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29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028回
假風癲推倒廟碑
審來歷欺瞞巡嶺
續西遊記
第029回
七情六慾作強梁  三藏一誠傳弟子
第030回
悟空大戰蟒妖嶺
長老高奔石室堂


  七情六慾聽三屍,使令生人貪與痴。

  喜怒樂哀愛惡欲,眼耳鼻舌附鬚眉。

  伐人性命傷人斧,送客高巢奪客居。

  識得當人牢把着,靈明一點勿邪思。

  卻說行者聽得寨門外吆吆喝喝,即展蜻蜓翅飛去柵外一看。只見許多小校,排列着數層頭踏,後邊投擁着一個魔王。行者看那魔王怎生模樣,但見他:

  光頭滑腦赤精身,暴眼金睛闊鼻唇。

  滿面毫無歡喜色,一團怒氣帶哼嗔。

  行者看了道:「不消講,這一定是個割氣臉魔王,倒有些難相交。且跟他到寨內,聽他說甚言語。」

  只見那魔王進入寨內,兩個大王迎着笑道:「魔王因何久出外游,今日回來,面又帶怒色?」魔王道:「正為昨往莫耐山過,會我幾個舊交。說出我當年幾個冤家仇對,他今日路必過此。我想報此仇恨,必須借重二位大王。」七情大王聽了,便問道:「魔王是那個舊交,說出你的甚麼仇恨?」回王道:「當年駝羅庄,是我那蟒祖公在這村間作些威福,貪些受享。後來被東來取經的唐僧,領了幾個兇惡徒弟坑害了。他這魂靈兒不散,託附在我。承大王的勢力,立個廟宇在此。一則作些威福,食過往的願心金錢,一則等那仇恨回來,報他當年殺害之仇。料二位大王久已知此情。只是他這幾個取了經文回來,昨日莫耐山嶺下,有鳳管、鸞簫兩妖魔君,是我舊交。他說起唐僧中有一個孫行者,詭詐多端,一路來愚弄了許多魔王洞主,為此不免動了個嗔心。若是這孫行者們來時,二位大王於乞幫助一二,務要拿到了他,以報昔日之仇。」六欲大王聽了道:「三屍魔王,你自有神通本事的昆弟,可以請他幫助。我等但聽你指使罷了。」魔王道:「我弟兄雖有三個,頗奈離此甚遠。若是拿不到那唐僧,少不得也要遠去尋我那昆弟兩個。且問二位大王,我出外許多時,你在這嶺上生意何如,廟中香火,往來許願納金的也多麼?」六欲大王道:「莫要說起,生意淡保廟中香火,也只如此。只是昨日來了個甚麼神龍大王公差,他說蟒神廟應服他之管,上門查勘,不見鬼判迎待。他把牌位都推倒去了。」

  魔王道:「可有巡嶺的嘍羅拿他,待我來拷問。這地方那裡有個神龍大王,一定是假詐金錢的。」只見那嘍羅在傍,又把推牌位的

  話說了一遍。行者聽了,不覺的笑了一聲。那魔王驚覺起來道:「此寨內如何有這大蜻蜓?怎麼蜻蜓忽然如人笑之聲?事有可疑。那二位道君曾說,唐僧的徒弟能千變萬化。探聽人事情來歷。他們取經回來,只恐將次到這地方。這蜻蜓忽然笑聲,莫不是那廝們假變到此。叫小校快將大扇替我撲倒。」小校聽得,忙取扇把蜻蜓來撲。行者一翅,飛出寨外,依舊變了公差,在外柵立着。那嘍羅看見,忙報與三屍魔王。魔王叫:拿進寨來!」行者早知要拿他拷問,乃想道:「神龍大王查勘他,是我一時的機變權宜,怎經的他拷問。若是露出真情,惹動妖魔,枉費手腳,怎生保護經文過去。不如就把他昆弟的話,哄他一番吧。」乃隨着嘍羅進寨內。

  只見寨中設着三張交椅,正中坐着三屍魔王,左右坐着七情、六欲兩個強人。行者上前站立道:「我是神龍大王公差,奉票來查這蟒廟是何處香火。怎麼不以上司禮款待,卻扯入我來,是何道理?」三屍魔王聽了,怒目環睜道:「你是那個神龍大王遣你來的?」行者道:「我這大王,是黯黮林大蟒魔君,自號為神龍大王。大王因有兩個兄弟在外地,順便道路,叫我查訪他消息。」魔王聽了大蟒二字,便怒目少解道;「你莫不是我大兄差遣的麼?」行者隨口道:「正是,正是。」魔王又微微笑道:「黯黮林在何處?」行者道:「在五百里祭賽國南。」魔王道:「他差你來,為甚查勘廟宇香火?」行者因見他句句盤問,乃就使個機變道:「也只為大王要報當年害祖宗的仇恨,訪得唐僧,取了經文回來;差小的們十餘個,來此一路迎着唐僧們。果然三個徒弟,挑着三擔經包,唐僧押着兩櫃馬垛子前來。被小的們盤到,曉的那孫行者們神通廣大,專要搜尋沿路盜賊妖魔,不與他半個哼哈。小的們設了個計較,假寫了一個祭賽國王下一個官員名帖,又假說金光寺住持也具了一個手本,遠來迎接取經老爺的。騙的個唐僧們欣欣喜喜跟隨小的們前來。他們住宿客店,小的閒得片時,大膽走到這嶺中,看見蟒神祠廟,故此說奉差查勘。不匡遇着三位大王。」三屍魔王聽了,一時信真,便問道:「既是我大兄處公差,這也不消拷問你。只是你們哄騙了唐僧師徒經擔,如今且拿了來,待我先處治他一番。」行者道;「這也不消大王處治。還是小的們押解了去,方才全美。若是大王先處治了他,我處大王要個活唐僧,那裡去尋。」三屍魔王聽得信了真實,便叫嘍羅們備些酒肴與大大王的公差吃。行者道:「小的是胎里齋,不吃葷酒的。大王有齋飯,我吃些吧。」嘍羅乃設了一席豆腐麵筋、閩筍木耳饃饃飯食。那行者正飢餓,大吃了一餐。辭謝了魔王就走,回到客店。

  三藏見了道:「悟空查看了來歷麼?」行者道:「查明白來歷,且設了一個騙局來了。」三藏聽了道:「徒弟,凡事只以實行去,你又設騙局,便壞了心機。只恐種出此因,非取經文的道理。」行者道:「師父,凡事當以實,徒弟豈不知。只是妖魔詭詐惡毒,徒弟不得不以詭詐惡毒滅他。」三藏道:「以詭詐詭,不如以實應實。」行者道:「怎見得不如以實應實?」三藏乃說道:

  「我嘆世人不從實,暗騙明瞞多虛飾。

  那知忠信格豚魚,須識至誠貫金石。

  使心用心反自傷,欺人欺己徒無益。

  識得玄機通一誠,鬼神上下都孚契。」

  三藏說罷,行者笑道:「師父,你是取經的心腸,徒弟是降魔的意念。」三藏道:「徒弟只當用我這取經的心腸,自然不動你那降魔的意念。」八戒笑道:「師父,果然是取了經回來的心腸,若是當時往靈山去的意念,也不見的忠厚。」三藏道:「徒弟呀,我為師的,自從流沙河收了你,那一日不把忠厚待你?」八戒道:「我弟子原是老實,果然師父未曾虛假待我。若是那緊箍咒兒念起來,卻十分厲害,怪不得猴王弄個虛圈套騙妖魔。」行者道:「你這饢糠,又提舊話。金箍棒已繳還,難道緊箍兒咒師父不忘記。」三藏道:「徒弟,今日緊箍兒咒果是忘了。只因你無叛道之心,我便無降汝之咒。」行者道:「師父,我徒弟自從跟着你,一路前往靈山,何敢一毫叛道。」三藏道:「只因你遇着生靈,動輒掄棒,便是違了慈悲方便。故此有那緊箍兒咒你。」行者道:「師父,我徒弟自從取了經回,半個生靈也不敢打了。只是遇着妖魔,要保全經文,不得不費些機心。方才聽了店主說,蟒妖嶺強人,立了個蟒神廟。徒弟備細查了來歷,乃是當年來時駝羅庄我們打殺的那條大蟒,他遺下三條種類,假稱三屍魔王。兩條在別處,一條在這嶺上。卻有兩個強人,依附着他,叫做七情、六欲大王。他每劫掠往來有貨物的客商。若是單身沒有行李的,過廟前進去燒香許願,便放過去。想我們這許多包擔,他見了定然搶掠。徒弟只得假變個公差,哄他說是大大王處來查唐僧的。如今現哄了唐僧過嶺,送與大大王報仇。三屍魔信真,定然放過我們去。」三藏聽了,喜歡起來道:「徒弟,這等說來,乃是個權宜保護經文,但隨你吧。」八戒道:「師兄,經文與師父哄得過嶺,我們還要把這嶺上安靖了,方便過往客商,才是我們和尚功德。」行者道:「依你如何安靖?」八戒又悲慘起來道:「只是我的九齒釘鈀不在手邊,這禪杖恐不濟事。」三藏聽了道:「悟能,休得又動了殺機。若到前途,仰仗佛力,這經文解脫的六欲正念,七情回心,三屍向道,自然安情。」

  師徒們說罷,辭了店主,挑擔押垛前去。方才到了嶺頭,行者卻叫歇住林間,說道:「我早在魔王前說,是十餘個小校,假書帖接了來的。萬一妖魔查看,露出假來不便。」行者乃拔了十餘根毫毛,變了十餘個小校,幫襯在內,齊擁過嶺。早有巡嶺嘍羅見了,飛報與三屍魔王。

  卻說這七情與六欲兩個強人,原是聚了幾個弟兄在這山嶺剪徑為生。只因這三屍魔王是行者打滅的蟒精道種,他弟兄三個,專依着修煉不成的道人。為甚修煉不成?三屍不喜人修好成道,巴不得人務外,錯入傍門,久之形衰氣散。他又附着別人過活。兩屍魔王遠出在外,這三屍一日過此山嶺,遇着七情、六欲劫掠他,他原性未改,使了幻法,把七情、六欲降伏。這兩個強人,乃立了他做一個寨主。他便喚做三屍魔王。七情、六欲雖也稱名大王,卻都聽他調度。立個廟宇,就把大蟒託名神祠。說起這三屍魔王,神通廣大,智量高深。一時行者假變公差,愚哄了他信真。方才打發行者去了,這魔王忽然冷笑一聲。七情大王便問道:「魔王,為何發個冷笑?」魔王道:「我被唐僧的徒弟騙哄了去也。我那兩個弟兄知在何方?既是在祭賽國南,料唐僧迴路,必往他處過,何必遠來迎接,卻又假寫帖文,這分明是孫行者假詐公差,推倒了牌位,恐我拿他。你看他不吃葷酒,又不肯與我這裡處治報仇。可知其情矣。萬事可恕,這推我廟牌,假作公差騙我,情理難饒。如今之計,他既詭詐騙我,我也詭詐騙他。若拿到了這孫行者,料唐僧之仇可報。」

  魔王正說,只見巡嶺嘍羅報道:「嶺前一簇小校,擁着幾個包櫃,有四個和尚,一同過嶺。」魔王聽了道:「是了,是了。唐僧們來了。」乃叫眾嘍羅分作三隊:左一隊,是七情大王;右一隊,是六欲大王;中一隊,是三屍魔王。三隊兒擺開,攔住嶺上。

  三藏見了,慌怕起來道:「徒弟們,強人擺隊成陣,如之奈何?悟空,我說你凡事該依老實,你卻弄謊設詐,哄甚魔王。說放你過嶺,如今這個光景,是你又被他哄了,把我們哄來也。」行者道:「師父放心。他既不信我前言,如今擺隊而來,我必須仍照前與他講說一番。他若不信,待徒弟再作計較。」八戒道:「計較,計較,不如掄起禪杖,與他個老實一跳。」三藏道:「悟能,你只是要廝鬥。你有禪杖,那強人也有器械。俗語說的好,兩虎相鬥,必有一傷。此非萬全之計,我們出家人以慈悲為本,況是取了經文回去,這經文乃方便法門之寶,如何你只想打人?依我,不如上前恭敬盡利,委婉求他,發一點善心放了我們過嶺去。」沙僧道:「師父,你便盡恭敬委婉求他,他若不依從,反使出兇惡來,師父如何處?」三藏道:「徒弟,他着不依,反使兇惡,我便舍了殘生與他,你等好生保護經文回去。」行者聽得說:「師父,你要長他人威風,滅了我們銳氣。料着有我們徒弟,那怕那強梁兇惡。且持我到他隊裡講說一番來。」三藏道:「徒弟,莫要輕視了他。你看他:

  隊隊人如虎,行行馬似龍。

  中央排大戟,左右執強弓。

  密雜雜戈矛耀日,躋鏘鏘旗幟飄風。

  忙中呼喝真咸武,隊裡周旋甚猛雄。

  他那裡逞凶肆惡無方便,你須要委婉求他過嶺東。」

  行者聽了道:「師父,你真也不濟。你便看着他這等雄勇,徒弟卻看着他四個字兒。」三藏還:「悟空,你看着那四個字兒?」行者道:「不見怎的。」八戒道:「這個說嘴的猴頭,師父面前也打個油嘴。且看那三隊兒,拉齊齊排開,你快作個計較斗他。」行者道:「你好生保護着師父經擔,我去講一番也。」行者把瞼一抹,依舊是個公差模樣。你看他笑欣欣的,走到那中隊裡來。畢竟如何來講,且聽下回分解。

  總批:

  三屍魔,一好飲食,一好車馬衣服,一好色慾。鳳管、鸞簫信是舊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