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崔僕射與郭令公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為崔僕射與郭令公書
作者:於邵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26

某月日,某官某謹奏記令公閣下:幽風固陰,月紀將幕。伏惟尊安福履,萬壽無疆。幸甚幸甚!某遠鎮方隅,蕃蠻未靖,力微寄重,憂慮交煎,雖無暇自謀,終分心遠難。一昨中使飛驛,王命急宣,特論西戎,侵偪郊甸;即日奔走,以副廟謀。神往形留,豈遑夙夜?近知輦下人無動搖,複聞朝廷勞師薄伐,朱相公以幽燕勁騎,先啟戎行,而令公以朔漢舊軍,暫分兵要。始則聖略不世出,而推心與人,終則上台應時須,而同力戡難。朱公稟命而有進,令公遣戍而不疑,是皆存大業於至公,遂表無私以奉已。太白所以食昴,魯陽所以回暉,斯乃協和萬邦,豈必因依一代?昔者範宣子讓德,晉君以霸;藺將軍避怒秦兵不侵。書之縑緗,名亦不朽。令公勳冠天地,力存宗社,每當一軍,隱如敵國。若涉大川,而令公能濟若火燎,原而令公能滅。厚德及行葦,太和合陽春。謙尊而光,直方以載;四方延頸,萬邦立程。當今執事,在具瞻之上,將自下而彌高,欲從損而彌益,一諾而千萬人說,一謙而千萬人讓。況作相三朝,行師二紀,東征西怨,遠懷邇安。是以蒼海之隅,莫不率俾,膏雨既滋於百穀,人倫複正於五常。當今日之嘉猷,何邃古之能擢?齊晉之際,其大此乎!某區區不才,謬司戎律,每欲刳心示眾,嚐膽酬恩。側聽遠方,有行君父,忘寢與食,思奉前人。矧辱在下風,特榮恩獎,欣逢千載之事,竊賀兩君之好,感慕書紳,未知其極。謹遣某官某奉獻情言,書非盡言之具,蓋陳赤實拳拳之分。某頓首再拜。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