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二世元年文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其一釋文(睡虎地秦墓竹簡整理小組)[編輯]

  天下失始皇帝,皆遽恐悲哀甚,朕奉遺詔,今宗廟吏及箸以明至治大功德者具矣,律令當除定者畢矣。元年與黔首更始,盡為解除流罪,今皆已下矣。朕將自撫天下,吏、黔首,其具行事已,分縣賦援黔首,毋以細物苛劾縣吏。亟布。

  以元年十月甲午下,十一月戊午到守府。

其二釋文(陳偉「《秦二世元年十月甲午詔書》校讀」)[編輯]

  天下失始皇帝,皆遽恐悲哀甚,朕奉遺詔,今宗廟吏及箸以明至治大功德者具矣,律令當除定者畢矣。以元年與黔首更始,盡為解除故罪,令皆已下矣,朕將自撫天下。吏、黔首其俱行事,毋以徭賦擾黔首,毋以細物苛劾縣吏。亟布。

  以元年十月甲午下,十一月戊午到守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