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事 (黃遵憲)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紀事
作者:黃遵憲
1884年
作者時任清政府駐美國舊金山總領事,目睹了1884年美國總統大選。

甲申十月,為公舉總統之期。合眾黨欲留前任布連,而共和黨則舉姬利扶蘭。兩黨閧爭,卒舉姬君。詩以紀之。

吹我合眾笳,擊我合眾鼓,擎我合眾花,書我合眾簿。汝眾勿喧嘩,請聽吾黨語:人各有齒牙,人各有肺腑。聚眾成國家,一身此尺土。所舉勿參差,此乃眾人父。

擊我共和鼓,吹我共和笳,書我共和簿,擎我共和花。請聽吾黨語,汝眾勿喧嘩:人各有肺腑,人各有齒牙,一身此尺土,聚眾成國家。此乃眾人父,所舉勿參差。

此黨誇彼黨,看我後來績。通商與惠工,首行保護策。黃金準銀價,務令昭畫一。家家田舍翁,定多十斛麥。凡我美利堅,不許人侵軼。遠方黃種人,閉關嚴逐客。毋許混乃公,鼾睡臥榻側。譬如耶穌餅,千人得飽食。太阿一到手,其效可計日。彼黨斥此黨:空言彼何益。

彼黨訐此黨:黨魁乃下流。少作無賴賊,曾聞盜人牛。又聞挾某妓,好作狹邪遊。聚賭葉子戲,巧術妙竊鉤。面目如鬼蜮,衣冠如沐猴。隱慝數不盡,汝眾能知不?是誰承餘竅?竟欲糞佛頭。顏甲十重鐵,說恐難遮差。此黨訐彼黨,眾口同一咻。

某日戲馬臺,廣場千人設。縱橫烏皮兒,上下若梯級。華燈千萬枝,光照繡帷撤。登場一酒胡,運轉廣長舌。盤盤黃須虬,閃閃碧眼鶻。開口如懸河。滾滾浪不竭。笑激屋瓦飛,怒轟庭柱裂。有時應者者,有時呼咄咄。掌心發雷聲,拍拍齊擊節。最後手高舉,明示黨議決。

演說事未已,復辟縱觀場。鐵兜繡袮襠,左右各分行。寶象黃金絡,白馬紫絲韁。橐橐安步靴,林林聳肩槍。或帶假面具,或手執長槍。金目戲方相,黑臉畫鬼王。仿古十字軍,赤旆風飄揚。齊唱愛國歌,曼聲音繞梁。千頭萬頭動,競進如排墻。指點道旁人,請觀吾黨光。

眾人耳目外,重以甘言誘。濃緣茁芽茶,淺碧釀花酒。斜紋黑普羅,雜俎紅<賁毛>毭。瑣屑到釵釧,取足供媚婦。上謁士雕龍,下訪市屠狗。墨杘與侏張,相見輒握手,指此區區物,是某託轉授。懷中花名冊,山請紀誰某。知君有姻族,知君有甥舅,賴君提挈力,吾黨定舉首。丁寧復丁寧,幸勿雜然否。

四年一公舉,今日真及期。兩黨黨魁名,先刻黨人碑。人人手一紙,某官某何誰。破曉車馬聲,萬蹄紛奔馳。環人各帶刀,故示官威儀。實則防民口,豫備國安危。路旁局外人,各各捩眼窺。三五立街頭,徐徐撚頷髭。大邦數十籌,勝負終難知。赤輪日可中,已詫郵遞遲。俄頃一報來,急喘竹筒吹。未幾復一報,聞鑼驚復疑。抑揚到九天,啼笑奔千兒。夜半籌馬定,明明無差池。轟轟祝炮聲,雷鄉雲下垂;巍巍九層樓,高懸總統旗。

籲嗟華盛頓,及今百年矣。自樹獨立旗,不復受壓制。紅黃黑白種,一律平等視。人人得自由,萬物鹹遂利。民智益發揚,國富乃倍蓰。泱泱大國風,聞樂嘆觀止。烏知舉總統,所見乃怪事。怒揮同室戈,憤爭傳國璽。大則釀禍亂,小亦成擊剌。尋常瓜蔓抄,逮捕遍官吏。至公反成私,大利亦生弊。究竟所舉賢,無愧大寶位。倘能無黨爭,尚想太平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