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01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續西遊記
第001回
靈虎子投師學法  到彼僧接引歸真
第002回
如來試法優婆塞
徒眾誇能說姓名


 詩曰:

  圓輪如輪歲月流,箇中名利等浮漚。

  謾勞計較分吳越,且任稱呼作馬牛。

  世事看來從理順,人謀怎似聽天體。

  要知駐世長生訣,一卷《西遊》續案頭。

  《西遊》續記作何因?為指人身一點真。

  順去人生天地理,逆來合去佛仙身。

  機心滅處諸魔伏,靈覺開時道力深。

  試看悟空孫行者,降妖變化又更新。

  入記:

  話說西方有佛,號曰如來。歷盡苦行以修成,具大慈悲而方便,凡有血氣之屬,俱在普照之中。正是釋迦牟尼尊者,南無阿彌陀佛。自開闢以至成周,由秦漢明到唐代,說不盡的感應,夸不了的靈通。一日,在靈山雷音寶剎大雄寶殿,登九品蓮台寶座,說無上甚深妙法。圍繞着諸位佛菩薩,阿羅等眾,得聞諦聽,各生歡喜,如來說法畢,但見天花繽紛,異香繚繞,充滿無極無量世界,如來以智慧力放大毫光,普照三干大干閻浮眾生。自從元始以來,至於今口。造仲種愆尤,受種種果報。正是佛面輝如滿月,佛心無處不慈,乃以哀憫之心,向眾佛菩薩說:「吾鑒觀萬天,周通三界。哀見眾主迷失本來,雖有善信,行無孽冤。吾不忍為惡的沉淪苦海,墮落惡趣,故著有三藏真經,一藏談天,一藏說地,一藏度幽。此真經三藏,不但利益人天,亦且超身鬼道。乃是修真之徑路,成道之玄詮,登善士天堂,脫亡魂於地獄。向見四大部洲,惟南贍部洲人民繁眾,善惡混淆。雖有聖賢治世,政教宣明,無奈昏愚不良,縱慾無忌。故此真經,可以消災釋罪,降福延生。吾欲送到東土,恐人懷不信,毀謗真文,前已托觀自在菩薩變化取經僧眾到來。看此僧往昔劫中,名喚金蟬長老。只因他輕慢大教,故貶真靈,托生人道。今幸他不昧昔因,仍歸正覺,轉投南國,披剃出家,名喚玄奘。這僧既生來有此,功行無差,不憚萬水千山,歷盡三途八難。門下跟隨幾個徒弟,也都上應天星,下全道力。此經有緣,當與取去。到得東土,永為勸善之珍,可作修真之寶。但慮此僧來,遭八十一難之艱辛,受百千萬之魔孽,雖有孫悟空之靈通,豬八戒之力量,若非菩薩護持,神聖保助,終難除妖滅怪,使唐僧到此。又只一件,吾慮此經之取而去,復有不淨處根因:魔孽阻撓道路,他師徒力量輕微,志願如何得遂?」

  時有尋薩聖眾,齊聲答道:「我等已知此僧來時凡體,磨練成真,仗一篤之心信,自得保全而去。倘因不淨根因,還望如來始終成就。但不知不淨根因,作何究竟,成何冤孽?」如來道:「諸孽根心,心淨,則種種魔滅,心生,則種種魔生。但看此僧眾,來何意,發何心耳。」如來說畢,乃命阿難、迦葉把寶經閣三藏真經查檢備下,專候取經僧到來。阿難領下如來旨意,往寶經閣去,不提。

  且說靈山佛會,有一等在家修行道者,釋門稱為優婆塞;披剃了出家稱為比丘僧。這天竺國境內,有一優婆塞道者,法號靈虛子。這道者三劫生來,原是一個久修禪和子,只因誤入了獵戶門中,沾惹了些腥穢不潔;再投,投入一個道真院,習學了旁門岔道;三劫轉在這靈山腳下,為善男子。他這點正念未了,仍歸釋門。焚香課誦,齋僧布施,每每也有披剃為僧之心。只是夙因未淨,猶然好務變幻外術。一日,偶坐於村坊熱鬧市上,見一賣術法之人,能開頃刻蓮,善舞飛來鳥,變巨人三頭六臂,化美女百媚干嬌。但憑市人觀看,出的金錢要變何物,任意取樂。這靈虛子見了,不勝喜悅,乃出金錢問術者道:「汝能變蒼龍麼?」術者受了金錢,把身一縱在半空,只見頃刻五雲騰湧,一條蒼龍在雲端里。但見:

  彩色雲飛漢,蒼龍現碧空。

  口噴甘露雨,五爪駕霓虹。

  術人變了蒼龍,在空中盤旋一會,仍復舊下來。眾市人觀看,個個稱奇喝采。靈虛子忙又出金錢向術人問道:「汝能變猛虎麼?」術者受了金錢,把身一抖,頃刻變了一隻猛虎在市上咆哮。眾市人見了驚駭起來。靈虛子道:「眾莫驚駭。料只化的,決不傷人。」但見這虎:

  白額斑爛體,長須赤焰睛。

  一聲大嘯處,山嶽盡皆傾。

  眾市人有大膽的,立住腳跟說:「變的奇妙!」有畏怕的,遠走躲避,聲色慌張。頃刻復舊。靈虛又出錢要變別祥,只見市人中有爭的,說:「靈虛子,只憑你多錢,任意奪趣,我等也有金錢,須憑我檢一件變化看耍!」靈虛子見眾人爭奪,乃答道:「但憑列位取樂,小子怎敵占越?就是列位出了金錢變件奇觀,小子也沾勝遇,有何不可?」眾中有一入,出了金錢道:「術者,你變猛虎嚇入,蒼龍眩目,不如變個嬌嬈女子,能歌善舞:我等觀看耍樂也好。」術人接了金錢,搖身一變。只見場中頃刻一個女子,手抱着琵琶,妖妖嬈嬈,口裡唱着歌兒,手裡彈着弦索。眾入齊聲喝采。但見那女子:

  蛾眉分翠黛,檀口啟朱唇。

  玉指揮絲索,金蓮踏地塵。

  裊娜當場裡,香風更逼人。

  巫山誇麗質,洛水得全真。

  靈虛子見了,乃閉了目,背轉項,自言自語道:「世人愛色,出金錢變此美貌佳人。休看他眼不轉睛,面不別向,甜蜜蜜的看着不舍。我一個在家出家的道者,目不邪視,如何觀他?」市人見靈虛子轉面閉目,有的說:,吃齋念佛的道者,該是如此。」有的笑遏:「假惺惺,故裝呆。外面如此,心裡不知何樣?」只見女子唱了一歌,棄了琵琶,又舞了一回。仍復舊是術人,立在場中。

  天色傍晚,術人收拾起身,市人各散。靈虛子乃上前叫了聲:「師父,如不棄,造次請到寒舍一飯。有一言請教。」那術人見靈虛子容貌莊重,言語溫恭,欣然就隨着前來。到得家門,延入廳堂。這靈虛子一面呼茶,叫家下準備素齋;一面納頭便拜道:「師父,何方人氏,高姓大名?方才這變化,奇妙神術,卻是何師傳授,那處得來?」術人聽了答這:「小子南方人氏,姓萬,雙名化因。只為遨遊湖海,訪道求師,得遇異人指授了這幻化法術,換得金錢,小子除了日食費用,余者便濟貧拔苦,修橋補路,積些陰功,以求出世。我師曾也說西方有聖人傳教。故此一路信步前來,請問善人大姓何名?」靈虛子答道:「小子喚作靈虛子,一向投入釋門,焚香課誦;只是未曾被剃。今見師父這法術奇妙,也是個從無入有,修真合道神通本事,若肯傳授小子,願罄家資,投拜門下做一個徒弟。倘能小仿師父十分之一變化法術,終身不忘。」萬化因聽了,答道:「小子法術雖微,卻也合道。老善人要學,也非輕易可傳。必須煉實還虛,由虛入無;從無示有,總歸一因。人有而有,六能學得,」靈虛子聽了,只是磕頭。願留師父在家指教。乃淨掃一同樓閣,延師安下,捧出黃金白璧,作為贄禮。當下萬化因住在靈虛子家,朝夕講習法術。時光迅速,不覺三年。靈虛子心地聰慧,志向精專。變化之術,卻好十得其九。一日,萬化因見靈虛子學術已成,乃辭要他往,尖虛子苦留不住,只得備了謝金,遠送百里之遙。

  到了一座荒亭無人處。靈虛子把手一指,只見那空僻亭子內,擺着一席蔬酌。萬化因見了笑道:「徒弟,你今日在班門弄斧也。雖然,也是你敬我好意,當須盡你飲餞之誠。」靈虛子乃跪奉一杯素酒,萬化因飲畢,也回敬一杯。把袖一拂,只見亭子旁一盤金銀,都是靈虛子平日送師的禮儀,原封未動,萬化因笑對靈虛子道:「此盤內皆是徒弟饋送原儀。我這法術,既傳授得人,資養已久,安可費你家計,使我一去濟貧。一向不卻你伯者,欲你盡敬也。道法非值這微金;受你金,即是賣法也。你當收去。」靈虛子方才開口勸收,那萬化因如飛不顧而去。

  靈虛子只得把金銀理回,到家終朝只是演習法術;靈山佛會,絕跡不去。優婆塞眾中,卻少了靈虛子赴會,谷相議論,有說他懶隋道心,久失講所的;有說他廢了前修,墮入罪孽的,卻有一個比丘僧說道:「小僧聞知靈虛子閉戶三載,拜投了一個傍門幻術之人,演習邪法。可憐他走錯了路頭,怎能夠皈依正果?」眾優婆塞聽了,便齊聲道:「我等亦聞,知未實;若果有此,怎得一位比丘發慈悲心,度脫他們歸此會。」只見比丘僧中,一個僧人法號到彼,出班說道:「待小僧稟白如來,往彼勸力,」眾優婆塞道:「喜出正道,何勞白佛?但願我比丘速往開導,不可遲延。」到被僧聽了,即起身徑來到靈虛子家門首。家僮見了,隨傳入靈虛子知道。靈虛子即弄個神通,變了一個老僕人。走出門來,看見到彼僧:

  削髮除煩惱,艾須遠俗塵,

  緇衣偏袒着,佛會有緣人。

  老僕見了,便開口說道,「長老師父,我主人久出外游,今不在舍,不敢妄留,乞臨異日。」到彼僧早已知是靈虛子假變,乃笑道:「本是靈虛面目,因何變作蒼頭?形容雖異未更喉。話語依然如舊。」靈虛子見僧人說破他,乃退入門後,變了一個童兒,出門來道:「老師父,尋准?我主人出外望友,不在家中。」比丘僧見了,大笑道:「行見蒼頭老漢,忽然貌換童顏:若非葆合此丹田,怎每改顏換面?」靈虛子見兩次被僧人說破.忙答應道:「我主人出外,只恐我主母行其去向。老師父你略立一時,待我童兒問來。」乃走入門內,忙變了一個優婆夷老婦,走在中門帘內說道:「老師父想是靈山會上來的。我優婆塞道者外游三載有餘,今雖歸來,早晨又往村前望客。且請廳堂坐下,少候一會,以待其歸。」到彼僧聽了,笑道:「本來靈虛面目,這回變女形容。黃婆配合想曾同,休把我僧捉弄。」

  靈虛於見瞞哄不得僧人,乃大笑出來,一手扯着僧衣道:「師兄好智光破幻!弟子失迎有罪。且請堂中坐下,再敘久闊。」到彼僧隨入廳堂,兩相敘禮。茶罷,到彼僧便問道:「師兄久不赴會,何也?」靈虛子答道:「因遠遊在外,久失瞻仰佛會,罪過萬干。」到彼僧笑道:「僧見師兄道法奇妙,果是耳聞不虛,目睹是實。想師兄智慧明盡,正當朝夕參悟禪機,了明正覺。如何路入旁岐,墮落邪幻?你道變化多般,只好愚惑凡俗;怎能瞞昧的察往知來,慧光朗徹之人?」靈虛子笑道:「師兄,據你所言,方才小弟真是假變蒼頭、童兒,你如何識破?」到彼僧道:「師兄,你向來也在禪門,豈不知道理有個真實不虛。若人了悟得作用出來,天地也不知,鬼神也莫測。若師兄的變化,不過是因人心而設詐為幻。你能自知,人得而知;你能自愚,人不得而愚。小僧從真處尋真,師兄自從假處露假矣。依小僧之言,師兄淨洗往日之假,亟歸此曰之真,放着正路不由,卻走邪魔外道?」靈虛子答道:「師兄未來,小道只說這變化奇妙,瞞盡世人。誰知師兄一來看破,我自覺此說不能迷惑至人。習之無益,今情願棄假歸真,仍赴靈山勝會,懺悔前愆,消除罪孽。」到被僧答道:「懺悔莫越自修,消除當須警省。師兄可靜守在家,洗滌了凡念,俟我如來龍華會畢,歸來開講上乘,那時再續白會可也。」靈虛子唯唯聽命。到彼僧辭別出門。

  畢竟後來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總批:

  靈虛即心猿之別名也。萬化因與須菩提作用,是一是二。彼從修入,此從法入。自正 等覺視之,均一有漏之果。真實不虛作用,天地莫知,鬼神不測。何以故?道者陰陽,知所從出也。故千變萬化,皆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