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36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035回
日月寶光開黯黮
莊嚴相貌動真誠
續西遊記
第036回
義士忠臣羞佞賊  孤魂野鬼辱權姬
第037回
餓鬼林拳打細腰
水晶宮哀求神棒


  話表這餓鬼林是何妖精作怪?乃是三國時魏王曹操。只因他權奸篡漢,陷害忠良,當死之時,遺命眾姬妾,朝夕在銀雀台奏樂上食,要如生前一般快樂。閻王說:「你也忒受用過分了,也該受些苦惱。」遂令獄卒驅入餓鬼道中,飢食鐵丸,渴飲銅汁。遍體洞燒,焦灼糜碎。那一般苦楚,不曾受過。後來遇着關聖帝君監押酆都,曹操十分哀告,帝君想起他不害二嫂情由,動了憐念,命獄卒少寬他一時。曹操得空,一靈飛走。那漢帝、伏後魂靈,猶自不放他,追捉甚急。四下里沒遠沒近,不論名山勝水,就是窮林僻島,也闖去一躲。無奈腹餒,來到一處高山。他見這山:

  削壁奇峰果異常,丹岩怪石接天蒼。

  清風隱隱松深處,鶴唳猿啼見首陽。

  曹操一靈,落到山上。四顧草色青青,山光翠翠。樹上噪靈禽,峰頭飛玄鶴。只不見個人蹤,那裡尋些飲食?正餓的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忽然那樹林深處,歌聲清亮,遠遠兩個仙人走來。曹操道:「好了,有人來,可求一粒度三關。」乃走上前,躬身作禮道:「二位神仙,小子是避難飢人,欲求濟困。倘蒙施我一位,飽得終朝,也是功德。」兩人問道:「汝是何人,怎麼到此高山峻岭,不備辦些食飲登臨?且有甚難,逃避到此?」曹操乃把前因後節說出來。只見兩人把曹操大啐了一口道:「我只說是桑間靈轍義人於陵仲子廉士,原來是你這奸賊。我且問你:曾聞你奪了漢宮金珠寶貝,美女歌兒。如今何不帶兩個來隨身服侍?有了金珠,到處飽暖,何勞這空山,向我兩個經年累月,不曾一粒見面的飢人求哀乞化?」曹操道:「當年金寶美女,莫說如今帶不來,便是帶得來,沒了勢,他也不服侍你,到這窮山荒野。且問你二位一貌堂堂,欣欣喜喜,在山徑松林閒歌雅詠,定是飽暖逍遙,怎說一粒不曾見面?」兩人也不答話,啐了一口,徑往山岡下搖搖搖擺而去。曹操趕上,一隻手去扯他兩個,要飯充飢。只見一人抽中拋出一紙簡帖兒來,曹操忙拾起一看。兩人遂不知去向。但看那帖兒上,寫着五言八句:

  「義不食周粟,寧甘首陽餓。

  清風萬載香,高節千年大。

  可恨汝奸回,把漢作奇貨。

  死後不含羞,飢餓求誰個。」

  曹操念了帖兒上八句道:「愧死,愧死。」乃自啐了一口道:「自己沒飯吃,又尋着個有飯不肯吃的。」正才嗟嘆,只聽的風聲鶴唳,只道漢帝、伏後趕將來了,一靈兒乃飛到個荒沙漠地。遠遠見一座高台,他見這台:

  巍峨四起在要荒,凜凜高風對日光。

  那是黃金銅雀類,孤忠沙漠望家鄉。

  曹操的魂靈兒,見那台上有一個漢子,骨瘦如柴,形容枯槁。他想道:「這人定是個病倒在台上的。」又見這漢子口裡嚼甚麼物件,忖道:「且乞他些有餘充飢。」方上前來,只見這病漢嘆了一口氣。那氣噴出來,直貫天日,霞光萬道,瑞彩千條。曹操那裡敢近,等了一會。那漢子仗着一根壞棍兒,上頭有些爛纓絡,挨挨掙掙,下台去了.台傍卻來了一個黃巾力土,拾地上余物。曹操上前道:「力士哥,拾得何物?想是那病人遺下吃的甚物。我肚飢餓,見惠了罷。」力士道:「你是何人,敢來到此,要這件寶物吃。」曹操聽見說寶物,乃把眼仔細定睛,乃是一團爛毛氈。笑道:「力士哥,這是一團毛氈,怎麼那人吃他,你又說是寶物?我曹操不才,也是一世奸雄豪傑。吃過八珍,受用過綾錦。卻不曾見毛氈是吃的寶物。」

  他只誤說出名姓二字,這力士聽了,瞅了一眼,大喝了一聲道:「原來你是魏王曹操,餓的你好。你已入餓鬼道中,還想要來吃忠臣余物。你道方才這病漢是誰?」曹操道:「不認得。」力士乃說了五言八句道:

  「自昔出漢庭,遠來此荒漠。

  單于威不降,李陵說不得。

  高節與清風,吞氈和齧雪。

  萬古表子卿,堪笑奸雄賊。

  痴想吃人余,不思自作孽。」

  力士說罷,把曹操啐了一口道:「本當扯你去地獄,與伏後陰靈辱罵去。但我要保護忠臣哩。」一陣風不見了。

  曹操羞澀滿面,無奈飢餓甚緊,只得魂靈兒又飛遠去。剛剛來到一村落人家,卻是西方地界。只見這人家門外,許多僧人做好事,攝孤施食。無數孤魂野鬼,伺候得食。他只得挨入其中。少頃,見那法座上一個長老念咒捏決,一粒變的法食如山,眾魂都搶了去。他本是生前富貴驕倨之人,怎能與眾餓鬼奪食,且被他眾魂辱罵一番。無奈只得跟着那有食的飛跑,口裡哀求那些鬼蜮。

  走到一處深林中,只見許多美婦接着說道:「我等飢甚候久,快把法食濟飢。」曹操抬頭一看,卻認得那美婦中有二人乃是他在日銅省台上的寵姬,便叫道;「你二人認得我麼?」美婦乃見了,便驚問道:「大王緣何也到此?」曹操把他死後事說出來,乃問道:「這地方是何處,你們如何在此?」婦人道:「大王,我不說你不知。我兩個生前承大王愛,養在宮裡,珍羞百味,享用太過。只因大王愛窈窕細腰,我兩個生的肥胖,都是那飲食豐美養的。乃熬口不食,豈知餓傷成病而亡。這許多婦女,也都是楚宮美婦,為細腰所誤。」曹操聽了道:「我也不管你這遠年冤枉,只是如今我被漢伏後不容,沒處藏躲,你這深林是何處?」婦人道:「這林當初叫做快活林,都是些賢良富貴居祝只因他恃着快活,不做賢良,都變做飢餓鬼。因循漸漬,就招了一個妖魔,名喚做獨角魔工。他神通廣大,把集了我等充為壓寨。承他好意,不舍的吃自家供奉,專一在這林間吃住來行人。地方起了個名色,叫做餓鬼林。日前誤吃了一個過路的道童兒。那知那道童兒有師父在前,道法也不小,與魔王戰鬥了一番。說且寬饒你這妖魔,留與西還的和尚滅你。因此我等覊留在此。大王若是無所躲,且面謁魔玉,待妾身兩個求他容納。」曾保聽得大喜道;「我生前做了惡孽,如今只得隨緣。倘兩姬說的魔王肯容,也不枉了來此一番。」

  乃隨着二婦,入那深林,果有個魔王寨柵。進得寨門,只見上邊坐着個魔王,生的幾分兇惡,但見:

  白額一角豎,赤發兩邊分。

  眼似明星皎,牙如稻草熏。

  肌膚乾癟虱,筋骨瘦伶訂。

  老大一張嘴,思量要吃人。

  曹操見了,只得望上進禮。那妖魔早已知他來歷,但叫:「且到林外,把法食分些與他充飢。且等那和尚來,看是做何事的長老。若是到前村與人家做齋醮的,須靠他攝施法食;若是回家還俗的,莫要留他性命;若是化緣吃十方的,也須吃他個十二方。」按下妖魔督率些餓鬼,據住在這林間。

  且說三藏坐守着經擔,等得徒弟們到老官兒家,吃了他齋走來。師徒謝辭了他,望前路行去。那老官兒叮嚀再三道;「師父們,切記不可過於忠厚老實,信那妖魔騙哄,要吞吃你們。」三藏道:「老施主,小僧生性原來以誠信待人。只以忠厚行去,憑那妖怪怎麼罷了。」老官又向着行者、八戒們說;「列位,你師父說的固是,只恐如今那妖魔不依你老實。」八戒道;「老施主,他不依老實,我便不老實待他。說他束着肚子要吞我,不知我久已張着大嘴要吞地。」行者道:「老施主,承你美意,我小僧自有臨機應變,情願與那妖魔吞了,才有主顧。」老官說罷而去。三藏師徒.趨步前行。卻值着清秋光景,但見那:

  颯颯西風來碧漢,哀哀蟋蟀增嗟嘆。

  光景甚淒其,行人便倦疲。

  風林霜落葉,征途馬蹀躞。

  休辭行道難,惟期飽不寒。

  師徒擔着經擔,押着馬垛,正行到林頭。只見那路傍地上,倒臥着三四個漢子,哼哼唧唧。三藏道:「徒弟們,你看那地上,倒臥着幾個漢子,哼唧為何,想是疾玻我們出家人,慈心不忍,何處取些藥餌與他治療,也是個陰騭。」行者道:「師父,你老人家走路罷.那個會醫,惹他這買賣。萬一摸不着病源,錯下了藥,不是積陰騭,反是損德行。」八戒道:「師父,休信悟空扯說。他在朱紫國行的好醫。他只貪的是富貴人家,有金珠飯饌,便胡針亂灸。如今見路倒貧人,乃搖三擄四。」行者被八戒一激,把經擔放下道:「呆子,有官同做.有馬同騎。醫好了人有好處,大家受用。若是差池,你也難辭。」走上前,見那漢子們顏色樵悴,身體羸弱。行者乃問道:「漢子們,緣何倒地哼唧?」那漢子答道:「我等是行路的客人,身邊兒帶着些乾糧棋子,過這有名的餓鬼林,卻被林中妖魔搶去。搶去也罷了,又棒打棍掀,一個個都帶傷損。望師父救命。那妖魔說是稟了魔王,還要來囫圇吞了我們哩。」行者道:「青天白日,東西大路,怎容的這饞癆餓鬼當路。豈無個法官道士遣他!你們且安心臥此待我,我尋妖魔,與你取了乾糧還你。」漢子道:「那餓鬼見了乾糧搶去,那裡還有的存留?」行者道:「放心。我自有法叫他還你。」

  行者說罷,往林中尋去。未行數步,只見男男女女,許多餓鬼,擁着一個妖魔前來,坐在樹下。行者忙變了一個鷂鷹,飛上樹枝,聽那妖魔講些甚話。只聽得那魔說道:「日前誤吞了道童兒,幾被道土傷害。他道留與和尚滅你。汝等男女,俱要小心在林外探聽,若有西還的和尚,好生用計捉他。」眾男女齊齊答應。

  只見曹操上前說:「大王,我曹操承你收留,又分法食解救飢餓,願帶這兩個舊姬,出林探聽,一則報效,尋些美食獻大王;一則探訪西還可有甚和尚。」妖魔道:「你果立心報效,便叫兩姬同你去。」曹操領着兩姬出林。

  行者一翅飛出,復了原身。走到三藏面前道:「師父,那臥地眾議子,不是疾病,乃是被餓鬼奪了他乾糧,又把棍棒打傷了。他倒臥在地,行走不得。」三藏道:「徒弟,須要救他,你卻何法?」行者道:「徒弟已到林中探聽,那妖魔原來是當年三國曹操。如今領着兩個細腰舊姬,出林來探聽我們到來,要捉去活吞。」八戒聽得道:「爺爺咡,我只聽人說吃死人,不曾聽見活吞。」三藏道:「這妖魔如何知道我們西還過此。且與他有甚冤讎,要來探聽活捉?」行者道:「我聽他說,當初與道士戰鬥,說饒他留與西還和尚剿滅。故此如今防範我們。」三藏邊;「似此如之奈何?」行者道:「不難,不難。我們且住下,待那妖魔來,我自有法。」

  卻說曹操領着二姬出得林中,先看見了幾個漢子,倒臥在地,已知是搶了乾糧的行客。他見這漢子們,俄傷打壞,便設個美人計,叫兩姬扭扭捏捏上前道:「列位漢子,可是被打搶了受害的?我憐你途中遇害,病傷倒地。你可強掙銼着,隨我入這林後,有個安身養病之處。」那漢子們聽得道:「娘子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兩姬道:「放心,放心。你隨我來。」

  卻說行者隱身在傍,看見這情,心中忖道:「看這妖怪,誘了這漢子何處去?」只見漢子們病臥在地,不勝苦楚。見了兩個美貌婦人,你看他不知死活,動了那片淫色之心。聽見說安身養病之處,欣然樂從。你挨我掙,扒將起來,就要跟着兩姬走。行者忖道:「這漢子一跟人林,只恐遭了妖魔鬼怪之迷,送了傷殘呼吸之命。」乃動了一點方便心,拔下幾根毫毛,連自身變了這幾個漢子。把這眾漢子吹了一口氣,都隱了身形,倒地掙扒不起。曹操與兩姬見了行者變的漢子,引着人林。

  好行者!故意踉踉蹌蹌跟着婦人走到林中。那魔王猶自坐在樹下。曹操上前道:「大王,我等出林,不見和尚,想是尚未到來。只見這幾個病漢,倒也夠大王一飽。他倒臥在林外,只恐有人來救去,故此設了個美人計,騙引他來,獻與大王。」魔王道;「既是倒臥在林,叫幾個小妖捉將來吧。如何又設甚美人計?」曹操道:「大王,你不知這病餓之漢,雖懨懨待斃,其心貪財好色,只恐不休。若是叫小妖去捉,驚嚇而死,則肉不中食。故此設個美人計,誘哄他活來進獻。」魔王一看了道:「病傷的漢子肉,也不中食。況是你兩姬誘來的,名不好聽。也罷,這左右尚有許多細腰美姬,且賞了他們充腹去吧。曹操,你再去探聽和尚到來,看有幾多,再來報知。」曹操領了獨角魔王之命,到林外探聽西還和尚。後來不知探聽着怎生模樣,且聽下回分解。

  總批:

  獨角魔王,要細腰女子壓寨,不知此獨眼魔王更厲害也。呵呵。

  「銅雀春深鎖二喬」,兀自思量別人婦女,那知死後連自己婦女也不能保,反供魔王受用。可憐,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