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正義 (四部叢刊本)/卷三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三十五 春秋正義 卷三十六
唐 孔穎達 等奉敕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日本覆印景鈔正宗寺本

春秋正義卷第三十六      哀公

  國子祭酒上護軍曲阜縣開國子臣孔頴逹 等奉

  勑撰

十二年注直書至重賦正義曰用田賦者用田之所收以為賦

令之出牛馬也依實直書之以示改常法重賦㪘成元年作丘甲

甲是造作之物故言作馬中賦稅以充之非造作之物且譏其賦

說其作故書用言舊不用而今用之 注魯人至順時 正義

曰論語雲君娶於呉為同姓謂之呉孟子是魯人常言稱孟子也

坊記雲魯春秋去夫人之姓曰呉其死曰孟子卒是舊史書為孟

子卒及仲尼脩春秋以魯人己知其非諱而不稱SKchar氏諱國𢙣禮

也因而不改所以順時卋也魯春秋去夫人之姓曰呉春秋無此

文坊記云然者禮夫人𥘉至必書扵䇿若娶斉女則雲夫人姜氏

至自齊此孟子𥘉至之時亦當書曰夫人SKchar氏至自呉同姓不得

SKchar舊史所書蓋直雲夫人至自呉是玄夫人之姓直書曰呉而

已仲尼脩春秋以犯禮明著全玄其文故今經無其事注鄖發

陽也 正義曰十七年傳雲孟武伯問於高柴曰諸侯盟誰執牛

耳季羔曰發陽之役衛石魋指此會也知鄖即發陽一地二名也

傳注諱娶至宋女 正義曰諱娶同姓不得謂之吳女宋是子姓

長女字孟故惠公元妃謂之子令亦稱孟子者全改其本若言此

夫人是宋國之長女也釈例曰經書孟子卒傳言昭公娶於呉故

不書姓此為昭公加諱不復繫呉改其姓號傳因而弗革也論

語謂之呉孟子蓋時人常言非經傳正文也而賈氏以為言孟子

若言呉之長女也稱呉長女旣不異扵同姓且娶同姓長之與少

未聞其異無所為別也 注反哭至人䘮 正義曰禮旣葬日中

自墓反虞於正寢所謂反哭於寢反哭者是夫人之正禮也季氏以

同姓之故不成其夫人之䘮不爲反哭故不書葬所以懲臣子之過也

釈例曰若昭之孟子者以同姓為闕生革其姓過而知悔也然呉之

大伯下及魯昭於親逺矣所諱在於名義而已居夫人之位籍小

君之尊巴三卋矣季氏當國而不為之服至今仲尼釈己之經國

朝不成其䘮以卋適夫人不書扵䇿此季氏之咎也杜言不書於

䇿謂不以夫人之禮書於經也 注孔子至節制正義曰杜以

孔子與弔明其己玄臣位若在臣位則服小君之䘮不得雲與弔

而己故云孔子始老始老者謂始致事也劉炫雲案十六年仲尼

卒哀公誄之子貢譏雲生不能用則是哀公不用仲尼為臣也又

卋家及諸書無雲仲尼仕於哀公杜焉得雲孔子始老乎今知不

然者以上十一年傳稱仲尼在衛魯人以幣召之是召之而來當

以任用故府有雲子為國老待子而行後乃致事故孟子之䘮而

來與用若哀公全不能用何須以幣召之但哀公不用其言故云

生不能用於傳文上下理甚符同劉以為不仕哀朝以規杜過非

也䘮服齊衰三月章曰為舊君君之母妻傳口為舊君者孰謂也

仕焉而已者也何以服齊衰三月言與民同也君之母妻則小君

也鄭玄雲仕焉而已者謂老若有廢疾而致仕者也為小君服者

恩深於民也是其服與民同不服臣為小君之服故與常弔也禮

齊衰之䘮始死而絻以至扵成服絻以代𠮷冠故以絻為䘮冠也

孔子以季孫當服臣為小君之禮故以小君禮往弔季氏傳書適

季氏謂適季氏哭位故杜言徃弔謂就其哭位也季孫旣不服䘮

孔子不得服弔服故玄經従主節制也大夫之弔服弁經鄭玄雲

弁經者如爵弁而素而加環經大如緦之經SKchar2而不糾也曲禮雲

凡非弔䘮非見國君無不荅拜者鄭玄雲䘮賔不荅拜不自賔客

也禮弔無拜法而此言孔子放絰而拜者記言䘮賔不荅拜謂䘮

主旣拜賔不荅拜耳其𥘉見主人或弔者先拜拠此傳文必有拜

法記無其事記不具耳 注㝷重也寒歇也 正義曰少牢有

司徹雲乃尋屍爼鄭玄雲㝷溫也引此若可㝷也亦可寒也則諸

言㝷盟者皆以前盟己寒更溫之使𤍠溫舊即是重義故以㝷為

重傳意言若可重溫使𤍠亦可歇之使寒故言寒歇不訓寒為歇

也 長木至噬也 正義曰長木喻呉國大也狗瘈喻呉失道也

國狗猶家狗言家畜狂狗必齧人也 注盟不至竊盟正義曰

畏呉竊盟恐呉知之故不敢書扵䇿也成二年公及椘人秦人云

雲盟扵𦉹傳曰卿不書匱盟也扵是於畏晉而𥨸與椘盟故曰匱

盟彼以畏晉竊盟故諸侯之卿皆貶而稱人此亦畏呉竊盟宜應

貶此三國經遂沒而不書者彼以晉是盟主諸侯不應背晉故貶

諸侯之卿以成晉為霸主此呉以夷禮自処不合主諸侯之盟故

與呉盟者悉皆不書是不與呉為盟主也旣不與呉則三國私盟

於義可許不合貶責但魯自不書仲尼亦従而不書之耳釈例曰

諸侯畏晉而竊與椘盟而貶其卿所以成晉為盟主也呉之彊大

始於會鄫終於黃池凡三會三代三盟唯書會伐而不書盟者其

以盟主自居而行其夷禮禮儀不興則盟神不蠲非所以結信義

昭明徳故不録其盟不與其成為盟主也旣不與呉之為盟主則

宋魯衛三國私盟可許故無貶文是其說也杜言三會三伐三盟

者七年會於鄫十二年會於槖臯十三年會於黃池是三會也八

年呉伐我十年公會呉伐齊十一年齊國書及呉𢧐於艾𨹧是

三伐也七年傳雲夏盟於鄫衍八年傳雲呉人盟而還十三年傳

雲秋七月辛丑盟呉晉爭先是三盟也 注侯伯至生物 正義

曰侯伯諸侯之長謂盟主也侯伯為主則諸侯之従己者皆為賔

致禮禮賔當謂有以亂之或設飲食與之宴也地主所會之地主

人也當帰生物於賔禮牲生曰餼服虔雲致賔禮於地主傳言呉

不行禮於衛衛非地主 注猶西至之備 正義曰月令季夏之

月昬火星中詩云七月流火毛傳雲流下也謂昬而見於西南漸

下流也周禮司爟雲季秋內火是九月之昬大始入十月之昬則

伏矣猶西流者言其未盡沒是夏九月也經書十二月則是夏十

月歴官失一閏故以九月為十月釈例長歴言諸儒皆以為時實

周之九月而書十二月謂雲再失閏若如其言乃成三失非但再

也今以長歴推春秋此十二月乃夏之九月實周之十一月也此

年當有閏而今不置閏此為失一閏月耳十二月不應螽故季孫

怪之仲尼以斗建在戍火星尚未盡沒拠今猶見故言猶西流明

夏之九月尚可有螽也季孫雖聞仲尼此言猶不即改明年十二

月復螽於是始悟十四年春乃置閏𣣔以𥙷正時歴也傳於十五

年書閏月蓋置閏正之𣣔明十四年之閏於法當在十二年也

注此事至齊同 正義曰杜以此與經別故言丘明不以為義例

故使文不齊同劉炫以為傳説當時事耳更倒夲𨻶地之事載其

日月使與明年相接今知不然者案宣二年壬申朝於武宮是十

月五日下乃雲冬趙盾為旄車之族彼注云壬申是十月五日也

旣有日而無月冬又在壬申下明傳文無較例彼旣無倒本其事

與後年相接𠯁知此亦不為例本其事使九月在十二月之下明

傳因簡牘舊文或日月前後不以為例若以倒敘其事為後年張

本案傳之上下凡倒敘事為後年張本者唯道事之所由不具載

其日月劉以此而規杜過非也〇十三年注夫差至書之 正義

曰七年會呉於鄫十三年會呉於槖皐皆不稱子此稱呉子故解

之夫差𣣔霸中國尊天子而自號為王則諸侯不服故玄僣號自

稱呉子以告令諸侯故諸侯之䇿承而書曰呉子呉語說此事雲

晉侯命董褐告呉王曰今君奄王東海以滛名聞於天下君有短

垣而自踰之況蠻荊則何有於周室夫命圭有命固曰呉伯不曰

呉王諸侯是以敢辭夫諸侯無二君而周無二王君若無卑天子

而曰呉公孤敢不順従君命呉王許諾是其玄僣號也於此會玄

王號耳其於呉國猶稱王不改也 注平且至之次 正義曰公

羊傳曰孛者何彗星也其言於東方何見於且也杜用彼說衆星

皆沒故不言所在之次 傳趙鞅至知也 正義曰如此傳文則

趙鞅先𣣔與呉𢧐也呉語雲呉晉爭長未成邊遽仍至以越亂告

呉王懼乃令大夫而謀曰無會而帰與會而先晉孰利王孫雄先

封曰二者莫利必會而先之乃為呉王設計布陳雞鳴乃㝎去晉

軍一里昧明王乃秉枹鳴鼔三軍皆誮聲動天地於是晉軍大駭

乃令董褐請事賈逵等皆雲董褐司馬寅也如彼文則呉請先𢧐

國語各記其國之事言有彼此故其文不同 注二臣鞅與寅

正義曰杜以鞅呼寅與語明其同憂國事故以二臣為鞅與寅也

劉炫以為呉晉二臣今知不然者以趙鞅呼司馬寅自相與語雲

建鼓整列二臣死之皆是鞅寅自謂故知二臣鞅與寅也鞅旣不

共呉臣對論曲直何得以二臣為呉晉之臣劉以為呉之臣而規

杜氏非也 建鼓 正義曰建立也立鼓擊之與𢧐也大射禮雲

建鼓在阼階西鄭玄雲建猶樹也以木貫而載之樹之跗也彼謂

立之於地所謂殷人楹鼓與此別也 反曰至死乎 正義曰

呉語說此事雲蕫褐旣致命乃告趙鞅曰臣觀呉王之𮎛𩔖有大

憂小則嬖妾適子死不然則國有難大則越入呉將毒不可與𢧐

主其許之說與此傳小異乃先晉人 正義曰呉語說此事雲呉

公先欠晉侯亞之與此異者經書公會晉侯及呉子傳稱公會單

平公晉定公呉夫差呉皆在下晉實先矣經拠魯史䇿書傳未魯

之簡牘魯之所書必是依實國語之書當國所記或可曲筆直己

辭有抑揚故與左傳異者多矣鄭玄雲不可以國語亂周公所㝎

法傳玄雲國語非丘明所作凡有共說一事而二文不同必國語

虗而左傳實其言相反不可強合也 王合至於伯 正義曰曲

禮雲五官之長曰伯是職方也九州之長入天子之國曰牧於外

曰侯職方者二伯各至一方州長者州牧各主一州周禮所謂八

命作牧九命作伯是也王合諸侯則伯帥侯牧當如康王之誥大

保帥西方諸侯畢公帥東方諸侯以見於王也計當盡帥諸侯獨

言帥侯牧者舉尊而言其實盡帥之也伯合諸侯則侯帥子男侯

謂牧也牧帥諸國之君見於伯也亦當盡帥在會諸侯獨雲子男

舉小為言其實亦見在會者盡帥以見伯也 故敝至伯也正義

曰言共職貢於呉有豊於晉無有不及晉時以呉為伯故也魯賦

至事晉正義曰七年傳茅夷鴻請救於呉雲魯賦八百乗君之

貳也邾賦六百乗君之私也令魯賦八百乗以貢於呉以呉為伯

故也呉令帥魯以見於晉則呉為州牧魯為子男晉成伯矣邾是

子爵以六百乗貢呉邾以呉為伯故也魯旣以晉為伯呉為牧牧

卑於伯則將半邾三伯乗以屬於呉而如邾六百乗以事於晉也

魯將至而畢正義曰七月辛丑盟囚景伯以還今景伯稱十月

當謂周之十月之十月非祭上帝先公之時且祭禮終朝而畢

無上辛冬於季辛之事景伯以呉信鬼皆虛言以恐呉耳注一

盛至得飲 正義曰酒盛扵器故謂一器為一盛說文雲睨邪視

也詩云無衣無褐何以卒歳鄭玄雲褐毛布也人之貴者無衣賤

者無褐褐者寒賤人之衣服也言我與彼褐之父但得共邪視

之不得飲之告已之乏食也 對曰至則諾正義曰食以稻梁

為貴故以梁表精若求梁米之飯則無矣麄者則有之若我登首

山以叫呼庚癸乎女則諾軍中不得岀糧與人故作隱語為私期

也庚在西方榖以秋孰故以庚主榖癸在北方居水之位故以癸

主水言𣣔致飯並致飲也土地名首山闕不知其処當在呉所營

軍之旁呉及越平正義曰言呉不能報越求與之平終伍貟

所謂三年始弱也〇十四年注麟者至曰獲 正義曰公羊傳曰

麟者仁獸也何休雲一角而戴肉設武備而不為害所以為仁也

鄭玄詩箋雲麟角之末有肉示有武而不用釈獸雲麐𪊽身牛尾

一角李廵曰麟瑞應獸名孫炎曰靈獸也京房易傳曰麟𪊽身牛

尾狼額馬蹄有五采腹下黃髙丈二廣雅雲麒麟狼頭肉角含仁

懷義音中鍾呂行歩中規折旋中矩遊必択土翔必有処不履生

蟲不折生草不群不旅不入陷穽不入羅網文章斌斌說文雲麟

仁獸従鹿其聲麟大牝鹿也従鹿粦聲公羊傳曰麟有王者別至

無王者則不至孝經援神契雲德至鳥獸則麒麟臻是言麟為聖

王之嘉瑞也此時無明王麟出無所應也出而遇獲失其所以帰

也夫以靈瑞之物轗軻若是聖人見此能無感乎所以感者以聖

人之生非其時道無所施言無所用與麟相𩔖故為感也仲尼見

此獲麟於是傷周道之不興感嘉瑞之無應故因魯春秋文加褒

貶而脩中興之教若能用此道則周室中興故謂春秋為中興之

教也春秋編年之書不待年終而絶筆於獲麟之一句者本以所

感而作故所以用此為終也釈天雲冬獵為狩周之春夏之冬故

稱狩也桓四年公狩於郎荘四年公及齊人狩於禚禚𭅺二者公

親行皆書公狩此狩不書公卿者蓋是虞人賤官自脩常職公卿

不行故不書狩者名氏此狩常事本不令書書之為獲麟故也傳

稱狩於大野大野之澤在魯國之西故言西狩得用曰獲㝎九年

傳例也杜以獲麟之義唯此而已先儒穿鑿妄生異端公羊傳曰

有以告者曰有𪊽而角者孔子曰孰為來哉孰為來哉反袂拭面

涕沾 曰吾道窮矣說公羊者雲麟是漢將受命之瑞周亡天下

之異夫子知其將有雲國爭強秦項交𢧐然後劉氏乃立天子深

閔民之離害故為之隕泣麟者大平之符聖人之𩔖又雲麟得而

死此亦天告天子將沒之徵也案此時玄漢二百七十有餘年矣

漢氏起於匹夫先無王跡前期三百許𡻕天已豫見徴兆其為靈

命何大逺乎言旣不經事無所拠苟佞時卋妄為虗誕故杜氏序

雲至扵反袂拭面稱吾道窮亦無取焉然賤其虗誣鄙其妖妄故

無所又之也説左氏者雲麟生於火而遊於土中央軒轅大角之

獸孔子作春秋春秋者禮也脩大德以致其子故麟來而為孔子

瑞也奉徳侯陳欽說麟西方毛蟲金精也孔子作春秋有立言西

方兊為口故麟來許慎稱劉向尹更始等皆以為𠮷凶不並瑞災

不兼令麟為周異不得復為漢瑞知麟應孔子而至鄭玄以為脩

母致子不如立言之說宻也賈逵服虔潁容等皆以為孔子自衛

反魯考正禮樂脩春秋紿以周禮三年文成致麟麟感而至取竜

為水物故以為修母致子之應若然竜為水物以其育於水耳麟

生於火豈其産於火乎孔子之作春秋門徒冬知之矣立明親承

聖有目見獲麟丘明何以不言弟子何以不説子思孟軻玄聖尤

近荀卿著書尊崇孔德麟若應孔子而來著書無容不述何乃經

傳群籍了爾不言以其旣妖且妄故杜悉無所取 注射小至之

經 正義曰此文與邾庻其黑肱莒牟夷文同知射是小邾大夫

以句繹之地來奔魯也其事旣同其罪亦等傳稱庻其等為三叛

人不通數此為四叛人者以春秋之經止於獲麟獲麟以上襃貶

是仲尼之意此雖文與彼同而事非孔意故不數也若然魯史書

此舊與彼同則竊地顯者史先然矣而昭三十一年傳盛論書三

叛人名懲不義也其善志也杜言書曰故書皆是仲尼新意案此

𩔖彼則彼是舊文言新意者仲尼所脩有因有革因者雖是仲尼

因舊舊合仲尼之心因而不改即是新意所以彼傳帰功脩者謂

之善志為傳所以脩之旣㝎乃成為善也故釈例終篇杜自問而

釈之雲丘明之為傳所以釈仲尼春秋仲尼春秋皆因舊史䇿書

義之所在則時加増損或仍舊史之無或改舊史之有雖因舊文

固是仲尼之書也丘明所發因是仲尼之意也是其説也公羊榖

梁之經皆至獲麟而盡左氏之經更有此下事者自此以下至十

六年皆是魯史記事之正文也仲尼所脩脩此記也此上仲尼脩

記此下是其本文第子𣣔存孔子卒故因經之末並錄魯之舊史

以續孔子所脩之經記仲尼卒之月日示後人使知之耳賈逵亦

雲此下弟子所記但不言是魯之舊史耳 陳恆執其君 正義

曰成十七年晉欒書執晉厲公亦先執後弒與此事同彼不書者

或此告彼不告且此非孔子所脩不可以為例也 斉人弒其君

壬 正義曰宣四年傳例曰凡弒君稱君君無道也稱臣臣之罪

也發凡言例是周公舊典此魯史不書陳恆之名蓋依凡例以斉

君無道故 傳注大野至商名 正義曰巨訓大也由其旁有大

沢故縣以鉅野為名其沢在曲阜之西故稱西狩不書地者得常

不書也賈逵雲周在西明夫子道繫周服虔雲言西者有意於西

明夫子有立言立言之位在西方故著於西也案此澤實在魯西

舊史因書西耳仲尼不改舊史何以得示已意若其本實東狩仲

尼不得輙改為西以己意之所示妄改魯之狩処雖則下愚知其

不可豈有斯人而為斯事以此立說何妄之甚杜以車子連文為

將車之子故為㣲者鉏啇是其名也家語說此事雲叔孫氏之車

士曰子鉏商王肅雲車士將車者也子姓鉏啇名今傳無士字服

虔雲車車七㣲者也子姓鉏啇名以子為姓與杜異以為至虞

人 正義曰家語雲子鉏啇採薪於大野獲麟焉折其前左𠯁載

而帰叔孫以為不祥棄之於郭外使人告於孔子孔子曰麟也然

後取之王肅雲傳曰狩此曰採薪時實狩獵鉏啇非狩者採薪而

獲麟也傳曰以賜虞人此雲棄之於郭外棄之於郭外所以賜虞

人也然肅意𣣔成彼家語令與經傳符同故強為之辭兾合其說

要其文正乖不可合也今傳言狩而獲麟非採薪者也鉏啇不是

狩者麟非狩之所𫉬何以書為狩乎以賜虞人虞人當受之矣棄

郭外非賜人之辭不得棄之以為賜人也公羊傳曰西狩獲麟何

以書記異也何異爾非中國之獸也然則孰狩之薪采者也薪采

者則㣲者也曷為以狩言之大之也SKchar為大之為獲麟大之也則

公羊之意當時實無狩者為大麟而稱狩也家語雖岀孔家乃

是後世所錄取公羊之說飾之以成文耳不可與左氏合也

 注言魯至獲麟正義曰若舉國不識則無由得書傳説仲

尼𮗚之言魯史所以得書獲麟由仲尼辯之故也服䖍雲仲尼名

之曰麟明麟為仲尼至也然則麟非常見魯人所疑仲尼聖者所

言必信故魯従而取之此則愚民之信聖也服虔以仲尼名之即

云為仲尼至然則防風之骨肅慎之矢季氏之墳羊楚王之萍實

皆問仲尼而後知豈為仲尼至也 使子至弗邑正義曰季孫

之意以小邾射不信千乗之國而信子路之言是其重子路過於

一國子路當以為榮不冝恥與言約子路之意魯伐小邾非己能

禁將令己言不信不可與射約也又射是竊地叛臣臣之罪𢙣者

也而子路與之相要便是以射為義恥與不義交好故辭不能也

盟諸陳於陳宗 正義曰陳宗陳氏宗主謂陳成子也盡集陳氏

宗族就成子家盟也 注成子至一乗 正義曰案卋本倍子生

昭子荘簡子齒宣子其夷穆子安廩丘子鑿茲芒子盈惠子淂

誰非陳宗 正義曰子行稱國內之人誰非陳宗言陳氏宗族衆

多力𠯁成事何為畏子我𣣔出奔所不至陳宗 正義曰子行

慮其必出故以殺子懼之陳宗謂陳之先人此稱有如陳宗由定

六年孟懿子謂范獻子曰所不以陽虎為中軍司馬者有如先君

彼注云稱先君以徴其言此亦然也服䖍雲陳宗先祖鬼神也

注闈宮至門也 正義曰釈宮雲宮中之門謂之闈孫炎曰宮中

相通小門也成子在公宮內知大門公門也計闈在宮內必是得

入大門乃得至闈令言攻闈與大門皆不勝者公宮非止一門蓋

従別門而入兵得至闈故與大門並攻也 注至跡禽獸者 正

義曰周禮地官跡人掌邦由之政凡田獵者受令焉鄭玄雲跡之

言跡知禽獸之処也 注地理至大也 正義曰漢書地理志雲

開封縣逢澤在東北或曰宋之逢澤也臣瓉案汲郡古文梁惠王

廢逢忌之藪以賜民今浚儀縣有逢忌陂是也土地名宋都睢陽

計去開封四百餘里非輕行可到故杜以逺疑非也蓋扵宋都之

旁別有近地名逢沢也介大也釈詁文案方言畜無耦曰介杜雲

大者逢澤大処不應唯有一麇若跡人止告一麇不應公喚左師

俱獵故以介爲大劉炫以爲一麇而規杜氏非也 注瑞符節以

發兵 正義曰周禮典瑞雲牙璋以起軍旅以治兵守鄭衆雲牙

璋琢以為牙牙歯兵象故以牙璋發兵若令時以銅虎符發兵也

彼用牙璋天子之法諸侯於其封內亦自以瑞發兵其物無文以

言之 孔丘至告人 正義曰論語録此事與此小異彼雲沐浴

而朝此雲齊而請彼雲公曰告夫三子此雲公曰子告季孫禮齊

必沐浴三子季孫為長各記其一故不同耳彼扵退而告人之下

又云云之王子告此無文者傳是史官所錄記其與君言耳退別

告三子唯弟子知之史官不見其告故傳無文也〇十五年傳注

聘禮至將命正義曰聘禮文也服虔雲在床曰屍在棺曰柩禮

稱旣㪘於棺傳言將以屍入者記言對文耳㪚則可以通隱元年

傳曰贈死不及屍注云屍未葬之通稱也案聘禮賔入竟而死遂

也主人為之具而殯介攝其命君弔介為主人主人帰禮幣必以

用介受賔禮無辭也不饗食此謂入竟未至國都賔死其禮如此

聘禮又雲若賔死未將命則旣斂於棺造於朝介將命鄭注云未

將命謂俟間之後也此謂賔己至朝主人將𣣔行禮賔請聞之後

賔死以柩造朝以屍將事令公孫貞子卒於竟內依禮唯可以屍

而入殯於賔館不合以柩造朝以屍將事令上介芋尹雲以屍將

事者以呉人不納故芋尹引禮深以抑之杜以傳有以屍將事故

引聘禮㪘於棺造於朝介將命以釈之其實貞子當殯扵館不得

以屍將事也 於是至之禮 正義曰上注所引者是聘賔終以

屍將事之禮聘禮又雲聘遭喪入竟則遂也不郊労不筵几主人

畢帰禮賔唯饔餼之受是聘而遭䘮之禮也其朝禮雖亡賔終及

主遭䘮必亦有禮文六年季文子聘於晉求遭䘮之禮是也 曰

人至貳乎 正義曰人皆臣人謂凡人皆臣事扵人當一心事上

令公孫成而有背人之心謂背魯適齊況他國齊人雖為子彼豈

有不學子而為叛貳乎言必效子而為叛貳故杜雲言子叛魯齊

人亦將叛子也 輿豭 正義曰豭是豕之牡者傳稱諸侯盟誰

執牛耳則盟當用牛此用豕者鄭玄雲人君用牛伯SKchar廹孔悝以

豭下人君耳然則蒯聵自謀取國寧後降下人君於時廹促課得

牲耳牲不備牛如孟任割臂以盟荘公椘昭王割子期之心以⿱眀皿

隨人此及明年大子疾輿豭為盟皆臨時偪切難以禮論也 注

季子至邑宰正義曰論語稱子路為季路則字季故呼為季子

也使告季子則季子在外下雲食焉不辟其難是食孔氏之祿故

知為孔氏邑宰召獲至食炙正義曰丘明為傳雖詳扵當時

而此大煩碎計欒寧飲酒無記錄又此句顚倒辭義不允若倒

此二句則上下各自相連當是後來誤耳子羔至其難正義

曰子羔謂季子將𣣔救君故言政不及己不當踐其難季子𣣔救

孔悝故言食其祿焉不辟其難 十六年注仲尼至有誤正義

曰魯臣見為卿乃書其卒致事而卒猶尚不書仲尼書卒者魯之

君臣宗其聖德殊而異之故特命史官使書其卒耳孔子卋家雲

魯襄公二十二年而孔子生孔子年七十三以魯哀公十六年

月己丑卒杜自以長歴授之四月十八日有乙丑無己丑己丑乃

是五月十二日也日月必有誤者劉炫雲春秋之例卿乃書卒縱

令仲尼不告老例不合書而杜雲告老玄位猶書卒非也今知不

然者案周禮典命雲公侯伯之卿三命大夫再命仲尼為魯大夫

夾谷之會攝相事十一年傳雲子為國老是大夫尊者則二命以

上準例合書故杜為此注或可杜為抑揚之辭以為仲尼縱未去

位例不合書告老去位猶書卒者欲明魯之君臣奈其聖德之甚

劉不尋杜㫖以為例不合書而規杜過非也 傳公誄至自律

正義曰周禮大祝掌作六辭以通上下親踈逺近六曰誄鄭衆曰

誄謂積累生時德行以賜之命主為其辭即引此傳是為賜命之

辭也鄭玄禮記注云誄累也累列生時行跡讀之以作謚此傳唯

説誄辭不言作謚傳記群書皆不載孔子之謚蓋唯累其羙行示

己傷悼之情而賜之命耳不為之謚故書傳無稱焉至漢王莽輔

政尊尚儒術封孔子後為襃成侯追謚孔子為襃成宣尼君明是

舊無謚也鄭玄禮注云尼父因且字以為之謚謂謚孔子為尼父

鄭玄錯讀左傳雲以字為謚遂復妄力此觧 注使副至石函

正義曰少牢饋食大夫之祭禮其祭無主鄭玄祭法注云唯天子

諸侯有主禘祫大夫不禘祫無主耳令孔悝得有主者當時僣為

之非禮也鄭玄駮異義雲大夫無主孔悝之反祏所出公之主耳

案孔氏姞姓春秋時國唯南燕為姞姓耳孔氏仕扵衛朝己歴多

世不知本出何國安得有所出公之主也知是僭為之耳勝曰

至去之正義曰白公告之知必許其爵位而宜僚辭是不為利

而謟也承之以劒𣣔刺殺之而冝僚不動是不為威而懼也如此

之人必不是漏泄人言以求媚者也言其必不洩己謀故舍而去

之 注與呉至內亂 正義曰服虔雲𣣔陳士卒甲兵如與呉𢧐

時所入獻㨗杜以陳列甲兵士卒以入王言人情所不許豈當時

肯聼之故以為戰時所得鎧杖兵器皆備具獻之所得旣多𣣔因

獻用之以作亂 注㣲匿也 正義曰釈詁雲匿㣲也舎人曰匿

藏之㣲也郭璞曰㣲謂逃藏也左傳曰其徒㣲之是也〇十七年

注𮕵甸一轅卿車正義曰甸即乗也四丘為甸出車一乗故以

甸為名是古者乗甸同也衛侯本許良夫服冕乗軒則衛侯旣入

良夫為大夫矣傳特言乗衷甸兩牡則良夫不合乗之故知為卿

車也兵車一轅而二馬夾之其外更有二驂是為四馬今止乗兩

牡而謂之衷乗者衷中也蓋以四馬為上乗兩馬為中乗大事駕

四小事駕二為等差故也知大事駕四者異義古毛詩說天子之

大夫皆駕四故詩云四牡騑騑周道倭遟是也如今乗輿有大駕

中駕小駕為行之等差也其諸侯大夫士唯駕二無四二十七年

陳成子以乗車兩馬賜顔𣵠聚之子士喪禮雲賵以兩馬是唯得

駕兩無上乗也下文大子數之三罪衷甸不在其數而傳言之者

積其奢儧多也 注紫衣君服 正義曰賈逵云然杜従之紫衣

為君服禮無明文要此雲紫衣言良夫不合服之玉藻雲玄冠紫

緌自魯桓公始也鄭玄雲蓋僭宋王者之後服也管子稱齊桓

服紫衣齊人尚之五素而易一紫孔子云𢙣紫之奪朱蓋當時人

主好服紫衣君旣服紫則臣不得僭今傳言紫衣為良天之罪明

紫是君服良夫僣之故言紫衣君服也大夫狐裘非僣言之者為

祖裘張本 注食而至不敬 正義曰禮裘上有衣謂之裼玉藻

雲君衣狐白裘錦衣以裼之如此之𩔖皆是裘上之裼衣也裼衣

之上乃有朝祭正服裘上有兩衣也如此雨衣裏則二衣皆重之

裼則袒正服露禓衣玉藻雲裘之裼也見羙也君在則裼盡飾也

服之襲也充羙也然則在君之所於法唯有露裼衣耳無露裘之

時今良夫為食𤍠之故偏袒其裘則並裘亦袒是不敬也劒是害

物之器不得近至尊故近君則解劒良夫與君食而不釈剱亦不

敬也 注三罪紫衣袒裘帶劒正義曰三者皆偪僣於君故以

此為三罪衷甸僣卿耳比此為輕知衷甸非也 衛侯至而譟

正義曰北宮衛侯之別宮扵是衛侯在南宮夢裏身在北宮見人

登昆吾之𮗚𬒳髮北面而譟北宮在昆吾𮗚北故此人北面向君

而呌譟也 其繇至後踰 正義曰杜以魚勞則尾赤方羊不能

自安𧜟焉謂魚至水邊以喻衛侯將如此是賈逵之説杜用之也

鄭衆以為魚勞則尾赤方羊逰𭟼喻衛侯滛縱杜不然者以此魚

喻衛侯詩云魴魚頳尾王室如燬魚労則尾赤以労苦之魚此喻

衛侯則方羊為勞苦之狀若其方羊是縱恣之狀何得此勞苦之

魚也劉炫以為⺊繇之辭文句相韻以𧜟焉二字冝向下讀之知

不然者詩之為體文皆韻句其語助之辭皆在韻句之下即齊詩

雲俟我於著乎而充耳以素乎而其王詩云君子陽陽左執簧其

樂只且之𩔖是也此之方羊與下句將亡自相為韻𧜟焉二字為

助句之辭且繇辭之例未必皆韻此雲闔門塞竇乃自後踰不與

將亡為韻又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不與攘公之羭為韻是或

韻或不韻理無定準劉以為𧜟焉大國謂土地逺焉之大國近不

辭矣又以方羊為縱恣之狀而規杜過非也 注⿱彐⿰垁凡 -- 彘武至可執

正義曰依禮小國執牛耳武伯得季羔之言以鄫衍則大國執發

陽則小國執小國執之旣合古典武伯自以魯是小國故云然則

⿱彐⿰垁凡 -- 彘也杜以傳有小國大國之執故云拠時執者無常劉炫以為小

國𢘆執牛耳何得雲執者無常若如劉意季羔直舉發陽何須雲

鄫衍之役呉公子姑曹橫規杜過非也〇十八年注言宗至従

正義曰卋族譜瑗皇父充石八卋孫緩充石十卋孫則為従孫非

従子二者必有一誤 夏書至元亀 正義曰夏書大禹謨之篇

也唯彼能作先耳唯先蔽志昆命於元亀孔安國雲帝王立⺊占

之官故曰官占蔽斷昆後也官占之法先斷人志後命於元亀言

志㝎然後卜也杜雖不見古文其解亦與孔合周禮謂斷獄為蔽

獄是蔽為斷也昆後也釋言文〇十九年注言敬至大克正義

曰自十六年以來經文己終傳無所解當時之事亦不書記所記

者爲終竟前事叔青如周計不應録為終萇弘之言故錄之耳萇

弘言在昭二十三年此叔青如京師自爲敬王崩未知敬王何年

崩也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敬王四十一年孔子卒四十三年敬王

崩則敬王崩在他年也周本紀雲敬王崩子元王立八年崩子㝎

王立六國年表㝎王元年左傳盡此則傳以定王元年終矣杜卋

族譜雲敬王三十九年魯哀公十四年獲麟之歳也四十二年而

敬王崩敬王子元王十年春秋之傳終矣與史記不同者但史記

卋代年月事多舛錯故班固以文多抵捂謂此𩔖也案卋本敬王

崩貞王介立貞王崩元王赤立宋忠注引大史公書雲元王仁生

貞王介與卋本不相應不知誰是則宋忠不能㝎也又帝王卋紀

敬王三十九年春秋經終四十四年敬王崩子眞㝎王立真㝎王

崩子元王立是卋本與史記參差不同良以書籍久逺事多紕繆

故杜違史記亦何怪焉劉炫以杜與史記不同而規其過未知劉

意能㝎以否 二十年簞小笥 正義曰鄭玄曲禮注云簞笥盛

飯食者圎曰簞方曰笥宣二年趙盾見餓人為之簞食注云簞笥

也不言小此言小笥者以盛珠之器不冝與盛飯器同故云小耳

對曰至謗言正義曰爲時所用進在朝廷言行無愆不見怨𢙣

言人無𢙣之者時所不用退帰私室則無誹謗之言故得君子之

名也杜解進退之由由時可行則行故有進時可止則止故有退

時易艮彖曰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

明言史黯行如此也〇二十一年注皐緩至此會 正義曰士䘮

禮始死復魂之辭雲皐其復鄭玄雲皐長聲也皐者緩聲而長引

之是皐為緩也高蹈高舉足而蹈地故言猶逺行也此盟於顧顧

是齊地行不出竟而言遠者止爲魯不稽首而為此會雖近猶恨

故以逺言之耳〇二十二年大子革奔越 正義曰革為邾君十

餘年矣仍稱為太子者承其父帰之下故繫父言之 越滅至以

帰正義曰呉語說此事雲越師入呉國囲王言呉王懼使人行

成越王曰昔天以越賜呉而呉不受今天以呉賜越孤敢不𦗟天

之命而𦗟君之命乎乃不許成因使告呉王曰以民生之不長王

其無死寡人其逹王於角句東夫婦三百唯王所安以沒王年天

差辭曰孤之身實失宗廟社稷凡呉土地人民越旣有之孤何以

視於天下夫差將死使人告於子胥曰使死者無知則己矣若有

知也吾其何面目以見貟也遂自殺〇二十三年注景曹至祖母

正義曰宋景曹者宋景公之母姓曹氏也昭二十五年傳雲季公

若之姉為小邾夫人生宋元夫人生子以妻季平子此曹是平子

之妻母故為桓子外祖母也今康子是桓子之子父之外祖母卒

故使冉有弔且送葬婦人多以姓繫夫此以景公見在遣弔景公

故繫其子小邾曹姓故稱景曹注彌逺至彌甥 正義曰彌者

增益之義故為逺也釈親雲母之昆弟為舅謂我舅者吾謂之甥

桓子為景公之甥景公為康子父之舅氏也桓子於景公為親

甥故康子致辭於景公自以為彌逺之甥〇二十四年注躗過也

正義曰服虔雲躗偽不信也杜雲躗過繆言也俱是不實之義各

自以意訓耳〇二十五年衛侯出奔宋 正義曰服虔雲此下但

有適城鉏以鉤越無奔宋之事其說未聞令杜雲城鉏近宋邑蓋

衛侯出近宋竟似欲奔宋衛人以奔宋告也 注期夏至同列

正義曰期是夏戍之子戊是大叔疾之甥期為大叔疾姉妹之孫

也姉妹之子為甥姉妹之孫與己之孫尊卑同列男子謂兄弟之

孫為従孫故謂姉妹之孫為従孫甥〇二十六年注悼公至黯也

正義曰衛卋家謂輙為出公季父黚殺出公子而自立是為悼公

以城鉏與越人 正義曰衛侯先居城鉏以兵侵衛衛人申開守

陴衛侯不敢入乃還城鉏衛人得以城鉏與越者衛人賂遺於越

雖公所在亦以與之 注周元至飬也 正義曰東卋家雲景公

卒公子得殺大子而自立是為昭公昭公者元公之曽孫也昭公

父元公孫紏紏父公子端秦端秦即元公少子也景公殺昭公父

糾故昭公怨賊殺大子而自立其說殺昭公得立之所由與此不

合亦以得為昭公也 注北首死象 正義曰禮運雲死者北首

生者南郷故以北首為死象 詩曰至順之 正義曰詩周頌烈

文之篇也競彊也無彊乎惟得䝨人也若得䝨人四方諸國皆順

従之矣〇二十七年注西平陽正義曰宣八年城平陽此雲盟

於平陽土地名雲宣八年平陽東平陽也泰山有平陽縣此年平

陽西平陽也髙平有南平陽縣元及寡正義曰無𨹧侮寡少

而橫及之也 君子至入焉 正義曰君子之為謀也思其始思

其中思其終三者盡無猜嫌皆可舉而行之然後設言以入前人

焉注悼公至悼公 正義曰魯卋家雲哀公奔越國人迎哀公

復帰卒扵有山氏子寜立是爲悼公傳稱國人施罪於有山氏不

得復帰而卒於其家也馬遷妄耳注簡子至為子 正義曰趙

卋家雲孤布子卿見簡子簡子徧召諸子相之子卿曰無為將軍

者簡子召子毋恤毋恤至子卿起曰此真將軍矣簡子曰此其毋

賤翟婢也奚道貴哉子卿曰天之所授雖賤心貴自是之後簡子

盡召諸子與語毋恤最䝨乃廢大子伯魯而以毋恤為大子 注

史記至七年正義曰晉卋家雲㝎公三十三年孔子卒三十七

年定公卒則晉㝎公以魯哀公二十年卒也又雲㝎公卒子出公

鑿立十七年出公奔齊則出公之奔在魯悼公之十年也又雲出

公旣奔知伯立昭公曽孫驕為晉君是為哀公哀公之四年趙襄

子韓康子魏桓子共弒知伯是殺知伯當魯悼公之十四年也又

六國年表亦云晉哀公曰年魯悼公十四年韓魏趙敗知伯於晉

陽𢧐國策記此事雲知伯帥韓康子魏桓子攻趙襄子於晉陽引

汾水以灌之城不沒者三板知伯行水魏桓子御車韓康子為右

知伯曰吾今乃知水可以亡人之國汾水可以灌安邑絳水可以

灌平陽安邑魏也平陽韓也魏桓子肘韓康子康子躡魏桓子之

足其夜趙襄子使張孟談私扵韓魏韓魏反與趙合遂殺知伯扵

晉陽之下而三分其地事在春秋獲麟之後二十七年王𨼆晉書

武帝紀大康元年諸軍伐呉三月至江𨹧縣而孫皓面縛詣王濬

降杜預先為荊州刺史鎮㐮陽督諸軍伐呉將兵向江𨹧因東下

伐呉呉平又自江陵還㐮陽束哲傳雲大康元年汲郡民盜發魏

安釐王塚得竹書漆字科斗之文科斗文者周時古文也其字𩔖

麤尾細似科斗之蟲故俗名之焉大凡七十五卷晉書有其目錄

其六十八卷皆有名題其七卷折簡碎雜不可名題有周易上下

經二卷紀年十二卷𤨏語十一卷周王遊行五卷說周穆王逰行

天下之事今謂之穆天子傳此四部差為整頓汲郡𥘉得此書表

以下原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