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演義/07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民國演義
←上一回 第七十八回 舉副座馮華甫當選 返上海黃克強病終 下一回→


  卻說兩院議員,因接黎總統咨文,商及國務總理問題,當照例投票取決。眾議院議員,已到四百十四人,投票檢視,得四百另七票同意,當然通過復交參議院解決,亦得大多數贊成,於是總揆一席,仍屬段祺瑞接任。所有閣員,除農商總長張國淦,調任黑龍江省長,改由谷鍾秀繼任外,餘均照前列單,咨請兩院追認,兩院也多數通過。內閣一律就緒。孫洪伊、張耀曾,先後蒞京供職,惟唐紹儀一再告辭,始終不至,暫歸財政總長陳錦濤兼理。直至十一月中旬,方特任伍廷芳為外交總長。外省長官,只直隸添一曹錕為督軍,朱家寶專任省長,這且慢表。

  且說民國再造,中外臚歡,轉瞬間已近雙十節,應援照民國元二三年舊例,舉行國慶典禮。民國四年,袁氏曾停止國慶典禮,故本屆舉行,特別提敘。黎總統係軍閥出身,注重武事,先期數日,特諭參謀、陸軍兩部,在南苑舉行閱兵式,其餘一切事件,歸各部籌議云云。各部乃援照元年公佈國慶日大典,除大閱外,如放假休息,懸旗結綵,追祭,賞功,停刑,恤貧,宴會等項,均各照辦。屆期一律舉行,概仿元年故事,毋庸細述。惟賞功一節,係隨時論事,按照目前有功人物,分級酬庸。黎總統以創造民國應推孫、黃為首功,特授孫文大勛位,黃興勛一位。蔡鍔、唐繼堯、陸榮廷、梁啟超、岑春暄,再造民國,各授勛一位。蔭昌、曹錕、劉顯世、王占元、呂公望、柏文蔚、吳俊陞、張敬堯、胡漢民,各授勛二位。新舊並容,似嫌夾雜。羅佩金、戴戡、朱慶瀾、張懷芝、朱家寶、任可澄,陳炳焜、陳樹藩、李根源、李長泰、周文炳、鈕永建、陳炯明,各授勛三位。朱家寶第一稱臣,受此勛位時,曾知愧否?李厚基、孟恩遠、畢桂芳、張廣建、王廷楨、劉存厚、熊克武,各授勛四位。段祺瑞、王士珍、馮國璋,各給一等大綬寶光嘉禾章。唐紹儀、馬安良、曹錕、朱家寶、張作霖、閻錫山、陸榮廷、唐繼堯、楊增新、薑桂題、蔣雁行,各授一等大綬嘉禾章。田文烈、齊耀琳、李純、戚揚,各給二等寶光嘉禾章。蔡鍔、郭宗熙、李根源、羅佩金、任可澄、程克均,各給二等大綬嘉禾章。趙倜、倪嗣衝、劉顯世,各給二等嘉禾章。戴戡、沈銘昌、胡瑞霖、田中玉、潘矩楹、汪步端,各給三等嘉禾章。還有陳錦濤等一班閣員,或給二等寶光嘉禾章,或給二等大綬嘉禾章,或給二等嘉禾章,獨張勛得給二等大綬寶光章。此外如薩鎮冰、徐樹錚、湯化龍、莊蘊寬、董康、周樹模、貢桑諾爾布、孫寶琦、江朝宗等,均給二等嘉禾章,譚延闓等給三等寶光嘉禾章。又頒賞各等文虎章,人數眾多,述不勝述。另有兩令,係撫恤死難諸人,其文云:

    自民國肇興以來,患難相乘,義烈之士,蹈死不悔,糜軀斷脰,前僕後繼,再造玄黃,力回陽九。茲值國慶,宜慰忠魂,著陸軍部查明五年以來死難將士各職名,及其後裔,各議所以撫恤之。此令。

    前中國銀行總裁湯叡等,奔走國事,慘遭海珠之變,著陸軍部查明該次會議與難諸人,從優議恤。此令。

  清室代表世續、載濤,及各國駐京公使,均至總統府祝賀。黎總統各贈給勛章,且授世續勛一位,大家歡聲道謝,無不愜意。自黎總統就任以來,好算這一次是普天同慶,最稱熱鬧了。如此數語,見得極盛難繼。嗣是行政機關,與立法機關,相輔而行,不但國會開議,把重要議案,磋磨了好幾次,就是各直省長官,亦奉政府命令,於十月一日,召集省議會議員,開議各省事宜,內外畢舉,規模備具。惟副總統一席,尚未選定,應該早日補選,當經兩議院提及,借符法制。小子曾就兩議院議事日程,凡關係選舉副總統案,匯錄如下:

  十月十二日,參議院議事日程:

    提議選舉副總統案。(議員藍公武提出。)

    提議請咨眾議院定日期選舉副總統案。(議員宋淵源提出。)

    提議定期組織選舉會選舉副總統案。(議員劉光旭提出。)

  同日眾議院議事日程:

    請依法速行補選副總統案。(議員陳純修等提出。)

    請議定日期,咨行參議院選舉副總統案。(議員覃壽公等提出。)

    請速組織總統選舉會,補選副總統案。(議員仇玉珽等提出。)

    請兩院會合組織總統選舉會補選副總統案。(議員米觀玄等提出。)

  議員呼聲愈高,副總統產出乃速,當時全國人士,私下推測,得合副總統資格,不過寥寥數人。若論起老資格來,要算是段祺瑞、馮國璋,至講到新資格上,要算是岑春暄、唐繼堯。但岑、唐雖有再造民國的功勞,究不敵段、馮兩人的勢力,因此一般輿論,已料得副座當選,非段即馮了。待至十月二十四日,兩院乃聯合開會,續商選舉副總統日期,擇定在十月三十日,當下組織總統選舉會,議決下列各條:

  (一)以憲法會議議場,為總統選舉會會場。

  (二)總統選舉會,以憲法會議議長為主席,以憲法會議副議長為副主席。

  (三)兩院各抽籤八人,為開票檢票發票員。

  (四)開票時准人參觀,參觀人適用旁聽規則。

  (五)另設寫票所,唱名寫票。

  原來民國憲法,未曾議定,此次重開國會,議員視此為重要事件,因即組織憲法會議,逐日籌商。適副總統問題發生,乃即就憲法會議中,作為選舉場。屆期投票,兩院會合,共到七百二十四人。及票已投畢,開篋檢視,馮國璋得五百二十票,最居多數,當即選馮為副總統,由選舉會咨照黎總統算作決定。黎總統電達馮國璋,並仍令兼江蘇督軍。國璋當即就職,直任不辭。望之久了,如何肯辭?於是內自總理,外自督軍,統傳電道賀。小子曾聞馮受任後,電復段總理道:

    段總理鑒:卅電奉悉。國璋自維能力,保障一隅,收效已僅,若重其負荷,勝任亦未易言。謬承兩院公推,竟以此職見屬,邦基再造,國步方平,責望者懷有加無已之心,受寵者切名實難副之懼。所幸密勿經緯,寄之我公,大總統力與其成,國務員相助為理,國璋菲材備位,亦得勉竭庸愚,彼此勖共濟之邁徵,內外本一心相維繫。寰區底定,會有其時,區區所引為榮譽者,固在彼不在此也。遠辱賜賀,悚愧交並,復貢悃忱,尚希垂察!國璋印。

  看官聽著!馮、段兩人都是北洋派的領袖,自從李鴻章總督直隸,創立北洋武備學堂,儲養人材,備作將弁,馮、段統是北洋武備學生,段且遊學德國很有學識。

  至袁世凱練兵小站,多用北洋武備學生為軍官,段與馮均得充選,兩人本是同學,當然沆瀣相投,自是左提右挈,依次積功,相繼擢為統領。馮生長河間,應屬直派,段生長合肥,應屬皖派,只因同學北洋,遂渾稱為北洋派。北方人士,呼段為虎,擬馮為狗,無非以學識上的關係,隱示區別。民國成立,兩人行事,迭見上文,段常在內,馮常在外,感情還算融洽。至袁氏去世,黎氏繼任,定策首功,當推段氏,段亦未免以此自詡,目空一切,且因自己職居總揆,對於副總統一席,亦不甚介意。獨馮氏聯絡長江各省,自植勢力,且與民黨亦晉接周旋,未嘗失好,那民國第二次的副總統,遂由馮氏運動成熟,安然到手,段似反退居人後了。插入此段,為後文馮、段相忌伏筆。

  賀電未終,悲電又起,勛一位陸軍上將黃興,竟於十月三十一日,病歿滬上。當黎黃陂就任時,首先招請孫、黃諸人,出為佐理,黃已於五月上旬,由美利堅東渡,返至上海,曾在虹口東洋旅館,召集同志,秘密會議,誓死不再認袁為總統,願恢復民國《約法》,請黎副總統繼任,重行組織人才內閣。未幾,袁即病死,黎電相邀,黃不欲遽入,仍寓滬待時。到了國慶紀念日,擬與同志會集味蒓園,共申慶祝,早起散步,忽覺耳鳴目眩,支持不住,口鼻中忽噴出熱血,竟致暈僕。長子一歐方侍側,亟忙掖起,立延德醫調治。醫生用藥劑灌入,才得救醒。味蒓園遂不果行。午後,得京師來電,授他勛一位,他卻喟然道:「我奔走革命二十年,也是為國服務,算不得甚麼大功,今黎總統畀我勛位,我難道就此實受麼?」乃就病榻間,口授一歐屬稿,拍電政府,婉詞卻謝。嗣復得中央電復,請勿固辭。越數日,病似漸瘳,又越數日,病復叢起,肝部膨脹,夜不能眠。旋覺皮膚上發現一種黃色,醫士謂膽汁流入血管,頗為難醫。俄而失血不止,至三十日,病勢愈劇。適孫文、唐紹儀均來探視,他已自知不起,便語兩人道:「我與二公交好多年,此番恐要長別了。但不知我死以後,民國前途,究竟如何?看來政海暗潮,迭起未已,距太平日子,尚遠得多哩。二公才望,本出我上,還望極力維持,補我遺憾,我死亦瞑目了。」死不忘國,好算有心人。孫、唐兩人,含淚應諾,更勸慰了數語,隨即告別。越日辰刻,又咯血無算,復招醫士,投服藥水,終不見效。迭延數醫,謂已無可療治,一歐不覺大慟。徐聞榻上有聲道:「人生總有一死,你也不必過哀,且留此一腔熱淚,為同胞哭,才算克強有子了。」言已,喘息不止。延至午後四時,竟爾逝世,享年四十三歲。克強尚有老母,與妻室及二三四諸子,寓居日本長崎,當由一歐電召歸國,一面電訃中央政府,及各省軍民兩長。黎總統即日下令道:

    勛一位陸軍上將黃興,締造共和,首興義族,數冒艱險,卒底於成,功在國家,薄海同矚。乃以積勞遘疾,浸至不起,本大總統患難與共,夙資匡輔,驟聞溘逝,震悼尤深。著派王芝祥前往致祭,特給治喪費二萬圓,所有喪殯事宜,由江蘇省長齊耀琳,就近妥為照料,並交國務院從優議恤,以示篤念殊勛之至意。此令。

  是令下後,江蘇省長齊耀琳,即派員赴滬,襄理喪儀。遠近弔客,不下數千人。到了十一月十日,中央特派員王芝祥,已銜命南來,至黃宅致祭。翌晨,設奠靈前,獻爵禮畢,由司禮官代讀祭文。其詞云:

    維中華民國五年十一月十一日,大總統黎元洪,特遣王芝祥致祭於克強上將之靈前曰:嗚呼!王綱解紐,海水橫飛,國威不振,民命安歸?天挺人豪,乘時而起,奮戈一麾,天日為靡。當其憤激,嚼齒皆空,雲翻陣黑,血染波紅。積二千年,專制餘毒,一旦廓清,還歸敦樸。江漢收功,金陵坐鎮,文雅彬彬,施於有政。天不悔禍,國境再騷,四方豪傑,跂望旌旄。今者告寧,萬邦咸喜,不有元勛,孰臻上理?方期舉國,酬報豐功,云何疢疾,遽殞英雄。八表震驚,空巷走哭,矧在藐躬,夙同茵轂。撫今追昔,悲感百端,臨風隕淚,繞室盤桓。牲帛椒漿,敬奠毅魂,靈爽式昭,永護民國。嗚呼哀哉!尚饗!

  讀畢焚帛,致祭員奠爵告退,孝子匍匐謝賓。這種普通儀制,不必細表。越宿,王芝祥回京復命,誰知京中復接東瀛急電,又聞得一位再造共和的偉人,在日本福崗醫院,也一病身亡了。小子有詩歎道:

    才經湘水賦招魂,日上扶桑倏又昏。

    偏是偉人多短命,人生天道兩難論。

  究竟何人相繼逝世,待至下回再表。


  段合肥之功績,不在倒袁,而在擁黎,黎黃陂之得以安然就職,不生他變者,全由段氏一人之力。厥後更張弊政,統一南方,亦無非段氏所造成。以功績言,副總統一席,應屬段氏無疑,乃偏選出馮河間,豈虎能咥人,而狗尚秉義乎?迨經著書人從中揭出,乃知馮之得選副座,有由來也。民國無論何事,莫不由運動得來。若不運動,就令堯、舜復生,無由為元首,周、孔復出,無由為總揆,其下焉者更不待言矣。若夫創造民國之首功,應推孫、黃兩人,黃克強生平行誼,容有未滿人意之處,但視瀕死時以國家為念,殆學未純而志有足嘉者歟?特志其歿,亦隱寓悼惜之意,錄及祭文,未始非藉此闡揚也。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民國演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