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4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四十二 樂府詩集
卷四十三 相和歌辭十八
卷四十四 

卷四十三·相和歌辭十八[編輯]

楚調曲下[編輯]

班婕妤(晉·陸機)[編輯]

一曰《婕妤怨》。《漢書》曰:孝成班婕妤,初入宮為少使,俄而大幸,為婕妤,居增成舍。自鴻嘉後,帝稍隆內寵,婕妤進侍者李平,平得幸,立為婕妤,賜姓衛,所謂衛婕妤也。其後趙飛燕姊弟亦從微賤興,班婕妤失寵,稀復進見。趙氏姊弟驕妒,婕妤恐久見危,求供養太后長信宮,帝許焉。」《樂府解題》曰:「《婕妤怨》者,為漢成帝班婕妤作也。婕妤,徐令彪之姑,況之女。美而能文,初為帝所寵愛。後幸趙飛燕姊弟,冠於後宮。婕妤自知見薄,乃退居東宮,作賦及紈扇詩以自傷悼。後人傷之而為《婕妤怨》也。」

婕妤去辭寵,淹留終不見。寄情在玉階,托意唯團扇。春苔暗階除,秋草蕪高殿。黃昏履綦絕,愁來空雨面。

同前(梁·元帝)[編輯]

婕妤初選入,含媚向羅幃。何言飛燕寵,青苔生玉墀。誰知同輦愛,遂作裂紈詩。以茲自傷苦,終無長信悲。

同前(劉孝綽)[編輯]

應門寂已閉,非復後庭時。況在青春日,萋萋綠草滋。妾身似秋扇,君恩絕履綦,詎憶遊輕輦,從今賤妾辭。

同前(孔翁歸)[編輯]

長門與長信,日暮九重空。雷聲聽隱隱,車響絕瓏瓏。恩光隨妙舞,團扇逐秋風。鉛華誰不慕,人意自難終。

同前(何思澄)[編輯]

寂寂長信晚,雀聲喧洞房。踟躕網高閣,駁蘚被長廊。虛殿簾幃靜,閑階花蕊香。悠悠視日暮,還復拂空床。

同前(王叔英妻沈氏)[編輯]

日落應門閉,愁思百端生。況復昭陽近,風傳歌吹聲。寵移終不恨,讒枉太無情。只言爭分理,非獨舞腰輕。

同前(陰鏗)[編輯]

柏梁新寵盛,長信昔恩傾。誰為詩書巧,翻為歌舞輕。花月分窗進,苔草共階生。妾淚衫前滿,單眠夢裏驚。可惜逢秋扇,何用合歡名。

同前(陳·何楫)[編輯]

齊紈既逐筐,趙舞即淩人。履跡隨恩故,階苔逐恨新。獨臥銷香炷,長啼費手巾。庭草何聊賴,也持春當春。

同前(唐·徐彥伯)[編輯]

君恩忽斷絕,妾思終未央。巾櫛不可見,枕席空餘香。窗暗網羅白,階秋苔蘚黃。應門寂已閉,流涕向昭陽。

同前(嚴識玄)[編輯]

賤妾如桃李,君王若歲時。秋風一已勁,搖落不勝悲。寂寂蒼苔滿,沉沉綠草滋。榮華非此日,指輦競何辭。

同前三首(王維)[編輯]

玉窗螢影度,金殿人聲絕。秋夜守羅幃,孤燈耿不滅。

宮殿生秋草,君王恩幸疏。那堪聞鳳吹,門外度金輿。

怪來妝閣閉,朝下不相迎。總向春園裏,花間語笑聲。

婕妤怨(崔湜)[編輯]

不分君恩斷,新妝視鏡中。容華尚春日,嬌愛已秋風。枕席臨窗曉,幃屏向月空。年年後庭樹,榮落在深宮。

同前(崔國輔)[編輯]

長信宮中草,年年愁處生。故侵珠履跡,不使玉階行。

同前(張烜)[編輯]

賤妾裁紈扇,初搖明月姿。君王看舞席。坐起秋風時。玉樹清御路,金陳翳垂絲。昭陽無分理,愁寂任前期。

同前(劉方平)[編輯]

夕殿別君王,宮深月似霜。人愁在長信,螢出向昭陽。露裛紅蘭死,秋彫碧樹傷。唯當合歡扇,從此篋中藏。

同前(王沈)[編輯]

長信梨花暗欲棲,應門上籥草萋萋。春風吹花亂撲戶,班倢車聲不至啼。

同前(皇甫冉)[編輯]

由來詠團扇,今與值秋風。事逐時皆往,恩無日再中。早鴻聞上苑,寒露下深宮。顏色年年謝,相如賦豈工。

同前(陸龜蒙)[編輯]

妾貌非傾國,君王忽然寵。南山掌上來,不敵新恩重。後宮多窈窕,日日學新聲。一落君王耳,南山又須輕。

同前(翁綬)[編輯]

讒謗潛來起百憂,朝承恩寵暮仇仇。火燒白玉非因玷,霜剪紅蘭不待秋。

花落昭陽誰共輦,月明長信獨登樓。繁華事逐東流水,團扇悲歌萬古愁。

同前(劉氏雲)[編輯]

君恩不可見,妾豈如秋扇。秋扇尚有時,妾身永微賤。莫言朝花不復落,嬌容幾奪昭陽殿。

長信怨(王諲)[編輯]

飛燕倚身輕,爭人巧笑名。生君棄妾意,增妾怨君情。日落昭陽壁,秋來長信城。寥寥金殿裏,歌吹夜無聲。

同前(王昌齡)[編輯]

金井梧桐秋葉黃,珠簾不捲夜來霜。金爐玉枕無顏色,臥聽南宮清漏長。

奉帚平明金殿開,暫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

同前(李白)[編輯]

月皎昭陽殿,霜清長信宮。天行乘玉輦,飛燕與君同。更有留情處,承恩樂未窮。誰憐團扇妾,獨坐怨秋風。

蛾眉怨(王翰)[編輯]

君不見宜春苑中九華殿,飛閣連連直如髮。白日全含朱鳥窗,流雲半入蒼龍闕。宮中彩女夜無事,學鳳吹簫弄清越。珠簾北卷待涼風,繡戶南開向明月。忽聞天子憶蛾眉,寶鳳銜花揲兩螭。傳聲走馬開金屋,夾路鳴環上玉墀。長樂彤庭宴華寢,三千美人曳光錦。燈前含笑更羅衣,帳裏承恩薦瑤枕。不意君心半路回,求仙別作望仙台。倉琅禁闥遙相憶,紫翠岩房晝不開。欲向人間種桃實,先從海底覓蓬萊。蓬萊可求不可上,孤舟縹緲知何往。黃金作盤銅作莖,晴天白露掌中擎。王母嫣然感君意;雲車羽旆欲相迎。飛廉觀前空怨慕,少君何事須相誤。一朝埋沒茂陵田,賤妾蛾眉不重顧。宮車晚出向南山,仙衛逶迤去不還。朝晡泣對麒麟樹,樹下蒼苔日漸斑。人生百年夜將半,對酒長歌莫長歎。乘知白日不可思,一死一生何足算。

玉階怨(齊·謝朓)[編輯]

夕殿下珠簾,流螢飛復息。長夜縫羅衣,思君此何極。

同前(虞炎)[編輯]

紫藤拂花樹,黃鳥度青枝。思君一歎息;苦淚應言垂。

同前(唐·李白)[編輯]

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卻下水精簾,玲瓏望秋月。

宮怨(長孫左輔)[編輯]

窗前好樹名玫瑰,去年花落今年開。無情春色尚識返,君心忽斷何時來。憶昔妝成候仙仗,宮瑣玲瓏日新上。拊心卻笑西子嚬,掩鼻誰憂鄭姬謗。草染文章衣下履,花黏甲乙床前帳。三千玉貌休自誇,十二金釵獨相向。盛衰傾奪欲何如,嬌愛翻悲逐佞諛。重遠豈能慚沼鵠,棄前方見泣船魚。看籠不記薰龍腦,詠扇空曾禿鼠鬚。始意類蘿新託柏,終傷如薺卻甘荼。除院獨開還獨閉。鸚鵡驚飛苔覆地。滿箱舊賜前日衣,漬枕新垂夜來淚。痕多開鏡照還悲,綠髻青蛾尚未衰。莫道新縑長絕比,猶逢故劍會相追。

同前(李益)[編輯]

露濕晴花宮殿香,月明歌吹在昭陽。似將海水添宮漏,共滴長門一夜長。

同前(於濆)[編輯]

妾家望江口,少年家財厚。臨江起珠樓,不賣文君酒。當年樂貞獨,巢燕時為友。父兄未許人,畏妾事姑舅。西牆鄰宋玉,窺見妾眉宇。一旦及天聰,恩光生戶牖,謂言入漢宮,富貴可長久。君王縱有情,不奈陳皇后。誰憐頰似桃,孰知腰勝柳。今日在長門,從來不如醜。

同前(柯宗)[編輯]

塵滿金爐不炷香,黃昏獨自立重廊。笙歌何處承恩寵,一一隨風入上陽。

長門槐柳半蕭疏,玉輦沈思恨有餘。紅淚旋銷傾國態,黃金誰為達相如。

雜怨三首(聶夷中)[編輯]

生在綺羅下,豈識漁陽道。良人自戍來,夜夜夢中到。漁陽萬里遠,近於中門限。

中門逾有時,漁陽常在眼。良人昨日去,明日又不還,別時各有淚,零落青樓前。

君淚濡羅巾,妾淚滴路塵。羅巾今在手,日得隨妾身。路塵如因飛,得上君車輪。

同前三首(孟郊)[編輯]

夭桃花清晨,遊女紅粉新。夭桃花薄暮,遊女紅粉故。樹有百年花,人無一定顏。花送人老盡,人悲花自閑。

貧女鏡不明,寒花日少容。暗蛩有虛織,短線無長縫。浪水不可照,狂夫不可從。浪水多散影,狂夫多異蹤。持此一生薄,空成百恨濃。

憶人莫至悲,至悲空自衰。寄人莫翦衣,翦衣未必歸。朝為雙蒂花,暮為四散飛。花落卻繞樹,遊子不顧期。

大曲十五曲[編輯]

《宋書·樂志》曰:「大曲十五曲:一曰《東門》,二曰《西山》,三曰《羅敷》,四曰《西門》,五曰《默默》,六曰《園桃》,七曰《白鵠》,八曰《碣石》,九曰《何嘗》,十曰《置酒》,十一曰《為樂》,十二曰《夏門》,十三曰《王者布大化》,十四曰《洛陽令》,十五曰《白頭吟》。《東門》,《東門行》;《羅敷》,《豔歌羅敷行》;《西門》,《西門行》;《默默》,《折楊柳行》;《白鵠》、《何嘗》並《豔歌何嘗行》;《為樂》,《滿歌行》;《洛陽令》,《雁門太守行》;《白頭吟》並古辭。《碣石》,《步出夏門行》,武帝辭。《西山》,《折楊柳行》;《園桃》,《煌煌京洛行》並文帝辭。《夏門》,《步出夏門行》;《王者布大化》,《棹歌行》並明帝辭。《置酒》,《野田黃爵行》,東阿王辭。《白頭吟》,與《棹歌》同調。其《羅敷》、《何嘗》、《夏門》三曲,前有豔,後有趨。《碣石》一篇,有豔。《白鵠》、《為樂》、《王者布大化》,三曲,有趨。《白頭吟》一曲有亂。」《古今樂錄》曰:「凡諸大曲竟,黃老彈獨出舞,無辭。」按王僧虔《技錄》:《擢歌行》在瑟調,《白頭吟》在楚調。」而沈約云同調,未知孰是。

滿歌行二首四解(古辭)[編輯]

《樂府解題》曰「古辭云:『為樂未幾時,遭時嶮巇。』其始言逢此百罹,零丁荼毒。古人遜位躬耕,遂我所願。次言窮達天命,智者不憂。莊周遺名,名垂千載。終言命如鑿石見火,宜自娛以頤養,保此百年也。」

為樂未幾時,遭世險巇。逢此百罹,零丁荼毒,愁懣難支。遙望辰極,天曉月移。憂來填心,誰當我知。一解戚戚多思慮,耿耿不寧。禍福無形,惟念古人,遜位躬耕。遂我所願,以茲自寧。自鄙山棲,守此一榮。二解暮秋烈風起,西蹈滄海。心不能安。攬衣起瞻夜,北斗闌干。星漢照我,去去自無他。奉事二親,勞心可言。三解窮達天所為,智者不愁,多為少憂。安貧樂正道,師彼莊周。遺名者貴,子熙同巇。往者二賢,名垂千秋。四解飲酒歌舞,不樂何須。善哉照觀日月,日月馳驅,轗軻世間。何有何無,貪財惜費,此一何愚。命如鑿石見火,居世竟能幾時?但當歡樂自娛,盡心極所嬉怡。安善養君德性,百年保此期頤。

──右一曲,晉樂所奏

為樂未幾時,遭世險巇。逢此百離。伶丁荼毒,愁苦難為。遙望極辰。天曉月移。憂來填心,誰當我知。戚戚多思慮,耿耿殊不寧。禍福無形,惟念古人,遜位躬耕。遂我所願,以茲自寧。自鄙棲棲,守此末榮。暮秋烈風,昔蹈滄海,心不能安。攬衣瞻夜,北斗闌干。星漢照我,去自無他。奉事二親,勞心可言。窮達天為,智者不愁,多為少憂。安貧樂道,師彼莊周。遺名者貴,子遐同遊。往者二賢,名垂千秋。飲酒歌舞,樂復何須。照視日月,日月馳驅。轗軻人間。何有何無。貪財惜費,此一何愚。鑿石見火,居代幾時?為當歡樂,心得所喜。安神養性,得保遐期。

──右一曲,本辭


 卷四十二 ↑返回頂部 卷四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