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德大名府志 (天一閣藏本)/卷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九 正德大名府志 (天一閣藏本)
卷十
後序 
本作品收錄於:《正德大名府志

大名府志卷之十

         前進士海上唐錦編纂

         鄉進士道州陳滯釆輯

文章志

 夫日月里漢天不能外之以爲覆也山川草

 木地不能外之以爲載也典章文物國不能

 外之以爲治也貫三才而妙萬化文之爲用

 其亦廣矣大名畿內望郡名勝萃焉其發於

 詠歌紀者大之揮霍乎天地小之翔舞於

 風雲或達性命之元或探鬼神之奧華國飾

 行胥此焉繫使不備而録之則士𢖍𠩄謂濟

 文武於將墜宣風聲於不泯者將復何藉乎

 作文章志

   文𩔖

大名府

   髙愍女碑

            李翶唐文人

 愍女髙姓妹妹名也生七𡻕當建中二年父

 彥昭以濮陽歸天子前此者有質妹妹與其

 母兄使彥昭守濮陽及彥昭歸妹妹與其母

 兄㫮死其母李氏將死憐妹妹之糿無辜請

 獨免其死而以爲婢於官㫮許之妹妹不𣣔

 曰生而受辱不如死父母兄㫮不免何獨生

 爲其母與兄將被刑咸拜於西方妹妹獨曰

 我家爲忠孝族誅夷四方神祗尚何知問其

 父所在之西嚮哭𠕅拜遂就死明年太常謚

 之曰愍當此之時天下之爲父母者聞之莫

 不𣣔愍女之爲子也天下之爲夫者聞之莫

 不𣣔愍女之爲室家也天下之爲女與妻者

 聞之莫不𣣔愍女之行在其身也昔者曹娥

 思旴自沈於江獄吏嘑囚章女悲號思言其

 兄作詩載馳緹縈上書廼除肉刑彼四女或

 孝或智或仁或義意此愍女厥生七𡻕天生

 其智四女不倫遂推而布之於天下其誰不

 從而化焉𨿽有逆子必改行𨿽有悍妻必易

 心賞一女而天下勸亦王化之大端也異哉

 愍女之行慮不家聞而戶䁱也故爲記之俾

 芳名𣴑於不朽雲

   御製新樂大晟記

            宋徽宗

 天地一氣分而爲五行發而爲五聲列而爲

 五事五事形而播於五聲五聲作而達於五

 行五行應而合於一氣一氣合則天地太和

 此樂所以與天地同𣴑也樂出虛而寓於形

 器度數幽足以通鬼神大足以動天地其以

 此歟尭之樂曰大章舜之樂曰大韶禹曰大

 夏湯曰大濩文王曰巨業武王曰大武成王

 曰勺自勺而降無聞焉蓋自周裏變風變雅

 作而桑間濮上之音勝雅正熄循沿以至

 秦漢時君之徳涼薄厭多就寡不能考正以

 及隋唐五季千𡻕之間𨿽有作者率𣴑於末

 俗溺於習尚無復彷彿朕嗣有令緒若稽先

 王薦享郊宮會朝路𥨊審律呂之音則弇欝

 焦急而哀思察宮架之噐則參差大小而不

 齊考製作之由則循周世宗王朴之舊稽世

 宗之世則當天下分裂干戈相㝷之際蓋亂

 世之音也傳曰治定製禮功成作樂又曰禮

 樂百年而後興祖宗積徳累功休飬生息承

 平百五十年論功則功成言時則時至可以

 有爲矣在藝祖時嘗詔和峴在仁宗時嘗詔

 李照阮𨓜在神考時嘗詔范鎮劉幾然老師

 俗儒末學昧陋不逹其原曾不足奉承萬一

 以迄於今朕仰繼先烈推而明之蓋古之作

 樂者事與時並名與功偕則各不同故文王

 作周大勲未集則巨業之聲不可行於武成

 之後武王嗣武卒其伐功則大武之聲不可

 施於太平君子持盈守成之日周𨿽舊邦樂

 名三易朕承累聖之謀述而作之有在乎是

 然𡚒乎百世之下以追千古之緒遺風餘烈

 莫有好者夙夜以思頼天地之靈祖宗之休

 李艮之弟子出於卒伍之賤獻黃帝后䕫正

 聲中聲之法宋成功之英莖岀於受命之邦

 得其製作範模之度恊於朕聽於是斥先儒

 累黍之惑近取諸身以指爲寸以寸生尺以

 尺定律而樂出焉命有司庀徒鳩工一年審

 音二年制器三年樂成而金石絲竹匏𡈽革

 木之噐備以崇寜四年八月庚寅按奏於崇

 政殿庭八音克諧不相奪倫越九月朔百寮

 朝大慶殿稱慶樂九成羽物爲之應有鶴十

 數飛鳴其上乃賜名曰大晟置府䢖官以司

 掌之明年冬備三獻九奏奉祠鼎鼐復有𩀱

 鶴來儀自後樂作則鶴至如形影之相召於

 以薦郊廟和萬邦與天下共之乃按習於宮

 掖教之國子用之太學辟雍頒之三京四輔

 以及藩府又親筆手詔布告中外以成先帝

 之志不其羙歟孟子曰今樂猶古樂蓋感人

 以聲則無古今之異四夷之樂先王所以不

 廢也樂𨿽不同而聲豈有二朕將以十二律

 分七均備八十四調播之於今樂被之四海

 逹於萬民恊同軌同文同聲之意今古參用

 永爲一伐之制繼周勺之後革百王之陋以

 遺萬世貽子孫永保用享大觀攺元朔日

 記

   趙氏碑隂記

            貢奎元學士

 趙公名簡字敬夫號稼翁延祐三年爲侍御

 史時御史臺奏簡祖父典制可命翰林臣表

 於其墓矣自是公以侍御史歴江西行省左

 丞兩外臺御史中丞山東浙江西道㢘訪河

 南江淛兩省左右丞陞集賢大學士榮祿大

 夫秩從一品勑賜玊帶法當贈討三代於是

 曾大父諱藻贈中奉大夫河南江淛等䖏行

 中書省叅知政事護軍追封魏郡公曽祖妣

 齊氏追封魏郡夫人妻孫氏封魏國夫人猗

 歟盛哉公之弟曰享遷仕郎同知大郡隨路

 諸色人匠管府事曰潤以山東宣慰司照

 磨卒曰悀遷承事郎㧍都兒緫管府事緫管

 公今爲集賢大學士太子諭徳預經筵康寜

 壽考日侍清禁而碩徳重望海內之所具瞻

 豈獨顯榮禰而國家報功追封至渥矣後將

 有攷於斯焉公之子惟貞恪遵先範當勉

 𣃼

元城縣

   宋天章閣待制郭公墓誌銘

            劉摯宋太常丞

 郭公諱申錫字延之大名人天聖八年以進

 士起家釋褐𤅀州河間縣主簿丁父䘮服除

 調蘇州長洲主簿以親嫌昜常州晉陵尉邑

 民告賊殺其弟公察哭不哀而色懼械付尉

 果自殺之民誇爲神明移永寜軍慱野縣令

 用薦者攺柲書省著作佐郞知深州束鹿縣

 通判雄州㑹河決商胡故相賈魏公薦知慱

 州墊溺之後𡻕飢盜起獲繋填獄公曰良民

 失職至此請以輕典從事詔許之因招集拊

 𣴑亡來歸妖人王則反具州調發左軍爲

 諸郡最璽書褒諭賊盜平民猶以習妖告訐

 公謂汙俗未格爾多從末減有壬戍卒謀亂

 取其首𢙣刑之餘置不問仁宗閱奏謂大臣

 曰小官行事能若此嘉歎乆之以尚書屯田

 貟外郎爲御史臺推直官數上䟽論事大臣

 或不便之㑹慶州有滯獄遣公就鞠既歸復

 以非職而言械勑之由是顯名盜益發濮

 州張郭鎮執通判井淵以選濮州賜五品服

 至未逾月㓕賊徒遂州未行召爲侍御史㑹

 靈觀災異復作公上䟽曰古者兆四望於四

 郊山川丘陵各因其方有坎擅而無位貌令

 裒方嶽之神廟食京師非典禮殆天廢之冝

 勿復未幾充言事御史儂智髙㓂廣南帥臣

 欲籍兵交趾公言小醜𥨸發不時盪樸更假

 外援𠷠四方輕中國心不可聽遷刑部知雜

 事判大理寺吏部𣴑內銓貴𡚱張氏薨贈後

 議禮如嫡公言位號尊卑死猶生也不容僣

 瀆請下議者去其非禮由是多𠩄裁正論狄

 青除樞宻副使賜弟官二子恩過優曹彬平

 江南無此賞且智髙尚在邉境未寜宜慎賞

 以勵有功宰相妾張殺其婢𨳩封府鞠治闊

 畧公請移別獄上優大臣弗許爭不與因劾

 𨳩封府撓法宰相竟去位府官吏多罷者翰

 林學士歐陽脩韓絳以論斥時政求𥙷外公

 曰二人名臣宜在左右爲重得俱見留至和

 中北戎欲泛遣使議事公言河朔財匱民困

 吏苟簡曠職軍旅不練甚非𠩄以䢖威消萠

 上嘉之面賜三品服明日命爲河北體量安

 撫使至部閱吏甚亡狀者黜數人事𠩄廢置

 不一歸條備邉大務十餘章多見納用拜三

 司塩鉄副使遷右司充契丹國信使嘉祐二

 年塞六塔與河北轉運使李參典其事𥘉皇

 祐中䚰𨳩六塔使河東行公言其非是後果

 不成東北被其患至議塞而參意異詔罷參

 因䟽參它過坐知濠州丁毋䘮服除知滑州

 拜直史舘知江寜府轉禮部郎中知滄州英

 宗即位遷戶部未幾復詔爲三司塩鉄副使

 入覲首言滄州比近湖東海至青州殆千

 里無障塞之阻節制之統謂以州䢖帥府分

 河之東六郡𨽾之爲一路下其訍職者是之

 拜天章閣侍制知鄧州兼京西南路安撫使

 今上即祚遷左司軍士賞齎或以不足欲貸

 之民公發封椿錢益給之僚佐以爲文言公

 曰有責守臣任之省符至如公畫徙河中府

 召還同糺察在京刑獄判大常寺兼禮儀事

 知滑州請𥙷北京留司衘史臺攺左諌議大

 夫就判二年連請老遂拜給事中以待制致

 仕熈寜七年五月八日終於𥝠弟享年七十

 七累陞朝散大夫勲柱國爵文水郡侯食邑

 一千二百戶公資安和而內剛不苟自𡚒寒

 苦有志於當世喜待士推掖㢘畯人不可干

 以𥝠自奉平約𨿽貴顯不失度守九郡政明

 而下肅人不見其𠩄以爲者獄之𨼆微於談

 𥬇間得之累在言路自以遭人主眷納遇事

 必盡言慮逺而力強無所囬忌有大體嘉祐

 中霪雨詔求直言公言陛下享國乆皇嗣未

 立人望無所屬天下事寜復有大於此者乎

 願推大公早於宗子有所擇以定國本一雨

 沴未足以爲憂上與論政有焦勞願治意公

 曰股肱得其人則陛下處於無所爲可也願

 止以擇宰相爲事上髙其説甞諭之曰凡爲

 小吏時多喜𡚒撃論事至稍用則緘黙是資

 言以進爾朕所弗取若𡖖可謂終始不二者

 公頓首謝雅喜論兵甞著邉鄙守禦䇿敘戎

 狄山川風俗爲詳種諤取綏州公以謂貪尺

 寸地使國隳大信邉患將自此始及諒祚死

 又請捐前故許其子襲爵以示懐柔甞對上

 曰三虜頼𡻕賜金幣以爲國數輸平非其所

 利必有以致之但得重將守塞不要功生事

 則無虜患矣退休與賔客語及邉事輙忼慨

 喟嘆忘其身之老也曽祖簡祖㬜父恱工部

 尚書母李氏封仁壽郡太君娶李氏陳氏呉

 氏封江夏頴川濮陽郡君子男三仁約大理

 評事義方太常寺奉禮郎早世禮立守將作

 監主簿五女慱州慱平縣令賈行先陵州仁

 夀主簿李奎永州祁陽尉鞏固湖南轉運副

 使太常丞直集賢院蔡爗興國軍永興主簿

 宋文虎其婿也孫男三人志經試將作監主

 簿秉徳慎行女二人明年十一月二日葬公

 於大名府元城縣孝義郷感義里之先塋三

 夫人祔銘曰逺矣郭氏出周姫宗武封諸父

 虢叔有地入於鄭至於平王邑以陽曲繼絶

 存亡轉虢曰郭後所以氏攴微𣲖遷有家於

 魏煌煌代功相唐元勲維文水侯實其後人

 侯有志學善養而用惟精惟深罔釋弗中諌

 官御史前無疆權善善𢙣𢙣皇惟其言謂仕

 不顯論思左右謂志達乎澤未下究進退直

 道不辱其身有善有施在其子孫有思在民

 有譽在士茲謂不朽昭於千祀

   宋元城申府君墓誌銘

            趙彥啇宋推官

 君諱遷字仲益申氏世爲魏著姓曽大父仁

 㦤大父惟徳㫮𨼆徳不仕父錫始應學究舉

 教子讀書君少警邁方束髮與兄道逰學校

 親師友未幾精通六經慱貫諸史然爲人溫

 柔敦厚長於詩時老師宿儒尚以童䝉視

 君毎以疑事試之君㨿經發義畧無疑滯咸

 以謂他日可畏人也治平𥘉兄道中進士第

 君益自刻苦思欲繼之時朝廷漸崇經術臨

 川王文公始以義理訓天下君𨿽㓜習辭章

 然深湛其思故能盡得奧㫖迨秋較藝果中

 髙第王氏兄弟力學尚志將試於有司衆輙

 難之咸言素非占藉於魏者君義形於色獨

 以身保任使卒得親就賦後王氏兄弟相繼

 中進士第君之力也君求仕數竒乃嘆曰昔

 毛義捧撽動色以祿及親也今親亡𨿽千鍾

 何樂哉故晚節治廣郭田優㳺卒𡻕有終焉

 之志然教子弟治經綴文俾從科舉故後毎

 貢士與鄉士書者申氏爲多君事親事兄弟

 與仁人且有禮溫溫其質犯而不校人亦莫

 窺其際惜乎不顯用於世也以元祐元年正

 月𥘉八日卒於家享年四十有七娶米氏有

 淑徳後君六年卒一子𠃔升舉進士三上禮

 部三女長進士許成之次魏邑人正之

 邵㓜里人李侁一孫之才肄進士三女孫

 尚㓜其子𠃔升將以崇寜元年四月二十五

 日舉君與米夫人之䘮葬於大名縣孝義郷

 感義里之原匂銘於予與同里素聞其行義

 不得辭銘曰其發不茂則養之弗固其𣴑不

 衍則蓄之弗深願仲益之有後焉知夫來者

 之不如今望郭南之秋栢蔽煙壠以蕭森宅

 北嘉兆𠔃清明勿爽福爾子孫𠔃祀享之歆

   宋魏郡申君墓誌銘

 

 君諱選字升之世籍大名元城人曽祖仁慶

 故不仕祖琳故大名府司馬父剛故不仕君

 生四𡻕而失所怙其母鞠養撫育靡不周至

 嘗語人曰此子宜有立必不負我之勤勞矣

 惟君㓜不爲童戱容貌魁偉夙有成人之風

 其稟資受性也恬淡寡慾生平不起慕其事

 親從兄承顔順色俄頃不忘孝悌其爲人也

 簡語𥬇慎出處恂恂似不能言者若遇物應

 事則䟽通明敏言必中理復不如是之黙也

 其䖏巳也儉以約其待人也厚以豊其居家

 也不踰尊卑不間親踈能以公意勝𥝠欲閨

 門之內雍雍如也其應物也無衆寡無小大

 能以恭欽強怠慢鄉里之中溫溫如也君子

 之兄邈長於兄十𡻕文行著於鄉里君視傚

 兄之操藴不待諄誨而能自克苦絃誦之聲

 日夜不輟未幾窮經史通古今治經綴文與

 兄相若復爲人𠩄推重儒聞亦隆崇寜之𥘉

 朝廷肇新舎法君攜書䇿㳺庠序益自振𡚒

 故即試較藝屢中優等當時學者咸謂昜學

 深妙䇿論有體逆知足以勝人也䢖至寳興

 則嘗預髙貢然君猶視此若不足道而人愈

 嘉其志節焉君處學校不十年而立預貢籍

 副以平昔之操行語黙其於士君子之所爲

 宜無歉然者豈期天抑君之才奪君之夀而

 不見於施爲耶君先遭長兄文學之難傷悼

 痛切人不堪其情葬送薦享無不備具時㫮

 稱爲令兄弟也後於宣和二年八月丁父憂

 自親之感疾醫藥祈禳用是爲朝夕者𨿽飲

 食幾不暇及其違世則哀戚過禮追慕之情

 豈特見於大爲佛事而已則勤勞施報之心

 誠可嘉矣不幸以宣和七年二月十四日乃

 卒於家享年四十有二娶劉氏欝有淑徳實

 君之配生一子名持尚㓜諸姪欲以明年靖

 康攺元𡻕次丙午八月甲申朔𥘉四日丁酉

 𡻕實通便葬君於元城縣馮雅村孝義鄉感

 義里之原從祖塋也君長姪棆以君之子㓜

 成服終䘮且哀泣丐銘於予與君同鄉里知

 君爲詳與之銘曰申氏大族世業以儒君生

 超越性篤詩書研精典籍悟理爲娛勵志科

 舉屬文靡踈仰事父母不攺其𥘉俯育妻子

 不輕其夫內自閨門孝友于于外及鄉黨遜

 順徐徐乆處學校士譽有餘三列貢板名成

 弗居碩比碩徳並用無殊壽焉不假命也何

 如

   元監察御史席君墓誌銘

            柳貫元編脩

 延祐三年四月十又六日宰相奏以前祕書

 監祕書郎席公爲輝州知州越七日御史大

 夫復奏以爲監察御史五年五月一日卒官

 卒後五日其妻元城縣君薜氏匶殯京城南

 明年正月十一日始以舟載歸其居大名路

 元城縣將卜塟前期使其女奴樸公平生所

 爲詩文記序銘頌藁卷滿一篋來告曰吾夫

 䆳於學而欝於用其所著見大畧具是吾婦

 人不能𢘤凡外行吾夫在時雅幸知子子爲

 我考擇其灼灼者誌諸幽妾𨿽斬焉未亡

 將他日有以下見吾夫於地矣貫哭且辭既

 明年其連郭君徳夫實又以元城君之言來

 速銘蓋貫始客京師公方去官中祕書僑居

 委巷蓬茨一室不能具幾席而疆志確立如

 古獨行君子間一造之坐譚亹亹或時竟日

 不啜一茗知其所學爲有源委者夫其養之

 之充則其發之碩逺無疑也而正於是殆所

 謂天者不可信耶公少學於翰林學士紫山

 先生胡公祗遹時集賢學士雷公膺翰林學

 士王公暉與胡同文章家公徃來三公間

 其醇然不雜則多得於胡公而芳澤厭滿㫮

 其自致處困能享徃徃推極命義之㣲以紓

 其抑塞傳者以爲是怨者之辭耳宜乎公之

 窮而遂以不振也公早以御史薦爲殿中知

 班御史中丞崔公嘗目之是真讀書明理者

 吾知其不囬撓矣尋辟掾太師淇陽王府三

 考當入𣴑內銓即試祕書監祕書郞比三載

 其長言於朝曰席某最宜於官願因留不遷

 於是復以爲祕書郎至大三年先皇帝方正

 位東宮而武宗皇帝在御公爲澄源書數千

 言以貽兩府其㮣曰正巳而格君謀國而任

 人是在兩府宰相元氣也臺臣藥石也元氣

 受病則有藥石以輔之彼此相維而君心可

 正治道可成識者多之及爲御史首論選官

 之法固欲脩名而責實察言而觀行爲執政

 大臣者可不監其失而圖其終又論興學𠩄

 以立教師道不嚴䝉飬不正望其成名難矣

 會內廷臣有欲芽櫱中執法者一臺愕𣅿不

 敢動公獨抗章捄之㝷亦有悔心延祐四年

 畿輔乆旱春夏多霾風和寜諸甸大雪盈丈

 人畜死傷公上言應天惟以至誠愛民莫如

 實惠隂陽偏勝理有致然冝合近臣經事多

 而識慮審者雜議之凡政令得失民情休戚

 鹹得上聞庶有以啓悞宸𠂻圖囬天意他𠩄

 論列多㫮精鑿剴直或從或違其効蓋可

 睹巳嘗曰搜擿案牘而遡日以計期會深文

 以扶細碎吾無能也其徴於書如是而及以

 吏書屬公者莫不云然嗚呼亦𢘤其材御史

 矣公諱郁字士文歿時年六十自承事郎三

 遷官至階奉議大夫其先太原人中徙大名

 今爲大名人祖諱珎不仕父諱榮仕爲將仕

 郞衞輝路管府治中驍騎尉封元城縣子

 母楊氏追封元城縣君公之殆蓋無主後無

 一銖之貲無一鍤之土始䘮至葬薛氏盡斥

 簮珥鬻以供具薛氏奉訓大夫慶元路緫管

 府判官致仕諱均女也其塟以年某月某日

 某域在大名縣安家荘昔公受言於紫山先

 生曰士所以異於人者以義理養心志以學

 問養才能以德養身以名位養功業以道養

 天下以政養民以著述養萬世又曰盛極而

 哀氣數之必然故君子憂治安而𢙣盈滿𠩄

 以君子小人之澤㫮五世而斬蓋識之座右

 恐恐乎懼一言之不售也公𠩄爲文在藁猶

 數百篇貫將敘次傳之姑述其世業而系以

 銘曰繄人有生衆萬不齊或坎而𣴑或墮而

 隳其人其天孰全以𧇾亦昌於言而徳不施

 𠃔茲與存抑又何欺有竁斯藏有紼斯纚式

 慰尓𡠉誄以章之

大名縣

   唐太師南陽王羅公神道碑記

            公桑億唐御史大夫

 上即位之𥘉御便殿願謂侍臣曰予小子纂

 承洪緒克荷丕訓兢兢業業敢矌萬機凡𨵿

 於理者得以施行僉曰都帝曰俞於是詔有

 司有大功大効者不惟爵賞於一身可以褒

 贈於三代我公僕射以忠以孝奉宸安親既

 荷褒榮爰依典實得以葺脩塋兆䢖立豊碑

 俯孺慕之誠仰荅劬勞之㫖翌日語及其事

 召億撰乎斯文憶位忝賔從職由奏記操觚

 𠕅拜具以敘其事蓋文丞相著名列宿識尊

 卑之分斗魁環轉萬邦知啔閇之門不有周

 焉何以彰公髙啔祣不有晉也何以明畢萬

 開基所以卜瑞蓍罔失吉凶之數延陵聽

 樂杳分興廢之由可跨趙躡燕通秦八洛

 衞分疆畛嘴參呈陵犯之源趙界陬維畢昻

 示福祥之慶寔自大河之北大行巳東曹孟

 徳之孤將成覇業袁本𥘉之恃衆剏雄

 圖都邑矜𧧳不能越左思之賦英豪攉逐不

 能掩陳夀之書今者則一管六州四十三縣

 山河形勝封欝盤有是禎祥産我賢俊先

 府君尚書諱讓字脩已其先顓頊之後受族

 於羅因爲著姓晉有大夫勇漢有梁相環輕

 財好施名蓋襄陽君卒之徳行文章聲喧桂

 嶺我唐復有立言之責尹正京邑理化如神

 紹權則顯立州行科名繼世莫非軒裳煜赫

 簮組蟬聮府君尚書之茂族不其盛歟不其

 偉歟推公一源分於大魏之人也公曽王父

 諱郍皇平州刺史工部尚書王父諱秀魏慱

 節度押衙左山河都知兵馬使兼御史大夫

 烈考諱珎魏慱節度押衙親事廂虞𠉀公少

 立竒節倜儻不群交結時豪輕死重義𨿽鷄

 鳴狗盜靡間於交逰馬圉牛醫不忘於禮敬

 自此鄉閭畏愛遐邇來投馨香飄鄭國之蘭

 潔白瑩藍田之玊常執謙柄以崇徳基𨿽處

 相門故無嫌𨻶落落乃混成之器𠅘𠅘爲不

 世之材伏自何中令時以公正直致於肘腋

 洎韓太尉日以公謹愿委之腹心𨿽處上不

 驕臨下不暴凡平昔交契未嘗暫忘有郈氏

 分財之仁有汜毓字孤之義屢移星琯一致

 如斯嗚呼乹符三年六月十一日遘疾薨於

 寛仁坊之𥝠第享齡六十九遂使白日藏耀

 重雲結隂里巷停㫪行路悲嘆當年十一月

 二十四日遷宅兆於貴鄉縣迎濟郷蔡林禮

 也䝉恩賜工部尚書公平生所行之事𨿽伐

 竹淇園紀之莫及𤥨石伾嶺賛之無窮娶乎

 廣平郡宋夫人䝉恩晉封廣平夫人有子二

 人一人從立早殞一人即今我僕射見任魏

 州節度使伏以我僕射生有竒表袊靈豁如

 碩量汪洋吞江納漢鷹瞵鶚眎豈惟命將之

 材燕頷䨌頭素有封侯之相至於玊堂秘訣

 金櫃㣲言黃石一編太公三略未䣘不鑚研

 度日咀嚼移時縱令馮鄧復生咸湏歛袵韓

 彭𠕅出敢不虛懐加以天縱多能妙於弧矢

 縣莎屢中斷縷無疑飛衞耳蠅是其儔也柰

 何蔡賊南下鄆㓂東侵中外驚擾計無所岀

 我僕射先領六䧺兵士南新鄉接戰後擁御

 卒歩射東至莘縣交鋒我以𡚒髪拗怒掉臂

 先駈梟鷲之徒應鳴弦而薨踣豺狼之軰隨

 利刃以紛披不日兩道奔衝相次拆北我府

 安寜內外相慶自此陳安㨿隴咸歌壯士之

 風李廣臨邉不乏將軍之譽而乃威加四境

 氣蓋六州崔洪可擬於張良伯仁有方於樂

 毅繇是韜光晦跡匿影銷聲其如卞玊至靈

 莫𨼆山輝之象隋珠希代難藏川媚之容前

 政樂王一旦大興板築約河門舊堤計百萬

 人功𨳩八十餘里綂紀月餘葺速成不使

 㤪嗟之苦遍於六州謂之羅城應我羅氏豈

 其天意符我人事者哉前副大使樂從訓天

 資悖逆常蓄異圖乃召亡命之徒五百餘軰

 出入臥內號爲子將委以復心輙欲更昜使

 衙以覬覦望我天䧺兵鎮素推忠勇咸遵正

 道肯向邪謀例㫮剖耳自明要顯逆徒樂從

 訓有所疑忌昜服遁迯止於近縣使司㝷𥙷

 充六州都指揮使未幾兼令攝相州刺史到

 任之後搬輦運器取運緍襪使命徃來交接

 途路一見忽潛令部下親信掩襲征馬約數

 百蹄欲充軍用闔府疑忌時議沸騰樂王自

 乞避位憂憤一夕而薨都將趙文㺹權知留

 務事其年二月八日樂從訓自相州與賊將

 王周馬武徒起分領馬歩兵士三萬餘人至

 十二日至我城下蝟毛而起豕隊而來中外

 搔然未免疑懼趙留後按兵不岀心懐疑二

 衆㫮激怒果致變更監軍使及大將軍人已

 下比肩扣首懇乞我僕射權知留務連名具

 本陳奏我僕射辭不獲遂上馬尉安三軍無

 不皷舞讙呼填咽孚令軍人例乞死戰切齒

 憤然𦕅遣旗將部領二千人出府南門逆於

 賊陣斬賊將張全素一人首級其餘斃者不

 能紀極賊衆遂退入元城故縣浹洽狨獝㨿

 於府北使囤聚爲巢穴於是百頭萬計蟻聚

 蜂飛公輸子之雲挮何曽蹈履王僧辦之皷

 吹不蕡巡城彼則縱之以強我則示之以弱

 洎二十二日遣都將梁懐督部領兵士三萬

 人直掩掃除賊壘雷奔電閃火烈風趨未及

 期時已聞敗北旋駈旋斃存者幾何翌日乃

 𠕅命偏師孽內西邸淺口南至內黃信宿之

 間失於漏網我僕射遂於金波𠅘別立牙帳

 謂執政曰此賊不去根本惟恐滋蔓而乃舉

 用將師選練驍竒誓曰吾心不欺有如皎日

 未踰頃刻投狀者數踰十萬遂於小毬塲內

 一一閱試無不鷹楊異狀虎欔竒姿或𨩐錦

 爲裝或分紅作號或盤漿舞劒或彀弩牽弓

 或馳馬射箭或超車較隊是日乃各分部伍

 俱攘師徒所謂孫吳指顧臨軒見虎翼之形

 翦起虛徐俯砌識魚麗之勢一戰而伯此之

 謂乎有間者雲賊軍已入洹水縣屯集不踰

 跬歩可以就擒三月二十六日乃令都指揮

 使程公佐部領馬歩兵卒二萬人於西路而

 入次遣都陣吏後橫巡擁陣使尹行方部領

 馬歩八千餘人南面而入則有大六䧺小六

 䧺之勁卒左山河之驍師平難決勝之諸部

 歩射橫衝之烈將莫不磨牙恨齒怒目張眸

 駢駢闐闐足以超天倒日洶洶湧湧足以覆

 海移山至二十八日進軍逼於洹水縣兩軍

 合勢爭路而前賊將王周馬武之軰領兇鋒

 兵士三千餘人逆我大軍未陣而遁我軍遂

 踰城越塹拉走摧拆旌旗飄風鉦皷動地前

 進者熊羆獝狨後來者虎豹咆哮如蕭王之

 破王㝷屍浮涯水若武安之扼趙括血濺長

 平𨿽則大獝浮馘未知元𢙣所之不信尚有

 六雄副兵馬使至元武都斬樂從訓首至於

 纛下遂令梟懸於𨵿門之外示其衆也我公

 僕射具狀奏陳尋有詔符三褒異加工部尚

 書權知魏慱節度留後是知逆於天者未或

 不亡順於人者未或不昌則逆順之理昭然

 可驗是年七月天子令二內臣掌旌節恩誥

 相次而至就加魏慱節度觀察處置等使金

 紫光祿大夫檢校尚書右僕射魏州大督都

 府長史兼御史大夫我僕射天資孝敬神付

 聦明守節儉以教人敷惠和而照物調兵綂

 衆慎獄省刑上自軍旅下及慱惸無不感其

 𠅘毒之恩保乎生生之福者也伏惟國朝故

 事我府凡有更替即除親王遙綂節度使或

 踰數月而後方降恩命今我僕射以殊功觧

 難茂畧濟時進䟽𦆵及於闕庭幢節已交於

 道路斯蓋風雲際會魚水相依且齊主桓公

 非夷吾不能治伯越王句踐非范蠡不能重

 興固知公台重臣必有先兆如仙翁告瑞神

 將効靈𥺀米不爽於毫𨤲圖𦘕不同於符契

 豈惟克諧城壘脗合謡詞光武狥於薊門俯

 都有神人之異謝安陣於淝水蔣山爲甲士

 之形圥尚書有女二人長王氏知言節度

 別奏次趙氏襲經略副使莫非柔情淑徳

 播於婚姻有光一宗實異他族令孫慶武見

 任魏慱節度副大使紫金光祿大夫檢校左

 散騎常侍魏州大督都府司馬知府事兼御

 史大夫上柱國素稟義方生知禮訓性不好

 弄志於經書𠩄謂天上麒麟人間鷲鷟來祥

 皇后出應明時信乎周勃説詩已摽既徃鄭

 玄制頌復耀將來而況紫綬承榮綵衣襲慶

 能執奉親之志無違就養之方我僕射治外

 以嚴治內以肅不以親而輙䢖家範不以愛

 而有紊藩條克父子之儀以丕君臣之道

 焉得臨人以敬蒞事以勤𨿽雲沖㓜之年頗

 得老成之譽蓋先尚書慶𣴑後裔澤及流芳

 布葩菜之敷榮注源𣴑之廣大我僕射感深

 霜露言念松楸耿棠𣗳以増悲俯泉扃而注

 欷今者奉命紀述永顯青芬實以學寘燃糠

 徒對生金之字材非刻燭敢言擲地之文但

 以愛頋殊常叨恩不次眄翠珉而益愧想黃

 絹以懐慙敢不力強揮毫而乃銘曰 猗歟

 尚書生我魏𡈽濟時以文平難以武仁加鄉

 黨徳洽寰宇嘉猷烣大傳於䆳古其一尚書

 之英爲時挺生溫潤玊潔芬馥蘭馨動不踰

 矩居常誡盈超今邁古莫之與同其二鉅鹿

 一郡𢖍漳交㳺寔曰勝㮣應我通侯搆廈爲

 柱浮川作舟超然自得可以優㳺其三大行

 巉巉大河浩浩中有明徳上符玄造曠世稱

 賢希代爲寳濮㣲無朕孰可探討其四邐迤

 𨵿東祥符魏中晉方武子蜀地文公素履

 周作頌則維其嵩其五魏曰大名作我基趾

 四十三縣百千餘里金石顯固松篂擅羙枝

 葉藩昌無終無始其六於穆明徳與時爲瑞

 生有殊榮歿有餘貴𨿽享遐齡不終位穹

 缺其七缺唐碩臣起下安定涪濵金劒

 報主綵衣奉親當今史䇿更紀何人其八

 資間傑神付英竒彼之亂矣我以整之除掃

 蛇豕叱咜熊羆挺此隂烈以賛鴻熈其九

 造推將士援下王神明契合永以藩昌|其}}

 龍紀元年𡻕次巳酉三月丙辰朔庚申䢖

   元大名監郡昔李公神道碑

 有元以神武戡定區夏弘業逺馭控制撫御

 之方甚悉政治無大小例䢖官臨護猶古監

 郡然維魏府盤城千里爲戶幾十萬其襟帶

 之雄節制之重自昔號䢖國至署監緫者必

 勲閥世冑忠貞而有材望者膺選在桓撥甫

 夷之後官府草創之𥘉布宣皇靈綂攝郡屬

 具民曕而勝保𨤲之任者紺部李公其人也

 公諱益立山其先沙陀貴種唐亡子孫散落

 陜隴間逺祖曰仲者與其伯避地五臺山復

 以世故徙酒泉郡之沙州遂爲河西人顯祖

 府君歴西夏有國時中書省官兼判樞宻院

 事皇考府君用級爵受肅州紺部其後國以

 爲官稱䘮亂譜亡遂𨓜名諱公昆弟四人獨

 公少負氣節通儒釋洎曉音律以廕儤直官

 省積勞調沙州鈐部逮我國朝𨳩運乾維時

 公兄由肅州長奉使於我太祖皇帝異其材

 辨因與舘接使察罕深相接納情好既宻約

 輸欵內附天兵圍肅以射書事覺遇害及丙

 戍冬師次燉煌公審天命之攸歸憤兄忠之

 不果遂㧞部曲詣軍門迎降太祖以公首效

 忠赤特加褒顯命𨽾國王木華里帳下從征

 羌落每戰愾王所敵所向克揵有功丁亥夏

 師還乘破竹勢命國將忽都帖禾兒偕公招

 諭沙州守臣率衆偽降伏發撃走之忽都馬

 仆追兵埀及公下所乘授之得𨓜去乃麾左

 右還戰𨚫敵而還王壯其勇召前勞焉曰當

 危急之際委巳以濟人汝命顧不靳耶對曰

 彼國之勲舊倘墮奸計有辱君命猥以新附

 顯彼驅榮效節而死乃所甘心上聞而嘉之

 仍諭𡖖勉宣忠力㑹當以好爵糜汝明年戍

 子春從攻沙破之帝怒不時下欲屠其城公

 泣請曰彼逆者渠魁一二人民何與焉若悉

 阬之恐堅未降者心且臣賤屬咸在願賜全

 宥上録其忠許焉闔城頼以生既而命二葉

 陌赤充其部斷事官公不鄙夷其俗政裁遣

 終日無倦色人服其詳明焉庚寅秋有詔檄

 諸部精銳忠朂之士西征阿速部署公選鋒

 率轉闘而前斬刈不勝計進圍城聚踰月不

 即克一夕公伺守陴者怠帥猛士潛登其墉

 殺十餘卒即大呼曰城已䧟矣諸軍隨進阿

 速乃潰功居弟一擢千夫長自是勛名焜燿

 朝廷有意大用矣𡻕甲辰詔選勲能佐行臺

 於燕上以公克諧徃焉時節制所及二十餘

 道機務填委日復一日公轉相聽斷動合事

 宜政多便於時者辛亥春朝廷稔公綜練國

 事復有顓面西𡈽之寄以年髙辭不拜憲宗

 皇帝奨其舊臣處內地便之命鍚金虎符充

 大名路都達魯花赤復齎白金御驃以寵其

 行魏自兵後官府甫䢖群豪錯雜迭長雄不

 相下致政令不行事多齟齬公知其然無巨

 細一以重典從事𥘉則愕然既乃弭耳聽約

 束惟謹大綱既張於是舉㢘能除姦暴扶善

 良惠鱞寡凡政之不便民所欲而未得者率

 立行而更張之至於外而營幕連野內則使

 者旁午咸畏公方剛莫敢侵分少有忤於是

 𠕅釋菜廟學顧禮殿䵝祀公喟然嘆曰泮宮

 風化所繋今若爾何以興善心於民乎即命

 完治一新其𠅘傳長府㫮以次𢖍漳𡻕霖

 潦汎溢爲民害甚侈公請於朝跨河揵隄仍

 值槐柳萬本苞固峻址桿禦崩囓且𠑽𡻕時

 材爨之用迄今公𥝠頼焉相有賊張黨結

 百餘軰在所爲梗官不能禁潛入境行刼公

 㢘知窮其根株窟穴掩捕無遺目是相魏之

 郊民安田裡暮夜絶枹鳴之警矣己未春今

 上皇帝南伐駐蹕濮苑起公從征既而知公

 恙命南醫診視眷顧殊涯其年秋七月竟以

 疾薨於位春秋六十有九公資稟嚴明不妄

 言𥬇有機警以忠信上結主知致位叅大政

 名聲赫於時利澤施於世平居循循爲善若

 不足惟恐一物之傷及鈐束吏曹紏䋲姦謬

 不絲髮少貸虎符麟節長魏師者九年號令

 明肅豪右屏息四境樂業隣藩竦其威望𥘉

 公行春迎郊見剰持芳者公責之曰此天地

 秀實以養人多折何爲乃朴教而去自是芳

 苞艷體之物莫敢暴殄者其始焉以重典立

 威終以惠愛及物𩔖如此至元戊寅葬公於

 大名縣臺頭里之新阡從卜吉也公之夫人

 母氏白氏祔焉三子長曰愛魯襲公世爵至

 元四年鍚以虎符改授金齒國安撫使尋陞

 雲南道宣慰使兼都元帥十七年拜中奉大

 夫叅知政事行雲南等路中書省十九年陞

 資善大夫中書左丞行雲南諸路中書省事

 二十四年正月遷中書省右丞行雲南諸路

 中書省事二月攺授雲南諸路尚書省右丞

 次羅合終大名路行軍萬戶次小鈐部代長

 兄大名路達魯花赤倶佩金𧆞符孫三人長

 曰教化孝友英發樂問學藉藉矯矯有祖風

 十四年授正議太夫佩金𧆞符𠑽大名路  

 管府達魯花赤兼新附軍萬戶二十年以職

 讓其弟還宿衞於青宮二十年進拜中奉大

 夫江淮等䖏行中書省叅知政事二十四年

 攺授江淮等䖏行尚書省叅知政事次曰也

 先帖木兒敦武校尉固鎮鐡宮提舉次曰萬

 奴簉中朝侍從官二十年授中順大夫大名

 府管府達魯花赤代兄教化之職二十四

 年遷少中大夫餘如故甞聞活千人者後乃

 有封公沙州之請何啻千人哉今子孫繩䋲

 成世而維祿次宣非隂積致然耶既襄事叅

 政教化百拜以墓碑爲請曰我祖捐舘已來

 踰二紀矣曽是表峙神道無顯刻以貽裔昧

 朝夕惴惴有不遑息者幸憲使惠願以畢  

 志庻圖報遹追之心有以昭告存歿大獲慰

 焉惲謝不敏禱愈懇以教化孝忠之義固不

 得辭謹按所具行狀敘而銘之其辭曰乾龍

 𡚒飛天北方潛蛟乘時亦雲驤李公材武邦

 之良㧞身嚮明佐興王西傾崑崙掃河湟有

 來群後何攘攘公從鈐㧞叅戎行行卒能䢖

 功非常天威西收陳堂堂凱歌歸來百戰塲

 龍泉精英百錬剛試之剸繁乆常行臺駐

 燕皇網上計委積如陵岡歛伏雄毅歸賛

 襄於維致君變時康我聽我理多捄匡一日

 聞望馳四方酬功便老國有章付之方嶽又

 汝長魏昔䢖國千里疆徳星出昂光煌煌憬

 彼群屬勢軒昻正名定分我所遑拊摩創疲

 㧕豪強百廢具舉用乃張若傳有𠅘積有倉

 里不桴警孰𥨸攘大賁禮殿𨳩兩庠春風絃

 歌齊魯鄉漬民於淵吾憫傷躬督萬畚揵隄

 防濁𣴑不揚耕且親功餘保障𡻕屢穰始焉

 立威肅秋霜終以惠鮮照春陽我祝公壽福

 此邦曽不少留我涕滂公𨿽 徃有不亡隂

 積陽報理乃彰子孫副封奕葉昌髙牙大纛

 冝飃揚河𣴑洋洋沙𪋤蒼是爲元臣衣冠藏

 惟徳在民乆愈光於戱此碑古甘棠

   元大名逹魯花赤昔李公墓誌銘

 

 公諱野速普花字從善姓昔李唐兀氏髙祖

 河西必吉曽祖鈐部國𥘉從太祖皇帝征西

 夏有功太祖嘉其忠鍚名城賜𧆞符俾世守

 大名爲逹魯花赤入朝爲也可斷事官薨贈

 開府儀同三司太師上柱國追封魏國公諡

 貞獻祖諱愛魯尋拜雲南行省叅政陞右丞

 征交趾等國著勞效薨贈銀青榮祿大夫

 平章政事諡毅敏加贈𨳩府儀同三司上柱

 國追封魏國公諡忠節叔祖考小鈐部繼授

 昭勇大將軍伯考教化繼授嘉議大夫㝷拜

 淛西行省叅政陞右丞平章政事開府儀同

 三司太保太尉中書平章軍國重事上柱國

 封魏國公考萬奴繼授正議大夫爲政令行

 禁止治效彰灼陞正奉大夫拜河南四川江

 淛等處行省叅知政事兼江淮等處財賦都

 總管府達魯花赤贈資善大夫拜河南行省

 左丞諡襄惠叔考忽都荅兒繼授少中大夫

 陞嘉議大夫傳至公公授中順大夫陞亞中

 大夫政尚寛惠民用德之至元後元七月十

 一日薨年四十一𡻕妻威彌氏叅政祝真普

 女封濮陽郡夫人子六長玉里沙由祖襄惠

 公廕授承務郎南陵縣逹魯花赤同知濬州

 事次含利威未任次普顔嗣世職授中順大

 夫本路達魯花赤次僧伽奴連徳沙波若奴

 㫮未仕女三長忽都帖粘合中書孫祿同

 次也先帖尼次寳壽奴㫮早世夫人後公十

 有三年終年五十八至七年四月二十八日

 也卜以是年七月九日祔葬於大名縣顔家

 里先塋之次其孤玊里沙狀公之行請名諸

 竁嗚呼有𨳩必先克昌後昔李氏自鈐部

 貞獻公以功世祚魏工傳至於公之子普顔

 八世於茲矣似續奕奕益多且賢而克濟世

 羙至於丘木亦生連理於以知昔李氏之祚

 方興而未艾也是以銘銘曰天王𥘉征豪傑

 四起有功西陲寔惟昔李王於嘉之鍚之名

 城父子祖孫俾世大名繼繼其來秩秩而代

 八世於茲益昌而大其大伊何以續孔多善

 政迭興民懐撫摩民曰父母湯沐吾土世有

 嗣之吾其孰與愜山之陽其封若堂劖石在

 壙千載不亡銘

   元禮儀院判昔李公墓誌銘

            歐陽玄元學士

 至正三年三月十三日太常禮儀院判河西

 昔李公以疾卒於淮西懐逺之別墅是時閑

 居幾三十年矣卒之年六十有三其年太常

 之命始下遺言歸葬大名祖塋越十有五年

 子道安用治命將卜吉治兆域以靜脩書院

 山長命𥘉所狀行謁翰林毆陽玄請銘墓道

 惟太常公諱勃小字孛蘭奚字天廣姓昔李

 氏其先夏人五世祖諱某生三子長玉里止

 吉住爲夏國經畧使次達加沙次小李玊黒

 達加沙生疾利沙我元太祖皇帝𥘉定西夏

 獨先諸部請降命守大名子孫世襲其職今

 歴八世至大中其孫教化仕至開府中書平

 章封魏國公疾利沙贈太傳魏國公謚貞獻

 其子愛魯仕至雲南行省右丞亦贈太師魏

 國公諡忠節其玊里止吉住爲經畧使者實

 長嫡也生子曰束南玉紺部是爲公之曾大

 父有子曰小李玊公大父也太宗皇帝命領

 兵鎮西𡈽有子曰乞荅哈是爲公之父年十

 三能自選名馬踰也涼傑薛涼傑之地間𨵿

 萬里東至大名居焉未幾爲質子於北𡻕巳

 未以兵從憲宗皇帝伐宋攻蜀之合州釣魚

 山有功賞白金鎧至元𥘉從大帥用丘於南

 㧞江陵沙洋新城轉戰畧地廣東西積勞伐

 授昭勇大將軍懐孟衞輝等路新軍萬戶後

 辭軍職歴沅州安慶江陵陜州四路達魯花

 赤所至有治蹟至元二十九年卒於位二子

 長益憐真仕至武德將軍新昌州達魯花赤

 次即公至大𥘉年起家入宿衞𥘉除承事郎

 陜西行臺監察御史未上攺河南行省理問

 僅滿延祐四年除江南行臺監察御史五年

 攺江西行省理問泰定二年除山北遼東道

 肅政廉訪司僉事㫮不行自是家食以終公

 雅量髙智喜慍不見於色㓜從鄉先生直甫

 學讀經務通大義銳然立志以躬行爲本弱

 冠有膂力善射始以趙國公野訥薦入見仁

 宗皇帝於潛邸及登極公岀入禁闥敬慎小

 心仁宗一日燕內廷盛醉就𥨊公侍立竟日

 不去上窹驚曰爾猶侍朕左右也由是器異

 之及掌尚鞶平章政事蕭拜住傳㫖取二腰

 帶公曰帯前此以賜人矣蕭卞急斥之公

 曰平章何怒有日暦在取暦眎之蕭語塞而

 去公嘆曰𠀋夫生世乃以虛名爲人所辱至

 此即求去同列以上眷頋尼之然公引退之

 志實自此始洎爲汴省李官讞獄多所平反

 有盛譽於時省鎮撫阿散鞭軍校李僧兒七

 十𡻕之母且受賄賂公按問甚急叅政脫驩

 力捄之公卒論如法宣使宋其不直宿行省

 付公治其罪平章托滿赤曲庇其人公不少

 貸托滿赤怨望公數以語見侵郎中王伯常

 與論事數不合公即移疾求去右丞石仲璋

 叅政趙敬甫強起公𡻕及滿遂浩然賦歸自

 是無仕進意天歷𥘉文宗皇帝自江陵入續

 大綂道過汴一時人才交𩥦以赴事㑹汴省

 起公爲理問以疾辭堅臥不起公少孤有至

 性十餘𡻕居父䘮哀毀如成人既長自以蚤

 失怙恃𡻕時𥙊必竭誠小不如式輙終日不

 樂兄病不逺千里徃侍湯液與朋友交可託

 生死懐逺支縣尹一家俱䘮公經理其後事

 厚之使得歸葬南臺掾馮秉珪亡止遺一

 女臨危以託公乃閱其家貲記諸籍俟其女

 長予之秋毫無所失生平家產不及中人而

 賔客過者必具禮膳獨不喜人以物餽巳故

 人𪘑住雄於貲以揮金致羙譽聞四方一日

 䄂兼金遺公毅然𨚫之猶㘦責不已攷其自

 少至老蒞事極有才力而居官之志常薄筮

 仕以來知遇㝡早而居閒之日視居官之日

 常多人謂其從方外髙士戴䝉菴㳺必有所

 受觀其恬愉自信出於天資非友𦔳所能致

 也學顔平原書遒勁有法好讀資治通鑑能

 評古今事機如指諸掌晚留意醫藥作祕方

 精選以惠人用者多驗𥘉娶蕭氏平江路同

 知塔海之女繼宋氏濟南造提舉友慶之

 女子男一人道安女五人孫男一人觀僧道

 安少在侍下公嚴毅甞終日不辭罄欬長能

 守禮法用公䕃授大都燒鈔庫大使轉遵化

 主簿未上辟大宗正掾今饒陽縣達魯化赤

 公在別墅好藝菊自況因號菊心玄銘公𡖖

 大夫墓多矣所得髙蹈逺舉者惟公一人故

 不辭而銘之銘曰髙爵厚祿代不乏人徽節

 清風世常絶鄰人好功名舉世滔滔士懐道

 義沒世愈髙道義功名兼得實難南人髙碑

 察其所安偉矣太常靈武之傑播其清風植

 是𪦩節方其居官才刃有餘卷而懐之進退

 𥙿如深山有雲非不能霖其尞岀岫匪雲素

 心兩𢌿豸冠一授駰轡掉鞅弗顧端居求志

 此志所向萬夫莫回俯仰順招之不來有

 屨滿戶有酒盈尊有菊𥺤𥺤目撃道存言釆

 秋英濯彼寒泉侑以銘章薦公新阡

清豊縣

   澶州頓丘縣尹李君仲達重修縣治之

   記

            江休復

 王在在浚澶爲北門重郛言言洪河渾渾矗

 爲巨防扼爲要津堤繇役作務莫大焉景徳

 之元皇御戍計翠華朝臨虜騎宵奔講言終

 驩行李便蕃賓客供給禮莫重焉總是二役

 郡守縣令其職也朝廷殿最多課亦以此二

 者爲先其米塩牒訴至纎至悉萃於縣道則

 爲令者又加難焉是以一切趍辨而不遑其

 他唯吾從叔仲逹爲能推行而優爲之且承

 平積乆法網寖宻監司操持群下不得動搖

 史亦便文諉事亡能徃來溺於其職不克自

 振官寺隂頓寢堂㕔事至㢢漏不可居莫敢

 一搖手其他可知矣仲逹爲邑宰於斯且期

 年職修事舉顧而言曰昔人云堂上不糞則

 野草不除豈謂此邪先是河決啇胡口因廢

 觀城縣來入亟請於上取其故作材木以營

 之由孔子廟以及廳事下至於囹圄有造有

 囚凡若干門埋墉塈次凡若干工自經始至

 落成凡若干日在上者不以爲過在下者不

 以爲煩程工即事出於餘力君子謂是役也

 不徒更爽愷避燥濕而已足以觀政矣後之

 踵此位登此堂者有以知攺作之自庻幾繼

 葺之俾勿壊

   縣令題名記

            陸崑國朝御史

 令於邑無所不統其上有部寺臺省牧伯其

 下有丞簿尉胥隣里黨正其責有社稷農桑

 學校錢榖獄訟而於民爲最親焉得其人則

 一邑生靈受其福非其人則一邑生靈䝉其

 害令之職不其重矣乎自秦人罷侯置郡歴

 代因之而不變漢唐盛時良吏史不絶書至

 宋收藩鎮之權而或參以武人及亰官有過

 者謪外任元遂以爲冗官大抵㫮黠夫

 肆爲漁獵紀綱蕩然民窮而國危矣是𨿽天

 厭夷徳亦爲令者貪暴所致也哉我

髙皇帝深監斯弊稽古䢖官尤重茲任遴其人

 豊其祿而通都鉅邑必以進士焉由是登樞

 要䢖功業彬彬軰出夫以一人之身出宰百

 里承上椄下事神治民百責攸萃匪直事𧵍

 賭爲薾絲而已其本在於奉行惪意惠養𥠖

 元化導風俗耳若以奔走承順爲能以催科

 深刻爲功以簿書期㑹爲急務則用一鄙夫

 俗吏足矣烏用吾儒爲哉令哉令哉是豈爲

 民䢖宮之𥘉意哉清豊爲古頓丘入我 朝

 爲甸服前令者代有聞人而亦有以貪墨去

 𨿽公論在民心不可使乆而無徴也政務之

 睱檢故牘得若干人考其顛末詢諸父老取

 政績尤彰著者既以祀於名宦祠遂次第其

 姓氏行實刻石置於牧愛堂之東軒虛其左

 方俟續書而有考焉嗚呼昔司馬文正公記

 諌院謂後之人將歷指其名而議之曰某也

 忠某也詐某也直某也囬愚於斯敢舉以自

 勵且以勵後之爲令者

濬縣

   唐邢國公李宻墓誌

            魏徴唐宰相

 觀夫天造草昧之𥘉有聖經綸之始原鹿逐

 而猶走瞻烏飛而未定必有異人間岀命世

 挺生負問鼎之雄圖欝㧞山之壯氣控御英

 傑鞭撻區宇志𨓜風雲勢傾海嶽或一丸請

 封凾谷或八千以割鴻溝夏殷資以興亡楚

 漢由其輕重懋功隳乎將立竒䇿敗於𡸁成

 仰龍門以摧鱗望天池而戢羽求之前載豈

 代有其人哉公諱宻字玄䆳隴西成紀人自

 種徳降祉弘道𡸁風道碧海之長瀾竦閬峯

 之逕構家傳餘慶明哲繼軌論文徳則弼諧

 舜禹語武功則經綸秦漢其餘令望且公且

 侯埀翠緌拖鳴玊者蓋聞之𦒿舊未得盡傳

 良史莫能詳載矣曽祖弼周太師上柱國衞

 公祖擢周太保魏公父寛隋上柱國大將軍

 涼州總管蒲山郡公匡周之羙呂望愧其嘉

 謀平呉之功杜預慙其逺畧公渥窪龍種丹

 穴鳯雛降列象之玄精稟成形之秀氣雲生

 五色一日千里起家左親衞府東宮千牛備

 身趨馳武帳輝映廊廡出入龍樓光生道路

 隋文帝精華已竭義不斷恩始開凌長之源

 將致覆宗之禍公見機而作謝病言歸優㳺

 經史䀲明藏用風塵靡雜宮友簡通交必一

 時之俊談必覇王之畧尚書令景武公楊素

 涯岸峻峙天姿宏亮壁立千仞直上萬㝷嗣

 關西之孔子追陜東之姫旦深謀逺鑑獨歩

 當時公年甫弱冠時人未許景武一見風神

 稱其傑出乃命諸子從而友焉並結以始終

 之期申以死生之分暨有隋二世肆虐黔首

 三象霧塞五嶽塵飛妖災所臻匪維血落星

 霄怨讟所動寜止石言鬼哭轍跡遍於天下

 傜戍窮於海外𡨚魂塞宇宙白骨蔽原野墳

 壟發掘城郭丘墟萬里蕭條人煙斷絶公與

 楚公葉契共拯橫荒未息溟海之波幾及昆

 岡之火亡自道中竄身草澤𡚒臂大呼群雄

 響起豹變梁楚鳯翔鞏洛㨿敖庾而塞轘轅

 登太行而臨白馬九服諸侯四方豪傑或跨

 州連郡或稱帝圖王合從締交爭亡秦族者

 莫不驅茲青犢肯彼黒山撃長轂以雷奔望

 髙旗而電集不期而㑹者以百千數遂大𨳩

 幕府肇啓覇圖敷七徳以宣威掩捌紘而取

 俊鱗羽畢萃草澤無遺於是發人文以化之

 播仁義以乘之應時機以皷之總群䇿以決

 之九野風馳六合雷駭彈壓趙燕振驚江漢

 世充甚昆陽之敗煬帝同望夷之禍化及帥

 殱於黎陽䢖徳稽顙於河朔七國之地四爲

 我有五都之所三在域中胡騎千群長㦸百

 萬飲馬則河洛可竭作氣則嵩華自飛近無

 不懐逺無不肅聲溢寰宇威懾華夷屬人神

 乏主以天下爲已任荒裔佇來蘇之望遺𥠖

 有息肩之思𨿽寔下民伊頼然非上帝所臨

 壯志展於人謀雄圖屈於天命始先爲於大

 𣗳終𡸁涎於群孽乃眷西顧舉茲東夏載驅

 周道來謁承明帝曰念功降茲休命上柱國

 邢國公拜光祿𡖖公雖威未振主自爲謀蓋

 當世舊部先附多出其右故吏後來或居其

 上懐漁陽之憤憤恥從呉耿後列同淮隂之

 怏怏羞與絳灌爲伍負其智勇頗不自安俄

 屬元帥秦王經營𤄊洛公亦親承祕䇿率卒

 先行既出鳴鷄之𨵿方次休牛之塞詔令旋

 斾更盡嘉謀公想雲夣之偽㳺慮青衣之詐

 及心辭魏𨷂之下志在江湖之上慕范蠡之

 髙蹈追赤松之逺㳺熊耳峯危羊膓徑險降

 呉不可歸蜀無路短兵既接修途巳窮隂陵

 失道誰展㧞山之力騅馬不逝徒切虞𠔃之

 歌臨陣䘮元時年三十有七故吏上柱國黎

 陽總管曹國公徐世勣等表請收塟有詔許

 焉公體質貞明機神警悟五行一覧半面十

 年雅善書劍尤精文史輕一夫之勇學萬人

 之敵至於三令五申之法七縱七擒之功出

 天入地之竒援幟擁沙之䇿莫不動如神化

 應變無窮負縱橫之才遇風雲之㑹望紫氣

 以驤首凌扶搖而振翮總不召之衆問獨夫

 之罪從我如𣴑三分將二遂有嚢括四海之

 志併吞六合之心既而神噐有歸朝宗天𨷂

 率從義之旅爲勤王之帥更以名重自疑功

 髙是懼將逺逰以迯難翻途窮而及禍惜乎

 髙鳥未盡良弓遽折敵國猶梗謀臣巳䘮天

 子過細枊以興嗟聞皷轚而軫慮雅重事人

 之郎方申詔䘮之禮粵以武徳二年某月日

 葬於𥠖陽山西五里之平原禮也故吏除世

 勣等或同嬰世網共渉艱難感意氣於一言

 託風雲於千載所恨並發唐代不列元凱之

 功俱爲漢臣獨漏山河之誓是以慟深欒布

 悲甚向雄慮陵谷之推移勒斯銘於泉戶庻

 使神逰楚國無慙項羽之臣魂徃齊都不愧

 田橫之冡乃爲銘曰 如馬唐臣猶龍周史

 弘道百世邁徳千祀帶池深源極天峻峙玉

 種逾潤蘭芳不巳成形騰氣成象䧏精餘慶

 鍾羙惟公挺生少表竒智早擅英聲符釆發

 越志畧縱橫隋道方衰治聞凌長覩茲兆亂

 緬然長想閉𨵿晦跡招弓莫徃盤桓利居不

 嬰世網運否道銷時逢攺卜朱旗爰止紫靈

 巳哭野戰群龍池走原鹿竸窺周鼎爭亡秦

 族時遭蠖屈運偶鳳翔劬勞百戰經營四方

 振蕩六合牢籠八荒始聞楚罷終基漢皇群

 雄並起莫恢王度聖人既作皇天乃顧爰自

 東夏言遵西路來擬竇融寵逾英布爵窮五

 䓁位登九𣗥帷幄叅謀髙衢騁力海運方遙

 圖南未極縱壑摧鱗摩天墜翼態耳失路新

 安殞身長男䘮楚少女留秦驚魂靡託反塟

 何因列𣗳松檟唯餘故人

   元濬州達魯花赤追封魏郡伯墓碑

            呉澄元人

 故濬州達魯花赤速哥察兒西夏人也歴事

 三朝以子貴𥘉贈奉議大夫汴梁路治中驍

 騎尉追封南樂縣子配康里氏追封南樂縣

 君𠕅贈中議大夫河中府知府上騎都尉進

 封魏郡伯南樂縣君進封魏郡君維郡伯世

 爲河西著族父哈石覇都兒善騎射饒智畧

 臨陣摧𨦟所向無敵 太祖皇帝嘉其鷙勇

 鍚名覇都母蔑里吉氏以癸已𡻕生郡伯體

 貌魁偉器識英邁少親行伍長益練習噐甲

 堅整馳驟勁銳應變赴急𡚒不顧身定宗皇

 帝選直宿衞謹𩛙敏給甚稱使令從憲宗皇

 帝征伐不避艱難不憚勞苦凡所俘獲悉不

 𥝠有丙辰𡻕以功授濬州逹魯花赤時軍族

 繹騷徵役煩重中州彫㢢𡈽曠民稀而能惠

 愛撫綏如古循吏於是𣴑逋四集田野日闢

 境內大治中統壬戍山東亂作奉詔扞禦南

 兵斬將二人奪馬二匹捷聞賞銀百兩囬賜

 所獻二馬在官日久與濬民相安世漸平安

 無意仕進買田築室黎陽山下治生教子閒

 居二十年乃終終之日至元甲申正月壬戍

 也壽五十二葬黎陽山康里郡君勤儉理家

 至老不倦子哈喇哈孫讀書通文法大徳庚

 子授承事郎江西等䖏行中書省左右司都

 事郡君受祿飬壬寅正月甲辰終壽六十九

 歸柩合葬郡伯卒後三十年當延祐戊午子

 攺授奉議大夫同知江州路緫管府事始䝉

 恩封贈二親又十年當大定丁卯子以中議

 大夫漢陽府知府致仕𠕂䝉恩加封具書論

 於臨川呉澄曰哈唎哈孫生甫四𡻕先父郡

 伯已不任莫能詳其施政恤民之實聞於先

 毋郡君者百不一二然欽承天渥榮賁泉壤

 至𠕅倘無文追述以示方來非孝子也是以

 𥨸有請焉予素知江州二侯之賢今而又得

 知其先世累功之恩信乎水木之有本源也

 乃不辭而敘次其世如左孫男三脫因江西

 行省史先授從事郞臨江路録事司達魯花

 赤今授承事郎吉安路吉水州判官納嘉徳

 從事郎澤州路安化縣逹魯花赤兼勸農事

 其季賜進士出身承事郎江州路瑞昌縣逹

 魯花赤兼勧農事教化將父命請予求文者

 也女一曽孫男九女二詩撃於左詩曰 皇

 元啓運群力蝟𡚒虎貔效猛鷹集兢迅桓桓

 魏伯西土竒儁先朝舊臣致此冑胤入扈禁

 庭恪守忠藎岀備戎路卓冠行陣皇選爾勞

 宅物於濬濬民父之千里河潤畫省天㻂夜

 息乎隣有牛濕濕有大犾犾世皇龍御電掣

 雷震將同軌文首削方鎮爾𤓰爾牙可有可

 信沐浴泰和勇退恪進乃治田廬乃釋授印

 閭里相歡𡻕月一𣊬英嗣闖興克邁前訓秩

 秩訏謨廓廓㳺刃㳺斧盤根徐櫛亂鬊繼棄

 二車愛卒列郡身名屢遷家聞益振帝制榮

 寵光被幽襯階職焜煌勲爵崇峻生若沈𡨋

 歿也赫焮才猶在昔人用弗盡遭遇在今

   晚翠軒序

            許彬國朝大學士

 大名之濬邑有慱雅好古之士曰王汝賢李

 子貞者郡之聞人也二先生契𧨏深厚欣戚

 相𨵿汝賢年四十五始得子今山東憲使越

 世昌子貞爲名其所居軒曰晩翠蓋誌喜也

 是雖范魯公詩中之語而命意不同然魯公

 以從子杲求奏遷秩故戒之曰灼灼園中花

 早發還先萎遲遅澗畔松欝欝含晚翠此就

 杲之身言之也子貞以汝賢得子之晚而重

 在世昌晚翠之義不有望於世昌哉世昌果

 能恪遵嚴命種學績文發觧京闈薦登黃甲

 擢官御史執筆升朝臺閣以之生風豪貴由

 之歛手㝷膺

簡命出緫外臺明目而逹聦發奸而擿伏貪墨

 者觧組掊克者遁跡不𥝠一夫之願不恤一

 家之哭如風行而草偃破竹而䢖瓴其勢昜

 行沛然莫之能禦者然豈好爲如是使人之

 畏哉用

上之法以䋲其下故爾鄭子産曰火烈民望而

 畏之故鮮死焉是何也陽舒隂慘寓於寛猛

 之中雨潤霜摧著於張弛之際然豈溺於生

 養而不由於肅殺哉亦豈一於霜威而不囬

 於陽和哉此必然之理也若毆陽崇公務求

 生路而卒致其後之通顯於公治獄隂德而

 卒致門閭之髙大王祜三槐之手植天豈𥝠

 於三公之報乎此㫮晚翠之義也以此觀之

 范魯公之晚翠韓魏公之晚節同符而合轍

 矣相君之兆將發輛於此世昌勉之予雖老

 悖尚當拭目望之於雲霄之上

   濬縣興造記

            劉瑞國朝検討

 弘治丙辰予同年劉侯𢖍仲以春秋第進士

 之六月拜

命知濬縣事既下車劙姦蠧平徭訟民以大悅

 乃按行城郭嘆曰異哉茲城乎東南北之復

 隍巳若是而況西阻河河嚙隄圯尤甚者乎

 之樓之門腐落加焉於吾政㫮不得無攺爲

 因徐集材用爲築脩計明年丁巳麥薄收民

 有飢者侯乃倣古僦民意首事西堧先坎木

 奠基基定而後築𡈽髙廣以度瓦覆堊塗總 

 七十𠀋強接城之南北然後巳越明年春始

 舉東南北通築之廿人爲工工一領以二人

 領十總以二人侯於公暇躬自巡董始工於

 二月之九日越十日告完先是矦下令築蚤

 完者賞完弗蚤而違式者罰且坐焉復掲其

 姓名俾各占方就工而隍即所坎爲之蓋計

 工分力姦惰不售故築之日輿人畢作驩聲

 若雷民又大悅旣閱月乃徹四門之舊崇樓

 翼廊髹繪彩耀增警舎四隅而水驛門之樓

 亦成矣樓之前築方疊級以便官舟之艤者

 橋城之南北防病渉也垣橋之左右戒蹂踐

 也募富民市地南𨵿之外剏集城中用來懋

 遷所以實其空也名樓之東曰長春南曰疊

 翠西曰長清北曰拱極驛之樓名曰後樂垣

 門有扁𨵿樓有扁衢之二坊有扁或以義或

 以勝紀實也城周逥以𠀋七百三十有竒屋

 以楹三百夫以名一萬四千陸百木石瓦甃

 大率稱是始於丁巳夏至己未而後完不速

 以困民也於戱矦之績其盛矣哉古之有家

 國者其舉事也必䂓於義其愛民也必重其

 力與時三者一違焉春秋刺之故書城者二

 十有九書築者七書新作者二蓋莫有善之

 者而況借公蓋𥝠歛怨叢貨若後世郡邑之

 甚者乎是賊乎春秋者也學春秋如矦者豈

 𩔖是哉豈𩔖是哉凢是諸役一切主於禦暴

 止民厚賔客聳觀瞻嚴保障非是莫舉也而

 財力所出不自徴科不事苛亟且佽其食作

 之以賞故費𨿽廣而帑藏不憂力𨿽衆然民

 不見其爲勞也豈非矦才敏志銳篤春秋之

 學故其政足以説民而其興革又不忘其所

 重者若此哉㫮可書也訖工之明年侯召爲

 禮部主事今調吏部文行與其兄東川學士

 稱伯仲雲

   太傳王襄敏公越墓誌銘

            李東陽國朝太子太保

 少保兼太子太傳都察院左都御史王公之

 訃至自甘州

上爲震悼輟視朝一日贈太傳謚襄敏給驛歸

 其䘮遣官諭祭命有司治葬事其子春奉狀

 介其婣友光祿𡖖李公鐩請予銘辭至𠕅弗

 獲乃敘而銘之公諱越字世昌姓王氏世爲

 大名濬縣人少𥙷縣學生景泰庚午舉京闈

 辛未登進士第擢監察御史有時名

英廟復位見公奏對明暢目屬都御史㓂公深

 性嚴急獨喜公凢諸道奏牘必令詳定天順

 庚辰超擢山東按察使癸未大同有警當道

 舉可爲巡撫官者

上以其人貌寢意在公徴爲右副都御史以行

 公力脩廢政爲攻守計邉人頼之成化攺元

 以疾告至京帥

上命醫視疾遣中官慰間至𠕅家居乆之丁亥

召署院事庚寅奉 命出延綏擒賊四十餘人

 斬首加百遷左副都御史又於黃草梁擒賊

 五人斬首百二十進右都御史壬辰以後徃

 來東西路及寜夏界前後斬獲者倍之癸巳

 進左都御史 賜蠎衣一襲又出延綏韓家

 塢斬首二百八十餘甲午加太子少保増從

 一品祿掌院事公言將士功有未録者乞移

 𠩄加官祿賞之丁酉仍加太子太保進兵部

 尚書兼左都御史増正一品祿庚子出大同

 至威𡨴海暸虜營所在亟帥兵禱之擒男婦

 百七十斬首四百餘以捷聞 勑封威寜伯

 𡻕祿一千二百石仍兼都御史辛丑出寜夏

 擒賊十人斬首百餘 廷議文臣伯以上不

 得進封加太子太傳增𡻕祿四百石總軍營

 兵署前軍都督府事提督圑營未幾岀佩將

 軍印充總兵官鎮大同移鎮延綏㝷罷居安

 陸弘治攺元公上䟽自列 詔許還鄉甲寅

 復左都御史致仕丁巳兵部言陜西三邉宜

 得重臣專任其事僉舉二人㫮弗稱 㫖以

 公對乃許之亟召至京引見勞賚 恩禮殊

 特加太子太保總制甘肅寜夏延綏軍務鎮

 守巡撫而下悉聽節制公累辭不許事有未

 盡便者請昜置之乃行至則以虜別部居賀

 蘭山後者數出虜掠帥兵檮之斬首百餘還

 所掠人畜噐械甚衆

上降勑奨諭加少傳兼太子太傳公又言哈宻

 爲𡈽魯畨所破乆弗繼近畨酋引罪還所侵

 地宜封其故王以守之䟽上數月未報公恐

 泄事機焦勞過度遂成疾而卒戊午十二月

 一日也公姿表竒邁慷慨自許論議英發見

 事風生𨿽以文顯乆膺帥寄歴西北諸鎮身

 經數十戰其於徼險昜虜情真僞將士之

 強弱勞𨓜㫮歷歷在胸臆每出竒取捷謀定

 而後發同事者亦莫測所嚮至於顛倒才智

 中目爲操縱而人人欣動樂爲之用效之者

 㫮自以不及其所見所執壯老一致𨿽罹挫

 衂而志不少衰善奨㧞士𩔖甞特舉御史四

 人爲今吏部尚書屠公滽右都御史佀公鍾

 南京大理寺𡖖楊公守隨故僉都御史王公

 濬㫮大顯武臣邉將岀其門者不可勝計慱

 學多聞其判案章奏倉卒立就兵法射藝象

 緯堪輿之説罔不該究爲歌詩雄邁跌宕若

 不屑意多不存稿惟詩數十首板行於時至

 其睦族敦舊賙窮卹匱援接卑㓜如恐不及

 㫮其餘事也亦可謂竒偉不群者矣公曽祖

 諱顯道被旌爲義民祖諱恕醫學訓科考諱

 頥㫮嘗贈太傳威寜伯後復贈光祿大夫柱

 國太子太保左都御史三世妣㫮夫人娶孫

 氏贈夫人繼孫氏贈淑人𠕅繼陳氏亦贈夫

 人子四長即春次時㫮錦衣衞指揮僉事次

 昊次昕嘗以廕爲錦衣衞百戶早卒女三仲

 適河南都指揮梁珤孫八煜烜炤炳焞煉煥

 𤒄烜廕國子生女孫五一適國子生李繼先

 一適府軍衞指揮李隆公生宣徳丙午十一

 月五日壽七十有三巳未九月四日於大

 伾之西麓從先墓也銘曰 大伾降神鍾爲

 偉人白蕳廷執行臺外巡控機馭兵岀禦戎

 虜設竒制敵孰予敢侮崇階累遷一品而極

 分苻鍚號封以大國孫居南陲言歸舊鄉王

 事有程載趣其裝

帝曰汝能紓我西顧公弗辭難驅彼長路靈夏

 近郊誓擣胡穴王𨵿故鎮謀繼國絶勲未大

 成志則有餘飲恨而沒天其監予文以致身

 武以𣗳績時其卷舒胡我失得揮㬢耀星躍

 冶之精歘風震霆擲地之聲或棄弗試其氣

 勃欝上干於霄中殷於室茫茫大津旁椄雲

 霧劃然一飛終返其故偉哉斯人茲物是方

 永悶其藏地下之光

滑縣

   元宋氏世徳褒嘉之碑

            王沂元慱士

 中奉大夫陜西行臺侍御史宋公退老於家

 越四年御史奏䟽言公宣力中外忠實不撓

 宜命有司給半俸以飬老既報公懇辭或曰

 君賜也乃受𥘉延祐間公持憲山南階官三

 品朝廷推㤙其二代翰林承㫖王公思謙文

 其繋牲之碑曰世徳十有三年當至順𥘉拜

 西臺侍御史制下加増大父徳仁嘉議大夫

 禮部尚書上輕車都尉追封京兆郡侯祖妣

 孫氏追封亰兆郡夫人考宣加贈中奉大夫

 河南江北等䖏行中書省叅知政事護軍追

 封亰兆郡公妣孟氏追封亰兆郡夫人後十

 二年爲至正元年公思所以侈君貺昭先徳

 𩛙後人乃重刻石先壠書來屬沂文沂考其

 世次先徳載於王公之碑者㫮不書而著公

 之謀議勞烈可傳於後者序曰宋氏先衞之

 山陽縣人縣東踞太行之麓有封繹如里人

 號曰宋氏阡其先諱𨓜夫後徒滑州之白馬

 縣則自曽祖始祖諱殷曽祖妣張氏葬林子

 里北宋胡寨之塋後卜塟西原之永寜阡則

 自禮部始公名崇祿字壽𡖖早以材爲平章

 軍國事東平康里文貞王中書右丞趙國何

 文憲公𠩄知起家中書掾授同知樂平州事

 攺處州路推官擢江浙行省左右司都事入

 主戶部事進員外郎遷御史臺都事出爲燕

 南河北道㢘訪副使歴渾州路總管都漕運

 使江南諸道行御史臺治書侍御史遷山南

 江北道㢘訪使入拜戶部尚書不就居䘮服

 除起爲四川道廉訪使改江西湖東道皆以

 疾不赴天曆二年陜西菑特起爲西臺治書

 侍御史明年轉中奉大夫侍御史公爲人荘

 重周宻至臨大事則毅然不少屈以希合至

 大𥘉䢖尚書省宰相以國用不給特命領金

 榖計公言方中統𥘉用兵呉蜀𡻕饋輓絡繹

 是亦中原民力取具未聞缺乏今江南𡻕𠩄

 輸倍中𡈽百縣官用度不足而元元困㢢𠩄

 用溢於𠩄入而𡻕比不登也弭菑召和完下

 而給上在於弛浮役莭濫賞汰宂貟斥中外

 珎竒之貨而已且郡國𡻕輸金爲鋌三百三

 十四銀爲鋌六百五十四䢖省迄今甫七月

 而費已踰𡻕辦非量入以爲出也以故用

 事者㫮不悅公不爲動其所莭財用糧爲石

 一百二十萬有竒金帛之積稱是三年命下

 澄汰冗官衆㫮爲公慄已而公都事御史府

 遂以事中之㝷害公者敗而公出副憲燕南

 上賜文綺袍材益感激思𡚒既至按劾真定

 郡守哈剌哈系保定郡守郝囊加觸不法罷

 之部中肅然公言𡻕屬斷事官録囚決諸盜

 奸偽它無重輕一切置不理而燕饗護送州

 縣吏因縁爲姦不便且府賔推官專刑獄㢘

 訪使者時巡以察稽違斷事官無庸遣既聞

 著爲令又言夫婦人倫之始父兄既歿庻母

 及嫂有所岀者禮無𠕅醮或無子服既闋而

 守節者宜聽弟若子強蒸之非誼也儀曹韙

 其請又因菑異條上十數事指陳致菑之由

 甚切其在西臺陜以西旱民死者過半公䟽

 荒政七事識者韙之又言世祖皇帝總攬豪

 傑以一天下材苟可用無間吏儒今限吏以

 四品故部使者二千石多虛席非祖宗法也

 因薦傳起岩暴完郭烱十八人後吏限以三

 品如公言十八人皆以軄業著名公既家居

 而心在王室上䟽陳時政得失施設之宜後

 多用其言其爲治則剗剔蠧㢢振理條目疑

 獄𣻉訟審覈精明人以爲神䖏州青田縣民

 訴其弟爲讐殺縣召捕讐掠使自誣部使者

 讞逮證如章公覆詞異且㢘得其坐姦死狀

 讐得觧縱保定屯田軍盜倉糧吏跡其家其

 父迎首曰我子黒驢等十二人實盜糧貯舎

 中獄具公審鞠得其實曰是同自首十二人

 得不死它可引𩔖推故𠩄至有聲歴官四十

 年餘退居於家又十有五年今年八十餘而

 優㳺田野著述自娛其書有纂述東郡圖志

 十六卷紀史竒蹟十五卷出師表注並附録

 二卷俸廩𠩄入悉分給宗族節士振之其福

 壽蓋未艾也沂既敘其事又爲之言曰禮取

 其稱維其先之蓄徳也厚故服休命而無愧

 維其後之襲訓也㳟故膺寵數而無驕觀公

 之所𣗳立則聲於詠歌以楊無窮故宜銘曰

 在衞西原蔚其綿綿孰𣗳孰封宋氏新阡宋

 氏在衞𣗳徳藝善根大必繁源長必逺𥙿其

 子孫克顯於時維才之完入出具宜自㣲訖

 隆魁名碩實見國而已孰爲家室讜言在廷

 或擠或傾𨿽僨復興天子之明維天子明敢

 曠於榮立朝嶷嶷忠實是恃孰俛而隨凜此

 公議惟身之祥曰夀而康惟後之祉宜昌而

 熾惟忠與誠惟後之貽懋爾來裔視此銘詩

   御賜宋𥙊酒𦘕像序賛

            蘇伯𢖍國朝編 

聖上以國子𥙊酒滑䑓宋公訥忠勤清慎

眷遇日隆嘗命繪公像裝潢賜之公拜受而歸

 大夫士之能文章者樂其獨䝉

異㤙群臣莫比相與述賛焉而公謀於助孝

 朱惟嘉曰戚畹之近勲舊之家侍衞之良藩

 翰之彥斯足以當不世有之㤙顧予何人而

 亦叨

寵賜天下之至榮至幸無以踰矣托文字昭

㤙光示無極烏可後也會伯𢖍入考春試請執

 筆焉伯𢖍故史氏退伏草萊深恨不得者之

 簡冊以與說命相輝映則於公之請敢不謹

 書之自古帝王圖其臣者傳岩之後西京則

 有若麒麟閣東京則有若雲臺李唐則有若

 凌煙閣然其人非相即將若乃文章侍從之

 臣而得此實自公始真千載之竒遇哉是雖

皇仁天覆地載禮遇儒臣罔間將相而以老成

 人上䝉

主知膺儒宗之選任斯文之寄非他人𠩄及抑

 亦可見矣且麟閣而下㫮在

禁近而

聖上則岀以賜公俾藏於家

㫖意之㣲豈直寵耀一家雲爾哉若曰與其使

 想慕而興起孰與使人具瞻之親切

朝廷百執事見之將曰吾之顔靣同乎宋公也

 宋公能忠勤清慎而䝉畫像之賜吾何可不

 竭誠厲行哉仕外服而至京師者見之亦將

 曰吾之顔面同乎宋公也宋公能忠勤清慎

 而䝉𦘕像之賜吾何可不竭誠厲行哉天下

 之士聞之而徃求見之又將曰具耳目鼻口

 之形宋公與人同耳而𦘕像之賜獨在宋公

 焉

天子非𥝠宋公也能忠勤清慎與不能忠勤清

 慎而已矣吾衆人固可以不朂乎哉鼓舞之

 機於是乎繋焉於戱盛哉此公拳拳報稱之

 忠欲伯𢖍書之而不能自巳者也賜像寔公

召拜翰林學士之六月洪武十五年十一月二

 日也後十一日擢文淵閣太學士而𥙊酒之

 命以十六年正月十有八日下雲洪武十八

 年三月四日前史官臣蘇伯𢖍謹序賛曰

聖皇天開車書大同爰起真儒柄文之重

命掌制誥黼黻華蟲

命教冑子登䇿俊雄人歆其徳

國亮其功

皇心愉悅俾圖厥容歸賜其家儒者之宗我來

 自野載拜於公式瞻手釆雝雝其風豈非資

 之既深而和順積中者耶是以出以用世遂

 吾道之通也

   𥙊酒宋先生訥墓誌銘

            劉三吾國朝學

 國子𥙊酒宋先生卒既徃哭弔居數日愽士

 呉守徳持學正朱惟嘉𠩄狀先生行實來曰

 先生嗣子麟疾在苫次不得跣以請茲將歸

 滑之永寜阡惟翰林兄長吾於先公爲同

 舎故懇銘焉尚憶走始來時㑹先生於春坊

 先生曰得母與鎦長吾爲晜弟邪不然何靣

 貌之似也相與感嘆乆之嗚呼先兄以後至

 元丙子入監周旋十有五年中間𦆵兩歸江

 南爾在監舎法以同時爲晜弟相知爲世契

 則走於先生忍銘忍不銘按狀先生姓宋氏

 諱訥字仲敏世本衞之山陽人後徒滑家焉

 兩世繇貤㤙贈嘉議大夫禮部尚書上輕車

 都尉追封京兆郡侯諱徳仁其曽祖贈中奉

 大夫河南江北等䖏行中書省叅知政事護

 軍追封京兆郡公諱宣其祖官中奉大夫陜

 西諸道行御史臺侍御史贈推誠秉義守正

 功臣通奉大夫江浙等䖏行中書省叅知政

 事護軍追封魏郡公謚忠肅諱崇祿其父忠

 肅在元時敭歴中外四十餘年五持憲節逮

 事七朝豊功盛徳𠩄以燾後衍慶神道碑紀

 之悉矣先生濡染家教動以矩彠雅性遅重

 不妄言𥬇齒貴胄舘以來𠩄師宗工碩儒月

 開日益卓然有盛擢科登仕爲時聞人中經

 繹騷乃被褐懐寳以自韜晦

皇明受祚徴詣公車

召見次有言動聽洪武之十三年也是冬除國

 子監𦔳教橫經發難撃蔀廓塞學者如客得

 歸甞同諸儒應

制譔勑文昇僧道録司領教事者十有六通操

 篳立成雅稱

上意超授翰林學士奉議大夫俄陞文淵閣大

 學士日見親信有所𥙷拾㑹太學成中外𡻕

 貢學徒日夥而軄大司成者徃徃師生相訐

 教尼不行

宸𠂻簡注擢爲𥙊酒陞朝列大夫以捄正前㢢

上自製誥詞至以尚父興周八百比之感惟

眷遇𠩄以提挈鏟磢不遺餘力師道既立

皇心載寜乙丑戊辰兩科得士大率三天下之

 二而龍頭魁選恆在太學大被賞遇一日有

 疾

上遣中使致諭其畧曰𡖖稟天命之性發仲尼

 之誠施巳之幽徳脩道教人𠩄以病而速差

 以其有神也

天章下賁光輝儒紳恆爲祭酒骨格必夀適有

 𦘕工至

命繪其像肖焉嘉溢

天表然終老之以其子麟主望江簿特

勑召之還俾便侍養其被 遇優渥𩔖此方𠋣

 之以棟梁我道楷式諸生不謂得疾旬日遽

 不可起病也尚醫來治卒也遣官致𥙊其文

 悉

上𠩄自製故事文臣四品無給䘮費者曠典之

 舉眆自先生斯皆異數也居甞寢食恆在廂

 房未始一宿於家及是疾革麟等托諸監官

 懇請其還厲聲曰是何風雲氣少兒女情多

 況在丁社兩𥙊齋戒中邪至是𥙊畢乃就舁

 歸口不及家事及家氣絶焉二月之三日昏

 暮時也嗚呼先生以八袠之年當昜簀之際

 而風雲之氣不少衰丁社兩祀始終齋戒是

 非平日操存有素詎能方寸不亂若此哉可

 謂真大𠀋夫矣其平生𠩄裒集先世碑銘傳

 曰紀徳録一集𠩄自著述曰西𨼆集十七卷

 既號西𨼆復號所居別業曰白雲茅屋自法

 書名𦘕外他無𠩄嗜好中朝名鉅詩若文讀

 一二過輙能記憶生以元至大辛亥十二月

 四日卒以今洪武二十三年春壽八十配康

 氏先卒子三人長併祖即麟擢進士第拜監

 察御史出主望江簿次復祖鄉邑訓導次安

 祖女一人在室孫男三恕惠懋女孫四𠩄適

 其人長郭謹次陳惟新次李玓一在室曽孫

 男女各二皆㓜臨發柩時

上𠕅遣𥙊舟車之費壹岀於官可謂生榮死哀

 也已銘曰銅臺世家忠肅公挺生賢嗣際時

 雍身逢

堯舜接䕫龍代言文淵掌辟廱感惟

皇上𠋣注隆率先條約自其躬風雲氣㮣氷霜

 容教行六舘諸生從金石文章錦綉胷蔚爲

 海內諸儒宗譽髦多士振文風棟梁我道繄

 誰功夫何一疾  罹㓙

至尊爲之測淵𠂻命醫與𥙊

㤙禮豊年登八袠善考終歸祖塋得幽宮銘

 阡者誰青藜翁子孫世世其吉逢

𨳩州

   伯顔宗道傳

 

 侯名伯顔字宗道北地人也其部族爲曷剌

 魯氏憲宗之世其祖巳來從大兵征宋祍金

 革者十餘年宋平天下始兵弗服乃𡈽著

 𨽾山東河北䝉古軍籍分賜篘牧地爲編民

 遂家濮陽縣南之月城村時北方人𥘉至猶

 以射獵爲俗後漸知耕墾播殖如華人侯父

 早䘮諸子㫮華衣錦㡌縱鷹犬馳逐以爲樂

 惟侯謙㳟卑遜舉止如儒素恆執書冊以逰

 鄉校母亦賢明遂使就學有儒士黃履道江

 淮人也聚徙數十人侯往師之時朱子書未

 大行學者惟事注䟽從事數年終若不自得

 一日有以四書見示者一覧輙欣然曰聖賢

 之事其在斯乎盡棄其學而學焉其師見其

 頴悞欲教以詩賦爲祿仕計侯雅不樂無寒

 暑晝夜誦習不輟又數年諸史百家之言無

 不遍觀性復聡敏一過輙不忘有來問者應

 荅如響講授之際令弟子執書冊侯端坐剖

 析朗然其旁引子史與其註文㫮嘿識無遺

 由是人大服之所居有小齋曰友古學者雲

 集村落寄寓㫮滿其後來者日衆則各爲小

 房環所居百有餘間簷角相觸駢集如市且

 廣其齋曰四勿因自號曰愚菴擇𨻶地爲祠

 堂以祀其先弟子則春秋釋奠先聖先師其

 師黃履道亦相設而事之父母㐮事悉如禮

 制浮屠葬師眥不用三十始娶束脩之奉餘

 則分之族人吉㓙多寡㫮有數焉於是伯顔

 先生之名溢於河朔𨿽田夫市人亦能知之

 山東䝉古萬戶府舉爲校官不就至正四年

 詔徴爲翰林待制與脩金史至以疾辭歸𠕅

 除江西湖東道肅政㢘訪僉事不久亦去壬

 辰盜起河南明年踰河而北𨳩滑等䖏俱被

 剽掠侯挈家避地安山已而盜去復還鄉里

 丁酉曹濮二州䧟復避徙彰徳門生鄉里從

 者數百家侯謂之曰吾軰老㓜百千餘口野

 宿露䖏無所依著一旦賊至將不爲漁獵乎

 曷若築爲營壘團集固守上可以爲國禦㓂

 下可以自固保家忠義兩得計無出是者衆

 㫮曰善遂築壘漳南逺近聞之歸者殆將萬

 人然綂紀約束折衝扞敵非所長也戊戍東

 昌賊沙劉二者帥衆來攻先宣言曰顔先生

 河北名儒慎勿傷也攻二日壘破妻子㫮被

 執劉二親觧其縳溫言語之曰先生知古通

 今天下十分我有太半爾能屈從可與共圖

 富貴侯曰爾本良民乃以妖言惑亂黔首爾

 能攺悔我當上言朝廷使汝爲王官不猶愈

 於受偽命乎劉二𥬇曰迂儒不達事冝可謂

 不知天命矣坐有一賊提刀而起曰汝見此

 否更道一不順只消一刀耳侯曰不順不順

 我寜受刀不受賊汚也賊怒遂捽岀與妻怯

 烈氏子齯㫮遇害同死者宗族三十餘口時

 至正十八年五月年六十有七河南綂兵官

 言之朝廷制贈太常禮儀院同僉追封范陽

 郡侯謚文節賛曰國家興自龍朔人淳俗質

 𥘉不知讀書爲事也後入中國風氣漸變世

 祖大闡文教迺命碩儒許文正公以經學訓

 北來子弟然知學者公𡖖貴㳺人耳延祐科

 學肇立遂取國人如漢人之半而彬彬乎四

 海矣然所習者惟程武䇿射之文間有岀乎

 其𩔖者止翰染詞藻爲能而已其好古慱雅

 真履實踐之士蓋千百無一二焉侯出於窮

 鄉下里非有父師君上之教督也迺能以經

 訓道學爲已任誠所謂不待文王而興者歟

 然與古忠臣烈士北肩並列斯可尚矣侯無

 後唐兀崇善頗知梗㮣予亦爲同郡遂敘雲

  太常議曰以城守論之伯顔無城守之責

 而死可與江州守李芾一律以風紀論之伯

 顔無在官之責而死可與西臺御史張桓並

 駕以平生有用之學成不奪之節乃古之所

 謂君子人者時以爲確論

   劉節婦傳

            劉矩國朝修撰

 節婦姓楊氏諱黒堂士成之長女也性慈惠

 有才智早失父鞠於母氏年十六許聘里人

 劉正𠃔真既納釆劉以光祿膳役當行遂娶

 而徃舟行渡淮劉溺舟人睨視弗敢救婦驚

 懼號泣亟投揖援之以岀見者驚異既至金

 陵事劉彌慎𨿽艱於衣食以節儉生生自庸

 畧無戚也洪武辛未冬十有二日劉早死遺

 女曰同子一曰本本方一𡻕越明年偕家人

 攜其骨以柩北歸葬祖塋之左旦暮衰麻涕

 泣不御酒食者三載姑嘗病臥床褥累月奉

 飬左右畧無怠熊及沒數年語及未嘗不流

 涕也撫二孤慈愛惻怛終始無纎介之間𥘉

 族人憐其少且貧而無𠋣勸欲嫁之婦矢天

 戚惋曰夫將死屬我雲我死弗恨但子女失

 恃逺寓汝肯攜抱還家撫育成立以不絶吾

 宗祀乎我應之曰諾今豈可忘所託而不踐

 吾諾邪顧人之所以爲人者行耳脫使適人

 以免寒饑其如行何涕出而辭氣甚厲勧者

 以爲新於䘮宜其言若是既踰年復問之而

 益𡚒乆之又無不然自是人無復敢勧之者

 間有及之輙加怒斥平居服用朴然無事弗

 岀門凡遇𥙊先必誠必㓗力於紡績脩飾家

 人産業殊無少懈女同既長俾適士人李銘

 每揮泣埀涕謂本曰汝父不幸客死得擕吾

 兒扶柩渉江湖逺歸全活至今日者天也汝

 既漸長詎可弗知所自立乎自立之方無踰

 讀書讀書則身可立而家可弗替矣本方𡸁

 髫乃重諾之尋遣就學於郡庠晨昏務業少

 有弗勤弗精即加怒斥曰汝欲入庸劣之域

 乎本聞而戒懼自是不敢少怠比數年中永

 樂庚子鄉舉登成均出尹太原之臨邑克舉

 所職有豈弟之譽君子以爲本之才而且賢

 實母平昔教誨之力有以成之也時年八十

 有四就祿於臨邑蒼顔鶴髮猶諄諄然誨其

 子以恤民順理爲治邑之耄稚聞者莫不感

 慕嘆羨以爲𨿽古慈者不是過也𡻕乙亥

 郡守國李上其事

詔旌異之是宜有傳以彰其善於不杇雲

長垣縣

   進士題名碑記

            劉弘國朝知縣

聖朝自洪武𨳩科以來長垣人材發身登進士

 第者景泰甲戍科曰李溥大濟天順丁丑科

 曰胡睿好聞庚辰科曰王璽大用皆治朱氏

 詩經百年間僅見三人焉進士不謂不難得

 矣大濟乃前軰蕭君翼之作育好聞大用時

 則予提調學事預有光焉得不題其名氏於

 學宮以埀永乆且爲繼今舘下諸生之所勸

 勵乎昔許棠晚年登等曰自得一第輕徤愈

 於少年梁顥八十尚留意登第是知進士之

 科古今所愛慕𨿽老不倦固有命焉不可必

 得若我

朝少師廬陵楊先生尚書蕭山魏先生文章政

 事爲天下稱重㫮恨不以此進然則登是科

 者豈不爲之榮幸哉必如唐之李絳直道進

 退陸贄論諌仁義宋王孝先不志溫飽司馬

 君實名重夷夏斯謂不負是科之選慨予四

 黜禮闈拘乎時例弗獲以俟棠顥之年志則

 不以此阻焉曰直道進退曰論諌仁義其人

 也曰不志溫飽曰名重夷夏其人也志其人

 非髙其祿位也髙其操存也髙其操存而志

 之正欲以之忠

君以之愛民而巳今三子固亦抱此志登此科

 而名先於此然則後之有志者可不思所以

 蟬聮魚貫不絶書於此哉第不可僥倖以爲

 是科之玷故書此以引其端尚冀勉焉母譏

 我曰不預是科而徒有是志

東明縣

   考功郞中劉公輔墓誌銘

            劉戩國朝編脩

 成化乙巳正月八日尚書吏部考功郎中劉

 公相之以疾卒於官士大夫既奔走吊哭如

 儀久之其孤獻可奉公同寅員外郎張君廷

 式所述事狀請予銘墓按公諱輔姓劉氏相

 之其字也世家魏郡之澶淵曽祖義祖忠俱

 弗仕父彬字得宜始仕爲巡檢歷山西之靜

 樂浙江之平陽河南之固始所至安重不擾

 時長者以公貴贈考功司主事母張氏贈

 安人公廣眉豊頰坐立如山自㓜有志從鄉

 先達內相劉先生逰日記數千言稍長益淬

 礪𥠖明就書室至夜分始罷以爲常遂慱極

 群書爲文章不以強辭奪正理年甫十九領

 京闈丁卯鄉薦屢試春官凢五得乙榜㫮辭

 不就益閉戶取經史熟之謝絶人事非慶賀

 大禮足不至公門既沛焉有餘則𡚒曰可矣

 復攜所得趍壬辰春試遂中其榜廷唱爲第

 二甲第二人明年拜官吏部文選司主事又

 明年丁外艱去服闋攺主考功司事進員外

 郎至郎中爲郞中僅四十日適有事於太廟

 公方致齋巳覺體不勤猶力疾宿公所度不

 可攴乃請歸𥝠弟濵沒區處家事甚悉遺命

 簿塟且深嘆

國㤙未報言訖而逝公忠厚周慎𨿽宴居䙝處

 語不及人隂𥝠天性孝友未第時母安人卒

 靜樂徒歩徃歸其骨哀感行路及執贈主事

 府君䘮哭泣不御酒肉者三年府君鍾愛季

 子輅求分異公悉舊業與之時公尚布衣府

 君意不能平強之均分公辭曰兒將有祿食

 後當不乏卒不受問學之睱頗㳺藝梅竹影

 像識者以爲專門不逮其居官平心應物未

 嘗以辭色拒人然義所不可一無所假借在

 文選銓注無貶議考課所陟㫮當其才見黜

 者亦退無怨言大爲時宰所禮重衆咸以逺

 大期之而竟止於此嗚呼所積者厚所施者

 不遐其可哀也巳其可銘也公生洪熈乙巳

 年六月二十有六日沒時得年六十有一配

 王氏封安人子男三長即獻可獻䝨俱邑庠

 生次獻䇿亦業儒女一國子生馬宗範孫

 男一人獻可等以成化乙巳年十有二月八

 日塟公於白洋山之原銘曰 抑之揚之爲

 泰爲窮巋然老成乆㧕之功胡然而揚胡然

 而亡爲泰不長悠悠彼蒼

   詩𩔖

大名府

   餞柳申拜大名太守

            掲軌

 風塵逐鹿歸 真主冠冕攀龍屬俊才王𥺤

 昨辭劉表去班彪新自隗囂來玊珂曉直

 金鑾殿翠蓋春熈銅爵臺見說魏城多暇日

 折花呤句綉延𨳩

   送太守李公載赴任大名

            楊榮國朝太學

 清時重民牧出守需才良每當銓授際遴選

 循舊章李君䑓端彥令聞如珪璋風釆動朝

 著廷臣交薦揚大名畿內地委寄非㝷常拜

  命沐天恩旌節何輝煌五馬出都門行行

 涖黃堂疲癃待甦息奸慝應避藏宣此㴠育

 仁慰彼綏柔望吾聞狄梁公勛業著古唐當

 年守茲郡遺愛人不忘懐哉瞻雲念忠孝埀

 耿光君喜有𩀱親咫尺隔太行迎飬良可遂

 詎用増離傷民安䝉惠化親夀樂時康願言

 繼前哲千載同𣴑芳

   送李公載太守

            章敞

 領薦辭烏府分符出鳯城霜威馳令譽膏澤

 慰疲垊冠冕旗𠅘別兒童竹馬迎慇懃𣗳嘉

 政峻秩擬遷陞

   銅臺夕照

            髙謙國朝同知

 銅臺誰築鎮名邦今古銷沉幾夕陽逈野園

 林凝暮紫孤城煙𣗳漸昏黃歸鴻飛鶩聮翩

 繼斷靄殘霞掩映光莫道揮戈可延駐也應

 囬首望扶桑

   潮門曉月

            貢欽國朝同知

 故城殘月浸空門潮去潮來自吐吞水氣漸

 騰漁火暗天機將動渚禽諠風生閶闔微𨳩

 暈日上扶桑淡著痕起弄曉珠難受掬不知

 昨夜雨來渾

   小灘晚渡

            貢欽

 一簇人煙魯衞衝輪蹄盡日岸西東葦航不

 似當年隔桃葉無因此地逢潮沒石痕春雨

 後𣗳穿㠶影夕陽中莫言利慾驅人切上國

 朝宗萬里通

   沙堤落鴈

            貢欽

 晚來風急羽翰輕散落沙堤慣不驚婚奠實

 𨵿夫婦道齒行深見弟兄情清湘夜月絃絃

 咽絶塞秋雲字字明此志可憐覊不得獨留

 蹤跡𥬇浮生

   金堤逥瀾

            貢欽

 洪𣴑百折此東傾十里長堤一帶橫如在峽

 中愁雪漲𨚫於水上看風行黃金𣻌月俄成

 幻白壁沉沙欲弄精只恐世人無道眼直㝷

 孟子與荘生

   束舘煙市

            李輅國朝知府

 束舘霏霏柳簇煙營營闤闠市分㕓貨財輳

 集成交昜車焉駢闐合懋遷處處管絃春浩

 蕩家家䑓榭夜嬋姢太平時節民安樂老守

 何妨鎮日眠

   沙麓霽雲

            髙謙

 岧嶤沙麓散晴煙萬疊瓊瑤映碧天絶頂月

 移銀兎走半岩松玊龍眠雲𨳩列岫疑三

 島日岀𣴑澌下百川最是詩翁清興發擁裘

 髙詠沸吟鞭

   蓮池睛晝

            吳驥國朝教諭

 㣲波睛漾緑漣漪首夏芙蕖巳滿池花拆錦

 房香旎旎葉𣣱翠蓋影離離耶溪勝境嗟河

 處大液繁華憶舊時爭似此中多雅興晚涼

 相對賦新詩

南樂縣

   過南樂次劉秋官韻

            韓福國朝都御

 村舎無多村𣗳稠𣗳頭啼鳥𦔳村幽秋光入

 眼濃還淡野馬浮空散復收南樂望中㫮赤

 子北平髙處是 神州星軺在在諮民𨼆仰

 答吾 皇豈浪逰

魏縣

   題察院壁

            劉淮國朝御史

 郡城幾日坐喧囂了事西行小自聊地近漳

 河惟種麥路經魏境半逢橋花村𤇆 紅芳

 歇柳岸風踈翠影饒城市維新漂沒後故人

 聲蹟在民謡

   儒林睛日

            梁矩國朝教諭

 最愛儒宮地勢崇凌晨先得一輪紅曈曈曙

 色催殘月燦燦文明絢火空桃李滿門曕化

 日絃歌百里沸春風無邉景物欣欣處盡荷

 生成造化功

   衞水秋蟾

 衞河秋水澄如練銀漢無雲月正晴光照金

 波浮蕩漾影𣶬玊兎湛空明泛舟曽適東坡

 興對酒能舒太白情獨𠋣江樓清不寐碧天

 鴻鴈兩三聲

   文殊曉鍾

 古寺鍾臺逈出塵每聞撃䖏屆清晨悠悠催

 落天邉月𨼆𨼆驚回枕上人鴉噪鳥啼天色

 曉𤇆收霧歛物華新趨朝可是金門客此際

 鳴珂拜 紫宸

   𨶒家晚渡

 長河一帶向東馳西岸斜陽古木齊待渡沙

 邉人喚急投林風外鳥棲遅數聲牧笛吹原

 野幾㸃漁燈隔水涯誰識扁舟同傳揖濟川

 何日放天池

   於村煙𣗳

 千林萬木最蒼蒼逺接城西去路長𤇆靄一

 村常若瞑隂濃六月自生涼超塵境界風光

 好接壤丘園野卉香我亦平生愛幽賞幾翻

 攜酒此徜徉

   𩀱井寒泉

 當年𩀱井異人穿湛湛清光上下連兩竅常

 如窺碧漢四時自不竭清泉汲來釀酒香偏

 重酌去烹茶味更全一自衞河衝沒後佳名

 尤喜至今傳

   囬隆古廟

 地勝囬隆爲巨鎮近河古廟喜堂堂茂林遶

 屋含𤇆翠華扁書金䊮日黃祈報居人惟皷

 吹徃來過客奠壼觴門前𣴑水任朝暮香火

 爐薫𡻕月長

   漳水舊堤

 長堤起伏似㳺龍連亙西南百里雄障去漳

 河無水患淤來魏邑屬年豊人家𨼆𨼆通芳

 徑野木森森翳碧空幾度公餘無一事翫逰

 此地醉春風

清豊縣

   龍河故道

            呉驥

 川𣴑日東駛下有蛟龍窟腥風噴秋濤毒霧

 迷昕夕皇威肆赫然飛矢貫其臆居民遂畊

 桑𡻕乆空陳跡

   孝塚寒𤇆

 昔賢𨼆居處孝行聞當時旌書名宅里昭然

 令名𡸁荒塜暮煙深千載猶追思降𠂻均賦

 予繼踵疇能爲

   文林晩翠

            呉驥

 奕世繼書香登朝縻好爵喬木故園居風景

 宛如胙𡻕寒獨後淍蒼翠散林薄𨚫嗟人已

 逺九原安可作

   江瀆靈泉

            呉驥

 導江自岷峨神功被荊楚何年奠靈棲血食

 在茲𡈽石井閟寒泉𡻕旱作甘雨寄信黃髮

 叟掲䖍奉祠宇

   頓丘陳跡

 當年治茲邑百里聞絃歌世殊陵谷遷淒涼

 感慨多頽垣穴狐免古木縈𤇆蘿所欣民俗

 厚熈熈同泰和

   普照晨鍾

 華鯨吼禪𨵿郊外柝聲靜隂魄歛餘輝暘烏

 澹𥘉景豈知百年內塵夣幾回醒庻用警迷

 方因茲發深省

濬縣

   伾山曉月

            朱服叔

 伾山蒼蒼出雲表夜半金鷄報天曉曉色慾

 動河漢橫嵐氣上浮山月小蟾精未墜陽烏

 升照見佛身光縹緲黃河西來過其下波濤

 震驚沙石走羙哉此景𠔃真絶竒何當來逰

 𠔃一見之

            馬德華

 蒲牢振東林明月墜西嶺清㴠玊鏡英光動

 金尊影巖局嵐氣深石像苔花冷目送伾山

 雲扶桑正𥘉景

            呉啓

 天地大如許中間着此山清光㴠曉月秀氣

 岀塵寰閃爍飛銀鏡分明照翆鬟鍾聲催去

 客馬上一𨳩顔

   龍洞秋雲

            朱服叔

 浮丘仙人逰名山嘗騎石龍自徃還仙人一

 去不復返石龍今尚留石間洞中雲氣生漠

 漠洞外流水聲潺潺當時有客窮幽討身心

 長似秋雲閑羙哉此景𠔃不昜得何當來逰

 𠔃訪仙伯

             馬徳華

 巨靈裂山石洞府何虛深風雷振龍穴秋月

 結長隂寒通淇門雪氣接浮丘岑願爲崇朝

 雨式比濟時心

            呉啓

 龍臥伾山洞神功乆著聞濟時能作雨噓氣

 𨚫成雲冷淡橫秋色蒼茫映夕矄殘碑不堪

 讀苔蘚蝕遺文

   玊虛仙跡

            朱服叔

 山有仙𠔃山則靈水有龍𠔃水則清玊女當

 年辭玊京下逰人間果何情乘風飄翩馭雲

 軿霓裳霞佩㫮輕盈何得脫衣掛石屏空遺

 仙跡今傳名羙哉此景𠔃非人世願隨仙子

 𠔃同飛去

            馬徳華

 鬼工鑿岩翆洞闢神仙區玊女雲中下飄然

 曵霞裙颷輪逐𣴑電遺跡成丘墟至今明月

 夕蕭聲落寒虛

            呉啓

 玊虛仙女降茲事已年深偶見留裙跡空懐

 去世心峯頭明月照石上碧苔侵第一黎陽

 景疑當屬紫金

   𡻕寒𩀱秀

            朱服叔

 石山崔嵬挿天半石縫𩀱松千尺𠏉浮丘仙

 人手自栽𠅘𠅘並秀丹巖畔𡻕寒不改氷雪

 姿古今來徃人逰翫有時發興賦新詩磨崖

 鑿石留題遍羙哉此景𠔃如可移朝夕登覧

 𠔃願無違

            馬徳華

 𩀱松出石罅勢聳如蒼虬聲號半天雨影落

 千巖秋鸞䳽巢𣗳梢茯苓産林幽頽齡果可

 制吾將訪浮丘

            呉啓

 浮丘有竒𣗳松柏歷年深霄漢呈𩀱秀𡻕寒

 同一心清隂護苔石高節老雲林自得文公

 筆芳名重古今

   同山晚照

            朱服叔

 同山之山髙蒼蒼孟津之水𣴑湯湯八百諸

 侯昔來會仁人義士相頡頑赤烏白魚興西

 周渭濵釣叟如鷹楊念茲徃事不復道落日

 返照成荒涼羙哉此景𠔃今猶古欲徃逰觀

 𠔃路脩阻

            馬徳華

 獵熊始興邦姫轍駐雲嶠弁裳悉來庭草木

 生光耀晚林畢逋啼西日餘返照緬懐千載

 名憑髙一登眺

   善化竒峰

            朱服叔

 三峰並峙不相連嵳峩聳翠摩青天早朝變

 化妙莫測神光五色生雲煙瓊花瑤草散清

 馥班石郁麗宜雕鐫懸崖深谷現靈𢙼春風

 秋月來群仙羙哉此景𠔃名善化天與斯人

 𠔃作圖𦘕

            馬徳華

 三峯結沖秀石罅訇然𨳩川靈𨼆深谷噓氣

 成樓臺飄颺五雲起依約群仙來異景不可

 即因之憶蓬萊

   淇門飛雪

            朱服叔

 淇門之雪原非雪一視茫茫同一色遙知不

 自天上來滿地平沙如許白極北狂風吹莫

 起盛夏炎威消未得隂陽化成自古𥘉俯仰

 可識造化跡羙哉此景𠔃嗟吾未嘗逰四方

 之志𠔃老矣將安永

            馬徳華

 淇水日夜𣴑沙堆擁晴雪飛屑滿汀洲凝輝

 照溟渤寒通剡曲風白映天涯月對景憶山

 隂停舟歎清絶

            呉啓

 黎陽通古汴驛路出淇門馬首飛瓊雪人家

 住玊村河𣴑銀漢影山掩翠㣲痕驢子㶚橋

 上詩懐未足論

   衞溪煙雨

            朱服叔

 緑竹徛徛羙如玊衞溪春深煙雨足凌雲髙

 節何堅剛蔽日清隂掃炎酷武公進徳稱睿

 聖後賢景慕繼芳躅黎陽山水多有名國風

 所載惟淇澳羙哉此景𠔃君子之文章盛徳

 至善𠔃民之不能忘

            馬徳華

 淇流窈而曲籙竹何森森隂含煙雨重影落

 溪潭深斐然武公徳衞風有遺音相期礪孤

 操勿移𡻕寒心

   逰天寜寺     王越

 愁聴笙歌聒醉鄉喜㝷詩景到禪房松聲疑

 似水聲響雨氣恰如花氣香一榻閑雲僧臥

 穩半簾斜日燕飛忙舊逰芳逕無行跡新筍

 滿林春草長

   登山東郭魯瞻次蔣子 韻劉玉國朝監察御史

 浮丘山與百門山聲跡相望百里間君許我

 才龍腹邴我知君相虎頭班離情難向賔筵

 展髙韻渾追古意還爲語樽前風月道栢䑓

 能許使君閒

滑縣

   送李邕之任滑臺

            唐玄宗

 漢家重東郡宛彼白馬津黎庻既繁殖臨之

 勞舊臣逺別𥘉首路今行方及春課最應第

 一良牧爾當仁

   自淇渉黃河

            駱賔王唐文人

 朝從北岸來泊舡河南滸試共野人言深覺

 農夫苦去秋雖薄熟今夏猶未雨耕耘自劬

 勞租稅兼舄鹵園蔬定寥落産業不足數尚

 有獻納心無因見明主

 茲川方悠悠雲沙見前後古塔對河堧長林

 出竒口獨行非吾意東向日已乆憂來誰得

 知且酌樽中酒

 皤皤河濵叟相遇似有恥輟榜𦕅問之荅言

 盡終始一生𨿽貧賤九十年未死且喜對兒

 孫彌慙逺城市結廬黃河曲𡸁釣長河裏溟

 漫望雲海蕭條聴風水𠩄思強飲食永願在

 鄉里萬事吾不知其心只如此

 孟夏桑葉肥曚曚夾長津蠶農有時節田野

 無閑人臨水狎漁翁望山懐𨼆淪誰能去京

 落憔悴對風塵

 南登滑䑓上𨚫望河淇間行𣗳夾流水孤村

 對逺山念茲川路闊羨尓沙鷗閑回憶別離

 䖏獨無音信還

   東郡有懐前哲二首

            李徳𥙿唐宰相封賛皇

               

 河水昔將決衝波溢川潯崢嶸金堤下噴薄

 風雷音投馬災未弭爲魚歎方深惟公執圭

 璧誓與身俱沉誠信不虛發神明冝爾臨湍

 流自此逥咫尺焉能侵逮我守東郡悽然懐

 所欽非我識君面自謂知君心意氣苟相合

 神明無古今登城見遺廟日夕空悲吟右懐王京

 

 宋氏逺江左𧲣狼滿中州楊君守滑臺終古

 𡸁英猷數仞城既毀萬夫心莫留跳身入飛

 鏃免臨霜矛畢命在旗下殭屍橫道周義

 風激河汴壯氣淪山丘嗟爾抱忠烈古來誰

 與儔就烹感漢䇿屈節悲陽秋顔子綴清藻

 鏗然如紫璆徘徊望故壘尚想精䰟逰右懐楊給

 

   送康洗馬歸滑州

            韓君平唐人

 腰佩雕弓漢射聲東歸衘命見𩀱旌青絲玊

 勒康侯馬孟水金堤滑伯城臘雪夜看冝縱

 飲寒蕪晝獵不妨行懐君又隔千山逺別後

 春風百草生

   送馮將軍歸滑臺

            崔峒唐人

 王門別後到滄洲帝里相逢倶白頭自嘆馬

 𡖖常帶疾還嗟李廣不封侯棠梨宮裏瞻龍

 袞細柳營中著虎裘想到滑臺桑葉落黃河

 東注杏園秋

   送周尚書赴滑臺

            張祐唐人

 楚謡𥜗袴整三千喉舌新㤙下九天天角雄

 都分節龯蛟龍舊國罷樓舡崑河巳在兵鈴

 內棠𣗳空留鶴嶺前多病無由酬一顧鄢陵

 千騎去翩翩

   送李明府赴滑州

            唐人

 滑城寒食罷送客歸逺道烏㡌背斜暉青驪

 踏春草酒醒孤燭夜衣冷千山早去事沈尚

 書應憐詞賦好

   送李尚書鎮滑臺

            劉禹鍚唐刺史

 南徐報政入文昌東郡需材別䢖章視草名

 髙同蜀客擁旄年少勝荀郎黃河一曲當城

 下緹騎千重照路傍自古相門還岀相如今

 人望在岩廊

   送李尚書郎君歸覲滑州

            劉禹錫

 鳯雛聮翼羙王孫綵服戎裝擬塞垣金𪔂對

 筵調野膳玉鞭齊騎引行軒氷河一曲旌旗

 滿墨詔千封雨露繁更説務農將罷戰敢持

 歌頌慶晨昏

   題白馬驛

            薛逢唐人

 晚麥芒乾風似秋旅人方作蜀門逰家山漸

 隔梁川逺客路長依漢水𣴑滿眼存亡俱是

 夣百年榮辱盡堪愁胷中憤氣文難遣強指

 豊碑哭武侯

   滑州送人先歸

            劉啇唐人

 河水氷消鴈北飛寒衣未足又春衣自憐漂

 蕩經年客送別千囬獨未歸

   東郡懐古

            龎雲𡖖唐人

 漢家東郡國唐代義成軍日月乾坤裏山河

 𣈆魏分一書褒羙徳九鍚僣殊勲二傑今安

 在西山空白雲

   送挴龍啚任滑州

            王安石宋宰相

 子真家世子雲鄉風釆才華豈昜當回首故

 人多𨼆約致身今日獨輝煌謨明乆合分三

 府治劇𦕅湏試一方從此政成何所報百城

 無事秪耕桑

   送歐陽憲主  城簿二首

            蘇軾宋學士

 白馬津頭春水來白魚猶喜似紅淮使君巳

 復氷堂酒更看重新𦘕舫齋

 風雖驥子見相交白髮蒼顔𥬇我曹讀徧牙

 籖三萬軸𨚫來小邑試牛刀

   賦馴雉

            梅摯

 惠及馴雉狎養可愛爲賦短章以寓謝意

 白馬邑大夫投我以馴雉機神𥘉秀發彩章

 巳明備一飲一啄餘單棲俯㕔戺詢之何𠩄

 來雲獲卯而致前秋鄉道行目逆衰草地恐

 爲物暴傷取之帷䄂置內絮盛以袍嫗伏無

 殞墜逾月始全生巾笥日勤飼留玩越冬春

 勤劬特齋遺常聞太平世櫓巢可俯視又聞

 鳥求獝率由仁化被予幸撫四封雅知君有

 意思同萬室安何敢一身庇勿使學醫媒𠩄

 憂敗其𩔖勿使逰闘塲𠩄懼回於利冝以養

 禽方推爲濟民治獻狀朂吾皇物冝天下遂

 寄語魯太師不徒紀三異

   從軍滑臺

            亡名氏

 碌碌功名安用之更堪心事巧相違秪縁𠦑

 夜此生懶𨚫悟淵明前日非客舎那知春已

 暮東風但見柳花飛瀟湘𠅘下煙波好送我

 何時短艇歸

   和聶之羙重逰東郡

            趙𪔂宋宰相

 躍馬津𠅘未幾何宦逰容昜十年過飄颻空

 似隨𣴑梗寂寞猶如掛壁梭西嶺應餘當日

 翠南湖直減幾分波輸君尚得飛征蓋重向

 東園聽楚歌

   春日寄東郡諸友

            荀侯

 滑臺古鎮掲髙牙主人賢厚賔亦嘉公庭退

 休射堂飲水沉緑李浮甘𤓰清言妙論間恢

 謔𥬇語徃返何諠譁別來汎濫若浮梗塵狀

 俗累稠於麻提鞭傾蓋觸風日慘澁滿眼飛

 埃沙朱門湛湛果深淺門外日擁千餘車閽

 人未肯即通刺指彈手扳景欲斜就令入見

 亦何事氣象渺邈凌丹霞圍棊角智暏勝負

 拙者理與功名賖捨之歸入戶庭隘仰視青

 天如井蛙後簷數尺地荒穢不剪欲令生薺

 花當春寂寂但如此意恐至外逢紛華柰何

 勝交百餘人不可一見如天涯何時更共把

 巵酒側身北望空咨嗟

   白雲茅屋賦

            劉三吾

 大名滑邑周豕故墟漢之東郡唐之義成

 軍也西南三里即瓠子堤宣坊宮在焉北去

 大伾半舎餘西北距善化三山五十里又西

 距太行四十里許至淇泉今成均𥙊酒宋先

 生仲敏先尊大參忠肅公甞搆西𠅘瓠子堤

 上顔以西𨼆仲敏更築草堂其間號白雲茅

 屋

國朝徴詣公車歴官瓊署掌教上庠六舘諸生

 多𠩄造就

皇上益深眷注不容以懸車之年辭僕備貟春

 坊謬䝉推重謂其楚産能楚聲也屬賦其𠩄

 謂白雲茅屋爲之賦曰 白雲之雲茅屋之

 屋吾睇其觸石起經檐宿藹林霏度窓曲因

 風曵曵之來和日烝之燠隨椽疊之鋪

 代瓦層之簇爰乘冬隟之休工豈俟來春

 之播糓不炊而䁔散睛煙不雨而潤囬純束

 任滿地而誰其與歸從養真而自覺不俗匪

 河陽而望入親舎之思匪瀼西而告葉杜陵

 之卜此滑城𨼆君子之𠩄爲得兼二者之清

 致而克顯先世之忠肅也且夫煙霞棲遅𨼆

 者之所甘心而胡獨愛白雲之卷舒廈屋帡

 幪人情之所同欲而胡獨愛茅宇之蕭踈得

 㣲以不堪持贈而僅足吾人之自娯也與又

 㣲以𠩄取索綯而可還結繩之古𥘉也與不

 然以其深可爲家而致詩客之停車興在歸

 赴而爲文翁之剖符與噫是㫮未㑹其趣之

 深而徒得其跡之粗者也南臨瓠子之堤北

 距太行之山宣防黎陽之攬乎其形勝淇水

 泉源之䎹乎其潺湲河𣴑於此乎噴簿林阜

 於此乎囬環宜雲氣之𠩄從岀而仕者之𠩄

 以投閑也觀其原本天漢結在山川度谿縹

 緲從龍宛延或散或聚或斷或連橫亙山腰

 白虹臥地孤飛空際玉馬行天細縈絲絲之

 縷輕騰薄之綿當西𠅘之𠩄在毎欲去而

 仍旋始出岫而何心終抱石以如眠念忠肅

 之在日常供悅於目前既與爲霖而濟旱復

 隨還山而引年慨前脩其巳矣尚白雲其依

 然則有令子象賢肯搆是事謂雲𨿽無心而

 𨼆則先志屋不於雲締剏何義雲而不屋飄

 散無際迺不剞劂因山之材迺不埏埴於茆

 之昜重束縳之加宻塗泥之堅多無八

 九之間寛容數畆之地甕牗前頭之𨳩䋲樞

 太檏之製卷簾而素練斜拖拄笏而爽氣隨

 至香馥兮愽山水沉白紛兮垣墻薛荔

 都迷松徑何許鶴聲不見竹籬唯䎹犬吠於

 是逺謝世氛淨掃塵跡我讀我昜我樂我窮

 河圗洛書究極㸃之數天根月窟徃來六

 六之宮窓前有㸃檢之篇門外從靉靆之封

 此則山人𠩄樂在白雲茅屋之中心倦而休

 意行𠩄在或釆芝術或尋蘭佩橫遮谷口疑

 蒸雨後之晴嵐濃抺山椒驚失曉來之翠黛

 到窮䖏而水源可探看起時而詩情與㑹此

 則山人𠩄樂在白雲茅屋之外方其未葺是

 雲屋也盛年科第故家文獻出宰百里郎星

 耿現心融潘岳之春花滿河陽之縣喜招𨼆

 之賦成諧遂𥘉之始願及其既葺是雲屋也

 飬浩林泉放情丘壑結社漁樵訂盟𤠔靍已

 甘分於退休諒何心於好爵胡束帛之見徴

 違夙昔之素約迺登

金門乃觀我

皇乃承渙渥迺官上庠孔庭兩丁資爾代𥙊生

 徒六舘資爾紀綱𨿽引年之屢慨豈

聖眷之能忘囬首白雲幸蒼狗之未變驚心茅

 屋恐蒼苔之昜荒至是則向之白雲今且出

 而從

九重之飛龍矣向之茅屋今且廓而爲多士之

 棟梁矣念雲屋之乆別𣺌山河之相望

皇心見憫與告還鄉則願於爾白雲以之爲臥

 榻於爾茅屋居之爲墨荘邀四老於橘中㑹

 耆英於雒陽詢徃事於瓠子訪遺跡於宣防

 以此晩境際此時康還得專此西𠅘故𨼆之

 白雲占此秋風不㧞之草堂斯

聖主優容之賜老臣暮景之光走也不敏遂書

 此賦下以寫徴君歸𨼆之兆上以倣天保歸

 羙之章

𨳩州

   囬鑾詩

            宋真宗

 我爲憂民切戎車暫省方征旗明愛日利器

 瑩秋霜銳旅懐忠節群胡竄北方堅氷消巨

 浪輕吹集嘉祥繼好安邉境和同樂小康上

 天𡸁𦔳順囬斾躍龍驤

   澶淵道中

            劉玉監察御史

 急雨𥘉晴不動泥古河新水𣣔平堤過橋騘

 馬翩翩去遶𣗳矯鶯恰恰啼茅屋煙橫炊漸

 熟糓田鋤淨秀將齊清時謬沗觀風使頼有

 豊年入品題

長垣縣

   東征賦

            曹大家漢人

 惟永𥘉之有七𠔃余隨子𠔃東征時孟春之

 吉𠔃選良辰而將行乃舉趾而升輿𠔃夕予

 宿乎偃師遂去故而就新𠔃志愴悢而懐悲

 明發𥌓而不寐𠔃心遅遅而有違酌樽酒以

 弛念𠔃喟抑情而自非諒不登巢而琢蠡𠔃

 得不陳力而相追且從衆而就利方聽天命

 之所歸遵通衢之大道𠔃求捷徑𣣔從誰乃

 遂徃而徂逝𠔃聊逰目而遨䰟歴七邑而觀

 覧𠔃遭鞏縣之多艱望河洛之交流𠔃看成

 臯之旋門既免脫於峻嶮𠔃歴榮陽而過武

 卷食原武之息足宿陽武之桑間渉封丘而

 踐路慕京師而空歎小人性之懐𡈽𠔃自書

 傳而有焉遂進道而少前𠔃得平丘縣名之

 北邉入匡郭而追逺𠔃念夫子之厄勤彼衰

 亂之無道𠔃乃困畏乎聖人悵容與而久駐

 忘日夕而將昏到長垣之境界𠔃察農野之

 居民睹蒲城之丘墟𠔃生荊𣗥之榛榛愓覺

 悟而顧問𠔃想子路之威神衞人嘉其勇𠔃

 訖於今而稱雲蘧氏在城之東南𠔃民亦尚

 其丘墳唯令徳爲不朽𠔃身既沒而名存惟

 經典之所羙𠔃遺道徳與仁賢吳扎稱多君

 子𠔃其言信而有徵役衰㣲而遭患𠔃遂陵

 遅而不興知性命之在天由力行而近仁勉

 仰髙而蹈景盡忠恕而與人好正直而不囬

 𠔃精誠通於神明庻靈祗之鍳照𠔃祐貞良

 而輔信亂曰君子之思必成文𠔃盍各言志

 慕古人𠔃貴賤貧富不可求𠔃正身履道以

 俟時𠔃脩短之運愚智同𠔃靖㳟委命唯吉

 㐫𠔃敬慎無怠思嗛約𠔃清靜少欲思公綽

 𠔃

   謁河內公墓

            胡儼國朝𥙊酒

 結纓不負升堂日厚祿何如負米時自古人

 生㫮有死一抷黃壤令名𡸁

   謁蘧伯玊墓

            胡儼

 衞昔多君子斯人實我師下車存䔍敬寡過

 在知非荒壠一坯𡈽髙情千古思至今伯玉

 里遺俗自熈熈

 

 

 

 

 

 

大名府志卷之十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