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20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019回
比丘僧指引經櫃
唐三藏行遇樵歌
續西遊記
第020回
魔王送唐僧過嶺  沙增幫戰鬥忘經
第021回
狐妖計識真三昧
三藏慈悲誦五龍


  卻說小妖把唐僧師徒扯的扯,推的推,拿到妖魔面前。三藏只得鞠躬合掌,打了一個問訊道:「大王,小和尚是東土僧人,上靈山求取真經回來,路過寶山。不知避忌,冒犯威靈,望乞恕罪。」魔王聽得,把眼看了三藏一眼,呵呵笑道:「這和尚倒也善良。」便看着八成說:「你這個長嘴大耳丑和尚,怎麼也不迴避,大膽看吾?」八戒道:「大王車輿偶過。小和尚身子狼犺,一時躲避不及。得罪,得罪;」妖魔大笑起來說:「這丑和尚倒也老實。」八戒聽了忙道:「我原老實,便是取寶經,見佛祖,也只是這老實。」妖魔聽了,又見沙和尚恭恭敬敬在傍,乃問唐僧:「你既是上靈山取經,如今取的經文在何處?」三藏道:「樹林中馬馱的柜子便是。」妖魔叫小妖牽出馬來,只見那櫃包上,毫光燦燦。妖魔見了,齊下轎來,尊禮唐僧道:「聖僧遠赴靈山,求取真經,言果不虛。看這櫃包上。毫光燦燦,若不是真經寶卷,怎有這等毫光。我聞此經功德,無邊利益。不但眾生得以見聞,消災釋罪,降福延生,便是我等瞻仰,亦得以超凡入聖。」又想:「我等在此山中,食百獸,喚行商,墮落罪孽。今幸聖僧經文過此,固不敢阻滯行程,又何敢褻慢寶藏。」乃叫小妖好生清道,護送聖僧過山。三藏合舉稱謝道:「大王有此方便,真乃慈仁。但願你壽比喬松,福如滄海。」那妖魔喜喜歡歡叫小妖送唐僧直過山路。

  三藏走了三四十里,乃對沙僧說:「徒弟,我想當年來時,遇着妖魔,便要蒸我煮我等。再無一個仁義存心的妖怪。今日取了經文回去,便是遇着這等惡狠狠妖魔,他也方便。可見真經靈應,到處自顯神通。只是我等過來,那擔子悟空獨自看守。如今待過了八百里山,卻不誤了工夫。且把送我們的小妖辭了他去,等尋個人家,等我看守在此。你兩個轉還去挑來。料魔王必然好意,差小妖送過山來。」沙僧道;「師父說的是。」三藏乃辭謝小妖道;「多多拜謝你大王,也不勞你等遠送。我師徒前行去了。只是後面若有取經僧到,還望列位與大王方便。」小妖依言,便迴轉去了。

  卻說這兩個妖魔,一個叫做虎威魔王,一個叫做獅吼魔王。他兩個都是當年獅象大鵬,在這八百里山作怪,難唐僧的。被佛祖菩薩收他去了,遺下兩個小妖,日久盤據在此山中。他知當年取經僧神通,故此放過唐僧前去。恐怕惹事,還叫小妖遠送。他兩個正當春日,鼓樂游山。狐妖忽然遠來,變了一個美貌婦人,在那山間拾取殘枝敗葉。妖魔見了,叫小妖把那婦人拿來。狐妖也不畏怕,隨着小妖,扭扭捏捏走上前來道:「大王,拿我婦人做甚?」魔王見了,也不說話。只叫小妖扯到山洞裡,閉了洞門。虎威魔便要吃他,獅吼魔也要吞他。只見小妖道:「二位大王,三個肥胖胖和尚,倒不夾生兒吞吃,卻放了他去,還着小妖們送他;遇上一個嬌滴滴美貌婦女,如何舍的吞吃?」虎威魔道:「你這小妖們,那裡知那取經僧惹不得。當年過此山,聞知他神通本事,把三個魔王除滅。那時他尚無真經在身邊。如今他靈山迴轉,人人都證了正果。不但難吃,便是吃了下肚,也討人議論。」小妖說:「大王吃幾個和尚,有何人敢議論?」魔王笑道:「和尚家,人人說他吃十方。我若吃了他兩個,便是吃十一方的了。若似這山村婦人,他這嬌嬌媚媚,也不知吞了多少人。故此我要吃他。」這虎威說罷,方才要動手來抓。只見狐妖把臉一摸,笑道:「二位老兄,久未相會,連小弟也認不的了?」虎威與獅吼兩妖魔一見了,大笑起來道:「原來是孤妖老弟,久不見你,你越弄出本事,怎麼把我們也捉弄一番?且問你,變化這美婦,好便好。只是花前月下,也不知迷了多少痴子蠢雙,賣弄了多少美趣風情?」狐妖道:「正為這變婦女風情.惹動了風流浪子,邪僻僧人,做了一場笑話。」魔王便問:「如何是一場笑話?」狐妖便把變婦人哄和尚事說出。又說如何遇着蠍妖,如何撞着經擔:「八戒幾次掄禪杖要打。後來變馬馱經,又被和尚們變住持,哄騙去了。這和尚們種種機心,層層惡毒,那裡像個出家的。我一路限他到此,本欲拿他報仇,只是孤掌難鳴,正欲求二位兄長作主。適間小長說送三個和尚過去,想必就是他們,你怎麼就放他過山?」魔王聽得,大怒起來道:「我見那押馬垛,跟經拒的幾個和尚,倒敬奉他,還差小妖送他過山。誰知卻是狐弟仇人。此事不難,如今叫小長趕上他,搶了他拒擔來。料那和尚必定來爭。那時拿那老和尚囫圇吞,把那丑和尚細嚼慢咽,替賢弟出這一口氣。」狐妖道:「那老和尚倒也饒得他過。便是那猴子瞼小和尚,也還和氣。只有個蒲扇耳碓挺嘴的丑和尚,憊懶要把禪杖打我。不可饒他。」虎威魔遂叫小妖趕唐僧。狐妖道:「唐僧可恕,況已過山去了。小弟方才從山前來,看見那個猴子臉和尚,守着經擔在山下。料是等那兩個送師父過山,轉回來挑。如今只等在山路當中,待他來時,拿他吃了,經擔定然歸了我等。」魔王依言,一面分付小妖整備酒食,款待孤妖。一面叫小妖,探聽挑擔僧人。

  卻說沙僧、八戒送了三藏到山下平坦路時已日暮,借一個小舍茅檐下歇了一夜,等候天明。他兩個攜着禪杖,復回山路,大踏步來挑經擔。卻遇着昨日送他的小妖,被八戒好語甜言哄過路去。內中也有說:「大王叫探聽和尚,如何放他過去?」那小妖道:「讓他過去,他必然挑了擔包復來。那時報與大王不遲。」眾妖依言。半晌,果見行者三人挑着經擔飛走前來。小妖忙報與魔王。

  只見虎威魔王與獅吼魔王,各頂盔貫甲,手執着大棍,率領許多小妖到得路前,擺開個陣勢,高叫:「挑擔的和尚,看你這三個醜陋,不中吞吃,只好一頓棍子打死了,賞與小妖們當個點心。早早快把擔包丟下,過來領打。」行者三人,正挑着擔子走路。猛然見妖魔當前阻路,口中大叫領打,行者笑道:「山下那老兒說妖怪吞吃人,原來不似當年妖怪了,張口便吞。他如今卻要先打後商量。」乃放下擔子,叫八戒都卸下禪杖,拿在手中;叫沙僧保守着擔包,以防小妖亂搶。八戒道:「大師兄,雖然妖魔說狠話,我先前送師父,曾向他說老實話。如今且在再讓他老實一番:只恐他以老實相待,依舊放我們,還差小妖護送哩。」行者笑道:「師弟,你也說的是。我且聽你如何與妖魔老實說。」八戒乃把禪杖雙手攢着,上前打個躬身道:「大王,小僧便是昨日蒙大王說我老實的和尚,又蒙差小妖送個前路的。今復來挑經擔,望大王積個陰騭,放過山去。」虎威魔王笑道:「我昨日誤信了你老實,放你過去。原來你最不老實,甜言美話,騙我過去。」八戒道:「大王那裡見我最不老實?」魔王把狐妖

  話說出。八戒道:「事沒對證,便是冤屈。」獅吼妖怪道:「有對證的。」乃叫小妖去洞中請了狐妖來。

  狐妖聽說,心中歡喜,依舊變了個婦人,走到陣里,向獅吼魔王道:「正是這丑和尚了。」行者聽得妖精口口只是說丑和尚,乃叫:「八戒,休要說你老實話了,如今只得用我機變心。你何不變個標緻瞼和尚,他必愛你,放你過去。」八戒道:「要變,大家都變。莫要變一個,他放一個,留一個。到底費工夫。」行者道:「你且先變了,試他何如?」那魔王正叫小妖把那長嘴大耳丑和尚捆上來受用我棍。八戒忙把臉一抹,隨變了一個標緻俊俏小沙彌。小妖見了,不拿八戒,卻去拿行者。那孤妖忙叫:「不是那猴子臉。」小妖道:「不是他,卻沒有個長嘴大耳的。」狐妖道:「方才在此講老實話,怎麼不見?且住着手,休拿。只怕他會變化,躲在山凹里去。」叫小妖去尋。獅吼魔王道:「老弟,你便與丑和尚有隙,我卻不喜吃他。看這俊俏小沙彌,正中我心。」叫小妖:「休要捆他,且等我吞吃他吧。」遂乃丟了棍棒,走近八戒身邊,將手來揪八戒。那裡知八戒雖繳了釘鈀兵器,尚存着降妖滅怪之心。禪杖仍在手中,舉起來照魔王當頭打去。好魔王側身躲過,飛入陣里,拿棍來打八戒。這邊虎威魔王也舉棍來幫,卻得行者舞起禪杖,他兩對兒廝鬥起來。這一場好鬥。怎見好鬥?但見:

  妖魔送虎威,八戒施雄壯。獅吼展嘴唇,行者掄禪杖。這一個金睛暴鑽,只要滅妖精;那一個狼牙張口,只要吞和尚。魔王棍打來,使個蟒翻身;和尚杖去迎,出水蚊龍樣。兩下打鬥許多時,這回惱了沙和尚。

  行者與八戒斗這兩個魔王,看看力弱。沙僧看見了,舉起禪杖來幫。那魔王敗陣飛走,回洞叫小妖放那和尚們過山去吧。誰想沙僧幫斗,不曾顧的經擔,被小妖扛去了八戒的擔包。八戒抱怨行者道:「等我求他說老實話,便照本色丑和尚也罷了。卻是你又使機變,機變弄的我擔包不見面。」行者道:「呆子,你也休怨我。如今只得挑了兩包到師父那裡去。待我到這山中找你的經擔便了。」

  八戒依言,與沙僧挑着兩擔,往大路前走約有五六十里,一個平坦山岡,小小兩間茅屋,三藏卻歇在屋裡。那屋中只得一個老婆子,且又聾瞎。師徒沒奈何,只得權住在內,等候行者前來。

  卻說行者待八戒去後他沿着小路兒,變作沙彌模樣,來找妖魔。這山既遠,又且深闊,那裡去尋妖魔。思量要騰空望個路頭,卻又被那妖氣遮迷,那裡看得明白。心裡也怨,有機變無處使。忽然一個小妖從深樹林中走將出來,行者拿着禪杖,上前一手扯住道:「小妖怪,我不打你。快說,我的經擔搶到何處去了?你那魔王叫做甚麼名號,住在那個洞內?」小妖看看行者道:「小和尚,料你不敢打我。便是你打我,這燈草棒兒,也不足畏懼。」行者笑道:「你這小妖,說這樣大話。我這禪杖,若是你這小妖,禁不得三五下,叫你沒個哼哈第二聲。」小妖也笑道:「小和尚,你不知我人物雖小,年紀卻有了。想當初在此山中,跟隨三個大魔王的時節,曾遇着東土僧人取經和尚叫做唐僧。他有個徒弟叫作孫行者。那猴精神通廣大,把我那三個妖怪降伏了。他有根金箍棒,要大便大,要小便校且說要大,就如井欄粗,似這樣的棍棒,我也見過。希罕你這小和尚拿着這根燈草拐杖兒!」行者聽了笑道:「你原來人兒雖小,倒也是個老妖精。你不知我便是孫行者,這禪杖還是金箍棒的老子。」小妖道:「說亂話。那孫行者,猴子臉,尖嘴,縮腮。不像你,不像你。」行者道:「你看那樹里坐着的,不是孫行者?』叫、妖回過頭去看。行者把臉一摸,變了一個大猴子像貌。比他平常更長大,只是禪杖卻不能變金箍律,仍執在手。小妖轉過臉來,見了是行者模樣,慌了道:「爺爺呀,你果然是孫行者。只是這禪杖卻不是金箍棒的老子。」行者道:「我正為念你是當年打過的小妖。今且好好的問你,若是不老實說來,便拿了棒來叫你送了殘生。」小妖慌慌張張道:「爺爺呀,我這魔王,一個叫做虎威魔王,一個叫做獅吼魔王。他兩個雖在山中吃往來的人,卻也是懲前儆後,敬禮和尚的。」行者道:「你又說謊。方才與我僧家廝鬥,又搶了我們經擔,怎還說敬禮和尚?」小妖道:「只因魔王有個結義的狐妖,他到此說:有甚麼醜惡和尚誘弄他,惹了甚麼毒蟲在了他洞;人假變甚麼僧道,敲木魚逼走了他的風流美趣。我魔王聽了他一面詞情,如今替他報怨。方才鬥不過老爺,躲入洞去。有兩包經卷,是小妖們扛入洞裡。聞知要請甚麼山後寺里三昧長老,來拆開擔包,課誦消災哩。」行者道:「你言可實?」小妖道:「看着爺爺這個割氣臉,比當年還利害。也不敢扯虛拉謊。」行者乃放了手道:「饒你去吧。只說他洞在何處?」小妖道:「轉三個山彎,一層深樹便是。」行者喝去小妖。乃走過三彎,果見一層密林深樹。乃忖道:「我如今若現身去取經擔,三拳不敵四手,縱我用機變,只恐妖魔更會用機變。不如探個實在消息,再作計較。」乃搖身一變,變了一個長老。把禪杖藏在樹林,卻走到洞門前。

  只見幾個小妖在洞前,一個說:「我洞主魔王,平日敬僧,叫我們送押經櫃的長老過山。」一個說:「洞主魔王,今日聽信了甚結義的狐弟,惱和尚,把他經擔奪搶了來。如今還要請山後寺里長老來誦哩。」一個說:「他不過是個狐妖,我洞主如何聽他,便改了敬僧心情,倒與和尚做個冤家債主?」一個說:「只因老狐會變風流婦女,我虎威魔王陪小伏低,獅吼洞主也點到奉行,已曾差小妖到山後寺里去請三昧長老去了。」眾小妖正說,行者乃叫一聲:「提名道姓,你們請我作甚。」眾妖笑道:「老師父,莫非就是三味長老么?」行者道:「正是。我便是三昧長老。」畢竟後來如何法取了經擔回去,且聽下回分解。

  總批:

  二魔送唐僧過山,極是好事。狐妖一來,便挑起無限是非,無窮戰鬥。因狐妖之惑二魔,亦二魔之自惑也。婦人之言,信不可聽。果然,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