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學教育的革新者吉爾曼的貢獻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我們幾千年古國,竟沒有一所大學具有六十年以上的歷史。在歐洲,意大利有近千年的波羅利亞大學(Bologna),法國有九百多年的巴黎大學,英國有八百多年的牛津大學,七百多年的劍橋大學,其他五百年以上的大學,歐洲有四、五十個之多。在美國這新興的國家,獨立以來僅一百七十年,但他們有三百多年的哈佛大學,二百多年的威瑪大學(William and Mary)和耶魯大學。雖然我國漢朝時有「太學」設立,算起來也有二千多年歷史,在漢武帝時太學裡從五個博士教授,五十個學生開始,到東漢時學生增到三萬人,曾經成為言論自由,政治批評的中心,可惜太學的制度、風氣、書籍、設備、財產,都沒有繼續下來,到今天我們最老的是北京大學,才不過五十多年歷史。

  吉爾曼(生於1831年,死於1908年),出生在耶魯學院附近的腦威城,1840年進入耶魯讀書,於1852年畢業,次年即與同時好友懷特(Andrew D. White)同時任職美國駐俄公使館隨員,同船去歐洲,在歐洲數年中,兩人極為留心考察歐洲的大學教育制度,後來這兩個人都成為美國教育的革新領袖,分任康乃爾大學及霍浦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校長。

  1855年吉爾曼回國,在母校耶魯任教,當時耶魯學院正想籌辦一個理科學院,就請他做計劃,他在1856年發表了這項計劃,以及在歐洲考察科學研究所的紀錄報告,後來這個謝斐而理科學院(Sheffield Scientific College)成立,吉爾曼任秘書兼任圖書館主任及地理學教授。

  1872年吉爾曼經加利福尼亞大學再度邀請,就任該校校長,赴校途中訪問了新創立康乃爾大學的老同學懷特,又訪問了印第安那州籌辦普渡大學的計劃,和伊利諾埃州的州立大學汁劃。就任加州大學校長後,因為學校是州立,一切經費須議會通過,雖有理事會,事實上卻受制於州議會,吉爾曼任職三年,深覺不能發展抱負,很不得意,正在這個時候(1874),東部Maryland州巴鐵莫城有一富翁約翰霍浦金斯去逝,遺囑留下一筆大遺產,要在當地辦一個醫院、一個大學。

  他在太平洋上羨慕霍大的那些董事先生們,卻不知道那些董事先生也正在考慮要請他做校長。那些董事確很開通、明智,他們去信請教當時三位最有名的大學校長:哈佛的Eliot、康乃爾的懷特,密西根的安其(Angell),這三位校長不約而同的回信說,最好的校長是吉爾曼。1875年1月30日,他接受了霍浦金斯大學校長任務,那一天,他在日記里計劃着「每年的收入至少有二十萬,四萬五千元留作圖書、儀器、行政費,十五萬五千留作教授費,四個教授每年六千元,合二萬四千,二十個教授每年四千至五千,平均四千五,合九萬元,二十個副教授(短期聘約)平均二千元,合四萬元,總計154000元。」他認為:「無論何地,一個大學的效率,不靠校舍,不靠儀器,只靠教員的多寡好壞。」於是他費了一年工夫去尋訪人才,當時既有理想,又有錢,又有自由,他走遍歐洲、英國、美國,聘請到許多名教授,如數學家J. J. Sylvester,生物學家H. Newell Martin,化學家Ira Remsen,古典文〔學家〕Basil Gildersleeve等,還有一位青年物理學家何蘭(Rowland)是個了不起的人才,但以青年不能在美國發表傑出的論文,反受英國大物理學家馬克威爾賞識,吉爾曼也羅致到霍浦金斯大學來。人才聘到,一年後才開學,他當時對大學的見解是「研究院是大學,大學生是研究生,大學必須有思想自由、教學自由、研究自由」。他說過「研究是一個大學的靈魂,大學不是僅僅教書的地方,學生不要多,必須要有創造的研究的人才」。

  霍大在吉爾曼的領導下,第一個目標是提高大學的研究工作,第二是傳布研究的成績。為了實現這兩個相關連的目標,他提倡大學教授合作辦幾個專發表研究成績的專門雜誌,成績極可重視。此外霍大早期研究生里,後來很多成為名學者,如美國總統威爾遜、哲學家杜威等。

  廿五年之後,吉爾曼七十歲,霍大盛大慶祝廿五周年校慶及老校長七十大慶,當時尚為普林斯頓大學教授的威爾遜總統特作賀壽文,由一千多霍大畢業生與教授簽名,賀壽文里說:「傑斐遜在他的維金尼亞大學計劃里,定下了美國大學的規模,但你老先生是第一個人,建立一種新的美國大學,在這新大學裡,發明新的真理,傳布新的真理。在這新大學裡,研究工作者的訓練最可以表示研究在教育上的功效與價值。」在那次廿五周年的大慶典上,哈佛大學校長Eliot也說:「吉爾曼先生在霍浦金斯大學,給全美國的大學開創了一個新的紀元,他把大學看作研究院,他逼得我們都不能不跟着他走,跟着他改革,他不但發展了霍大,並且使別的大學校長知道如何發展他們的大學。」

  1902年,吉爾曼在七十歲時退休了,1908年去世。

  有了吉爾曼的霍浦金斯大學,美國才有以研究院作本體的大學,美國才把舊的學院(Colleges)提高到Universities,才有了真正的大學。霍大開學到今天,不過七十八年,它的影響卻使美國爭取到全世界學術研究中心的地位了。

(本文為1954年3月26日胡適在傅斯年先生生日紀念會上的演講,原載1954年3月27日台北《中央日報》和《新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