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37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036回
義士忠臣羞佞賊
孤魂野鬼辱權姬
續西遊記
第037回
餓鬼林拳打細腰  水晶宮哀求神棒
第038回
行者三盜金箍棒
唐僧一意志誠心


  話說獨角魔王把兩姬誘來的病餓漢子,賞眾姬婦。那裡知是行者毫毛變了來的。眾姬領了魔王賞,一側久飢思個活人吞吃,卻見了這病漢個個醜陋,不甚中意,你檢我推。行者便知其意,把臉一抹,即更換了一個標緻模樣漢子。眾婦看見,齊來爭奪。你也要,我也要。行者越變的美貌如花,你看他丟下那醜陋的不顧,把行者亂搶入後邊僻靜林樹下。你也要吞,捨不得;我也要吃,愛不舍。行者忖道:「不好,這些妖怪初見貪愛,丟了醜陋,齊來奪我。少頃顧盼色衰,心厭爭競不服,你扯我拉,只恐被他弄出馬腳來不便。不如弄個神通,叫他們吃我一頓拳頭巴掌,與老孫散散心,出出氣。」那眾婦正笑盈盈,你來溫存,我來摸索。一摸着行者癢毛,行者骨的一聲笑起來,現了個毛頭毛瞼尖嘴縮腮的猴子像和尚。眾婦見了,哄然一聲,吆喝道:「不好了,和尚來了,走過林來。」那毫毛變的病漢,也都復了行者像貌,把眾婦你一拳,我兩掌,打的東歪西倒。可笑那餓了的鬼怪,怎經的純陽氣壯的孫行者打的?正是:

  落花流水兩無情,散發拔頭觀不得。

  本來幾個粉骷髏,元精怎送紅顏賊。

  眾姬被行者一頓猴拳打將出樹林前來,獨角魔王見了道:「原來是和尚變化,倒騙了兩姬入來。」乃叫道:「那毛臉和尚,體要亂來支腳舞手,上門打我的婦女。有我在此,且看看我這是甚麼東西?」行者住了手,看那妖魔手裡拿着一把板斧。行者道:「妖魔,你手裡不過是一把明晃晃板斧。」妖魔道:「可又來,不是板斧,卻是何物?你既曉的是板斧,豈不知這板斧厲害。如何大膽假變病漢,上門欺我這眾姬!」行者道:「外公有這本事,不怕你板斧,故此才上你門打妖怪。」魔王道:「你有甚麼本事?」行者道:「我的本事,也小小有個名兒。」魔王笑道:「既有名,可說來我聽。」行者道:「我說出來,只恐你站立不住,便要骨軟筋酥。」魔王道:「莫要虛誇假獎,老實說來。」行者乃說道:

  「說來本事非虛假,煉就神龍與意馬。

  七十二道變化能,十萬八千筋鬥打。

  六根清淨不沾塵,一任春秋與冬夏。

  十洲三島遍經游,五湖四海多戲耍。

  曾拿金箍棒一條,打盡妖魔誰敢惹。

  今隨長老上靈山,求取真經還唐家。

  金箍雖繳拳頭凶,那怕明鋼斧一把。

  打教七魄喪三魂,活捉妖精去做鮓。

  這般本事豈虛誇,天下馳名真箇寡。

  任你妖魔眾美姬,不夠老孫這幾下。」

  魔王聽了道:「原來是孫行者,當年隨唐僧過這地方,真箇有些名望。且問你,不隨着唐僧去取經,卻來我處騙哄我眾姬,是何緣故?」行者道:「我已隨着師父取了經文回還,過這林前,見了幾個漢子病俄在地。說是你搶奪了他乾糧,還打傷了他,要囫圇吞吃。我師徒不忍,要救他命。卻遇着你麾下曹操,領着兩個美姬,設美人計騙哄他。可憐幾個客途漢子,奪了他食,又打傷了,懨懨待死,己是不忍,還使計活捉他充飢。你便顧性命,卻叫他送了殘生。我師徒只得停車往馬,要把你餓鬼林蕩平了,方才前去。」魔王聽了,大怒道:「我倒聽得說,唐僧取經回還,有些善果。你這孫行者,有些名望,也有幾分功勞。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計較你。緣何你反說要蕩平我這林,方才前去?休要走,看我斧來。」魔上把明晃晃板斧,照行者斫來。行者雖是煉就的銅頭鐵腦袋,不怕魔王斧砍。但是兩個空拳,怎能打得魔王。只得「骨都」一聲,回到三藏處。

  三藏道:「悟空,如何久去探聽,教我放心不下。那病漢尚臥在地下,可救得麼?」行者把前事—一說出來。八戒道:「正經事不做,又去變標緻漢子,勾引那妖姬怪婦,費了工夫,教我們飢餓在此。」行者道:「呆子,都是你一路來,今日也叫俄,明日也叫餓,惹出這一種餓鬼林來。這妖魔好生利害,幸是我老孫,若是你,定遭他害。莫說魔王,便是那些細腰,你這呆子也當他不起。」沙僧問道:「師兄,甚麼細腰?」八戒道:「問他怎的,莫過是細腰狗,不然就是細腰蜂。」行者道:「比這兩樣還利害,料你不敢惹他。」八戒道:「狗不過咬,蜂不過叮,怕他怎的?」

  正才說,只見林里擺出一隊妖精鬼怪,大叫:「孫行者,毛和尚,快出來領板斧。走了的不是好漢。虛誇本事,玷辱了神道。」行者聽了,忙向經擔上掣下禪杖,跳出林前道:「妖怪,好生無禮。老孫久等在此。」魔王舞動板斧,行者揮起禪杖,他兩個在林前一場戰鬥。好戰鬥,怎見得?但見:

  行者威風凜凜,妖魔殺氣騰騰。兩邊賭鬥不容情,不辨高低誰勝!

  他兩個大戰多時,不分勝負。八戒、沙僧見了,各掣下禪杖,上前助戰。妖魔隊裡,曹操領着許多細腰婦女,也上前助戰。曹操使一杆長槍,敵住了沙僧。眾婦女卻一齊圍着八戒。八戒腹中先原叫餓,被眾婦圍着,咕咕噥噥,只叫不曾吃飽了。那眾婦聽得,一口氣吹來,把個八戒吹的骨軟筋酥,禪杖丟擲在地,被眾婦扛始入林道:「好個胖和尚,雖然醜陋。倒也盡夠大王受用。」三藏見八戒被些細腰婦女拿了去,走出陣前叫:「悟空、悟淨徒弟,好生戰鬥。悟能被妖精捉拿去了。」

  行者聽得,忙拔下許多毫毛,變了些沙僧,把曹操拿倒,隨即繩捆索纏。曹操慌了道:「長老師父呀,不管我事,都是獨角魔王生事。這些婦女們惹非你,好歹留着我,自然把拿去的長者來換。」乃大叫:「獨角大王,且停着戰鬥,把眾姬拿去的長老放過來。」魔王聽得,把曹操大啐了一口,罵道:「原來你這賊,貪生恤命。到此已入六道,還要用那生前心腸。」好魔王,一面牌罵曹操,一面腰間取出幾把飛刀,撇在半空,把行者變的假沙僧亂斫,把繩索割斷。小妖們上前搶了曹操過去。那飛刀早向沙僧、三藏頭上飛來。三藏見了道:「悟空阿,這妖魔利害。你看他把你變化的沙僧,將飛刀斫滅;又把捆妖繩割斷,如今在空中亂飛,似尋人斫殺的光景。你且休兵罷戰,好求那魔王,放過林去吧。」行者道:「師父,你只須正了念頭,莫要害怕。妖魔有飛刀,我卻有寶貝。」行者一面說,一面把手向耳後去摸。摸了一把,「哎呀」一聲道:「奈何,奈何。」三藏道:「悟空,你哎呀甚的?看這飛刀在空中盤旋,好生利害。」行者道:「可惱這寶貝兒,繳在寶庫。師父,你且叫沙僧棄命拒敵,保護着經擔。我去取寶貝來降妖魔也。」說罷,「忽喇」一聲,不知去向。

  魔王笑道:「孫猴頭,只會躲,看你躲到何處去也。少不得往這林中來挑經。」魔王收了大斧,卻使那飛刀來斫沙僧與三藏。按僧雖執着禪杖,左遮右擋。無奈魔王利害,腰間又取出三五把飛刀,擲在半空。三藏見了慌張,忙合掌向着經擔道:「真經阿,我弟子萬水千山,受了無限苦難。今日來得你去,怎麼受這妖魔飛刀傷害?」三藏只說了這一句,只見他頭頂上現出一員神將,手執着鋼鞭,卻把飛刀一擊,段段壞做幾節,乒乓乒乓都落下地來。那神將幫着沙增,直打過妖魔隊裡,將曹操幾鞭打的無影無蹤。又來打魔王,魔王慌了,飛走躲入林去。

  三藏見了,忙合掌頂禮。沙僧也跪倒在地道:「多勞尊神救了我師弟子,想是保護真經大力神王。」那神將高立半空道:「唐僧,體要驚恐。真經到處,萬邪自避,百靈保護。我神遊三界,追剿奸魂,恰遇妖魔冒犯寶藏,加害聖僧,理當保護。但願你師徒不背真經。那妖魔刀自段段而壞。」神人說罷,飛空不見。三部與沙增只得坐地,保護着經擔。

  魔生見神將打走了曹操,那細腰婦女七零八落,都散入洞去,只剩得手下小妖,把隊伍退人林深寨內。魔王高坐在上,叫把八戒拿出來。

  卻說八戒只因動了飢餓求飽之心,惹了餓鬼奪食之根,被眾妖婦扛入林內,只等魔王大勝,捉了唐僧、行者們,方才獻與魔王受用。不知魔王戰走了行者,撇起飛刀,斫散沙僧,救了曹操,正欣欣得意,卻被神將鋼鞭打斷了飛刀,撲滅了曹操,威風凜凜,神氣揚揚。魔王慌怕,躲入寨中納悶,叫他拿的和尚捆出來,眾婦只得將繩索把八戒來捆。那知八戒前是咕噥腹餓心邪,被妖婦吹了邪氣,扛擁拿人林來,神氣定了多時,心情忽然明爽道:「我豬八戒也是得了正果,不似那來時膿包。怎麼一時見了這些細腰邪魔,就骨軟筋酥起來?如今他把繩索來捆去見魔王,定要加害我。若不弄個神通,他那裡知老豬的手段。」乃把項上剛鬣變了些鋒利鋼錐,待那妖婦將手來擁,照手亂戳,鮮血迸流。一個個妖婦慌了,誰敢近八戒之身。魔王親自來看,八戒就要外走,無奈魔王手執大斧,擋着林前,一下斫來。那鋼錐抵着,「乒乓」有聲,猶如鐵甲,不能傷害。八戒要走不得走,要戰無兵器,急躁起來道:「釘鈀呵,為何不得在身邊?」魔王聽得八戒說釘鈀,他便知這和尚原來是豬八戒,他隨唐僧當年過此,也有名望。如今且留着他,待拿倒行者們,再作計較。乃叫小妖;「多加些兵器,圍繞着這長嘴大耳和尚,莫要走了他。且把那林內倒地的漢子們,捆來受用着。」

  那知這俄病漢子,望見林西三藏坐地,傍有經擔櫃包。不知何事,想有可食之物,乃一步一扒,走近經前,問王藏可有救病濟生之食。三藏正在樹上摘那枯葉自啖,忙遞幾枝與漢子,又飲之以缽盂之水。那眾漢子向經擔與三藏俯伏叩了幾個頭,頃刻都走的動。三藏道:「眾客,此處妖怪厲害,你作速勉強去吧。」眾漢踉踉蹌蹌去了。

  那小妖到林外,不見了倒地漢子,欲往西趕來,卻得沙僧攔着大路。魔王要來,又怕神人尚在。乃叫小妖:「且閉了寨門,歇息片時,再去捉和尚!」

  卻說行者與魔王大戰,禪杖敵不過地板斧。忽然又想起金箍棒道:「當年來時,一路降妖滅怪,全虧了這寶貝藏在耳後。一時撞着妖魔,取出來,要大就有碗口粗,要小就如繡花針。今日繳了,逢着利害妖魔,無此寶貝,怎生保得真經回東也。說不得明去取,又道經棒不容並行;暗去偷,把門神王謹守庫藏,又不肯放。我想當年這金箍棒,乃是龍宮所產,前番上靈山取棒,那神將說物還原主。我如今只得再去水晶宮,尋着老龍王,討了這棒來降妖滅怪。」行者這些情節,兜底上心。故此「忽喇」一聲,把唐僧經擔托與沙僧看顧保守。他一筋斗,直打到水晶宮。早有巡海夜叉傳稟了龍王,說:「孫行者又來了,要見大王。」

  龍王聽得,忙出宮迎接道:「聖僧恭喜,如今位登正果,隨唐三藏法師取得真經回國,善功圓滿。可賀,可賀。」行者道:「正為這一事。經便取了來,無奈一路回還,舊魔消盪,新怪復生。梗着歸路,費盡神力,不得前進。」龍王笑道:「以聖僧神力,再加之向日取去的如意金箍棒,何伯妖魔復生道路。」行者道:「若是這等,老孫也不敢又來輕造瑤宮。只因到了靈山,求得真經,如來把這棒繳還在庫。說經是普度有情眾生善道,棒乃殺生害命凶兵,兩不並立。要經便不與棒,要棒便不與經。那時我三藏師父道:『徒弟,我等上靈山,原為求經,要棒何用。』故此繳還。誰知經回無棒,妖魔難敵。我想當年此棒,系是龍宮所出。大王乃棒之原主,怎麼繳在靈山庫藏?我兩次去取,那神王不發。望乞大王去取了,仍借我一用。保得經回國,那時繳還大王,方是名正言順。」龍王道:「聖僧,如來之意,果是方便門中慈悲心性。與你真經,收了鐵棒。你當初師徒得了真經,只該志誠恭敬回東,自然路無阻滯。想是你師徒志慮不定,心神恍惚,便生出種種妖魔。這事莫怪無兵器,還是你沒仁心。」行者道:「我既入禪門,怎說沒仁心?」龍王笑道:「既有仁心,還想要這兵器何用。況這金箍棒都是佛祖之物,繳了便罷。我斷不認做原主,取討與你。」

  行者再三哀求,龍王只是不允。行者低頭一想,機心又動道:「三討不如一偷。」遂辭了龍王,一個筋斗,直打到靈山,又設法取如意金箍棒。不知可取得出,且聽下回分解。

  總批:

  八戒動了求飽心腸,便有俄鬼奪食之報。不似三藏摘柏葉自度,又能度人。貪衣食者,便是眼前地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