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53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052回
胡僧舉滅怪真仙
如來授騙迷妙法
續西遊記
第053回
智度尊經破迷識  聖僧頭頂現元神
第054回
妖魔噴火空焚葉
行者愚尼變法身


  卻說唐僧大着膽子,與徒弟們直走迷識林。行者與沙僧見八戒的擔子在他肩上東歪西扭,乃上前說道:「八戒師弟,這擔子是如來真經,好生謹慎着肩。」只說了這一聲,那八戒忽然呵呵大笑起來,叫聲:「師父,我徒弟做了這半日夢。我尚記的與妖魔爭打,被他一口氣噴倒,便不知怎麼回來,如今挑着經擔東來也。」三藏見八戒省悟,便把從前

  話說與他知,八戒方才明白,道:「師父,這妖魔厲害,我們安可輕易前行?」三藏道:「我也是這等說,獨有悟空大着膽子前走,我們只得大膽跟將來。」行者道:「師父放心,別人言語還可不信,豈有如來妙法、那比丘僧傳言不足信的?況此時八戒復明,便可知矣。」三藏聽了,只是念着經咒,一步步往前行走,便覺的精神爽朗。

  只見林中忽然陰沉將來,遠遠百十餘小妖道:「那西來的和尚好大膽!高喉嚨,大踏步,你不知我大王法力麼?」行者聽了大喝一聲:「陡!我只知我真經道力,叫你諸魔化為塵!」眾小妖道:「你真經在何處?」行者道:「我們挑的便是。」小妖道:「你歇下擔子與我們一看。」行者喝道;「「我們呼吸也不離得真經,怎麼歇下與你看?」小妖中就有幾個猙獰的上前便要來扯,只見經擔上金光萬道,光中現出金甲神人,各執着降魔寶劍。眾妖畏怕,那敢上前,飛走報與魔王。魔王忙頂盔貫甲,手執狼牙棒,方才出林,只見唐僧師徒挑押着經擔,便要上前揮棒來打。只見唐僧師徒個個頭頂上現出元神,手裡捧着寶藏真經,妖魔看那經簽上大字寫着「智度尊經」。妖魔方要噴氣,那裡噴的出。看着眾小妖漸漸矮小,如有漸滅之狀,妖魔慌了,不覺的合掌跪在地下,半句聲也作不出,靜悄悄只把手往東揮,如指引歸去之意。行者就要掣禪杖來打,三藏忙說道:「徒弟,掣杖便離了經。」行者聽了,把指一咬,點點首,挑着擔子飛往前走。三藏、八戒、沙僧也只得飛趕着前行。這正是:

  身在經須在,心離道即離。

  慧劍將妖滅,安能把識迷。

  三藏師徒見妖魔有如降伏一般,乃飛步前走,也不敢惹他,不覺的出了深林,安靜無事,方才歇下擔子。師徒們定一會心意,只見那胡僧與道人從山嶺上走下來,見了三藏師徒平安過來,稱讚不了,三藏也再三稱謝。

  卻說迷識魔王分明要迷弄唐僧,怎當得經擔上金光燦燦,唐僧們頭上現出元神,若有擁護之狀,且妖氣縮朒漸漸消滅,不是他合掌跪倒,幾被真經正氣蕩滌無遺。他待唐僧們遠去,方才退入林中,正要把捆着的假八戒放了,說道:「明明一個豬八戒挑着擔子,隨着孫行者去了,這捆着的卻是誰?原說唐僧徒弟本事高強,料必是假變的在此哄我。」忽然小妖報道:「八林三位魔王到林。」迷識魔只得迎出林間,請入林里,敘了闊私。講到捆倒豬八戒,等不得捉唐僧,怕捆久不中受用,故此先來邀三位契厚慶個長生會。三魔笑道:「我等本該奉到,只因與唐僧們舊有些讎隙,故此來領盛愛,但不知怎叫慶長生?」魔王笑道;「列位豈不知他們十世修來,吸了他一口精氣無陽,必然長生不老。」三魔道:「若是這等說,我們來領盛會,卻也不枉了。只是如今還該等拿到唐僧,一齊慶會方是。」迷識魔嘆了一口氣道:「休想了。唐僧們道力高深,挑押經擔馬垛已過林多時,我們法力不能迷地。看來這捆着的豬八戒還是他弄的手段。一個替頭。」三魔笑道:「怎見是替頭?」魔王道:「那真身已見他隨眾去了。」三魔道:「這不難,且拷問他真假便知。」乃叫小妖抬過捆的八戒來。

  卻說真八戒已明心地挑擔過林前去,留下這根鬃毛,被妖捆在林間。形氣既從真體分來,變化卻也宛然無異,妖魔那裡識得?只見一般肥胖胖、黑膩膩一個丑和尚,長嘴大耳,更是蹺蹊。三魔說道:「何必拷問真假,看此便是假的,我等只見個意,遂了復仇之心。」乃叫小妖抬過蒸籠,把水火齊備,將假八戒上蒸籠來受用。一壁廂大設嘉肴美味筵席。

  卻說八戒元神既復,精氣更爽,正與唐僧們歇擔定心.猛然打了一個噴嚏,身上發起熱汗交淋,說道:「呀,師父,我徒弟隨着你們過來,便忘記了拔鬃毛做替頭,不曾收得這法身,料是被妖魔上蒸籠擺布。雖然是徒弟一根毛,俗雲打草驚蛇、含沙射影,老豬怎肯與妖暗中擺布?欲迴轉去取,只恐又惹動妖魔,如之奈何?」行者聽了,笑道:「呆子,忒老實,怎麼弄神通不照後?像我老孫嘗拔根毛兒哄過妖精,便復還本體。你如今既失記忘了,只得舍了這根鬃毛走路罷。」八戒道;「爺爺呀,我如何捨得?」乃向行者唱了一個喏,道:「大師兄,沒奈何,你幫我去取了來。」行者是個好勝喜奉承的,見八戒求他,他便應承道:「師弟,這事不難,若同你去,只恐往返費工夫。俗說的『買一個饒一個』,不如你在此與師父歇力,待我轉去與你取了來吧。只是你的鬃毛如何收復?」八戒道:「只呼本來,便就收了。」行者道:「事便不難,只是老孫去時筋斗,回來駕雲,也要費些工夫。」八戒道:「如何回來不打筋斗?」行者道:「筋斗可是與人捎帶東西的?」八戒道:「我有一個省工夫的計較:你先去取鬃,我隨駕雲半路來接你。」行者道;「這計較也通。」

  說罷,行者一筋鬥打到迷識林。只見小妖把捆着的八戒抬出來刷洗,上籠蒸,灶下燒着火,鍋里放上水,那假八戒故意哼哼唧唧的。行者就要收他,乃想道,左右是呆子鬃毛,看這妖怪蒸了怎生受用?行者隱着身,一面看小妖蒸,一面走入深林,看妖魔怎樣設席。

  只見上面坐着三個妖魔,下邊坐着的乃是迷識魔王,面前擺列着筵席,彼此卻講的都是與唐僧師徒有讎隙的話。行者聽那三魔說:「當年祖上傳來,說唐僧乃是牛魔王之仇敵,我等皆牛魔王之後裔,今日聽得豬八戒正是唐僧的徒弟,那孫行者如今回來怎饒的他過去?今承寵召,看這豬八戒怎生模樣,只恐孫行者走來救護他,乘便拿他,報當年之仇。」迷識魔答道:「正是,正是。只是小弟法力微淺,敵那唐僧師徒不過,如今已屈膝降伏,讓他過林去了。列位既仇恨他,便是假的也蒸出來與你消這口氣。」行者聽了道:「原來這三魔記恨前仇,但不知神道本事何如,又不知在那地方成精。我如今乘他不曾準備,一頓禪杖打滅了他,倒也省力,只恐又惹出事來,只看他怎生。受用蒸的假八戒耍子耍子。」只見小妖來報道:「大王,那長嘴大耳和尚也不知燒了許多柴,幹了幾鍋水,他不死不活還在鍋里打鼾呼睡覺哩。」魔王聽了笑道:「我說豬八戒有本事,原也不受用他的形體渣滓,只吸他的元陽精氣。快抬出來便是,夾生兒受用罷。」小妖得令,把假八戒抬到席前,三個魔王便先來嘴吸。那假八戒也不叫疼叫癢,行者隱着身,只看那妖魔吸了一會,向迷識魔「呀」的一聲道:「這般一個胖肥的和尚,怎麼一毫氣味也沒有?還有些臊毛氣。倒像豬鬃滋味。」三魔只說了這一聲,叫出了八戒原來本體,頃刻就復了根鬃毛在席前。行者見了,忙去要搶那鬃毛在手,誰知他着不得色相,一有了形質色相,便隱不住身,打不得筋斗,顯然一個孫行者立在筵前。四個妖魔見了道:「原來是孫行者假弄神通。」迷識魔道:「我已放過你去,如何又來惹事?」忙揮狼牙棒跳出林來道:「孫行者,你既有本事,好歹出林來,與你大戰幾百回合,莫要使機詐變假哄人。」行者忙去搶鬃毛時,已被三魔搶在手中。叫一聲:「迷識魔王,你與孫行者戰鬥,我們回林備御捉唐僧們,莫叫他走過去也。」行者道:「妖魔,任你怎麼去備御,只是把鬃毛還我。」三魔把鬃毛拿在手中道:「物各有主,你叫豬八戒親身到我林來齲」說罷,飛星往山嶺去了。行者那裡有心與迷識魔戰,提着禪杖道:「妖魔你已屈膝經前,降心道力,我們既過了林,與你戰鬥何用?要往前取鬃毛去也。」一個筋斗,只打到三藏面前。

  三藏見了道:「悟空,鬃毛取得來了?八戒到半路接你去也。」行者道:「師父,鬃毛不曾取得來,卻探聽了前途事情。原來當年八百里火焰山,今改了八百里妖魔林,我們托賴師父道力,已破滅了七林,這前去乃八林,卻有三個舊仇據住,方才被迷識魔請來受用蒸八戒,識破是假,把鬃毛搶了回林,備御捉拿師父。不知這三個妖魔神通本事何如,又要費老孫機變也。」三藏道:「徒弟,你只說機變機變,偏生出許多妖孽。倘在前路搶奪經文,如之奈何?如今快去尋了人戒回來。」只見比丘僧與靈虛子變的胡僧道人尚陪伴着三藏,聽了行者之言,乃說:「唐老師父放心,從容走來,我二人與你從山頂小路探林中甚麼妖魔,倘有來搶奪經文的,自當先來報知。」三藏拱手稱謝。

  卻說豬八戒見行者筋鬥打去,他隨駕雲來接應,不知行者已筋鬥打回。他騰空走到半路,只見空中怪雲靄靉,妖氣飛揚。八戒定睛一看,卻是三個妖魔,跟從着些小妖,吆吆喝喝前來。八戒見了,忖道:「莫不是迷識妖魔又趕來了,莫要惹他,且落下雲頭,讓他過去,再看他怎生模樣。」八戒躲在樹林裡,看那三個妖魔生的着實兇狠。但見:

  青臉露獠牙,唇掀耳又猹。

  雙睛如火炬,十指似釘鈀。

  赤發蓬鬆卷,精身靛染搽。

  不知何怪物,倒像病蝦螅 。

  八戒躲在樹林中,看那三個妖魔雖凶,卻一個個欣欣喜喜,手裡拿着八戒的鬃子毛笑道:「豬八戒,你也只這樣個神通,我把你這臭毛瘟毛拿了去火里燒、刀子割,看你怎樣變假愚人。」八戒見了,又聽着妖魔笑罵,忍不住怒起道:「孫行者替我取鬃毛去,如何又與這妖怪拿來?不趁在此處收復了上身,若被他拿去,當真燒割起來,怎生區處?俗語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安可使妖魔拿了去傷害?」八戒在林下把身一抖,那鬃毛忽然在妖魔手裡落將下來,復還八戒身上。妖魔見鬃毛如風飄在地,三魔齊怪異起來,一魔說:「好好拿着臊毛走罷,卻不小心失落了。」一魔道:「這臭毛原是弄怪的,如何不防他?」一魔說:「一時失手,莫過落在地下林間,撿尋便是,何必多言。」乃叫眾小妖下地來尋。卻好遇見豬八戒躲在林中,小妖見了,便大叫:「大王,鬃毛又變了豬八戒,在林里嚇我們。」三魔聽得,隨按落雲頭下地,果見了八戒,乃問道:「好八戒,畢竟鬃毛是你?還是你乃鬃毛?」八戒道:「是老豬的法身。」三魔喝令小妖速把他捆來,眾小妖上前要描八戒,被八戒舞起禪杖,小妖一個個飛走。三魔各執兵器,上前把個八戒圍繞當中,八戒只得抖擻精神,左遮右擋。正在危急寡不敵眾之際,卻好行者復來,正遇八戒敵三魔,行者見了,只得忙掣禪杖來幫八戒。這場戰鬥卻也不小,怎見得?但見:

  三個魔王舞兵器,兩個和尚弄神通。舞兵器刀槍直刺,弄神通禪杖橫衝。三魔是鑠陰耗氣消陽怪,兩個是見性明心木氣公。斗的不非邪與正都來求勝,爭的有甚緊和要這件豬鬃。那裡是一毛不舍遣妖怪,只為那萬法仍歸一體中。

  三魔雖凶,那裡戰得過行者與八戒。看着氣餒,這鑠陰魔便弄一個神通,呼兩魔一個敵住一個,他卻口中噴出一道火光,那火直奔過行者、八戒身來,行者向八戒說:「師弟,不好了,這妖魔放火,我們卻要跳出這林外,莫使他焚林,我們怎避?」八戒道:「只消捏着避火訣,那怕他焚林?」行者道;「呆子,手要拿禪杖,怎捏避火訣,且問你鬃毛如今在那裡?」八戒道:「已歸我身。」行者道:「原物既有,與妖魔爭甚閒氣,跑他娘路吧。」八戒道:「你便會筋斗跑了,我卻只會騰雲,那妖魔也會騰雲追趕上,如何跑的脫?你可誘哄着妖魔,待我先跑了,叫他沒處趕,你卻打筋斗走路、」行者笑道:「說你老實,這個心腸可是老實?難道機變生,魔只歸罪我老孫?」八戒道:「休得說閒話,妖魔噴的火焰漸漸大了,且四下里奪來。」行者忙取了兩個林樹葉叫「變」,隨變了一個八戒,一個行者敵住妖魔,讓八戒先走路,他看着八戒去遠,一個筋斗跑了。三魔那裡知道,那爍陰魔只是噴火,只見火焰飛來,把個假變的行者、八戒燒成灰燼,復了原相,乃是兩個樹葉。三魔又笑起來,你笑我,我笑你,卻是為何而笑,且聽下回分解。

  總批:

  畢竟鬃毛是你,你是鬃毛,此語大可參禪。客以舉似柳子,柳子曰:鏟斷蚯蚓,兩頭俱動,是一是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