遊五載住中川似與邦人有夙縁昔日江山知好在

舊遊人物想依然吾衰無復逢梅福子去惟應夢阿連

或問故侯霜鬢未爲言潘令是齊年

我家清白世相傳工部真清更有年百口未曽營活計

一生惟喜種心田吾方奉母耕綿上子更移封向酒泉

兄弟凋零期自勉只將家訓作青氈

  同王原慶知道游天童

舊游曽記夢中身一日重來白髮新行盡杉松三十里

看來樓閣幾由旬狎鷗亭外波瀾闊宿鷺池邉草木春

自笑賦歸如許久始來此地作閒人

  東谷

舊説東柯谷茲來到此山樹深煙冉冉花落雨潺潺有

客禮師塔何人叩祖闗天連秋水逺此意尚人間

  千佛閣

平橫雲棟塞空虛倒影仍臨碧玉壺千佛威光歸寳所

九霄宸藻粲河圖人天共歎未曽有燕雀相驚不敢踰

試問南詢童子看化城曽見此樓無

  從子滌濯寒納涼

楊栁陰陰映粉牆宻雲藏雨晚來涼髙荷欲出欄幹上

笑挹紅英吸浄香

  謁告歸省復還海陵

吾子逺歸省重闈俱粲然難留毛義檄又送子眞仙西

去仍千里東歸約二年詞場期自力收取舊青氈

  題少潛兄得閒

亭下水吞空輕舟處處通閒情誰得似逸興更何窮詩

社率相過醉鄉時一中我家原不逺只在小橋東

平日君多暇如今我亦閒人歸真得地吏隱勝居山煙

浪一千頃茅簷三四間天寒倚脩竹空翠濕攲鬟

  送從子淵宰浦江

誰雲宦路足嶇嶔送子之官獨放心廉介有餘無矯亢

謙恭巳甚自崇深安輿何用資三釜慶問時能抵萬金

公退讀書三子侍縣齋松竹巳成林

  慈谿道中

雙櫓真成鵝鸛鳴客愁厭苦夢魂驚須㬰寖覺耳根熱

一覺醒來天巳明

  題惠崇著色四時景物

舊説惠崇眞畫師生綃四幅見天機鷺翻桃岸韶光嫵

鵝浴蓮塘暑氣㣲風勁賓鴻霜始肅寒欺花鴨雪初飛

分明知是丹青巻仍欲沙頭喚渡歸

  送吳參議

才氣勇無前人推季子賢侯藩聨剖竹製幕晚依蓮勢

利從身外風流到酒邉四明欣㑹遇兩載得周旋為記

題名石仍吟達觀篇留行何及矣執別但茫然我已甘

投老君方欲引年未知重見日目斷五湖船

  即事

十日陰寒雪不成臘殘春近更霜晴深山髙臥如春暖

遶鬢飛蚊自在鳴

  弔陳衛道墓

平生學博更加詳和㑹三家儘較量一覺可憐成夢蝶

多岐終是易亡羊門前脩竹連岩桂道上芙蓉間海棠

何似剗除閒草木青松一色蔭髙岡

  㳺大梅山梅仙岩

爲憶西京梅子眞人言羽化匪沈淪海瀕古墓巳無跡

山外髙風寧有神鯁論至今光漢傳清風猶足盪秋旻

何須更說神仙事終老市門良可人

  虎冢

辛勤玉柙更珠繻或見乂牙出骨須鷙獸一心能護法

敝帷千載尚全軀餘威凜凜空埋骨遺像耽耽若負嵎

及見當年梅子熟自應驚倒老妖狐

  謝潘端叔惠紅梅有序

   潘端叔惠紅梅一本全體皆江梅也香亦如之

   但色紅爾來自湖湘非他種比自此當稱爲紅

   江梅以別之王文公蘇文忠石曼卿諸公有紅

   梅詩意其皆未見此種也感歎不足爲賦二十

   絶

舊家桃李種河陽今日紅梅自楚湘根墢送春君意重

爲移絶艶到吾鄉

黃姑曽爲㸃冰肌亦有緇塵染素衣何似臙脂天賜與

暗香猶在是耶非

爲君手種向南牕誤認昌州移海棠元是玉妃生酒暈

帳中仍帶返魂香

前身施粉忌太白今日施朱恐太紅說似旁人剛不信

清香萬斛在花中

殿後鞓紅色漫穠絳桃空自笑春風何人擊碎珊瑚樹

惱得瑤姬面發紅

舊見寒花蠟蔕紅寧知沁入雪膚中絶憐金谷佳人墜

到地餘香散曉風

梅花幾種盡相聞老矣才欣見此君相與對花文字飲

絶勝歌舞醉紅裙

人間丹桂亦㣲黃未見紅葩解有香惟喜此花兼衆美

麝臍薰徹絳紗囊

初移湘水一枝春賸馥還欣爲我分夢入山房三十樹

何時醉倒看紅雲

歲晚紅英繞凍柯玉人無那醉顔酡廣平賦就如逢汝

鐵石心腸可奈何

少陵年後詠花開未見臙脂一抹腮可惜當時詩興動

止因東閣看官梅

坡翁著意賦三詩漫説濃香已透肌若見此花應絶倒


惜君生晚不逢時

花品無庸定等差國香國色屬吾家海棠正自慚粗俗


莫問漫山桃李花

不學江頭玉樹寒夀陽紅粉舊妝殘嬋娟可是慚隨俗


莫作金沙鎖骨看

客來試與倚䦨干拂拂清香觸鼻端儘教北人渾不識

不應改作杏花看

全體江梅臘裏芳紫綿新拂漢宮妝臨川借得江梅句

傾國天教抵死香

詩老爲花空自忙想應未識此奇芳青枝緑葉何須辨

桃杏安能如許香

只説梅花似雪飛朱顔誰信暗香隨不須添上徐熙畫

付與西湖別賦詩

縞帬練帨玉爲肌誰㸃㣲赬向北枝若使羅虬見顔色

定須將此比紅兒

自昔梅花雪作團紅梅晚出可人看江梅不解追時好

秖守冰姿度歲寒

  山行

行入春山紫翠中入山深處更桃紅一百五日麥秋冷

二十四番花信風千頃揺青幾蔽地四山聳翠欲浮空

野橋橫跨溪如練待買輕舟下釣筒

  金蹄

金蹄垂耳小韓盧飾以重環馴可呼誰繫冬青碧陰下

恍然如見撃桐圖

  次吳伯華韻

一身遇坎復乘流景物當前亦自由草淺人行囘作徑

水來沙聚看成洲哦詩首爲鉤棘句適意即是逍遙遊

爛醉不知門外事夕陽日日下西頭

  從子渢送梅枝戲作

向來地暖見東嘉帶葉江梅殿歲華不似青春三月暮

南枝梅子北枝花

  菁江迓客

菁江十里路透遲兩岸平疇接翠㣲贏得閒中乘畫舫


隨潮西上趁潮歸

  午睡聽雨

老年樂事莫如閒午睡醒來夢巳䦨枕上欠伸猶懶起

更聽簷外雨珊珊

  放鶴送潘㳟叔司理

沖霄六翮困蓬蒿清唳時時發九臯鵠立固應能獨出

雞羣未免歎徒勞相投顧我憐冰玉欲去知君刷羽毛

幸脫樊籠隨所適平平飛去不須髙

  宿育王山涵秋

清秋來此尚涵秋雨後山泉自在流夜暗寒聲鏘玉珮

燈明清影粲珠旒枕流正自憐孫楚洗耳何須訪許由

我亦暫來專一壑倚欄耽玩不知休

  長女淯歸夫家寄以小詩

胡笳未了遽成歸婦職如何敢失期彈到佳聲重入塞

伯喈未免念文姬

  太湖響石

何處飛來一段雲太湖風急到江城雲中疑有羣仙過

時聽丁東環珮聲

  送朱季公倅嚴陵

朱家族裔甲龍舒循吏清名史特書正爲嗇夫恩所部

至今廟食盛鄉閭舍人曽賦嚴公瀨季子方題仲舉輿

但向棠陰増蔽芾桐鄉今卻在桐廬

  以十月桃雜松竹寘缾中照以鏡屏用潚韻

中有桃源天地寛杳然溪照武陵寒莫言洞府無由入

試向桃花背後看

  次周益公韻有序

   某比從朱南劒獲拜覩丞相益公送行末章齒

   及舅甥姓氏既又得盡見詩刻文潞公同甲㑹

   之盛世所共聞公與王錢三府名丙午坊尤爲

   奇事今歐葛二賢士以布衣交五載與齊年之

   集夀樂未央髙風厚誼古未有也舅氏尚書既


   巳屬和命某同賦課成五首以謝厚意

天將間氣孕山川名世還當五百年巳是有官居鼎鼐


不妨平地作神仙書林尚欲校三豕筆力猶能驅兩肩

前日勲名身既退斯文留與後人傳


六一先生葛稺川兩孫俱並相君年詞場鏖戰今成夢

潭府齊盟望若仙政路三公舊同甲洛陽四老信差肩

坊名丙午真奇事寫入詩編盍並傳

頃嘗假守向中川公在黃扉巳數年毎念夔龍容接武

自期雞犬亦登仙入朝終歎一交臂問道幾思偏袒肩

數仞宮牆天様逺此心何日遂親傳

別駕歸來自贛川相迎方歎別經年爲言相國珠璣語

寄問洞庭山澤仙妙句聳觀親盥手滿城爭玩日駢肩

退憐母子方偕隱卻恐虛名似此傳

舅甥相與老鄞川況值慈親九十年畫舫時追唐賀監

筍輿聨訪漢梅仙官名自媿偶同轍才望如何敢並肩

誤辱品題稱酷似此聲梁楚更堪傳

  題施武子所藏老融二牛圖

佳哉淡墨掃人牛一笛橫風各自由平日深知焉用稼


如今但欲老西疇

烏犍離立意逶遲鞭䇿俱忘取次歸騃犢跳風仍卻顧


老融於此露天機

  謝少㣲兄惠牡丹

乍觀泉石分新種想爲黟山憶舊葩病後不妨風韻在

此花之外更無花

方翦欄干第四花玉人聨袂過吾家捻紅玉翼皆名品

醉眼相看到月斜

簫鼓聲中醉九旬落紅萬㸃正愁人眼明忽見傾城色

更向尊前作好春

  戲和詩卷

琴奕心偏好丹鉛手自磨衰翁㑹同社吾子揖餘波歌

動玉條脫酒傾金叵羅好爲文字飲行樂未宜多

山色藍初染湖光鏡始磨竹梢輕墜雨花片亂隨波麈

尾揮東晉龍舟弔汨羅莫愁春易老暢飲一春多

澄江如練浄新月似鎌磨老栁飄輕絮良苖颭細波歌

聲追古郢詩價怯新羅到處還成醉芳醪旨且多

暮年甘散誕壯志久消磨自媿今摩詰誰憐老伏波清

新慚庾信敏慧謝甘羅惟有詩情在猶能益辦多

  過從子澤家

楚楚初篁脫緑苞城居約略似荒郊土膏更得春風力

直引薔薇上竹梢

  題陸放翁詩卷

妙畫初驚渴驥奔新詩熟讀歎㣲言四明知我豈相屬

一水思君誰與論茶竈筆牀懐甫里青鞋布韈想雲門

何當一棹訪深雪夜語同傾老瓦盆

  送內弟汪莊仲赴浙西倉幕

家食八經秋茲焉喜宦遊往依王仲寳況事薛居州寄

信憑鴻羽題詩記虎丘雲飛親舍近時望海東頭

  贈龍游術士胡杲

方笑劉郎問大鈞從來禍福本無門世間生老病死苦

時至即行何足論

  夜坐

晚來徐歩出柴扃萬變浮雲在窈冥濃似鐵山擎缺月

薄於春絮透疎星正欣夜久沈天籟尤喜空明鬰帝青

雨氣未平龍欲動電光前後射中庭

  再送潘㳟叔

我似冥鴻弋猶慕君如放鶴去還歸秋空今日眞成去

好伴閒雲自在飛

  以六經左氏傳莊子遺伯中弟有詩來謝次韻

手披欲究百家編奴婢年來識鄭𤣥顧我幸多千卷蓄

念君未有一經全詩書心醉不容醒父子筆耕期有年

此但古人糟粕爾更須從此悟眞筌

書種傳來直到今讀書幾似孝標淫慾君終就九經庫

與子平分一片心更向漆園窮妙旨何殊清廟奏遺音

中郎書籍付王粲想得知余此意深

  中秋無月

涼意秋將半深期月影清昨宵雲㸃綴今夜雨縱橫睡

久何曽著更闌喜暫晴起來聊曠望終欠十分明

  贈丁相士

相形何似且論心眼力工夫見淺深古怪清奇任君説

靈臺一片若爲尋


  送叔韶弟赴官錢清

蕞爾錢清鎮茲行正爲貧九夷猶可處十室豈無人官


守無卑小城居緩卜鄰老夫平日事所至若終身

  浄明方丈

雲深宿雨未忺晴短艇還來叩曉扃山溜擁谿侵石磴

天風吹霧暗空庭茵鋪野草滋新緑玉立脩篁洗舊青


老我時時假僧榻夢魂直向醉中醒

  新闢門徑或謂太窄

門外頓空曠雙眸豁太虛誰歟列佳樹正爾對吾廬蚤

歲曽修業衰年得定居買鄰賢伯仲衣錦舊門閭未辦

三間屋先栽數席蔬歡娛戲萊服晨夕奉潘輿駟馬容

雖狹齋郎任有餘牀金知巳盡缾粟豈無儲細草沿堦

嫩新篁得雨初竊希仁者靜未覺故人踈晝永翻名畫

更長理舊書何妨抱琴醉儘好帶經鋤耋穉同甘苦兒

孫共卷舒眼花多掩巻鬢雪不堪梳少飲無求醉徐行

可當車此生千萬足秖願老樵漁

  小溪道中

簇簇蒼山隱夕暉遙看野雁著行歸久之不動方知是

一撘碎雲寒不飛

後衕環村儘遡游鳳山寺下換輕舟舟人努力雙篙急

引得清溪逆岸流

  送從子淵葬

晨起霜如雪天寒水欲冰引舟拖急瀨扶杖歴危層北

阮苦多事二疏俄喪明山阿埋白璧悲慟不能勝

  早起戲作

枕穩衾溫夢乍回閒居不怕漏聲催天明更欲從容睡

長被孫兒惱覺來

  午睡戲作

早起三朝當一工老來貪睡不相同偶然一次五更起

卻用重眠到日中





攻媿集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