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穀梁傳/隱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回目錄 下一篇


隱公元年[編輯]

元年春,王正月。雖無事,必舉正月,謹始也。公何以不言即位?成公志也。焉成之?言君之不取為公也。君之不取為公,何也?將以讓桓也。讓桓正乎?曰:不正。《春秋》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隱不正而成之,何也?將以惡桓也。其惡桓,何也?隱將讓而桓弒之,則桓惡矣;桓弒而隱讓,則隱善矣。善則其不正焉,何也?《春秋》貴義而不貴惠,信道而不信邪。孝子揚父之美,不揚父之惡。先君之欲與桓,非正也,邪也;雖然,既勝其邪心以與隱矣。己探先君之邪志,而遂以與桓,則是成父之惡也。兄弟,天倫也。為子受之父,為諸侯受之君。己廢天倫,而忘君父,以行小惠,曰小道也。若隱者,可謂輕千乘之國。蹈道,則未也。

三月,公及邾婁儀父盟於眛。及者何?內為志焉爾。儀,字也。父,猶傅也,男子之美稱也。其不言邾子,何也?邾之上古微,未爵命於周也。不日,其盟渝也。眛,地名也。

夏,五月,鄭伯克段於鄢。克者何?能也。何能也?能殺也。何以不言殺?見段之有徒眾也。段,鄭伯弟也。何以知其為弟也?殺世子母弟目君,以其目君,知其為弟也。段,弟也,而弗謂弟;公子也,而弗謂公子--貶之也。段失子弟之道矣,賤段而甚鄭伯也。何甚乎鄭伯?甚鄭伯之處心積慮,成於殺也。於鄢,遠也,猶曰取之其母之懷中而殺之雲爾,甚之也。然則為鄭伯者宜奈何?緩追逸賊,親親之道也。

秋,七月,天王使宰咺來歸惠公仲子之賵。母以子氏,仲子者何?惠公之母、孝公之妾也。禮,賵人之母則可,賵人之妾則不可。君子以其可辭受之,其志,不及事也。賵者,何也?乘馬曰賵,衣衾曰襚,貝玉曰含,錢財曰賻。

九月,及宋人盟於宿。及者何?內卑者也。宋人,外卑者也。卑者之盟不日。宿,邑名也。

冬,十有二月,祭伯來。來者,來朝也,其弗謂朝,何也?寰內諸侯,非有天子之命,不得出會諸侯,不正其外交,故弗與朝也。聘弓鍭矢,不出竟埸。束修之肉,不行竟中。有至尊者,不貳之也。

公子益師卒。大夫日卒,正也;不日卒,惡也。

隱公二年[編輯]

二年春,公會戎於潛。會者,外為主焉爾。知者慮,義者行,仁者守。有此三者,然後可以出會。會戎,危公也。

夏,五月,莒人入向。入者,內弗受也。向,我邑也。

無侅帥師入極。入者,內弗受也。極,國也。茍焉以入人為志者,人亦入之矣。不稱氏者,滅同姓,貶也。

秋,八月庚辰,公及戎盟於唐。

九月,紀履緰來逆女。逆女,親者也。使大夫,非正也。以國氏者,為其來交接於我,故君子進之也。

冬,十月,伯姬歸於紀。禮:婦人謂嫁曰歸,反曰來歸,從人者也。婦人在家,制於父;既嫁,制於夫;夫死,從長子。婦人不專行,必有從也。伯姬歸於紀,此其如專行之辭,何也?曰:非專行也。吾伯姬歸於紀,故志之也。其不言使,何也?逆之道微,無足道焉爾。

紀子伯、莒子盟於密。或曰紀子伯、莒子而與之盟,或曰年同爵同,故紀子以伯先也。

十有二月乙卯,夫人子氏薨。

夫人薨,不地。夫人者,隱之妻也。卒而不書葬,夫人之義,從君者也。

鄭人伐衛。

隱公三年[編輯]

三年春,王二月己巳,日有食之。言日不言朔。食,晦日也。其日有食之,何也?吐者外壤,食者內壤;闕然不見其壤,有食之者也。有,內辭也,或外辭也。有食之者,內於日也。其不言食之者,何也?知其不可知,知也。

三月庚戌,天王崩。高曰崩,厚曰崩,尊曰崩。天子之崩,以尊也。其崩之,何也?以其在民上,故崩之。其不名,何也?大上,故不名也。

夏,四月辛卯,尹氏卒。尹氏者,何也?天子之大夫也。外大夫不卒,此何以卒之也?於天子之崩為魯主,故隱而卒之。

秋,武氏子來求賻。武氏子者,何也?天子之大夫也。天子之大夫,其稱武氏子,何也?未畢喪,孤未爵;未爵使之,非正也。其不言使,何也?無君也。歸死者曰賵,歸生者曰賻。曰歸之者,正也;求之者,非正也。周雖不求,魯不可以不歸;魯雖不歸,周不可以求之。求之為言,得不得,未可知之辭也。交譏之。

八月庚辰,宋公和卒。諸侯日卒,正也。

冬,十有二月,齊侯、鄭伯盟於石門。癸未,葬宋繆公。日葬,故也;危不得葬也。

隱公四年[編輯]

四年春,王二月,莒人伐杞,取牟婁。傳曰:言伐言取,所惡也。諸侯相伐、取地於是始。故謹而志之也。

戊申,衛祝吁弒其君完。大夫弒其君,以國氏者,嫌也。弒而代之也。

夏,公及宋公遇於清。及者,內為志焉爾。遇者,志相得也。

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

秋,翬帥師會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翬者,何也?公子翬也。其不稱公子,何也?貶之也。何為貶之也?與於弒公,故貶也。

九月,衛人殺祝吁於濮。稱人以殺,殺有罪也。祝吁之挈,失嫌也。其月,謹之也。於濮者,譏失賊也。

冬,十有二月,衛人立晉。衛人者,眾辭也。立者不宜立也。晉之名惡也,其稱人以立之,何也?得眾也,得眾則是賢也。賢則其曰不宜立,何也?《春秋》之義:諸侯與正而不與賢也。

隱公五年[編輯]

五年春,公觀魚於棠。傳曰:常事曰事,非常曰觀。禮:尊不親小事,卑不屍大功。魚,卑者之事也,公觀之,非正也。

夏,四月,葬衛桓公。月葬,故也。

秋,衛師入郕。入者,內弗受也。郕,國也。將卑師眾曰師。

九月,考仲子之宮。考者,何也?考者,成之也,成之為夫人也。禮:庶子為君。為其母築宮,使公子主其祭也。於子祭,於孫止。仲子者,惠公之母,隱孫而修之,非隱也。

初獻六羽。初,始也。穀梁子曰:「舞《夏》,天子八佾,諸公六佾,諸侯四佾。初獻六羽,始僭樂矣。」尸子曰:「舞《夏》,自天子至諸侯,皆用八佾。初獻六羽,始厲樂矣。」

邾人、鄭人伐宋。

螟。蟲災也。甚則月,不甚則時。

冬,十有二月辛巳,公子彄卒。隱不爵命大夫,其曰公子彄,何也?先君之大夫也。

宋人伐鄭,圍長葛。伐國不言圍邑,此其言圍,何也?久之也。伐不逾時,戰不逐奔,誅不填服。苞人民、毆牛馬,曰侵;斬樹木、壞宮室,曰伐。

隱公六年[編輯]

六年春,鄭人來輸平。輸者,墮也。平之為言,以道成也。來輸平者,不果成也。

夏,五月辛酉,公會齊侯,盟於艾。

秋,七月。

冬,宋人取長葛。外取邑不志,此其志,何也?久之也。

隱公七年[編輯]

七年春,王三月,叔姬歸於紀。其不言逆,何也?逆之道微,無足道焉爾。

滕侯卒。滕侯無名,少曰世子,長曰君--狄道也,其不正者名也。

夏,城中丘。城,為保民為之也。民眾城小,則益城。益城無極。凡城之志,皆譏也。

齊侯使其弟年來聘。諸侯之尊,弟兄不得以屬通。其弟雲者,以其來接於我,舉其貴者也。

秋,公伐邾。

冬,天王使凡伯來聘,戎伐凡伯於楚丘以歸。凡伯者,何也?天子之大夫也。國而曰伐,此一人而曰伐,何也?大天子之命也。戎者,衛也;戎衛者,為其伐天子之使,貶而戎之也。楚丘,衛之邑也。以歸,猶愈乎執也。

隱公八年[編輯]

八年春,宋公、衛侯遇於垂。不期而會曰遇。遇者,志相得也。

三月,鄭伯使宛來歸邴。名宛,所以貶鄭伯,惡與地也。

庚寅,我入邴。入者,內弗受也。日入,惡入者也。邴者,鄭伯所受命於天子,而祭泰山之邑也。

夏,六月己亥,蔡侯考父卒。諸侯日卒,正也。

辛亥,宿男卒。宿,微國也。未能同盟,故男卒也。

秋,七月庚午,宋公、齊侯、衛侯盟於瓦屋。外盟不日,此其日,何也?諸侯之參盟於是始,故謹而日之也。誥誓不及五帝,盟詛不及三王,交質子不及二伯。

八月,葬蔡宣公。月葬,故也。

九月辛卯,公及莒人盟於包來。可言公及人,不可言公及大夫。

螟。

冬,十有二月,無侅卒。無侅之名,未有聞焉。或曰隱不爵大夫也,或說曰故貶之也。

隱公九年[編輯]

九年春,天王使南季來聘。南,氏姓也。季,字也。聘,問也。聘諸侯,非正也。

三月癸酉,大雨,震電。震,雷也。電,霆也。

庚辰,大雨雪。志疏數也。八日之間,再有大變,陰陽錯行,故謹而日之也。雨月,志正也。

俠卒。俠者,所俠也。弗大夫者,隱不爵大夫也。隱之不爵大夫,何也?曰:不成為君也。

夏,城郎。

秋,七月。無事焉,何以書?不遺時也。

冬,公會齊侯於防。會者,外為主焉爾。

隱公十年[編輯]

十年春,王二月,公會齊侯、鄭伯於中丘。

夏,翬帥師會齊人、鄭人伐宋。

六月壬戌,公敗宋師於菅。內不言戰,舉其大者也。

辛未取郜,辛巳取防。取邑不日,此其日,何也?不正其乘敗人而深為利,取二邑,故謹而日之也。

秋,宋人、衛人入鄭。

宋人、蔡人、衛人伐載,鄭伯伐取之。不正其因人之力而易取之,故主其事也。

冬,十月壬午,齊人、鄭人入郕。入者,內弗受也。日入,惡入者也。郕,國也。

隱公十一年[編輯]

十有一年春,滕侯、薛侯來朝。天子無事,諸侯相朝,正也。考禮修德,所以尊天子也。諸侯來朝,時正也。特言,同時也。累數,皆至也。

夏,五月,公會鄭伯於時來。

秋,七月壬午,公及齊侯、鄭伯入許。

冬,十有一月壬辰,公薨。公薨不地,故也。隱之,不忍地也。其不言葬,何也?君弒賊不討,不書葬,以罪下也。隱十年無正,隱不自正也;元年有正,所以正隱也。


回目錄 下一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