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09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008回
行者焚蕓驅眾蠹
悟能騙麝惹妖麋
續西遊記
第009回
論志誠靈通感應  由勞過失散真經
第010回
兩僧人抵回經擔
眾老長慶賀靈芝


  卻說行者三個去尋水,麋妖見兇狠狠的三個徒弟去了,單單只有唐僧隨着他,魔心頓起,把馬馱的柜子隨唐僧跟着,乃叫小的們扛着三擔經包,飛走如箭,丟下三藏在後。三藏跟着馬,只叫:「老善人,慢些前行。」那麋妖越發走快,一時把三擔經包,被眾鹿扛抬前去。行者三人尋得水來,見沒了經擔,齊暴燥起來,埋怨三藏說;「都是師父貪心澗水,又不知引了何怪,拐去經擔。」三藏道:「我叫老叟慢慢行,卻催趲小的們,料在前路。」八戒道:「前路若沒有,卻怎計較?」三藏一時聽了,心中懊惱,眼裡流淚道:「徒弟呵,是我為渴思漿,一時不敬謹,失去經擔,還望你們找尋找尋。」行者道:「來時,一路妖魔作怪,要蒸師父的,要煮師父的,徒弟們只得上前救護。如今師父已證了菩提正果,徒弟們金箍棒、釘鈀、寶杖又繳還了靈山庫藏,只靠着自己這一點心靈機變。如來又說我機變心生,妖魔怪起;卻喜你們的甚麼志誠心、老實心、恭敬心。這會師父以志誠心待那老兒,那老兒卻不把志誠待你,便老實恭敬也沒用,還要我徒弟機變找尋?」三藏道:「徒弟呀,人心還是志誠好。若人存了這點志誠,萬謀萬遂,千靈干應。」行者道:「徒弟不知這靈應,求師父見教見教,說明白了,好去找尋經擔。」三藏道:「徒弟,你要聽說志誠,我有幾句說與你聽。」行者道:「清說,請說。」三藏乃說道:

  說志誠,真靈應,色相皆空歸靜定。一腔不失赤子心,滿胸全無虛假性。無虛假,欺偽消,渾然天理絕塵囂。當機接物皆真實,朴往醇來不詐澆。不詐澆,方寸地,不僅機謀多智慮。至誠動物若神交,夢寐羹牆如一契。如一契,說奇逢,豈知就裡盡虛空。一誠無着隨感應,萬事謀為自遂通。

  三藏說畢,行者笑道:「依師父這等說,當初只該坐在家裡,說大藏經文,來了,來了,存了志誠便罷。何勞萬水千山,撥了十四五年的口嘴,走了十萬八千里的路頭,連這一篇的志誠活兒也多了。「三藏道:「悟空,你那裡知這『志誠』二字?幾千年也說不了,百萬里路也講不窮。你若知道,又何消我說。」八戒說:「你說我說,這會經擔也不知那裡去了。師父決吃些水,上前找經擔。莫要說了,越說越口渴。」好行者一面說,一面把法身縱入雲端,將手遮了眼,作個蓬兒,往前一望。只見那老頭兒緊隨着經擔,眾小的打號奮前扛走。乃跳下地來,向三藏打了一個問訊道:「師父,你的志談話兒,真有幾分靈應了。」三藏問道:「悟空,這是怎說?」行者道:「只因師父憫念弟子們挑擔費力,這真心一點,怎得個替挑擔子?今卻就有替挑擔的,你看他打號子,奮力氣,與徒弟們出力。走一里,省徒弟們一里力,皆師父志誠靈感神應也。」三藏道:「悟空,休要說此話;只講挑擔的可在前邊走?」行者道:「八戒難道只是老實,沙僧只是恭敬,須也找尋找尋。」八戒道:「師兄,你便會筋斗,我們不能,那裡去查?若是走近了去查,一日兩日不可知,若是遠去,一年半載不誤了工夫,擔擱了路程?」行者道:「騰雲駕霧,你們難道不會?也往空中望望,免我向師父多話。」八戒依言,把身一縱,扯開耳朵,遮眼往東一望,招手叫沙僧道:「師弟,你也來看看。」沙僧也跳到空中看見,笑將下來道:「師父,果然順路,替我們出力,不要錢鈔。你看他還喜喜歡歡往前掙,這叫做順手牽羊。」行者道:「莫要阻他,且與他走走看。」按下不提。

  且說比丘到彼僧與優婆塞靈虛,兩個變客商、贈了三藏師徒芸香、犀角,把蛙怪、蠹妖逼走了,讓師徒們挑着經擔前行。他兩個在三藏們前路行走。一向道路平坦,無妖無怪,不須費力。正在省力,行到此山,只聽得後面打號子聲來,回頭一望,但見塵灰飛起,許多小漢子扛抬着經擔走來。比丘僧乃向靈虛子道:「唐僧師徒離靈山不上一年路程,便挑擔不起,又雇覓人代力。若是這等,東土十萬八千里路,如何到得?」靈虛子聽了道:「師兄,你且在前慢行,待我探唐僧師徒是何主意,叫人代力?」乃搖身一變,變了個老道左,倒迎着三藏們,故意問道:「師兄們,可是靈山下來的?」三藏見這道士:

  頭戴紫陽巾,身穿方朔服。

  黃絲絛系腰,麻鞋登在足。

  三藏聽得老道問,忙答道:「小僧是從靈山下來的。請問老道,真可曾見多人扛着經擔包前行?」老道說:「離前十餘里,有扛抬擔子的,但不知是何物?」三藏道:「是小僧們經擔子。」老道說:「既是經擔,出家人如何不自家背負,卻叫人扛着?萬一那眾人心不恭敬,身不潔淨,可不污了經典?」三藏道:「正是,正是。小僧也只為一個老叟,要請去誦一會經卷功德。承他順路,叫家眾扛幫一程,到他孫兒家去,故此托他擔着。不意我徒弟尋水,他們奮力前行。」老道說:「事便是順道,卻也要緊跟上。人心莫測,不可遠離。」三藏道;「領教,領教。」

  老道往前走去,卻復到比丘僧面前,把這情節說出.比丘僧說:「且探這扛擔的如何情節?」正說間,那眾人扛着經擔飛奔前來,後邊跟着一個老叟。優丘僧與靈虛子見了,早已知是麋妖眾怪,乃私議道:「唐僧師徒又不知動了何心。惹引此怪?」靈虛子道乃變了兩個僧人,向挑擔眾妖問道:「列位挑的是大唐僧人取的經典麼?他不自挑,想是雇你代力?」眾妖不答。只見麋妖答道:「二位師父問他怎的?想是唐長老一起的。」比丘僧道:「不是,不是。我二僧是行路隨緣募化的。」麋妖道:「師父既不是一起,實不瞞你,我有一個孫兒在天竺山幽谷居住,偶患病症,欲求禳解。方 IO6才路遇着這起僧眾,擔着經文。本意延他到家課誦,可怪他內中一個長嘴大耳的徒弟,不是個良善的,曾為盜竊了吾孫腰臍之寶,正為他染病懨懨。卻好今日遇着,是我設一計也,騙哄了他經卷擔子前來。但佛爺爺經卷可是騙的,俗語說的好:『門裡有君子,門外君子至。』他竊吾家之寶,已是小人之心;我便以個小人應他。只是此經,我等山野之人不知字義,必須得師父們持誦方好。師父二人若不棄嫌,同我到山谷里家居,把這經擔開了課誦,建個長遠功德,自有齋供、金錢奉敬。」比丘僧與靈虛子聽了,私相說道:「唐僧動了志誠,惻隱徒弟勞苦擔經,思代力的,遂有這鹿妖替他扛抬遠路。只是八戒騙麝邪心,便惹動了這拐經糜怪。我們若破除這怪何難,只恐露泄送經形跡。不如隨着這眾妖,一則借他扛抬,以遂唐僧志誠心願,寬徒弟們力苦;一則看此妖魔騙經何處,以便指引唐僧們找經去。」隨乃答道:「我二僧誦經功德,原是本行,便與老叟課誦一會也不打緊。只是聞得唐僧不比凡常。那長嘴大耳騙香的徒弟,不是個好惹的。那猴子像更利害,他會騰雲駕霧。若我尋了,將來連我兩個小僧都做賊論。」麋妖道:「師父,不難,不難。再走三五里,有個三岔道,正中大道,往東土大唐國去。傍有一道,往天竺後山去。右有一小道,往我孫幽谷去。我想唐僧們必從大道中來。若從左道去,其中卻有許多傍門,阻礙難行。若從小道去,路雖近,只是經擔重大,難過那崎嶇狹隘。況且樹密林深,溪泥澗水,費力費力。如今我有個計較,把他們挑經的禪杖解下來放在中道,叫小的們背負着大包,二位師父押着四包,從左邊傍路去。遇有傍門,師父可叫他開門讓路。老漢押着兩包,從小道抄近路,先到幽谷等候。」二位僧人說;「我們押着四包,萬一唐僧找尋着,趕來奪去,如何處置?」老叟道:「師父有力,則莫與他奪;若是沒力,便讓他奪去。我有此兩包,到了我家,那時到前路接你,這叫做棄多取少之計。」僧人說;「他不趕我,卻來趕你,如何處置?」老叟道:「趕我,你必保全小的們背負到家,乃是棄此取彼之計。」僧人道:「唐僧分做三道來趕,則如何處?」老叟道:「師父放心。我自有神通。古語說的。「強龍不壓地頭蛇。」』比丘僧依着麋妖,押着四包往左路走。臨行,那老妖分付小妖道:「若是唐僧趕來,你們可藏躲在傍門內。若藏不得,那徒弟們利害,你們丟了包,讓他找去吧。隨即領二位師父到幽谷等候。」

  小妖依言,背負着四包,往左路前走。比丘僧與靈虛隨後跟着。比丘僧計較說:「如今唐僧將到三岔路口,料孫行者們必找尋經擔。不如且把小妖嚇去,留此四包經擔與唐僧。我與師兄,再去算計那老妖。」靈虛子道:「如何嚇去小妖?」比丘僧道:「師兄可變個老虎奔出林來,小妖自然嚇走。」靈虛子依言,搖身一變,變了個老虎:

  白額斑斕虎,威風真嚇人。

  林中只一跳,眾怪喪三魂。

  那小鹿妖正背着經包前走,只聽猛虎一聲叫,從林子裡跳出。眾妖害怕,叫:「師父,這卻怎了?」到彼僧說:「你們顧命要緊,且把經包丟了去罷。」小妖依言,都把經包背入路傍門地里躲着。只見這虎跳到門前.把尾打門。小妖慌了。到彼增說:「我也不顧這經了,那小和尚又不知那裡去了。我走罷。」往門後飛走。小妖嚇的丟了經包,一齊也飛走了。

  比丘僧看那小妖去了,靈虛子復了原身。比丘僧說:「四包經擔已保護在此,料孫行者們自來找去。只是那兩包,老妖押往小路。我與你設個計較保全了,莫使他騙去。」靈虛子道:「怎生計較?」比丘僧說:「這計也不難。如今將菩提數珠子兩粒,變兩包小小經包,師兄把木魚梆槌變兩個小漢子背着,我兩個跟着到他處去騙哄他。只說:『你眾小的畏老虎,棄包走了。我覓兩小漢,背兩包來了。」』靈虛子道;「此計雖好,怎生保全那兩包?況且這木魚變的小漢子,那老怪認得,不妙。不如我與師兄各背一假包,到小路上抵換那兩包,有何不可?」比丘僧依言,兩個各背了一包,走過小路來。

  卻說麋妖把禪杖解下來,放在中路。把兩包着兩小妖背着,從小路走去。只見小路里樹密林深,崎嶇狹隘,小妖背着難行。老妖正在那裡設法過去不得,恰好二憎背着兩個小包走來。老妖見了問道:「二位師父,如何不押着小的背那四包來,卻自背兩包來?」比丘僧答道:「我二人緊跟着小的擔包,無奈林中一點跳出,他們害怕,丟包走了。我小僧二人,只得背負兩包。卻又遇傍路門阻,且不知路徑,故此趕到這條路來,料着老叟還在路間。」老妖道:「老漢正在此計較,沒個法兒過這深林狹隘處。思量要打開包裹,零星把他的經卷拿去,又恐失落了。」比丘增聽了,忙說:「這個行不得,倒不如棄大取小吧,把你兩大包丟在此,慢慢再齲且將這小包着小的們背上。到令孫家裡,待我二僧課涌,有何不可?」老妖依言,便叫小妖丟下大包,卻背着小包。你看那小妖,隨彎就彎,竟過了深林前去。

  話分兩頭,

  卻說唐僧與徒弟,跟着馬垛子走了一會,道:「悟空,你再看那老叟押着經擔走到何處了?他原說三十里是他孫兒家,此路走來也差不多了。」行者道:「師父卻也真志誠。徒弟已知這老頭子是個來騙經的妖怪。他騙我,我也 IO8騙他。經料騙不去。到被徒弟們騙了他三二十里替挑力氣。」三藏聽了一個妖怪騙經,就慌張起來道:「悟空,若是妖怪來騙經,卻怎麼了?你快與八戒、沙僧趕上奪下來。莫着妖怪騙去,空向靈山一番勞苦。」行者道:「師父放心,此妖料走不遠。走一步,與徒弟們省一步力。」三藏道:「我不放心,必須趕上,叫他們同行。」便叫:「八戒悟能,你再望一望,那老叟走多遠了?」八戒依舊起在半空,看了,下來道:「了帳,了帳!老頭子不在前途,經擔也不知去向。都是猴頭甚麼機變,不如依我老實自家挑着,有甚氣淘?」行者聽了,忙跳到半空一望,只見前途三岔路口,中路丟着幾根禪杖;左邊路里丟着四包經擔;右邊樹林裡妖氣漫漫,卻不見經擔。乃下地對三藏說;「師父,前邊三岔路地。妖怪弄了手腳。都是師父志誠;志誠怎會不見甚麼感應,又要費徒弟機變也。」三藏聽了道:「悟空,說不得要你主意保經,只是真經料不由傍道,借你神通護得來。」行者聽了三藏奉承他這兩句兒,便動了一點矜驕心,好勝起來,道:「師父,爽利走起些,徒弟好去尋經。」畢竟如何去尋,且聽下回分解。

  總批:

  麋妖騙經,本為八戒騙麝之報。又借送經一着,送了唐僧忠誠心。

  一意雙關,自然天巧。

  此回煞有深意。傍道失散真經,便是佛祖西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