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40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039回
木魚聲響散妖魔
猛虎嘯風驚長老
續西遊記
第040回
靈虛道者伴唐僧  嘯風魔王仇八戒
第041回
狐妖設計假心猿
行者全經愚腳漢


  話表比丘僧與靈虛子,坐在遠遠山頂上。他兩個神運慧眼,也知林中有妖魔弄風,卻看唐僧師徒怎生過林。正兩人四目遠達,只看見那林中,行者與唐僧行走,不見甚麼風景。少時,馬垛與行者先去,把個唐僧拋離在後。比丘僧與靈虛子說:「孫行者不挑經擔,卻押馬垛,此是何法?唐僧押垛,卻又不前,必有緣故。師兄,我與你不犯妖風,運轉過林。尋一個人家,把行者馬垛安下。再問他師徒們參差前後,是何主意?」靈虛子道:「師兄,你轉路去問孫行者緣故,我還去探唐僧。」兩個離了山頂。

  卻說行者押着馬垛,偷走過林。果然是當年得了靈吉菩薩定風寶丹,這些靈根在身,安安寂靜押着馬垛,過了狂風林東三五里。只見有幾家茅檐草舍,早見一個僧人,跏趺坐在地下,手裡捻着菩提子念佛。見了行者道:「師兄,那裡來?馬垛卻是何物?」行者恐怕是妖魔假變,乃答道:「是些雜貨兒,前途發賣。」僧人笑道:「師兄,你休瞞我。出家人說了一句誑語,就要坐一句誑語罪過。我知你是取來經卷。你一起師徒四個過這狂風林。想是你冒險僥倖過來了,他們定被狂風颳去。」

  行者見僧人說破,他乃直言不隱,說出八戒、沙僧尚在婆子草屋避風,老漢父子去報與甚麼妖魔,我與師父偷走過林。僧人道:「我知這林狂風颳害,行人轉路,你如何過來?」行者道:「我便僥倖過來了,只是師父同來,被風颳倒在後。我只得押過馬垛前來。如今丟了馬垛,再去救師父。只恐馬垛又丟不得。」僧人道:「不妨,不妨。你把馬垛託付與我看着,你速去救師父。」行者笑道:「你老實說,是何妖魔,思量要詐我馬垛?我老孫也有個名兒,你便詐了我垛子,走到三十三天,老孫也尋的着你。」僧人笑道:「師兄,你如何用此心腸?俗說的,疑人莫用,用人莫疑。想我與你同是一會之人,怎麼立個詐騙?你心就是立了這心,卻不壞了我釋門體面。你休疑我,快把馬垛寄在此空草舍處,待我坐在門前化緣,與你看守。速去救師父!」行者見僧人說出釋門體面,乃合掌打了一個問訊道;「師父,動勞你了。」

  「忽喇」一聲,筋鬥打到三藏面前。只見一個道者在傍,連那道者也被狂風颳的沒撩沒亂。見了行者在面前,那狂風便息了。三藏立起身來道:「徒弟,好利害狂風,伏着地,猶可些;若是立起身,那裡站的祝如今馬垛子何處?」行者道:「師父,你且隨我過林去,有一位師父替我看守在茅屋裡。且問這位老道從何而來?也在此遭風?」道者說:「我是轉山路前走的,在那山頂上,見這位師父孤身颳倒在地,特來伴他。不知這妖風利害,小師父,怎麼你到此風便息。」行者笑道:「也是僥倖。」道者說:「都是出家人,不可說僥倖。必須有個捉拿的手段。小師父,老老實實說與我。」行者乃笑說道:

  「說僥倖,非僥倖,你欲靜時偏不靜。

  本無意,自然性,一靜從教萬慮定。

  任冷颼,作梟獍,這點丹方力量聖。

  休遠來,真箇近,識得超凡便人聖。」

  話說靈虛子假變道者,他豈不知定風這神通,只因要試孫行者的手段,看這唐三藏的心情,故此隨着三藏,也一樣刮在地下,伏着等行者來,行者來到,定住妖風,說了這一篇話。那道者笑道:「小師父,你只能定住風,卻不能滅了妖,使他不能嘯。」行者聽了這句話,乃扯着三藏道:「師父,我且送你過林去,讓妖精與這位老道滅吧。」三藏道:「徒弟,可憐這老道遠下山頂路來扶我,你卻不帶他過林。這叫做忘思失義,非我出家人所為。」行者笑道:「師父,誰叫他笑我只能定風,不能滅妖。徒弟既能定風,便會滅妖。」道者笑說:「小師父,我老道便是定你的風,方才只激你一句,你便嘯起妖風,不能自滅。怎能滅的妖風不嘯?」行者聽了,便打個問訊道:「老師父,承你教誨了。如今且伴送師父過林去,再來草屋婆子處挑經擔。」道者說:」小師父,你自去挑擔吧。我送你師父過林。」行者道:「你方才自家也颳倒在地,怎能保得我師父?」老道說:「你自去,我自有法。」

  行者依言,往西走了半里路,回頭望見三藏同着老道,安靜前去,他乃放心走到婆子處。八戒、沙僧見了道:「師兄,你押了馬垛,送過師父,不曾遭遇風颳麼?」行者道:「不曾,不曾。師父已過林去了。我特來挑擔,同你們過去。」八戒道:「你與師父去時,我兩個挑着擔子,也要過林去,那裡走得半步?越走越大,又刮回來了。婆子苦苦不肯放,說他老漢子去報知魔王。卻又少了你與師父,正在此吵吵鬧鬧,婆媳兩個抱怨哩。」行者道:「吵也沒用,老孫卻來了。看他老漢父子報與妖魔怎生來計較我們。」八戒道:

  「怎計較,怎計較,說來可惱又可笑。

  不是賊,便是盜,不是妖狐是怪貌。

  擋路頭,逞強暴,使這狂風來囉唣。

  我老豬,性兒傲,任你傳風報知道。

  我們只當化布施,齋飯饃饃定然要。」

  行者道:「呆子,老漢去報,不知是舊相知?又不知是有讎隙的?妖怪若是舊相知,你這呆子造化,盡性兒嚷;若是有讎隙的,妖怪知道你,定然耍捉了你去,當饃饃蒸哩。」八戒笑道:「蒸也要先吃飽了齋飯。」三個正計較。

  卻說老漢走入林來,報知魔王。這魔王就叫做嘯風魔王。他當時逞兇猛噬人,被伏虎尊者馴服了他,說:「畜生,本當撲滅你。且留你,日後有僧過此林,讓他們點化你。」他聽受了尊者之言,在此林嘯風,只待僧人到來。這日無事,正在林間查那些輪班換日的地方漢子。恰好這老漢報說:「家下有西來四個僧人,避風在屋。」魔王聽得大喜,便把地方眾人散了,卻點起他獸類,許多妖怪,擺出個頭踏來到草屋。

  行者們正計較,只見那老漢父子先回,見只三個小和尚生的面貌又丑,其中獨不見了個齊整老僧,便罵婆子說;「如何把個齊整僧人放了那裡去?馬又不見,想是藏躲在那裡;或是騎了馬轉山路過林去了。去便也罷,只是我已報知魔王。來時少了正經僧人,留得這三個醜陋小和尚,他發起怒來,怪我報信不的,怎當得他處治責罰?」行者聽得,乃問道:「老主人,你報知魔王,他卻如今怎處?」老漢道:「我也不知他怎處。只是我報了四位,如今卻不見那正經老師父。不但魔王怪我報事不實,且與你們不便。只恐他看見了你們這個模樣,惱將起來、不便,不便。」行者道:「你休疑過慮,便是要我老師父;也不難,且等那魔王來。如不要便罷,若是必要,包管你有一個老師父還他。」老漢子只是埋怨婆子,忽然林內擺出頭踏來,行者們躲在屋內偷看。那擺的頭踏內,一個妖魔怎生模樣?但見他:

  白額金睛燦燦光,頭圓鼻仰地頷方。

  兩耳壁飛如石柱,雙肩背聳似山岡。

  團花袍服全遮蓋,白粉靴兒兩嵌鑲。

  大吼一聲山嶽震,威風真是惡魔王。

  那魔王來到草屋前,老漢子忙出屋迎接。魔王便問:「長老在那裡?請出來相見。」行者正在屋內偷看,聽見他說個「請」字兒,乃向八戒道:「這妖魔叫請出來相見,一定是有些舊識,知我們名兒,好相處的。」八戒道:「若是這等,怎麼不進屋相見,卻在門前要會?」沙僧道:「這屋窄小,一則我們未見過;況師父不在這裡,出門與他相見無礙。」三個乃搖搖擺擺,出了屋門。

  魔王一見了,便驚駭起來,忖道:「那裡來的這醜惡和尚?且報說四僧,怎麼只得三個?」乃故意罵老漢子報事不的,又沒個禮貌。行者也浪滾蕩蕩,不回些禮。魔王怒色上面,口裡便問道:「和尚,是那裡來的?要過我這林,往何處去?」行者也故意乜斜着眼兒,慢慢騰騰道:「老孫是隨着大唐老僧人上靈山拜如來求取真經的。今日回還,路過這林,想這林也是西方外國,平坦大路。正該刮些和風、薰鳳、春風、晴風、暖風、微風、景風、清風、好風,說不了道不盡的天風,怎麼刮這樣的狂風?攔阻我們行路?我師父聽得,迴轉靈山,問佛爺爺借定風神丹來過此林。」

  魔王聽行者未及回答;沙增聽得,悄向行者說:「師兄,出家人不打誑語,你怎麼說這些謊話?師父分明過林去了,如何說迴轉靈山?」行者低聲道;「師弟,到此只得用欺騙,一者恐妖魔定要師父見面,二者衛護了老漢報事不虛,三者妖魔伯師父請了定風丹,他便失了威勢。」八戒聽了道:「我一向只是老實。如今遇着妖魔,大哥既扯謊,我也扯他一個。」乃向魔王說道:「我師父上靈山借定風丹,只恐借了條風神將來,把你這妖魔掃蕩個乾淨。」魔王只聽了八戒一句,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叫手下眾妖把這三個和尚拿了林內來。眾妖聽令,魔王竟自回去。這眾妖齊來拿行者三個。行者一看,卻都是幾個獐狐鹿免,拿槍弄棒圍繞簇擁前來。被行者們擔包上解下禪杖,打得個落花流水,一個個飛跑顧命不得。那老漢父子婆媳,一面喜,一面怕。喜的是,和尚有本事,打走了妖魔,可望與他地方除害;怕的是,妖魔狠去復來,和尚打他不過,帶累他家。

  卻說這嘯風魔王回到林內,等那眾妖拿了三個和尚來,思量要逞威猛,報仇恨,也顧不得當初尊者說點化一言,乃吩咐眾妖說:「我聽得西來增人,倒也思想是幾個有德行的高僧,求他們點化。不想三個醜惡和尚,我好意請他出來,他倒說上靈山借條風神將來掃蕩我們。這等憊懶和尚,你眾妖可設下蒸鍋,蒸他兩個,燒灶燒他一個,前林去請了我那布雨魔王來,做個風雲佳會。」眾妖聽令,只等拿得三個和尚來,便要蒸燒。忽然林外跑了那幾個獐狐鹿兔妖精,被行」者們打的披頭散髮,折腳損腰,走入林來道:「大王,和尚拿不來,倒被他打傷了回來。似這等兇惡和尚,不如息了這口氣,讓他過林去吧。」魔王見了,大怒道:「本待饒他,無奈他上門欺辱。且說一個回靈山,借神將來掃蕩,又把你們打傷至此。快抬過盔甲兵器來,待我親去拿他。」眾妖得令,乃抬了盔甲兵器。魔王頂盔貫甲,手執着一條丈八長槍,飛走到草屋前來喊叫;「屋內和尚,趁早出來納命!」行者們聽了,乃拿了禪杖,走出屋門。看那魔王:

  雄赳赳威風凜冽,怒沖衝殺氣飛揚。

  手拿丈八一條槍,口叫捉長腮和尚。

  八戒聽了道:「一般三個人在此,這妖魔口口聲聲叫捉我。」行者道:「我扯個謊兒,只說借定風丹。誰叫你扯謊說,師父去借條風神將,掃蕩他乾淨?惹他仇恨,故此只要捉你。」八戒道:「他要捉我,且待我先捉了他。」乃奮勇執着禪杖,打出門來,照妖魔亂舞。那魔王架着長槍問道:「你這喇叭椎挺,脆骨牛筋嘴的毛頭和尚,正是大王的下飯,趕早納命,去上蒸籠;也敢拿着棍棒來廝鬥!」八戒笑道:「野妖,你那裡知我是那個,大膽前來賭鬥!」魔王道:「你是誰?我卻也不知。試說與我,少戳你幾槍,上蒸籠多燒你幾根柴。」八戒道:「野妖,我說,你聽着:

  我生胎胞原在亥,名從木母居天界。

  曾將二氣配金公,管理大兵稱上帥。

  只因瑤池會蟠桃,酒狂犯法情難貸。

  降下凡塵入釋門,取經便把唐僧拜。

  神通本事果然高,九齒釘鈀今尚在。

  四海聞名會打妖,十洲誇我能拿怪。

  今朝取得寶經回,路轉此林風色大。

  颯颯利來自九天,吼吼聲響嗎萬籟。

  當年來取定風丹,如今去借條風帥。

  你若問我是誰人,法名叫做豬八戒。」

  魔王聽了道:「原來你叫做豬八戒。」舉槍直奔八成,八戒掣杖相迎。魔王正斗間,把目張開,大吼了一聲。只見狂風大作,把個八戒颳倒在地,那裡動得分毫。眾妖就要來捆八戒,幸得行者不怕風,舉禪杖一頓亂打,眾妖退了。魔王便把槍來戰行者,行者道:「妖魔休得亂戳,你認得外公是誰?」魔王道:「只說知了豬八戒,便知你是猴頭瞼孫行者。」行者道:「你既知我,定是個舊相識。」魔王道:「相識果然舊,只是有些冤恨仇氣,每每想要報復。不匡今日相遇此林,且與你戰鬥百個回合,再用神通本事捉你。」行者道:「既是相識,我外公事多失記。你且說,在那裡會過,有甚讎隙?說個明白,方好交戰。」魔王乃一程一書說出。卻是何說,且聽下回分解。

  總批:

  行者疑比丘是假,聽見佛門體面一句,便信是真。不知如今做佛門體面的,更有十分假在。

  嘯風大王擺頭踏請和尚,盡有禮數。被行者、八戒一激,便老羞成怒。可見無禮亦服不得異類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