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七十四 曝書亭集 卷第七十五
清 朱彜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錄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卷第七十六

曝書亭集卷第七十五

           秀水 朱彝尊 錫鬯

 墓誌銘

   奉政大夫提督福建學政按察司僉事山陽陸公墓

   誌銘

公姓陸氏淮安山陽人諱求可字咸一別字密菴又字月湄

曽祖考某祖考某考某妣某氏順治五年以禮記舉江南郷

試後七年登史大成榜賜進士出身眀年除知裕州三載報

最入爲刑部員外郎歷郞中以按察司僉事提督福建學政

任滿稱職應遷布政司參議需次還年六十有三康熙十八

年七月以疾卒兩遇

覃恩初授奉直大夫再授奉政大夫配某氏某官某子某官

某孫某官某曽孫封宜人後公十六年卒又四年與公合葬

於某原公於事親主愛敬其身謂身誠而事親之道可盡身

也者父母之身子孫所從出也能愛敬其身而後能勤學能

勤學而後所交皆敬身之士矣於擇交謂朋友之義貴恕以

處之不當自居於薄夫牆薄則壞繒薄則裂器薄則毀酒薄

則酸未有薄而可久者於居官謂君子所養要令暴慢之氣

不設於身體必操切擊斷之意少而平易中和之政多理爲

事之本事爲理之用臨事不爲私意所動所藉平日有居敬

窮理之學然矣於學術以主敬爲先務而本乎治心言必述

六經多師以爲師而所宗者朱子餘録其長去其蔽上自象

山下至陽眀諸弟子未嘗槩事排擊持論甚平要其大旨在

兼善天下故施之於政而政舉觀之於文而文化成自𥙿州

以後恤郵丁減鹽引闢汚萊清冤獄正文體絶請託端七習

修祀典力行敎化孜孜不少倦蓋儒者講學之效見諸行事

者公有焉公著密菴詩集十卷文稾一十六卷詞𨕖六卷語

録四卷子五男三人志謹歲貢生候𨕖國子監學正志寛太

學生志黙亦歲貢生女二人孫男六人女七人公之葬也未

刻銘於幽宅志謹請於彝尊遂爲文誌公墓鑱之丙舎之壁

銘曰

舜跖之分差以毫釐有恆斯善惟聖是睎茍或舍旃取徑則

歧平旦之氣反覆牿之陷於禽獸其幾孔危公列以圖善利

從違性根於心四端匪昧若火始然若泉始霈由茲生色睟

面盎背苟或不然形體交顇曷不由聖混濁是汰公列以圖

所養者大世之學者執一不通伸宋抑漢伐異黨同公探理

窟六經是宗濬源濂洛達之湖江人善我取人惡㒺攻一話

一言振惑發蒙豈惟空言施諸實用有鑑畢照有慮必中簡

彼征徭逭其疾痛嚴乃不苛寛以毋縱君子所蒞式歌且誦

淚乎歸田著録彌衆旣稱循吏亦曰眞儒實也久充名亦不

虛有子有孫克守其初井此吉壤樹以枌榆旣安旣固慶則

有餘我銘公藏勿㒺勿諛

   奉政大夫吏部考功清吏司郎中顔君墓誌銘

顔氏望曲阜自路回父子事孔子孔子弟子受業身通者七

十有七人顔居其八回雖夭其子孫特蕃由漢迄今多以忠孝

文學著路傳六十六世曰胤紹崇禎中知河間府事城破自

焚其子伯璟郷人私諡孝靖先生彝尊嘗表其墓者也伯璟

娶朱氏鎭國中尉某之女兗州破日爲邏卒所驅以刃劫之

不前及刃擊臂臂折罵不已乃殺之牆下歷四日復活君朱

出也生崇禎十三年正月甫三歲亦陷亂軍中乳母孫抱之

得出九齡工行草書十三嫻詩賦旋補四氏學生員以副榜

入國子監康熙二年舉郷試六年成進士除國史院中書舍

人㑹

天子幸太學加恩四氏子弟之仕於朝者遷君禮部儀制淸

吏司主事眀年𠑽會試同考官出監督龍江𨵿稅旣還京師

尋調吏部稽勲清吏司主事奔父喪歸服除補驗封清吏司

主事加一級歷夲司貟外郎遷驗封司郎中封奉政大夫未

幾轉考功司郎中充一統志纂修官康熙二十五年九月晦

以疾卒年止四十有七君長身廣顙早慧好讀書折衷羣儒

言自出新義其於大學章句持論尤齗齗詩媕漢魏南北朝

唐宋元眀諸家之長有集若干卷又述音正音變訓蒙文釋

家訓若於卷獨不信浮屠星命之說嘗曰軀體猶炭也神氣

火也火傅於炭然後能爲功顧其勢漸消而不可止則生氣

之鼓盪也夫炭當風則易燼扇之則立燼置之密室覆以灰 -- 灰

則後燼要未有不燼者然則謂人可長生者妄也謂死有時

不可先不可後者亦妄也君子以爲篤論雅善鼓琴精騎射

蹋鞠㫄通勾股訣尤耽山水西登太華循伊闕南浮江淮觀

濤錢唐泝三衢凡所游歷必命畫手爲圗得金石文恆懸之

屋壁性孝友勤於睦族居郷以禮譲人立朝遇政事侃侃不

阿有一善未嘗自矜也君諱光敏字遜甫更字修來別字樂

圃妻孔氏封宜人子肇雍國子監生女子四人俱配士族君

卒之眀年肇雍以君之喪歸卜葬於曲阜將發叩彝尊之門

杖苴請銘彝尊與君交二十年矣君之葬銘何敢辭系曰

生乎陋巷之里歿乎宣武之坊葬乎侍郎之林祭乎復聖之

堂年逾強仕不爲夭也秩以大夫不爲小也吾銘君藏久而

有考也

   儒林郎戸科給事中郃陽王君墓誌銘

儒林郎戸科給事中郃陽王君以官卒其弟又維聞君喪重

趼至京師將扶君之柩以行抱其遺孤鳩凶服立於門請秀

水朱彝尊銘君之墓彝尊不敢辭序曰

君諱又旦字幼華別字黃湄自曽祖結以上爲農百良村祖

必昌始讀書補學官弟子多善行郷人私諡爲孝惠先生者

也考圖南以君仕封文林郎君少學於仲父斗南博通六經

順治十四年以易舉於郷眀年會試中式又眀年殿試賜進

士出身當授推官未除改知安陸潛江縣事潛江居漢下流

長隄逶迤百里水防一決禾黍盡沒君躬巡隄上先事預治

又田𠭇租賦徭役多苦不均君以郷規田以田均𠭇以𠭇定

賦於是無田者得免役逃移悉復其居期年百廢具舉乃建

傳經書院以課士築說詩臺葺操縵軒以燕賔客會軍興縣

當逵道羽騎絡繹君峙糗糧芻茭無後期旋以治行徵詣

闕下需次除給事中俄聞父喪奔歸里讀書中條山之陰芝

川之上服除補吏科給事中轉戸科掌印給事中典廣東郷

試嶺南物産繁冨珠香象犀滿城市遊者踵接於道君以奉

使闈事畢偕番禺處士屈大均入羅浮山旣出嶺復登匡廬

比還 朝詩卷外無長物也花山接峒人壤土寇結連出沒

劫商旅君疏請建縣治設官吏廣州四縣交賴以安君性純

孝執親喪盡禮與諸弟同居未嘗析㸑奉錢所入悉以委之

性嗜書詩義尤所好嘗録李樗黃𥢾詩解累萬言又博求宋

元人說詩善本將輯成一家言未果惟詩集十卷傳於時其

詩兼綜唐宋人之長獨不取黃庭堅人有佳句輒賞擊不已

江都郝士儀善詩隱於賈君與爲友士儀死哭以詩甚悲又

歙人吳周賦杜鵑行君見之驚歎周死君序其詩鏤板傳焉

卒之前十日語其弟子朱載震曰吾年五十一爾精力早衰

慮不久人丗人亦何苦卒於官吾將假歸已營祠堂於宅居

之東祀吾祖考擬以仲文配焉請秀水朱十考禮以爲之記

記成吾其歸哉蓋君疾止七日而死矣嗚呼悕矣娶范氏繼

娶張氏俱封孺人子二人長鷯殤存者鳩也女二人一嫁潼

𨵿衞楊楫一許韓城賈締芳未嫁卒一尚幼銘曰

勿將者年未達者官惟其詩足傳名以不刊

   掌京畿道監察御史任君墓誌銘

君諱玥字少玉別字希菴姓任氏其先家大梁宋丗有知髙

密縣事者留居焉名其里曰梁尹社曽祖某山西太原府通

判祖某縣儒學生員考某贈承德郎監察御史妣鹿安人君

順治十四年郷試眀年會試中式聞父疾亟歸父沒治喪

葬盡禮十八年服除補殿試賜同進士出身知汾州石樓縣

事六年多惠政擢浙江道監察御史巡視西城京倉長蘆鹽

法回掌京畿道事京師坊市勢豪多以私錢牟重息有印子

墜子轉子之目貧民稱貸者不勝其苦君吿示禁之廣西亂

初定錢糧帶徵未完逃亡者相逐君疏請蠲之又言桃源以

北河無支流祠堂邸家諸湖舊以瀦水今多淤塞宜乗水患

未至挑濬庶河流不致潰決又言滇黔旣平各營鎭冗兵議

裁裁之不得其道則爲患日深宜消其跡於無形不可使曠

久生姦宄之念其後河決宿遷而武昌裁兵殺官吏據城叛

論者始服君先見也君善書朝回 摹仿晉唐書法語人曰

吾以收其放心爾其巡視長蘆都人士賦騘馬行送之君獨

賞予作旣還朝以所購懷素草書千文趙孟頫時苗留牘圖

屬予審定跋其尾其冬盜入予室竊之以去君聞之勿恚也

遇予慈仁寺謂曰物之失得亦有定數是卷流傳數百年藏

者豈吾一人哉因請更跋他卷蓋其達觀如是君以眀崇禎

五年六月日生康熙二十六年四月日卒享年五十有六娶

閻氏贈安人繼娶丁氏封安人子男二人筠歲貢生塤縣學

生坪康熙二十年舉人知名於時女三人壻某某某君之歸

喪也坪來凶服立於門請銘君墓及葬乃爲銘曰

生乎齊而視鹺於齊郷黨以爲光榮也守其官而遽卒於官

親懿之所屏營也城曰介根水曰濰膠卜茲幽宅千齡不朝

   知伏羌縣事蔣君墓誌銘

文林郞知伏羌縣事蔣君之葬秀水朱彝尊因其子之請誌

其墓曰君杭州海寧人早慧十齡赴童子試未冠補學官弟

崇禎九年舉郷試出建昌新城黃公端伯之門三試禮部

不利歸闢一𠭇園於南村蓋無意於仕矣吏部按籍授縉雲

儒學敎諭縣經亂無學舍乃僦居樊氏宅宅故延平訓導阜

所遺有天際樓羣山羅列案前阜詩所云烏臼蔭我牆白茅

覆我屋者也君乃講學會文拔麻成璋鄭載颺於諸生中後

先取科第有李華者獲罪知縣事汪宗魯欲申上官黜之君

請於汪不聽淚成行下汪問故君曰華孝子也𭧽遇寇伏草

中其父負大母逃寇將殺母父請代華乃躍出求代父死寇

並釋之願眀府母黜華以敎孝汪爲感動裂其牘君性耽山

水涉惡溪梯暘谷周覽桃花之隘芙蓉之嶂縣境諸山旁及

於天台孤嶼迨遷知伏羌縣考稽禹跡積石朱圉所至題名

於壁縣臨極邊年饑流移載道覈徵輸之數積逋三萬五千

君憫民疾苦言之上官請豁上官不允也又請革除濫徵夙

𡚁勒碑衢道巡撫允焉於是司府怒不可解誣列君罪狀巡

撫以爲過奏彈文曰知伏羌縣事薰處凋殘之地雖無苛政

及民然性近迂闊賦詩立碑催科不力宜加處分爲曠職之

戒先是知成縣事錢唐吳君山濤岱觀以同谷在境內建七

歌堂作栗主以祀杜甫亦爲巡撫所糾先後罷官傳者以爲

佳話其雲賦詩者濫徵旣除縣民猶有抗不輸糧者君作詩

勸之立碑者即革除濫徵衢道碑也君旣落職歸自稱南村

退叟 -- 臾 ?布衣席帽徒步𤓰塍麥隴間終年不入城府日以詩文

自課合少壯所作多至萬篇手自汰除猶存五千餘首其言

曰作詩大義以言志爲夲六朝詩不必學漢唐不必學六朝

宋不必學唐元不必學宋今人亦何必宋元是學乎君之歌

鹿鳴也一榜詩人最盛仕而達者曹公溶鑒躬王公庭言逺

而鄞有萬泰履安周齊曽唯一杭有金堡道隱徐之瑞蘭生

禾有巢鳴盛端眀咸髙不事之節君旣退歸自處仕隱之間

諸君酬酢靡間又與曹王兩公居相近琴歌酒坐應和不乏

特不與馳騖浮名者相接故其詩文不甚傳於時苐取自怡

恱而已君年八十有四而卒娶姜氏子男二人名丗歲貢生

名表國子監生女五人壻褚蔚文殷光逺吳源達周文焜沈

朝英孫男六人女三人塟某縣某原銘曰

學焉而爲經師仕焉而稱循吏文達夫辭詩言其志嗚呼先

生惟不務名而名自至吾言不誣信於百丗

   工部主事席君墓誌銘

君姓席氏先丗望安定逺祖武衞將軍溫避黃巢亂渡江徙

於吳居洞庭之東山曽祖洙祖端攀皆不仕以孫子夲楨貴

推恩均贈太僕寺少卿崇禎之季寇賊搆患歲旱蝗人相食

本楨饒貲財發其槖白金八千兩糴米於襄樊輓之以舟順

流下東賑青兗南散給吳越全活者無算而又請毀家以佐

軍儲巡撫應天都御史分宜黃希憲聞於朝特授文華殿中

書尋加太僕寺少卿階亞中大夫君夲楨之季子諱啓㝢字

文夏以國子監生援例補工部虞衡清吏司主事

皇朝設六部職掌多準明代獨工部四司每受制於內務府

一失其意雖材美工巧不以爲良而虞衡掌山澤之禁鼓鑄

之局驗試之㕔盔甲之厰除道捎溝之役事最繁瑣主者恆

救過不給君遇人以和與物無忤甫涖官兼攝營繕屯田二

司庶務悉理旋吏議鐫級留任尋加二級 覃恩勅授文林

郎贈厥考如其官封母延太孺人旣而請假養母以所居僻

左獨學無友乃徙宅常熟春秋佳日板輿奉母往來題其圃

中居曰娯暉之堂滋蘭樹蕙周覽湖山之勝歲已卯 御舟

渡太湖親幸其圃君拜伏階下

天子顧問曰爾年方壯何以不來供職巡撫都御史宋公犖

對曰是以終養其母請回籍者

天子爲之霽容手摘盆中蕙蘭花登舟眀年延太孺人卒君

居喪盡禮終三年未嘗去衰麻齒肥甘也服除甫七月而君

卒享年五十有三君家居以孝友敦睦聞郷里及在京師遭

季父喪解官持服歸修族譜置祭田立義學人有稱貸者未

嘗權子母質庫不計錙釐人咸樂其寛厚少問業於華亭葉

生有馨生固幾社名流也予友平湖陸君隴其學以躬行爲

本旣釋褐知嘉定靈夀二縣事循行居天下第一徵入試四

川道御史以直言放還君夙與訂僑札之分具書幣聘之至

家敎其二子永恂前席陸君沒君厚賻其喪葬申以昬姻集

其遺書悉爲開雕行丗暇又輯唐人詩百家亦鏤版行之

天子幸第時曽進

乙覽一時言詩者返之正音焉永恂前席俱歲貢生亦從予

游君之葬也兩生來請銘嗚呼躬行之君子吾見罕矣以言

乎論學則以正以言乎取友則必端以言乎仕進則知止蓋

得夫陸君講習之益者多也是不可無銘辭曰

古之葬者窆用石賵書方遣書策後乃納銘於丘阿辭苟達

不在多席君新阡頂山麓治繭室封斧屋樂哉斯丘無後艱

宜爾子宜爾孫孰銘其藏小邾氏匪異人陸君友


曝書亭集卷第七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