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典/卷0525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五千二百四十九 永樂大典
卷之五千二百五十一
卷之五千二百五十二 

永樂大典卷之五千二百五十一 十三蕭

  遼天祚九主年譜

天祚皇帝遼史天祚皇帝。諱延禧。字延寧。小字阿果。道宗之孫。父順宗大孝順聖皇帝。母貞順皇后蕭氏。大康元年

生。六歲封梁王。加守太尉。兼中書令。後三年。進封燕國王。大安七年。總北南院樞宻使事。加尚書令。為天下兵馬大元帥。壽隆七年正月甲戌。道宗

崩。奉遺詔即皇帝位於柩前。群臣上尊號。曰天祚皇帝。二月壬辰朔。改元乾統。大赦。詔為耶律乙辛所誣䧟者。復其官爵。籍沒者。出之。流放者。還之

乙未。遣使告哀於宋。及西夏。高麗。乙巳。以北府宰相蕭兀納。為遼興軍節度使。加守大傅。三月丁卯。詔有司以張孝傑家屬。分賜群臣。甲戌。召僧法

順。放戒於內庭。夏四月早。六月庚寅朔。如慶州。甲午。宋遣王潛等來弔祭丙申。高麗。夏國。各遣使慰奠。戊戌。以南府宰相斡特刺。兼南院樞宻使。庚

子。追謚懿德皇后為宣懿皇后。壬寅。以宋魏國王和魯斡。爲天下兵馬大元帥。乙巳。以北平郡王淳。進封鄭王。丁未。北院樞宻使耶律阿思加于越。

辛亥。葬仁聖大孝文皇帝。宣懿皇后於慶陵。秋七月癸亥。阻卜鐵驪來貢。八月甲寅。謁慶陵。九月壬申。謁懷陵。乙亥。駐蹕藕絲淀。冬十月壬辰。謁乾

陵。甲辰。上皇考昭懷太子。謚曰。大孝順聖皇帝。廟號順宗。皇妣曰貞順皇後。十二月戊子。以樞宻副使張琳。知樞宻院事。翰林學士張舉珪。參知政

事。兼同知樞宻院事。癸巳。宋遣黃實來賀即位。丁酉。高麗。夏國。並遣使來賀。乙巳。詔先朝已行事。不得陳告。初以楊割為生女直部節度使其俗呼

為太師。是歲楊割死。傳於兄之子烏雅束束死。其弟阿骨打襲。二年春。正月如鴨子河。二月辛卯。如春州。三月大寒。冰復合。夏四月辛亥。詔誅乙

辛黨。徙其子孫於邊。發乙辛得里特之墓。剖棺戮屍。以其家屬分賜被殺之家。五月乙丑。斡特刺。獻耶睹刮等部捷。六月壬辰。以雨罷獵。駐蹕散水

原。丙午。夏國王李乾順。復遣使請尚公主。丁未。南院大王陳家奴。致任。壬子。李乾順為宋所攻遣李造福。田若水。求援。閏月庚申策賢良。壬申。降惠

妃為庶人。秋七月。獵黑嶺。以霖雨。給獵人馬。阻卜來侵。斡特刺等戰敗之。冬十月乙卯。蕭海里叛。劫乾州武庫器日。命北面林牙郝家奴。捕之。蕭海

里。亡入陪術水阿典部。丙寅。以南府宰相耶律斡特刺。為北院樞宻使。參知政事。牛溫舒知南院樞宻使事。十一月乙未。郝家奴以不獲蕭海里。免官。

壬寅。以上京留守耶律慎思。為北院樞宻副使。有司請以帝生日為天與節。 三年春。正月辛巳朔。如混同江。女直函蕭海里。首遣使來獻。戊申如

春州。二月庚午。以武清縣大水。弛其陂澤之禁。夏五月戊子。以獵人多亡。嚴立科禁。乙巳。清暑赤勒嶺。丙午。謁慶陵。六月辛酉。夏國王李乾順復遣

使請尚公主。秋七月。中京雨雹傷稼。冬十月甲辰。如中京。己未吐蕃遣使來貢。庚申。夏國復遣使求援。己巳。有事於觀德殿。十一月丙申。文武百官

加上尊號。曰惠文智武聖孝天祚皇帝。大赦。以宋魏國王和魯斡。為皇大叔。梁王撻魯。進封燕國王。鄭王淳。為東京留守。進封越國王。百官各進一

階。丁酉。以愓隠耶律何魯掃古。爲南院大王。戊戌。以受尊號告廟。乙巳。謁太祖廟。追尊太祖之高祖。曰昭烈皇帝。廟號肅祖。妣曰昭烈皇后。曹祖曰

莊敬皇帝。廟號懿祖。妣曰莊敬皇后。召監修國史耶律儼。繤太祖諸帝實録。十二月戊申。如藕絲淀。是年。放進士馬恭回等。百三人。 四年春。正月

戊子。幸魚兒濼。壬寅。獵木嶺。癸卯。燕國王撻魯薨。二月丁丑。鼻骨德遣使來貢。夏六月甲辰。駐蹕旺園崖。甲寅。夏國遣李造福。田若水。求援。癸亥。吐

蕃遣使來貢。秋七月。南京蝗。庚辰。獵南山。癸未。以西北路招討使蕭得里底。北院樞宻副使耶律慎思。並知北院樞宻使事。辛卯。以同知南院樞宻

使事。蕭敵里爲西北路招討使。冬十月己酉。鳳凰見於漷陰。己未。幸南京。十一月乙亥。御迎月樓。賜貧民錢。十二月辛丑。以張琳爲南府宰相。 五

年春。正月乙亥。夏國遣李造福等來求援。且乞伐宋。庚寅以遼與軍節度使蕭常哥。爲北府宰相。丁酉。遣樞宻直學士高端禮等。諷宋罷伐夏兵。二

月癸卯。微行視民疾苦。丙午。幸鴛鴦濼。三月壬申。以族女南仙。封成安公主。下嫁夏國王李乾順。夏四月甲申。射虎炭山。五月癸卯。清暑南崖。壬子。

宋遣曾孝廣。王戩。報聘。六月甲戌。夏國遣使來謝。及貢方物。己丑。幸候里吉。秋七月。謁慶陵。九月辛亥。駐蹕藕絲淀。乙卯。謁乾陵。冬十一月戊戌。禁

商賈之家。應進士舉。丙辰。高麗三韓國公王顒。薨。子俁遣使來告。十二月己巳。夏國復遣李造福。田若水。求援。癸酉。宋遣林洙。來議與夏約和。 六

年春。正月辛丑。遣知北院樞宻使蕭得里底。知南院樞宻使事。牛溫舒使宋。諷歸所使夏地。夏五月。清暑散水原。六月辛巳。夏國遣李造福等。來謝。

秋七月癸巳。阻卜來貢。甲午。如黑嶺。庚子。獵鹿角山。冬十月乙亥。宋與夏通好。遣劉正符。曹穆來告。庚辰。以皇太叔南京留守和魯斡。兼愓隠。東京

留守越國王淳。爲南府宰相。十一月乙未。以謝家奴。爲南院大王。為奴。為奚六部大王。丙申。行柴周禮。戊戌。大赦。以和魯斡。爲義和仁聖皇太叔。越

國王淳。進封魏國王。封皇子敖盧斡。爲晉王。習泥烈。爲饒樂郡王。己亥。謁太祖廟。甲辰。祠木葉山。十二月己巳。封耶律儼為漆水郡王。餘官進爵有

差。七年。春正月。鈎魚於鴨子河。二月。駐蹕大魚濼。夏六月。次散水原。秋七月。如黑嶺。冬十月。謁乾陵。獵醫巫閭山。是年放進士李石等百人。 八

年。春正月。如春州。夏四月丙申。封高麗王俁。爲三韓國公。贈其父顒。爲高麗國王。五月。清暑散水原。六月壬辰。西北路招討使蕭敵里。率諸蕃來朝。

丙申。射柳祈雨。壬寅。夏國王李乾順。以成安公主生子。遣使來告。丁未。如黑嶺。秋七月戊辰。以雨罷獵。冬十二月己卯。高麗遣使來謝。九年春。正

月丙午朔。如鴨子河。二月。如春州。三月戊午。夏國以宋不歸地。遣使來告。夏四月壬午。五國部來貢。六月乙亥。清暑特禮嶺。秋七月。隕霜傷稼。甲寅。

獵於候里吉。八月丁酉。雪。罷獵。冬十月癸酉。望祠木業山。丁丑。詔免今年租稅。十二月甲申。高麗遣使來貢。是年放進士劉楨等九十人。 十年春

正月辛丑。預行立春禮。如鴨子河。二月庚午朔。駐蹕大魚濼。夏四月丙子。五國部長來貢。丙戌預行再生禮。癸巳。獵於北山。六月甲戌。清暑玉丘。癸

未。夏國遣李造福等來貢。甲午。阻卜來貢。秋七月辛丑。謁慶陵。閏月辛亥。謁懷陵。己未。謁祖陵。壬戌。皇太叔和魯斡。薨。九月甲戌。免重九節禮。冬十

月。駐蹕藕絲淀。十二月己酉。改明年元。是歲大饑。天慶元年。春正月。鈎魚於鴨子河。二月如春州。三月乙亥。五國部長來貢。夏五月。清暑散水原。

秋七月。獵。冬十月。駐蹕藉絲淀。二年春。正月己未朔。如鴨子河。丁丑。五國部長來貢。二月丁酉。如春州。幸混同江鈎。魚。界外生女直酋長。在千里

內者。以故事皆來朝適遇頭魚宴。酒半酣。上臨軒。命諸酋次第起舞。獨阿骨打。辭以不能。諭之再三。終不從。他日上宻謂樞宻使蕭奉先曰。前日之

燕。阿骨打意氣雄豪。顧視不常可托以邊事誅之。否則必貽後患。奉先曰。麄人不知禮義。無大過而殺之。恐傷向化之心。假有異志。又何能為。其弟

吳乞買。粘罕。胡舍等。嘗從獵。能呼鹿。刺虎。摶熊。上喜。輙加官爵。夏六月庚寅。清暑南崖。甲午。和州回鶻來貢。戊戌。成安公主來朝。甲辰。阻卜來貢。秋

七月乙丑。獵南山。九月己未。射獲熊。燕群臣。上親御琵琶。初阿骨打混同江宴歸。疑上知其異志。遂稱兵先併旁近部族。女直趙三。阿鶻産拒之。阿

骨打虜其家屬二人。走訢咸州。詳穩司送北樞宻院。樞宻使蕭奉先作常事以聞。上仍送咸州詰。責欲使自新。後數召阿骨打竟稱疾不至。冬十月

卒亥。高麗三韓國公王俁之母死。來告。即遣使致祭起復。是月。駐蹕奉聖州。十一月乙卯。幸南京。丁卯。謁太祖廟。是年放進士韓昉等七十七人。

三年春。正月丙寅。賜南京貧民錢。丁卯如天魚濼。甲戌。禁僧尼破戒。丙子。獵狗牙山。大寒。獵人多死。三月。籍諸道戶。徙大牢古山圍場。地居民於別

土。阿骨打。一日率五百騎。突至咸州。吏民大驚。翌日赴詳穏司。與趙三等面折庭下。阿骨打。不屈。送所司問狀。一夕遁去。遣人訴於上。謂詳穩司欲

見殺。故不敢留。自是召不復至。夏閏四月。李弘以左道聚衆爲亂。支解分示五京。六月乙卯。幹朗改國。遣使來貢良犬。丙辰。夏國遣使來貢。秋七月

幸秋山。九月。駐蹕藕絲淀。十一月甲午。以三司使虞融。知南院樞宻使事。西南面。招討使蕭樂古。爲南府宰相。十二月庚戌。高麗遣使來謝致祭。癸

丑。回鶻遣使來貢。甲寅。以樞宻直學士馬人望。參知政事。丙辰。知樞宻院事。耶律儼。薨。癸亥。高麗遣使來謝起復。四年。春正月。如春州。初女直起

兵。以紇石烈部人阿踈。不從。遣其部撤改討之。阿踈第狄故保來告。詔諭使勿討。不聽。阿踈來奔。至是女直遣使來索。不發。夏五月。清署散水原。秋

七月。女直復遣使取阿踈不發。乃遣侍御阿息保。問境上多建城堡之故。女直以慢語答曰。若還阿踈。朝貢如故。不然。城未能已。遂發渾河北諸軍。

益東比路統軍司。阿骨打。乃與弟粘罕胡舍等謀。以銀術割移烈婁。室闍母等為帥。集女直諸部兵。擒遼障鷹官。及攻寧江州。東北路統軍司以聞

時上在慶州射鹿。聞之畧不介意。遣海州刺史高仙壽。統渤海軍應援。蕭撻不也。遇女直。戰於寧江東。敗績。十月壬寅。以守司空蕭嗣先。為東北路

都統。靜江軍節度使蕭撻不也為副。發契丹奚軍三千人。中京禁兵。及士豪二千人。別選諸路武勇二千餘人。以虞候崔公義為都押官。控鶴指揮

邢穎為副。引軍屯出河店。兩軍對壘。女直軍潛渡混同江。掩撃遼衆。蕭嗣先軍潰。崔公義。邢穎。耶律佛留。蕭葛十等。死之。其獲光者。十有七人。蕭奉

先懼其弟嗣先獲罪。輙奏東征潰軍。所至劫掠。若不肆赦。恐聚為患。上從之。嗣先但免官而已。諸軍相謂曰。戰則有死而無功退則有生而無罪。故

士無鬬志。望風棄潰。十一月壬辰。都統蕭敵里等。營於斡鄰濼東。又為女直所襲。士卒死者甚衆。甲午。蕭敵里亦坐免官。辛丑。以西北路招討使耶

律斡里朶。爲行軍都統。副點檢蕭乙薛。同知南院樞宻使事。耶律章奴副之。十二月咸賓樣三州。及鐵驪元惹。皆叛入女直。乙薛徃援賓州。南軍諸

將實婁特烈等。徃援咸州。並爲女直所敗。 五年。春正月。下詔親征。遣僧家奴特書納和斥阿骨打名。阿骨打遣賽刺復書。若歸叛人阿踈。遷黃龍

府於別地。然後議之。都統耶律斡里朶等。與女直兵戰於達魯古城。敗績。二月。饒州渤海古欲等反。自稱大王。三月以蕭謝佛留等討之。遣耶侓張

家奴等六人。齎書使女直。斥其主名。冀以速降。夏四月癸丑。蕭謝佛留等。為渤海古欲所敗。以南面副部署蕭陶。蘇斡。爲都統赴之。五月。陶蘇斡。及

古欲戰敗績。張家奴等。以阿骨打書來。復遣之徃。六月己亥朔。清暑持禮嶺。壬子。張家奴等還。阿骨打復書。亦斥名諭之使降癸丑以親征諭諸道。

丙辰。陶蘇斡。招獲古欲等。癸亥以惕隱耶律末里。爲北院大王。是月。遣蕭辭剌。使女直。以書辭不屈見留。秋七月辛未。宋遣使致助軍銀絹。丙子。獵

於嶺東。是月。都統斡里朶等。與女直戰於白馬濼。敗績。八月甲子。罷獵。趨軍中。以斡里朶等軍敗。免官。丙寅。以圍場使阿不。為中軍都統。耶律張家

奴為都監。率番漢兵十萬。蕭奉先充御營都統。諸行營都部署耶律章奴為副。以精兵二萬為先鋒。餘分五部為正軍。貴族子弟千人為硬軍扈從。

百司為護衛軍。北出駱駝口。以都點檢蕭胡睹姑爲都統。樞宻直學士柴誼為副。將漢步騎三萬。南出寧江州。自長春州分道而進。發數月糧。期必

滅女直。九月丁卯朔。女直軍陷黃龍府。己巳。知北院樞宻使蕭得里底。出為西南面招討使辭刺還。女直復遣賽刺以書來報。若歸我叛人阿踈等。

即當班師。上親征。粘罕。兀朮等。以書來上。陽為卑哀之辭。實欲求戰。書上。上怒。下詔有女直作過。大軍翦除之語。女直主聚衆𠢐面仰天慟哭曰。始

與汝等起兵。蓋苦契丹殘忍。歚自立國。今主上親征。奈何。非人死戰。莫能當也。不若殺我一族。汝等迎降。轉禍為福。諸軍皆曰。事已至此。惟命是從。

乙巳。耶律章奴。反奔上京。謀迎立魏國王淳。上遣駙馬蕭昱。領兵詣廣平淀。護后妃行宮小底。乙信。持書馳報魏國王。時章奴。先遣王妃親弟蕭諦

里。以所謀。說魏國王。王曰。此非細事。主上自有諸王當立。北南面大臣不來。而汝言及此何也。宻令左右拘之。有頃。乙信等賫御札至。備言章奴等。

欲廢立事。魏國王立斬蕭諦里等首以獻。單騎間道詣廣平淀。待罪。上遇之如初。章奴知魏國王不聴。率麾下掠慶饒懷祖等州。結渤海群盜。衆至

數萬。趨廣平淀。犯行宮。順國女直阿鶻産。以三百騎一戰而勝。擒其貴族二百餘人。並斬首以徇。其妻子配役繡院。或散諸近侍為婢。餘得脫者。皆

奔女直。章奴詐為使者。欲奔女直。為邏者所獲。縛送行在。腰斬於市。剖其心以獻伹廟。支解以徇五路。冬十一月。遣駙馬蕭特末。林牙蕭察剌等。將

騎兵五萬。步卒四十萬。親軍七十萬。至駝門。十二月乙巳。耶律張家奴叛。戊申。親戰於護步答岡。敗績。盡亡其輜重。己未。錦州刺史耶律術者。叛應

張家奴。庚申。北面林牙耶律馬哥。討張家奴。癸亥。以北院宣徽使蕭韓家奴。知北院樞宻使事。南院宣徽使蕭特末。為漢人行宮都部署。 六年春。

正月丙寅朔。東京夜有惡少年十餘人。乗酒執刃。踰垣入留守府。問留守蕭保先所在。今軍變。請為備。蕭保先出。刺殺之。戶部使大公鼎聞亂。即攝

留守事。與副留守高清明。集奚漢兵千人。盡捕其衆斬之。撫定其民。東京故渤海地。太祖力戰二十餘年。乃得之。而蕭保先嚴酷。渤海苦之。故有是

變。其禆將渤海高永昌。僣號。稱隆基元年。遣蕭乙薛。高興順。招之不從。閏月己亥。遣蕭韓家奴。張琳討之。戊午。貴德州守將耶律余睹。以廣州渤海

叛。附永昌。我師撃敗之。二月戊辰。侍御司徒撻不也等。討張家奴。戰於祖州。敗績。乙酉。遣漢人行宮都部署蕭特末。率諸將討張家奴。戊子。張家奴

誘饒州渤海。及中京賊侯槩等萬餘人。攻䧟高州。三月。東面行軍副統酬斡等。擒侯槩於川州。夏四月戊辰。親征張家奴。癸酉。敗之。甲戌。誅叛黨。饒州

渤海平。丙子。賞平賊將士有差。而蕭韓家奴張琳等。復為賊所敗。五月。清暑散水原。女直軍攻下瀋州。復䧟東京。擒高永昌。東京州縣族人。痕孛鐸

剌吳十撻不也道剌酬斡等。十三人。皆降女直。六月乙丑。籍諸路兵有雜畜十頭以上者。皆從軍。庚辰。魏國王淳。進封奏晉國王。為都元帥。上京留

守蕭撻不也。爲契丹行宮都部署。兼副元帥。丁亥。知北院樞宻使事。蕭韓家奴為上京留守。秋七月。獵秋山。春州。渤海。二千餘戶叛。東北路統軍。使。

勒兵追及。盡俘以還。八月。烏古部叛。遣中丞耶律撻不也等。招之。九月丙午。謁懷陵。冬十月丁卯。以張琳軍敗。奪官。庚辰。烏古部來降。十一月。東面

行軍副統馬哥等。攻曷蘇舒。敗績。十二月乙亥。封庶人蕭氏為太皇太妃。辛巳。削副統耶律馬哥官。 七年春。正月甲寅。減廏馬粟。分給諸局。是月

女直軍攻春州。東北面諸軍不戰自潰。女古皮室四部。及渤海人皆降。復下泰州。二月。淶水縣賊董厖兒。聚衆萬餘。西京留守蕭乙薛。南京統軍都

監查剌與戰於易水。破之。三月。厖兒黨復聚。乙薛復撃破之於奉聖州。夏五月庚寅。東北面行軍諸將𣵀里合魯涅哥虛古等棄市。乙巳。諸圍場隙

地。縱百姓樵採。六月辛巳。以同知樞宻院事余里也。爲北院大王。秋七月癸卯。獵秋山。八月丙寅。獵狘斯耶里山。命都元帥秦晉王。赴㳂邊。會四路

兵馬。防秋。九月上自燕至陰涼河。置怨軍八營。募自宜州者。曰前宜後宜。自錦州者。曰前錦後錦。自乾自顯者。曰乾曰顯。又有乾顯大營岩州營。凡

二萬八千餘人。屯衛州蒺藜山。丁酉獵輞子山。冬十月乙卯朔。至中京。十二月丙寅。都元帥秦晉國王淳。遇女直軍戰於蒺藜山。敗績。女直復㧞顯

州旁近州郡。庚午。下詔自責。癸酉。遣夷離畢查剌。與大公鼎。諸路募兵。丁丑。以西京留守蕭乙薛。爲北府宰相。東北路行軍都統奚霞未。知奚六部

大王事。是歲女直阿骨打。用鐵州楊朴策。即皇帝位。建元天輔。國號金。楊朴又言。自古英雄開國。或受禪。必先求大國封冊。遂遣使議和。以求封冊。

八年。春正月。幸鴛鴦濼。丁亥。遣耶律奴哥等。使金議和。庚寅。保安軍節度。使張崇。以雙州二百戶降金。東路諸州盜賊蜂起。掠民自隨以充食。二

月耶律奴哥。逺自金。金主復書曰。能以兄事朕。歲貢方物。歸我上中京。興中府三路州縣。以親王公主駙馬大臣子孫為質。還我行人。及元給信符。

並宋。夏。高麗。徃復書詔表牒。則可。以如約。三月甲午。復遣奴哥便金。夏四月辛酉。以西南面招討使蕭得里底。爲北院樞宻使。五月壬午朔。奴哥以

書來約。不踰此月見報。戊戌。復遣奴哥使金。要以酌中之議。是月至納葛濼。賊安生兒。張高兒。聚衆二十萬。耶律馬哥等。斬生兒於龍化州。高兒亡

入懿州。與霍六哥相合。金主遣胡突袞。與奴哥持書。報如前約。六月丁卯。遣奴哥等。齎宋。夏。高麗。書詔表牒至金。霍六哥。䧟海北州。趣義州軍帥回

離保等。撃敗之。通祺雙遼四州之民。八百餘戶。降於金。秋七月。獵秋山。金復遣胡突袞來。免取質子。及上京興中府所屬州郡。裁減歲幣之數。如能

以兄事朕。冊用漢儀。可以如約。八月庚午。遣奴哥突迭。使金議冊禮。九月突迭見留。遣奴哥還謂之曰。言如不從。勿復遣使。閏月丙寅。遣奴哥復。使

金。而蕭寳訛里等十。五人。各率戶降於金。冬十月。奴哥突迭持金書來。龍化州張應古等四人。率衆降金。十一月。副元帥蕭撻不也。薨。十二月甲申。

議定冊禮。遣奴哥使金。寧昌軍節度使劉宏。以懿州戶三千降金。時山前諸路大饑。乾顯宜錦興中等路。斗粟直數縑。民削榆皮食之。既而人相食。

是年。放進士王翬等百三人。 九年。春正月。金遣烏林答贊謨。持書來迎冊。二月。至鴛鴦濼。賊張撒八誘中京射糧軍僣號。南面軍帥余睹。檎撒八。

三月丁未朔。遣知右夷離畢事蕭習泥烈等。冊金主爲東懷國皇帝。己酉。烏林答贊謨。奴哥等。先以書報。夏五月阻卜補踈只等叛。執招討使耶律

斡里朶。都監蕭斜里得。死之。秋七月。獵南山。金復遣烏林答贊謨。來責冊文無兄事之語。不言大金而雲東懷。乃小邦懷其德之義。及冊文有渠材

二字。語涉輕侮。若遙芬多戩等語。皆非善意。殊乖體式。如依前書所定。然後可從。揚詢卿羅子韋。率衆降金。八月以趙王習泥烈。爲西京留守。九月

至西京。復遣習泥烈。楊立忠先持冊藁使金。冬十月甲戌朔。耶律陳圖奴等二十餘人謀反。伏誅。是月遣使送烏林答贊謨。持書以還。 十年。春二

月。幸鴛鴦濼。金復遣烏林答贊謨。持書及冊文副本以來。仍責乞兵於高麗。三月己酉。民有群馬者。十取其一。給東路軍。庚申。以金人所定大聖二

字。與先世稱號同。復遣習泥烈徃議。金主怒。遂絶之。夏四月。獵胡土白山。聞金師再舉。耶律白斯不等。選精兵三千。以齊遼師。五月金主親攻上京。

克外郛。留守撻不也率衆出降。六月乙酉。以北府宰相蕭乙薛。為上京留守。知鹽鐵內省兩司。東北統軍司事。秋。獵沙嶺。冬。復至西京。 保太元年

春。正月丁酉朔。改元肆赦。初金人興兵。郡縣所失幾卒。上有四子。長趙王。母趙昭客。次晉王。母文妃。次秦王。許王。皆元妃生。國人知晉王之賢。深所

屬望。元妃之兄。樞宻使蕭奉先。恐秦王不得立。潛圖之。文妃姊妹三人。長適耶律撻曷里。次文妃。次適余睹。一日其姊若妹。俱會軍前。奉先諷人誣

駙馬蕭昱。及余睹等。謀立晉王。事覺。昱撻曷里等伏誅。文妃亦賜死。獨晉王未忍加罪。余睹在軍中。聞之大懼。即率千餘騎叛入金。上遣知奚王府

事蕭遐買。北府宰相蕭德恭。大常袞耶律諦里姑。歸州觀察使蕭和尚奴。四軍太師蕭斡。將所部兵追之。及諸閭山縣。諸將議曰。主上信蕭奉先言。

奉先視吾輩蔑如也。余睹乃宗室豪俊。常不肯為奉先下。若摛余睹。他日吾黨皆余睹也。不若縱之。還即紿曰。追襲不及。奉先既見余睹之亡。恐後

日諸校亦叛。遂勸驟加爵賞。以結衆心。以蕭遐買為奚王。蕭德恭。試中書門下平章事。兼判上京留守事。耶律諦里姑。爲龍虎衛上將軍。蕭和尚奴。

金吾衛上將軍。蕭幹鎮國大將軍。二月。幸鴛鴦濼。夏五月。至曷里狘。秋七月。獵炭山。九月至南京。冬十一月癸亥。以西京留守趙王習泥烈。爲惕隱。

 二年春。正月乙亥。金克中京。進下澤州。上出居庸關。至鴛鴦濼。聞余覩。引金人婁室孛堇奄至。蕭奉先曰。余睹乃王子班之苗裔。此來欲立甥晉

王耳。若為社稷計。不惜一子。明其罪誅之。可不戰而余睹自迴矣。上遂賜晉王死。素服三日。耶律撒八等皆伏誅。王素有人望。諸軍聞其死。無不流

涕。由是人心解體。余睹引金人逼行宮。上率衛兵五千餘騎幸雲中。遣傳國壐於桑乾河。二月庚寅朔。日有食之。旣甲午。知北院大王事耶律馬哥。

漢人行宮都部署蕭特末。並為都統。大和宮使耶律補得。副之。將兵屯鴛鴦濼。己亥。金師敗奚王霞末於北安州。遂降其城。三月辛酉。上聞金師將

出嶺西。遂趨白水濼。乙丑。群牧使謨魯斡降金。丙寅。上至女古底倉。聞金兵將近。計不知所出。乗輕騎入夾山。方悟奉先之不忠。怒曰。汝父子誤我

至此。今欲誅汝。何益於事。恐軍心忿怨。爾曹避敵苟安。禍必及我。其勿從行。奉先下馬哭拜而去。行未數里。左右執其父子。縳送金兵。金人斬其長

子昂。以奉先及其次子昱。械送金主。道遇遼軍。奪以歸國。遂並賜死。逐樞宻使蕭得里底。召撻不也。典禁衛。丁卯。以北院樞宻副使蕭僧孝奴。知北

院樞宻使事。同知北院樞宻使事蕭查剌。為左夷離畢。戊辰。同知殿前點檢事耶律高八。率衛士降金。己巳。偵人蕭和尚。牌印郎君耶律哂斯。為金

師所獲。癸酉。以諸局百工多亡。足扈從。不限吏民皆官之。初詔留宰相張琳。李處溫。與秦𣈆國王淳。守燕。處溫聞上入夾山。數日命令不通。即與弟

處能。子奭。外假怨軍。內結都統蕭幹。謀立淳。遂與諸大臣耶律大石。左企弓虞仲文。曹勇義。康公弼。集蕃漢百官諸軍。及父老數萬人。詣淳府。處溫

邀張琳至。白其事。琳曰。攝政則可。處溫曰。天意人心已定。請立班耳。處溫等。請淳受禮。淳方出。李奭持赭袍被之。令百官拜舞山呼。淳驚駭。再三辭

不獲。已而從之。以處溫守太尉。左企弓守司徒。曹勇義知樞宻院事。虞仲文參知政事。張琳守太師。李處能直樞宻院。李奭為少府少監。提舉翰林

醫官李奭。陳秘。十餘人。曾與大計。並賜進士及第。授官有差。蕭斡。為北樞宻使駙馬都尉蕭旦。知樞宻院事。改怨軍為常勝軍。於是肆赦。自稱天錫

皇帝。改元建福。降封天祚為湘陰王。遂據有燕雲平。及上京遼西六路。天祚所有沙漠已北。西南西北路。兩都招討府。諸蕃部族而已。夏四月辛卯。

西南面招討使耶律佛頂。降金。雲內寧邊東勝等州。皆降阿踈。為金兵所擒。金已取西京。沙漠以南部族皆降。上遂遁於訛莎烈。時北部謨葛失。贐

馬駝。食羊。五月甲戌。都統馬哥。收集散亡。會於漚里謹。丙子。以馬哥知北院樞宻使事。兼都統。六月淳寢疾。聞上傳檄天德雲內朔武應蔚等州。合諸

蕃精兵五萬騎。約以八月入燕。並遣人問。勞。索衣裘茗藥。淳其驚。命南北面大臣議。而李處溫蕭斡等。有迎秦拒湘之說。集蕃漢百官議之。從其議

者。東立惟南面行營都部署耶律寧西立。處溫等問故。寧曰。天祚果能以諸蕃兵大舉奪燕則是天數未盡。豈能拒之。否則秦湘父子也。拒則皆拒。

自古安有迎子而拒其父者。處溫等。相顧微笑。以寧扇亂軍心。欲殺之。淳欹枕長嘆曰。彼忠臣也。焉可殺。天祚果來。吾有死耳。復何面目相見耶。已

而淳死。衆乃議立其妻蕭氏為皇太后。主軍國事。奉遺命。遙立天祚次子秦王定為帝。太后遂稱制。改元德興。處溫父子懼禍。南通童貫。欲挾蕭太

後納土於宋。北通於金。欲為內應。外以援立大功自陳。蕭太后駡曰。誤秦𣈆國王者。皆汝父子。悉數其過數十。賜死。臠其子奭而磔之。籍其家得錢

七萬緡。金玉寳器稱是。爲宰相數月之間所取。也謨葛失。以兵來援。爲金人敗於洪灰水。擒其子陀古。及其屬阿敵音。夏國援兵至。亦為金所敗。秋

七月丁巳朔。敵烈部皮室叛。烏古部節度使耶律棠古。討平之。加太子太保。乙丑。上京毛八十。率二千戶降金。辛未。夏國遣曹價來問起居。八月戊

成。親遇金軍。戰於石輦驛。敗績。都統蕭。持末。及其姪撒吉被執。辛丑。會軍於歡撻新查剌。金兵追之急。棄輜重以遁。九月。敵烈部叛。都統馬哥。克之。

冬十月。金兵攻蔚州。降。十一月乙丑。聞金兵至奉聖州。遂率衛兵屯於落昆髓。秦𣈆王淳妻蕭德妃。五表於金。求立秦王。不許。以勁兵守居庸。及金

兵臨關。厓石自崩。戍卒多壓死。不戰而潰。德妃出古北口。趨天德軍。十二月。知金主撫定南京。上遂由埽里關。出居四部族詳穩之家。 三年春。正

月丁巳。奚王回離保。僣號稱天復元年。命都統馬哥。討之。甲子。初張㲄。為遼興軍節度副使。民推㲄領州事。秦𣈆王淳旣死。蕭德妃遣時立愛知平

州㲄知遼必亡。練兵畜馬。籍丁壯爲備。立愛至。㲄弗納。金帥粘罕入燕。首問平州事於故參知政事康公弼。公弼曰。㲄狂妄寡謀。雖有鄉兵。彼何能

爲。示之不疑。圖之未晚。金人招時立愛赴軍前。加㲄臨海軍節度使。仍知平州。旣而又欲以精兵三千。先下平州。擒張㲄。公弼曰。若加兵。是趨之叛

也。公弼請自徃覘之。㲄謂公弼曰。遼之八路。七路已降。獨平州未解甲者。防蕭幹耳。厚賂公弼而還。公弼復粘罕曰。彼無足慮。金人遂改平州為南

京。加㲄試中書門下平章事。判留守事。庚辰。宜錦乾顯成川豪懿等州。相繼皆降。上京盧彥倫叛。殺契丹人。二月乙酉朔。興中府降金。來州歸德軍

節度使田顥。權隰州刺史杜師回。權遷州刺史高永昌。權閏州刺史張成。皆籍所管戶降金。丙戌。誅蕭德妃。降淳為庶人。盡釋其黨。癸巳。興中宣州

復城守。三月駐蹕於雲內州南。夏四月甲申朔。以知北院樞宻使蕭僧孝奴。為諸道大都督。丙申。金兵至居庸關。擒耶律大石。戊戌。金兵圍輜重於

青冢硬寨。大保特母哥。竊梁王雅里以遁。秦王。許王諸妃。公主。從臣。皆䧟沒庚子。梁宋大長公主特里。亡歸。壬寅。金遣人來招。癸卯。答書請知。丙午。

金兵送族屬輜重東行。乃遣兵邀戰於白水濼。趙王習泥烈。蕭道寧。皆被執。上遣牌印郎君謀盧瓦。送兔紐金印僞降。遂西遁雲內。駙馬都尉乳奴。

詣金降。己酉。金復以書來招。答其書。壬子。金帥書來。不許請和。是月。特母哥挈雅里至。上怒不能盡救諸子。詰之。五月乙卯。夏國王李乾順。遣使請

臨其國。庚申。軍將耶律敵烈等。夜劫梁王雅里。棄西北部。立以為帝。改元神曆。辛酉。渡河。止於金肅軍。北回離保爲衆所殺。六月。遣使冊李乾順。爲

夏國皇帝。秋九月。耶律大石。自金來歸。冬十月。復渡河東還。居突呂不部。梁王雅里歿。耶律朮烈繼之。十一月。術烈為衆所殺。四年。春正月。上趨

都統民哥軍。金人來攻。棄營北遁。馬哥被執。謨葛失米迎。贐馬駝羊。又率部人防衛。時侍從乏糧。數日以衣易羊。至烏古敵烈部。以都點檢蕭乙薛。

知北院樞宻使事封謨葛。為神于越。王特母哥降金。二月。耶律遙設等十人謀叛。伏誅。夏五月。金人旣克燕。驅燕之大家東徙。以燕空城。及涿易

檀順景薊州與宋。以塞盟。左企弓。康公弼。曹勇義。虞仲文。皆東遷。燕民流離道路。不勝其苦。入平州。言於留守張㲄曰。宰相左企弓。不謀守燕。使吾

民流離無所案集。公今臨巨鎮。握強兵。盡忠於遼。必能使我復歸鄉土。人心亦惟公是望。㲄遂召諸將領議。皆曰。聞天祚兵勢復振。出沒漢南。公若

伏義勤王。奉迎天祚。以圖中興。先責左企弓等叛降之罪。而誅之。盡歸燕民。使復其業。而以平州歸宋。則宋無不接納。平州遂爲藩鎮矣。即後日金

人加兵。內用平山之軍。外得宋為之援。又何懼焉。㲄曰。此大事也。不可草草。翰林學士李石。智而多謀。可召與議。石至。其言與之合。乃遣張謙率五百餘

騎。傳留守令。召宰相左企弓。曹勇義。樞宻。使虞仲文。參知政事康公弼。至灤河西岸。遣議事官趙秘校。徃數十罪。曰。天祚播遷夾山。不即奉迎。一也。

勸皇叔秦𣈆王僭號。二也。詆訏君父降封湘陰。三也。天祚遣知閤王有慶來議事而殺之。四也。檄書始至。有迎秦拒湘之議。五也。不謀守燕而降。六

也。不顧大義。臣事於金。七也。根括燕財。取悅於金。八也。使燕人遷徙失業。九也。教金人發兵先下平州。十也。爾有十罪。所不容誅。左企弓等無以對。

皆縊殺之。仍稱保大三年。畫天祚象。朝夕謁事。必告而後行。稱遼官秩。六月榜諭燕人復業。恆産爲常勝軍所占者。悉還之。燕民旣得歸。大悅。翰

林學士李石。更名安弼。偕故三司使高黨。徃燕山。說宋王安中。曰。平州帶甲萬餘。㲄有文武材。可用為屏翰。不然。將為肘腋之患。安中深然之。令安

弼。與黨詣宋。宋主詔帥臣王安中。詹度。厚加安撫。與免三年常賦。㲄聞之。自謂得計。秋七月。金人屯來州闍母。聞平州附宋。以二千騎問罪。先入營

州。㲄以精兵萬。騎撃敗之。宋建平州爲奉寧軍。以㲄為節度使。以安弼黨為徽猷閤待制。合宣撫司出銀絹數萬犒賞。㲄喜。逺迎。金人諜知。舉兵來

襲。㲄不得歸。奔燕。金人克三州。始來索㲄。王安中諱之。索急。斬一人貌類者去。金人曰。非㲄也。以兵來取。安中不得已。殺㲄。凾其首送金。天祚旣得

林牙耶律大石兵歸。又得陰山室韋謨葛失兵。自謂得天助。再謀出兵。復收燕雲。大石林牙力諫曰。自金人初䧟長春遼陽。則車駕不幸廣平淀。而

都中京。及䧟上京。則都燕山。及陷中京。則幸雲中。自雲中而播遷夾山。向以全師。不謀戰備。使舉國漠地。皆爲金有。國勢至此。而方求戰。非計也。當

養兵待時而動。不可輕舉。不從。大石遂殺乙薛。及坡里括。置北南面官屬。自立爲王。率所部西去。上遂率諸軍出夾山。下漁陽嶺。取天德東勝寧邊

雲內等州。南下武州。遇金人戰於奄遏下水。復潰。直趨山陰。八月。國舅詳穩蕭撻不也。筆硯祗候察剌。降金。是月金主阿骨打死。九月。建州降金。冬

十月納突呂不部人訛哥之妻諳葛。以訛哥為本部節度使。昭古牙率衆降金。金攻興中府降之。十一月。從行者舉兵亂。北護衛太保術者舍利詳

穩牙不里等。撃敗之。十二月。置二總管府。五年春。正月辛巳。党項小斛祿。遣人請臨其地。戊子。趨天德。過沙漠。金兵忽至。上徒步出走。近待進珠

帽卻之。乗張仁貴馬。得脫。至天德己丑。遇雪無禦寒具。術者以貂裘帽進途次絶糧。術者進麨與棗。欲憩。術者即跪坐倚之假寐。術者輩。惟嚙氷雪

以濟饑。過天德。至夜將宿民家。紿曰偵騎。其家知之。乃叩馬首。跪而大慟。潛宿其家。居數日。嘉其忠。遙授以節度使。遂趨党項。以小斛祿為南面招討

使。總知軍事。仍賜其子及諸校爵賞。有差。二月。至應州新城東六十里。為金人完顔婁室等所獲。八月癸卯。至金。丙午。降封海濱王。以疾終。年五十

有四。在位二十四年。金皇統元年二月。改封豫王。五年葬於廣寧府閭陽縣乾陵傍。耶律淳者。世號為北遼。淳小字涅里。興宗第四孫。南京留守宋

魏王和魯斡之子清寧。初太后鞠育之。旣長篤好文學。昭懷太子得罪。上欲以淳爲嗣。上怒耶律白斯。不知與淳善。出淳為彰聖等軍節度使。天祚

即位。進王鄭。乾統二年。加越王。六年。拜南府宰相。首議制兩府禮儀。上喜。徙王魏。其父和魯幹。薨即以淳襲父守南京。冬夏入朝。寵冠諸王。天慶五

年。東征都監章奴。濟鴨子河。與淳子阿撒等三百餘人。亡歸。先遣敵里等。以廢立之謀報淳。淳斬敵里首以獻。進封秦𣈆國王。拜都元帥。賜金劵免

漢拜。禮。不名。許自擇。將士。乃募燕雲精兵。東至錦州。隊喪武朝彥作亂。劫淳。淳而免楶。收朝彥誅之。會金兵至。聚兵戰於阿里軫斗。敗績。收亡卒數千

人拒之。淳入朝。釋其罪。詔南京刻石紀功。保大二年。天祚入夾山。奚王回離保林牙耶律大石等。引唐靈武故事。議欲立淳。淳不從。官屬勸進曰。主

上蒙塵。中原擾。攘。若不立王。百姓何歸。宜熟討之。遂即位。百官上號天錫皇帝。改保大二年。為建福元年。大赦。放進士李寳信等一十九人。遙降天

祚爲湘陰王。以燕雲乎上京中京遼西六路。淳主之。沙漠以北。南北路。兩都招討府。諸蕃部族等。仍隷天祚。自此遼國分矣。封其妻普賢女。爲德妃。

以回離保。知北院樞宻。使事。軍旅之事悉委大石。又遣使報宋。免歲幣結好。宋人發兵問罪撃敗之。尋遣使奉表於金。乞為附庸。事未決。淳病死。年

六十百官僞謚曰孝章皇帝。廟號宣宗。葬燕西香山永安陵遺命遙立秦王定。以存社稷德妃爲皇太后稱制改建福爲德興元年。放進士李球等

百八人。時宋兵來攻。戰敗之。由是人心大悅。兵勢目振。宰相李純等潛納宋兵。居民內應。抱關者被殺甚衆。翌日攻內東門衛兵力戰。宋軍大潰。踈

城而走。死者相籍。五表於金。求立秦王。不從。而金兵大至。德妃棄天德軍。見天祚。天祚怒。誅德妃。降淳庶人。除其屬籍。耶律雅里者。天祚皇帝二子

也。字撒鸞七歲欲立爲皇太子。別置禁衛。封梁王。保大三年。金師圍青塚寨。雅里在軍。中大保特母哥。扶之出走。間道行至陰山。聞天祚失利趨

雲內。雅里馳赴。時扈從者千餘人。多於天祚。天祚慮特母哥生變。欲誅之。責以不能全救諸王。將訊之。仗劍召雅里問曰。特母哥教汝何爲。雅里對

曰。無他言。迺。釋之。天祚渡河。棄夏。隊帥耶律敵列等。劫雅里北走。至沙嶺。見蛇橫道而過。識者以為不祥。後三日。群僚共立雅里為主。雅里遂即位。

改元神曆。命士庶上便宜。雅里性寬大。惡誅殺。獲亡者。笞之而已。有自歸者。即官之。因謂左右曰。欲附來歸。不附則去。何須威逼耶。每取唐貞觀政要。

及林牙資忠所作治國詩。令侍從讀之。烏古部節度使糺哲迭烈。部統軍撻不也。都監突里不等。各率其衆來附。自是諸部繼至。而雅里日漸荒怠。

好撃鞠。特母歌切諫。乃不復出。以耶律敵列為樞宻使。特母哥副之。敵列劾西北路招討使蕭糾里。熒惑衆心。志有不臣。與其子麻涅並誅之。以遙設

為招討使。與諸部戰數敗。杖免官。從行有疲睏者。輙振給之。直喪保德諫曰。今國家空虛。賜賚若此。將何以相給耶。雅里怒曰。昔畋於福山。卿誣獵官。

今復有此言。若無諸部。我將何取。不納。初令群牧運鹽濼倉粟。而民盜之。議籍以償。雅里乃自為直。每粟一車。償一羊。三卓償一牛。五車一馬。八車一

駝。左右曰。今一羊易粟二年。且不可得。乃償一車。雅里曰。民有則我有若令盡償。民何堪。後獵查刺山。一日而射黃羊四十。狼二十一。因致疾卒。年

三十。耶律大石者。世號為西遼。大石字重德。太祖八代孫也。通遼漢字。善騎射。登天慶五年進士第。擢翰林應奉。尋陞承㫖。遼以翰林為林牙。故稱

大石林牙。歷泰祥二州刺史。遼興軍節度使。保大二年。金兵日逼。天祚播越。與諸大臣立秦𣈆王淳為帝。淳死。立其妻蕭德妃。為太后以守燕。及金

兵至。蕭德妃歸天祚。天祚怒誅德妃。而責大石曰。我在。汝何敢立淳。對曰。陛下以全國之勢。不能一拒敵。棄國逺遁。使黎民塗炭。即位十淳。皆太祖子

孫。豈不勝乞命於他人耶。上無以答。賜酒食。赦其罪。大石不自安。遂殺。蕭乙薛。坡里括。自立為王。率鐵騎二百宵遁。北行三日。過黑水。見白達達詳

穏床古兒。牀古兒獻馬四百。駞二十。羊若干。西至可敦城。駐北庭都護府。會威武崇德會蕃新大林紫河駞等七州及大黃室韋敵刺王紀刺茶赤。

刺也喜鼻古德尼刺達刺乖達宻里宻兒紀合王鳥古里阻卜普速完唐古忽母思奚的糾而畢。十八部王衆諭曰。我祖宗艱難創業。歷世九主。歷

年二百。金以臣屬。逼我國家。殘我黎庶。屠翦我州邑使我天祚皇帝。蒙塵於外。日夜痛心疾首。我今仗義而西。欲借力諸蕃。翦我仇敵。復我疆宇。惟

爾衆亦有軫我國家。憂我社稷。思共救君父。濟生民於難者乎。遂得精兵萬餘。置官吏。立排甲。具器仗。明年二月甲午。以青牛白馬祭天地。祖宗。整

旅而西。先遺書回鶻王畢勒哥。曰。昔我太祖皇帝北征。過卜古罕城。即遣使至甘州。詔爾祖烏母主曰。汝恩故國耶。朕即為汝復之。汝不能返耶。朕

刖有之。在朕猶在備也。爾祖即表謝。以為遷國於此。十有餘世。軍民皆安上重遷。不能復返矣。是與爾國。非一日之好也。今我將西至大食。假道爾

國。其勿致疑。畢勒哥得書。即迎至邸。大宴三日。臨行。獻馬六百。駝百。羊三千。願質子孫為附庸。送至境外。所過。敵者勝之。降者安之。兵行萬里。歸者

數國。獲駝馬牛羊財物不可勝計。軍勢日盛。鋭氣日倍。至尋思於。西域諸國。舉兵十萬。號忽兒珊。來拒戰。兩軍相望二里許。諭將士曰。彼軍雖多而

無謀。攻之則首尾不救。我師必勝。遣六院司大王蕭幹里刺。招討副使耶律松山等。將兵二千五百。攻其右。樞宻副使蕭刺阿不。招討使耶律木薜

等。將兵二於五百。攻其左。自以衆攻其中。三軍俱進。忽兒珊大敗僵屍數十里。駐軍尋思千。凡九十日。回回國王來降。貢方物。又西至起兒漫。文武百官。

冊立大石為帝。以甲辰歲二月五日即位。年三十八。號葛兒罕。復工漢尊號。曰天祐皇帝。改元延慶。追謚祖父。爲嗣元皇帝。祖母爲宣義皇后。冊

元妃蕭氏。為昭德皇后。因為百官曰。朕與卿等。行三萬里。跋涉沙漠。夙夜艱勤。賴祖宗之福。卿等之力。胃登大位。爾祖爾父。宜加卹典。共享尊榮。自

蕭幹里刺。等四十九人祖父。封爵有差。延慶三年。班師東歸。爲行二十日。得善地。遂建都城。號虎思幹耳朶。改延慶為康國元年。三月。以六院司大

王蕭幹里刺。爲兵馬都元帥。敵敕部。前同知樞宻院事蕭查刺阿不。副之。茶赤刺部。禿魯耶律燕山。爲都部署。護衛耶律鐵哥。為都監。率七萬騎東

征。以青牛白馬祭天。樹旗以誓於衆曰。我大遼。自太祖太宗。艱難而成帝業。其後嗣君。耽樂無厭。不恤國政。盜賊蠭起。天下土崩。朕率爾衆。逺至朔

漠。期復大業。以光中興。此非朕與爾世居之地。申命元帥幹里刺。曰。今汝其徃。信賞必罰。與士卒同甘苦。擇善水草。以立營。量敵而進。母自取禍敗

也。行萬餘里。無所得。牛馬多死。勒兵而還。大石曰。皇天弗順。數也。康國十年歿。在位二十年。廟號德宗。子夷列。年幼。遺命皇后權國。後名塔不煙。號

感天皇后。稱制。改元咸清。在位七年。子夷列即位。改元紹興。籍民十八歲以上。得八萬四千五百戶。在位十三年。歿。廟號仁宗。子幼。遺。詔以妹普速

完。權國稱制。改元崇福。號承天太后。後與駙馬蕭朶魯不。弟朴古只沙里。通。出駙馬為東平王。羅織殺之。駙馬父斡里刺。以兵圍其宮。射殺普速完。

及朴古只沙里。普速完在位十四年。仁宗次子。直魯古。即位。改元天禧。在位三十四年。時秋出獵。乃蠻王屈出律。以伏兵八千擒之。而據其位。遂襲

遼衣冠。尊直魯古爲太上皇。皇后為皇太后。朝夕問起居。以侍終焉。直魯古死。遼絶。耶律淳在天祚之世。歷。王大國。受賜金劵。贊拜不名。一時恩遇

無與爲比。當天祚播越。以都元帥留守南京。獨不可奮大義以激燕民。及諸大臣。興勤王之師。東拒金而迎天祚平。乃自取之。是篡也。況忍王天祚哉。

大石旣帝淳。而王天祚矣。復歸天祚。天祚責以大義。乃自立為王而去之。辛藉祖宗餘威。遺智。建號萬里之外。雖寡母弱於。更繼迭承。幾九十年。亦

可謂難矣。然淳與雅里大石之立。皆在天祚之世。有君而復君之。其可乎哉。諸葛武侯。為獻帝發喪。而後立先主為帝者。不可同年語矣。故著以為

戒雲。贊曰。遼起朔野。兵甲之盛。鼓行竅外。席捲河朔。樹𣈆植漢。何其壯歟。太祖太宗。乗百戰之勢。輯新造之邦。英謀睿畧。可謂逺矣。雖以世宗中才

穆宗殘暴。連遘弒逆。而神器不揺。蓋由祖宗威令猶足以震疊其國人也。聖宗以來。內修政治。外拓強宇。既而申固鄰好。四境人安。維持二百餘年

之基。有自來矣。降臻天祚。旣丁末運又觖人望。崇信姦回。自椽國本。群下離心。金兵一集。內難先作。廢立之謀。叛亡之跡。相繼蠭起。馴致土崩瓦解

不可復。攴。良可哀也。耶律與蕭世為甥舅。義同休戚。奉先挾私滅公。首𠹬構難一至於斯。天祚窮蹙。始悟奉先誤已。不幾晚乎。淳雅里所謂名不正。言

不順。事不成者也。大石苟延。彼善於此。亦幾。何哉。契丹志帝諱延禧。道宗之孫。秦王元吉子也。母曰木拙氏。初封齊王。後為皇太孫。道宗崩。齊王即

位。自號天祚皇帝。改元乾統。辛巳。乾統元年。宋徽宗建中靖國改元春正月朔。有流星燭地。自西南入尾。抵距星。是夕有赤氣起東北方。亙西方。

中出白氣。二氣將散。復有黑氣在旁。夏四月朔。日食。陰雲不見。是歲。女真揚割死。子阿骨打立。壬午。乾統二年。宋徽宗崇寧改元癸未。乾統三

年。宋崇寧二年甲申。乾統四年。宋崇寧三年 乙酉。乾統五年。宋崇寧四年夏四月。遼遣簽書樞宻院蕭良。詣宋。言朝廷出兵侵夏國。今大遼以帝

妹嫁夏國主。請還所侵地。五月。宋徽宗遣龍閤直學士林攄。報聘。見天祚。跪上國書。仰首曰。夏人數。寇邊。朝廷興師問罪。以北朝屢遣講和之。使。故

務含容。今踰年不進誓表。不遣使賀天寧節。又築席徑嶺。馬綀川。兩堡。侵寇不已。北朝若不窮詰。恐非所以踐勸和之意。天祚出不意。為愕。 秋八

月。天祚以林攄來使而失情。遣使復宋。尋遣禮部侍郎劉正夫。來報。酬對敏慱。議皆如約。丙戌。乾統六年。宋崇寧五年春正月。彗出西方。其長竟

天。三月。遼復遣泛使同平章事蕭保先。牛溫舒。詣宋。為夏請元符講和以後所侵西界地。徽宗曰。先帝已畫封疆。今不復議。若自崇寧以來侵地可

與之。 丁亥。乾統七年。宋徽宗大觀改元冬十一月朔。日食。戊子。乾統八年。宋大觀二年 己丑。乾統九年。宋大觀三年 庚寅。乾統十年。宋大

觀四年秋九月朔。日食。辛卯。天慶元年。宋徽宗政和改元秋九月。宋遣鄭九中。童貫。使遼。貫至遼。君臣相聚指笑曰。南朝人才如此。然祚方縱肆。

貪得國玉帛珍玩。而貫所賫皆極珍奇。至運兩浙髹藤之具。火閣書櫃。床椅等。徃獻。天祚所以遣貫者。亦稱是。貫。使歸。至盧溝河。有燕人馬植者。

得罪於燕。見貫。陳滅燕之策。貫攜歸宋。改姓李。名良嗣。薦於朝。遂賜姓趙。後天祚數。移檄索取。貫諱不與。復燕之議。蓋如此。壬辰。天慶二年。宋政

和二年春。天祚如混同江釣魚。界外生女直酋長。在千里內者。以故事皆來會。適遇頭魚酒筵。別具宴勞。酒半酣。天祚臨軒。使諸酋次第歌舞為樂

次至阿骨打。端立直視。辝以不能。諭之再三。終不從。天祚宻謂樞宻使蕭奉先曰。阿骨打。意氣雄豪。顧視不常。當以事誅之。不然。恐貽後患。奉先曰。

阿骨打。小人何知。殺之傷向化心。設有異志。蕞爾小國。何能為。阿骨打有弟姪。曰吳乞馬。粘罕。胡舍輩。天祚歲入秋山。數人必從行。善作鹿鳴呼鹿。

使天祚射之。或刺虎。或槫熊。天祚喜。輙加官爵。後至圍塲司。差遣者有之。阿骨打會釣魚而歸。疑天祚知其意。即欲稱兵。是年秋。遂併各諸鄰近部

族。有趙三阿鶻産大玉者。拒之不從。阿鶻打擄其家。二人來訴於咸州。詳穏司送北樞宻院。時樞宻使蕭奉先。本戚里庸才。懼其生事。但作常事以

聞。天祚指揮就送咸州取勘。欲使自新。阿骨打竟託病不至。癸巳。天慶三年。宋政和三年春。三月朔。日食。阿骨打將帶五百餘騎。徑赴咸州詳穏

司。吏民驚駭。明日擁騎赴衙。引問。與告人趙三阿鶻産等並跪。問於廳下。阿骨打隠諱。不伏供析。送所司取狀。一夕領從騎歸去。遣人持狀赴詳穏

司。雲意欲殺我。故不敢留。自是追呼不復至第。節次申北樞宻院。遼國亦無如之何。甲午。天慶四年。宋政和四年秋八月。女真阿骨打始叛。用粘

罕。胡捨。為謀主。銀術割移烈妻宿闍母等。為將帥。會集女真諸部。甲馬二千。首犯混同江之東名寧江府。時天祚射鹿慶州秋山。聞之不以介意。遣

海州刺史高仙壽。統渤海子弟軍三千人。應寧江援。秋九月遼兵遇女真於寧江州東。戰數合。渤海大敗。或陣沒。或就擒獲。免者無幾。復攻破寧

江州。無少長悉殺之。 女真服屬大遼二百餘年。世襲節度使。兄弟相傳周而復始。至天祚朝。賞刑僣濫。禽色俱荒。女真東北與五國為鄰。五國之

東樓大海。出名鷹。自海東來者謂之海東青。小而俊健。能擒鵝鶩。瓜白者尤以為異。遼人酷愛之。歲歲求之女真。女真至五國。戰鬬而後得。女真不

勝其擾。及天祚嗣位。責貢尤苛。人天使所至。百般需索於部落。稍不奉命。則召酋長加杖。甚者誅之。諸部怨叛。潛結阿骨打。至是舉兵謀叛。先是州有

推場。女真以北。珠。人參。生金。松實。白附子。宻蠟。麻布之類為市。州人低其直。且拘辱之。謂之打女真。州既䧟。殺之無遺類。獲遼兵甲馬三千。退保長白

山之阿。木火阿。木火者。女真所居之地。以阿為名也。 是月。天祚出秋山。赴顯州。冬山射虎。聞攻陷寧江州。中輟不行。 十月。差守司空殿前都檢

點蕭嗣先。奉先弟充東北路都統。靜江軍節度使蕭撻勃也。副之。發契丹奚兵三千騎。中京路禁軍土豪二千人。別選諸路武勇二千餘人。以中京

虞候崔公義。充都押官。侍衛控鶴都指揮。使。商州刺史邢穎。副之。屯出河店臨白江。與寧江女真對壘。時遼國太平日久。聞女真與師。皆願從軍冀

賞。徃徃將家屬。團結車營隨行。是月。女真潛渡混同江。掩其不俻。未陣撃之。嗣先軍潰。其家屬金帛牛羊輜械。悉為女真所得。復以兵追殺百餘里。

管押官崔公義邢穎等。死之。又獲去甲馬三千。初女真之叛也。率皆騎兵。旗幟之外。各有字號小木牌。繫人馬上為號。五十人為一隊。前二十人

全裝重甲。持槍或棍棒。後三十人。輕甲操弓矢。每遇敵。必有一二人躍馬而出。先觀陣之虛實。或向其左右前後。結陣而馳撃之。百步之外。弓矢齊發。無

不中者。勝則整陣而復追。敗則復聚而不散。其分合出入。應變若神。人人皆自為戰所以勝也。遼國舊例。凡聞軍國大軍。漢人不預。天祚自兩戰

之敗。意謂蕭奉先不知兵。始欲改用將帥。付以東征之事。天祚遂召宰相張琳。吳庸。付以東征事。張琳等。碌碌儒生。非經濟才。統御無法。遽奏曰。前

日之敗。失於輕舉。若用漢軍二十萬。分路進討。無不克者。天祚謂其數多。且差十萬。即降宣札付上京。長春。遼西。諸路。計人戶家業錢。每三百貫。自

備一軍。限二十日各赴期會。時富民有出一百軍。二百軍者。家貲遂竭。琳等非將帥材。器甲聽從自便。人人就易。搶刀氈甲。充數。虧弩鐵甲。百無一

二。雜以番軍。分出四路。北樞宻副使耶律幹離朶。凍流河路都統。衛尉卿蘇壽吉。副之。黃龍府耶律寧。黃龍府路都統。桂州觀察使耿欽。副之。復州

節度使蕭堤曷咸州都統。將作監龔誼。副之。左抵候郎君詳穩蕭河古奴。草峪都統。商州團練使張維協副之。獨凍流河一路。遂深入。女眞軍馬初

一戰稍卻。各保退寨柵。是夕。都統斡離朶。誤聽漢軍已遁。即離遼奚之兵。棄營而奔。明早。漢軍尚餘三萬衆。遂推將作少監武朝彥。為都統。再與女

真合戰。遂大敗。餘三路聞之。各退保本路防城。數月間。遂為女真攻陷。丁壯斬戮無遺。嬰孺貫之槊上。盤舞為戲。所過赤也無餘。應遼東界內熟戶

女真。亦為阿骨打吞併。分揀強壯人馬充軍。遂有鐵。騎萬餘。初蕭嗣先。出河店之敗也。諸蕃漢兵將。多不赴都統行營聚合。各迯走歸家。或被傷

詣行闕而告歸者。蕭奉先懼弟嗣先。獲罪。輙奏天祚。雲東征潰兵。懼所至劫掠。若不從權肆赦。將嘯聚為腹心患。天祚從之。降赦應係出河店潰軍。

並免罪歸業。所有遺棄係官器甲。亦不理索。嗣先遂詣闕待罪。伹免官而已。自是出征之兵。皆謂戰則有死而無功。退則有生而無罪。由是各無鬬

志。累年用兵。每遇女真。望風奔潰。降赦免罪。不能成功者。此也。 乙未。天慶五年。宋政和五年秋七月朔。日食。 八月。天祚下詔親征女真。率蕃漢

兵十餘萬。出長春路。命樞使蕭奉先。為御營都統。耶律章奴。副之。以精兵二萬為先鋒。餘分五部為正兵。諸大臣貴族子弟千餘人。為硬軍扈從。百

司護衛軍。北出駱駝口。車騎亙百里。鼓角旌旗。震耀原野。別以漢軍步騎三萬。命都檢點蕭胡覩姑。為都統。樞宻直學學士柴誼。副之。南出寧江州。

路自長春州分路而進。齎數月之糧。期必滅女真。一夕軍中戈戟有光。馬皆嘶鳴。咸以為不祥。天祚問天官李圭。圭不能對。宰相張琳前奏曰。唐莊

宗攻梁。矛戟夜有光。郭崇韜曰。火出兵入。破賊之兆。遂滅梁。天祚喜而信之。遂行。女真師至鴨淥江。人心疑懼。初天祚親征。女真甚懼。粘罕兀朮。僞

請為卑哀求生者。陽以示衆實以求戰。嫚書上之。天祚大怒。下詔有女真作過。大軍翦除之語。阿骨打聚諸首曰。始與汝輩起兵。蓋苦遼國殘虐。今

吾謂若卑哀請降。庶幾紓禍。乃欲盡行翦除。爲之奈何。不若殺我一族。衆共迎降。可以轉禍為福。諸酋皆羅拜曰。事至此。當誓死一戰。次日御營退

行三十里。或言於天祚曰。兵已深入。女真在近。軍心皆願一戰。何必退也。天祚亟召諸統兵官。問策安在。人皆觀望。無敢言不願戰者。再傳令進兵。

十一月。天祚與女真兵會。時盛寒。雪深尺餘。先鋒接戰。雲塵亙天。日色赤暗。天祚親督諸軍進戰。少頃。軍馬左旋三轉。已橫屍滿野。望天祚御旗

向西南出。衆軍隨而敗潰。始悟矛戟有光。為凶兆也。女真亦不急追。徐收所獲輜重馬牛而已。天祚一日一夜。走五百里。退保長春。女真乗勝。遂並

渤海遼陽等五十四州。耶律章奴。係大橫帳。與衆謀曰。天祚失道。皇叔燕王淳。淳乃道宗弟弘木之於俗呼爲燕王實封秦國王親賢。若廢天祚。而

迎燕王判燕京留守事。女真可不戰而服也。章奴。與同謀人二千餘騎。夜半奔上京。迎立燕王。是日有燕王妃父蕭唐骨德。告其事天祚。詔遣長公

主駙馬蕭昱。領精騎千餘。詣廣平甸。防護后妃諸王行宮。別遣帳前親信乙信。賫御札馳報燕王。時章奴先遣燕王二妃親弟蕭諦里。外甥蕭延留。

說之曰。前日御營兵。為女真所敗。天祚不知所在。今天下無主。諸幼弱。請王權知軍國事。失此機會。姦雄竊發。未易圖也。燕王曰。此非細事。天祚自

有諸王當立。南北面大臣不來。而汝等來。何也。宻令左右拘之。少頃。乙信持天祚御札至。備言章奴等。欲行廢立之事。燕王對使者號泣。斬蕭諦里。

蕭延留。首級。以獻。單騎由間道。避章奴賊衆。趣廣平甸。待罪。天祚待之如初。章奴知燕王不聽。領麾下掠慶饒懷祖等州。嘯聚渤海盜衆數萬。直趨

廣平甸。犯天祚行闕索戰。賴順國女真阿鶻産等。三百餘騎。一戰而勝。擒其貴族二百餘人。並斬以徇。妻女配役綉院。或給散近幸為婢。餘得脫者

奔女真。章奴僞作使人。帶牌走馬。奔女真近境泰州。為識者所獲。以送天祚。天祚命腰斬於市。剖其心獻祖廟。分送五路號令。 初章奴之叛也。蕭

奉先。以燕王素得漢人心。疑章奴。潛與南路漢軍同謀。遽以聞天祚。即以同知宣徽北院事韓汝誨。詣漢軍行營。傳宣曰。將士離家。暴露日久。風霜

之凍。誠可憐憫。今女真逺遁。不可深入。並令放還。諸軍皆歡呼分散。越三日。復遣使督進發。軍中洶洶。遲疑不行。及聞大軍已敗。亦自燒營逃去。天

祚隨行衛兵。僅三五百人而已。遂詔募燕雲漢人。護駕到廣平。再降指揮。若護駕至起離日。依上推賞。是歲。宋遣羅選。侯益等。詣遼充賀生辰。及正

旦使。入國道梗。中京阻程。兩月不得見天祚而回。 乙未。天慶六年。宋政和六年春正月朔夜。渤海人高永昌。率兇徒十數人。乗酒恃勇。持刃踰坦。

入府衙。登㕔。問留守所在。紿雲外軍變。請為備。保先纔出。刺殺之。是夜有戶部。使太公鼎。本渤海人。登進士第。頗剛明。聞亂作。權行留守事。與副守

高清臣。集諸營奚漢兵千餘人。次日搜索元祚渤海人。得數十人。並斬首即撫安。民倉卒之際。有濫被其害者。小人喜亂。得以藉口。不可禁戢。一夜

燒寨起亂。 初三日。軍馬抵首山門。太公鼎等。登門說諭使歸。不從。初 五日夜。城中舉火。內應開門。騎兵突入。陣於通衢。太公鼎。高清臣。督軍迎

敵不勝。領麾下殘兵百餘人。奪西門出奔行闕。高永昌自殺。留守蕭保先後自據東京。稱大渤海皇帝。改元應順。據遼東五十餘州。分遣軍馬。肆其

殺掠。所在州郡奚人戶。徃徃挈家。渡遼以備。獨瀋州未下。宰。相張琳。瀋州人也。天祚命討之琳先當兩任戶部。使。有東京人望。至是募遼東失業者

並驅轉戶強壯充軍。蓋遼東夙與女真渤海有讎。轉戶則使從良。庶幾效命敢戰。旬日之間。得兵二萬餘隨行。官屬將領。聽從辟差。 是春。天祚募

渤海武勇馬軍高永昌等。二千人。屯白草谷。備禦女真。會東京留守太師蕭保先。乃奉先堂弟爲政酷虐。渤海素悍。有犯者不恕。東京乃渤海故地。

自阿保機力戰。二十餘年。始得之。建為東京。夏五月。初自顯州進兵。渤海止備遼河三義黎樹口。張琳遣羸卒數千。疑其守兵。以精騎間道渡河

趨瀋州。渤海始覺。遣兵迎敵。旬日間三十餘戰。渤海稍卻。退保東京。張琳兵拒城五里。隔太子河劄寨。先遣人移文招撫。不從。傳令留五日糧。決策

破城。越二日。發安德州義軍先渡河。次引大軍齊渡。忽渤海上流。有鐵騎五百。突出其傍。諸軍少卻。退保舊寨。河路復為所斷。三日不得渡。衆以飢

告。謀歸瀋州。徐圖後舉。初七日夜。移寨渤海。騎兵尾襲。強壯者僅得入城老幼悉被殺掠。是時軍伍尚整。方議再舉。忽承女真西南路都統闍母國

王檄。凖渤海國王高永昌狀。遼國張宰相統領太軍前來討伐。伏乞救援當道於義。即合應援。已約已月二十一日進兵。檄到瀋州。衆以渤海詐作

此檄。不為備。是日聞探東北有軍掩至。將士呼曰女真至矣。張琳急整軍迎敵。將士見女真兵。氣已奪。遂敗走入城。女真隨入。先據城西南。後縱兵

殺戮幾盡。孟初。劉思溫等。死之。張琳與諸子弟等。並官屬。縋城苟免。盡失軍資器甲。隨入遼州。收集殘軍。坐是。謫授遼興軍節度使。乃平州也自張

琳之敗。國人皆稱燕王賢而忠。若付以東征。士必樂為用。兼遼東民。自渤海之敗。渡遼失所者衆。若招之為軍。彼可報怨。此且報國。必以死戰。天祚

乃授燕王都元帥。蕭德恭副之。永興軍使耶律佛項。延昌宮使蕭昂。並兼監軍。聴辟官屬。召募遼東飢民。得二萬餘。謂之怨軍。如郭藥師者。是也。別

選燕雲平路禁軍五千人。並勸諭三路富民。依等第進獻武勇軍二千人。如董龐兒。張闕羽者。是也。及科敷運腳車三千乗。准備隨軍支遣。境內騷

然矣。燕王既招怨軍。合禁軍。武勇軍。共三萬人。自八月進發。十月到乾州。十三箇山劄寨。至十一月二十四日夜。忽管押武勇軍大常少卿武朝彥。

率府屬馬僧辨。潛謀作亂。遣百餘騎趨中軍帳。先殺燕王。覺之奔他軍。免。餘皆閉壁不應。朝彥知謀不成。擁騎二千。欲南奔。道為關羽所殺。 燕王

自被命東征。恥其行未出境而兵亂。勉率諸軍。自黎樹口。渡遼水。欲下瀋州。駐兵城下。射書令降。不應。選精銳梯城。復矢石如雨不能上。或報女真

援至。退保遼河。是行雖無所得。亦無所失。既而燕王被召赴闕。留北宰相蕭德恭。上京路都統耶律余都睹。副之。太常袞耶律啼哩姑。濠懿州路都

統。延慶宮。使蕭和尚奴。副之。都元帥府監軍耶律佛頂顯州路都統。四軍太師蕭幹。副之。並以屯田爲備。自天祚親征敗績。中外歸罪蕭奉先。於是

謫奉先西南面招討。擢用耶律大悲奴。為北樞宻使。蕭查剌同知樞宻院使。間有軍國大事。天祚與南面宰。相執政吳庸。馬人望。柴誼等。參議。數人

皆昏繆。不能裁決。當時國人諺曰。五個翁翁四百歲。南面北面頓瞌睡。自己精神管不得。有甚心情殺女真。逺近傳為笑端。有人聞於天祚。亦笑而

不悟。是歲上罷耶律大悲奴。再詔蕭奉先代之。蕭查剌授西京留守事。其後罷美庸。馬人望。柴誼。以李處溫。左企弓代之。至於國亡。 女真初援渤

海。已而復相攻。渤海大敗。高永昌遁入海。女真遣兀室訥波渤堇。以騎三千。追及於長松島。斬之。其潰散漢兒軍。多相聚為盜。如侯槩。吳撞天等。所

在螭結。以千百計。自稱雲隊。海隊。之類。紛然並起。每一飯屠數千人。數路之民殆盡。遼不能制之。 丁酉。天慶七年。宋政和七年夏。天祚再命燕王

會四路兵馬防秋。九月。初發燕山府。十月。至陰涼河。聞怨軍時寒無衣。劫掠乾州。都統肖幹。一面招安。初怨軍有八營。共二萬八千餘人。自宜州

募者。謂之前宜營。再募者。謂再宜營。前錦後錦者。亦有乾營。大營岩。前營叛者。乃乾營大營前錦營也。 十一月。到衛州蒺藜山。遂留大軍就糧司

農縣。領輕騎二千。欲赴顯州。處置作過。怨軍行次懿州。或報女真前軍已過明王墳。即召大軍會徽州。有星如月。徐徐南行而落。光照人物。與月

無異。是年。蘇復州編民。百餘戶。泛海而登州岸具言女真兵來。攻奪遼東地。以過遼河之西。登州守王師中以聞於宋。宋詔童貫。蔡京。議遣人偵

其實。委師中。選將校七人。各藉以官。用平海指揮兵舡。載郭藥師同徃。至海北。見女真邏者。不敢前。後回青州。安撫崔直躬。奏其事於宋。詔復委童

貫措置。應借官過海人。悉寘之法。別遣使女直。講賣馬舊好。戊戌。天慶八年。宋徽宗重和改元金阿骨打稱帝天輔元年春正月。燕王淳。將討怨

軍。而遇女真於徽州之東。未陣而潰。初女真入攻。前後多見天象。或白氣經天。或白虹貫日。或天狗夜墜。或彗掃西南。赤氣滿空。遼兵輙敗。是夕有

赤氣若火。先自東起。徃來紛亂。移時而散。軍中以謂凶兆。皆無鬬志。燕王與麾下五百騎。退保長泊魚務。於是女真入新州。節度使王從輔。開門降。

女真焚掠而去。所經盛懿濠衛四州皆降。犒勞而過。女真別遣闍母國王。攻怨軍於顯州。怨軍大敗。蕭幹棄醫閭山牽馬嶺招收殘卒。不滿萬人。女

真以馬疫。破乾顯等州。焚掠而歸。天祚在中京。聞燕王兵敗。女真入新州。晝夜憂懼。潛令內庫三局官。打包珠玉珍玩。五百餘囊。駿馬二千。夜入飛

龍院。銀養為備。嘗謂左右曰。若女真必來。吾有日行三五百里馬若千。又與宋朝爲兄弟。夏國舅甥。皆可以歸。亦不失一生富貴。所憂者。軍民受禍

耳。識者聞之。私相謂曰。遼之亡矣。自古人主。豈有棄軍民而自為。謀身計者。其能享國乎。暨聞女真焚劫新州以歸。即以謂威德可加。彼何能為。復

自縱肆。五月壬午朔。日有食之。 秋。女眞䧟東京黃龍府。咸信蘇復辰海同銀通韓烏遂春奉靖等五十餘城內並邊二十餘州。各有和糴倉。依祖

宗法。每歲出陳易新。許民自願假貸。收息二分。所有無慮三五十萬碩。雖累歲舉兵。未嘗支用。至是女真悉取之。據遼東長春兩路。 是時有楊

朴者。遼東鐵州人也。本渤海大族。登進士第。累官校書郎。先是高永昌叛時。降。女真。頗用事。勸阿骨打稱皇帝。改元天輔。以王爲姓。旻為名。以其國

産金。號大金。又陳說阿骨打曰。自古英雄開國受禪。先求大國封冊 八月。阿骨打遣人詣天祚求封冊。其事有十。徽號大聖大明皇帝。一也。國號

大金。二也。玉輅。三也。袞冕。四也。玉刻御前之寳。五也。以弟兄通問。六也。生辰正旦遣使。七也。歲輸銀絹二十五萬匹。兩分南宋歲賜之半。八也。割遼

東長春兩路。九也。送還女真阿鶻産。趙三大王。十也。天祚付羣臣等議。蕭奉先大喜。以為自此無患。差靜江軍節度使蕭習烈。翰林學士楊勉。充封

冊使副。歸州觀察。使張孝偉。太常少卿王甫充通問使副衛尉少卿劉湜。充管禮物官。將作少監楊立忠。充讀冊使。備天子袞冕。玉冊。金印。車輅。法

駕之屬。冊立阿骨打爲東懷國至聖至明皇帝。其冊文畧曰。眷惟肅慎之區。實介扶餘之俗。土濱上國。村布中嶔。雅有山川之名。承其父祖之胤。碧

雲袤野。固須挺於渠村。皓雪飛霜。疇不推於絶駕。章封屢報。誠意交孚。載念遙芬。宜膺多戩。是用遣蕭習烈等。持節備禮。冊為東懷國至聖至明皇

帝。義敦友睦。地列豐腴。嗚呼。戒哉欽哉。式孚於休。所有徽號。緑犯祖號。改為至聖至明。餘悉從之。使人自十月發行。 冬十二月。至金國。楊朴以儀

物不全用天子之制。又東懷國。乃小邦懷其德之義。仍無冊爲兄之文。如遙芬多戩。皆非美意。彤弓象輅。亦諸侯事。渠材二字。意似輕侮。命習烈歸

易其文。題答雲。兄有弟恭。出自周書。言友睦則兄之義見矣。楊朴等。面折以為非是。阿骨打大怒。叱出使副。欲腰斬之。粘罕諸人爲謝。乃解。尚人笞

百餘。次年三月。止遣蕭習烈楊上忠向。雲冊文駡我。我都不曉徽號國號。玉輅。御寳。我都有之。須稱我大金國皇帝兄即已能從。我今秋可至軍前。

不然。我提兵取上京矣。天祚惡聞女真事。蕭奉先揣其意。皆不以聞。廷延久之。聞上京已破。和議遂寢。後天祚雖復請和。皆不報。 己亥。天慶九年。

宋徽宗宣和改元金天輔二年春有赤色。大三四圍。長二三丈。索索如樹。西方有火五團。下行十餘丈。不至地而滅。 夏。金人攻䧟上京路。祖州則

太祖之天膳堂。懷州則太宗德光之崇元殿。慶州則望僊。望聖。神儀。三殿。並先破乾顯等州。如凝神殿。安元聖母殿。木葉山之世祖殿。諸陵。並皇妃

子弟影堂。焚燒掠盡。發掘金銀珠玉。所司即以聞。蕭奉先皆抑而不奏。後天祚雖知。問及陵寢事。奉先對以初雖侵犯元宮。劫掠諸物。尚懼列聖威

靈。不敢毀壞靈柩。已指揮有司修葺巡護。奉先迎合誕謾。類皆如此。遼國屢年困於用兵。應有諸州富民子弟。自願進軍馬人獻錢三千貫。特補進

士出身。諸番部富人。進軍。獻馬。納栗。出官各有差。又因燕王言遼東失業飢民。困踣道路。死者十之八九。㫖令中京燕雲平三路諸色人收養。候次

年等第推恩。官爵之濫。至此而極。 四月朔。日食。庚子。天慶十年。宋宣和二年金天輔三年冬十月朔。日食。辛丑。保大元年。宋宣和三年金天

輔四年春。日有青匆青黑無光。其中洶洶而動。若鉟金而涌。日旁有青黑色。正如水波。周回而旋轉。將暮而止。 金人自破上京。終歲不出師。然遼

國防屯如故。有東南路怨軍。將領董小醜。坐討平州賊逗留不進。被誅。本部隊長羅青漢董重孫等。倡率怨軍作亂。攻綿州。月餘不能下。賴都統耶

律余睹援兵至。怨軍始懼。郭樂師等內變。自殺賊魁羅青漢等數人。就招安。都統蕭幹。奏選留二千人為四營。擢郭藥師。張令微。微本令微劉舜臣。

甄五臣。各統將領。餘六千人。悉送燕雲平三路充禁軍。或養濟。實欲分其勢也。余睹謂蕭幹曰。前年兩營叛劫。掠乾州。已從招安。今歲全軍復叛。

而攻綿州。苟我軍不來。城破。則數萬居民被害。所謂怨軍。未能報怨於金人。而屢怨叛於我家。今若乗其解甲。遣兵掩殺淨盡。則永絶後患。幹曰。亦

有忠義。為一時脅從者。豈可盡誅之。二人議論不合。交章並奏。卒從蕭幹之議。 遼自金人侵犯以來。天下郡縣所失幾半。生靈塗炭。宗廟丘墟。天

祚尚以四時游畋爲樂。工作之費。未嘗少輙。遂失內外人心。嘗有倦處萬幾之意。有四子。長曰趙王。昭容所出。次曰𣈆王。文妃所出。次曰秦王。魯王。

並元妃所出。國人皆知晉王賢而屬望焉元妃兄樞宻使蕭奉先。慮秦王不得立。宻圖之。未有以發。𣈆王母文妃姊妹三人。長適耶律撻曷里。次適

余睹。會撻曷里妻。嘗過余睹家。肖奉先。宻遣人誣告其結余睹。將立𣈆王尊天祚為太上皇帝。事發。撻曷里妻等皆伏誅。文妃亦賜死。獨留𣈆王。時

余覩在軍中聞之懼。即領千餘騎。併骨肉車帳叛歸金國。時方盛夏。途中為霖雨所阻。天祚遣知奚王府蕭遐買。宰相蕭德恭。太常袞耶律諦里姑

歸州觀察使蕭和尚奴。太師蕭幹。各領本部軍馬。會合追之。至閭山縣。相及。諸軍議曰。今天祚信用奉先。致晉王之禍。兼奉先平日視吾曹蔑如也。

余睹宗室之豪俊。負氣不為人下。若擒余覩。則他日。吾曹皆余睹也。不若縱之為利。皆曰喏。於是紿雲。追之不及。余覩既亡。奉先懼諸將皆叛。乃峻

加蕭遐買等爵賞。以慰其心。 壬寅。保大二年。宋宣和四年金天輔五年春。金人䧟中京。中京其國也先是金主阿骨打。遣使曷魯等如宋。自海上

歸得書。意宋朝絶之。乃命其弟故碖。國。相孛極烈。並粘罕兀室。用遼降人余睹。爲前鋒。由奚西過平地松林。駐白水。別遣精兵五百騎。到松亭關。邀

截本京官民奔逸車乗。天祚在燕京。聞報甚懼。即日出居庸關。又聞余覩爲前鋒。導兵奄至。蕭奉先奏曰。余睹乃宗枝也。豈欲亡遼。不過求立其甥

𣈆王而已。何惜一子。伐其奸謀。遂賜𣈆王死。𣈆王賢而有人望。死非其罪。行闕百官諸軍聞之。莫不流涕自此人心益離。 三月。報余覩兵至。天祚

率騎兵五千。西奔雲中府。留宰相張琳。李處溫等。與燕王同守燕。天祚去時。衛士五千。中途潰散。僅諸王並長公主騎馬。諸子弟三百餘。騎。過雲中

城下。撫諭留守蕭查剌。轉運劉企常等曰。金兵不逺。好與軍民守城。但取馬三千疋。由天德軍。趨漁陽。入夾山。因謂蕭奉先曰。使我至此。皆汝之由。

汝急去。人不汝容。奉先慟哭辭去。行二十里。為左右所殺。金兵至雲中。蕭查剌等。率軍民父老開門迎降。金主阿骨打留精兵二百騎。與留守自衛

而追天祚。幾及。應行宮內庫三局珍寳。祖宗二百餘年所積。及其幼女。悉為俘掠一空。金兵自追天祚。旬日未回。府中兵變。推馬權。韓執謙。為都統。

逐出蕭查剌等。及衛兵。閉門拒守。飛申燕王求救。時燕王僣位之初。無兵可遣。但指揮蔚州發兵應援。金兵回至城下。見留守等被。逐督軍民攻城。

彌旬破城。執馬權。韓執謙等。盡殺諸軍。䧟朔應諸州。擄去群牧良馬三萬疋。天祚自奔夾山。命令不通。燕王守燕。深得人心。李處溫與族弟處能。及

其子奭。都統蕭幹。挾怨軍。謀立燕王。告報在府百官。諸軍。僧道。父老。數萬人。於三月十七日詣燕王府。方邀張琳告其事。琳曰。攝政則可。未可即真。

處溫曰。天意人心已定。豈可易也。百官班立。獨琳有難色。既而王出。李奭以赭袍被之。百官軍民。拜舜山呼。王驚泣。辝不獲色。而即位。僣號天錫皇

帝。改元建福。改怨軍為常勝軍。以李處溫。守太尉。左企弓。守司徒。曹勇義。知樞宻院。虞仲文。知泰政。張琳。守太師。十日一朝。平章軍國大事。外雖以

元老尊之。其實不欲其位在已上也。李處能。奭。數十人以定策功。補官。方議降赦。燕中父老再告。隨駕內庫都點檢劉彥良。姦佞之人。導引天祚。爲

一切失德之事。國人呼爲肉柱杖。蓋其倚附而行也。妻雲奇者。本倡婦也。日夕出入禁中以諧謔。夫婦共為國害。請先誅而後降赦。是日烏彥良夫

婦之首於市。人爭𦡈肉而食之。然後肆赦。燕王廢天祚為湘陰王。詔曰。天道旣隱。不行遜之風。皇天無私。自有廢興之數。事貴得效。人雖力爲。朕

劫保青宮。長歸朱邸。雖曰。人情之久係。誰雲神器之可求。欲避周公之嫌。未忘季札之節。奈何一旦之無主。至使四海之求君。推戴四從。謳歌百和。

不敢墜祖宗之業。勉與攬帝王之權。實懼纂圖之爲難。尚思復辟之可待。近得群臣之奏。槩陳前主之非。所謂復諫矜能。比頑棄德。躁動靡常節。平

居無話言。室家之杼柚盡空。更資淫費。宗廟之衣冠見毀。不輟常畋。漢子之戮實無名。汲妻之亂孰可忍。加以權臣壅隔。政事紏紛。左右離心。遐邇

解體。訖無悛悟。以至播遷。伊感自貽。大勢已去。是謂衰四海之望。安得胃一人之稱。冝削徽名。用昭否德。方朕心之牽愛。尚不忍從。奈群議之大公。

正復見請。勉循故事。用降新封。可降封馬相陰王。嗚呼。命不於常。事非得已。豈予小子。敢專位號之尊。蓋徇衆心。以為社稷之計。凡在聞聽。體予至

懷。燕王自稱帝後。以燕雲平。中京上京遼西六路。奄爲己有。而沙漠以北。西南面西北路。招討府諸番部族。天祚主之。猶稱保大二年。遼國自此分

矣。夏四月。燕王遣知宣徽南院事蕭撻勃也。樞宻副承㫖王居元。充告謝。使詣宋。至白溝。等候宋徽宗降㫖。以天祚見在夾山。燕王安得擅立。令

雄州郤之。人使遂回。是時。宋命太師童貫。爲宣撫使以蔡攸副之。勒兵十五萬巡邊。下詔復燕雲故地。仍以三策付童貫。如燕人恱而取之。因復

舊疆。上也。燕王納欵稱藩。次也。燕人未復按兵述邊。下也。貫遣張寳。趙忠。賫書徃論燕王。使舉國內附。故書畧曰。吳越錢俶。西蜀孟昶等。歸朝以來。

世世子孫。不失富貴。況遼之與宋。歡好百年。誠能舉國內附。則恩數有加。苟懷執迷。後時失機。恐有彭越之禍。起於帳中。淳得書。斬其二使。又令趙

翊。本董龐見遣使臣。說諭易州土豪史成。使起兵獻城。為史成執送燕京。斬之。五月童貫再遣种師道等。率兵數萬。壓境問罪。先遣閣門宣贊馬擴。持

宋徽宗手詔。撫諭燕王。使納土以歸。世世不失王爵。並告燕民。以示存恤之意。王雖不從。心亦懷懼。馬擴過白溝。有漢兒劉宗吉者。私出見擴。許開

涿州門以獻。擴以二榜付之。是時宋師稍集。种師道總東路之衆。屯白溝。王稟將前軍。揚惟忠。將左軍。种師中。將右軍。王玶。將後軍。趙明。楊志。將選

鋒軍。辛興宗。總西路之衆屯范村。楊可世。王淵。將前軍。焦安節。將左軍。劉光世。冀景。將右軍。曲奇。王育。將後軍。吳子厚。劉安。將選鋒。並聽劉延節制。

以劉韐。宇文。黃中。為參謀。鄧珪。鄧琯。為廉訪。六月。童貫至高陽關。駐軍。用知雄州和詵計。降黃榜。及旗。述弔民伐罪。出於不得已之意。如敢殺人。

並從軍法。若有豪傑。以燕京來獻。除節度使。燕王遣大石林牙。領一千五百餘騎。屯涿州新城。林牙詰以兩國盟好。何為興師。既是信使。安得結劉

宗吉獻城。擴曰。女真兵已至山後。本朝乃是遣兵教燕。劉元吉見投。安得不納。林牙曰。本欲劉宣贊綠自來通和。不欲太甚。欲和則和。欲戰則戰。大

暑熱。毋令諸軍徒苦。語畢。上馬馳去。前軍統制楊可世。信和詵言。燕人文欲內附。必有簟食之迎。將輕騎數千過界。趨蘭溝甸。乃先遣人以旗榜渡

河橋開示。林牙見之曰。有死而已。可世馬所掩。被傷而退。燕王益兵二萬。遣蕭翰統之。將渡白溝。宋諸。將皆迎戰。師道曰。不可妄動。尋退兵。蕭翰迎

戰於范村。甚力。興宗遣楊可弼救之。仍自督戰。乃郤。凢駐白溝河十有二日。乃還師退保雄州。其日北風。大雨雹。追騎大至。詬以敗盟。追至雄州。童

貫以其兵尚盛。未可以取。歸罪和詵。侯益。謂其探報不實。妄請興師。旣而徽宗降詔班師。當燕王僣號之初。漢軍多而番軍少。蕭翰建議。籍東西奚

二千餘人。及嶺外南北大王。乙室王皮室猛。拽剸司。遼民遭金人入寇。徃徃竄山谷沙漠間。聞燕王立。無不內向。然人馬飢甚。不能逺來。遂令州縣

招之。得萬餘戶。選一人為軍。支贍家錢三十貫。謂之瘦軍。既而散處涿易間。侵掠平民。甚於盜賊。主兵之官。縱而不問。後來常勝軍叛歸南朝。首殺

涿州瘦軍家口。正以罪此取恱人心。 是月。燕王病。聞天祚自夾山傳檄至天德軍。雲內朔武應蔚等州。已會合諸蕃精兵五萬騎。約秋八月入燕。

並遣近位小底查剌。馳馬問勞燕王。並索衣裘茗藥。王甚懼。會南北大臣會議。如李處溫蕭幹。謂莫若迎泰而拒湘。湘者。天祚降封為湘陰王。秦者。

乃天祚次子秦王也。召百官共議。有從吾議者東立。獨有南面諸行部部署耶律寧。西。謂天祚果能復興。何名拒之。迎子拒父。亦無是理。處溫以

寧搖衆。欲誅之。淳撫枕歎曰。此忠臣也。天祚果來。吾有死而已。將何辭以見。天祚兵出漁陽。僅復朔應等州。復爲金所敗。虜其元妃諸王天祚復棄

夾山。二十四日。淳薨。謚曰宣宗。無嗣。李處溫。及其子奭。舊與宋趙良嗣善。童貫使良嗣以書約為內應。募牒者投之。並通書馬柔吉等。令結義士。

開門迎降。拘執虜囚。以踐徃者歸朝。滅虜之言。處溫亦令奭。潛以帛書相贈。答及淳臥病。知必死。授處溫都元師。欲以身後托之。病既亟。蕭幹與大

石林牙橋。命宰相侍疾。獨處溫不至。陰聚武勇軍二千爲備。紿曰奉宻㫖防他變。是夜淳死。不發喪。幹等先集遼騎三千。陳於毬塲。會百官。議立燕

王妻蕭氏爲皇太后。權主軍國事。奉迎天祚次子秦王爲帝。從議者書名押字。無敢有一異者。蕭氏遂即位於柩前。改元德興。蕭後者。燕王秦國妃

也。妃兄弟。坐章奴誅天祚。囚之上京。女真破。得出。又囚於中京。淳立而歸。後以蕭幹有援立功。封子越王天祚聞淳死。下詔削其官爵。並妻肅氏。亦

降為庶人。仍改姓虺氏。後僣位時。獨李處溫後至稱賀。屬時多難。未欲即誅。赦其罪。但追毀元帥宣札而已。有弟處能懼禍及。已落髮為僧。蕭後送

海島龍雲寺。或告雲處溫父子潛通童貫欲挾後歸宋朝。後引問。處溫曰。臣父子於宣宗。有定策功。宜數世宥。不當以讒獲罪。太后曰。向使燕王如

周公。終享親賢重名於後世。豈不勝太寧王述軋。楚國王涅里耶。見親王謀反誅者誤燕王者皆汝父子。並數他罪數十條。處溫無以對。遂賜死。其

子奭陵處斬。命籍其家貲。得見錢七萬餘貫。金銀珠玉稱是。皆自為宰相數月之間。四方賄賂公行所得。初處溫聞天祚播遷。勸立燕王僣號。以圖

恩倖。及燕王死。後恐遼國將亡。失其所依。北通金國。南結童貫。願挾蕭後以納土。皆非至誠。欲為身謀。而至此反為身禍。及宋師撫定燕山。追封處

溫爲廣陽郡王。子李奭為保寧軍節度使。以其家為廟。録其孫一人。八月。金主趨中京。道聞天祚聚兵於國崖亟徃攻之。太戰。生擒都統蕭規。天祚

脫身走。及夏。國引兵數萬。襲天德軍。金主遣偏將帥兵七千。撃破之。屬秋霖。水暴至。夏人溺水不勝計。金主屢勝兵驕。遂因秋成。並邊牧馬休兵。屯

奉聖州之東。 自燕王死。蕭後專政。遼恐漢人應南軍。將謀之。管常勝軍郭藥師。遣使奉表降宋。高鳳亦以易州降。時宋童貫回雄州。在道中。而郭

藥師至。授以軍八千。並易州義兵五千。並隷劉延慶爲嚮導軍聲大振九月肖後遣蕭容韓昉詣宋奉表稱蕃冬十月宋劉延慶郭藥師等。自

雄州趨新城。劉光世。楊可世。自安肅軍出易州會於涿州。時兵衆五十萬攻燕。進駐盧溝河。時燕軍蕭幹。亦於燕城十里外。築壘相拒。藥師命延慶。

選常勝軍五千騎。間道襲燕。夜半渡河。㗸枚而進。質明常勝軍五千騎。雜鄉人。奪迎春門以入。大軍繼至燕城。遣人諭蕭後使降。蕭幹知宋師入燕。

亟徃救。人皆死鬬。藥師屢敗。棄門不得出。盡棄馬。縋城而下。死傷過半。還者數百騎而已。時宋師屯盧溝河者未動。蕭幹兵纔數千。得漢兒兩人留

帳中。夜半僞相語曰。聞漢兵十萬。吾師三倍。當分左右翼。以精兵衝其中。舉火為應。殲之無遺。陰逸其一人歸報。既夕而遁。衆軍遂潰。自相蹂踐。幹

遣騎追至涿水北。而回。 十二月。金粘罕趨南暗口。撻懶駙馬趨北牛口。金主趨居庸關。分三路入燕。蕭後旣敗。奉表於金。稱蕃請和。金主不許。自

媯儒二州。進兵抵居庸關。遼人棄關走。癸卯。保大三年宋宣和五年金天輔六年五月以後吳乞買立改元天會春正月。金主入居庸關。晡時到

燕蕭後聞居庸關失守。夜率蕭幹。及車帳出城。聲言迎敵。實欲出棄。國相左金弓等。辭於國門後曰國難至此。我親率諸軍。為社稷一戰。勝則再見

卿等不然死矣。卿等弩刀保吾民母使濫被殺戮。言訖泣下。後未行五十里。金人游騎已及城。左企弓等方脩守具。忽報統軍蕭乙信啓城門。金人

前軍已登城矣於是左企弓。虞仲文曹勇義。劉彥宗蕭乙信等。迎降。出丹鳳門毬場內投拜。阿骨打戎服坐。衆呼萬歲皆伏拜待罪於下。譯者曰。我

見城頭炮繩𥱊角。都不曾觧動是無拒我意也。並放罪。和蕭後東歸以避金人至松亭關議所徃。耶律大石林牙遼人也。欲歸天祚。四軍大王蕭

幹。吳人也。欲就奚王府立國有宣宗駙馬都尉蕭勃迭曰。今日固合歸天祚然而何面目相見。林牙命左右牽出斬之傳令軍中。有敢異議者斬。於

是遼奚軍列陣相拒而分矣遼軍從林牙。挾蕭後以歸天祚於夾山。時奚渤海軍。從蕭幹留奚王府。幹據府自立。僣號為神聖皇帝。國號大奚。改元

天興。時奚中闕食。 六月。奚兵出盧龍嶺。攻破景州。殺守臣劉滋。通判楊伯榮。又敗常勝軍張令徽。劉慶仁軍馬於雁門鎮。攻䧟薊州。守臣高公輔棄

城走。又寇掠燕城。其鋒銳甚有涉河犯京師之意。人情洶洶。頗有謀棄燕者。宋童貫自京師移文王安中。郭藥師。切責之。 七月。奚兵遇郭藥師戰

於腰鋪。大敗而歸。藥師乗勝追襲過盧龍嶺。殺傷過半。從軍老小車乗。就糧於後者。悉為常勝軍所獲。因而招降到奚渤海漢軍五千餘人。諸軍既

失老小。忿怨為蕭幹所誤。為其部曲得哥。殺之。傳首於河間府。安撫使詹度獻於朝。宋徽宗御紫宸殿。受賀。是時。蕭幹既敗於腰鋪。其黨夔離不。

在峯山亦敗。生擒僞阿骨魯大師。獲耶律德光尊號寳檢。契丹塗金印。常勝軍因此橫甚。藥師復佐之。朝廷不能制。耶律大石林牙。領兵七千到夾

山。天祚命殺蕭後。並外甥常哥。餘免本罪。 張瑴者。平州人也。登進士第。建福元年。授遼興軍。興軍乃平州人也節度使。因鄉兵經過。殺節度使蕭

諦里。金族二百口。劫掠家資數十萬。瑴以鄉人能招安息亂。以功權知平州事。燕王死。瑴度契丹必亡。籍管內丁壯充軍。得五萬人。馬一千疋。招豪

傑。潛為一方之備。蕭太后嘗遣太子少。保時立愛。知平州。瑴有不容之意。由是立愛常稱疾不出。瑴依舊權知州事。會金人下燕。粘罕首以張瑴事問

參政知事康公弼曰。張瑴狂妄寡謀。雖有兵數萬皆鄉民。器甲不俻。資糧不給。彼何能為。示之不疑。圖之未晚也。粘罕召時立愛赴軍前。進加瑴乃

修海軍節度使。依舊知平州事。將發燕民。由平州歸國。粘罕謂左企弓曰。我欲遣精兵二千餘騎。先下平州擒張瑴。何如。左企弓輦以為然。獨康公

弼曰。若加之以兵是趨平州叛也。公弼舊為平州守臣。願徃伺之。遂授以金牌。馳騎見瑴。諭以粘罕之意。瑴曰。契舟天下八路。七路已下。獨一平州。

敢有異志。所以未觧甲者。北防蕭幹侵掠故也。厚賂而歸。報曰。彼無足慮。粘罕信之。遂改平州為南京。復加同中書門下事。判留守事。而實欲圖之

也。五月。金主阿骨打歸燕山。北追天祚。以疾崩於軍中。謚為大聖武元皇帝。廟號太祖。弟吳乞買立。改天輔六年。為天會元年。遣燕相左企弓等。父

武百官。並被擄燕民。由平州歸國。燕民入平州境。有私訴於瑴者。曰。左企弓不謀守燕。云云至遂縊殺之。見前遼史。六月。榜示燕人。除留守外。盡

許復業。所有逐戶拋下田宅。為常勝軍占佃者。悉還之。燕人方患逺徙。得歸復業。皆大悅。宋徽宗聞燕民之歸降。詔付帥臣詹度多方存恤。有官者

津遣赴闕。換授差遣。餘各令安業。與免三年常賦。張瑴聞之喜為得計。遂以平營灤三州降宋。其地乃後唐末契舟太祖所䧟。非石晉所割。灤州乃

太祖建立也。詹度得集瑴納土書不敢受。宻奏於朝仍語瑴母遽。恐為金人所知。金主聞之。遣閣母國王。將騎三千來問罪。瑴帥兵拒於營州閣母

以兵少。不交鋒而歸。大書州城門曰。夏熱且去。今冬再來。瑴即妄以捿聞於宋。邀求銀蜎數萬疋並詰勑數道犒賞 張瑴之拒金人也。外則納疑

於大宋。通好於蕭幹。而緩急救。門則奉安天祚盡像。凢舉事先白而後行仍用遼國官秩。稱保大三年。遣人奉迎天祚。以圖興復。是時有燕人李

汝弼者。乃翰林學士李石也。高黨者三司使高履也。二人先嘗被擄。後緑張瑴放歸。徃見宣撫王安中。勸朝廷宻納之。燕山路轉運趙良弼。力爭以

為不可。恐開金人禍端。乞斬汝弼以徇。宋朝不從。授瑴奏寧軍節度使世襲平州其屬張敦固等。皆擢待制。瑴得宋詔。喜率官屬郊迎。金人知之。以

千騎襲破平州。瑴挺身走。欲間道如京師。為郭藥師所獲。由是金人乃歸曲於宋。移檄索取。宋朝不得已。命王安中縊殺之。以水銀漬其凾首送平

州。 八月朔目食。陰雲蔽之不見。保大四年。宋宣和六年金太宗天會二年秋七月。金人䧟應蔚等州。是秋。天祚得耶律大石林牙兵歸。又得陰

山室韋乞割石兵。自謂天助中興。再謀出兵收復燕雲。大石林牙力諫曰。自金人初䧟長春遼陽東京也兩路。則駕不幸廣平甸。常歲受禮處而都

中京。及䧟上京。則都燕山。及䧟中京。則幸雲中。及幸雲中。則都夾山向以全師不謀戰俻。以至舉國漢地。皆為金人所有。今國勢微弱至此而力求

戰。非得計也。當養兵特時而動。不可輕舉。天祚斥而不從。大石林牙託疾不行。天祚遂強率諸軍。出夾山。下漁陽嶺。取天德軍。遼國改豐州也東勝

寧邊雲中內等州。南下武州。遇金人兀室。戰於奄曷下水。兀室帥山西漢兒鄉兵爲前驅。以女真千餘騎伏山間。出室韋乞割石兵後。乞割石兵顧

之大驚皆潰。天祚奔竄入陰夾山。金人以力不能入。恨其不出。謂出必得之。天祚亦畏粘罕兵。在雲中。故不敢出。至是聞粘罕歸國。以兀室代成雲

中。乃率韃靼諸軍五萬。弄攜其后妃。二子秦王。趙王。及宗屬南來。大石林牙諫之不聽。遂越漁陽嶺。而粘罕已回雲中。復奔山金司。與小胡魯謀。歸

南宋。又恐不可伏。乃謀棄夏國。計未決。小胡魯宻遣人逓報粘罕粘罕先遣近貴諭降。未復。而金。使婁宿。馳。騎而至。跪於天祚前曰。奴婢不侫。乃以

介冑犯皇帝天滅。死有餘罪。因捧觴而進。遂俘以還。削封海濱王。送長白山東室居之。踰年乙巳金天會三年宋宣和七年而殂。遼國遂滅。 先是

宋徽宗大觀年間。林攄來。使。遼國命其習儀。攄惡其繁瑣。以蕃狗詆伴使。天祚曰。太宗兄弟之邦。吾臣也。今辱吾左右。與厚吾同。欲殺之右廷泣諫

乃正。時天祚在山金司。技窮欲將來歸。因思徃事。恐南宋未必加禮。迺走小勃律。復不納。至夜而回。復欲之雲中。天未明過諜者。言婁宿軍且至。天

祚大驚。時從騎尚千餘。有精金鑄佛長丈有六尺者。他寳貨稱是。皆委之而遁。值天雪。車馬皆有轍跡。遂為金兵所及。初女真入攻時。災異屢見。曾

有人狂歌於市曰。遼國且亡。急使人追之。則人首獸身。連道且亡二字。迸山中不見。變異如此。興亡之數。豈偶然哉。論曰。前史稱一秦既亡。一秦

復生。天祚之阿骨打。即唐季之阿保機也。大勢既去。則涇波濁流。適丁斯時。則人事宜合。方契丹之初起。自阿保機。同光酒色之禍。每每鑒為覆轍。數

世後。游畋射獵。雖或有之。而四時𢌙徙。迄未嘗有定製。內耗郡邑。外擾鄰封。以至捕海東青於女真之域。取細大於萌骨子之彊。內外騷然。禍亂

斯至。重以天祚不道。禽色俱荒。嬖倖用事。委任非人。節制孱庸部曲紛擾強盜在門。寧捨嬰兒之金。虎狼出押。誰負孟賁之勇。觀夫孱主。可謂痛心。

然存亡迭代。亦冥符不偶歟。國語解天祚紀。 侯里吉。地名頭魚宴。上歲時鈎魚得頭魚輙置酒張宴與頭鵝宴同訛莎烈。地名漚里謹。地名歡撻

新查刺。地名射糧軍。射請也女古底。地名落昆髓。地名阿里軫斗地名忽兒珊。西城大軍將名起兒漫。地名虎思幹魯朶。恩亦作斯有力稱幹魯朶

官帳名葛兒罕。漢北君王稱契丹國九主年譜太祖大聖皇帝。諱億書名阿保機梁均王貞明二年丙子稱帝。國號大契丹。辛巳改元天贊。至丙戌

天贊六年。唐明宗天盛元年秋七月崩。在位十一年。太宗嗣聖皇帝。諱德光元名耀屈之太祖第二子丙戌歲即位。丁亥改元天顯。丁酉改元會同。

國號改大遼。丁未。會同十一年。北漢高祖天福元年夏四月崩。在位二十二年。世宗天授皇帝。諱元番名兀欲太祖之孫東丹王突欲之子丁未歲

即位。戊申改元天祿。北漢隱帝乾祐元年辛亥天祿四年。後周太祖廣順元年北漢乾祐四年秋九月爲燕王述軋等弒於新州火神淀。在位五年。

穆宗天順皇帝。諱璟者名述律太宗長子辛亥歲即保改元應曆。至戊辰應曆十八年。宋太祖開寳元年秋九月為庖人弒於黑山下。在位一十

八年。景宗孝成皇帝。諱明記更名賢世宗之子戊辰歲即位改元保寧。甲戌改元乾亨。至壬午。乾亨九年。宋太宗太平興國七年十二月崩。在位十

五年。 聖宗天輔皇帝。諱隆緒景宗之長子癸未歲即位。改元統和。宋太平興國八年癸丑。統和三十一年。改元開奉。復改國號大契丹。壬戌改元

太平。辛未太平十年。宋仁宗天聖九年六月崩於上京。在位四十九年。興宗文成皇帝。諱宗真番名水不孤聖宗第八子辛未歲即位。壬申改元景

福。宋仁宗明道改元癸酉。改元重熈。至一未。重熈二十三年。宋仁宗至和二年八月崩。在位二十五年。道宗天福皇帝。諱洪墓興宗之子乙未。改元

清寧。乙巳。改元咸雍。丙午。咸雍二年。復改國號太遼。乙亥。改元壽昌。至庚辰。壽昌六年。宋哲宗元符三年崩。在位四十六年。天祚皇帝。諱廷禧道宗

之孫秦王元吉之於辛巳歲。即位。改元乾統。宋徽宗建中靖國元年辛卯。改元天慶。戊戌。天慶八年。宋徽宗改和八年金太祖天輔元年辛丑。改元

保大。至甲辰。保大四年。宋徽宗宦和六年金大宗天會二年金太宗舉兵攻遼。天祚逃竄夾山。金國擒之。削封為海濱王。送長白山東。築城居之。踰

年乙巳而卒。遼國遂亡。在位二十四年。契丹自太祖神冊丙子。稱帝。至天祚保大甲辰。計九主。在位首末二百一十五年。實歷二百丹九年。



永樂大典卷之五千二百五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