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㑹典 (四庫全書本)/卷01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十八 明㑹典 卷十九 卷二十

  欽定四庫全書
  明㑹典卷十九
  戶部四
  諸司職掌
  凡各州縣田土必須開豁各戶若干及條段四至係官田者照依官田則例起科係民田者照依民田則例徴斂務要編入黃冊以憑徴收稅糧如有出賣其買者聽令増收賣者即當過割不許灑𣲖詭寄犯者律有常憲其民間開墾荒田從其自首首實三年後官為收科仍仰所在官司每嵗開報本部以憑稽考
  凡公侯祿米各有等第皆於浙西蘇松等府官田內撥賜其佃戶仍於有司當差
  凡民間有犯法律該籍沒其家者田土合拘收入官本部書填勘合類行各布政司府州縣將犯人戶下田土房屋召人佃賃照依沒官則例收科仍將佃戶姓名及田地頃畆房屋間數同該科稅糧賃錢數目開報合幹上司轉達本部知數十二布政司並直𨽻府州田土總計八百四十九萬六千五百二十三頃零
  浙江布政司田土計五十一萬七千五十一頃五十一畒
  湖廣布政司田土計二百二十萬二千一百七十五頃七十五畒
  河南布政司田土計一百四十四萬九千四百六十九頃八十二畒零
  江西布政司田土計四十三萬一千一百八十六頃一畒
  北平布政司田土計五十八萬二千四百九十九頃五十一畒
  陜西布政司田土計三十一萬五千二百五十一頃七十五畒
  廣西布政司田土計一十萬二千四百三頃九十畒
  山東布政司田土計七十二萬四千三十五頃六十二畒
  山西布政司田土計四十一萬八千六百四十二頃四十八畒零
  廣東布政司田土計二十三萬七千三百四十頃五十六畒
  四川布政司田土計一十一萬二千三十二頃五十六畒
  福建布政司田土計一十四萬六千二百五十九頃六十九畒
  雲南布政司田土原無數目
  直𨽻蘇州府田土計九萬八千五百六頃七十一畒
  寧國府田土計七萬七千五百一十六頃一十一畒
  徐州田土計二萬八千三百四十一頃五十四畒滁州田土計三千一百五十頃四十五畒
  池州府田土計二萬二千八百四十四頃四十五畒
  揚州府田土計四萬二千七百六十七頃三十四畒
  廬州府田土計一萬六千二百二十三頃九十九畒
  安慶府田土計二萬一千二十九頃三十七畒松江府田土計五萬一千三百二十二頃九十畒鳯陽府田土計四十一萬七千四百九十三頃九十畒
  應天府田土計七萬二千七百一頃二十五畒廣德州田土計三萬四十七頃八十四畒
  淮安府田土計一十九萬三千三百三十頃二十五畒
  徽州府田土計三萬五千三百四十九頃七十七畒零
  常州府田土計七萬九千七百三十一頃八十八畒
  鎮江府田土計三萬八千四百五十二頃七十畒太平府田土計三萬六千二百一十一頃七十九畒
  和州田土計四千二百五十二頃二十八畒
  𢎞治十五年十三布政司並直𨽻府州實在田土總計四百二十二萬八千五十八頃九十二畒零
  官田共五十九萬八千四百五十六頃九十二畒零民田共三百六十二萬九千六百一頃九十七畒零
  浙江布政司
  官田五萬四千七百八十一頃九十三畒九分六釐民田四十一萬七千五百六十頃七十七畒八分一釐
  湖廣布政司
  官田一十八萬五千八百九十六頃二十三畒六分民田五萬二百三十二頃二十三畒二釐
  河南布政司
  官田三千八百四頃四十六畒
  民田四十一萬二千二百九十五頃二十二畒四分七釐
  江西布政司
  官田二萬六千八百七十頃四十二畒九分六釐民田三十七萬五千四百八十二頃三畒七分一釐
  陜西布政司
  官田六千八百六十二頃九十五畒二分四毫
  民田二十五萬三千七百九十九頃八十六畒六分
  廣西布政司
  官田二千八百四十一頃五十四畒四分七毫
  民田一十萬五千六頃四十七畒三分二釐七毫
  山東布政司
  官田二千八百九十二頃九十畒三分三釐九毫民田五十四萬三十六頃四十七畒二分九釐九毫
  山西布政司
  官田一萬一千九百五十七頃九十一畒五分七釐民田三十七萬八千八百五十一頃四十二畒三分六釐
  廣東布政司
  官田一萬七千九百六十一頃九十六畒二分三釐民田五萬四千三百六十二頃四十九畒九分三釐
  四川布政司
  官田二千一百三十四頃一十二畒三分五釐六絲民田一十萬五千七百三十五頃五十畒三分三毫
  福建布政司
  官田一萬一千二百九十頃八十五畒一釐八絲民田一十二萬三千八百七十五頃三十二畒七分八釐
  雲南布政司
  官田二百五頃五十六畒四分三釐
  民田三千四百二十五頃七十八畒五分七釐
  貴州布政司
  田地自來原無丈量頃畒每歲該納糧差俱於土官名下總行認納如洪武年間例
  直𨽻蘇州府
  官田九萬七千七百八十六頃三十五畒三分六釐三毫
  民田五萬七千四百六十三頃六十二畒四分六釐三毫
  寧國府
  官田九千七百七十一頃八十八畒六釐二毫
  民田五萬九百一十一頃九畒一毫
  徐州
  官田二百三頃三十五畒二分二釐一毫
  民田二萬九千八百八頃八十七畒六分四釐
  滁州
  官田二百四十頃六十五畒九分七毫
  民田二千六百七十二頃一十七畒九分二毫
  池州府
  官田一千八百二十三頃五十七畒四分九釐三毫民田七千九十六頃五畒六分五釐八毫
  揚州府
  官田七千九百三十四頃五十七畒二分二釐
  民田五萬四千三百六十二頃四十九畒九分三釐
  廬州府
  官田五百六十八頃七十六畒一分七釐七毫一絲民田二萬四千八百六十一頃六十九畒八分一釐
  安慶府
  官田四百九十七頃六十二畒三分三釐
  民田二萬一千三百九十三頃三畒八分四釐
  松江府
  官田三萬九千八百五十六頃三十三畒五分二釐九毫
  民田七千三百頃二十八畒三分五釐七毫
  鳯陽府
  官田一千五百八十五頃五十六畒
  民田五萬九千六百七十七頃一十畒七分六釐七毫
  應天府
  官田一萬九千九百六十四頃三十九畒四分四釐民田五萬九頃六十八畒七分四釐五毫一絲
  廣德州
  官田一千三十九頃三十六畒六毫
  民田一萬四千三百六十四頃九十三畒八分
  淮安府
  官田五千三十九頃八十六畒三分二釐六毫九絲民田九萬六千三十三頃八十七畒九釐五毫六絲
  徽州府
  官田八百二十一頃五十七畒四分六釐八毫
  民田二萬四千四百五十五頃九十四畒六分三釐
  常州府
  官田九千四十一頃五十五畒六分八釐四毫
  民田五萬二千七百三十六頃一十九畒八分八釐
  鎮江府
  官田一萬三百五十六頃八十六畒二分五釐五毫民田二萬二千三百六十五頃四十八畒九分三釐
  太平府
  官田四千四百五十五頃六十三畒四分二釐三毫民田一萬一千七百八十八頃一十九畒七分九釐
  和州
  官田六千四十八頃一十三畒二分七釐九毫
  民田五千八百四十三頃五十六畒二分六釐七毫
  順天府
  官田八百三十五頃五十五畒七分九釐一絲五忽民田六萬七千八百八十四頃五十七畒七分八釐
  永平府
  官田一百頃六十八畒九分七釐八毫
  民田一萬四千七百四十三頃八十八畒六分三釐
  真定府
  官田五百一十頃三畒八分二釐八毫五絲九忽民田三萬八千四百七十頃六十一畒六分七釐
  保定府
  官田四百八頃六十二畒三分一釐九毫三絲
  民田三萬五千一百二十頃八十八畒五分八釐
  順德府
  官田七十九頃二十一畒八分三毫五絲
  民田一萬三千七百四十三頃三十四畒一分三釐
  廣平府
  官田一百一十六頃八十九畒八釐三毫
  民田二萬一百二十一頃二十五畒一分四釐
  大名府
  官田五萬一千七百三十九頃六十二畒二分四釐民田二百五十四頃四分三釐二毫
  河間府
  官田一百二十九頃三十六畒四釐四毫四絲
  民田二萬四千九十一頃三十五畒八分四釐一毫
  保安州
  民田三百四頃五十七畒七分五釐
  隆慶州
  民田一千五十九頃四十二畒四分二釐
  明令
  凡典賣田土過割稅糧各州縣置簿附寫正官提調收掌隨即推收年終通行造冊觧府毋令産去稅存與民為害
  凡民間賦稅自有常額諸人不得於諸王駙馬功勲大臣及各衙門妄獻田土山塲窰冶遺害於民違者治罪
  
  應天宣城太平廣徳鎮江五府州為是興王之地久被差徭特將夏秋稅糧不時全免惟元宋入官田地我朝籍沒之田民田全免官田若令全免民難消受所以減半徵收 凡民間灑𣲖包荒詭寄移坵換叚這等俱是姦頑豪富之家將次沒福受用財賦田産以自己科差灑𣲖細民境內本無積年荒田此等豪猾買囑貪官汚吏及造冊書筭人等其貪官汚吏受豪猾之財當科糧之際作包荒名色徵納小戶書筭手受財將田灑𣲖移坵換叚作詭寄名色以此靠損小民此誥續出所在富家當體朕意將田歸於已名照例當差倘不體朕意所在被害人戶及鄉間鯁直豪傑㑹議將倚恃豪傑之家捉拿赴京連家遷發化外將前項田土給賞被擾羣民的不虛示將自己田地移坵換叚詭寄他人及灑𣲖等項事發到官全家抄沒若不如此靠損小民
  事例
  洪武初令官田起科每畒五升三合五勺民田每畒三升三合五勺重租田每畒八升五合五勺蘆地每畒五合三勺四抄草塌地每畒三合一勺沒官田每畒一斗二升 又令各處人民先因兵燹遺下田土他人開墾成熟者聽為己業業主已還有司於附近荒田撥補又令各處荒閒田地許諸人開墾永為己業俱免雜泛差科三年後並依民田起科稅糧 又令復業人民見今丁少而舊田多者不許依前占護止許儘力耕墾為業見今丁多而舊田少者有司於附近荒田驗丁撥付三年令以北方府縣近城荒地召人開墾每戶十五
  畒又給地二畒種菜有餘力者不限頃畒皆免三年租稅 七年詔蘇松嘉湖等府田如每畝起科七斗五升者減半 十三年詔陜西河南山東北平等布政司及鳯陽淮安揚州廬州等府民間田土許儘力開墾有司毋得起科 又令減蘇松嘉湖四府重租糧額舊額田畝計七斗五升至四斗四升者減十之二四斗三升至三斗六升者減十之一俱止徵三斗五升以下仍舊十五年令天下僧道常住田土不許典賣 又令各處奸頑之徒將田地詭寄他人名下者許受寄之家首告就賞為業 二十年令本部覈實天下土地其兩浙等處富民多畏避徭役詭寄田産遣監生往丈量畫圖編號悉書主名為魚鱗圖冊以備查考 二十四年令公侯大官以及民人不問何處惟犁到熟田方許為主但是荒田俱係在官之數若有餘力聽其再開其山塲水陸田地亦照原撥賜則例為主不許過分占為己有又令山東槩管農民務見丁着役限定田畒着令耕種敢有荒蕪田地流移者全家遷發化外充軍 二十六年令開墾荒蕪官田俱照民田起科 二十八年令山東河南開荒田地永不起科 永樂三年凡開墾官湖作官田每畒夏稅麥二升秋糧米三斗 十三年令民間事故人戶拋荒田土有司取勘開豁稅糧另行承佃如係官田亦照民田起科 宣徳四年詔各處官田每畒舊例納糧一斗至四斗者各減十分之二四斗一升至一石以上者各減十分之三 正統元年令浙江直𨽻松蘇等處官田准民田起科每畒秋糧四斗一升至二石以上者減作二斗七升二斗一升以上至四斗者減作二斗一斗一升至二斗者減作一斗 三年詔各處凡有入額納糧田地不堪耕種另自開墾補數者有司勘實不許重復起科 四年奏准江西浙江福建並直𨽻蘇松等府凡官民田地有因水坍漲去處令所在有司逐一丈量漲出多餘者給與附近小民承種照民田則例起科坍沒無田者悉與開豁稅糧 六年令山東河南北直𨽻並順天府但有開荒無額田地俱從輕起科 五年令北直𨽻府州縣將富豪軍民人等包耕田地除原納糧田地外其餘均撥貧民及衝塌田地人戶耕種照例起科其貧民典當田宅年久無錢取贖及富豪軍民占種逃民田地待復業之日照數斷還原主十三年令各處寺觀僧道除洪武年間置買田土其
  有續置者悉令各州縣有司查照散還於民若廢弛寺觀遺下田莊令各該府州縣踏勘悉撥與招還無業及丁多田少之民每戶男子二十畒三丁以上者三十畒若係官田照依減輕則例每畒改科正糧一斗俱為官田如有戶絶仍撥給貧民不許私自典賣 景泰三年令浙江等布政司丁多田少之人開墾田地若原係稅額者俟三年後仍納本等稅糧 又令各處寺觀田土每寺觀量存六十畒為業其餘撥與小民佃種納糧四年令廣西人民有被蠻賊刼殺遺下田土者各該有司取勘撥給無田及丁多田少之家承種二年後照例起科 七年定浙江嘉湖杭官民田則例官田每畒科米一石至四斗八升八合民田每畒科米七斗至五斗三升者俱每石歲徵平米一石三斗官田每畒科米四斗至三斗民田每畒科米四斗至三斗三升者俱每石歲徵平米一石五斗官田每畒科米二斗至一斗四合民田每畒科米二斗七升至一斗者俱每石歲徵平米一石七斗官田每畒科米八升至二升民田每畒科米七升至三升者俱每石歲徵平米二石二斗 天順二年勅皇親公侯伯文武大臣不許強占官民田地起蓋房屋把持行市侵奪公私之利事發坐以重罪其家人及投托者悉發邊衞永逺充軍 三年令各處軍民有新開無額田地及願佃種荒閒地土者俱照減輕則例起科每畒糧三升三合草一斤存留本處倉塲交收不許坐𣲖逺運 成化七年令湖廣河南二布政司流民遺下平川田地分撥各州縣土戶丁多有力及田少之家承種起科若深山大谷新開田土原係應禁山塲者俱與開豁稅糧 十六年令福建僧寺及有寺無僧田土每寺除徵糧及百畒以下其多餘田地給無田小民領種 十七年令各處軍民人等有情願承佃空閒官地荒田及山塲水洲者城市官地每闊一丈長三丈歲納米一石附近城郭好地每闊二丈歲納米一石山塲水洲俱照舊例起科 二十一年令遼東地方軍舍餘人等有開墾不係屯田拋荒地土者上等田每一百畒納穀一石豆一石中等田納穀一石豆五斗 𢎞治二年令順天等六府入官田土俱撥與附近無田小民耕種起科每名不過三十畒 又令應天府上元等七縣官田糧每石減耗二斗五升民田每畒勸出米二升鎮江府丹徒縣官田糧每石減耗米二斗二升民田每畒勸米二升丹陽縣官田糧每石減耗二斗民田每畒勸米一升金壇縣官田糧每石減耗米二斗民田每畒勸出米一升二合太平府當塗等三縣官田糧每石減耗二斗五升民田每畒勸出米一升寜國府宣城等六縣官田糧每石減耗三斗民田每畒勸出米一升廣德州並建平縣官田糧每石減耗米二斗民田每畒勸出米一升五合 又令皇莊及皇親公侯駙馬伯等官莊田如遇災傷俱令照依民田災傷分數徵收其各處王府不許置買田地覇占民業 六年奏准各王府及功臣之家欽賜田土佃戶照原定則例將該納子粒依時價每畒銀三分送赴本管州縣上納令各該人員関領不許自行收受
  事例
  正統元年撥賜河間府等處安挿外夷官員田土指揮一百五十畒千戶一百二十畒百戶所鎮撫一百畒九年令外夷歸附官員未曽安挿該給田土者都督二百五十畒都指揮二百畒指揮一百五十畒千戶衞鎮撫一百二十畒百戶所鎮撫一百畒 又令迤北來降之人每名撥與徳州田地五十畒 十二年令西北歸附夷人每人撥地八十畒耕種自給 景泰二年給還顔孟二廟祭田六十頃又増給田二十頃佃戶各十家天順六年詔以沙州衞苦峪城西北地阿干卜剌直
  至苦峪川邊田地分給赤斤䝉古衞永逺耕種
  國初兵荒之後民無定居耕稼盡廢糧餉匱乏初命諸將分軍於龍江等處屯田自是立法漸宻徧於天下大率衞所軍士以三分守城七分屯種又有二八一九四六中半等例皆隨地而異雲
  計各處屯田總數
  在京錦衣等衞屯田共六千三百三十八頃五十一畒八分二釐七毫八絲
  南京錦衣等衞屯田共九千三百六十八頃七十九畒三分七釐五毫六忽
  中都留守司並所屬衞所及皇陵衞屯田共七千九百五十三頃七十八畒九分三釐六毫
  北直𨽻衞所屯田共七千九百三十七頃四十九畒四分五釐
  南直𨽻衞所屯田共一萬九千八十七頃二十五畒八分七釐八毫
  大寜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二千一百二十六頃七十六畒二分三釐
  萬全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一萬九千六十五頃七十二畒六分一絲一忽
  浙江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二千二百七十四頃一十九畒六分六絲六忽
  湖廣都司行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一萬一千三百一十五頃二十五畒
  河南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三萬六千三百九十頃一十七畒三分二釐
  江西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五千六百二十三頃四十一畒二分五釐
  陜西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二萬九千四百四十四頃二十二畒三分五釐三毫
  陜西行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一萬三千一十二頃五十畒
  廣西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五百一十三頃四十畒山東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二千六十頃
  遼東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一萬一千三百八十六頃
  山西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一萬二千九百六十三頃八畒五分五釐
  山西行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一萬一百一百一十八頃二十畒五分五釐
  廣東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七千二頃三十三畒七分六毫
  四川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六十五萬八千三百四十四頃七十一畒四分
  四川行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一千二百頃五十五畒三分三釐五毫
  福建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三千七百七十四頃福建行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一千六百七頃三十七畒
  雲南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一萬八百七十七頃四十三畒三分
  貴州都司並所屬衞所屯田共九千三百三十九頃二十九畒三分一釐八毫
  事例
  洪武四年詔河南山東陜西山西淮安等府屯田三年後每畒收租一斗 二十年令陜西屯軍五丁抽一稅糧照民田例 又令屯軍種田五百畒者歲納糧五十石 又令四川建昌衞附近田土先儘軍人次與小旗總旗百戶千戶指揮屯種自給其新立蘇州栢興㑹川涪州等衞一體摽撥 又令陜西臨洮岷州寧夏洮州西寧甘州莊浪河州甘肅山丹永昌涼州等衞軍士屯田每歲所收穀種外餘糧以十分之二上倉給守城軍士 三十年詔廣西遷仁屯田所土兵免納屯糧 令凡屯軍內少壯者守城老弱者屯種若有餘丁多亦許屯種 三十五年令各處衞所每衞委指揮一員每所委千戶一員提督屯種年終以上倉並給軍子粒數目造冊赴京比較各該都司每歲仍委指揮一員督察年終同赴京復奏 又令各處屯田衞所每軍歲徵正糧一十二石直𨽻差御史比較各都司所屬廵按御史同按察司掌印官比較年終造冊奏繳戶部不及數者具奏降罰所收子粒行御史等官盤查 永樂二年令各處衞所凡屯軍一百名以上委百戶一員三百名以上委千戶一員五百名以上委指揮一員提督若屯軍不及一百名者亦委百戶一員提督若官員軍餘家人自願耕種者不拘頃畒任其開墾子粒自收官府不許比較 又奏准屯田所受每粟榖糜黍大麥蕎穄各二石稻榖薥秫各二石五斗穇稗各三石並各准米一石小麥芝麻與米同 三年更定屯田則例令各屯置紅牌一面寫刋於上每百戶所管旗軍一百一十二名或一百名七八十名千戶所管十百戶或七百戶五百戶三四百戶指揮所管五千戶或三千戶二千戶提調屯田都指揮所收子粒多寡不等除下年種子外俱照每軍歲用十二石正糧為法比較將剩餘並不敷子粒數目通行計筭定為賞罰令按察司都司並本衞隔別委官㸃閘是實然後准行直𨽻衞所從廵按御史並各府委官及本衞隔別委官㸃閘歲收子粒如有稻榖粟薥秫大麥蕎麥等項粗糧俱依數折筭細糧如各軍名下除存種子並正糧及餘糧外又有餘剩數不分多寡聽各該旗軍自收不許管屯官員人等巧立名色因而分用五年浙江江西湖廣廣西廣東河南雲南四川按察
  司増置僉事一員陜西福建山東山西按察司増置僉事二員盤量屯糧 宣徳五年令各處屯田都布按三司各委官提督在京並直𨽻衞所從廵按御史提督若有總兵官鎮守去處亦令提督 十年令廵按陜西監察御史兼理屯田 正統元年奏准各處屯種每軍止徵餘糧六石 令陜西旗軍餘丁所種屯田五十畒之外每畒納糧五升 二年令各處軍職舍人除應襲外及家人女婿無差使者每五丁朋作一名委官管領撥與閒地四十二畒耕種照屯田例辦納子粒 添設浙江福建陜西等處按察司僉事各一員提督屯田 三年令各都司衞所管屯官三年滿日造冊二千里以裏者赴京比較二千里以外者從按察司並廵按御史比較 令四川都司衞所屯種水田者納米陸地者納豆無豆者抵斗折米 四年令大同宣府遼東陜西沿邊空閒之處許官軍戶下人丁儘力耕種免納子粒 六年添設貴州按察司副使一員提督屯田 七年添設湖廣布政司叅政一員按察司副使一員提督屯田八年令各處按察司原無提督屯田官者各添設僉事一員 又令屯田有自開墾荒地每畒歲納糧五升三合五勺 減延綏等處屯田軍子粒每百畒嵗納六石者止納四石 減陜西行都司屯田子粒每百畒嵗納一十石 減延綏等處屯田子粒每百畒嵗納八石九年令浙江等處屯軍遺下田地撥與官旗軍士戶下人丁佃種照官田納糧餘剩及積荒田地撥與民間佃種照民田納糧其積荒田地待耕三年成熟亦照例徴納候有軍之日撥軍屯種 十年令南京各衞正軍選操餘丁屯種其正糧一十二石餘糧六石俱免上倉供給操軍其月糧住支如本軍人丁數少屯田撥付他軍者仍支月糧 減陜西行都司等處屯田子粒嵗納八石 十年添設陜西按察司副使一員專一提督水利及屯田 十一年令各處衞所類造屯田坐落地方四至頃畒子粒數目文冊一本繳合幹上司一本發該管州縣以備查考 添設山東按察司僉事一員提督北直𨽻屯田 十二年令開平衞屯軍餘糧六石減免二石 景㤗三年令提督南京倉塲並廵撫南直𨽻蘇松等府及順天北直𨽻各府都御史兼提督屯種 四年添設山東按察司副使一員監督永平等處收支兼理屯田 天順元年令京城附近直𨽻八府及山東河南等處荒閒田地及有人佃種無糧差者撥與所在衞所軍餘屯種納糧 又令本部差郎中四員於宣府大同薊州永平山海等處提督糧儲兼理屯田 成化六年令陜西延綏等處屯田每軍百畒徴草二束 九年令榆林以南招募軍民屯田每一百畒於隣堡上納子粒六石 十一年令雲南按察司總督銀塲僉事兼理屯田 十三年添設雲南按察司副使一員專管屯田二十一年添設山東按察司僉事一員專管屯種 二十三年裁革山東按察司管屯僉事仍令廵察海道副使兼理 𢎞治十三年奏准凡用強占種屯田者問罪官調邊衞帶俸差操旗軍軍丁人等發邊衞充軍民發口外為民管屯等官不行用心清查者紏奏治罪國初農桑之政勸課耕植具有成法初皆責成有司嵗久政弛乃稍添官專理其政今具列於後
  諸司職掌
  凡民間一應桑株各照彼處官司原定則例起科絲綿等物其絲綿每嵗照例折絹俱以十八兩為則折絹一疋所司差人類觧到部劄付承運庫收納以備賞賜支用其樹株果價等項並皆照例徴收錢鈔除彼處存留支用外其餘錢鈔一體類觧本部行移該庫交收仍將存用數目出給印信通闗具本入逓奏繳本部查領附卷作數其進納絹疋錢鈔一節俱照依後項金科課程條欵一體施行
  教民榜文
  一河南山東農民中有等懶惰不肯勤務農業以致衣食不給朝廷已嘗差人督併耕種今出號令此後止是各該里分老人勸督每村置鼓一面
  一凡遇農種時月五更老人擂鼓衆人聞鼓下田該管老人㸃閘若有懶惰不下田者許老人責決務要嚴切督併見丁着業毋容惰夫逰食若是老人不肯勤督農民窮窘為非犯法到官本鄉老人有罪
  一如今天下太平百姓除本分納糧當差之外別無差遣各宜用心生理以足衣食每戶務要照依號令如法栽種桑株棗柿綿花每嵗養蠶所得絲綿可以衣服棗柿豐年可以賣鈔使用遇儉年可以當糧食此事有益爾民里甲老人如常提督㸃視敢有違者家遷化外
  憲綱
  一農桑乃生民衣食之源仰本府州縣行移提調官常用心勸諭農民趂時種植仍將種過桑麻等項田畒計料絲綿等項分豁舊有新收數目開報
  事例
  國初令天下農民凡有田五畒至十畒者栽桑麻木綿各半畒十畒已上者倍之田多者以是為差有司親臨督視惰者有罰不種桑者使出絹一疋不種麻者使出麻布一疋不種木綿者使出綿布一疋 洪武元年奏准桑麻科徴之額麻每畒八兩木綿每畒四兩栽桑者四年以後有成始徴其租 十八年以農桑起科太重百姓艱難令今後以定數為額聽從種植不必起科二十五年令鳯陽滁州廬州和州每戶種桑二百株棗二百株柿二百株 宣德二年添設浙江錢塘仁和海寜新城昌化嘉興海鹽崇徳八縣縣丞各一員治農正統八年令各處不出蠶絲處所每絹一疋折銀五錢觧京支用 成化元年添設河南山東等布政司叅政各一員所屬各府同知一員職專提督人民栽種耕耘及預備倉糧糴買勸借 九年添設蘇松常鎮湖五府並所屬長洲等縣勸農通判縣丞各一員 十年添設山東布政司叅政一員專理勸農 十一年添設直𨽻祁安滄冀深趙州平谷滿城容城完雄深澤束鹿髙陽新安河間獻阜城肅寧任丘東光故城南皮慶雲真定井陘獲鹿元氏靈壽槀城欒城無極平山阜平南宮新河棗強武邑饒陽安平武強栢鄉隆平髙邑臨城賛皇寧晉衡水沙河南河平鄉廣宗任唐山鉅鹿內丘永年曲周肥鄉鷄澤廣平邯鄲成安威元城大名南樂魏清豐內黃濬滑長垣縣判官主簿各一員專理勸農 添設江西南昌新建豐城進賢建昌臨川崇仁樂安新喻新淦廬陵吉水永新㤗和永豐安福新昌鄱陽樂平餘干縣主簿各一員勸農 添設湖廣沔陽荊門二州黃岡麻城江陵監利棗陽衡山安仁慈利縣判官主簿各一員勸農 添設河南光州判官一員尉氏滎澤商水夏邑新野淅川新安西平信陽確山新蔡息縣主簿各一員勸農 添設應天府溧陽溧水二縣主簿各一員勸農 十九年添設山西布政司叅政一員專理農務二十一年添設海泰二州鹽城沭陽贛榆縣判官主
  簿各一員勸農
  國朝重䘏民隠凡遇水旱災傷則蠲免租稅或遣官賑濟蝗蝻生發則委官打捕皆隨時與地而異其法雲
  諸司職掌
  凡各處田禾遇有水旱災傷所在官司踏勘明白具實奏聞仍申合幹上司轉逹本部立案具奏差官前往災所覆踏是實將被災人戶姓名田地頃畒該徵稅糧數目造冊繳報本部立案開寫災傷縁由具奏如奉㫖賑濟仍定奪大小男女口數則例差官前去賑濟給賞畢日仍將散過糧鈔分豁備細數目造冊繳報以憑稽考
  
  往為有司徴收稅糧不便所以復設糧長教田多的大戶管着糧少的小戶想這等大戶肯顧自家田産必推仁心利濟小民當復設之時特令赴京面聽朕言闗給勘合不許地方犬牙相制只教官着周圍附近的人戶易催易辦若區內田有灑𣲖的教收在自戶下不過割的便過割了如果有積年荒田明白具本來奏除豁了各糧長目擊耳聞前去一至本鄉巧立名色其𡚁多端剝削吾良民不可勝言地方依舊犬牙相制民間灑𣲖包荒不過割的俱不來奏知卻通同刁猾頑民妄告水災本災一分告災十分及至差人詣所在查踏卻乃多方設計賄賂所差進士行人監生扶同准災揑合回奏其被災人戶災本一分今告十分並不敢將此等人戶一槩赴京賑濟以致實災小民混淆難以分別至今不得賑其貧乏使朕宵衣皇皇無已吁朕設糧長本欲便於細民不期此等之徒奸貪無厭身家不顧實為民患惟天可鍳智人詳之
  明祖訓
  凡天下承平四方有水旱等災當驗國之所積於被災去處優免稅糧若豐稔之嵗雖無災傷又當騐國所積稍有附餘擇地痩民貧處亦優免之不為常例然優免在心臨期便決勿使小人先知要名於外
  事例
  洪武元年令水旱去處不拘時限從實踏勘實災稅糧即與蠲免 十八年令災傷去處有司不奏許本處耆宿連名申訴有司極刑不饒 二十五年令山東災傷去處每戶給鈔五錠 二十六年令天下有司凡遇嵗饑先發倉廩賑貸然後具奏 二十七年定災傷去處散糧則例大口六斗小口三斗五嵗以下不與 永樂元年令吏部行文各處有司春初差人廵視境內遇有蝗蟲初生設法撲捕務要盡絶如是坐視致使滋蔓為患者罪之若布按二司官不行嚴督所屬廵視打捕者亦罪之每年九月行文至十一月再行軍衞令兵部行文自是永為定例 二年定蘇松等府水渰去處給米則例每大口米一斗六嵗至十四嵗六升五嵗以下不與每戶有大口十口以上者止與一石其不係全災內有缺食者原定借米則例一口借米一斗二口至五口二斗六口至八口三斗九口至十口以上者四斗候秋成抵斗還官 六年令福建瘟疫死絶人戶遺下老㓜婦女兒男有可驗口給米稅糧鹽米各項暫且停徴待成丁之日自行立戶當差 八年令被災去處人民典賣子女者官為給鈔贖還 二十二年令各處災傷有按察司處按察司委官直𨽻處廵按御史㑹同踏勘宣徳九年差給事中御史錦衣衞官往山東河南打捕蝗蟲 正統五年令各衞所屯軍有因水旱子粒無收缺食者照缺食民人事例賑濟候秋成還官 九年令揚州府江潮泛漲渰死人民量給鈔錠收瘞 景泰四年山東河南江北直𨽻徐州等處災傷令所在問刑衙門責有力囚犯於缺糧州縣倉納米賑濟雜犯死罪六十石三流徒三年四十石徒二年半三十五石徒二年三十石徒一年半二十五石徒一年二十石杖罪每一十一石笞罪每一十五斗 成化十二年令各處廵按御史按察司官踏勘災傷係民田者㑹同布政司官係軍田者㑹同都司官 𢎞治十一年令災傷處所及時委官踏勘夏災不得過六月終秋災不得過九月終若所司報不及時風憲官徇情市恩勘有不實聽本部叅究





  明㑹典卷十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