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33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032回
化強人課誦心經
誘夜叉喊驚魔怪
續西遊記
第033回
陰沉魔誤吞行者  豬八戒辜負騰雲
第034回
比丘直說語沙僧
三藏聞言怨弟子


  靈山路上,那有黯黮林頭。方寸地中,不無陰霾孽垢。這孽垢原來未有,要消除須是潛修。潛修何處去搜求,迴光返照把暗昧平收。勿自欺,勿自宥。莫思邪,休有漏,任他幽沕兩遮眸。我慧光一徹,日明如白晝。

  卻說這陰沉魔王那裡是山精水怪。都是那深林密樹,陰氣幽氛,凝結不散,聚成怪異。卻好遇着十餘種妖魔,倚草附木,氣作五里雲,口噴千尺霧。白晝瀰漫,不見天日。也是行客善信有緣,得這返照童子時來引道。這妖魔喚做陰沉魔王,乃是個老牸牛成了精氣,變化在這林間。這牛牸成精,卻有些來歷。當初原是白起之黨,坑殺兵士,死後地獄罰他變牛。正該驚省從來,以求超脫。他不自知過,仍在世齧草飲水。不知青草根下,螻蟻聚居;溪澗水中,蟲蛭游衍。被他傷害萬萬千千,愈加墮落,無可解脫。一日,遇着回光老祖道過這林。他卻噴出黑霧,遮了陽光。老祖叫返照童子放出珠光,當時就要剿滅了他。只因老祖慈悲,欲使他自海覺悟,留與後來信道的度脫他。他因弄妖作怪,黑時迷人,地方防範,黑暗時並無一人行走。所以夜叉見了行者說「希逢,大王正渴慕。」這妖魔吞人一借人氣便吞形。正在洞中思想個途人吞吃、忽聽得喊聲,乃叫麾下小妖:「是邪里喊聲甚大?」小妖忙出洞,隨聲前來。

  只見巡林夜叉,在那裡應聲拱手,向着一個毛頭毛臉猴子像的和尚講話。小妖喝道:「夜叉,你見了途人,如何不扯去見大王;卻在此與他講話,目聲叫聲應。如今驚了大王,叫我查看。」夜叉答道;「我們在這林中迷人,雖說今日希逢,卻也不曾見這個人會奉承、始舉、尊重我。我在此,被他稱呼的尊重,奉承的快活,故此他不覺的大喊,我不覺的大應,驚動大王,只得扯他去與大王發落。」,小妖道:「他如何稱呼尊重你?」夜叉道:「他稱我做憊懶可惡小鬼頭子。」小妖道:「真真尊重你這許多字眼,不說官銜,比陰沉大王四字還多哩。且問途人,你可有甚稱呼奉承我,我卻不要多字費唇舌。」行者道:「有奉承稱呼,只兩個字兒,叫你做瘟奴吧。」小妖道:「我不知瘟奴二字何義,怎便叫奉承?」行者道:「瘟者,標也。奴者,致也。奉承你標緻之義。」小妖大喜,也叫行者多稱呼幾聲,行者也連叫幾聲。

  卻不防妖魔見小妖久不回報,親自走出洞來。他見了行者高喉大嗓,借的行者聲氣一吸,把個行者吸在魔王肚裡。行者被他吸入肚裡,黑洞洞的那臭氣難聞。自己知是妖魔吸入肚裡,笑道;「這妖魔也不訪訪,孫外公是積年要妖精吞了在肚裡,踢飛腳,豎靖蜒,打個三進三出的。」他用力把手腳左支右吾,開五路,闖四平,那裡動得妖魔分毫。只聽得妖魔叫小妖:「把夜叉拿進洞來!」叫他跪着,罵道:「你這憊做瘟奴可惡,怎麼扯倒途人,不拿進來見我,卻私自與他敘甚閒言冷語?」夜叉道:「不敢,怎當大王抬舉。只因見了這個人生的古怪,說的蹺蹊,不覺的被地奉承了兩句,便不曾扯來大王前發落。如今既被大王吞吸在肚,料自成糟粕,以達大王渴慕之私。」魔王道;「正是我只因久未吞人,方才見了,便吸入肚內。但不曾審問這個人來歷,看他模樣,覺吞在肚中,有些不甚舒暢。你且把這個人說來我聽。」夜叉乃說道:

  「此人自西至,三短小身材。

  彄眉凹眼角,尖嘴又縮腮。

  毛頭毛手腳,瘦骨瘦筋海

  額上金箍勒,足下單棕鞋。

  像個小和尚,不是出娘胎。

  皮里包枯骨,多年吃長齋。

  大王吞下肚,臭氣讓他捱。」

  行者在妖魔腹中,黑洞洞的眼雖看不見,耳卻聽得真。他聽着夜叉說,隨口兒也續四句道:「妖魔精晦氣,老孫可是呆。弄起我武藝,叫你哭哀哉。」魔王聽得肚裡講話,說出老孫來,道;「罷了,罷了。惹了孫行者來也。」小妖道:「大王,那個孫行者?」魔王道:「你們不知,孫行者是保護唐僧上靈山取經的。他的名頭,說起來老大。專一會鑽入我等腹中,支手舞腳,受他虧苦。都是你這夜叉可惡,不前來稟我,以致造次吸了他。如今只得求告他出來,有何

  話說,明白講來。古語說的,明人不做暗事。」行者在肚裡笑道:「妖怪你好個不做暗事,叫我如今摸門子不着。只得在這黑洞洞臭污處,東撞西闖,好歹闖出個窟窿來,才見天日。」行者一面說,一面撞。妖魔肚內卻也寬大,行者見撞不出個頭項,乃把身一躬,又一伸,就有幾丈長。

  那魔王當不起行者這撐腸杵肚,乃叫道:「行者老師父,我放你出來罷。你想是隨唐僧取了經回,要過這黯黮林。何不早來見教,我這裡明白放條大路,讓你師徒過去。卻來此與我夜叉磕牙,我一時失檢點,不審個來歷,誤吞了師父下肚。望你慈悲,饒我罪過。」行者道:「你既知過,我也不計較你。若是我當年來的心性,定要送你的殘喘。你只說這地方有多少黯黮林;似你這妖魔,有多少,都有甚麼神通?」陰沉魔王道:「孫師父,我這林原來明朗。只為人心暗味,故有此種種幽陰。我如今說有,只恐聖僧經過,又顯然實無。我如今說無,只恐途人指說為有。師父你過一處,自知一處。只要你本心無昧,自然道途無暗。」行者聽了道:「你說的甚有理,我也不備細問你了。只是你從今遠去,莫要在這路中作黑瘴,漫空坑害途人。」魔王道:「我自知惡孽作造久深,巴不得聖僧到來度脫。只望師父出離我腹,你去請了唐僧師父來過此林。我當顯明大道,讓你前去。」行者聽了道:「你張開口,我出來。」魔王道:「我張口了。」行者「嚶」的一聲,如蟲兒飛出。頃刻那見個魔王,依舊黑洞洞的不辨早晚。

  行者進前不敢,只得退回幾步。略見些路影,乃隨路影走回。漸漸明亮,依舊走到村落店家門首。只見眾人等寶珠的,又聚在店門。行者把瞼又一抹,另變了個小和尚,故意走向店主面前化齋說:「小和尚也是等寶珠走路的,久等寶珠不來,腹中飢餓,望店主化一齋充飢。」店主道:「你這小和尚,走這十數處黑林,不知耽延多少時日,怎不備些盤費走路?乞化人齋,那有許多供你。」行者道:「列位善人,你們若是化我小和尚一頓飽齋,我便替你請了返照童子來。」眾人笑道;「這騙齋和尚,你若能遠請的童子來,不等的腹餓了。」行者被眾人這句話,便動了個好勝心。一則也是要這寶珠照那黑暗道路,好行;又是要在眾人面前,顯個神通。只這好勝機心,便礙了他平日本事、乃向店主眾人說:「列位們,肯化我一齋。我和尚也不吃你的,把齋放在店主案台上,待我請了童子,或借的寶珠來,方才吃你齋。」眾人笑道:「這瘋和尚說顛話。若是等你到童子處去來,多則一年,少則半載。還不知可請得來。」行者道:「莫要閒講,我去請童子寶貝去也。」「忽喇」一聲,杳無形跡。眾人見了道:「爺爺呀,原來這小和尚是個神人。」按下不提。

  且說行者一個筋斗,打到靈山,四下里找尋回光老祖、返照童子。只見一個優婆塞說道;「你是前番在此取經的孫行者,何故又復轉來?」行者把尋回光老祖

  話說出。優婆塞道:「回光老祖在玉神現與復元道者講道,童子也隨在身邊。」行者聽了,遂走到觀前來。但見:

  仙境清幽,立宮華飾。叢林古柏色蒼蒼,繞徑喬松清秀秀。山門裡仙鶴和鳴,寶殿內爐香煙裊。出入仙童多采藥,往來道眾盡釋伽。只聽得鐘鼓鏗鏘風運送,真箇是天堂福地景偏奇。

  行者走入山門,上得正殿。只見兩個童子執着茶鍾問道:「來的長老,尋那個?」行者道:「出家人遇緣隨喜,何必問尋那個。」那童問了一聲,徑往殿後去了。行者忖道:「這童子執着兩個茶鍾,定是觀主與老祖講道。」乃跟人後股。那童子復出來,止着行者道:「長老,不得輕自進內。我老祖說要取寶貝的,必須志誠恭敬,不然,便是老實來取,還可與去。若是來訪我童子,也要這一般。若非志誠恭敬老實,一概不與。」行者道:「你老祖在那裡?我要面見。且問你可是返照童子?」童子道:「老祖到如來殿上去了,返照童子執着寶貝,去引途人道路過林去也。」

  行者聽得寶貝已被返照童子執去,老祖又不在後殿,思量要到店內吃齋,不敢遲留,乃一個筋鬥打到店家門首。那店主眾人正在那案台上擺小菜,見了行者,忽然立前,乃齊扯着道:「神憎老爺,取了寶貝來麼?」行者說:「寶貝說是童子自執着來也。」眾人笑道:「我說你是騙齋吃的。我們方才擺列小菜,你便去了靈山來,有如此之速?」店主說:「也不管他遲速,只問他寶貝在那裡,分明是撞影影壁,巧兒詐冒齋飯。」行者見他齊齊不信,譏訕他,就動了無明火起。只這無明,越生暗昧。他也不吃那案上齋飯,乃拔下幾根毛,變了幾個俄黧貓,把那齋飯亂搶亂打。碗盞傢伙都打在地下。

  店主眾人只顧趕貓,行者乃脫了身,走回院來。見三藏與陀頭坐在堂上,眼巴巴望着行者回信。三藏一見了行者,便問:「悟空,你查看的實了,果然黯黮林在幾十處,妖怪多少?老祖的寶貝可曾去借?」行者道:「那查明了來,只是那寶貝兒,這老祖不肯借也罷,又被那童子騙哄了,把一頓好齋不得吃,怎生消這仇恨。必要再往靈山尋着回光,扯了返照,來奪他寶貝,出這口氣着。」三藏乃問道:「一個老祖的重子,如何騙哄你?」行者乃把地傳出老祖之言,「取寶貝的,必須忠誠恭敬老實,方才與寶」,這一席

  話說出。三藏道:「徒弟,這分明說你使機心,不與你寶貝。如今要過黯黮林,說不得再去借寶貝。」

  八戒聽了行者說一頓好齋,便道;「師父,那老祖說,必須志誠老實,方與寶貝。我弟子原說老實,待我去取吧。」三藏說道:「路甚遠,悟空有筋斗可去。你若去,往返不費工夫了?那童子只恐來了。」八戒道;「師父放心,徒弟也會聚雲駕霧,多不過半日,少只消一時。」三藏道:「既然如此,快去快來,我正此專等。」八戒走下堂來,騰空直上如飛,向東前去。行者見了道:「師弟,取寶貝向西去。」八戒道:「店家的齋飯,卻在東。」行者道:「呆子,齋飯被黑貓打掉傢伙了,且往西取寶貝要緊。」八戒方轉回雲頭道;「早知投貓打潑了齋飯碗,辜負我騰雲也,不攬這宗買賣。」

  八戒咕咕噥噥方才走了半路,只見一個童子乘雲而來。八戒見了,便問道:「來的莫非返照童子麼?」童子道;「正是。你可是老實心腸那豬八戒麼?」八戒笑道:「童子,你如何知道?」童子道:「我老祖說你不老實,難取寶貝。叫我迎來回你,莫要貿工夫,枉徒勞作,速去叫志誠恭敬前來取寶貝。」八戒道:「我是有名的老實心,佛爺也把真經與我齲你老祖怎說我不老實?」童子笑道:「你想吃齋飯,便是貪心;孫行者叫你轉西來,你生報怨,便是嗔心;指望取了寶貝,還要去吃齋,便是痴心:如何叫做老實?速速回去。」童子說罷,乘雲而回。八戒也把雲頭轉回道:「去也沒用,不如回院叫志誠的師父,恭敬的沙僧,去取吧。」畢竟可取得來,且聽下回分解。

  總批:

  只為人心暗昧,造此種種根因。故知人人有個黯黮林。不意尋返照童子,徒使機變鑽入陰沉魔王肚中,幾時得出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