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94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093回
假變無常驚獵戶
借居蘭若誘尼僧
續西遊記
第094回
顯法力八戒降假妖 變尼僧悟空明正道
第095回
拜禮真經驅病患
積成陽氣散陰邪


  話說這一行來吵尼僧的那裡是妖魔,乃是遠村近里強梁惡少,看見這庵尼僧姿色,相聚來酒食暢飲,假裝妖魔,嚇這庵眾。豈知這一行人心術不端,自有報應。這迴風雨,天晚齊來敲門,八戒聽了,乃問道:「敲門的是誰?」門外答道:「是我等魔王嬉遊在此。」八戒道;「有我們過路的尼僧在此借寓,任你甚麼魔王,決不開門。」

  那惡少們便假作妖魔威勢,在門外放火弄煙,說。「既是過路的尼僧,我魔王們正要賞鑒,作速開門!」三藏忙起來,向門縫裡偷看,只見這起人放火弄煙,面上搽的花一道紅一道,忙向八戒道:「徒弟,開了門放他人來罷,果然是些妖魔,你若不開門,他弄起神通,於我們不便。」

  八戒聽了,摸了禪杖在手,開了庵門,大喝一聲:「那裡妖魔?敢到此尼庵作怪!」這惡少都是有膂力,會武藝的。一開了門,見是一個長嘴大耳和尚,反當做妖魔。見八戒手拿禪杖,奪將過去,一擁入門,八戒措手不及,倒被惡少們你扯我揪,捉拿而去。走到一所空閒大屋,把八戒捆翻在地道:「你是那裡的豕精?敢入尼庵!倒把我們作為妖怪?」八戒道:「我乃東上取經的聖僧第二個徒弟,你們是人是怪?早早報個明白,免得我們使出打妖滅怪手段。叫你玉石不分!」那惡少笑道:「看你這模樣,分明是怪。既已被我拿捉到此,有甚手段,說甚麼取經聖憎!」執起搶的禪杖便打。好八戒,弄個大力神通,雙手把大屋的柱樑一拔,那屋瓦皆震,嚇的眾惡少齊奔出屋。八戒拔下一根柱子,打出屋來,這眾少卻也強梁,各執着棍棒,與八戒斗出屋外。那風雨已止,明月當空。八戒與眾惡少打鬥,被八戒大木柱樑打傷了四五個,只剩了兩個,見八戒英雄猛力,跪倒在地道:「爺爺呀,我等那裡是妖魔,乃是村鄉少年,只因好嬉遊,常於陰雨到尼庵耍樂。恐尼僧拒絕,故假裝妖魔嚇他。不匡立心不正,今日撞見爺爺,拿我們當真妖魔打傷,雖是自取,其實冤枉,望爺爺饒命。」八戒道:「你這一班惡人,雖說不是妖魔,每每裝妖做怪,去唬嚇拐騙尼僧,做那些淫穢之事,就要算做真正妖魔了,怎麼反說不是?」眾惡少道:「爺爺呀,若論起行事來,我們這班人實實俱妖魔,但從本來分別,人自人,妖魔自妖魔,還望大力爺爺留情。」八戒道;「既要我留情饒你們打,我肚裡餓了,快去多煮些飯,飽齋我一頓,我方才饒你去哩;若吃得不快活,便一個個多要打死。」眾惡少聽了,無可奈何,只得忍着痛,叫家裡做飯去了不提。

  卻說三藏見八戒開了門去追打妖魔去了,一夜不回,到了天明,放心不下,因叫行者道:「八戒去追打妖魔,為何不來?莫非轉被妖魔弄倒?你須去尋尋方好。」行者領了師父之命,沿路尋來,東尋也不見,西尋也不見,尋了半日,了無蹤影。忽尋到一座山下,見一個樵子斫柴,因問他道:「你這山上可有妖怪?」那樵子答道:

  「我這山中平好,不容虎豹安巢。

  晨昏只是斫柴燒,要尋妖魔那討?」

  行者聽了山上無妖,辭了樵夫,又走到水邊,見一個溪人釣魚,因問他道:「你這水中可有妖怪?」那溪翁答道:

  「我這溪流安靜,魚蝦逐水隨波。

  早來把釣且無多,不識妖魔誰個。」

  行者聽了溪水無妖,辭了漁人,往那前邊深林走去。到有十餘里路,只見兩個婆子在井上汲水,對面兒講話。行者思想道:「我若上前去問,又恐怕他把我當怪,且隱着身,聽他

  卻說甚話。」走近前,只聽得一個婆子說道:「我家惡少裝妖作怪,惹了妖怪,打傷了。」一個道:「我家的倚強,惹了和尚,雖未打傷,卻要齋飯吃了才饒。」兩婆子講說,行者雖知了些根由,尚不得明白,卻好又一個老漢子提着水桶前來汲水,口裡駕着;「遊蕩的好!撞着冤孽,打的好!」

  行者見這老漢待婆子漢水去了,把臉一抹,變了一個小和尚,現了身,向前望着老漢道:「老善人,稽首了。」那老漢忙答禮道:「長老,化緣尚早。你可到那前邊樹里大房屋前候着,略停一停,有齋僧的飯食可以布施你。」行者道:「老善人,我和尚不是化你的緣,乃是找尋妖魔的。」老漢聽了笑道:「青天白日,那裡有甚妖魔?若是要尋假妖魔,到有四五個被人打傷了,今還要貼他一頓齋飯吃去哩。」行者問道:「老善人,怎叫做假妖魔?」老漢道;「長老,你不知,我這村裡有六七個少年,自恃強梁,目逐相聚遊樂,看見前山有座尼庵,每於風雨之夕,攜壺提盒去吵鬧那尼僧。那尼僧也是個苦守清規的,要拒阻他們,沒奈何,他假裝妖魔恐嚇,地方膽小不敢惹他。卻好天網恢恢,昨夜乘雨去游,拉着甚麼大力僧人,拔起屋柱,打傷了在家哼痛。這分明是個報應!如今那僧人賴着要吃了齋飯方才回去,我們都是汲水做飯與那僧吃。長老,你可到那大房屋門前等候。」說罷,老漢提了水桶前去。

  行者方才明白道:「呆子原來在此。你便拔了他屋柱,打傷了眾人,又挾騙他齋飯,只恐我們去後,這起少年定要加害庵尼,卻不是我們貽禍與他?如今說不得使個機心,先救了庵尼後患,次後把呆子叫他齋吃不成。」乃把臉一抹,身子一抖,變了一個尼僧,走到那惡少家化緣。

  惡少見了便罵道:「都是你們留了和尚在庵,打傷了我等。」行者道:「聞知是過往僧人打鬥妖魔。」惡少道:「甚麼妖魔?明明是你庵尼尋了來的大力氣的和尚,把我這裡大屋柱如拔草連根起來,拿着打人。」行者道:「善人,既是這等,如今我非此庵尼僧,你也休疑怨這庵尼,待我與你把這和尚打逐了他去。一則替你報仇,一則省了你齋飯,且又與那庵尼去了疑。」惡少笑道:「你這尼僧說大話,那和尚長嘴大耳,夯力不知多少!似你這個瘦小身軀,經不得他一掌。」行者道:「善人,俗語說得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不曾見我尼僧的手段哩。你且出門來,看看我的夯力。」行者往門外出來,那惡少也跟出來,只見門前幾株大樹,那樹長的:

  枝葉蒙茸如蓋,周國大有十圍。

  根生土內且深培,避雨遮陰無對。

  行者道:「善人,你誇那拔屋柱的長老,不曾見我這拔樹的尼增。」雙手把個大樹推倒,嚇的惡少毛骨悚然,方才請尼僧到家獻齋。行者道:「不勞賜齋,待我替你打逐了和尚去。」惡少有了尼僧仗膽,乃領到大房屋內。行者怕八戒識破了他,乃吹了一口氣到八戒面前。

  卻說八戒坐在屋內,專等齋飯,那裡思想回庵挑經走路。在屋內見天明齋飯不來,正在心急,卻遇着行者假變尼僧,走進屋來道:「長老,你不去挑經走路,卻在人家賴齋,是何道理?你便為我尼庵防護,怕有妖怪來吵,卻不知夜來的乃是我們俗家十親兒故。如今被你打傷了四五個,正要扯你到官,你倒還要騙齋?」八戒聽得,發怒起來,掄起柱子就要打尼僧。行者忙又吹口氣在柱子上,八戒那裡拿得動分毫,卻被行者拿過來照八戒當頭打去。八戒慌了道:「尼僧,我老豬原意救你庵門,你如何反來打我?」行者道:「誰教你拆毀人家房屋?這屋樑柱拔倒,你且先修了,與你講話。」八戒道:「不相應了。」往屋門外飛走回庵。

  這惡少眾人方才扯着尼僧說道:「多勞師父替我們復仇,且清獻一頓粗齋。」行者道:「齋不敢領,但是有一句話與善人們講,要你依我一句,包你積福無量。」眾人道:「師父有何話講?」行者道:「男女分別,那尼庵守清規,你何苦要去吵惹?只因你種了這段惡因,便遭着這大力和尚毒打。我非別人,乃是靈山下來的聖尼,專察庵尼不守清規的,降他災殃,拆毀他屋宇。若是守戒行的,被你們污穢,斷然加禍與你。以後不可再去遊樂!」眾惡少唯唯依從道:「以後再不敢了,且請問這和尚們是那裡來?何處去的?」行者道:「我也不知,但聽得說是東土取經聖僧,路過此庵,借宿一宵,以避風雨。」惡少說:「取的是甚麼經?取到東土那裡用?」行者道:「我也不知,但聽的說見聞了的災消罪釋,降福延生。」眾人道:「原來如此靈異,我們嬉遊寧無罪過?當到庵明明白白求那聖增,把經文與我們見聞見聞,也消了罪,延得生。」乃扯着尼僧說:「師父,你到何處去?不如就在這庵出家吧。」行者見他扯着不放,乃一個筋鬥打回庵內。那眾人見尼僧化一陣風不見,齊驚異起來道,分明是聖僧點化。各自安分在家。

  卻說行者先到了三藏面前,把八戒情由說了一遍,三藏道:「這分明是悟能躁急,動了釘鈀心念,惹出了來的。」忽然八戒自山門進來,尼僧們見了道:「師父,我叫你莫開門說是僧人,你不聽我說,卻被妖魔捉去,今日怎得脫身回來?」八戒笑道:「甚麼妖魔?分明是村里遠近強梁惡漢,來此庵里嬉遊,被我使出神力,把他們打的落花流水,再也不敢上你庵門。」尼僧說:「爺爺呀,若是強梁惡漢,你們去後,他怎肯饒我們?」行者道:「不妨,不妨,我已與你除了疑,留下恩德;定是不來吵你庵門。」尼僧見行者變了,依舊是個和尚,乃道:「小師父,你分明昨日是個女僧,我們方才開門留你,今日如何是個和尚?怎麼三個男僧帶着一個尼僧?」沙槽聽得,把臉一抹道:「女師父,你看我可是尼僧?」尼僧一見,驚怕起來道:「不好了,這一起分明是怪。」往後屋就要閉門進去,三藏忙止住道:「女師父切莫驚疑,我們本是取經回還東土僧人,這三個是我徒弟,相貌雖丑,神通本事卻高。只因你們說妖,又不肯容留我們進庵,故此顯個手段。今天已晴明,我等擾了你們齋供,就此辭謝前行。但請問此去前途,可有甚麼高山峻岭,闊水長溪,邪魔怪孽?望你指引說出,我們好防備前行。」

  尼僧見三藏說出一團真情正理,乃平氣和色道:「老師父此去都是平坦大道,並無高山長溪,妖魔邪怪,一村一里,皆是店市人家。只是近日來風寒暑濕,這村里大家小戶,男男女女,都有些災疾不安。」三藏道:「何不服藥醫療?」尼僧說:「醫多不效。」八戒道:「尋個巫師禳解也好。」尼僧說:「禳解也不靈,但是師父們過路也要小心,投個平安的客店。」三藏道:「料往來行客不少,人安歇的,我等也安歇。」尼僧道:「正為客商見此,都遠轉別路行走。」行者說:「既有別路,我們也轉去吧。」尼僧說:「遠轉路徑狹隘,師父的櫃擔難行。」三藏道:「悟空,你心下何如?」行者道:「師父,你們不知疾病乘虛而入,這往來客商多有不知保愛的,形體虧損,兼且利名得失攖心,多招邪感。我同師父們出家和尚,利名既無關係,形體原無虧欠,怕甚疾病沾連?老孫還有醫方法術,專治怪症,且善析禳,師父放心前走。」三藏道:「悟空,我也是這個主意,只是醫方法術與你的不同。」尼僧聽了道:「老師父們既有神通本事,料是平安前去,不必過慮。」三藏乃辭別尼庵,師徒們挑經押馬前行。後來何如,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