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案/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林公案
全書始 第一回 試秋闈良材獲售 參縣幕奇案親查 下一回▶


  話說林文忠公則徐,本是福建侯官的世家子,生於乾隆五十年;自小聰穎異常,十三歲應郡試,以第一名補博士弟子員;二十歲中舉人,即為閩清縣謝選門邑宰延去,佐理案牘,平反兩件離奇冤獄,聲名大震。

  一件是杜成妒殺倪根案。杜成妻許氏,當堂供認凶首非杜成,指為陸大,陸大備受刑訊,不堪其苦,已經誣服。虧得林公偶閱供詞,因情節可疑,遂同邑宰私行察訪。查得那杜成家居閩清東城外,父母俱歿,幸賴母舅陳大松扶養成人,並且替他聘娶許氏為妻。成婚以後夫婦倆親熱非常。杜成向在城內米鋪中當伙計,朝出暮歸,習以為常。有一天,杜成於午後回家,走到里門相近,有三四個頑童,正在那裡遊戲,瞥見杜成走來,齊聲叫道:「杜烏龜,今天為什麼絕早歸來?」杜成含怒問道:「你們叫俺烏龜,是何道理?」頑童答道:「你那老婆,常與倪根同牀共枕,你不是烏龜是什麼?」杜成聞言,氣得兩眼發直,一腳邊趕到母舅家裡,將頑童之言,直告舅母陳劉氏。劉氏勸道:「頑童含血噴人,不足取信,你家比鄰而居,從不曾見有野漢子出入,你莫多疑!」杜成呆想了一會,打定主意,告別回家。許氏迎問道:「今天何故絕早歸來?」杜成捏詞答道:「朱家橋謝海觀欠店中米價,屢索不償,店主派俺去坐索,大約有二三日耽擱,恐你在家懸望,特來告知。」說時假意收拾了雨具,轉身而去。許氏送到門口,叮嚀而別。

  杜成仍到米鋪中,照料門市;直到黃昏人靜,重又回到住宅後面,潛伏在屋角邊,守了一會,遙見一人,踽踽而來,借著月光看去,果然是倪根。見他走近後戶,向門上彈指三下,許氏開門迎入,隨手將門關上,匆忙間忘卻加閂。杜成看得清楚,按住了心頭之火,走到舅母家中,將目見之事,告訴一遍。

  陳劉氏竭力勸解,叫他不要動武,恐怕鬧出人命官司來,不是耍的。杜成早有成竹在胸,轉身出門,一手掣著藏在身邊的鋼刀,逕奔自家後戶,推門而入,悄悄地走入許氏臥房。其時燈光已熄,他就躡足走到牀前,伸手摸索,捉得一條發辮,右手揮刀向頸項中猛砍,把倪根腦袋砍落。待要捉摸淫婦時,卻已不知去向,疑她逃往母舅家中,忙將兇刀拋棄煙囪中,向舅母家奔來。

  陳劉氏見他滿身血污,嚇得目瞪口呆!杜成說道:「姦夫已被俺殺死,淫婦卻吃走了,可有逃來沒有?」陳劉氏答道:「沒有逃來,人命非同兒戲!你還是遠走高飛暫避官司。」說著取出袍褂,叫他洗手更換,把血衣焚毀。時已三更以後,杜成就叩謝而別,逃往福安裕康米鋪中為伙。那陳劉氏自杜成去後,守到下午,不見許氏動靜,親往探視,許氏含笑相迎,接入臥室中坐定。劉氏留心察看,房中一切如常,非但不見倪根屍身,並且殺人痕跡也沒有一點。便向許氏問道:「杜成昨晚回來沒有?」許氏答道:「他到朱家橋去討米賬的,故沒有回來。」劉氏坐了一會,回到自己家裡,只道杜成撒謊,並未將倪根殺死。等到丈夫回家,就將此事告知,互相猜測,終究莫名其妙。光陰迅速,已隔了七八天,許氏一面央求陳大松到朱家橋去找尋杜成,一面親往米鋪中詢問,方知杜成不別而行,店中並未差他去討賬。許氏只好懇托大松留心找尋。她因一人住在家裡害怕,借住在陳家,終日幫同操作,足不出戶,陳氏夫婦見她如此,竟不信她有外好。

  當年冬季,大松因事赴福安,途遇杜成,訝然問道:「你在此做什麼生計?」杜成略述經過,並問許氏近狀,大松就把許氏斂跡守節的近狀,詳述一遍,並勸杜成速歸。杜成心中雖然疑惑,只因其事既未張揚,回去諒無妨礙,即向店中告假,舅甥二人,結伴回家。許氏見丈夫歸來,慇懃備至,小心伺應,杜成見她已經痛改前非,遂與她和好如初,同在母舅家中吃過晚飯,方才回家。到了臥房中坐定,杜成開口問道:「聽說東村倪根被人殺死,究竟確不確呢?」許氏含笑答道:「何苦假惺惺作態,你就是殺人凶首。」杜成笑問道:「當時你躲在哪裡,屍身怎樣收拾的?」許氏答道:「我正在睡夢之中,忽聽得房外腳步聲,料定是你,此來必無善意,我就悄悄下牀,攀登櫥頂,見你持刀入房,把倪根殺死,覓我不得,開後門而去。我就從櫥頂爬下,點燈照看,只見滿牀血污,倪根身首分離,死在血泊之中。留著豈非禍胎,料想你也不能立刻歸來,就想出一條毀屍滅跡之計,便取切菜刀將屍肢解,放在鍋中煮爛,一面收拾血污,屍體煮爛之後,將骨取出,藏在箱中,肉糜就用米糠拌和,按日飼豬。所以第二天舅母來此,不會看出破綻。」

  杜成聽罷,說道:「你的心腸狠毒極了!」許氏很不耐煩似地答道:「你殺了人,留個屍身在這裡,我若不毀屍滅跡,人命官司,非同兒戲,此時早弄得你無家可歸,哪裡能逍遙法外呢?」

  杜成笑道:「往事丟開,以後但願你謹守婦道,不再和無賴勾搭就是了!」說罷夫婦就寢。哪知隔牆有耳,夫婦倆的私話,已早被人聽得明明白白。

  原來杜成貼鄰有個陸大,垂涎許氏美色,無奈許氏心向倪根,不去理會他,因此懷恨在心,常思報復。兩家只有一牆之隔,許氏房後,便是陸大家的毛廁。當夫婦倆私語時,恰巧陸大在毛廁中出恭,夜深人靜,聽得很為清楚,暗想:許氏她家既有此等之事,真是報復的好機會。打定主意,回到臥室中去睡覺。

  次日起身後,便去找倪根的胞兄倪大,說明一切。倪大聽得兄弟慘死,怎不氣苦,便道:「俺即往告狀,煩君為證。」說著兩人同至縣前,找尋書吏,寫了狀子,投入衙門。邑宰謝選門閱狀批准,差提杜成、許氏到案。先問杜成何故殺死倪根。

  杜成供道:「小人不敢殺人。」選門怒道:「你不殺人,倪根如何失蹤?」杜成謊供道:「小人今年二月初旬即到福安裕康米鋪中為伙,實不知情。」選門遂提許氏上堂,問道:「杜成是不是為妒奸殺死倪根?你須照實供來。」許氏道:「狀紙上載明倪根何時被殺?」選門道:「四月十九夜間。」許氏供道:「吾夫二月初四即赴福安,直至昨天回來,豈能殺人!」選門道:「你既迴護丈夫,著你交出倪根來。」許氏答道:「倪根已於四月十九夜被人殺死,叫小婦人何從交出?」選門大怒道:「好一個利口婦人,既說你丈夫不能殺人,如何又說倪根被人殺死?倪根既然被殺,必有凶首,你縱然狡猾,也逃不出本縣眼目,正凶非爾丈夫,就是你這潑婦。」許氏故作驚恐,吞吐說道:「事至今日,小婦人也不能顧恤廉恥,只好從實招供了!原來小婦人未出嫁時,被原告陸大引誘成奸;既嫁杜成,與陸大蹤跡漸疏,旋因吾夫在米店為伙,在家日少,又被死者倪根勢迫利誘,不合與他往來。後來事機不密,被陸大探悉,乘那夜倪根至小婦房中相會,陸大就越牆而入。當時小婦人聞聲驚醒,倪根已被殺死在牀,身首異處,小婦人嚇得魂不附體,正待呼救,陸大向我說道:『你如呼喊,馬上一刀兩段,如其幫我毀屍滅跡,非但無事,以後重續舊好,還你快樂不盡。』小婦人怎敢與他相拗,只得允從。當時他就將倪根屍身,砍成七八段,放在鍋中,煮成肉糜,拌糠餵豬,一面命小婦人將房中血跡打掃乾淨,不留絲毫痕跡。以後陸大便時來纏繞,豈知此人心毒異常,又欲將我夫一並害死,與小婦人作長久夫妻,小婦人不答應,他便一計不成,又使一計,教唆倪大,捏詞告狀。還望青天大老爺明鑒。」

  選門得供,頗覺有理,即提陸大到堂對質。許氏一口咬定,口講指畫,情景如繪,奸出婦人口,陸大有口難分,惟有叩頭呼冤。當將原、被兩告,一並收禁。以後歷用刑訊,許氏堅執前供。選門信以為真,遂用嚴刑鞫訊陸大,陸大不堪其苦,誣服畫招,冤獄構成。

  要知林公如何平反,且待下回分解。

全書始 下一回▶
林公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