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府君室沈孺人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潘府君室沈孺人墓誌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二十一

予少善潘士英子實。子實自嘉定來崑山,居馬鞍山岩石之間。予亦時過子實,因獲拜潘府君。氣貌方壯盛也,喜飲酒,不屑事生產,而沈孺人者,清浦大族。清浦在縣東南海上、黃浦之東,蓋俗謂之江東沈氏云。孺人去膏澤,攻勤苦,以佐其家。又以其餘力為高樓夏屋以居,而子實得自恣遊學。嘉靖某年月日,潘府君卒。其明年十二月,葬於腳襪涇之原,予嘗誌其墓。府君亡,而孺人持門戶如其存時,子實益復聚縣中俊彥,日與講肄。某縣人往往取科名貴顯於朝,或不幸困踣於時,亦以道義為鄉人所重,皆子實之與也。人以是愈稱孺人之賢。而幼子士賢,亦力學為諸生。

會倭奴犯境,子實家近海,最先被兵,遂奉孺人避居予安亭舍中,予家人皆得挹其慈範。明年,寇益深,子實去之澱山湖中。孺人命舟益遠去,之棨李,入其郛中。澱山湖王氏,予姻家也,是時從孺人行者皆獲免,不從孺人留者皆被害,其倉卒明智如此。兵後,家悉毀,子實稍卜新居,始以不能具菽水養為憂。於是計偕留京師,選授處之龍泉博士。龍泉山縣,學宮皆傾圮,因留妻子侍養,先之官,除館舍,欲迎孺人,而孺人竟病卒。蓋子實非苟仕者,千里就微祿,以為親也,而竟不能致居官一日之養,豈不傷哉!

雖然,使子實早取科名,亦不肯趨時以為大官。雖為大官,亦必不藉此以為親榮。則今子實之所以事孺人者,蓋無憾也。予銘府君至是二十年,乃銘孺人,而予與子實亦已老矣,其又不能無感矣夫!其辭曰:

沈氏江東世名族,黃門柱後兩賢擢。孺人父肄王父輔,世稱孝子善慶渥。府君諱乾用中字,士英、士賢二子續。女適金詡、徐應元,張來之配先母覆。孫男女七曾孫二,胤嗣蟄蟄繁祉福。己未臘月日初五,七十有六齡非促。微文誌墓襲前詞,明歲除日祔夫麓。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