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史/卷2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二百六 新元史
卷二百七 列傳第一百四
卷二百八 
梁德珪 張思明 陳顥 傅岩起 王士宏

梁德珪 張思明 陳顥 傅岩起 王士宏

  梁德珪,字作伯溫,一名暗都剌,大都良鄉人。祖守信,隆興都轉運鹽使。父國禎,內藏庫提點。

  德珪初事昭睿順聖皇后,令習國語,通奏對。至元十六年,為中書左司員外郎,擢郎中,六遷至參議尚書省事。大都地震,帝怪州縣報囚數太多,德珪曰:「當國者急於征索,蔓延收系,以致如此。」帝悟,為免中外逋賦。二十九年,執政入奏事,帝詢其本末,不能對,德珪從旁代之,辨析明暢。帝大悅,拜參知政事。

  三十一年,遷左丞。德珪在省日久,凡錢俗出納、銓選進退、諸藩賜予,或上命驟至,不暇閱簡牘,同列莫知反對,德珪從容數語即定。大德元年,轉右丞。二年,遷平章政事。

  七年,以受張瑄、朱清賄賂,與平章政事伯顏、段真、阿里渾薩里,右丞八都馬辛,右丞月古不花,參政迷而火者、張斯立等俱罷,德珪安置湖廣。八年九月,與伯顏並復為平章政事,八都馬辛復為右丞。御史杜肯構言:「伯顏等樹黨受賂,謫戍遠方,道路相慶。方今數月,遽聞召復相位,又與原鞫者同列,天下這人目伯顏、梁德珪、八都馬辛為三凶。三凶不除,無以謝天下,乞明正其罪。」中丞何遹亦以為言,前後章數上,皆不報。

  德珪既至,帝問卿安在?德珪涕泣不能語,賜酒饌,使往拜其母,因以氣疾,乞骸骨歸。是年卒,年四十六,至元元年,贈推誠保德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太傅、上柱國,追封薊國公,諡忠哲。弟德璋,益都路總管。

  張思明,字士瞻,其先獲嘉人,後徒居輝州。思明穎悟過人,讀書日記千言。至元十九年,由侍儀司舍人辟御史台掾,又辟尚書省掾。丞相阿合馬死,世祖命尚書省簿問黨與。一日,召右丞何榮祖、左丞馬紹輸其賦以入,思明抱牘眾。日己昏,命讀之,自昏達曙,帝聽之,忘疲,曰:「讀者聲大,似侍儀舍人。」榮祖對曰:「正由舍人選為掾者。」帝曰:「斯人可用。」明日,擢大都路治中。思明以超遷逾等,固辭,乃改湖廣行省都事。

  元貞元年,召為中書省檢校,遷戶部主事。大德初,擢左司都事。有獻西域秤法,思明以惑眾,不用。初立海道運糧萬戶府於江浙,受除者憚涉險不行,思明請升等以優之。著為令。五年,轉吏部郎中,九年,改集賢司直。十年,除江浙行中書省左右司郎中。至大三年,遷兩浙鹽運使。未上。入為參議樞密院事,改中書省左司郎中。

  皇慶元年,再授兩浙鹽運使。歲譚嬴羨,僚屬請上增力,思明不許,曰:「嬴縮不常,萬一以增為額,是我希一身之榮,遺百世之害也。」二年,召為戶部尚書。

  延祐元年,進參議中書省事。三年,拜中書參知政事。浮屠妙總統有寵,敕中書官其弟五品。思明執不可。帝大怒,召見,切責之。對曰:「選法,天下公器,徑路一開,來者雜遝。寧違旨獄戾,不敢隳祖宗成憲,使四方得窺陛下淺深。」帝心然其言,然業許之,乃曰:「卿姑與之,後勿為例。」遂授萬億庫提舉,不與散官。久之,出為工部尚書。帝問左右曰:「張士蟾居工部,得無怏怏乎?」對曰:「勤職如初。」帝嘉嘆之,命授宣政院副使。

  五年,除西京宣慰使,條和林運糧不便十一事上之,帝勞以端硯、御酒。會左丞相哈散辭職。思明諂事哈散,哈散乃白於帝曰:「臣自揆才薄,恐誤陛下國事。若必欲任臣,願薦一人為助。」帝問:「為誰?朕能從汝。」哈散再拜謝曰:「臣願得張思明。」即日拜思明中書參知政事。未幾,遷左丞。

  英宗即位,思明又黨附鐵木迭兒。帝告壽安山寺,監察御史觀音保、瑣咬兒哈的迷失、成珪、李謙亨強諫,帝震怒,殺觀音保、瑣咬兒哈的迷失,成珪、李謙亨屬吏。思明謂鐵木迭兒曰:「言事,御史職也,祖宗以來,未嘗殺諫臣。」成、李既屬吏,當論法,二人得從輕典。及拜往為左丞相,惡思明以不支蒙古子女口糧,餓死四百人,罪之,杖免,籍其家。

  天曆元年,起為江浙行省左丞。會陝西大飢,執政撥江浙鹽運司歲課十萬錠賑之。吏白:「周歲所入已輸京師,當回咨中書省。」思明曰:「陝西饑民,猶鮒魚在涸轍,往復逾月,是索之枯魚之肆也。其以下年未輸者數與之,有罪吾當坐。」事聞,朝廷韙之。

  二年,復召為中書左丞。監察御史言:「思明在仁宗時,阿附鐵木兒,離間兩宮,仁宗灼見其奸,既行黜罷。及英宗即位,鐵木迭兒見再相,援為左丞,稔惡不悛,意以罪廢。今又冒居是官,宜從黜罷。」從之。

  後至元三年,卒,年七十八。思明熟於律,與謝讓、曹鼎新齊名。贈推忠翊治守義功臣,依前中書左丞,上護軍、清河郡公,諡貞敏。

  陳顥,字仲明,其先信安人。五世祖山,仕金為謀克監軍,大安初,安居庸關,降於太祖,授平陽、太原等路軍民都元帥,以年老致仕。金宣宗南渡,河北盜賊蜂起,有號兩淮張者,據信安,山單騎遏之,諭以禍福,張不聽。金亡,山復勸之曰:「今天下已定,君守一城欲可為?民且屠矣。」張感動,遂降。山卒,子孫徒清州,又為清州人。

  顥幼穎悟,日誦千餘言。稍長,游京師,受學於翰林學士旨安藏,從安藏事徽仁裕聖皇后,安藏深於釋教,後乃命顥祝髮受戒。及仁宗奉後出居懷慶,顥從行,益見親信。成宗崩,仁宗入定內難,迎立武宗,顥皆預密謀。

  武宗即位,命以資德大夫為釋教都總統。仁宗即位,顥始易冠服,拜集賢大學士,仍宿衛禁中,顥伺帝閒暇,輒取經書所載切於政治者奏之,每見嘉納。帝嘗坐便殿,群臣奉事,望見顥,喜曰:「陳仲明在列,所奏必善事。」帝欲用顥為中書平章政事,顥固辭。仁宗崩,顥謝病歸。

  文宗即位,復起為集賢大學士,奏請增國學弟子員,蠲其徭役,皆從之。元統初,扈從上都,至龍虎台,惠宗召見,握顥手言:「卿累世老臣,更事多,凡議政事宜,極言元隱。」顥頓首謝。顥素無學術,太常博士逮魯曾議以貞哥皇后配享武宗。明宗、文宗生母不應配享,顥妄引唐太宗冊曹王明之母為皇后以駁之,為當時所鄙笑。事具《逮魯曾傳》。

  至元四年致仕,命食全俸於家。明年卒,年七十六。至正中,贈攄誠秉義佐理功臣、光祿大夫、河南行省平章政事,追封薊國公,諡文忠。子孝伯。清州判官;敬伯,中書平章政事。

  傅岩起,晉寧汾西人。父傑,以縣吏除河中府、絳州兩提控案牘,有能名。故岩起亦長於吏事,辟中書省掾,歷陝西行省都事,入為吏部主事。

  太子太師鐵木迭兒引用官僚非人,岩起繳駁之,鐵木迭兒深以為憾。仁宗崩,英宗居諒暗,鐵木迭兒復相,召岩起入,將坐以沮格之罪。道遇吏部尚書,告之曰:「汝以微官忤重臣,事恐叵測。若問前事,宜推於我,庶幾可分罪。」岩起謝之曰:「事出於某,豈敢嫁禍。」及至,鐵木迭兒詰責甚厲,即日免官。

  至治二年,鐵木迭兒卒,拜住為右丞相,以岩起為戶部主事,改刑部。泰定元年,拜監察御史,疏劾遼王脫脫,請廢之。又論太尉、司徒、司空之職,不宜濫假僧人遷左右司郎中,參議中書省事。四年,擢吏部尚書,御史韓鏞言:「吏部天下銓衡,岩起從小吏入官,不如天下賢才。又尚書三品。岩起官四品,於法亦不得遷。」由是改同知大禧宗禋院事。左丞相倒剌沙,西域人,黨賈胡,售奇寶求增其價,岩起爭之甚力,倒剌沙雖慍,然亦服其公直。丁父憂歸。

  文宗即位,起為同僉樞密院事。時囊加台陰兵四川,勢張甚,命同知樞密院事不憐吉歹討之,以母老辭,岩起請代其行。帝義而許之,賜金虎符。既而囊加台降,岩起遂便道歸。終制,服闋,授兩淮都轉運鹽使,以淮漕稱職,賜御酒、金幣。遷湖北、燕南、山東三道廉訪使,陝西行台治書侍御史,入為中台治書侍御史。以言事忤旨,謝病歸。至元五年,召拜中書參知政事。六年,進左丞,階資政大夫。累封河東郡公,卒,諡正獻。

  王士宏,字可毅,平陽晉陵人。

  祖父泰亨,字子通,從許衡學。至元中,以平章政事、商議在中書省事使高麗,不受饋遺。安南國請佛書,泰亨乞以九經賜之,為時論所稱。元統二年,追諡清憲。

  士宏幼事文宗於潛邸,文宗方四歲,士宏侍奉十餘年,多所啟沃。仁宗聞而善之,授管領諸路納綿總管經歷,翊正司丞,稍遷中政院司議。文宗遷南海。召還,復出居建康,士宏皆從之。道有餓莩,命士宏出私錢振之。文宗在建康,日飲酒為韜晦之計,士宏諫曰:「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酒能敗德,不節恐致疾。」文宗嘉納焉。士宏進水飯鹽□,文宗食之美,乃曰:「以此上供。」及移江陵,士宏宿衛益謹,或通夕侍立不寐。

  泰定帝崩,燕鐵木兒見起兵大都,遣使迎文宗於江陵。文宗即位,改元,百僚朝賀,敕士宏糾儀,殿陛肅然,授工部尚書,士宏進言:「刑不可黷,賞不可濫。」每承飲賜,皆固辭。文宗問曰:「聞爾兄宗敬有廉名,今何事?」對曰:「臣兄宗敬,除桂陽知州,貧不能往。」即日授監察御史,又以其次兄讓為大司農經歷,旋改南台御史。士宏本名宗訓,文宗為易今名,以可毅字之。天曆二年,改建康潛邸為佛寺,以士宏董其工役。

  至正中,與散散奉使宣扶江西、福建諸道,廣招賄賂。江西儒人黃如征伏闕上書,言其罪狀,惠宗為之感動,授如征江西儒學提舉,士宏與散散雖釋不問,然終身不加遷擢。未幾,士宏以疾卒。

  史臣曰:「梁德珪,張思明之黨奸,王士宏之黷貨,陳顥奉母后之命祝髮受戒,甘為浮屠,其人皆不足道,傅岩起從吏入官,素無學術,然鯁直敢言,較脂韋者終有取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