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五四」(1942年5月4日)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全國的青年,全國的同胞。

  我在這整整五年裡,沒有發表過一篇國語的文字,沒有發表過一篇國語的演說。今天有這機會向全國廣播,我感覺十分高興。

  今天是「五月四日」是「五四」運動的第二十三周年的紀念。二十三年前,巴黎和平會議不顧中國政府和國民的意志,向日本作絕大的屈伏,把山東問題交給日本支配。這個消息傳到了中國,北京的學生在天安門前開抗議的大會,作示威的遊行。這一群學生整隊走到東城趙家樓要見當時的外交總長曹汝霖,曹汝霖關了大門,不肯見他們。他們打進門去,找不到曹汝霖,打傷了駐日本公使章宗祥。

  這個事件在歷史上叫做「五四運動」。這個學生運動,發動在北京,引起了全國的響應。全國學生罷課,全國的商人罷市,全國的公共團體紛紛打電報給政府,給巴黎的中國代表團,不准他們接受巴黎和約。在歐洲的中國學生和工人組織了監察隊,把中國代表的住宅包圍起來,整日整夜的監視着他們,不准他們出席去簽字。

  巴黎和約中國沒有簽字,留下了法律的根據,作為後來華盛頓會議和平解決山東問題的地步。這是「五四運動」在中國歷史上在中日外交史在世界歷史上的意義。

  今天是「五四運動」的第廿三年,是我們對日本抗戰的第五十八個月,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最吃緊關頭。我們在這個日子紀念「五四」,當然不是要回想過去,是要借過去來比較現在,使我們可以明白現在,了解將來。

  我們全國國民在這個時候最關心的當然是這一次世界大戰爭的結果如何,和我們國家民族的前途如何。

  第一,我可以毫不遲疑的告訴你們,這次大戰的最後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和我們的同盟國。眼前的吃虧,敗挫都只是暫時的,都不必憂慮。我在最近三個月內,走了一萬五千英里的路,親眼看見美國全國上下一致的努力作戰時生產的工作,親眼看見全國的工業在短時期內完全改成了戰時工業。飛機,坦克車,軍火的生產量現在已經趕上軸心國家的生產量了。就是最困難的造船工業,美國也在拼命的發展。美國今年可以造成八百萬噸的船,明年可以造成一千萬噸的船。我昨天剛從Rocky Mountains飛回來,我可以告訴你們現在美國高山上也在造船了!這樣的生產力量,有了運輸,我們的同盟國的最後勝利是絕對無可疑的。

  第二,對於戰後的世界,我也毫不遲疑的說,我們必定可以期望一個新的世界和平,新的世界秩序。這一次大戰的敵人和朋友,分的最清楚,和上次大戰有根本的不同。一來是日本成了同盟國的公敵;二來是我們中國這五年來是一個主要的作戰國家;三來是我們二十六個同盟國家從沒有訂立什麼出賣別國主權利益的秘密條約;四來是我們的同盟國曾宣布接受羅斯福大總統和邱吉爾首相的八條《大西洋約章》(ATLANTIC CHARTER)以後的世界和平總可以用這八條原則做藍本。有了這四點大不同,我們可以放心大膽的期望,在這次戰爭結束以後,不但完全做到我們中華民國在世界上的自由平等,並且要建立一個和平的,公道的,繁榮的,快樂的世界。

  最後,第三,我們國家民族,在蔣委員長的領導之下,經過這多年的抗戰,取得了受世界敬仰的地位,以後我們的責任也就更重大了。

  這廿多年世界和平的局面是日本「九一八」一炮打碎了的。但是全世界抵抗強暴,抵抗侵略者的精神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血重新建樹起來的。所以羅斯福大總統四月廿八夜的廣播詞裡曾說:「我們要記得中國是第一個民族起來抵抗侵略的。這個打不倒的中國,在將來,不但對於東亞的和平與繁榮,並且對於全世界的和平與繁榮,都要擔負相當的責任。」全國的青年,全國的同胞,不要忘了我們的朋友羅大總統對我們的期望。我們在這辛苦血汗的抗戰期間,都應該想想我們國家民族在將來的世界上可以負擔的責任。我們不但要從多年抗戰里出來建立一個新的國家,新的文明,我們還得盡我們的能力,幫助全人類維持全世界的和平公道,增進全世界的繁榮,提高全世界的共同文化。我們古代哲人本來曾說過:「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我們要拿出這種精神來擔負將來的大責任。

(本文為1942年5月4日胡適在華盛頓對國內的廣播講詞,原件存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