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34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033回
陰沉魔誤吞行者
豬八戒辜負騰雲
續西遊記
第034回
比丘直說語沙僧  三藏聞言怨弟子
第035回
日月寶光開黯黮
莊嚴相貌動真誠


  話表三藏,眼巴巴望着八戒取寶貝來過黯黮林,只見八戒從空裡落下雲頭,嘴骨嘟着,咕咕噥噥道:「扁擔挑水,兩頭空。」行者道:「呆子,這是怎麼說?」八戒道;「都是你這弼馬瘟魘鈍人,好好向東吃飽了齋去取寶貝,多少順溜。平白地叫迴轉向西,齋又不得吃,寶貝又不與,可不是兩頭空。如今那老祖要志誠恭敬去取,方才肯與。我想師父志誠有素,沙僧恭敬出名,你兩個着一個去取吧。」三藏聽了八戒之言,乃道:「我去取吧。」沙僧道:「待徒弟去齲」三藏道:「你取不如我齲本一點志誠心去吧。」沙僧道:「便是徒弟的恭敬,與師父志誠也差不多。語云:有事弟子服其勞。還是徒弟去。」三藏道:「悟淨,你既要去,速去速來。」沙僧依言,也下堂階,乘雲起在半空,要往回光老祖處取寶貝。

  卻說比丘僧到彼與靈虛子,變道者保護了真經。他兩個轉道前進,也來到黯黮林西村店住下,探聽唐僧師徒如何過這黑林。他兩個在那街坊來來往往閒步,眾人也只當等候返照童子來的。

  卻說沙僧乘雲到空中,停住雲頭忖道:「我如今不曾見怎個黯黮林,甚麼妖怪,便去取寶貝。若是仗我這禪杖,打走了妖怪,明嗔了路徑,走得前去,也免得又上靈山求甚麼老祖,借甚麼寶貝。」沙僧只動了這個心腸,那雲頭便轉回,直到林西,正遇着比丘、靈虛兩個坐在林西頭樹下。仰面見沙僧騰雲在空,卻認得,便叫:「沙師兄,何處去,不隨着師父護經?」沙僧忙落下雲來,上前稽首道:「二位師父,弟子眼熟,卻似在靈山會過面的、」比丘答道:「正是,正具;不然我如何認的你。」沙僧便問道:「二位師父何處去?卻是過東去,還是往西來?這黑洞洞的陰林,如何行去?」比丘僧答道;「正是。我等欲往東行,聞知地方來往行人俱聚在此,等返照童子寶珠;也只得隨眾在此。」沙僧道;「二位師父.知道這林有個妖怪麼?」比丘僧道:「不知。」沙憎道:「聞說這妖怪名喚陰沉魔王,神通廣大,能吸氣吞人。我弟子欲要仗此禪杖,打滅了他,與地方除害,好讓我等前行。」比丘僧聽了道:「師父意念卻好,你們還有孫行者、豬八戒,不與他協力共事,獨自一個出來,萬一妖魔利害,你卻怎敵?」沙僧道:「我原是稟明師父,往靈山借寶貝照林。因先探個光景,以便前去。」比丘道:「便是借寶貝,行者、八戒如何不去?」沙僧便把要志誠恭敬的一篇

  話說出。比丘僧聽了道;「師兄差矣。既是老祖說要恭敬,你稟明師父,只該一心徑往靈山尋取老祖借寶。如何又在此處?不恭不敬,莫大如此。此去徒然,料老祖決不與你、」沙僧聽了比丘之言,汗顏悚息道:「師父說的是。如今怎生為計?」靈虛子笑道:「怎生為計,便人邪蹤。」三個正講,忽然半空中彩雲縹緲,曙色光輝。沙僧抬頭一看,只見一個童子,飛空而下。沙僧見那童子:

  雙面挽烏雲,兩肩披短髮。

  眉目更清奇,容顏多喜洽。

  清風鶴服飄,玉露芒鞋踏。

  胸前掛寶珠,端是神仙俠。

  那童子見了比丘僧等,按落雲頭道:「師父們坐在此,想是要過這黯黮林,等寶貝照曜麼?我老祖說來,唐僧未來之前,此處大發三昧之火。他師弟既能撲滅,而今取得真經回去,見此九幽之地,他師弟豈難發一光明。彼自有寶,何須藉此。便是那陰沉魔王,吾老祖不行剿滅者,乃慈悲方便,正留與他師弟子仗此真經效靈也。」童子說罷,騰空就起。沙僧忙叫道:「留下寶貝。」比丘僧道:「沙僧,你豈不知:他說『彼自有寶,何須借取』,你當把此言回復唐師父。」沙僧依言,辭了比丘僧、靈虛子,回到院中。把童子之言,說與三藏。

  三藏道:「誰叫你不一心敬取寶珠,卻打個翻轉?這分明又是老祖化現,阻你去路。」行者道:「師父,那童子傳老祖之言,說彼自有寶。這分明說我們各自有寶。又說妖魔留與我等真經效靈。如今只得信心前進,再作計較。」八戒道:「甚麼計較,還是滅除妖魔,顯白大道,然後挑擔前進。莫要信着那童子之言,把經擔去試那妖魔。萬一童子就是妖魔假變來誘,可不送上他門。」三藏道:「悟空,這計較,悟能也說的是。」行者道:「師父,若是不信童子之言,只恐寶珠不借,童子又不來,苦了途人久等,我們何日東還去的?還是八戒道先滅了妖魔的是。」沙僧道:「大師兄,你也休要執一。何不就叫二兄做個開路先鋒,我們接應在後。」行者道:「這妖魔厲害,我已做過先鋒,嘗過他湯水。八戒師弟,依我莫要去惹他,還是依老祖傳言,以真經度化他為上策。」八戒道;「甚麼上策。你做過先鋒,嘗過他湯水。這湯水酸咸苦辣,便偏背了我,如今還攔阻,不讓我嘗些兒。」

  八戒說罷,拿着禪杖道:「師父,莫要信猴頭,還依沙僧言語,等徒弟嘗些湯水來也。」往院門外,向東飛走。路雖遠,八戒到也有天馬行空之術,神人縮地之能,頃刻到了林西頭。只見比丘僧與靈虛子,依舊坐在樹下。八戒上前施了一個諾道:「二位師父,黯黮林尚在何處?」比丘僧笑道;「八戒師兄,沙僧才去.你卻自己又來作甚?」八戒聽了一驚道:「二位如何認的我,你莫不是黑林妖魔麼?」比丘僧道:「你認不得我,我卻認得你。你如今想是尋事妖魔,這也是你應當開路,要保經。只是你一人如何去得?」八戒道:「我賭氣出來,你休得管我。」往前飛走。比丘增見八戒急性前行,忙把菩提數珠子除下兩枚道:「八戒師兄.這兩枚寶貝,可帶在身邊。若是妖魔厲害,急難中也用的着。」八戒接得在手,也不問個來歷,往前走去,到了店市街中。

  店主眾人立着,見了八戒醜惡,齊跑人屋道;「妖怪來也、」八戒不顧,只是走。

  走到黑暗處,回頭一望,那裡見來路。卻把禪杖當做明杖,點着路,走了里多。摸着地下,都是荒草密菁。仰面不見天日,陰風颼颼,黑氣漫漫。八戒此時方才慌懼道:「不好了,便是遇着妖精,不過戰鬥,似這烏洞洞的,怎生過得?」心內正焦,遠遠只見一道亮光射來,依舊是巡林夜叉來了。八戒曾聽過行者說奉承夜叉八個字兒,他記得,便大叫道;「來的可是憊懶可惡小鬼頭子?」夜叉聽得大怒起來道:「我前被甚麼孫行者罵我,假說奉承尊重。你是何人,敢又來罵我。拿去見大王發落。」八戒道:「我好意奉承你,如何說是罵你。便罵我,我也不怒。俗語說的好,罵的風吹過,打的下下疼。」夜叉道:「便是我要罵你,卻罵甚麼?」八戒道:「我最惱人罵我老祖宗。」夜叉聽了,便罵道:「老祖宗!」八戒低低聲答應,夜叉也低聲叫「老祖宗。」八戒乃大聲應道:「小孫兒,叫怎的?」夜叉聽了道:「原來你這人騙我。」乃扯着八戒,往洞裡去見魔王。八戒黑洞洞的掣出禪杖來打,就如瞎子使明杖,那裡打得着?

  夜叉把他扯到洞前,魔王正在洞外閒走。見夜又扯了一個長嘴大耳豬頭瞼兒的個禿毛。他只道是個狐豕,一口便吞入肚內。八戒到得魔王肚內,那骯髒臭氣難受,乃想起當年拱那稀屎洞也過了,不覺的笑將起來。在魔王肚中,念幾句詞活兒。他道:

  「烏洞洞,黑洞洞,瞎摸四處沒個空。

  骯髒臭氣又難聞,蝕食蛆蟲齊鬧哄。

  昏沉沉,如睡夢,這個冤纏如何弄。

  想我當年隨唐僧,也曾拱過稀屎洞。

  好妖魔,休要動,看我老豬尋個縫。

  扯開禪杖耍四門,只恐老獵手力重。

  往上鑽,從下送,叫你身軀成破瓮。

  妖魔縱是會騰挪,也要忍着些兒痛。」

  魔王正把八戒吞吸在肚,若是平常人,便是大魚吞蝦兒一般,在肚消化。他卻吞了八戒,這八戒身既離了五葷三厭,皈依了佛法僧三寶,自與常俗不同。況身邊帶有比丘菩提子,雖就妖魔是吞吸入腹,卻原是那陰凝結聚的一種幽沉鬱氣,被八戒用禪杖左支右打,魔王忍痛不祝又聽得腹內說念道出「老豬隨唐僧」的話頭,乃捶胸跌足起來道:「罷了,起初錯惹了孫行者,這會又誤吞了豬八戒。這兩個都是闖禍的祖宗,如今只得好意求他出來,再作計較。」乃叫道:「八戒師父,我不知是你,誤犯威嚴,吞吸下肚。前者誤吞了孫行者,也承他容我改過,賠個小心饒恕出來,已許他開明大道,送你師徒東去。望你發個慈悲,出來吧。」

  八戒在里道:「眼又看不見,臭氣又難聞。我也要出來,只是想着湯水一點兒也不曾嘗着,怎肯白白的出去。少不得大大的打攪他一頓,方才出來。」這呆子說了,不見妖魔答應。使起性子,把禪杖直管亂打。那魔王忍痛不起,只得滿口道:「快備好湯水,多加香料。八戒師父比不得別人,饃饃點心,多蒸幾百。」八戒只聽了這一派話,飛跑出妖魔口。雖然出來,那黑洞洞的依舊看不見。魔王恨他在腹內狠打,乃掣出一根大棍,照八戒打來。八戒忙把禪杖亂打遮架,早被魔王痛打了幾棍,疼痛難當。懊悔不聽行者之言。思量要退回舊路,又黑暗不見路頭。忽然想起比丘僧與的菩提子,說急難可用。乃在腰間取出那兩枚菩提子,就如燈籠火把,照着舊路。

  八戒方才走回西路,到得林樹下,兩個比丘、靈虛尚在。八戒備細說出,還了菩提,稽手深謝。方才問二位師父姓名,比丘僧道:「出家人何消問姓通名,便是說出,你師徒也相熟識。」八戒道:「二位師父,看起這菩提子,方才照着路,倒也明白。何必求那返照寶貝,便是借幾枚菩提子光,照着我師徒經擔過這林去也好。」比丘憎道:「此光猶小.不如智光為大。你當與師父大徹智光.自然過去。」八戒謝教,辭了比丘回到院來,把一席

  話說出,三藏心疑道:「徒弟們,依妖魔求你們出肚之言,似欲要我們脫度地。只恐又似那七情、六欲假做謙恭,騙哄我等。」行者道:「師父,諒這妖魔神通本事,也只會弄黑暗吞人。便是吞了我徒弟們,也不成內傷,還要叫他倒吐。大着度量,放開膽子前去。老祖說我們『各自有寶』,或者就是我們大家擔的寶經,也未可知。」陀頭道;「這位小師父說的也是。」三藏只得依着行者,辭謝陀頭。師徒四人,挑押經櫃馬垛,往正道上走來。三藏兩足雖行,一心卻愁。這正是:

  欲超黯黮登明覺,先滌虛靈淨孽根。

  卻說三藏師徒四人和馬五口,走到這村落西頭。只見人家天晚,各各閉戶關門。惟有一二家門前掛着燈籠,上寫着「安歇客商」。三藏道:「徒弟們,天色已晚,我們到這店中安歇了,明日再行。」店主聽得三藏要住,他卻忙把燈籠吹滅,便去關門。沙增忙闖入門內,那店小二道;「爺爺呀,早上那弄神通的和尚們又來了。」行者道:「早上弄神通,不是我們。」店小二道:「早上還是個騙齋,打破了傢伙的小和尚。如今卻是幾個醜惡相貌長老,體要惹他吧,寧少賺他幾貫鈔。」便來推辭沙僧。三藏只得走進門道:「店主人,我們中國僧人,取經回東土的。我這幾個徒弟,相貌雖惡,人卻善良。」店小二看見行者、八戒進門,越發慌懼。只見屋內走出個老婆子來。見了三藏一貌端莊,又聽見說是中國僧人.乃叫店小二:「莫要推辭,容這師父們安歇吧。」店小二方才開了中堂,行者們挑進經擔住下。

  吃了晚飯,店主婆子走入中堂問道:「師父們,因何到此時夜晚方來?早兩個時辰也同着眾人過黯黮林去了。」三藏聽得,便問道:「婆婆,我聞過這林,要等童子的寶貝珠來,方敢過去。」婆婆道:「午後童子過去了,我這街坊店市,聚積了許多人,便也有兩個僧道同伴都過去。師父來遲了。」八戒道:「店王婆,你說謊。早時我到此訪探,人多聚等,何嘗有童子到來。」店婆道:「正是,那兩個僧道也說:可惜後邊來的長老,空走一番,不遇這巧。」三藏道;「明日童子料必又來。」婆子說:「那裡定的?三五日也未可知。」

  三藏聽得,便埋怨行者、八戒道:「你兩個查看何事,倒惹動妖魔吞吸一番,卻不如隨眾聚守過去。」婆子道:「師父也不必怪你徒弟。眾人都是沒有行囊,空身前去。你們有這些櫃擔,只該轉路東去。雖說遠轉千里,也強似此處耽延,還要受妖魔厲害、」三藏道:「正是,正是。」行者道:「師父放心。我們當年來時,師父尚在凡體,遭過八十一難,遇着無限惡妖,徒弟們也保護來了。如今師父已證正果,不是凡身,怕甚凶危妖怪。只是師父本一志誠,不作邪妄。若似徒弟使個機變,弄些法術,何愁這道途難走,經卷不去。」三藏道:「悟空,只因你機心種種,造出這種種根因。叫我也墮此不了之孽。」八戒道:「師父,他是他,你是你,有何牽連?」三藏道:「悟能,你越發不明白。師弟本是一氣,況取經同一心情,豈有不相干系之理。」八戒笑道:「正是,正是。」卻是何說,且聽下回分解。

  總批:

  行者三人,神通極矣,不如一返照童子。且道返照童子是甚麼人?

  只是自己一點元明耳。惟誠生明,故須老實恭敬,才同取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