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戰奇略/卷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二卷 百戰奇略
第三卷
(明)劉基
第四卷


驕戰 第二十一[編輯]

凡敵人強盛,未能必取,須當卑詞厚禮,以驕其志,候其有釁隙可乘,一舉可破。法曰:「卑而驕之。」

蜀將關羽北伐,擒魏將于禁,圍曹仁於樊。吳將呂蒙在陸口稱疾,詣建業,陸遜往見之,謂曰:「關羽接境,如何遠下,後不堪憂也!」蒙曰:「誠如來言,然我病篤。」遜曰:「羽矜其驍氣,凌轢於人。始有大功,意驕志逸,〔但務北進,無嫌於我。〕又相聞病,必益無備。今出其不意,自可擒制。下見至尊,宜好為計。」蒙曰:「羽素勇猛,既難與敵,且已據荊州,恩信大布,兼始有功,膽氣益壯,未易圖也。」蒙至都,權問:「卿病,誰可代者?」蒙對曰:「陸遜慮思深長,才堪負重,觀其規慮,終可大任。而未有遠名,非羽所忌,無復是過。若用之,當今外自韜隱,內察形便,然後可克。」權乃召遜,拜偏將軍右部督代蒙。遜至陸口,書與羽曰:「前承觀釁而動,以律行師,小舉大克,一何巍巍!敵國敗績,利在同盟,聞慶撫節,想遂席捲,共獎王綱。某 不敏,受任來西,延慕光塵,思稟良規。」又曰:「于禁等見獲,遐邇欣嘆,以為將軍之勛足以長世,雖昔晉文城濮之師,淮陰拔趙之略,蔑以尚之。聞徐晃等步騎駐旌,窺望麾葆。操猾虜也,忿不思難,恐潛增眾,以逞其心。雖雲師老,猶有驍悍。且戰捷之後,常苦輕敵,古術軍勝彌警,願將軍廣為方針,以全獨克。僕書生疏遲,忝所不堪,嘉鄰威德,樂自傾盡,雖未合策,猶可懷也。〔儻明註仰,有以察之。〕」 羽覽書有謙下自托之意,遂大安,無復所嫌。遜具啟狀,陳其可擒之要。權乃潛軍而上,使遜與呂蒙為前部,至即克公安、南郡。

交戰 第二十二[編輯]

凡與敵戰,傍與鄰國,當卑詞厚賂結之,以為己援。若我攻敵人之前,彼犄其後,則敵人必敗。法曰:「衢地則合交。」

三國蜀將關羽,圍魏曹仁於樊,魏遣左將軍于禁等救之,會漢水暴起,羽以舟兵虜禁等步騎三萬送江陵。是時,漢帝都許昌,魏武以為近賊,欲徙河北,以避其鋒。司馬懿諫曰:「禁等為水所沒,非戰守之所失,於國家大計未有損失,而便遷都,既示敵以弱,又淮、淝之人俱不安矣。孫權、劉備,外親而內疏,羽今得意,權必不願也。可諭權,令犄其後,則樊圍自解。」魏武從之,遣使結權,遂遣呂蒙西襲公安,拔之,羽果棄樊而去。

形戰 第二十三[編輯]

凡與敵戰,若彼眾多,則設虛形以分其勢,彼不敢不分兵以備我。敵勢既分,其兵必寡;我專為一,其卒自眾。以眾擊寡,無有不勝。法曰:「形人而我無形。」

漢末,建安五年,曹操與袁紹相拒於官渡。紹遣郭圖、淳十瓊、顏良攻曹將東郡太守劉延於白馬,紹率兵至黎陽,將渡河。夏四月,曹操北救延。荀攸說操曰:「今兵少不可敵,若分其勢乃可。公到延津,若將渡河向其後,紹必西應之。然後輕兵襲白馬,掩其不備,顏良可擒也。」 操從之。紹聞兵渡,即分兵西應之。操乃率軍兼行趨白馬,未至十餘里,良大驚,來迎戰。操使張遼、關羽前登,擊破之,斬良,遂解白馬之圍。

勢戰 第二十四[編輯]

凡戰,所謂勢者,乘勢也。因敵有破滅之勢,則我從而迫之,其軍必潰。法曰:「因勢破之。」

晉武帝密有滅吳之計,而朝議多違,惟羊祜、杜預、張華與帝意合。祜病,舉預自代。及祜卒,拜預鎮南大將軍,都督荊州諸軍事。既至鎮,繕兵甲,耀威武,遂揀精銳,襲破吳西陵都督張政,乃啟請伐吳之期。帝報待明年方欲大舉。預上表曰:「凡事當以利害相較,今此舉十有八九之利,而其害一二,止於無功耳。朝臣言破敗之形,亦不可得,直是計不出己,功不在身,各恥其前言之失,故守之耳。昔漢宣帝議趙充國所上事效之後,責諸議者,皆叩頭而謝,以塞異端也。自秋以來,討賊之形頗露之。若今中止,孫皓怖而生計,或徙都武昌,更添修江南諸城,遠居其人,城不可攻,野無所掠,積大船於夏口,則明年之計或無所及矣。」時帝與張華圍棋,而預表適至。華推枰斂手曰:「陛下聖明神武,國富兵強,吳王淫虐,誅殺賢能,當今討之,可不勞而定。」帝乃許之。預陳兵江陵,遣周旨、伍巢等率兵泛舟夜渡,以襲樂鄉⑾,多張旗幟,起火巴山,出於要害之地,以奪賊心,遂虜吳都督孫歆。既平上流,於是湘江以南,至於交、廣,吳之州郡,望風歸附,預仗節宣詔而撫綏之。時諸將會議,或曰:「百年之寇,未能盡克。今大暑,水潦方降,疾疫將起,宜伺來冬,更為大舉。」預曰:「昔樂毅藉濟西一戰,以並強齊。今兵威已振,譬如破竹,數節之後,皆迎刃而解,無覆著手處也。」遂指授群帥,徑造秣陵,所過城邑,莫不束手,遂平孫皓。

晝戰 第二十五[編輯]

凡與敵晝戰,須多設旌旗以為疑兵,使敵莫能測其眾寡,則勝。法曰:「晝戰多旌旗。」

春秋晉侯伐齊,齊侯登山以望晉師。晉人使 〔司馬〕斥山澤之險,雖所不至,必旆而疏陳之」,使乘車者左實右偽,以旆先,輿曳柴而從之。齊侯見之,畏其眾也,遂逃歸。

夜戰 第二十六[編輯]

凡與敵夜戰,須多用火鼓,所以變亂敵之耳目,使其不知所以備我之計,則勝。法曰:「夜戰多火鼓。」

春秋越伐吳,吳人御之笠澤,夾水而陣。越為左右二軍,乘夜或左或右,鼓譟而進;吳分兵御之。越為中軍潛涉,當吳中軍而鼓之,吳師大亂,遂敗之。

備戰 第二十七[編輯]

凡出師征討,行則備其邀截,止則御其掩襲,營則防其偷盜、風則恐其火攻。若此設備,有勝而無敗。法曰:「有備不敗。」

三國魏大軍南征吳,兵到精湖,魏將滿寵帥諸軍在前,與敵夾水相對。寵謂諸將曰:「今夕風甚猛,敵必來燒營,宜為之備。」諸將皆警。夜半,敵果遣十部 〔伏〕來燒營,寵掩擊破之。

糧戰 第二十八[編輯]

凡與敵壘相對持,兩兵勝負未決,有糧則勝。若我之糧道,必須嚴加守護,恐為敵人所抄。若敵人餉道,可分遣銳兵以絕之。敵既無糧,其兵必走,擊之則勝。法曰:「軍無糧食則亡。」

漢末,曹操與袁紹相持於官渡,〔紹遣車運谷〕,使軍糧使淳於瓊等五人將兵萬餘人送之,宿紹營北四十里。紹謀臣許攸貪財,紹不能足,奔歸操,因說操曰:「今袁紹有輜重萬餘乘,而乏嚴備,今以輕兵襲之,燔其積聚,不過三日,袁氏自敗矣。」左右〔疑之〕,荀攸、賈詡勸操。〔操〕乃留曹洪守,自將步騎五千人,皆用袁軍旗幟,銜枚縛馬口,夜從間道出,人負束薪,所歷道有問者,語之曰:「袁公恐曹操抄掠後軍,遣兵以益備。」 聞者信以為然,皆自若。既至,圍屯,大放火,營中大亂,大敗之,紹棄甲而遁。

導戰 第二十九[編輯]

凡與敵戰,山川之夷險,道路之迂直,必用鄉人引而導之,乃知其利,而戰則勝。法曰:「不用鄉導者,不能得地利。」

漢武帝時,匈奴比歲入寇,所殺掠甚眾。元朔五年春,今衛青將三萬騎出塞,匈奴右賢王以為漢兵不能至此,遂醉臥帳中。漢兵夜至,圍右賢王,虜大驚,獨與其愛妾一人、騎兵數百,潰圍夜逃北去。漢遣輕騎校尉郭成等追四百里,弗及,得虜裨將十餘人,男女萬五千餘口,畜數十百萬。於是,青率兵而還。至塞,天子使使者持大將軍印,即軍中拜青為大將,諸將皆以兵屬,立號而歸。皆用校尉張騫以嘗使大夏留匈奴久,導軍,善知水草處,軍得以無饑渴。

知戰 第三十[編輯]

凡興兵伐敵,所戰之地,必預知之;師至之日,能使敵人如期而來,與戰則勝。知戰地,知戰日,則所備者專,所守者固。法曰:「知戰之地,知戰之日,則可千里而會戰。」

戰國魏與趙攻韓,韓告急於齊。齊用田忌將而往,直走大梁。魏將龐涓聞之,去韓而歸魏。孫臏謂田忌曰:「彼三晉之兵,素悍勇而輕齊,齊號為怯。善戰者因其勢而利導之。兵法:『百里而趨利者蹶上將,五十里而趨利者軍半至』,使齊軍入魏地為十萬竈,明日為五萬竈,又明日為三萬竈。」涓追三日,大喜,曰: 「我固知齊軍怯,入吾地三日,士卒亡者過半矣。」乃棄其步軍,與精銳騎兵倍道兼行逐之。孫臏度其行,暮當至馬陵。〔馬陵〕道狹,而旁多阻隘,可伏兵,乃斫大木白而書之曰 「龐涓死此樹下」。於是,齊軍善射者萬弩,夾道而伏斫木下,期曰:「暮見舉火即萬弩俱發。」涓果夜至,立木下見白書,乃鑽火燭之。讀其書未畢,齊軍萬弩俱發,魏軍大亂 〔相失〕。涓自知智窮,兵敗乃自刎。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百戰奇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