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殘遊記續集/第02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老殘遊記續集
◀上一回 第二回 宋公子蹂躪優曇花 德夫人憐惜靈芝草 下一回▶


話說老殘把個靚雲說得甚為鄭重,不由德夫人聽得詫異,連環翠也聽得傻了,說道:「這屋子想必就是靚雲的罷?」老殘道:「可不是呢,你不見那對子上落的款嗎?」環翠把臉一紅,說:「我要認得對子上的款,敢是好了!」老殘道:「你看這屋子好不好呢?」環翠道:「這屋子要讓我住一天,死也甘心。」老殘道:「這個容易,今兒我們大家上山,你不要去,讓你在這兒住一夜。明天山上下來再把你捎回店去,你不算住了一天了嗎?」大家聽了都呵呵大笑。德夫人說:「這地不要說他羨慕,連我都捨不得去哩!」

說着,只見門簾開處,進來了兩個人,一色打扮:穿着二藍摹木緞羊皮袍子,玄色摹本皮坎肩,剃了小半個頭,梳作一個大辮子,搽粉點胭脂,穿的是挖雲子鑲鞋。進門卻不打稽首,對着各人請了一個雙安。看那個大些的,約有三十歲光景;二的有二十歲光景。大的長長鴨蛋臉兒,模樣倒還不壞,就是臉上粉重些,大約有點煙色,要借這粉蓋下去的意思;二的團團面孔,淡施脂粉,卻一臉的秀氣,眼睛也還有神。各人還禮已畢,讓他們坐下,大家心中看去:大約第二個是靚雲,因為覺得他是靚雲,便就越看越好看起來了。

只見大的問慧生道:「這位老爺貴姓是德罷?您是到那裡上任去嗎?」慧生道:「我是送家眷回揚州,路過此地上山燒香,不是上任的官。」他又問老殘道:「您是到那兒上任,還是有差使?」老殘道:「我一不上任,二不當差,也是送家眷回揚州。」只見那二的說道:「您二位府上都是揚州嗎?」慧生道:「都不是楊州人,都在揚州住家。」二的又道:「揚州是好地方,六朝金粉,自古繁華。不知道隋堤楊柳現在還有沒有?」老殘道:「早沒有了!世間那有一千幾百年的柳樹嗎?」二的又道:「原是這個道理,不過我們山東人性拙,古人留下來的名跡都要點綴,如果隋堤在我們山東,一定有人補種些楊柳,算一個風景。譬如這泰山上的五大夫松,難道當真是秦始皇封的那五棵松嗎?不過既有這個名跡,總得種五棵松在那地方,好讓那遊玩的人看了;也可以助點詩興;鄉下人看了,也多知道一件故事。」

大家聽得此話,都吃了一驚。老殘也自悔失言,心中暗想看此吐屬,一定是靚雲無疑了。又聽他問道:「揚州本是名士的聚處,像那『八怪』的人物,現在總還有罷?」慧生道:「前幾年還有幾個,如詞章家的何蓮舫,書畫家的吳讓之,都還下得去,近來可就一掃光了!」慧生又道:「請教法號,想必就是靚雲罷?」只見他答道:「不是,不是。靚雲下鄉去了,我叫逸雲。」指那大的道:「他叫青雲。」老殘插口問道:「靚云為什麼下鄉?幾時來?」逸雲道:「沒有日子來。不但靚雲師弟不能來,恐怕連我這樣的乏人,只好下鄉去哩!」老殘忙問:「到底什麼緣故?請你何妨直說呢。」只見逸雲眼圈兒一紅,停了一停說:「這是我們的醜事,不便說,求老爺們不用問罷!」

當時只見外邊來了兩個人,一個安了六雙杯箸,一個人托着盤子,取出八個菜碟,兩把酒壺,放在桌上。青雲立起身來說:「太太老爺們請坐罷。」德慧生道:「怎樣坐呢?」德夫人道:「你們二位坐東邊,我們姐兒倆坐西邊,我們對着這月洞窗兒,好看景致。下面兩個坐位,自然是他們倆的主位了。」說完大家依次坐下,青雲持壺斟了一遍酒。逸雲道:「天氣寒,您多用一杯罷,越往上走越冷哩!」德夫人說:「是的,當真我們喝一杯罷。」

大家舉杯替二雲道了謝,隨便喝了兩杯。德夫人惦記靚雲,向逸雲道:「您才說靚云為什麼下鄉?咱娘兒們說說不要緊的。」逸雲嘆口氣道:「您別笑話!我們這個廟是從前明就有的,歷年以來都是這樣。您看我們這樣打扮,並不是像那倚門賣笑的娼妓,當初原為接待上山燒香的上客:或是官,或是紳,大概全是讀書的人居多,所以我們從小全得讀書,讀到半通就念經典,做功課,有官紳來陪着講講話,不討人嫌。又因為尼姑的裝束頗犯人的忌諱,若是上任,或有甚喜事,大概俗說看見尼姑不吉祥,所以我們三十歲以前全是這個裝束,一過三十就全剃了頭了。雖說一樣的陪客,飲酒行令;間或有喜歡風流的客,隨便詼諧兩句,也未嘗不可對答。倘若停眠整宿的事情,卻說是犯着祖上的清規,不敢妄為的。」德夫人道:「然則你們這廟裡人,個個都是處女身體到老的嗎?」逸雲道:「也不盡然,老子說的好:『不見可欲,使心不亂。』若是過路的客官,自然沒有相干的了。若本地紳衿,常來起坐的,既能夾以詼諧,這其中就難說了!男女相愛,本是人情之正,被情絲系縛,也是有的。但其中十個人里,一定總有一兩個守身如玉,始終不移的。」

德夫人道:「您說的也是,但是靚雲究竟為什麼下鄉呢?」逸雲又嘆一口氣道:「近來風氣可大不然了,到是做買賣的生意人還顧點體面;若官幕兩途,牛鬼蛇神,無所不有,比那下等還要粗暴些!俺這靚雲師弟,今年才十五歲,模樣長得本好,人也聰明,有說有笑,過往客官,沒有不喜歡他的。他又好修飾,您瞧他這屋子,就可略見一斑了。前日,這裡泰安縣宋大老爺的少爺,帶着兩位師爺來這裡吃飯,也是廟裡常有的事。誰知他同靚雲鬧的很不像話,靚雲起初為他是本縣少爺,不敢得罪,只好忍耐着;到後來,萬分難忍,就逃到北院去了。這少爺可就發了脾氣,大聲嚷道:『今兒晚上如果靚雲不來陪我睡覺,明天一定來封廟門。』老師父沒了法了,把兩師爺請出去,再三央求,每人送了他二十兩銀子,才算免了那一晚上的難星。昨兒下午,那個張師爺好意,特來送信說:『你們不要執意,若不教靚雲陪少爺睡,廟門一定要封的。』昨日我們勸了一晚上,他決不肯依,你們想想看罷,老師父聽了沒有法想,哭了一夜,說:『不想幾百年的廟,在我手裡斷送掉了!』今天早起才把靚雲送下鄉去,我明早也要走了。只留青雲、素雲、紫雲三位師兄在此等候封門。」

說完,德夫人氣的搖頭,對慧生道:「怎麼外官這麼利害!咱們在京里看御史們的摺子,總覺言過其實,若像這樣,還有天日嗎?」慧生本已氣得臉上發白,說:「宋次安還是我鄉榜同年呢!怎麼沒家教到這步田地!」這時外間又端進兩個小碗來,慧生說:「我不吃了。」向逸雲要了筆硯同信紙,說:「我先寫封信去,明天當面見他,再為詳說。」

當時逸雲在佛櫃抽屜內取出紙筆,慧生寫過,說:「叫人立刻送去。我們明天下山,還在你這裡吃飯。」重新人座。德夫人問:「信上怎樣寫法?」慧生道:「我只說今日在斗姥宮,風聞因得罪世兄,明日定來封門。弟明日下山,仍須藉此地一飯,因偕同女眷,他處不便。請緩封一日,俟弟與閣下面談後,再封何如?鵠候玉音。」逸雲聽了,笑吟吟的提了酒壺滿斟了一遍酒,摘了青雲袖子一下,起身離座,對德公夫婦請了兩個雙安,說:「替斗姥娘娘謝您的恩惠。」青雲也跟着請了兩個雙安。德夫人慌忙道:「說那兒話呢,還不定有用沒有用呢。」

二人坐下,青雲楞着個臉說道:「這信要不着勁,恐怕他更要封的快了。」逸雲道:「傻小子,他敢得罪京官嗎?你不知道像我們這種出家人,要算下賤到極處的,可知那娼妓比我們還要下賤,可知那州縣老爺們比娟妓還要下賤!遇見馴良百姓,他治死了還要抽筋剝皮,銼骨揚灰。遇見有權勢的人,他裝王八給人家踹在腳底下,還要昂起頭來叫兩聲,說我唱個曲子您聽聽罷。他怕京官老爺們寫信給御史參他。你瞧着罷!明天我們這廟門口,又該掛一條彩綢、兩個宮燈哩!」大家多忍不住的笑了。

說着,小碗大碗俱已上齊,催着拿飯吃了好上山。霎時飯已吃畢,二雲退出,頃刻青雲捧了小妝檯進來,讓德夫人等勻粉。老姑子亦來道謝,為寫信到縣的事。德慧生問;「山轎齊備了沒有?」青雲說:「齊備了。」於是大家仍從穿堂出去,過客堂,到大門,看轎夫俱已上好了板;又見有人挑了一肩行李。轎夫代說是客店裡家人接着信,叫送來的。慧生道:「你跟着轎子走罷。」老姑子率領了青雲、紫雲、素雲三個小姑子,送到山門外邊,等轎子走出,打了稽首送行,口稱:「明天請早點下山。」轎子次序仍然是德夫人第一,環翠第二,慧生第三,老殘第四。

出了山門,向北而行,地甚平坦,約數十步始有石級數層而已。行不甚遠,老殘在後,一少年穿庫灰搭連,布棉袍,青布坎肩,頭上戴卞一頂新褐色氈帽,一個大辮子,漆黑漆黑拖在後邊,辮穗子有一尺長,卻同環翠的轎子並行。後面雖看不見面貌,那個雪白的頸項,卻是很顯豁的。老殘心裡詫異,山路上那有這種人?留心再看,不但與環翠轎子並行,並且在那與環翠談心。山轎本來離地甚近,走路的人比坐轎子的人,不過低一頭的光景,所以走着說話甚為便當。又見那少年指手畫腳,一面指,一面說,又見環翠在轎子上也用手指着,向那少年說話,彷彿像同他很熟似的。心中正在不解什麼緣故,忽見前面德夫人也回頭用手向東指着,對那少年說話;又見那少年趕走了幾步,到德夫人轎子眼前說了兩句,見那轎子就漸漸走得慢了。老殘正在納悶,想不出這個少年是個何人,見前面轎子已停,後面轎子也一齊放下。

慧生、老殘下轎,走上前去,見德夫人早已下轎,手攙着那少年,朝東望着說話呢。老殘走到跟前,把那少年一看,不覺大笑,說道:「我當是誰,原來是你喲!你怎麼不坐轎子,走了來嗎?快回去罷。」環翠道;「他師父說,教他一直送我們上山呢,」老殘道:「那可使不得,幾十里地,跑得了嗎?」只見逸雲笑說道:「俺們鄉下人,沒有別的能耐,跑路是會的。這山上別說兩天一個來回,就一天兩個來回也累不着。」

德夫人向慧生、老殘道:「您見那山澗里一片紅嗎?剛才聽逸雲師兄說,那就是經石峪,在一塊大磐石上,北齊人刻的一部《金剛經》。我們下去瞧瞧好不好?」慧生說:「哪!」逸雲說:「下去不好走,您走不慣,不如上這塊大石頭上,就都看見了。」大家都走上那路東一塊大石上去,果然一行一行的字,都看得清清楚楚,連那「我相人相眾生相」等字,都看得出來。德夫人問:「這經全嗎?」逸雲說:「本來是全的,歷年被山水沖壞的不少,現在存的不過九百多字了。」德夫人又問道:「那北邊有個亭子幹什麼的?」逸雲說:「那叫晾經亭,彷彿說這一部經晾在這石頭上似的。」

說罷各人重複上矯,再往前行,不久到了柏樹洞。兩邊都是古柏交柯,不見天日。這柏樹洞有五里長,再前是水流雲在橋了。橋上是一條大瀑布衝下來,從橋下下山去。逸雲對眾人說:「若在夏天大雨之後,這水卻不從橋下過,水從山上下來力量過大,徑射到橋外去;人從橋上走,就是從瀑布底下鑽過去,這也是一有趣的奇景。」

說完,又往前行,見面前有「回馬嶺」三個字,山從此就險峻起來了。再前,過二天門,過五大夫松,過百丈崖,到十八盤。在十八盤下,仰看南天門,就如直上直下似的,又像從天上掛下一架石梯子似的。大家看了都有些害怕,轎夫到此也都要吃袋煙歇歇腳力。環翠向德夫人道:「太太您怕不怕?」德夫人道:「怎麼不怕呢?您瞧那南天門的門樓子,看着像一尺多高,你想這夠多麼遠,都是直上直下的路。倘若轎夫腳底下一滑,我們就成了肉醬了?想做了肉餅子都不成。」逸雲笑道:「不怕的,有娘娘保佑,這裡自古沒鬧過亂子,您放心罷。您不信,我走給您瞧。」說着放開步,如飛似的去了。走得一半,只見逸雲不過有個三四歲小孩子大,看他轉過身來,面朝下看,兩隻手亂招。德夫人大聲喊道:「小心着,別栽下來!」那裡聽得見呢?看他轉身,又望上去了。這裡轎夫腳力已足,說:「太大們請上轎罷。」德夫人袖中取出塊花絹子,來對環翠道:「我教你個好法子,你拿手絹子把眼上,死活存亡,聽天由命去罷。」環翠說:「只好這樣。」當真也取塊帕子將眼遮上,聽他去了。

頃刻工夫已到南天門裡,聽見逸雲喊道:「德大太,到了平地啦,您把手帕子去了罷!」德夫人等驚魂未定,並未聽見,直至到了元寶店門口停了轎。逸雲來攙德夫人,替他把絹子除下。德夫人方立起身來,定了定神,見兩頭都是平地,同街道一樣,方敢挪步。老殘也替環翠把絹子除下,環翠回了一口氣說:「我沒摔下去罷!」老殘說:「你要摔下去早死了!還會說話嗎?」兩人笑了笑,同進店去。原來逸雲先到此地,分付店家將後房打掃乾淨,他復往南天門等候轎子,所以德夫人來時,諸亭俱己齊備。這元寶店外面三間臨街,有櫃檯發賣香燭元寶等件,裡邊三間專備香客住宿的。

各人進到裡間,先在堂屋坐下,店家婆送水來洗了臉。天時尚早,一角斜陽,還未沉山。坐了片刻,挑行李的也到了。逸雲叫挑夫搬進堂屋內,說:「你去罷。」逸雲問:「怎樣鋪法?」老殘說:「我同慧哥兩人住一同,他們三人住一間,何如?」慧生說:「甚好。」就把老殘的行李放在東邊,慧生的放在西邊。逸雲將東邊行李送過去,就來拿西邊行李。環翠說:「我來·罷,不敢勞您駕。」其時逸雲已將行李提到西房打開,環翠幫着搬鋪蓋。德夫人說:「怎好要你們動手,我來罷。」其實已經鋪陳好了。那邊一付,老殘等兩人亦布置停妥。逸雲趕過來,說道:「我可誤了差使了,怎麼您已經歸置好了嗎?」慧生說:「不敢當,你請坐一會歇歇好不好?」逸雲說聲:「不累,歇什麼!又又往西房去了。慧生對老殘說:「你看逸云何如?」老殘:「實在好。我又是喜愛,又是佩服,倘若在我們家左近,我必得結交這個好友。」慧生說:「誰不是這麼想呢?」「慢提慧生、老殘這邊議論。卻說德夫人在廟裡就契重逸雲,及至一路同行,到了一個古蹟,說一個古蹟,看他又風雅,又潑辣,心裡想:「世間那裡有這樣好的一個文武雙全的女人?若把他弄來做個幫手,白日料理家務,晚上燈下談禪;他若肯嫁慧生,我就不要他認嫡庶,姊妹稱呼我也是甘心的。」自從打了這個念頭,越發留心去看逸雲,見他膚如凝脂,領如蝤蠐,笑起來一雙眼又秀又媚,卻是不笑起來又冷若冰霜。趁逸雲不在眼前時,把這意思向環翠商量。環翠喜的直蹦說:「您好歹成就這件事罷,我替您磕一個頭謝謝您。德夫人笑道:「你比我還着急嗎?且等今晚試試他的口氣,他若肯了,不怕他師父不肯。」究竟慧生姻緣能否成就,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老殘遊記續集