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修集/卷05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居士集卷五十 歐陽修集
卷五十一‧居士外集卷一
居士外集卷二 

古詩四十七首[編輯]

【擬玉台體七首明道元年·欲眠】[編輯]

行人夜已斷,明河南陌頭。雙璫不擬解,更欲要君留。

【擬玉台體七首·攜手曲】[編輯]

落日堤上行,獨歌攜手曲。卻憶攜手人,處處春華綠。

【擬玉台體七首·雨中歸】[編輯]

朝看樓上雲,日暮城南雨。路遠香車遲,迢迢向何所?

【擬玉台體七首·別後】[編輯]

連環結連帶,贈君情不忘。暫別莫言易,一夕九回腸。

【擬玉台體七首·夜夜曲】[編輯]

浮雲吐明月,流影玉階陰。千里雖共照,安知夜夜心?

【擬玉台體七首·落日窗中坐】[編輯]

朝聞驚禽去,日暮見禽歸。瑤琴坐不理,含情復為誰?

【擬玉台體七首·領邊繡】[編輯]

雙鴛刺繡領,粲爛五文章。暫近已復遠,猶持歌扇障。

【七交七首天聖九年·河南府張推官】[編輯]

堯夫大雅哲,稟德實溫粹。霜筠秀含潤,玉海湛無際。平明坐大府,官事盈案幾。高談遣放紛,外物不能累。非惟席上珍,乃是青雲器。

【七交七首·尹書記】[編輯]

師魯天下才,神鋒凜豪雋。逸驥臥秋櫪,意在騤騤迅。平居弄翰墨,揮灑不停瞬。談笑帝王略,驅馳古今論。良工正求玉,片石胡為韞?

【七交七首·楊戶曹】[編輯]

子聰江山稟,弱歲擅奇譽。盱衡恣文辯,落筆妙言語。胡為冉冉趨,三十滯公府?美璞思善價,浮雲有夷路。大雅惡速成,俟命宜希古。

【七交七首·梅主簿】[編輯]

聖俞翹楚才,乃是東南秀。玉山高岑岑,映我覺形陋。《離騷》喻草香,詩人識鳥獸。城中爭擁鼻,欲學不能就。平日禮文賢,寧久滯奔走。

【七交七首·張判官】[編輯]

洛城車隆隆,曉門爭道入。連袂粉如帷,文者豈無十。壯矣張太素,拂羽擇其集。遠慕鄴才子,一笑歡相挹。雖有軒與冕,攀翔莫能及。人將孰君子,盍視其遊執?

【七交七首·王秀才】[編輯]

幾道顏之徒,沉深務覃聖。采藻薦良璧,文潤相輝映。入市羊駕車,談道犀為柄。時時一文出,往往紙價盛。無為戀丘樊,遂滯蒲輪聘。

【七交七首·自敘】[編輯]

余本漫浪者,茲亦漫為官。胡然類鴟夷,托載隨車轅。時士不俯眉,默默誰與言?賴有洛中俊,日許相躋攀。飲德醉醇酎,襲馨佩春蘭。平時罷軍檄,文酒聊相歡。

【答楊辟喜雨長句】[編輯]

吾聞陰陽在天地,升降上下無時窮。環回不得不差失,所以歲時無常豐。古之為政知若此,均節收斂勤人功。三年必有一年食,九歲常備三歲凶。縱令水旱或時遇,以多補少能相通。今者吏愚不善政,民亦遊惰離於農。軍國賦斂急星火,兼並奉養過王公。終年之耕幸一熟,聚而耗者多於蜂。是以比歲屢登稔,然而民室常虛空。遂令一時暫不雨,輒以困急號天翁。賴天閔民不責吏,甘澤流布何其濃。農當勉力吏當愧,敢不酌酒澆神龍!

【嵩山十二首明道元年·公路澗】[編輯]

驅馬渡寒流,斷澗橫荒堡。槎危欲欹岸,花落多依草。擊汰玩遊鯈,倒影看飛鳥。留連愛芳杜,漸下西峰照。

【嵩山十二首·拜馬澗】[編輯]

昔聞王子晉,把袂浮丘仙。金駿於此墮,吹笙不復還。玉蹄無跡久,澗草但荒煙。

【嵩山十二首·二室道】[編輯]

二室對岧嶢,群峰聳崷直。雲隨高下起,路轉參差碧。春晚桂叢深,日下山煙白。芝英已可茹,悠然想泉石。

【嵩山十二首·自峻極中院步登太室中峰】[編輯]

係馬青松陰,躡屣蒼崖路。驚鳥動林花,空山答人語。雲霞不可攬,直入冥冥霧。

【嵩山十二首·玉女窗】[編輯]

玉女不可邀,蒼崖鬱岧直。石乳滴空竇,仰見泬寥碧。徙倚難久留,桂樹含春色。

【嵩山十二首·玉女搗衣石】[編輯]

玉女搗仙衣,夜下青松嶺。山深風露寒,月杵遙相應。靈蹤查可尋,片石秋光瑩。

【嵩山十二首·天門】[編輯]

石徑方盤紆,雙峰忽中斷。呀豁青冥間,畜泄煙雲亂。杉蘿試舉手,自可階天漢。

【天門泉舊號救命泉,惡其名鄙,因取美名,書為續命泉,大書三字立於泉側。[編輯]

煙霞天門深,靈泉吐岩側。雲濕灝氣寒,石老林腴碧。長松暫休坐,一酌煩心滌。

【嵩山十二首·天池】[編輯]

高步登天池,靈源湛然吐。俯窺不可見,淵默神龍護。靜夜天籟寒,宿客疑風雨。

【三醉石】三醉石在八仙壇上,南臨巨崖,峰岫迤邐,蒼煙白雲鬱鬱在下。物外之適,相與酣酌,坐石欹醉、似非人間。因索筆,目梅聖俞書三醉字於石上,而三人者又各題其姓名而刻之。[編輯]

拂石登古壇,曠懷聊共醉。雲霞伴酣樂、忽在千峰外。坐久還自醒,日落松聲起。

【嵩山十二首·峻極寺】[編輯]

路入石門見,蒼蒼深靄間。雲生石砌潤,木老天風寒。客來依返照,徙倚聽山蟬。

【嵩山十二首·中峰】[編輯]

望望不可到,行行何屈盤。一徑林杪出,千岩雲下看。煙嵐半明滅,落照在峰端。

【初秋普明寺竹林小飲餞梅聖俞分韻得亭皋木葉下絕句五首明道元年[編輯]

臨水復欹石,陶然同醉醒。山霞坐未斂,池月來亭亭。

洛城風日美,秋色滿蘅皋。誰同茂林下,掃葉酌松醪。

野水竹間清,秋山酒中綠。送子此酣歌,淮南應落木。

勸客芙蓉杯,欲搴芙蓉葉。垂楊礙行舟,演漾回輕楫。

山水日已佳,登臨同上下。衰蘭尚可采,欲贈離居者。

【和謝學士泛伊川浩然無歸意因詠劉長卿佳句作欲留篇之什明道元年[編輯]

久不見南山,依然已秋色。悠哉川上行,復邀城中客。木落山半空,川明潦尤積。飛鳥鑒中看,行雲舟中白。夷猶白蘋裏,笑傲清風側。極浦追所遠,回峰高易夕。觴詠共留連,高懷追昔賢。惟應謝公興,不減向臨川。

【戲書拜呈學士三丈】[編輯]

淵明本嗜酒,一錢常不持。人邀輒就飲,酩酊籃輿歸。歸來步三徑,索寞繞東籬。詠句把黃菊,望門逢白衣。欣然復坐酌,獨醉臥斜暉。

【和楊子聰答聖俞月夜見寄】[編輯]

秋露藹已繁,迢迢星漢回。皎潔庭際月,流光依井苔。有客愛涼景,幽軒為君開。所思不可極,但慰清風來。

【謝人寄雙桂樹子明道二年[編輯]

有客賞芳叢,移根自幽谷。為懷山中趣,愛此岩下綠。曉露秋暉浮,清陰藥蘭曲。更待繁花白,邀君弄芳馥。

【雨中獨酌二首】[編輯]

老大世情薄,掩關臥郊原。英英少年子,誰肯過我門。宿雲屯朝陰,暑雨清北軒。逍遙一尊酒,此意誰與論。酒味正薰烈,吾心方浩然。鳴禽時一弄,如與古人言。

幽居草木深,蒙蘢蔽窗戶。鳥語知天陰,蛙鳴識天雨。亦復命尊酒,欣茲卻煩暑。人情貴自適,獨樂非鍾鼓。出門何所之,閉門誰我顧?

【庭前兩好樹】[編輯]

庭前兩好樹,日夕欣相對。風霜歲苦晚,枝葉常蔥翠。午眠背清陰,露坐蔭高蓋。東城桃李月,車馬傾闤闤。而我不出門,依然伴憔悴。榮華不隨時,寂寞幸相慰。君子固有常,小人多變態。

【綠竹堂獨飲明道二年[編輯]

夏篁解蘀陰加樛,臥齋公退無喧囂。清和況復值佳月,翠樹好鳥鳴咬咬。芳尊有酒美可酌,胡為欲飲先長謠?人生暫別客秦楚,尚欲泣淚相攀邀。況茲一訣乃永已,獨使幽夢恨蓬蒿。憶予驅馬別家去,去時柳陌東風高。楚鄉留滯一千里,歸來落盡李與桃。殘花不共一日看,東風送哭聲嗷嗷。洛池不見青春色,白楊但有風蕭蕭。姚黃魏紫開次第,不覺成恨俱零凋。榴花最晚今又拆,紅綠點綴如裙腰。年芳轉新物轉好,逝者日與生期遙。予生本是少年氣,差磨牙角爭雄豪。馬遷班固洎歆向,下筆點竄皆嘲嘈。客來共坐說今古,紛紛落盡玉麈毛。彎弓或擬射石虎,又欲醉斬荊江蛟。自言剛氣貯心腹,何爾柔軟為脂膏?吾聞莊生善齊物,平日吐論奇牙聱。憂從中來不自遣,強叩瓦缶何譊譊。伊人達者尚乃爾,情之所鍾況吾曹。愁填胸中若山積,雖欲強飲如沃焦。乃判自古英壯氣,不有此恨如何消。又聞浮屠說生死,滅沒謂若夢幻泡。前有萬古後萬世,其中一世獨。安得獨灑一榻淚,欲助河水增滔滔?古來此事無可奈,不如飲此尊中醪。

【暇日雨後綠竹堂獨居兼簡府中諸僚】[編輯]

新晴竹林茂,日夕愛此君。佳禽弄翠樹,若與幽人親。掃徑綠苔靜,引流清派分。開軒見遠岫,欹枕送歸雲。桐槿漸秋意,琴觴懷友文。浩然滄洲思,日厭京洛塵。車騎方開府,梁王多上賓。平時罷飛檄,行樂喜從軍。騎省悼亡後,漳賓多病身。南窗若可傲,方事陶潛巾。

【江上彈琴】[編輯]

江水深無聲,江雲夜不明。抱琴舟上彈,棲鳥林中驚。游魚為跳躍,山風助清冷。境寂聽愈真,弦舒心已平。用茲有道器,寄此無景情。經緯文章合,諧和雌雄鳴。颯颯驟風雨,隆隆隱雷霆。無射變凜冽,黃鍾催發生,詠歌文王《雅》,怨刺《離騷經》。二《典》意澹薄,三《盤》語丁寧。琴聲雖可狀,琴意誰可聽?

【送白秀才西歸】[編輯]

白子來自西,投我文與書。升階揖讓席,言氣溫且舒。萬轍走聲利,獨趨仁義塗。仁義荒已久,斤鋤費耕除。吾常患力寡,欣子好古徒。終當竭其力,剗治為通衢。旗旄侍天子,安駕五路車。盡驅天子民,垂白歌其隅。子其從我遊,有志知何如?

【鞏縣初見黃河明道二年[編輯]

河決三門合四水,徑流萬里東輸海。鞏洛之山夾而峙,河來齧山作沙觜。山形迤邐若奔避,河益洶洶怒而詈。舟師弭楫不以帆,頃刻奔過不及視。舞波淵旋投沙渚,聚沫倏忽為平地。下窺莫測濁且深,癡龍怪魚肆憑恃。我生居南不識河,但見《禹貢》書之記。其言河狀鉅且猛,驗河質書信皆是。昔者帝堯與帝舜,有子朱商不堪嗣。皇天意欲開禹聖,以水病堯民以潰。堯愁下人瘦若臘,眾臣薦鯀帝曰試。試之九載功不效,遂殛羽山慚而斃。禹羞父罪哀且勤,天始以書畀於姒。書曰五行水潤下,禹得其術因而治,鑿山疏流浚畎澮,分擘枝派有條理,萬邦入貢九州宅,生人始免生鱗尾。功深德大夏以家,施及三代蒙其利。江海淮濟洎漢沔,豈不浩渺汪而大?收波卷怒畏威德,萬古不敢肆凶厲。惟茲濁流不可律,歷自秦漢尤為害。崩堅決壅勢益橫,斜跳旁出惟其意。製之以力不以德,驅民就溺財隨弊。蓋聞河源出崑崙,其山上高大無際。自高瀉下若激箭,一直一曲一千里。湍雄衝急乃迸溢,其勢不得不然爾。前歲河怒驚滑民,浸漱洋洋淫不止。滑人奔走若鋒駭,河伯視之以為戲。呀呀怒口缺若門,日啖薪石萬萬計。明堂天子聖且神,悼河不仁嗟曰喟。河伯素頑不可令,至誠一感惶且畏。引流辟易趨故道,閉口不敢煩官吏。遵塗率職直東下,咫尺莫可離其次。爾來歲星行一周,民牛飽芻邦羨費。滑人居河飲河流,耕河之壖浸河漬。嗟河改凶作民福,嗚呼明堂聖天子!

【代書寄尹十一兄、楊十六、王三】[編輯]

並轡登北原,分首昭陵道。秋風吹行衣,落日下霜草。昔日憩鞏縣,信馬行苦早。行行過任村,遂曆黃河隩。登高望河流,洶洶若怒鬧。予生平居南,但聞河浩渺。停鞍暫遊目,茫洋肆驚眺。並河行數曲,山坡亦縈繞。罌子與山口,呀險乃天灶。秤鉤真如鉤,上下欲顛倒。虎牢吏當關,譏問名已告。滎陽夜聞雨,故人留我笑。明朝已高塵,青車引旌纛。傳云送主喪,窀穸詣墳兆。後乘皆輜軿,輪轂相輝照。辟易未及避,廬兒已嗬噭。午出鄭東門,下馬僕射廟。中牟去鄭遠,記裏十餘堠。抵牟日已暮,仆馬困米稿。漸望閶闔門,崛若中天表。趨門爭道入,羈鞅不及掉。浪墥遊九衢,風埃歎何浩。京師天下聚,奔走紛擾擾。但聞街鼓喧,忽忽夜復曉。追懷洛中俊,已動思歸操。為別未期月,音塵一何杳。因書寫行役,聊以為君導。

【別聖俞】[編輯]

車馬古城隅,喧喧分曉色。行人念歸塗,居者徒慘惻。薄宦共羈旅,論交喜金石。薦以朋酒歡,寧知歲月適。人事坐雲變,出處俄乖隔。關山自茲始,揮袂舉輕策。歲暮寒雲多,野曠陰風積。征蹄踐嚴霜,別酒臨長陌。應念同時人,獨為未歸客。

【送劉秀才歸河內】[編輯]

落日古京門,車馬動行色。河上多悲風,山陽有歸客。朽篋蠹蟲篆,遺文摹鳥跡。言於有司知,豈顧時人識。山陂歲始寒,霰雪密已積。還家寧久留,方言事征軛。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
 卷五十 ↑返回頂部 卷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