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經注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八 水經注 卷第九
後魏 酈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十

水經注卷九

     後 魏 酈 道  元  撰

  淸水  沁水  淇水

  蕩水  洹水

淸水出河內脩武縣之北黑山

 黑山在縣北白鹿山東淸水所出也上承諸陂散泉

 積以成川南流西南屈瀑布乘巖懸河注壑二十餘

 丈雷赴之聲案赴近刻作撲震動山谷左右石壁層深案近刻脫

 獸跡不交隍中散水霧合視不見底南峰北嶺多

 結禪棲之士東巖西谷又是剎靈之圖竹柏之懷與

 神心妙遠案近刻訛作達仁智之性共山水效深更爲勝處

 也其水歴澗飛流案飛流近刻訛作流飛淸泠洞觀謂之淸水

 矣溪曰瑤溪又曰瑤澗淸水又南案近刻脫淸字與小瑤水

 合水近出西北窮溪案西下近刻衍溪字東南流注淸水案注下近

 刻衍之字清水又東南流呉澤陂水注之水上承呉陂於

 脩武縣故城西北脩武故甯也亦曰南陽矣案南近刻訛作

 馬季長曰晉地自朝歌以北至中山爲東陽朝歌

 以南至軹爲南陽故應劭地理風俗記雲河內殷國

 也周名之為南陽又曰晉始啓南陽今南陽城是也

 秦始皇改曰脩武徐廣王隠竝言始皇改瓚注漢書

 雲案韓非書秦昭王越趙長平案近刻脫趙字西伐脩武時

 秦未兼天下脩武之名久矣余案韓詩外傳言武王

 伐紂勒兵於甯更名甯曰脩武矣魏獻子田大陸還

 卒於甯是也漢高帝八年封都尉魏遫為侯國亦曰

 大脩武有小故稱大小脩武在東漢祖與滕公濟自

 玉門津而㝛小脩武者也大陸即呉澤矣魏土地記

 曰脩武城西北二十里有呉澤水案澤近刻訛作溝陂南北

 二十許里東西三十里案西近刻訛作則西則長明溝入焉

 案近刻訛作蔡溝入焉水有二源北水上承河內野王縣東北

 界溝分枝津為長明溝案近刻訛作為長明溝分枝津東逕雍城南

 寒泉水注之水出雍城西北泉流南注逕雍城西春

 秋僖公二十四年王將以狄伐鄭富辰諫曰雍文之

 昭也京相璠曰今河內山陽西案山上近刻衍出字有故雍城

 又東南注長明溝溝水又東逕射犬城北漢大司馬

 張揚為將楊醜所害眭固殺醜屯此案眭近刻訛作睢下同

 北合袁紹典略曰眭固字白菟或戒固曰將軍字菟

 而此邑名犬菟見犬其勢必驚宜急去固不從案固近刻

 訛作建安四年案近刻訛作興平四年魏太祖斬之於此以

 魏種為河內太守守之沇州叛太祖曰惟種不棄孤

 及走太祖怒曰種不南走越北走胡不汝置也射犬

 平禽之公曰惟其才也釋而用之案惟近刻訛作難長明溝

 水東入石澗案長上近刻衍故字東流蔡溝水入焉水上承州

 縣北白馬溝東分謂之蔡溝案謂近刻訛作為東㑹長明溝

 水又東逕脩武縣之呉亭北東入呉陂次北有茍泉

 水入焉水出山陽縣故脩武城西南同源分派裂為

 二水南為苟泉北則呉瀆二瀆雙導俱東入陂山陽

 縣東北二十五里有陸眞阜南有皇母馬鳴二泉東

 南合注於呉陂也次陸眞阜之東北得覆釡堆堆南

 有三泉相去四五里參差次合案近刻訛作合次南注於陂

 泉在濁鹿城西建安二十五年魏封漢獻帝為山陽

 公濁鹿城即是公所居也陂水之北際澤側有隤城

 案近刻訛作陂澤側有隤地也春秋隠公十一年王以司寇蘇忿生

 之田攢茅隤十二邑與鄭者也案近刻訛作王以攢茅隤十二邑與司寇

 蘇忿生者也京相璠曰河內脩武縣北有故隤城實中今

 世俗謂之皮垣方四百歩實中高八丈際陂北隔水

 十五里俗所謂蘭丘也方二百步西十里又有一丘

 際山案山近刻訛作陂世謂之勑丘方五百步形狀相類疑

 即古攢茅也杜預曰二邑在脩武縣北所未詳也又

 東長泉水注之源出白鹿山東南伏流逕十三里重

 源濬發於鄧城西北案此下近刻又有東南伏流四字係衍文世亦謂之

 重泉水也又逕七賢祠東左右筠篁列植冬夏不變

 貞萋魏步兵挍尉陳留阮籍中散大夫譙國嵇康晉

 司徒河內山濤司徒琅邪王戎黃門郎河內向秀建

 威參軍沛國劉伶始平太守阮咸等同居山陽結自

 得之遊時人號之為竹林七賢案此下近刻有也字向子期所

 謂山陽舊居也後人立廟於其處廟南又有一泉東

 南流注於長泉水郭縁生述征記所云白鹿山東南

 二十五里有嵇公故居以居時有遺竹焉蓋謂此也

 其水又南逕鄧城東名之為鄧瀆又謂之為白屋水

 也昔司馬懿征公孫淵還達白屋即於此也其水又

 東南流逕隤城北又東南歴澤注於陂陂水東流

 近刻訛作泉謂之八光溝而東流注於淸水謂之長淸河

 而東周永豐塢案近刻訛作城有丁公泉發於焦泉之右次

 東得焦泉泉發於天門之左天井固右案近刻訛作石天門

 山石自空狀若門焉廣三丈高兩匹深丈餘更無所

 出世謂之天門也東五百餘步中有石穴西向裁得

 容人案此下近刻有平得二字係衍文東南入徑至天井直上三匹

 有餘扳躡而升至上平東西二百步案東字近刻訛在平字上

 北七百步四面險絶無由升陟矣上有比丘釋僧訓

 精舍寺有十餘僧案有十近刻訛作十有給養難周多出下平

 有志者居之寺左右雜樹疎頒案近刻作挺有一石泉方

 丈餘清水湛然常無増減山居者資以給飲北有石

 室二口舊是隠者念一之所今無人矣泉發於北阜

 南流成溪世謂之焦泉也案近刻脫之字次東得魚鮑泉次

 東得張波泉次東得三淵泉梗河參連案河近刻訛作柯

 㝛相屬是四川在重門城西竝單川南注也重門城

 昔齊王芳為司馬師廢之宮於此即魏志所謂送齊

 王於河內重門者也城在共縣故城西北二十里城

 南有安陽陂次東又得卓水陂次東案次近刻訛作穴有百

 門陂案近刻作北門陂陂方五百步在共縣故城西漢高帝

 八年封盧罷師為共侯案近刻訛作封旅罷師為共嚴侯國即共和之

 故國也共伯既歸帝政逍遙於共山之上山在國北

 所謂共北山也仙者孫登之所處袁彥伯竹林七賢

 傳嵇叔夜嘗採藥山澤遇之於山冬以被髮自覆夏

 則編草為裳彈一絃琴而五聲和其水三川南合謂

 之清川又南逕凡城東司馬彪袁山松郡國志曰共

 縣有凡亭案近刻訛作汎亭周凡伯國春秋隠公七年經書

 王使凡伯來聘是也杜預曰汲郡共縣東南有凡城

 今在西南其水又西南與前四水總為一瀆又謂之

 陶水南流注於清水清水又東周新豐塢又東注也

東北過獲嘉縣北

 漢書稱越相呂嘉反武帝元鼎六年巡行於汲郡中

 鄉得呂嘉首因以為獲嘉縣後漢封侍中馮石為侯

 國縣故城西有漢桂陽太守趙越墓冢北有碑越字

 彥善縣人也累遷桂陽郡五官將尚書僕射遭憂服

 闋守河南尹建寧中卒碑東又有一碑碑北有石柱

 石牛羊虎俱碎淪毀莫記清水又東周新樂城城在

 獲嘉縣故城東北即汲之新中鄉也案之近刻訛作水

又東過汲縣北

 縣故汲郡治晉太康中立城西北有石夾水飛湍濬

 急案此下近刻衍也字人亦謂之磻溪言太公嘗釣於此也

 近刻訛作常城東門北側有太公廟廟前有碑碑雲太公

 望者河內汲人也縣民故㑹稽太守杜宣白令崔瑗

 曰太公本生於汲案本近刻作甫舊居猶存君與高國同宗

 太公載在經傳今臨此國宜正其位以明尊祖之義

 於是國老王喜廷掾鄭篤功曹邠勤等咸曰宜之遂

 立壇祀為之位主城北三十里有太公泉泉上又有

 太公廟廟側高林秀木翹楚競茂相傳雲太公之故

 居也晉太康中范陽盧無忌為汲令立碑於其上太

 公避紂之亂屠隠市朝遯釣魚水何必渭濵然後磻

 溪苟愜神心曲渚則可磻溪之名斯無嫌矣清水又

 東逕故石樑下樑跨水上橋石崩褫餘基尚存清水

 又東與倉水合水出西北方山案近刻訛作上山西有倉谷

 案近刻脫有字谷有倉玉珉石故名焉其水東南流潛行地

 下又東南復出俗謂之雹水東南歴坶野自朝歌以

 南南暨清水土地平衍據臯跨澤悉坶野矣郡國志

 曰朝歌縣南有牧野竹書紀年曰周武王率西夷諸

 侯伐殷敗之於坶野詩所謂坶野洋洋檀車煌煌者

 也有殷大夫比干冢前有石銘題隸雲殷大夫比干

 之墓所記惟此今已中折不知誰所誌也太和中高

 祖孝文皇帝南巡親幸其墳而加弔焉刊石樹碑列

 於墓隧矣雹水又東南入於清水清水又東南逕合

 城南故三㑹亭也以淇淸合河故受名焉淸水又屈

 而南逕鳯皇臺東北案鳯近刻訛作屬南注也

又東入於河

 謂之淸口案近刻訛作河即淇河口也蓋互受其名耳地理

 志曰清河水出內黃縣南無淸水可來所有者惟鍾

 是水耳蓋河徙南注清水瀆移匯流逕絶案匯近刻訛作惟

 餘目尚存案近刻脫此二字故東川有淸河之稱相嗣不斷

 案此下近刻有目尚存故東川六字係衍文重出曹公開白溝遏水北注方

 復故瀆矣

沁水出上黨涅縣謁戾山案涅近刻訛作沮

 沁水即涅水也案涅近刻訛作洎或言出穀遠縣羊頭山世

 靡谷三源奇注逕瀉一隍又南㑹三水歴落出左右

 近溪參差翼注之也

南過穀逺縣東又南過陭氏縣東案陭氏屬上黨猗氏屬河東原本及近刻

陭竝訛作猗注內同今改正

 穀遠縣王莽之穀近也沁水又南逕陭氏縣故城東

 劉聰以詹事魯繇為冀州治此也沁水又南歴陭氏

 關又南與驫驫水合水出東北巨駿山乘高瀉浪觸

 石流響世人因聲以納稱西南流注於沁沁水又南

 與秦川水合水出巨駿山東帶引衆溪積以成川又

 西南逕端氏縣故城東昔韓趙魏分晉遷晉君於端

 氏縣即此是也其水南流入於沁水

又南過陽阿縣東

 沁水南逕陽阿縣故城西魏土地記曰建興郡治陽

 阿縣郡西四十里有沁水南流沁水又南與濩澤水

 合水出濩澤城西白澗嶺下案近刻脫濩字東逕濩澤墨子

 曰舜漁濩澤應劭曰澤在縣西北又東逕濩澤縣故

 城南蓋以澤氏縣也竹書紀年梁惠成王十九年晉

 取𤣥武濩澤者也其水際城東注又東合清淵水水

 出其縣北案縣近刻訛作城東南逕濩澤城東案近刻作經澤城東

 南入於澤水澤水又東得陽泉口水出鹿臺山案水字近

 刻訛在口字上山上有水淵而不流其水東逕陽陵城南即

 陽阿縣之故城也漢高帝七年封卞訢為侯國水歴

 嶕嶢山東案近刻訛作焦燒山東下與黑嶺水合水出西北黑

 嶺下即開隥也其水東南流逕北鄉亭下案鄉近刻訛作卿

 又東南逕陽陵城東南注陽泉水案注近刻訛作逕陽泉水

 又南注濩澤水澤水又東南案此下近刻衍又字有上澗水注

 之水導源西北輔山東逕銅於崖南歴析城山北山

 在濩澤南禹貢所謂砥柱析城至於王屋也山甚高

 峻上平坦下有二泉東濁西清左右不生草木數十

 歩外多細竹其水自山隂東入濩澤水濩澤水又東

 南注於沁水沁水又東南陽阿水左入焉水北出陽

 阿川南流逕建興郡西案近刻訛作而又東南流逕午壁亭

 東而南入山其水沿波潄石案其水二字近刻訛在又東南流句之上

 澗八丈環濤轂轉西南流入於沁水沁水又南五十

 餘里沿流上下步徑裁通案徑近刻訛作逕小竹細筍被於

 山渚䝉蘢茂密奇為翳薈也

又南出山過沁水縣北

 沁水南逕石門案此下近刻衍也字謂之沁口魏土地記曰河

 內郡野王縣西七十里有沁水左逕沁水城西附城

 東南流也案原本此下有南逕石門四字係衍文石門是晉安平獻王

 司馬孚之為魏野王典農中郎將之所造也按其表

 雲臣孚言臣被明詔興河內水利臣既到檢行沁水

 源出銅鞮山案鞮近刻訛作堤屈曲周𢌞水道九百里自太

 行以西王屋以東層巖高峻天時霖雨衆谷走水小

 石漂迸木門朽敗稻田汎濫嵗功不成臣輒按行去

 堰五里以外方石可得數萬餘枚臣以為累方石為

 門案近刻脫累字若天暘旱案暘近刻作亢增堰進水若天霖雨陂

 澤充溢則閉防斷水空渠衍澇足以成河雲雨由人

 經國之謀暫勞永逸聖王所許願陛下特出臣表勅

 大司農府給人工勿使稽延以贊時要臣孚言詔書

 聽許於是夾岸累石結以為門用代木門枋故石門

 舊有枋口之稱矣溉田頃畮之數間二嵗月之功

 二訛舛朱謀㙔雲當作間關事見門側石銘矣水西有孔山山上

 石穴洞開穴內石上有車轍牛跡耆舊傳雲自然成

 著案著近刻訛作者非人功所就也其水南分為二水一水

 南出為朱溝水沁水又逕沁水縣故城北案沁水縣近刻脫水

 蓋藉水以名縣矣春秋之少水也京相璠曰晉地

 矣又雲少水今沁水也沁水又東逕沁水亭北世謂

 之小沁城沁水又東案近刻脫又字右合小沁水水出北山

 臺渟淵南流為臺渟水東南入沁水案東南近刻訛作南東

 水又東倍澗水注之水北出五行之山南流注於沁

 水

又東過野王縣北

 沁水又東邘水注之案邘近刻訛作刋下同水出太行之阜山

 即五行之異名也淮南子曰武王欲築宮於五行之

 山周公曰五行險固德能覆也內貢𮞉矣使吾暴亂

 則伐我難矣君子以為能持滿高誘雲今太行山也

 在河內野王縣西北上黨關詩所謂徒殆野王道傾

 蓋上黨關即此山矣其水南流逕邘城西故邘國也

 城南有邘臺春秋僖公二十四年王將伐鄭富辰諌

 曰邘武之穆也京相璠曰今野王西北三十里有故

 邘城邘臺是也今故城當太行南路道出其中漢武

 帝封李壽為侯國邘水又東南逕孔子廟東廟庭有

 碑魏太和元年孔靈度等以舊宇毀落上求脩復野

 王令范衆愛河內太守元眞刺史咸陽公高允表聞

 立碑於廟治中劉明別駕呂次文案近刻作父主簿向班

 虎荀靈龜以宣尼大聖非碑頌所稱宜立記焉雲仲

 尼傷道不行欲北從趙鞅聞殺鳴鐸案近刻作犢遂旋車

 而反及其後也晉人思之於太行嶺南為之立廟蓋

 往時迴轅處也余按諸子書及史籍之文竝言仲尼

 臨河而歎曰丘之不濟命也夫是非太行迴轅之言

 也碑雲魯國孔氏官於洛陽因居廟下以奉蒸嘗斯

 言是矣案是近刻訛作至蓋孔氏遷山下案氏近刻訛作因追思聖

 祖故立廟存饗耳其猶劉累遷魯立堯祠於山矣非

 謂迴轅於此也邘水東南逕邘亭西京相璠曰又有

 亭在臺西南三十里今是亭在邘城東南七八里蓋

 京氏之謬耳或更有之餘所不詳其水又南流注於

 沁沁水東逕野王縣故城北秦昭王四十四年白起

 攻太行道絶而韓之野王降始皇拔魏東地置東郡

 衛元君自濮陽徙野王案濮近刻訛作漢即此縣也漢高帝

 元年為殷國二年為河內郡案近刻脫郡字王莽之後隊縣

 曰平野矣魏懷州刺史治皇都遷洛案近刻訛作治省州復

 郡水北有華嶽廟廟側有攢柏數百根對郭臨川負

 岡蔭渚青青彌望奇可翫也懷州刺史頓丘李洪之

 之所經構也廟有碑焉是河內郡功曹山陽荀靈龜

 以和平四年天安元年立沁水又東朱溝枝津入

 焉又東與丹水合水出上黨高都縣故城東北阜下

 俗謂之源源水山海經曰沁水之東有林焉名曰丹

 林丹水出焉即斯水矣丹水自源東北流又屈而東

 注左㑹絶水地理志曰高都縣有莞谷丹水所出東

 南入絶水是也絶水出SKchar氏縣西北楊谷故地理志

 曰楊谷絶水所出東南流左㑹長平水水出長平縣

 西北小山東南流逕其縣故城SKchar氏之長平亭也史

 記曰秦使左庶長王齕攻韓取上黨上黨民走趙趙

 軍長平使亷頗為將後遣馬服君之子趙括代之秦

 密使武安君白起攻之括四十萬衆降起起坑之於

 此上黨記曰長平城在郡之南秦壘在城西二軍共

 食流水澗相去五里秦坑趙衆收頭顱築臺於壘中

 因山為臺崔嵬桀起今仍號之曰白起臺城之左右

 沿山亙隰南北五十許里東西二十餘里悉秦趙故

 壘遺壁舊存焉漢武帝元朔二年以封將軍衛靑為

 侯國案近刻脫國字其水東南流注絶水絶水又東南流逕

 SKchar氏縣故城北竹書紀年曰晉烈公元年趙獻子城

 SKchar氏絶水東南與SKchar水㑹水導源縣西北SKchar谷東流

 逕一故城南俗謂之都鄉城又東南逕SKchar氏縣故城

 南案近刻脫縣字世祖建武六年封萬普為侯國而東㑹絶

 水亂流東南入高都縣右入丹水上黨記曰長平城

 在郡南山中丹水出長平北山南流秦坑趙衆流血

 丹川由是俗名為丹水斯為不經矣丹水又東南流

 注于丹谷即劉越石扶風歌所謂丹水者也晉書地

 道記曰縣有太行關丹溪為關之東谷途自此去不

 復由關矣丹水又逕二石人北案人近刻訛作入而各在一

 山角倚相望南為河內北曰上黨二郡以之分境丹

 水又東南歴西巖下巖下有大泉湧發洪流巨輸淵

 深不測蘋藻茭芹案茭近刻訛作冬竟川含緑雖嚴辰肅月

 無變暄萋案無變近刻訛作燕麥丹水又南白水注之水出高

 都縣故城西所謂長平白水也東南流歴天井關地

 理志曰高都縣有天井關蔡邕曰太行山上有天井

 關在井北遂因名焉故劉歆遂初賦曰馳太行之險

 峻入天井之高關太元十五年晉征虜將軍朱序破

 慕容永於太行遣軍至白水去長子百六十裏白水

 又東天井溪水㑹焉水出天井關北流注白水世謂

 之北流泉白水又東南流入丹水謂之白水交丹水

 又東南出山逕鄈城西城在山際俗謂之期城非也

 司馬彪郡國志曰山陽有鄈城京相璠曰河內山陽

 西北六十里有鄈城竹書紀年曰梁惠成王元年趙

 成侯偃韓懿侯若伐我葵即此城也丹水又南屈而

 西轉光溝水出焉丹水又西逕苑鄉城北南屈東轉

 逕其城南東南流注於沁謂之丹口竹書紀年曰晉

 出公五年丹水三日絶不流幽公九年丹水出相反

 擊即此水也沁水又東光溝水注之水首受丹水東

 南流界溝水出焉又南入沁水沁水又東南流逕成

 鄉城北又東逕中都亭南左合界溝水案左近刻訛作又

 上承光溝東南流長明溝水出焉又南逕中都亭西

 而南流注於沁水也

又東過州縣北案州原本及近刻竝訛作周注內故州也同今改正

 縣故州也春秋左傳隠公十有一年周以賜鄭公孫

 段案此三字上有脫文當雲昭公三年晉以州田賜鄭公孫段六國時案此三字誤當作其

 後二韓宣子徙居之有白馬溝水注之水首受白馬

 湖湖一名朱管陂陂上承長明溝湖水東南流逕金

 亭西分為二水一水東出為蔡溝一水南注於沁也

 案注近刻訛作流

又東過懷縣之北案近刻作過邢丘

 韓詩外傳曰武王伐紂到邢丘更名邢丘曰懷春秋

 時赤翟伐晉圍懷是也王莽以為河內故河內郡治

 也舊三河之地矣韋昭曰河南河東河內為三河也

 縣北有沁陽城沁水逕其南而東注也

又東過武德縣南又東南至滎陽縣北東入於河

 沁水於縣南水積為陂通結數湖有朱溝水注之其

 水上承沁水於沁水縣西北自枋口東南流案枋近刻訛作

 奉溝水右出焉又東南流右泄為沙溝水也其水

 又東南於野王城西枝渠左出焉案出近刻訛作水以周城

 溉東逕野王城南又屈逕其城東而北注沁水朱溝

 自枝渠東南逕州城南又東逕懷城南又東逕殷城

 北郭縁生述征記曰河之北岸河內懷縣有殷城或

 謂楚漢之際殷王卬治之案卬近刻訛作卭下同非也余按竹

 書紀年雲秦師伐鄭次於懷城殷案此下近刻重一殷字即是

 城也然則殷之為名久矣案近刻脫則字知非從卬始昔劉

 曜案近刻訛作聰以郭黙為殷州刺史督綠河諸軍事治此

 案督上近刻衍都字朱溝水又東南注於湖湖水右納沙溝水

 水分朱溝南派東南逕安昌城西漢成帝河平四年

 封丞相張禹為侯國今城之東南有古冢時人謂之

 張禹墓余按漢書禹河內軹人徙家蓮勺鴻嘉元年

 禹以老乞骸骨案近刻脫骨字自治冢塋起祠堂於平陵之

 肥牛亭案近刻陵下又有平字衍近延陵奏請之詔為徙亭哀帝

 建平二年薨遂葬於彼此則非也沙溝水又東逕隰

 城北春秋僖公二十五年取大叔於溫殺之於隰城

 是也京相璠曰在懷縣西南又逕殷城西東南流入

 於陂陂水又值武德縣南至滎陽縣北案近刻脫此九字

 南流入於河先儒亦咸謂是溝為濟渠故班固及闞

 駰竝言濟水至武德入河蓋濟水枝瀆條分所在布

 稱亦兼丹水之目矣

淇水出河內隆慮縣西大號山

 山海經曰淇水出沮洳山案洳近刻訛作如水出山側頽波

 漰注衝激橫山山上合下開可減六七十步巨石磥

 砢交積隍澗傾瀾漭盪案漭近刻訛作渀勢同雷轉激水散

 氛曖若霧合又東北沾水注之案沾近刻訛作活下沾臺訛作玷臺

 出壺關縣東沾臺下石壁崇高昂藏隠天泉流發於

 西北隅與金谷水合金谷即沾臺之西溪也東北㑹

 沾水又東流注淇水淇水又逕南羅川又歴三羅城

 北案三原本及近刻竝訛作之考寰宇記其城縣治西北六十里大山中有羅門即山峽陘束之所內

 有南羅中羅北羅三城可證之乃三字之誤東北與女臺水合水發西北

 三女臺下東北流注於淇淇水又東北歴淇陽川

 近刻訛作逕逕石城西北城在原上帶澗枕淇淇水又東

 北西流水注之水出東大嶺下西流逕石樓南在北

 陵石上練垂桀立亭亭極峻其水西流水也又東逕

 馮都壘南世謂之淇陽城在西北三十里淇水又東

 出山分為二水水㑹立石堰案近刻脫一水字遏水以沃白

 溝左為菀水右則淇水自元甫城東南逕朝歌縣北

 竹書紀年晉定公十八年案近刻訛作二十八年淇絶於舊衛

 即此也淇水又東右合泉源水案近刻訛作太和泉源水水有二

 源一水出朝歌城西北東南流案近刻脫流字老人晨將渡

 水而沈吟難濟紂問其故左右曰老者髓不實故晨

 寒也紂乃於此斮脛而視髓也其水南流東屈逕朝

 歌城南晉書地道記曰本沬邑也詩云爰采唐矣沬

 之鄉矣殷王武丁始遷居之為殷都也紂都在禹貢

 冀州大陸之野案禹貢二字近刻訛在紂都上即此矣有糟丘酒池

 之事焉有新聲靡樂號邑朝歌晉灼曰史記樂書紂

 作朝歌之音朝歌者歌不時也故墨子聞之惡而迴

 車不逕其邑論語比考讖曰案近刻訛作論撰考讖曰邑名朝歌

 顔淵不舍七十弟子揜目宰予獨顧由蹙墮車案蹙近刻

 訛作蹷下同宋均曰子路患宰予顧視凶地故以足蹙之

 使墮車也今城內有殷鹿臺紂昔自投於火處也竹

 書紀年曰武王親禽帝受辛於南單之臺遂分天之

 明南單之臺蓋鹿臺之異名也武王以殷之遺民封

 紂子武庚於茲邑分其地為三曰邶鄘衛使管叔蔡

 叔霍叔輔之為三監叛周討平以封康叔為衛箕子

 佯狂自悲故琴操有箕子操逕其墟父母之邦也不

 勝悲作麥秀歌後乃屬晉案此四字近刻訛在有紂之餘風下地居河

 淇之間戰國時皆屬於趙男女淫縱有紂之餘風

 近刻作遺土險多寇案土近刻訛作山漢以虞詡為令朋友以難

 治致弔詡曰不遇盤根錯節何以別利器乎又東與

 左水合謂之馬溝水水出朝歌城北東流南屈逕其

 城東案逕近刻訛作至又東流與美溝合水出朝歌西北大

 嶺下案此即二源之一東流逕駱駝谷案東流近刻訛作更出於中逶

 迆九十曲故俗有美溝之目矣歴十二崿崿流相承

 泉響不斷返水捍注捲復深隍案近刻訛作倦後深隍隍間積

 石千通水穴萬變觀者若思不周賞情乏圖狀矣其

 水東逕朝歌城北案東近刻訛作更又東南流注馬溝水又

 東南注淇水為肥泉也故衛詩曰我思肥泉茲之永

 歎毛注云同出異歸為肥泉爾雅曰歸異出同曰肥

 釋名曰本同出時所浸潤水少案近刻脫水字所歸枝散而

 多案歸下近刻有各字似肥者也犍為舍人曰水異出流行合

 同曰肥今是水異出同歸矣博物志謂之澳水詩云

 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毛雲菉王芻也竹編竹也漢武

 帝塞決河斬淇園之竹木以為用寇恂為河內伐竹

 淇川治矢百餘萬以輸軍資今通望淇川無復此物

 惟王芻編草不異毛興案近刻訛作注又言澳隈也鄭亦不

 以為津源而張司空專以為水流入於淇非所究也

 然斯水即詩所謂泉源之水也案泉源近刻訛作源泉故衛詩

 雲泉源在左淇水在右衛女思歸指以為喻淇水左

 右蓋舉水所入為左右也淇水又南歴枋堰舊淇水

 口案近刻訛作南東流逕黎陽縣界南入河地理志曰淇水

 出共東至黎陽入河溝洫志曰案此下近刻衍在字遮害亭西

 十八里至淇水口是也案近刻脫也字建安九年魏武王

 於水口下大枋木以成堰遏淇水東入白溝以通漕

 運故時人號其處為枋頭是以盧諶征艱賦曰後背

 洪枋巨堰深渠高堤者也自後遂廢魏熙平中復通

 之故渠歴枋城北案枋近刻訛作楊東出今瀆破故堨案近刻作

 其堰悉鐵柱木石參用其故瀆南逕枋城西又南

 分為二水一水南注清水水流上下更相通注河清

 水盛案水有二源至此句清字止舊刻訛在㶟水注內八風谷之緇石也緇字下原本不誤

 入故渠自此始矣一水東流逕枋城南東與菀口合

 菀水上承淇水於元甫城西北自石堰東菀城西

 下近刻衍注字屈逕其城南又東南流歴土軍東北案土軍原本及

 近刻竝訛作五軍考土軍漢書地理志屬西河郡北魏立吐京郡吐京即土軍音聲之轉魏討九原西河

 吐京諸叛部出配郡縣置吐京民於此但魏書作吐京道元猶用土軍字耳得舊石逗

 刻訛作沮故五水分流世號五穴口今惟通並為二水

 刻脫水字一水西注淇水謂之天井溝一水逕土軍東分

 為蓼溝東入白祀陂又南分東入同山陂溉田七十

 餘頃二陂所結即臺隂野矣菀水東南入淇水淇水

 右合㝛胥故瀆瀆受河於頓丘縣遮害亭東黎山西

 北㑹淇水處立石堰遏水令更東北注案令近刻訛作今

 武開白溝因㝛胥故瀆而加其功也故蘇代曰決㝛

 胥之口魏無虛頓丘即指是瀆也淇水又東北流謂

 之白溝逕雍榆城南春秋襄公二十三年叔孫豹救

 晉次於雍榆者也案榆下近刻衍城字淇水又北逕其城東

 刻脫又北二字東北逕同山東又東北逕帝嚳冢西案又字下近刻

 有北逕其城東五字係衍文世謂之頓丘臺非也皇覽曰帝嚳冢

 在東郡濮陽頓丘城南臺隂野中者也又北逕白祀

 山東歴廣陽里逕顓頊冢西俗謂之殷王陵非也帝

 王世紀曰顓頊葬東郡頓丘城南廣陽里大冢者是

 也淇水又北屈而西轉逕頓丘北故闞駰雲頓丘在

 淇水南案此下近刻有又屈逕頓丘西六字係訛舛衍文爾雅曰山一成謂

 之頓丘釋名謂一頓而成丘無高下小大之殺也詩

 所謂送子涉淇至於頓丘者也魏徙九原西河土軍

 諸胡案土軍原本及近刻竝訛作出軍係後人所改置土軍於丘側案此土軍原本

 及近刻竝訛作五軍下同故其名亦曰土軍也案此上八十一字近刻訛在前淇水

 又東之下右合泉源水之上又屈逕頓丘縣故城西案又屈二字近刻訛在上

 頓丘在淇水南下古文尚書以為觀地矣蓋太康弟五君之

 號曰五觀者也竹書紀年晉定公三十一年城頓丘

 皇覽曰頓丘者城門名頓丘道世謂之殷皆非也蓋

 因丘而為名故曰頓丘矣淇水東北逕枉人山東牽

 城西案枉近刻訛作柱春秋左傳定公十四年公㑹齊侯衛

 侯於牽者也杜預曰黎陽東北有牽城即此城矣淇

 水又東北逕石柱岡東北注矣

東過內黃縣南為白溝

 淇水又東北逕並陽城西世謂之辟陽城非也即郡

 國志所謂內黃縣有並陽聚者也白溝又北左合蕩

 水案近刻訛作陽水又東北流逕內黃縣故城南縣右對黃

 澤郡國志曰縣有黃澤者也案近刻脫也字地理風俗記曰

 陳留有外黃故加內史記曰趙亷頗伐魏取黃即此

 縣

屈從縣東北與洹水合

 白溝自縣北逕戲陽城東世謂之羛陽聚案近刻訛作義陽郭

 春秋昭公十年晉荀盈如齊逆女還卒戲陽是也白

 溝又北逕高城亭東洹水從西南來注之又北逕問

 亭東即魏界也魏縣故城案近刻脫魏字縣故城三字訛在應劭曰下

 劭曰魏武侯之別都也城內有武侯臺王莽之魏城

 亭也左與新河合洹水枝流也白溝又東北逕銅馬

 城西蓋光武征銅馬所築也故城得其名矣白溝又

 東北逕羅勒城東又東北漳水注之謂之利漕口

 建安十八年鑿渠引漳水入白溝以通河是也自下清漳白溝淇河鹹得

 通稱也

又東北過館陶縣北又東北過清淵縣西

 白溝水又東北逕趙城西又北阿難河出焉蓋魏將

 阿難所導以利衡瀆遂有阿難之稱矣案遂近刻訛作首

 溝又東北逕空陵城西又北逕喬亭城西東去館陶

 縣故城十五里縣即春秋所謂冠氏也魏陽平郡治

 也其水又屈逕其縣北又東北逕平恩縣故城東地

 理風俗記曰縣故館陶之別鄉也漢宣帝地節三年

 置案近刻訛作元康三年以封后父許伯為侯國地理志王莽

 之延平縣矣其水又東過清淵縣故城西案其水近刻訛作淇

 水下又歴縣之西北為淸淵故縣有淸淵之名矣世

 謂之魚池城非也其水又東北逕榆陽城北漢武帝

 案近刻訛作昭帝封太常江德為侯國文穎曰邑在魏郡淸

 淵世謂之淸淵城非也

又東北過廣宗縣東為淸河

 淸河東北逕廣宗縣故城南和帝永元五年案和帝近刻訛

 作順封皇太子萬年為王國田融言趙立建興郡於

 城內置臨淸縣於水東自趙石始也淸河之右有李

 雲墓雲字行祖甘陵人好學善隂陽舉孝亷遷白馬

 令中常侍單超等立掖庭民女亳氏為後後家封者

 四人賞賜巨萬雲上書移副三府曰案副近刻訛作列孔子

 雲帝者諦也今尺一拜用不經御省案近刻訛作者是帝欲

 不諦乎帝怒下獄殺之後冀州刺史賈琮使行部過

 祠雲墓刻石表之今石柱尚存俗猶謂之李氏石柱

 淸河又東北逕界城亭東水上有大梁謂之界城橋

 英雄記曰公孫瓚擊靑州黃巾賊大破之還屯廣宗

 袁本初自往征瓚合戰於界橋南二十里紹將麴義

 案麴近刻作鞠破瓚於界城橋斬瓚冀州刺史嚴綱又破瓚

 殿兵於橋上即此梁也世謂之鬲城橋蓋傳呼失實

 矣淸河又東北逕信鄉西地理風俗記曰甘陵西北

 十七里有信鄉故縣也淸河又北逕信成縣故城西

 應劭曰甘陵西北五十里有信成亭故縣也趙置水

 東縣於此城故亦曰水東城淸河又東北逕淸陽縣

 故城西漢高祖置淸河郡治此景帝中三年案此五字近刻

 訛作中元三年景帝六字封皇子乘為王國王莽之平河也案平河近

 刻訛作河平漢光武建武二年西河鮮于冀為淸河太守

 作公𪠘未就而亡後守趙高計功用二百萬五官黃

 秉功曹劉適言四百萬錢於是冀乃鬼見白日道從

 入府與高及秉等對共計校定為適秉所割匿冀乃

 書表自理其略言高貴不尚節畮壟之夫而箕踞遺

 類研密失機婢妾其性媚世求顯偷竊很鄙有辱天

 官案近刻訛作偷竊銀艾鄙辱天官易譏負乘誠高之謂臣不勝鬼

 言謹因千里驛聞付高上之便西北去三十里車馬

 皆滅不復見秉等皆伏地物故高以狀聞詔下還冀

 西河田宅妻子焉兼為差代以弭幽中之訟案弭近刻訛作

 漢桓帝建和三年案近刻訛作延和元年改淸河為甘陵王

 國以王妖言徙其年立甘陵郡治此焉

又東北過東武城縣西

 淸河又東北逕陵鄉西應劭曰東武城西南七十里

 有陵鄉故縣也後漢封太僕梁松為侯國故世謂之

 梁侯城遂立侯城縣治也淸河又東北逕東武城縣

 故城西案故字近刻訛在縣字上史記趙公子勝號平原君以解

 邯鄲之功受封於此定襄有武城故加東矣淸河又

 東北逕復陽縣故城西漢高祖七年封右司馬陳胥

 為侯國王莽更名之曰樂嵗地理風俗記曰東武城

 西北三十里有復陽亭故縣也世名之曰檻城非也

 淸河又東北流案淸河下近刻有水字逕棗彊縣故城西史記

 建元以來王子侯者年表雲漢武帝元朔二年封廣

 川惠王子晏為侯國也應劭地理風俗記曰東武城

 縣西北五十里案近刻脫縣字有棗彊城故縣也

又北過廣川縣東

 淸河北逕廣川縣故城南案河近刻訛作水闞駰曰縣中有

 長河為流案近刻脫中字故曰廣川也水側有羌壘姚氏之

 故居也今廣川縣治淸河又東北逕歴縣故城南地

 理志信都之屬縣也王莽更名曰歴寧也應劭曰廣

 川縣西北三十里有歴城亭故縣也今亭在縣東如

 北案近刻訛作如此水濟尚謂之為歴口渡也

 又東過脩縣南又東北過東光縣西

 淸河又東北左與張甲屯絳故瀆合阻深堤高鄣無

 復有水矣又逕脩縣故城南屈逕其城東脩音條王

 莽更名之曰脩治案近刻訛作治脩郡國志曰故屬信都淸

 河又東北左與橫漳枝津故瀆合案橫近刻訛作黃又東北

 逕脩國故城東漢文帝封周亞夫為侯國故世謂之

 北脩城也淸河又東北逕邸閣城東城臨側淸河晉

 脩縣治城內有縣長魯國孔明碑淸河又東至東光

 縣西南逕胡蘇亭地理志東光有胡蘇亭者也案近刻脫

 地理志東光有胡蘇亭九字及也字世謂之羌城非也又東北右㑹大

 河故瀆又逕東光縣故城西後漢封耿純為侯國初

 平二年黃巾三十萬人入渤海案近刻作北海公孫瓚破之

 於東光界追奔是水斬首三萬流血丹水即是水也

又東北過南皮縣西

 淸河又東北無棣溝出焉東逕南皮縣故城南又東

 逕樂亭北地理志之臨樂縣故城也王莽更名樂亭

 晉書地道志太康地記樂陵國有新樂縣即此城矣

 又東逕新鄉城北即地理志高樂故城也王莽更之

 曰為鄉矣無棣溝又東分為二瀆無棣溝又東逕樂

 陵郡北案逕下近刻有於字又東屈而北出又東轉逕苑鄉縣

 故城南案近刻訛作逕宛鄉故城南又東南逕高成縣故城南

 成近刻作髙城與枝瀆合枝瀆上承無棣溝案近刻脫枝字瀆訛作溝

 逕樂陵郡西又東南逕千童縣故城東史記建元以

 來王子侯者年表曰故重也一作千鍾漢武帝元朔

 四年封河間獻王子劉隂為侯國應劭曰漢靈帝改

 曰饒安也滄州治枝瀆又南東屈東北注無棣溝無

 棣溝又東北逕一故城北世謂之功城也又東北逕

 鹽山東北入海春秋僖公四年案近刻脫此二字齊楚之盟

 於召陵也管仲曰昔召康公賜命先君太公履案賜近刻

 北至於無棣蓋四履之所也京相璠曰舊説無棣

 在遼西孤竹縣二説參差未知所定然管仲以責楚

 無棣在此方之爲近既世傳已久案近刻訛作以文且以聞

 見書之淸河又東北逕南皮縣故城西十三州志曰

 章武有北皮亭故此曰南皮也王莽之迎河亭案迎近刻

 訛作史記惠景侯者年表雲漢景帝後七年案近刻訛作文

 帝後元年中封孝文後兄子彭祖爲侯國建安中魏武擒

 袁譚於此城也清河又北逕北皮城東案近刻脫北字左㑹

 滹沱別河故瀆案近刻訛作左㑹譚地別瀆謂之合口案近刻脫口字

 謂之合城也案城謂近刻訛作故謂地理風俗記曰南皮城北

 五十里有北皮城即是城矣案近刻脫此四字作有北皮城也

又東北過浮陽縣西案過近刻訛作逕

 淸河東北流案近刻脫情字流字浮水故瀆出焉按史記趙之

 南界有浮水焉浮水在南而此有浮陽之稱者蓋浮

 水出入津流同逆混並淸漳二瀆河之舊道浮水故

 跡又自斯別是縣有浮陽之名也案浮陽近刻訛作浮水首受

 淸河於縣界東北逕高成縣之苑鄉城北案髙成近刻訛作高

 城苑訛作宛又東逕章武縣之故城北案近刻脫北字漢景帝後

 七年封孝文後弟竇廣國為侯國王莽更名桓章晉

 太始中立章武郡治此浮水故瀆又東逕篋山北魏

 土地記曰高成東北五十里有篋山長七里浮瀆又

 東北逕栁縣故城南漢武帝元朔四年封齊孝王子

 劉陽為侯國地理風俗記曰高成縣東北五十里有

 柳亭故縣也世謂之辟亭非也浮瀆又東北逕漢武

 帝望海臺又東注於海應劭曰浮陽縣案近刻脫陽字浮水

 所出入海朝夕往來日再案朝夕近刻作潮汐今溝無復有水

 也淸河又北分為二瀆枝分東出又謂之浮瀆淸河

 又北逕浮陽縣故城西案近刻脫縣字王莽之浮城也建武

 十五年更封驍騎將軍平鄉侯劉歆為侯國案近刻脫驍字

 浮陽郡治又東北滹沱別瀆注焉謂之合口也案口近刻

 訛作

又東北過濊邑北

 濊水出焉案濊水詳濁漳水注內

又東北過鄉邑南

 淸河又東分爲二水枝津右出焉東逕漢武帝故臺

 北魏土地記曰案魏下近刻衍氏字章武縣東百里有武帝臺

 南北有二臺相去六十里基高六十丈俗雲漢武帝

 東巡海上所築又東注於海淸河又東北逕紵姑邑

 南俗謂之新城非也

又東北過窮河邑南案過近刻訛作逕

 淸河又東北逕窮河邑南俗謂之三女城非也東北

 至泉州縣北入滹沱案州近刻訛作周水經曰笥溝東南至

 泉州縣與淸河合自下爲派河尾也案原本訛作水經曰笥簿泉周

 縣東南與淸河合者自下為清河下邑也近刻曰又訛作白自又訛作目考沽河經文雲又東南至雍奴

 縣西為笥溝又東南至泉州縣與淸河合東入於海淸河者派河尾也今據以訂此文之舛誤又東

 泉州渠出焉案近刻渠訛作泉泉州渠詳鮑丘水注內

又東北過漂榆邑入於海

 淸河又東逕漂榆邑故城南俗謂之角飛城趙記雲

 石勒使王述煮鹽於角飛即城異名矣魏土地記曰

 高城縣東北百里北盡漂榆東臨巨海民咸煮海水

 藉鹽為業即此城也淸河自是入於海

蕩水出河內蕩隂縣西山東

 蕩水出縣西石尚山泉流逕其縣故城南縣因水以

 取名也晉伐成都王穎敗帝於是水之南盧綝四王

 起事曰案綝近刻訛作林惠帝征成都王穎戰敗時舉輦司

 馬八人輦猶在肩上軍人競就殺舉輦者乘輿頓地

 帝傷三矢百僚奔散唯侍中嵇紹扶帝士將兵之帝

 曰吾吏也勿害之衆曰受太弟命惟不犯陛下一人

 耳遂斬之血汙帝袂將洗之帝曰嵇侍中血勿洗也

 此則嵇延祖殞命之所

又東北至內黃縣入於黃澤

 羑水出蕩隂西北韓大牛泉地理志曰縣之西山羑

 水所出也羑水又東逕韓附壁北又東流逕羑城北

 故羑里也史記音義曰牖里在蕩隂縣廣雅牖獄犴

 也案近刻訛作廣雅稱獄扞也夏曰夏臺殷曰羑里周曰囹圄皆

 圜土昔殷紂納崇侯虎之言囚西伯於此散宜生南

 宮括見文王乃演易用明否泰始終之義焉羑城北

 水積成淵方十餘步深一丈餘東至內黃與防水㑹

 水出西山馬頭澗東逕防城北盧諶征艱賦所謂越

 防者也其水東南流注於羑水又東歴黃澤入蕩水

 地理志曰羑水至內黃入蕩者也蕩水又東與長沙

 溝水合其水導源黑山北谷案黑近刻訛作里東流逕晉鄙

 故壘北謂之晉鄙城名之為魏將城昔魏公子無忌

 矯奪晉鄙軍於是處故班叔皮遊居賦曰過蕩隂而

 弔晉鄙責公子之不臣者也其水又東案其近刻訛作淇

 之宜師溝又東逕蕩隂縣南又東逕枉人山案枉近刻訛作

 東北至內黃縣案近刻訛作澤右入蕩水亦謂之黃雀溝

 是水秋夏則泛春冬則耗蕩水又逕內黃城南案近刻脫

 陳留有外黃故稱內也東注白溝

洹水出上黨SKchar氏縣

 水出洹山山在長子縣也

東過隆慮縣北

 縣北有隆慮山昔帛仲理之所遊神也縣因山以取

 名漢高帝六年封周竈為侯國應劭曰殤帝曰隆故

 改從林也縣有黃華水案近刻脫華字下同出於神囷之山黃

 華谷北崖上案近刻脫上字山高十七里水出木門帶帶即

 山之第三級也去地七里懸水東南注壑直瀉巖下

 狀若雞翹故謂之雞翹洪蓋亦天台赤城之流也

 刻脫之字其水東流至谷口潛入地下東北十里復出名

 柳渚渚周四五里是黃華水重源再發也東流葦泉

 水注之水出林慮山北澤中案山近刻訛作川東南流與雙

 泉合水出魯般門東下流入葦泉水葦泉水又東南

 流注黃華水謂之陵陽水又東入於洹水也

又東北出山過鄴縣南案過近刻訛作逕

 洹水出山東逕殷墟北案東近刻訛作連竹書紀年曰盤庚

 即位自奄遷於北䝉曰殷案北蒙近刻訛作此遂昔者項羽與

 章邯盟於此地矣洹水又東枝津出焉東北流逕鄴

 城南謂之新河又東分為二水一水北逕東明觀下

 案近刻脫一水二字昔慕容雋夢石虎齧其臂寤而惡之購求

 其屍而莫之知案近刻訛作莫知之後宮嬖妾言虎葬東明觀

 下於是掘焉下度三泉得其棺剖棺出屍屍僵不腐

 雋罵之曰死胡安敢夢生天子也使御史中尉陽約

 案陽近刻作楊數其罪而鞭之此蓋虎始葬處也又北逕建

 春門石樑不高大治石工密舊橋首夾建兩石柱螭

 矩趺勒甚佳案矩近刻訛作短乘輿南幸以其作制華妙致

 之平城東側西闕北對射堂緑水平潭碧林側浦可

 遊憩矣案側浦近刻訛作浦側憩訛作意其水西逕魏武𤣥武故苑

 案近刻其水下有際其二字係衍文苑舊有𤣥武池以肄舟楫有魚梁

 釣臺竹木灌叢今池林絶滅略無遺跡矣其水西流

 注於漳南水東北逕女亭城北又東北逕高陵城南

 東合坰溝又東逕鸕鷀陂北與台陂水合陂東西三

 十里南北案此下有脫文下雲注白溝河溝上承洹水亦訛脫不可考注白溝河

 溝上承洹水北絶新河北逕高陵城東又北逕斥丘

 縣故城西縣南角有斥丘蓋因丘以氏縣故乾侯矣

 春秋經書昭公二十八年公如晉次於乾侯也漢高

 帝六年封唐厲為侯國王莽之利丘矣又屈逕其城

 北案近刻訛作北城東北流注於白溝洹水自鄴東逕安陽

 縣故城北徐廣晉紀曰石遵自李城北入斬張豺於

 安陽是也案近刻李訛作孚豺訛作豹魏土地記曰鄴城南四十

 里有安陽城城北有洹水東流者也洹水又東至長

 樂縣左則枝溝出焉案近刻訛作側則溝出焉洹水又東逕長樂

 縣故城南按晉書地理志曰魏郡有長樂縣也

又東過內黃縣北東入於白溝

 洹水逕內黃縣北東流注於白溝世謂之洹口也

 近刻訛作水許愼説文呂忱字林竝雲洹水出晉魯之間

 昔聲伯夢涉洹水或與已瓊瑰而食之案已近刻訛作其

 而又為瓊瑰盈其懷矣案為近刻訛作與從而歌曰濟洹之

 水贈我以瓊瑰歸乎歸乎瓊瑰盈吾懷乎後言之之

 暮而卒案近刻脫之字即是水也










水經注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