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十 河南先生文集 卷第十一
宋 尹洙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春岑閣鈔本
卷第十二

河南先生文集卷之十一


 書啟


  答計用章祕丞書一首


  答汝州王仲儀待制書二首


  答鄧州通判韓宗彥寺丞書二首


  答環慶經略使施待制書一首


  與鄧州丁憂李仲昌寺丞書一首


  答李伯昻祕校書一首


  答張子立郎中書一首


  答謝景平監簿書一首

  荅江休復學士書一首


  與京西轉運劉察院薦樊景書一首


  荅光化軍致仕李康伯率府書一首


  別南京致政杜少師啟一首


  荅計用章祕丞書


數日中連得兩書㫖意甚厚兼以曽見鄙文過賜


稱道閣下在某爲前輩於文髙於道淳者也宐有


以指其疵瑕朂其未至以成朋友切劘之益今乃


曲爲題品豈德隆者專譽人之長以誘其進耶不


然何許與人之過也感愧感愧詢來介雲已有嘉

州之命不知信否閣下以忠獲罪其為留滯亦久


矣造物者得無留意人遽草草奉此為謝意殊不



  答汝州王仲儀待制書


郡校來䝉賜手教具審尊體寧裕兼以退解為寄


意高理詣誠所欽伏然閣下謂進與退繫乎道之


所在雖聖門達者無以為異也若論夫才與不才


竊有惑焉葢才者容有小人而不才者不害為君


子君子而才不至其進也於世不甚益亦不甚損


小人才而進雖樹功立事其蠧益㴱閣下試思之


以為何如

  又一首


辱賜書教承自至汝陽政簡訟稀尊體安適某到


隨州城東得一僧居竹樹甚美頗有隠者之趣所


愧者以罪來耳


  答鄧州通判韓宗彥寺丞書


某被罪放逐於時之士大夫宐見擯棄不與為齒


閤下無一日之雅惠然見過開懐論議與平居交


游之舊者無少異閣下真篤於義者顧某無以承


厚意唯欽仰令徳而已

  又一首


辱書曽道及鄙文今録近所作四篇附李丞⿺辶商


皆有為而成非立意如古文章之為也閣下方以


才名為士林推重當世名卿鉅儒凡與游者其作


為文章莫不通䕂聖功揚徳音如觀樂於宗廟和


平嘽緩無不得其宐若夫廢放之人其心思以深


故其言或窘或迂或激或哀異此則非本於情矯


為之也譬諸急弦促軫烏足留大雅之聴哉惟閣


下亮之幸甚


  答環慶經略使施待制書

某向領州得在部下官事未嘗相檢察笑語未嘗


見疎外此閣下於某甚厚及某盛夏就獄閣下相


視有不忍之色䕶視賤屬不啻骨肉逮及謫官盡


室獲歸無少失所此又於某甚厚自見放逐平日


遊舊罕有以尺紙見問者閣下方領兵貴重乃能

數千里惠書勤勤見卹此又於某甚厚某接熟左


右固未久然亟辱顧過宐何以為報惟祈益樹徳


業早登公輔得為聲詩以道盛美此其望也


  與鄧州丁憂李仲昌寺丞書

向者足下説南陽孫守言人之才皆有分定雖強

之不能有所益若徳者在人勉之而已足下質於


僕徳果可勉耶僕就足下為吏而説曰毋矜已無


盡法無報怨是足以為徳矣足下樂茲説語僕雲


願誦此以自儆此三者非於足下有所見也汎論


為吏者當然耳足下乃能如是真好徳者也既相


別因思足下之所未至者輒復奉規足下讀書觀


古人之所為其好賢惡不肖甚明然於行已似有


小異足下於今世所與游者賢不肖悉有之賢者


果能親巳足下固親而厚之矣賢而適與已親不


肖而適與已親足下雖能辨其賢不肖之異而皆

用其親疎而親疎之豈以人厚已棄之不祥不巳


親而強附之為佞耶君子之親賢非以發其祿仕

振其名譽葢將以立身而至於道者也故與君子


處斯君子矣與小人處斯小人矣為長者折枝尚


無愧焉有親賢而為佞乎若不肖者業與之厚不


當絶之毋自昵焉可也世復有以附已者為賢異


已者為不肖不獨置親疎其間又從而反其賢不


肖之實此所謂朋黨者也幸足下不繆於此且勉


於進放繼以盡言唯勉之又勉之未見其已


  答李伯昻祕校書

近令弟來辱示長牋以揚太博奉薦爲謝足下以


名臣子在選部二十年能㢘幹任職監司自當以


進賢塞公議豈必朋㳺爲先容耶不敢當不敢當


  荅張子立郎中書


連得兩書皆以先文誌文事某於鄉里士人銘其


先世者多矣其人於世不顯要其一事可傳即爲


誌之況先文以宰相子致位三品樹立事功始終


灼然爲人稱道者耶敢不承命


  荅謝景平監簿書


嚮者過鄧承見訪以足下齒少語不及他止奉詢

宗門而巳今得所惠書辭縟而意厚感歎不巳始

某辱先公顧遂與二昆接熟今又得足下何其昆

弟多賢使某盡從而游也足下力文樹徳古之交

友稱忘年者竊有慕焉

  答江休復學士書

逓中兩得書並詩所云牙校附者書訪之不獲用

是答不敢作書當見亮也自河南內之喪便有平

涼之行盛夏就獄窮治百病端卒無毫髪自潤之

汚遂得在外聴㫖只用不合貸與部將錢經赦不

改正催収徒流三千里私罪當迨二官逐命漢東

之命至此聚族不至失所雖未得還鄉自便然亦


無撓日讀書詩一篇了無仕宦意必素亮也


  與京西轉運劉察院薦樊景書


某頃守郡嘗薦士其取之初不甚精以謂天下吏


員甚衆官局小大各有所任拔十得三四亦不為


失人又其異日無狀已必預其罪以是無所愧負


若薦人於朋友則必慎之重之葢不如所稱則為


誣罔苟以貪墨取罪則已無所損預獨朋友坐之


其為愧負萬萬於巳得罪竊見州學教授樊景年


三十慶曆二年進士始家江南大父以策畫為開

寳功臣家襄今無仕於朝者景幼孤養於外祖高

公慎交高公高潔尚名檢景㴱存外氏風某謫官

與之比居為學未見其已其志篤於道者也所作

文辭與今之名能者不相上下為學官通作尉三

年矣今將以八月罷去近制郡掾與縣主簿尉三

考用二人薦為縣令景始一人幸閣下成之某嘗

與景論為政景以馭吏寛民為先是敏於政者然

某見其志與行而未見其為政故詳其所見而略

其所言使其為政不必後其志與行也某自見廢

黜不喜道當世人過惡獨見人之善美不免有所

稱譽誠知向亦用此取罪然似發於天性雖重得


罪不能自巳景雖従某游今之所稱皆其行實於


景無錙銖加重是雖私啟其實公論閣下雖不識


景果用某言是亦公薦之也異時景得見門下閣


下自觀其才實將復薦之又薦之恐不止於茲一


薦也則某不獨為景求知閣下亦於閣下知人之


明不為無助豈止於無愧而巳


  答光化軍致仕李康伯率府書


與閣下別久然心未始忘也某泊於風波自取放


逐閣下齒髮未衰遺榮養髙同處茲世其識慮相


去何穹壤之異也何期未賜棄絶四致榮問雅意


勤宻至𢠢至悚某留鄧俟房州叔父過當詣鄧待


闕拜見不晚諸悃非面序莫盡


  別南京致政杜少師啟


某自初春臥病聞拜新命欲俟稍安即修賀啟無


何所患沈綿迄今未瘳生理固不可期若遂不能


達誠左右則抱恨無已自念受恩門下三十年每


聞相公一美事則咨嗟稱道為門生之光今年俯


七十確然去位徳全道隆終始無玷懽忻抃躍異


於常日某得罪本末更不復論及仇人慾以贓見

汚窮理百端卒無毫髪自潤自謂無愧於人然於


相公不得言無愧嘗記頃年相公在監司怒次主


吏月朔預取俸錢者俸錢尚不可預給況私用庫


錢耶葢由久去左右滅裂教誨止知㢘身不能慎


事故自謫官未嘗他尤但自咎而已惟於有位者


不敢先作書問今相公致政還第方敢少露悃悟


某雖伏枕累旬醫言據脈可療萬一有瘳庶幾再


得請見門下不任依戀激切之至










河南先生文集卷之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