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4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四十二回 貞節婦含冤尋縣主 濟禪師耍笑捉賊徒 下一回▶


  話說使女正叫趙氏守節的院門,從裏面跑出一個赤身露體的男子。李文芳一把沒揪住,氣得顏色更變,說:「趙海明,你來看,這是你養的好女兒!咱們來書房說。」二人來至書房,酒也不能喝了。趙海明氣得顏色改變,在那裏默默無言。李文芳說:「咱們是官罷是私休?要是官罷,咱兩個人到崑山縣打一場官司。你願意私休,你寫給我一張無事字,我寫給你一張替弟休妻字。我李氏門中,世代詩書門第,禮樂人家,沒有這不要臉的人,給我敗壞門風。」趙海明是一位讀書明理的人,一聽李文芳這一遍話,自己本來是沒得話,趙海明說:「官罷私休,任憑你罷。」趙海明要是不講理,也有的話,我女兒在我家好好端端,到你家這是你家的門風,我能管三尺門裏,不能管三尺門外。無奈,趙海明不能這麼說。」李文芳說:「要是依我,咱們私休。」趙海明說:「也好,我先寫給你無事字。」

  使女站在一旁,聽明白了,跑到裏面上房說:「親家太太、大奶奶,可了不得了!奴婢去請二奶奶去,走在東院門首把燈籠滅了。我到書房點燈籠去,親家老爺跟員外爺送我出來,一叫二主母的門,由二奶奶院裏跑出一個男子,渾身上下一點衣服也沒穿。員外爺跟親家老爺都瞧見了,也沒抓著這個人。我聽員外說,要寫替弟休妻字,親家老爺要寫無事字,這怎麼好?」黃氏老太太一聽這話,嚇的顏色更變,女兒院中出這個事,酒也喝不下去了。大奶奶本是賢德人,素常妯娌很和美,一聽這話也愣了,趕緊同黃氏老太太夠奔東跨院。

  來到趙氏玉貞這屋中一看,地下還點著燈,陰陰慘慘。這西裏門是順前檐的床,見趙氏懷中抱著小孩,臉沖裏和衣而睡,已然睡熟,在他旁邊有一身男子褲褂,男子鞋襪各一雙。使女過去叫二奶奶醒來,連叫數聲,趙氏驚醒,睜眼一看,娘親、嫂嫂帶著許多丫鬟、僕婦在地下站著,趕緊問:「娘親還沒回去麼?方纔我抱著孩兒睡著,也不知天有甚麼時光。」黃氏說:「兒呀,你怎麼做出這樣事來,叫我夫妻二人有何面目見人!」趙氏一聽,說:「娘親,孩兒做了甚麼事呵?」旁邊有個使女愛說話,就把方纔之事,如此如此述說一遍,說:「二主母,你不必裝憨,這男子的衣裳、鞋襪還在這裏。」大奶奶就問說:「妹妹,這是怎麼一段事情?素常你不是這樣人。」黃氏也是這樣說。趙氏玉貞一聽此言,是五內皆裂,氣得渾身立抖,身不搖自顫,體不熱汗流,自己長嘆一聲,說:「娘親,孩兒此時也難以分辨,有口也難以分訴。這叫渾濁不分鰱共鯉,水清纔見兩般魚。」正在說話之際,祇見趙海明同李文芳進來,趙海明一瞧,氣往上撞,告訴黃氏:「你還不把你這不要臉的女兒帶了走,我如今與李文芳換了字樣,外面轎子已然都預備在院中。」趙氏玉貞抱著小孩來到外面,方要上轎,李文芳過去一把抓住說:「趙氏,你這一回娘家,不定嫁與張、王、李、趙,這孩兒是我兄弟留下的,趁此給我留下。」由趙氏懷中把孩兒奪過去。趙氏放聲痛哭,坐著轎,母女同趙海明回了家。到了家中,母女下轎,來到上房,趙海明氣昂昂把門一鎖,拿進鋼刀一把、繩子一根,說:「你這丫頭,做這無臉無恥之事,趁此給我死。如不然,明天我把你活埋了!」黃氏老太太一心疼女兒,身子一仰暈過去了。趙氏玉貞一想:「我要這麼死了,死後落個遺臭萬年,莫若我死在崑山縣大堂上去,死後可以表我清白之名。」自己想罷,拿刀把窗戶割開,自己鑽身出奔。到了外面一看,滿天的星斗,不敢走前院,直奔後面花園子角門。開了角門一瞧,黑夜光景,自己又害怕。往外一邁步,門檻絆了一個筋斗,拿著這把刀,把手也碰破了,流了血。擦了一身的血跡,把刀帶好,自己往前行走,深一腳淺一腳,心中又害怕,又不認得縣衙門在哪裏。心中暗想:「倘要被匪人掠搶,自己是活是死?」

  走到天光亮了,自己也不知東西南北,正往前走,祇見有一位老太太端著盆倒水,一見趙氏頭上青絲髮散亂,一身的血跡,不由的心中害怕,說:「喲,這不是瘋子麼?」趙氏玉貞一聽,借他的口氣說:「好,好,好!來,來,來!跟我上西天成佛做祖!」嚇的老太太撥頭就跑,見人就告訴來了瘋婦人了,甚是厲害。過路人又要瞧,聚了人不少。趙氏玉貞也找不著崑山縣,天有巳正,正往前走,祇見對面有人喊嚷:「我也瘋了,躲開呀!」趙氏抬頭一看,由對面來了一個窮和尚,口中連聲喊嚷:「我也瘋了!」趙氏看這和尚,頭髮有二寸多長,一臉的污泥,破僧衣短袖缺領,腰繫絨絛,疙裏疙瘩,光著腳穿著兩隻草鞋,走道一溜歪斜,腳步猖狂。趙氏一瞧,大吃一驚,心說:「我是假瘋,這和尚是真瘋,倘若他過來跟我抓到一處,揪到一處,打到一處,那便如何是好?」嚇的不敢往前走。

  來者這瘋和尚,正是濟公。後面趙福、趙祿跟著,一聽和尚說「我也瘋了」。可是氣就大了。他倆想:「花二百三十七兩銀子買了一塊石頭,壓的我二人力盡筋乏,賣了一百錢,他無故又瘋了,倒要看看怎麼樣。」祇見濟公來到瘋婦人跟前,止住腳步,和尚口中唸道:「要打官司跟我去,不認衙門我帶著去。」說著話,和尚頭前就走。趙氏一想:「莫非這和尚也有被屈含冤之事?他要打官司,我何不跟他走?」和尚頭裏走,趙氏後面就跟著,大家看著真可笑。往前走了不遠,祇見對面來了轎子,和尚口中說:「得了,不用走了,崑山縣的老爺拜客回來,我和尚過去攔輿喊冤告狀,有甚麼事都辦的了。我和尚過去一喊冤,轎子就站住,我非得打官司,誰也攔不了。」趙氏一聽崑山縣老爺來了,心中說:「這是該我鳴冤了。」

  不多時,祇見從那邊旗鑼傘扇,清道飛虎旗、鞭牌、鎖棍,知縣坐轎,前呼後擁,跟人甚多。這位知縣姓曾名士侯,乃科甲出身,自到任以來,兩袖清風,愛民如子,今日正是迎官接送回來。趙氏在道旁喊:「冤枉哪!」轎子立刻站住,老爺一看,祇見那道旁跪定一個婦人,年約二十以外,身穿縞素。知縣看罷,吩咐「抬起頭來。」祇見那婦人抬起頭來說:「老爺,小婦人冤枉!」知縣一看,說:「你為何叫冤?從實說來!」趙氏說:「稟大人,小婦人趙氏,配丈夫李文元,丈夫去世,小婦人守孀。祇因昨天是哥哥的壽誕之辰,天有初鼓,小婦人在東院抱著末郎兒已然睡熟,使女叫門,從小婦人院中跑出一個赤身男子,上下無根線。我婆家哥哥,見事不明,也不知道怎樣,寫了一張替弟休妻字樣,我父親見事不明,寫了人家一張無事字樣,把小婦人帶回家去,給了繩子一根、鋼刀一把,叫小婦人自尋死道。小婦人非惜一死,怕是死後落一個遺臭萬年,故此求老爺給我辨白此冤。」老爺一聽這件事,心中一動:「他告的他娘家爹爹趙海明、婆家哥哥李文芳,清官難斷家務事。」打算要不管,祇聽人群中有一窮和尚說:「放著案不辦,祇會比錢糧。」知縣一聽,說:「甚麼人喧嘩?別放走了,拿住他!」官人過去一找,蹤影全無。老爺吩咐把那婦人帶著回衙。

  到了衙門之內,下轎升堂,又把趙氏叫上來一問,祇見趙氏一字不差,照方纔所說之話不二。知縣知道趙海明、李文芳二人是本處二個紳士,傳來一間便知。想罷,吩咐:「來人,先把趙海明、李文芳傳到。」聽差人等答應,立刻就到趙宅門首,一叫門,有人出來問明白,到裏邊一回話,趙海明一聽,心中一動,道:「好丫頭!你上縣衙去,現在我有甚麼臉在崑山住著?」就跟人到了衙門。先稟見,知縣一看,是五品員外模樣,五官淳厚,看罷問道:「趙海明,你女兒告你,你要從實說來!」趙海明說:「老父台在上,職員家門不幸,出這樣事,求老父台給職員留臉,不必問了。我要不親眼看見,如何能答覆?」知縣說:「事已到堂,焉能糊裏糊塗下去?本縣必要問明白。」祇見來人回話:「李文芳到!」

  不知此案如何辦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