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齋有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三十一 牧齋有學集 卷第三十二
清 錢謙益 撰 薑殿揚 撰校勘記 景上海涵芬樓藏康熙甲辰初刻本
卷第三十三

牧齋有學集卷三十二

 墓誌銘


  卓去病先生墓誌銘

去病姓卓氏名爾康其爲人孝於親忠於君篤厚於

朋友以通經術講經濟爲能事孤峭介特以世道爲


巳任雖其生値叔季身沈下僚天下之士識與不識

皆信之無異詞去病杭之塘西里人父光祿署丞明

卿能詩結客諸老先生皆字之曰徵甫去病徵甫之

少子也而出後於其兄學錄文卿少有至性事三母


皆盡孝萬曆壬子舉鄕書本生母卒終䘮三年哀動

路人此其孝於親也憤時俗重進士科糞溲乙榜厚

自灑濯務使所居官大授祥符敎諭署儀封封丘假

守許州所至頒立敎條釃雍河築圯城爲百世利入

爲國子學錄轉兵部司務陞南京刑部主事工部屯

田司郎中在司㕔危言覈論動引古誼兩尙書便文

老吏皆屈巳從之左遷常州府簡較徙大同推官盧

公象昇爲督府建白兵事稍自發舒量移兩淮分司

運判不以衰晩故取看囊一錢歲大䘲涕泣爲淮人

請賑語切直多忌諱用是罷歸甲申之難早行呼憤

涕流漬床蓆不踰年而死此其忠於君者也兒時與

胡胤嘉休復同學嘐嘐好古長以許孟中高存之二

君子爲師友休復選庻常卒官爲木主祀於中霤之

左並祀休復父太公及壬子舉主余御史之無後者

與人交寛論不知巳而嚴於知巳後門寒雋傾身慰

藉鉅公要人片語責望終身不交一言晩而與余定

交語人曰吾得此友藉以報塞國家非以爲交遊光

寵也其相期待如此愍六經之學不違而師悖摩跡

編削句𧂭字櫛期張衆目爲羅以蒐獵聖賢之指要

作易■五十卷詩學四十卷春秋辨義四十卷茂𫟍

相國進講春秋將錄其書以獻去位不果上萬曆間

河決山東去病年二十與休復落第居金陵遣老丁

生裹糧視張家堰口諸生皆目笑之舟船南北迂道

沂沿訪問黃淮分合情勢作河渠議十篇旁及禮樂

郊廟財賦漕運錢法官制六要會要各有成書而尤

詳於武備人皆易之謂帋上兵法耳比官雲中而哈

卜之議起卜 者順義王後也西哈市馬以卜爲儈

疋取我一金而陰㗖哈金強半謂之啞食哈恨而謀

併之乃好言謾我卜陽事天朝陰導 天朝若捨卜

而固與我願併力爲漢圖 諸降 部落卻附從中

蠭起 可反手㓕也邊吏皆旴衡鼓掌謂侯封可契

戾取去病奏記盧公謂邊吏不知大計其故有三卜

 四世保塞今棄之以媚哈諸磬謂漢少恩不足恃

賴一也哈易我而畏 謾言爲我圖 所謂空紿王

烏耳二也哈圍歸化城十五日不解卜衘我甚必東

走以孽我三也計莫若宣諭西哈保全殘卜堂堂正

正存中國大體我一言而解卜圍柱卜謾銷 諜此

所謂知大計者也盧公大悟趣下邊吏施行宣雲遂

解嚴當是時盧公嚴重去病朝見屬吏罷輙開後堂

延去病上坐部折謝不敏隅坐請事議上時漏下二

鼓盧公炳燭傳籖質明而事定於是向之易去病者

詫去病果知兵又惜盧公能用去病而坐視其抑沒

以終老也崇禎末中書沈君廷楊以海運超拜特疏

請余開府東海設重鎭任援勦去病家居老且病矣

聞之大喜畵圖系說條列用海大計惟恐余之不得

當也疏入未報而事巳不可爲去病晩歲論兵耑爲

東事及其所期許於余者至是而心灰 -- 灰 夢㫁臣精銷

亡不復能久居此世矣此可爲痛哭者也去病卒甲

申十一月廿九日年七十有五妻李氏側室劉氏詹

氏子三人向人伊人𦤎女一人𦤎以乙亥歲塟去病

於𦤎鶴之阡抱其遺書哭而請銘於余余見而悲之

余嘗謂去病以文士喜論兵述戰守勝負之要似尹

師魯遇事發憤是是非非無所忌諱似石守道歐陽

公論守道曰其違世驚俗人皆笑之則曰吾非狂癡

者也然則天下之士雖知去病其能推其用心而哀

其志者則亦鮮矣去病有集二十卷余爲之序曰百

年而後湥思尙論想見其爲人亦必有如余之廢書

嘆息泣下沾襟而不能自止者葢其言之而益信銘

 世之稱君咸擬以儒林廉吏琬琰刻鐫余之惜君

 則嘆其長情奇志怫鬱於下泉鶴𦤎之原𪧐草芋

 眠此何祥邪有光間於鬥牛之間嗚呼張華雷令

 不可得矣孰知其然不然

  新安汪然明合塟墓誌銘

崇禎癸未余遊武林之西溪然明偕馮二雲將訪我

綠蕚梅樹下酌酒譚燕驩若平生亂後客從武林來

數問然明起居皆曰然明蔭藉高華賔從萃止徵歌

選勝狎主詩酒之盟㣲然明湖山寥落幾無主人矣

巳而重遊湖上如客之雲與然明握手一笑又數年

然明卽世余徃弔之則墓有𪧐草矣嗟乎自有湖山

以來靈人韻士流留興會長與山光水色相御於無

窮承平之世天地暢悅草木丰容園池極目歌舞載


塗山不益而高也水不益而湥也若夫䘮亂之後焚

如突如陵彛壑改於斯時也命觴載妓左絃右壺𦕼


復以吹噓朔風招邀淑氣是亦造化所使爲勾萌甲

拆之魂兆也如然明者非與然明歿湖山遂無主人


矣一觴一詠載色載笑俛仰之間邈然終古峴首之


涕牛山之悲又於吾身親見之是能不爲之嘆息哉


按狀然明姓汪氏諱汝謙先世出唐越國公宋秘書

丞叔敖分居歙之叢睦祖某周府審理父某萬曆丙


子鄕進士生五子然明其季也然明生十三年而孤

嶄然如成人事其母捧手肅容視氣聽聲九十年如

一日人以爲白華之子事其諸兄若娣同仁均愛絶

少分甘人以爲棠棣之弟撫孫䘏甥睦婣收族三黨

婚嫁塟霾於我乎取人以爲有葛藟之仁緩急扣門

不以無爲解分宅下泣側席而坐存亡死生不見顔

色人以爲有伐木乾餱我行收䘏之義葢其爲人量

博而智淵幾沉而才老其𤍠腸俠骨囊槖一世之志

氣如洑流漬泉觸地涌岀所至公卿虛席勝流歙集

剎之觀潮之客三竺漉囊之僧西陵油壁之妓北里

雪衣之女靡不檠箱捧席傾囊倒篋人厭其意留連

而不忍去其心計指畫牢籠幹辨之器用如白地光

明之錦裁爲𥜗袴罄無不宜其精者鉤探風雅摹榻

書法編次金石寸度律呂雖專門肉譜不能與之爭

能其觕者用以㸃綴名勝摒擋宴集舫亝靚湥聲殽

胾精旨杖函履SKchar咸爲位置及乎彌留待盡神明湛

然要雲將諸人摩挲名蹟吹簫摘阮移日視蔭乃抗

手而告別然明葢世之吉人邦之壽耉太平之遺老

刼後之種民吾所謂造物之所使者而豈徒哉然明

萬曆丁丑八日卒乙未七月年七十有九娶吳氏

相夫刑家具著儀法字庻出子逾於巳出閨門頌之

與然明齊年以丁酉四月卒年八十有二子玉立以

高才生有聞次繼昌岀爲仲方公後巳丑進士官湖

廣按察司副史女二人孫男女若干人塟於玉岑山

之新阡於是玉立排纘事狀泣而請銘昔李文叔記

雒陽名園謂園林盛衰關天下之治亂田叔禾志西

湖則以版蕩淒涼偏安逸豫次湖山勝覧之後今余

銘然明墓囬翔今昔有餘感焉銘曰

斯晨斯夕兮假日宴遊朱絲綠浪兮紅粉丹丘伊

人云亡兮誰樂爽鳩嬉春罷詠兮竹枝輟謳夢夢

月鏡兮沈沈金牛孤山鶴怨兮古洞猿愁吁嗟夢

 華兮孰知我憂紅牙紫毫兮申寫風流鑽辭陵谷


 兮於彼千秋

  李貫之先生墓誌銘

嗚呼百年以來士大夫沿襲浮華傭耳剽目不知學

問爲何事自文淵中秘之藏祖宗儲以養士館閣巨


公不復問其扄繘而況匹夫庻士有能知而好之者


乎有能知而好好而讀讀而好學㴱思不以謏聞曲

見穿穴嚙蠧者乎萬曆中江陰有李君貫之窮老盡


氣搜緝聖賢遺文其於六經四部聚之勤讀之力而


守之固斯可謂強學力行強立不返之君子也君諱

鶚翀字如一後以字行字貫之少應進士舉多識古

文奇字不中程再自罷去家世力耕給公上供伏臘

其餘悉以購書搜閣本訪逸典藏弆刓編齾翰老而

食貧指其藏書曰富猗鄭矣故曰聚之勤其讀書也

闕必補譌必正同異必讐勘痛不輟業衰不息勞倣

⿱目兆氏元氏書目自爲詮次發凡起例井如也故曰

讀之力論學以六經爲淵海以箋䟽爲梯航謂朱子

於戴記未有成書網羅鈎貫𢰅禮經緝正易簀時猶

自幸徹簡故曰守之固而君於先民之遺書非苟知

之而巳也事祖父父母致敬盡毀撫弟妹分甘讓肥

舉止方重不苟訾笑SKchar婚䘮祭遵用古典立先廟置

義莊𠫊事懸高皇帝聖諭六族詔告族黨老居南村

歲時祭奠徒歩徃返鄕人觀禮焉天啓中羣小附㭬

人亂政每嚙齒唾罵繼以泣涕繆宮允昌期妹之夫

也御史應昇弟子也相繼械繫君執應昇手曰勉之

李氏有人矣詒繆書曰生平學力方寸裁決吾不惜

爲王炎午斯吾所謂強學力行強立不返者也君晚

與余定交束書餙贄用士相見禮十五年間書筒奚

囊百里參錯遺文掌故取次弋𫉬𪧐㫪相聞若傳逓

焉余有事正史以謂如君者長編討論可援爲助君

嘗詒書姚叔祥訪求鄭端簡后妃權倖等十二傳其

意亦以余爲可助也君沒無相余者矣彳亍腕

道交䘮滄桑刼火相挻繼作汗靑頭白不可復問矣

嗚呼史氏之難也廬陵涑水五百年不易遘劉道原

徐無黨之流天亦靳而生之𫆀天旣生君𢌿之以多

聞纘言顧鐫削其遺經使之老而㣲歿而𤏖𫆀抑亦

儒行禮宗上帝所閟重殘膏流墨與褒衣法SKchar俱還

冊府不慗遺斯世𫆀君疾革正SKchar危坐詔諸孫曰我

於三不朽無一不敢稱學者窮經問字虞山吾心師

也丐一言銘我足矣越十一年乙酉國有大故渴塟

又十年甲午成之具狀來請余老不𫉬死泫然執筆

徒以墜言受命其又可悲也君始祖恆烈公至元中

從伯顔丞相官統軍元帥墓在河間寧津縣子霑柯

孫李八撒兒佩金虎符世守江陰遂家焉八撒子脫

寅拜江浙行中書參知政事鎭平江至丙申死淮張


之難入國朝始爲儒戒菴府君諱翊以儒有聞翊生

復菴府君諱果用孫應昇死忠贈太僕卿君之父也

君以崇禎庚午四月二十三日卒享年七十有四娶


貢氏生一子奕茂官鴻臚寺序班先卒女六人孫男

五人良知成之及功遴之挺之曾孫男女若干人君

之作家譜也徵蒙古事最核金虎符三珠二珠之別

則辨國制八撒伯察脫寅脫因之稱則考國音明善

公督漕死事之詳則援據陳敬初張文蔚之詩誄先

輩推文徵仲諳勝國故事君庻幾焉由此觀之餘之

誌君所以三嘆於史事者葢不誣也銘曰

 江陰東原赤岸里有明碩儒塟於此天地閉塞賢

 人死文府㓕熄禮庫燬有光熊熊漢津起色正芒

 寒勻勻徙端門有命珠囊理祀諸瞽宗日可埃誰

 爲之銘舊太史大書湥𠜇詔天咫

  歸文休墓誌銘

崑山歸昌世字文休太僕寺寺丞震川先生諱有光

之冡孫也父子駿太學生母顧氏文休生十歲能爲

歌詩爲諸生與嘉定李長蘅太倉王淑士號三才子

餘年少後亦從之游四人者互相題拂咸以爲瑞人

神士朗出天外不可梯接也李王及余相次取科第

文休數踏省門於諸生中濶踈落拓不事生産日高

醉臥戞釡待炊其婦典衣易粟不使文休知文休亦

竟不知也中年益放意爲詩阨窮連蹇思慕酣醉無

𦕼不平可喜可愕必於詩焉發之晩於詩律尤細和

陶諸篇爲詩老程孟陽所稱長蘅苦愛其五言詩效

韋柳者嘗摘二章題武林壁間觀者不知爲今人也

酒酣以徃槎牙芒角奮筆爲風枝雪幹攄寫其扶踈

魁壘之致人多攫奪藏弆比於仲圭孟端文休夷然

不屑也震川季子子慕字季思於文休爲叔父季思

謝公車學道端居屏跡凝塵蔽榻衡木拒門而文休

時游酒人淋漓跌宕𠋣絃度曲曼聲長歌兩人之行

跡不能相爲顧其持身行巳不受緇𣵀一稟震川之

舊德刖相與共之文休風流儒雅易直近人草書墨

竹施易乞與邑有大相請綽楔署書鄭重諈諉終弗

許也其介獨𩔖如此文休娶於秦生四子長時發天

次昭繼登祚明秦有儀法食貧攻苦以逸妻自命三

子皆有㒞才晩益間放望山㝷水交風友月聽然獨

笑不知老之將至也旣而戎馬縱橫天地崩圯自以

家世爲儒三百年荷國㴠養不殊世祿行歌野哭欷

歔飮泣塊然無生人之樂昭殉幕府繼登死儒官女

及媳接踵赴難遂擗摽發病以死嗚呼悕矣文休以

弘光元年九月四日卒年七十有二配秦辛𫑗三月

二十六日卒年七十有五又三年癸巳三月祚明泣

血負土卜塟於崑山九保巨字圩之新阡哭而謁余

銘文休悼震川遺文不大顯於世討論揚扢蚤夜呼

憤三子旣長呼而命之曰我王父之古文規模韓歐

今其瓣香近在虞山凡所以發皇精神頮濯蒙翳使

吾祖之緒言不爲俗學所抑沒葢廿年於此矣塢呼

小子庸敢弗念乃筮日使三子端拜攝齊授經於余

文休歿祚明必以余銘猶前志也銘曰

 吁嗟乎斯爲文休之藏魂升於天譽星卿雲倬其

 有章也魄歸於地朱草醴泉靈芝煌煌也後千斯

 年知爲震川之文孫其苟無傷也

  潘文學墓誌銘

嘉定居吳郡之東偏地僻而土厚余所見俊民𪧐老

凡十餘曹讀書勵行動止自好方巾大帶整SKchar脩容

䘮亂已來老成彫謝是數君子者巳邈然如古人矣

而其鄕人子弟風流餘韻猶有未盡沒者則余樂得

而論著之如潘君汝躍是也潘君名應鯉汝躍其字

高祖文學士聰曾祖翁源縣主簿橖祖文學煜父文

學元輔世有文行君兄弟皆博士弟子員父子兄弟

橫經枕書鉛槧交加絃誦錯互君以唐叔達金子魚

爲父之執友以諸父之壻徐女廉爲其執友唐金與

徐吾所謂數君子者之三人也以是故浸漬文藝纉

勵名行其所得者居多父歿君與其婦傅孺人拮据

食貧庀治䘮事獨先諸昆弟昆弟相繼歿送徃事居

植孤哺孩分甘讓肥剜肌割肉不以亡爲解凡君之

所爲刻意攻苦脩𩛙內行視古學友壹行之科卓然

可以無媿而君且絃斷勿續歷四十年鷄鳴風雨自

守泊如也郷之人皆稱之曰賢亦未有以大表異也

世道休明比屋可封生長禮義之鄕熏習詩書之敎

凡所謂六德六行閭胥族長之訓秀眉毀齒相與耳

擩目染以爲固然無足異者繇今而觀之則以爲殊

尤絶跡六闕不勝表而百城不勝圖也嗚呼可勝嘆

哉君生於萬曆丙子歿於丁亥六月年七十有二娶

傅氏生於萬曆丁丑歿於甲寅十二月年三十有八

子四人濟潤浩湥君旣與汝廉交好遣潤師事焉女

廉歿其子永亦天君經紀其孤𡠉凡廿餘年老而不

倦潤又捐束脩半爲女廉𠜇其遺集而君之旣塟也

女廉之次子京介潤以來請銘曰藉手以爲女廉報

地下也葢潘徐兩世交誼終始有尼稱者銘曰

 泰伯端委表吳俗仲雍文身匪其躅黃池載書請

 先讀𧼈呼好SKchar乃其欲嗟君家世老鄕塾井邑攸

 改       猶矗矗章逢蔽形書滿腹下

 見古人無嚬蹙百年爲儒是亦足我裁銘詩志陵

   處士楊君無補墓誌銘

嗚呼天下有處士而後有眞詩人眞處士而不爲詩

人者則有之矣眞詩人而不爲處士未之有也爲詩

人者服處士之服而無其志其爲詩也傭僱而巳矣

言處士之言而無其行其爲詩也裨販而巳矣近代

布衣稱詩項背相望傑然以處士自命者無有人將

曰彼不爲處士猶得爲詩人何其待詩人之薄也嗚

呼處士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詩人者斯可矣循其

名考其實楊君無補其庻矣乎無補壯歲遊長安詩

名籍甚余賞其警句日閑魚食葉如遊樹高柳眠陰

半在池以爲文外獨絕書之扇頭爭相諷誦無補不

以其大篇疊韻流傳館閣者爲足重而矜信於余所

賞兩言者歸而與高淳邢昉南京顧夢游𠜇意濯磨

爲淸新古淡之學詩道於是乎大就善畵落筆似黃

子久好遊虞山謂子久粉本在是坐臥不忍舎𭣄取

其煙巒雨岫綠淨翠煖用以資爲詩晚自定其詩四

百餘篇屬余爲序余曰李鄴侯聞殘師梵唱先悽惋

而後愉悅知其謫墮將去無補殆將隱矣居無何竟

死無補死生於詩若是可不謂之詩人矣乎無補之

爲人隱不違親貞不絕俗口出氣惟恐傷人薰蕕氷

炭卽之意消其中有所不可介如也新撫略地士人

望塵頌德無補笑而不矧退未嘗不掩淚也徐文靖

之自沈也僂而就無補謀死所焉文靖有子昭法託

於木門顧獨與無補父子游爲文以表之文靖歿無

補語其子炤吾暫不死貰文靖餘晷耳屏居陸墓禪

誦不輟浮沉人間忽忽不自得年六十寢疾十日自

定終制口誦佛號正定而逝夫如是可不謂之處士

矣乎卒將塟照哭而告余吾父乙酉巳來餙巾待期

以死爲幸祈死而死不待𦤎某之日也㣲夫子其誰

銘嗚呼無補之爲詩人也吾能徵之其爲處士也徵

諸文靖又徵諸文靖之子與其子略詩人之名謚之

曰 處士君子以爲允無補名補別自號古農其先

臨江之淸江人父潤貫於吳娶張生無補家焉卒於

丁酉歲七月初一日塟在長洲十五都之新阡娶袁

氏生五子炤烜熺燧燕銘曰

 遺民之稱昉𦤎羽虞賔夏𨽻慟終古必也正名銘

 無補曰 處士訊筮與嗚呼上帝其右汝

  顧君升墓誌銘

君諱世峻字君升原名延祐世家長洲埭川下堡村

祖道隆爲名士藏書萬餘卷與祝京兆文待詔父子

爲文字交父文禎生十男子而君次居九君父性伉

俠有司中蜚語把持其短長甚亟君年十七更名試

童子科學使者手其牘撫幾矜賞有司旁睨縮舌曰

顧文禎有此兒𫆀趣歸寢其獄自是家益洛擕婦何

廢箸僦居蓬蒿虀塩口吟手畫意豁如也爲諸生𥙊

酒踰二十年執父母之䘮瘠不勝杖遂絶意科舉崇

禎壬午以歲貢入對大廷歸而病卒是歲之九月十

日也年四十有八妻何氏生二子長譁次芳菁皆邑

諸生女五人孫男女二十人曽孫男女七人君爲人

直方嚴不俠輸訾笑婦徤而賢代君持門戸環堵

之室橫經籍書家人瑣碎之事弗與知也好讀史漢

三蘇子集尤信心窮繙內典兀坐竟日夕當臀處衣

綻席穿輙縫紉以爲恆爲文澄心研慮仰視雲漢𡚒

筆落𥿄簇簇然如蠶食葉都不起艸才筆之士相顧

愕眙避席而不得一當於鎖闈命矣夫君歿踰年癸

未卜塟於齊女門外形家言水泉不利越二十年歲

在壬寅正月韡始得吉壤於陸墓廿三都北七啚之

寥字圩奉君柩改塟而具狀請銘於余韡自傷爲人

子無狀不克敬愼以安先人之魄致詞哽咽伏地不

能起余曰無以爲也改塟古也儀禮曰改塟緦子思

語司徒文子曰禮父母改塟緦旣塟而除之不忍無

服送至親也古之改塟者有二爲山崩水涌毀其墓

及塟而禮有闕也昔者王季塟於渦山欒水齧其墓

見棺之前和文王曰先君欲一見羣臣百姓也出而

張朝三日而後更塟今子之改塟非爲禮不備也爲

水泉也則文王巳行之矣孔子之於防墓崩也泫然

流涕曰吾聞之古不脩墓今子之自傷也猶是心也

穀梁子曰改塟之禮緦舉下緬也緬猶遠也下服之

最輕者也今子之於緬者下者葢猶有越月踰時朔

囬啁噍之思焉其亦可以風世巳矣君子謂顧君於

是乎有子是宜爲銘銘曰

 臯如嶧如鮮原膴膴捨彼沮洳宅此樂土舊史刻

 銘永詔堂斧夫人兮自有美子蓀何以兮愁苦

  溫如先生陳公墓誌銘

楊子曰一卷之書必立之師古者家有塾黨有庠太

學之禮雖詔於天子無北面師道之尊久矣自柳子

厚謂魏晉以下人不知有師韓子抗顔爲人師受人

譁笑而況於今日乎溫如先生陳君居太蒼之蔚村

里其爲學弘深而肅括經傳洽熟頌禮詳明教授生

徒歲嘗五十人里中相語稱先生不𣸪知爲君也中

歲以其業傳子瑚遷蝸廬牛欄俯仰嘯歌以成子之

志瑚謝絕應舉門弟子日益進而君之道大光壬寅

七月初二日考終正𥨊享壽八十二十二月葬使字

圩新阡兩世執友生徒縗經赴㑹者塡咽阡陌末世

所僅見也自古三公稱公年之長老尊其道而師之

稱公餘故授毛公申公語公之例書其墓石曰陳公

而繫其行事曰君少遭閔凶謹謹礲錯不失一訾笑

於人不丐一錢刀於人角巾赤舄危坐如塑像不狎

㳺不慱簺不讀非聖之書不習滛哇之辭議論風發

籠挫古今軼材少年口呿舌遁當筵𡚒袖矯尾厲角

旣而促席引滿卒爵歡然門弟子居䘮鼓三絃過而

叱之其人終身廢簫𬋩長善救過視人畏傷雖被鐫

譙退無後言宿業憂國籍記天災國故援㨿經義吮

毫啜泣著述數十萬言非通經貰道不費𥿄墨生平

抑塞磊落畧見六十老人自序及和犁眉公襍興詩

不信巫覡不諱死䘮餙巾待盡命大開門闔吾魂氣

當上昇於天瑚之事狀雲爾余居江鄕距蔚邨三舎

士友來告曰陳先生日飮酒盡三四石興酣蘸酒汁

冩詩累千百言不休嘗中酒慵起諸子張口坐荻簾

外遣老婢傳誦句讀犁然若自口出余喜而敘其事

余嘗觀宋少藴記少從峽州樂生嘉問學草屋三間

妻子棲一椽而以其二聚徒旦起授群兒經口誦數

百過不倦少間曵SKchar慢聲吟諷則東漢延篤書也羣

兒或竊玩侮之亦不怒元吾衍子行居武林先光坊

坐臨街小樓群公樂其慱雅屣SKchar造門㧞梯不令上

弟子以次下樓授書而巳吹簫度曲下書聲琅琅然

無敢譁者君於此兩人風流樂易若累相似豈侷促

僮子師哉樂生所誦延篤之書曰吾昧爽SKchar梳坐於

客堂誦羲文之易虞夏之書夕則逍遙內堦詠詩南

軒百家衆氏投閒而作不知老至也則然又曰吾自

束修以來爲臣不䧟不忠爲子不䧟不孝上交不謟

下交不黷下見先君遠祖可不慚報君之強立不返

矯其身而厲其子也亦然斯所謂人之模範以經師

爲人師者歟君諱朝典字徵五娶孫氏子二人長瑚

崇禎壬午科舉人學者稱爲確庵先生姓張氏自代

州遷常熟創隷太倉父𠃔臣有壹行著家訓四卷𠃔

臣父復張以莭俠聞復張父班班父昇昇有氣決里

中兒怒馬躪其門伐𣗥以隘道叱其奴糞除馬矢乃

聽去珏與中表陳氏兒爭竹馬撲殺之兩家父抱持

痛哭捨班爲陳後遂姓陳氏銘曰

 吾聞諸孔文舉公者仁德之正號不必三事大夫

 褘矣碩儒著書滿家便便經笥爲衆說郛夏肄周

 遺窹嘆瞻烏負薪拾穗父子爲徒嗟彼惛俗擿埴

索𡍼正服明燭厥德則孤鄭公表郷魯國豈誣論

 世考德配而銘諸

  顧象垣墓誌銘

長洲顧君諱維鼎字象垣以巳亥歲四月十七日卒

於家長子苓將葬父於支硎山之新阡啓其母陸孺

人之兆而合窆焉卜葬日淂明年正月癸酉於是具

狀數千言稽首求請銘銘曰

 吳四姓亶顧陸水還珠河采玉君曾祖諱存仁官

太僕謇直臣鴻臚祖文學父糞廧屋用儀羽陸家

 風推尙寳世作逑締姻好父好酒荒菑畬遂脫身

 㳺外家謝田宅棲丙舍趣短笇卽長夜君夫婦相

閔勉起孤僮歷涼暖異粻肉奉寡母𠂀虀䀋共漉

 溲權子母撡嬴奇枚藷蔗笇蹲鴟起高貲名上田

 俯靑郊䟽紅泉文茂苑扇芳塵託親串洽弟昆長

簷車高齒SKchar燕雞豚錯履舄SKchar鄙夫髪種種削兩

肩入錢孔周御史捕飮章遮道路縣鋃璫君𡚒臂

 扞牧圉藐椓人如腐鼠亡賢妻有𭣣子悲岸谷歎

 濛汜地濁惡天滄浪結凈侶修香光種池蓮采籬

 菊伸譚眉奉笑腹縣鼓觀餙巾逰猗徃生亦避世

 七十六以壽終考終命嫓𩔰融生三子苓荃莊女

 四人皆巳行支硎阡松檟列生齊牢SKchar同穴舊史

 文𢇛譽墓銘三言凡百句苓SKchar學時有聞今東吳

 顧八分自書丹刻𤣥石埋銘章永無泐

  雲閒道人生壙志

雲閒道人錫山徐氏子少工筆札妙觧書翰精於牡

丹亭樂府搜逖隱互宿工老師莫能置喙通輕俠重

志氣柳市毬場推爲渠帥破千金之產如揮唾洟萬


曆季年余識之鄒彥吉席間輕衫白袷眉目軒軒然

籠葢坐客亂後見之惠山則頽然老僧竹經香燈坐

對移日相與循鄒園遺址指㸃昔遊愾歎而別庚子

歲道人年八十客謂曰君幸與虞山公遊人貌榮名

盍少自敘述乞一言以志陵谷道人笑曰我之生平

公知之矣少而孤長而蕩老而窮非儒非僧不市不

隱吾行履如是父命名鳯儀叅宻雲靈岩二和尚更

名載又曰𤣥熙晩自號雲閒如雲之閒也依雲而居

亦曰雲閒閒亦雲也雲亦閒也吾名字如是畏接貴

客懶交𤍠客憎見俗客侶禪衲友樵漁嘯歌朋而命

酒徒吾交遊不多乎寄高忠憲祠宇乳泉石磵花宮

草庵杖藜所到皆在廡下吾園廬不廣乎中年失壯

子有僮曰子立備歷寒苦扞禦刀刄推燥𣺯把疴癢

復加一衣復損一飯五十年如一日人以爲孝子慈

孫我以爲我身也吾子姓不具乎金剛數卷淸磬一

聲生可盡年SKchar不帶業草亾木卒如是而已吾何述

矣哉客以其言告余且曰唐夏侯孜厄塞名場人惎

其傭李敬當今北面官人所在打風打雨堂頭官人

豐衣足食爾何不從之而事一窮措大有何長進敬

輾然曰我官人及第還擬西川留後官後孜自中書

岀鎭成都用敬知進奏夏侯氏之傭則奇矣徐之義

㒒窮老相依豈𣸪有高車曲葢之夢不尤難乎余曰

道人如孤松老樹礧砢負大節非𦕅爾人也彥吉貴

倨奴視幸舍客獨嚴重道人彥吉與東林水火語及

忠憲道人輙拱手曰正人君子間過忠憲必曰鄒公

遇我厚兩公交重之忠憲歿周全生SKchar有古人風高

氏子孫祠下必肅揖而後去間關垂死以髠頭易薙

髪未嘗一日㤀溝壑也裴晉公隷人王羲捍淮西之

刄晉公自爲文以弔是歲進士𢰅王義者三之二道

人一老禿翁使人交頌義僕比於晉公之隷人桃李

不言亦有以使然也余舊史官也載筆大書以傳於

後誰曰不然客曰唯唯道人墓在馬塢山去惠山三

里許此邦士大夫議推子立主墓事歲時澆奠虞山

𫎇叟錢某書礦石以誌之爲文之日庚子十月初八

日也




牧齋有學集卷三十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