畿輔通志 (四庫全書本)/卷03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三十一 畿輔通志 卷三十二 卷三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畿輔通志卷三十二
  田賦
  昔禹則三壤成賦中邦冀州之賦獨居上上周官職方幽州榖宜三種并州榖宜五種今
  京畿之地正古冀州之域而分之則為幽并者也禹貢稱厥田惟中中而銍秸米粟獨詳於甸服漢唐以後則漕轉以給京師而畿內之粟米無徵焉葢地衆民聚廩祿稍餼儲峙宜殷而四方之來食者衆也
  聖代龍興建都立極五百里內撥地以給八旗旗地有給有退民地有圏有補代徵轉解絲分縷析戶部及直𨽻布政司勾稽參伍簿籍文移倍繁於他省然自
  列祖以來喣嫗覆育生息日繁田功益治今
  皇上御極
  恩被寰宇而
  京畿尤渥巡察勸農之使交馳於道蠲租截漕建倉積貯以寛民力以裕民生且
  特簡親王大臣經理疆索治川防闢水田用周官稻人之
  法以稼下地又
  念承平日久旗人多以官給之田私質於土人其力不能贖者官為之償且於旗地畫井授田設官敎耕巍巍乎度越漢唐而比隆於虞夏殷周郊遂井牧之盛矣故備列田賦並詳
  功令以志
  聖謨之深逺焉
  三代
  冀州厥土白壤厥田惟中中厥賦上上錯尚書禹貢
  青冀人稠土狹不足相供而幽州內附近郡土曠人稀厥田宜稼悉不墾發宜徙貧人不能自業者於寛地此亦開草闢土振人之術也漢崔實政論
  前燕
  慕容皝以牧牛給貧家田於苑中公收其八有牛無地者亦田苑中公收其七三分入私記室封裕諫之文獻通考
  後魏
  太和八年戶増帛三疋粟二石九斗増調外帛滿二疋所調各隨其土所出其司冀等州貢綿絹及絲幽平等州皆以麻布充稅魏書食貨志
  北齊
  天保八年議徙冀定瀛州無田之人於幽州范陽寛以處之謂之樂遷隋書食貨志
  
  開皇十二年詔河北今年田租三分減一兵減半功調全免隋書食貨志
  自幽鎮兩鎮用兵置南北供用院而行營軍十五萬不能抗兩鎮萬餘之衆饋運不能給帛粟未至諸軍或強奪於道葢自建中定兩稅而物輕錢重民以為患至是四十年當時為絹二疋半者為八疋大抵加三倍唐書食貨志
  
  開元時河北不通運州租皆以絹代文獻通考
  後唐
  長興四年五月戶部奏棣濮澶邢洺磁魏等州節候常早大小麥𪍿麥豌豆五月十五日起徵八月初一日納足正稅疋帛錢鞋地頭□麯蠶鹽及諸色折科六月五日起徴八月二十日納足幽定鎮滄校晚大小麥𪍿麥豌豆六月一日起徴八月十五日納足正稅疋帛錢鞋地頭□麯蠶鹽及諸色折科六月十日起徴至八月二十五日納足文獻通考
  
  秘書丞孫琳嘗往洺州肥鄉縣與大理寺丞郭諮以千歩方田法括定名田其後田京知滄州均無棣田歲増賦榖帛之類無隷總千一百五十二旣而或言滄州民以為不便詔如舊文獻通考
  大中祥符六年呂夷簡請免稅河北農器同上
  熙寧十年河北路田二十六萬九千五百六十頃八畝官田九千五百六頃四十八畝見催額九百一十五萬二千貫石疋兩量斤束端內夏稅一百三十九萬三千九百八十三貫石疋兩量斤秋稅七百七十五萬八千一百七貫疋石斤束同上
  元豐五年都水使者範文淵奏自大名抵乾寧跨十五州河徙地凡七十頃乞募人耕植從之先是中書言黃河北流今已淤斷恩冀下流退皆土田頃畝必多深慮權豪橫占及舊地主未歸乞詔河北轉運使候朝專差朝臣同司職官同立標識方許受狀定租給授同上
  政和三年河北西路提舉常平司奏所在地色極多不下百數及其均稅不過十等第一等雖出十分之稅地土肥沃尚以為輕第十等只均一分多是瘠鹵猶以為重若不入等止以柴蒿之直自錢一百而至五百比次十等全不受稅旣收入等但可耕之地便有一分之稅其間下色之地與柴蒿之地不相逺乃一例毎畝均稅一分乞土色十分之地再分上中下三等折畞均數如第十等地毎十畞合折第一等一畝受稅不改元則上下輕重皆均詔諸路行其法宋史食貨志
  
  道宗太康十五年募民耕灤河曠地十年始租又詔山前後未納稅戶並於密雲燕樂兩縣占田置業入稅續文獻通考
  
  大定二十一年上謂宰臣曰山東大名等路明安穆昆戶之民驕縱奢侈不親稼穡不令家人農作盡令漢人佃蒔取租而已富家盡服綺紈酒食遊宴貧者爭慕效之慾望家給人足難矣近已禁買奴婢約其吉凶之禮當委官閲實戶數計口授地必令自耕地有餘而力不贍者方許佃於人仍禁其農時飲酒金史遼人佞佛多以良民田賜諸佛寺分其稅一半輸之寺謂之二稅戶章宗明昌元年六月北京等各路所免二稅戶凡一千七百餘戶萬三千九百餘口同上
  太祖時中都田野久荒而兵後無牛可耕乃於盧溝橋索軍囘所驅牛十取其一得數千頭分給近縣民大悅續文獻通考
  世祖至元二年張𢎞範奏免大名租稅 十八年唐仁祖奏罷正定保定兩路錢榖逋負同上
  成宗元貞三年罷大名路所獻黃河故道田輸租同上仁宗皇慶六年免大都上都今歲租稅同上
  順帝至正二十七年以兵興免正定冀寧今年田租之半 腹裏歲入糧數二百二十七萬一千四百四十九石同上
  
  洪武初田賦總數
  北平田土計五十八萬二千四百九十九頃五十一畞夏稅麥三十五萬三千二百八十石絹三萬二千九百六十二疋秋糧米八十一萬七千二百四十石續文獻通考
  𢎞治十五年總數
  順天府官田八百三十五頃五十畞零民田六萬七千八百八十四頃五十七畝零夏稅小麥一萬九千六百三石四斗三升零人丁絲綿折絹二千一百七十五疋一丈六尺零農桑絲折絹一千七百六十四疋一丈七尺零秋糧粳稻粟米四萬七千一百三十四石二斗三升零地畝綿花絨九千四百二十六斤一十四兩五錢六分零
  永平府官田一百頃六十八畞零民田一萬四千七百四十三頃八十八畞零夏稅大小麥九千九百九十六石一斗九升零人丁絲折絹二千五十疋一丈零農桑絲折絹二百四十三疋一丈二尺零秋糧米二萬三千三百五十三石一斗一升零地畞綿花絨三百四十五斤一十三兩二錢
  保定府官田四百八頃六十二畝零民田三萬五千一百二十頃八十八畝零夏稅小麥一萬八千七百九十三石八斗二升零人丁絲折絹二千七百九十六疋七尺零農桑絲折絹一千六百一十一疋九尺零本色絲二百二十四斤一兩一錢三分秋糧米四萬二千九百八十石三斗零地畝綿花絨九千五百七十四斤八兩五錢六分棗株課米一十六石二斗九升
  河間府官田一百二十九頃三十六畝零民田二萬四千九十一頃三十五畝零夏稅小麥一萬九千八百一石一斗八升零人丁絲併沒官地畝折絹四千九百二疋二丈六尺零農桑絲折絹八百八十九疋七尺零秋糧米四萬六千二百八十石六斗二升零地畝綿花絨四千六百四十七斤一十三兩五錢棗株課米三十七石五斗五升
  正定府官田五百一十頃三畝零民田三萬八千四百七十頃六十一畝零夏稅小麥三萬四千七百三十三石四斗九升零人丁絲折絹八千五百四十八疋六尺零農桑絲折絹七千疋一丈七尺零秋糧粳粟八萬二千三百四十六石九斗六升零地畝綿花絨三萬五千三十三斤一兩四錢八分零
  順德府官田七十九頃二十一畝零民田一萬三千七百四十三頃三十四畝零夏稅小麥一萬二千五百三十七石八升零人丁絲折絹一千五百四十八疋農桑絲折絹三百五十一疋一丈二尺零秋糧米三萬四百六十一石七升零地畝綿花絨五千五斤四兩棗株課米一十二石九斗八升零
  廣平府官田一百一十六頃八十九畝零民田二萬一百二十一頃二十五畝零夏稅小麥一萬七千八百四十二石四斗五升零人丁絲折絹二千八百八十五疋二丈二尺零農桑絲折絹六百五十四疋二丈零秋糧米四萬一千四百七十九石六斗五升零地畝綿花絨一萬四千五百八十四斤一十五兩八錢一分
  大名府官田五萬一千七百三十九頃六十二畝零民田二百五十四頃零夏稅小麥四萬四千九十六石三斗五升零人丁絲折絹六千八百二十八疋一丈四尺零農桑絲折絹八百十疋二丈七尺零鈔九貫二百七十五文秋糧米一十萬三千八十石七斗二升零地畝綿花絨二萬五千一百二十五斤六兩六錢四分棗株課米二千一百十一石五斗二升
  隆慶州民田一千五十九頃四十二畝零夏稅小麥一千七百一十三石七斗五升零秋糧米三千九百三十七石四升零
  保安州民田三百四頃五十七畝零夏稅小麥四百八石二斗九升零秋糧米一千五十三石二斗六升零已上詳續文獻通考
  萬厯六年實丈田數
  順天府九萬九千五百八十二頃九十九畝零永平府一萬八千三百三十九頃四十六畝零保定府九萬七千九十五頃五十畝零
  河間府八萬二千八百七十二頃一十九畝零正定府一十萬二千六百七十五頃六畝零
  順德府一萬四千二百四頃四畝零
  廣平府二萬二百三十八頃三十八畝零
  大名府五萬六千一百九十六頃六十畝零
  延慶州一千五十九頃四十二畝零
  保安州三百四頃七十二畝零已上詳續文獻通考
  太祖立國之初檢覈天下官民田土徴收稅糧具有定額乃令山東河南地方額外荒土徴收任力開墾永不起科至宣宗又令北直隷地方比照太祖山東河南事例民間新開荒田不問多寡永不起科至正統六年則令北直隷開墾荒田從輕起科實於祖法畧有背戾至景帝尋亦追復洪武舊例再不許額外丈量起科至今所當遵行所以然者葢緣北方地土平夷廣衍中間大半瀉鹵瘠薄之地葭葦沮洳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且地形率多窪下一遇數日之雨即成淹沒不必霖雨之久輒有害稼之苦列聖葢有見於此故有永不起科之例又有不許額外丈量之禁是以北方人民雖有水潦災傷猶得隨處耕墾以幇取糧差不致坐窘衣食夫何近年以來權倖親暱之臣不知民間疾苦不知祖宗制度妄聽奸民投獻輒自違例奏請將畿甸州縣人民奉例開墾永業指為無糧地土一槪奪為己有由是公私荘田踰鄉跨邑小民恆産歲朘月削至於本等原額徴糧養馬産鹽八站之地一例混奪權勢橫行何所控訴産業旣失稅糧猶存徭役苦於併充糧草困於重出饑寒愁苦日益無聊展轉流亡靡所底止明給事中夏言疏











  畿輔通志卷三十二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畿輔通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